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夜遇小侯爷(求首订)-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六十三章 夜遇小侯爷(求首订)

千山茶客2017-4-25 22:30:40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景行。@乐@文@小@说|

????火折子昏暗的灯火下,他的眉目英俊如画,却紧紧皱着眉,有着与白日迥然不同的寒意,仿佛变了一个人般。

????惊蛰与谷雨已经见过谢景行几次,自然知道此人是谁,心中惊异之下,不由自主的护在沈妙面前。

????莫擎却是第一次见谢景行,他不知谢景行是什么人,却从沈妙的话中知道这两人是认识的。谢景行盯着沈妙,思忖片刻后倒是一笑,一松手,眨眼间便将剑抛还给莫擎。

????他懒洋洋的后退至门口,抱肩道:“沈家丫头,在这里遇见,该说你我是有缘呢,还是有缘。”

????沈妙不曾搭理他,只吩咐莫擎和两个丫头:“赶紧离开。”

????惊蛰和谷雨看了谢景行一眼,点头称是,正要离开,却见沈妙对她们道:“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黑灯瞎火中,只瞧得见那火折子在微微移动,谷雨慌乱的唤道:“姑娘……”

????“走!”沈妙开口。她的命令短促而笃定,谷雨微微一颤,莫擎摇了摇头,一手拽一个丫头,跃出了窗口,朝外头掠去。

????谢景行仍是抱肩颇有兴致的瞧着她的动作,沈妙摸索到桌前,就着火折子终于找到了方才那香炉,捻起桌上的熏香用火苗点燃插上,这才要退出房去。

????正要动作时,却见谢景行眉头一皱,突然屈指一弹,火折子的火苗应声熄灭,一片漆黑中,一个身影突然掠到沈妙面前,轻巧的揽住沈妙的腰,沈妙未曾反应过来,便觉得落到一个温和的怀抱中,那人抱着她就地一滚,堪堪滚到了床下。

????“你……”沈妙惊怒不已。

????“嘘”的一声,谢景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人进来了。”

????屋里响起了人的脚步声,沈妙的身子一僵。

????她也万万没想到,那些人的动作居然这样快。

????而令人庆幸的是,屋里的人并未点上灯火,不过这也是她预料之中的事,以那人喜爱刺激的性情说来,必然不会点上灯的。

????外头有人道:“王爷,都安排好了。”

????“你们退下吧,在外头守,别打扰了本王的兴致。”另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道,沈妙的目光微微一动,果然是豫亲王。

????“沈信啊沈信……”豫亲王的声音饱含得意,似乎还有些变态的兴奋:“本王倒要尝尝,你的女儿,和那些女人的滋味,又有什么不同?”

????脚步声往床前走去。

????沈妙的拳头渐渐握紧了。

????谢景行微微低头,因为姿势的原因,他的下巴就抵在沈妙的头上,可以闻到少女发丝好闻的清香,黑暗中看不到沈妙的神情,但紧绷的身子也可以感觉到,她并非对此毫无所动。

????床上已经响起了衣服撕裂的声音,豫亲王的声音是狰狞的,秽语层出不穷,沈清似乎恢复了一些神智,发出了轻微的抗拒。然而那声音软绵绵的,倒不像是抗拒,仿佛是迎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心跳的味道,那味道逐渐的蔓延开来,带着些兰花的清香,毫无防备的被人吸入腹中。

????沈妙也逐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心中“咯噔”一下,方才她离开前点上了那含着催情药的熏香,如今倒是自作自受了。她从未遇着过这样的情况,不由得迁怒不速之客谢景行,若非谢景行突然出现生了变故,只怕她现在早已离开,哪里还会落入这样的窘状。思及此,倒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罪魁祸首。

????可惜没有光,什么也瞧不见,沈妙犹豫了一下,因着不敢动作怕惊动了床上的人,只得就着谢景行的衣裳,将口鼻掩住了。

????她想到了这香不是什么好物,也想到了自己千万莫要吸进去,甚至想到了用谢景行的衣襟来捂住口鼻,却忘记了谢景行是个男人。

????谢景行反应过来熏香有问题的时候,已经吸了太多东西,偏偏怀里还抱着个小丫头。如今沈妙乳臭未干,虽说是平平身材,到底也是温香软玉,他的身子便有些绷紧,这种紧要关头,沈妙还往身上蹭了蹭,半个脑袋死死埋在他怀中。

