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敢杀吗-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四十四章 敢杀吗

千山茶客2017-4-25 22:29:8Ctrl+D 收藏本站

????偌大的雁北堂,此刻静寂无声。》し

????少女脊背听的笔直,她身材娇小,却仿佛蕴含着无限力量,而举手投足间,竟有将万事都踩在脚下的执着。

????蔡霖一时间哑口无言。

????沈妙说的没错。这样互相以箭射对方,最危险的应该是他才对。只因为沈妙哪里会什么箭术,稍稍射偏一分,也许那箭矢刺进的就是他的脑袋。可蔡霖哪里就想的那样多,他想的简单,只要自己先射箭,以沈妙的性子,定会吓得腿软,涕泗横流的向他求饶。他再好好的将沈妙戏耍一番,这样一来,沈妙的脸面也就丢尽了,自然能为沈玥出口恶气。

????至于那之后的事情,蔡霖想都没想,在他心中,沈妙自然在他射箭过后就吓得不成人形,哪里还会有力气来以箭射他?再者一个连弓都没拉过的女子,说不定连大弓都拉不开,总归就是个笑话。

????蔡霖是如此想的,却独独算漏了沈妙的反应。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那种超乎年龄的沉稳让蔡霖蓦然恼羞成怒,沈妙的目光,就仿佛在看戏耍的孩童,可怜又可笑。

????都是最容易冲动的年纪,蔡霖二话没说就道:“我有什么不敢的?生死状就生死状!”

????“哎!”男眷席上的蔡大人急的叹了口气,他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自己这个不孝子胖揍一顿。之前以为蔡霖只是顽劣,没想到他竟挑了沈妙。生死状这种东西,蔡大人倒不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却怕蔡霖真的让沈妙下不了台,或者射偏了伤了沈妙。和沈信这样的大老粗对起来可不是人人都能抗住的。

????沈玥焦急的道:“五妹妹怎么能立下生死状呢?不过是一场校验,哪里就能到如此地步?这样可不行啊。”

????“是啊,五姐儿怎么这样不懂事。”任婉云皱着眉:“怎么能凭一时意气说这种话,这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

????她便提也不提是蔡霖逼着沈妙做出这个选择的,只是把一切归于沈妙赌气的行为。陈若秋摇了摇头,轻声叹息:“到底是好胜心强了些。”

????她们这厢云淡风轻的“关心”沈妙,为沈妙“着急”,男眷席上自然也不乏对此感到兴趣的。

????豫亲王死死盯着台上的紫衣少女,浑浊的眼球中散发出兴味。仿佛野兽看到了猎物一般,只是那目光令人作呕。

????“这沈家小姐可真是有勇无谋。”周王指点道:“竟然还签生死状,她不知道这样的话,一旦出了问题,沈信都不能拿此事说话么?”

????“大约是为了维护沈家的名声。”傅修宜看着台上的沈妙道:“毕竟谁都不愿听自家不好的话。”

????“可惜即使这样也改变不了事实。”静王摇头:“实在太过冲动。难怪说她无知蠢笨了。”

????裴琅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他也觉得沈妙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冲动了些。虽然知道方才豫亲王的话实在过分了些,可若沈妙真的愿意为沈家着想,就应该想个法子全身而退。虽然可能会暂时被人说道,可也比等下落得一个当众出丑来得好。

????“爹,她一定会赢的。”苏明朗握着小拳向他爹表示自己的立场。

????苏老爷看了一眼小儿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苏明朗对沈妙格外关注。苏老爷想,大约是刚巧入了苏明朗的眼吧。自从上次因为苏明朗的提醒而让苏家急流勇退,苏老爷就对小儿子和颜悦色了许多。如今也不想扫了小儿子的兴致,便含糊的顺着他的话道:“不错,定会赢的。”

????苏明朗和苏老爷的态度苏明枫不知道,若是知道了,定会嗤之以鼻,因为此刻他正坐在楼阁上,遥望着校验台忍不住道:“沈家小姐胆子可真大,连生死状也立上了,莫非是平日里沈将军老给她讲军营中的事,她还以为是在军中比试?这也太缺心眼儿了。”

????苏明枫对着好友说话从不掩饰,今日却未听见自己最挑剔的好友出言附和,忍不住回头望了对方一眼。

????紫衣少年拈着手中的海棠侧头沉思,日光正好,微风吹得他匕首上的缨子微微拂动,而眉眼俊俏英气逼人,思索的模样就更让人不得不叹公子无双。

????“谢三,你在想什么?”苏明枫忍不住问。

????谢景行将那海棠往怀里一揣,突然站起身来扬唇一笑:“有趣,我们来打一个赌如何?”

????“什么赌?”

????“就赌——”谢景行一指台上,笑容说不出的风流:“谁会赢?”

????“自然是蔡霖。”苏明枫皱眉:“莫非你以为有别的人选。”

????“我赌沈妙赢。”他道。

????台上已经在开始准备了。

????今日的武类步射,实在是足以提起在场人所有人的心神。这哪里是校验挑战,分明是赌命。

????广文堂果真让人写了生死状来,血色的字迹在雪白的布帛上分外醒目。沈妙提笔写上自己的名字,她写的极为潇洒,仿佛根本未将这重逾千斤的东西放在眼中。

????那是自然的,她曾无数次的写过自己的名字。替傅修宜向匈奴写降书的时候,自愿成为秦国的人质时候,婉瑜出嫁的时候,废太子的时候……沈妙这两个字,代表的全是血泪,其中的苦难,无人能懂。

????相比之下,蔡霖却没那么轻松了。

????少年虽然是胜负心最强的时候,可是毕竟是第一次签下生死状这种东西。蔡霖只是个被家族保护的太好的孩子,甚至不够成熟。沈妙这般坦然,倒让他心中更加害怕。

????下笔重逾千斤,他写的艰难,自己歪歪扭扭,同沈妙的名字形成鲜明对比。

????写完后,他忍不住问:“沈妙,你不怕我第一场就射偏了么。若是我怕第二场你射中我,我自然可以在第一场就伤了你的。”

????沈妙正要去拿草果子,闻言转过身,盯着蔡霖道:“蔡公子是这样认为的?我却不以为然。”

????她道:“谁都知道蔡公子步射超群,若是射偏,定不会是失手,只能是故意为之。蔡公子是故意想要杀了我,我却不然,谁都知道我对此一窍不通,若是射不中,也是情理之中。”

????蔡霖一怔,随即目瞪口呆,心中涌上了一股深深的无力。

????是啊,他射偏,就是故意,沈妙射偏,却是自然。他甚至都不能失手,因为……那样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是故意的!

????他让沈妙进退维谷,沈妙就立刻原样奉还。

????怎样都是错。

????“蔡公子为了避免第二场被我射中,自然也可以在第一轮一鼓作气直接杀了我。生死状都立了,你杀了我,也不过是比试结果,除了天下人的唾沫,不必负一分责任。”

????“我就在这里,你敢杀吗?”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