? 第三十五章 明白-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三十五章 明白

千山茶客2017-4-25 22:28:24Ctrl+D 收藏本站

????议论还在继续,台上的校验官已经将画好的画卷展示给众人观看,以示结果公平。小说し

????范柳儿和赵嫣的画是一个路子,皆是花园秋菊盛开景色,平心而论,倒也美丽,只是太过意境平庸罢了,自然得了后面的名次。

????秦青则是画了“红仙子”一大朵菊花,这大约是她熟悉的一种菊,画卷中只单单描绘了这一枝菊花,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她也算是另辟蹊径,完全跑开了意境意趣之说,只大大咧咧的展现了自己的画工。一株“红仙子”跃然纸上,实在是美得很。但校验不单单只是考画技,还要考画意的,是以这朵菊花再美,终究也不过是第三。

????很快的,便到了沈玥的那一幅。沈玥咬着嘴唇端坐在陈若秋身边,面上勉强维持着笑意,只是拳头却捏的紧紧的。放在往常,她这时定是笑的云淡风轻,接受着众人诚心的赞誉和羡慕。可如今,这个“二乙”,却像是一个深刻的讽刺,让她觉得众人看她的眼神都是嘲讽和讥笑。

????沈玥画的是残菊。风雨瑟瑟,院中菊花花瓣也掉了许多,然而零星的花瓣却还是牢牢地依附于枝干之上,挺得笔直,仿佛极有气节的大人物。而旁边还提了两句诗:“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这幅画卷也算是立意高远了,一般来说,由画及人,画中残菊品质高洁,作画之人必然也能看出是正直高远的品性。主考的校验官最爱的便是这样有才华又有品格之人,若是沈玥这一副都不能拿到“一甲”,实在是无法想象沈妙究竟是画了什么。

????“画的这般好?怎么竟然是二乙?”白薇“呀”了一声:“我真是弄不明白。”

????陈若秋也不得其解,起初她以为是沈玥今日有些紧张,是以走岔了路。谁知道这画一拿出来,她便知道自己女儿并未做错,与往年的校验一样,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一甲。可怎么就是另一个结果?

????任婉云有些幸灾乐祸,沈玥才学出众,校验上处处压沈清一头,眼看着这次沈玥吃瘪,虽然沈妙夺得第一也让她不悦,不过既然与她无关。,她都是乐于看热闹的。

????台上的校验官令两小童展开画卷,喧哗声戛然而止。

????画纸很大,而沈妙的这幅画却又留白太多,她本是画技并不出众。所以只洋洋洒洒的画了大概的远景,却意外的有了一种波澜壮阔的大气。

????而画卷之上,黄沙漫漫,一轮斜阳血色喷薄,一柄断剑立在黄土之中,剑下一捧白菊。

????这里头,菊花似乎只是个点缀,那么一小点儿,甚至连花瓣经络也看不大出来。可在这画中便如画龙点睛的一笔,苍凉凄清之感喷薄欲出。

????在场的人都是静了一瞬。隔着纸笔,却似乎能感受到其中的苍凉和悲惨,无能为力的挣扎。

????那是战争。

????陈若秋和沈玥同时颤了一颤,看清楚了那画卷上究竟画的是什么之后,她们便知道,这一场,断然没有翻盘的可能。

????不错,沈玥的确是意趣高雅,风骨不流于艳俗,能照顾到品性和高洁。可沈妙这一幅画卷,根本就跳脱了“人”这个自身,若说沈玥是借菊咏人,沈妙就在借花言志。单独的人的情感怎么能与战争的残酷相比呢?

????难怪方才那些校验官要争执不休,迟迟不肯下结论。怕也是没想到这么一副大气磅礴的画卷,居然是出自草包沈妙之手吧。

????主考的校验官,内阁大学士钟子期道:“学生沈妙,你且上来说说,何以做这幅画卷。”

????每个得“一甲”的学生都要讲述对于拔得头筹之事的感悟。然而今日却让沈妙来说作画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众人皆是不相信她能做出这幅画,怕是从哪里听来的主意。

????沈清笑了笑,低声对一边的易佩兰道:“这下可要露馅了。”

????“可这真的不是她画的么?”易佩兰有些疑惑:“方才咱们也都瞧见了,她可是自己亲自一笔一笔画的。”

????“那画技便又不出众,画意么,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指点。”沈清不屑的看向正往台上走的沈妙:“与她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她会什么。钟学士这下让她说作画原因,想来她也是说不出来的,只怕又要脸面全失了。”

????易佩兰闻言便也笑了:“我便说嘛,哪有这么快就成才女的说法。只怕是为了吸引那位——”她目光暧昧的往男眷席中定王那边一扫:“请了高人指点,沈妙也算是为了他殚精竭虑了。”

????沈清面色僵了僵,压抑住心中的不快,道:“且看看吧。”

????台上,沈妙安静的瞧着展开的卷轴。她慢慢的伸出手,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抚过画卷。

????“之所以作这幅画卷,不过是因为听我父亲说过,每年战场上,多少英雄儿郎马革裹尸,身陨黄沙。而路途遥远,只能将他们掩埋在战场之上,那时候,西北沙漠,北疆草原,皆是没有菊花的。菊花盛开在温暖的南方,盛开在繁华的定京,这里歌舞升平,吃穿不愁,却是以边关将士的生命为代价。”

????议论声渐渐停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集聚在紫衣少女身上。

????而她目光平静,说故事般的娓娓道来:“我父亲曾言,因战争而殒命的将士们,牺牲后甚至连一捧白菊都不能有。战场上不会盛开花,将士们连完整的哀悼也不曾体会。而他们的妻子儿女,只能隔的远远的,在故乡头上佩戴白菊,献上白菊。”

????“我想,诸位如今能在此处平心静气的赏菊,皆是因为边关有勇武儿郎们的固守。可怜我并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唯有在画卷上,一抔黄土前,画上一捧白菊,以慰英魂。”

????少女站在风中,眸光清澈,说的话却掷地有声,仿佛天地间只有她的话清明悦耳,却如晨钟暮鼓,敲打着诸位的心。

????沈妙微微垂眸。

????明齐的天家人,不是要着手对付世家大族,要对付沈家么?可天下之大,人眼都会看,人耳都会听。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先下手为强,既然天家想拿将军府开刀,她便让天下人都看看。

????看哪,沈家用命拼来的功勋,沈家用生命驻守明齐的城墙,如今你们这些勋贵子弟在京城歌舞升平,都是战场上刀剑下血肉筑起的坚冰!

????踏着将士们的血,明齐皇室,还敢大张旗鼓的打压吗?

????你若敢,就不要怕天下人的眼睛!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