????谢景行深深吸了口气,出生至今,他还是头一遭如今日这般狼狈。瞧了瞧头顶,那大床“吱呀吱呀”的摇个不停,女人和男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得分外让人脸红心跳。那动静让人不禁怀疑,这床会不会经不住这般动作,直接垮了。

????又咬牙听了小半个时辰,床上的动静渐渐小了,似乎中途乏了一会儿。沈妙的身子也僵硬的不行,却就在这个时候,感觉谢景行抱着她就地一滚,而后便趁着那未关的窗,平平飞掠出去,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他如何看的那般准,好险没有惊动豫亲王。

????待出去不远,便瞧见了满脸焦急之色的谷雨三人,见他们出来,惊蛰差点激动的跳起来,又怕外头被人听见,便小声道:“姑娘,奴婢担心的要命,方才有人进去了,不曾被人发现么…。”她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此时方才看清沈妙的姿势。

????沈妙还被谢景行抱着,谢景行个头极高,抱她也毫不费力。惊蛰怒道:“你快放下我家姑娘!”

????谢景行挑眉,松手,“啪”的一声,沈妙直接摔倒在地。

????“你!”谷雨又气又怒,没料到谢景行放手的方式如此粗暴。忙心疼的扶起沈妙,宽慰道:“姑娘没事吧?”

????莫擎盯着谢景行,心中也是惊疑不已。这个看起来出身不凡的高门少爷武功了得,自己竟在他的手中毫无反抗之力。如此身手,不禁让他侧目,可深更半夜的出现在这里,却又着实令人怀疑。方才他带着谷雨和惊蛰出去后,便见有人进去了沈妙的屋,身后还跟着一群身手不凡的侍卫,若不是他躲得快,只怕就麻烦了。莫擎忍不住又看了沈妙一眼,莫非沈妙早已知道今夜会有这么一群人前来,那她之前的将沈清换过来究竟有何意义?

????沈妙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平静的看向谢景行:“更深露重,就不打扰小侯爷办事了,我们先行一步。”态度疏离的很。

????此时天上小雨未停,雨丝绵密的打在她身上,将她的衣裳也沾湿了。就着那点外头灯笼的光,谢景行目光锐利的扫过她的脸,突然看好戏一般的笑了,道:“从此处出去,需经过外院,有大拨护卫守着,你要去送死,本候从来不拦人送死,请吧。”

????他这话说的着实讨厌,俊脸上还挂着顽劣的笑。沈妙看了一眼莫擎,莫擎摇头,有些汗颜:“属下一人并无把握。”

????豫亲王虽然本人无能,手下却不是吃素的。

????“小侯爷似乎成竹在胸。”默了默,她道。

????谢景行扬唇一笑,起身就要离开,竟是不打算搭理他们这群人的意思。

????“可否出手相助?”她问。

????谢景行回头,思忖片刻,点头道:“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求我,我就带你们出去。”

????谷雨和惊蛰面色变了变,这谢景行的性子好生顽劣,语气又如此轻佻,偏对着这张俊脸,换做任何一个女子都要脸红心跳的。若非护主心切,只怕惊蛰和谷雨今日也发不出火来。

????莫擎皱了皱眉,沈妙是沈信的女儿,想来平日也是娇身惯养的,看上去也是个倔强的性子,谢景行这般挑衅,只怕沈妙要勃然大怒。

????可出乎莫擎的意料,沈妙闻言,居然很快道:“好,我求你,带我们出去。”

????她这话说的太快,让谢景行也忍不住噎了一下。仔细打量面前的少女,虽说是求人,可目光迥然,姿态从容,丝毫没有矮上一丝的意思。那种感觉十分微妙,仿佛不是求人,而是高高在上的人在命令什么。

????不等谢景行说话,沈妙又立刻道:“小侯爷想出尔反尔?”

