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丫鬟-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四十一章 丫鬟

千山茶客2017-4-25 22:28:52Ctrl+D 收藏本站

????台上,高延终于念完了《行律策》。し

????周围先是安静,随即小声议论起来。学生们尚且不懂这篇策论其中的含义,只晓得其中引经据典,煞是华丽。可男眷席上的大人们却懂得其中的深处,这策论看似不经意,却能一举中地如今明齐律法上的漏洞,并且给予弥补的方法巧妙改变。对于一个学子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台上校验的考官大约也没料到,高延竟然真的深藏不露。不过规矩还是要来的,一旦对学生的结果表示怀疑,自然就要先考验一番。譬如之前沈妙的那幅画,平心而论,这篇《行律策》比沈妙的那副画更高明,文采和实用都能双全。考验官便问道:“诚如方才策论所言,明齐行律多广围,你言需细细分之,又是怎么个细分法?”

????高延心中一喜,那文稿除了有这样一篇《行律策》外,还有一个问题,与这校验官问的正是一模一样。他心中好生感激那给他写稿子的人,想着日后定要多给些银子打赏。因此,他便不慌不忙的挺胸抬头,按照那稿子上的答道:“分三层,商道、官道、民道皆应分别……”

????台下,京典史高大人早已笑的合不拢嘴。他在官场上能到达如今这个地步,依仗的不过是皇帝的扶持和广为结交的人脉。可这样真本事的,确实没有。好在他有个好儿子高进,年纪轻轻就能帮他处理不少事情。如今二儿子高延也展现出如此不同寻常之处,他也得回祠堂给自家祖先烧两注高香祈祷了。

????高进比他爹聪明些,到底是不相信自己弟弟能有如此智慧。只面对校验官的提问也能侃侃而谈,总不能连校验官也被收买了。因此,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裴琅拿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手还有些微微颤抖,不知道为什么,高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能印在他脑中似的。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荒谬,内心的焦躁完全无法平复。

????苏明朗刚刚打了个盹儿,瞧见自己身边的人都看着台上的高延露出欣赏的神情。干脆扯了扯苏老爷的袖子,问道:“爹,他说的很好么?”

????“少年英才。”苏老爹直接道。

????苏明朗撇撇嘴,似乎很是无法理解,瞧了一转后没见到苏明枫的身影,问:“哥哥怎生还不回来?”

????苏老爷轻咳一声:“你大哥如今身子虚弱,今日来本就勉强,就让他多休息一会儿。”

????傅修宜听见这边的动静,瞧了苏老爷一眼,见苏老爷提起苏明枫眉间郁色不改,这才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

????无论如何,高延今日的这一仗都打的极为漂亮,对于校验官提出的问题应对自如,也就打消了众人心中的怀疑。不由分说,自然得了“一甲”。名次倒是其次,而是日后提起京典史,除了高进,众人还会知道他有一个青年才俊的二儿子。

????高延得意的下台了。这一轮的“选”也就此结束,而女子组的“选”也开始了。

????冯安宁并未上台,她本就在“琴”类这一项中出色,方才的“抽”已经抽到了琴类,其他的既然不出彩,也没有必要上台。沈清选了棋,她书算好,而棋类也是需要计算的,也算略有所长。沈玥则不出意外的选了“琴”。

????沈玥自来就喜爱这些能够显得她出尘脱俗的东西,因着陈若秋原先便是抚的一手好琴,不仅会抚,还会自己随意谱些小曲儿,再写写词,沈玥便是把这一手学的极好。年年都能一甲,也因此年年的这里,都是众人欣赏她琴技的时候。

????女子组中,一旦有了沈玥在,其他人大约都不会自取其辱的选“琴”类。沈清自然是下了功夫,“棋”这一行,得了个一甲。

????待兜兜转转到了“琴”的时候,场上便又开始议论起来。

????沈玥施施然上台,焚香浴手。她本来生的秀气婉约,粉衣柔柔的模样,煞是动人。而嘴角噙着浅浅笑容,还真有几分小仙女的模样。

????她弹得是《咏月》。

????《咏月》是一首极难的曲子,是在远方的游子思念故土和亲人。前面温柔怅惘,紧接着显得激烈怆然,到最后令人唏嘘。起承转合十分考验琴技,亦是感情动人。

????上一世,沈玥也是得了这首曲子的风头,一时风头无两。而相比之下的她,则更加不堪。如今想来,似乎沈玥的每一次美名,都是踏着沈妙的狼狈往上爬的。

????沈妙看向台上的少女。

????沈玥已经开始了。她一拨琴弦,琴弦就好似有了灵性,在她手上无限柔软蔓延,曲子空灵,含着韵味飘飘扬扬的落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她的手指在琴弦上翻飞好似蝴蝶穿梭花海,每一个转折都默契的浑然天成。

????冯安宁咬了咬嘴唇,即便是她不喜欢沈玥,也不得不承认沈玥的琴技出众。相比起来,方才她得“一甲”的那首曲子,就实在显得十分拙劣了。

????那是一首思念亲人和故土的曲子,却让沈妙的拳渐渐握紧。

????就算重来一世,已经死过的人不能复活。婉瑜和傅明也不会再出现了。沈玥的这首曲子,倒像是一首丧钟般的复仇怨曲。听在人耳中,非但没有慰藉,全是血仇。

????蔡霖跑到了席外,他努力的想离高台更近些,好将自己心上人的每一个神情都尽收眼底。他沉醉于这美妙的琴声,却突然被有人的交谈声打破了。

????“二姑娘可真倒霉,从未得过第二的,偏偏被五姑娘那样的人用了手段抢了一甲。”说话的是个身材苗条的丫头,蔡霖认出来她是沈玥的贴身丫鬟书香,不由自主的往那边看去。

????“可不是嘛,况且五姑娘连‘选’都不选了,根本就是存心和二姑娘作对。”另一个丫头道。

????“哎,只可惜咱们二姑娘心善,私下里不知道受了五姑娘多少气呢。五姑娘不就是仗着大老爷才敢这么对二姑娘么?二姑娘真可怜,准备了这么久,好端端的却被别人抢走了果实。”

????“要是有人能替二姑娘出气就好了,比如…‘挑’的时候让五姑娘上台?”

????“说什么胡话呢。”书香打断她的话:“谁都知道五姑娘琴棋书画不通,挑五姑娘,不是自己降低自己的身份嘛。我看女子组是不可能的了,若是男子组的挑了她,那才是替五姑娘出气。”

????交谈的声音渐渐小了,蔡霖眼珠子动了一动,看了看台上的沈玥,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题外话------

????注意,熊孩子要作大死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