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密谈-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五十六章 密谈

千山茶客2017-4-25 22:30:8Ctrl+D 收藏本站

????今年的金菊宴后,定京城中大街小巷谈论的中心,终于换了名字。小说し

????临安候府的谢小候爷,以一种极端强势的姿态灭了两名庶弟的威风,虽然行事狂妄嚣张,但在短短的时间里展露出来的风采,也让人明白那沙场上玉面修罗的名字不是虚名。

????另一人,则是草包沈妙了。

????仿佛脱胎换骨,亦或是终于激起了沈家骨子里的血性,褪去了蠢笨懦弱的沈妙,步射上对峙蔡霖亦不动声色,咄咄逼人间流露出的凶狠脾性,也让与她同辈的少年少女们颇为忌惮。

????如此一来,竟在广文堂里,原先那些嘲笑她的都收敛了几分。

????蔡霖再来广文堂的时候,面对沈妙,面色不善的盯着他,却破破天荒的未曾轻举妄动。想来那一日沈妙到底给他留下了一些阴影。

????冯安宁瞧着蔡霖的模样,笑道:“倒没想到那霸王如今竟有些怕你了。”

????沈妙瞧了蔡霖一眼,后者连忙转开眼,有些惧怕的模样。她心中失笑,蔡霖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个骄纵的顽劣少爷罢了,她不想在这上面多费心神。况且蔡家离那覆没,也不远了,日后这金尊玉贵的少爷,少不得要吃许多苦头。

????“不过听闻谢家两兄弟受了重伤,临安候却并未追究谢小候爷的过错,虽是请了大夫让两兄弟养伤,实则算是禁足。”冯安宁感叹道:“看来那临安候偏爱嫡子,果真是事实。”

????沈妙问:“你从何处得知?”

????“偷听的我爹娘谈话。”冯安宁有些得意:“不过若是换了旁人,大约也是宠爱谢小候爷的,单是本身不说,那可是有着皇家血脉的玉清公主所出……”

????沈妙扬眉,老实说,她总觉得临安候府玉清公主的死有些蹊跷。以临安候如今待谢家两兄弟的态度,没理由当初得知玉清公主的死时,却让方氏安然活到现在。

????她思忖间,却瞧见裴琅走了进来。

????裴琅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恰好也往沈妙这边看来,对上沈妙的目光,裴琅也忍不住微微一愣。

????金菊宴上,沈妙的表现终于让裴琅收起了轻视之心。从而也开始觉察出沈妙的不同寻常来,而他也敏感的感觉到,沈妙似乎在暗地里注意他,虽然不知道为何,却让这位年轻的先生总有几分不自在,仿佛被什么盯上了似的。可一想到沈妙再厉害也不过是个豆蔻少女,便又觉得是自己多心。

????“你老盯着他作甚?”冯安宁奇怪道,随即想到什么,大惊失色:“你莫不是又心仪他了?”

????沈妙如今绝口不提傅修宜之事,冷冰冰的像是忘记了这个人,这倒让那些看热闹的人觉察出一点门道来。大约沈妙是知道自己配不上皇室,已经渐渐断了念头,金菊宴上没追着傅修宜跑就能看出来。而裴琅虽说身份低些,却风度翩翩,才学广博,招少女们喜欢也是自然。

????沈妙有些头疼,收回目光:“当然不是。”她只是在想,裴琅既然在金菊宴上不曾说出那《行律策》,也就没有被傅修宜放在心中。可是此人终究是个心腹大患,日后若为傅修宜所用……。沈妙面色一沉,只怕后患无穷。

????只是她如今没有本事将裴琅神不知鬼不觉的抹杀,只能另辟蹊径了。

????……

????定京城百香楼,此刻歌舞升平。即便是白日,各处安放的纱帘和夜明珠也使整栋楼流光溢彩。丝竹袅袅,外头偶尔有人驻足,却只能眼含羡慕的望着,不为其他,寻常富贵人家进百香楼,都有些囊中羞涩,此处便是小小一壶茶都是价值昂贵,是个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此刻,靠窗的一处,正坐着一名衣饰华贵的中年男子。这男子衣料皆是上乘,只是生的狰狞而黑瘦。袍子下面,左腿处空荡荡的,正是豫亲王。

????“和那沈家说清楚了?”半晌,他问道,语气阴沉沉的。

????“回殿下,已经与沈家二夫人安排好了。三日后沈家女眷要去卧龙寺上香,介时……”

????“三日。”豫亲王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即挥了挥手:“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去吧。本王也许久不曾,遇到这般有兴趣的人儿了。”

????这么多年,他脾性淫邪又残暴,死在手中的女子不计其数。不过那些女子,即便再如何反抗,都激不起一些风浪。在整个明齐中,他早就知道沈信的凶名,那等威风大将军的女儿,不知是何等滋味。而那一日在金菊宴上,沈妙所展现出来的狠戾,让他兴味十足。一只懂得反抗的野猫,或许比那些木头美人要有味道的多。

????他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丝淫邪。

????离他最近的这间房对面,琉璃桌前正坐着一名白衣男子。他大约二十来岁,生的英俊,更有一种十分温和的气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才看好戏一般的对面前人说:“看来你救美的那位姑娘,大约又有麻烦了。”

????在他的对面,紫衣少年懒洋洋的坐着,漫不经心道:“沈家树大招风,这也是沈信惹的祸。如今只是试探,终有一日,沈家谁也保不住。”

????白衣男子顿了顿,突然正色看向少年:“谢三,你先前为何那样做,在校验上打伤庶弟,莫非你的计划要提前开始?”

????坐在他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谢景行。他扬唇一笑:“提前如何,不提前又如何?”

????“若你提前出手……。他们可曾知道?”白衣男子迟疑的问。

????“高阳,你是不明白一件事,如今这里,我说了算。”谢景行淡淡道:“拖得越久,反对我不利。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他的眸色更沉,竟不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了。

????名为高阳的男子愣了一愣,随即苦笑一声:“罢了,我不过是过来看着你。可事实上,还真没自信拦得住你。”他话锋一转:“不过三日后,你不也要去卧龙寺调查些东西,或者,还能让你再救美一次。”他笑的颇为促狭。

????“高阳,你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差。”谢景行一挑眉:“沈家那丫头,可不是好招惹的。”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