????“你可真是小人之心。”谢景行一笑,对着身后轻声道:“出来吧。”

????不过眨眼间,便从四处掠来一众黑衣人,粗略算下来,竟也有十几人之多,和豫亲王带来的人不相上下了。

????惊蛰和谷雨吓了一跳,莫擎也是一惊,他武功不弱,可是竟不知道这里何时藏了这么多人,显然对方的身手在他之上。而面前这少年轻易而居便调动这么多高手,实在让人有些猜测他的身份。

????谢景行道:“动作利落点,别打草惊蛇。”

????黑衣人们低头称是,眨眼间便又消失在夜色中。他们动作出奇的一致,明齐家养的护卫中,很难有这样的气质。沈妙心中沉思,听得谢景行道:“要花些时候,从另一边走吧。”

????他转身便往相反的方向行去,看模样对这寺庙的格局十分熟悉。

????“跟上他。”沈妙道。

????不知谢景行的手下们是如何安排的,这一路竟也未曾遇到什么人。甚至到了沈清和沈玥住的南阁,外头也一个护卫也没有。安全送到后,沈妙便对莫擎道:“你回去吧。”

????护卫有护卫住的地方,今夜是莫擎偷着出来的,若是被人发现,只怕有变。

????谷雨和惊蛰陪着沈妙进了屋,谢景行却未离开,惊蛰上前一步拦住谢景行想要去内室的步伐,警惕的瞧着他:“公子留步。”

????谢景行果真留了步,只是看着沈妙的背影笑道:“沈妙,浪费了本候一夜的时间,你连解释也省了?”

????沈妙脚步一顿,心中微微叹息。谢景行这人仿佛生了七巧玲珑心,耳聪目明的令人妒忌,许多事瞧一眼便能看清楚。也懒得瞒他,她看了一眼惊蛰和谷雨,道:“你们先去外室睡吧。小侯爷随我进来。”

????“姑娘……”谷雨有些慌张:“这于理不合……”

????和陌生男子夜里共处一室,传出去都是惊世骇俗。若是被人抓住,沈妙可就真的完了。和傅修宜的那点子事儿到底还可以说是少女思春,毕竟没有发生什么,可这种事儿说不好就是自毁声誉,那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的啊。

????“没人知道,有什么不合的。”沈妙不打算听两个丫头的话,看着谢景行道:“进来。”

????谢景行耸了耸肩,跟着沈妙进了内室,又瞧着在两个丫鬟不安的目光中,沈妙平静的关上门。

????点上油灯,将窗户掩上,隔绝了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沈妙在桌前坐下来。

????谢景行饶有兴致的靠墙站着,看着她施施然倒茶,问:“你为何不怕我?”

????“我为何要怕你?”沈妙反问。

????“一个闺阁姑娘,和陌生男子共处一室,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他笑容越发恶劣,却也在灯火下更加英俊的不像话。

????“方才都和你一同听过别人的闺房情事了,现在再来说怕,小侯爷不觉得太迟了?”沈妙淡淡道。

????谢景行一愣,俊脸上腾地升起一抹不可思议。这些年他经历过不少事情,别人在他这个年纪该见识的东西他都见识过,别人在他这个年纪不该见识的东西他也见识过。至少在定京城,甚至明齐,他也算见多识广的。可第一次还是有女子,面不改色的跟他提起“闺房情事”四个字。

????方才在黑暗中他瞧不见沈妙的神色,现在想想,自从出去后,沈妙的声音都很平静,态度都很从容,仿佛那个跟他一起听了闺房秘事的是别人,他简直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怪物了。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谢景行抱胸道。

????寻常女儿家,不该是羞窘的无地自容,再也不提起此事,而她之前不曾反应,之后也坦荡提起,不知一点儿羞,就算是威武大将军的女儿,也实在太特别了。

????沈妙不言。

????谢景行点头:“差点忘了,你自然不是女人,你只是个小丫头。”

????沈妙虽然做派老成,可模样却生的讨巧,尤其是脸蛋儿白白,尚未褪去婴儿肥,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年龄要小得多。谢景行心道,大约是年纪太小了,怕是还不懂得什么叫闺房情事,是以态度才这般坦然。

????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原因,谢景行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妙,道:“刚才那支熏香的帐还没跟你算,差点连我也栽了跟头。”他一把揪住沈妙的脸蛋,用力捏了两下:“你要怎么说?”

????沈妙呆了一瞬,没料到谢景行会突然这般动作,而对方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又捏了两下,还不是轻轻捏,而是毫不怜香惜玉的蹂躏。仿佛真的是将她当做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放肆!”下意识的,她低声喝道。

????话一出口,两人都怔住。

????灯火中,少年英俊的脸僵了僵,一双锐利的漆黑双眸瞬间划过复杂神色,他收回手,轻笑一声,淡淡道:“还是头一遭,有人跟我说放肆。”

????沈妙心中有些恼怒自己的失态。谢景行这人做事总是有些出乎常理,方才她情急之下,竟拿出从前后宫中当皇后的做派来了。这人聪明的紧,莫要被发现了才好。可不知道说什么,她只好沉默。

????谢景行打破了沉默,他在沈妙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也给自己倒了杯茶,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个纸包打开,竟是一水儿做工精致的糕点。比起京城中的广福斋模样更加好看。

????谢景行大口大口的吃糕点喝茶,道:“来的匆匆,晚饭也不曾用,啧,这茶真难喝。”俨然一名挑剔的公子哥儿模样。

????“谢侯爷是来喝茶吃点心的?”沈妙看着他。

????“自然不是。”谢景行忽然一笑,捻起一枚点心塞到沈妙嘴里,他动作太快,沈妙反应过来时,嘴里已经是甜甜的滋味了。

????谢景行托腮,看了她一眼,姿态闲适,说的话却锋利的很。

????“吃了我的东西,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糕点的清香在嘴里化开,带着淡淡的甜和适度的果味,入口唇齿留香,便是连沈妙这种不爱吃甜的人,都忍不住觉得美味。

????“豫亲王和你,什么关系?”

????沈妙看着他:“你倒不如问我,今夜为何要这样做。”

????“你愿意说,我便洗耳恭听。”

????“辱人者人必辱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谢景行眸中神色变幻几许,扬唇一笑,语气有些莫名:“你倒心狠,将你姐姐和豫亲王老狗凑成堆。”

????将豫亲王说成“老狗”,也只有谢景行这般无法无天的人才胆敢说出来。

????“他们将我送出去的时候,也未曾想过我是妹妹。”沈妙针锋相对。

????她言辞冰冷,不加掩饰对那些人的厌恶和鄙弃。灯火中神色漠然,一双眼睛似乎有火光在燃烧。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谢景行伸了个懒腰:“豫亲王事后不会饶你。”

????“那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沈妙不为所动。

????“你与我说这么多……”谢景行沉吟,身子突然往前一倾,几乎要堪堪到达沈妙的鼻尖,他凑得这般近,饶是沈妙也忍不住微微一惊。然而气势上并不希望被压倒,便动也不动的稳坐着。

????少年一张脸俊美绝伦,嘴角的笑容带着邪气,声音却含着刻意的轻佻,在她耳边低声道:“不怕我告诉别人?”

????“小侯爷爱做什么便做什么,总归我也很好奇,临安侯府是否有什么动作,大半夜的让嫡长子来卧龙寺散心。”

????谢景行今夜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而他带着一众身手不凡的黑衣人,身份更是令人震惊。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谢景行并不是来看她的,大约是自己在筹谋什么,两人恰好撞上了。

????少年的眼睛生的很漂亮,是一双极美的桃花眼,笑的时候直把人的心神都能吸引,然而冷下来的时候,却散发着冰冷的危险光芒。

????有一瞬间,沈妙都被谢景行的气势所压倒。她不是没见过那些有威压的人,秦国皇室,明齐皇室,甚至那些嚣张无比的匈奴,可面前这人,却似乎更加危险。

????“你胆子不小。”他微微一笑。

????“彼此彼此。”

????谢景行站起身来,扫了她一眼,淡淡道:“老狗的事,本候一点兴趣也没有。今夜之事你敢透露半分,沈家丫头,杀人灭口,可不是说说而已。”

????话音刚落,他便打开窗掠了出去,消失在夜里的雨幕中。

????凉丝丝的雨水顺着窗户飘了进来,也飘到了沈妙的脸颊之上。冷意顺着脸颊爬上来,风将头脑吹得清醒了些,沈妙松了口气。

????和谢景行打交道,仿佛在钢丝上走路似的。这少年年纪轻轻却深不可测,每一句话看似无意,却是拐着弯儿在试探。那种危险的感觉让她不安,虽然她并未将临安侯府当做是沈家的仇敌,可如今两府的关系泾渭分明,谢景行自然不会全无芥蒂。

????今夜的夜遇,谢景行应当是来做什么事情的。和那京城中轻佻玩笑的谢小侯爷不同,雨夜中的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当初她只知道谢景行却是有几分本事,如今想来,临安侯府的秘密,也不简单。

????目光落在桌上,谢景行未吃完的点心还留在桌上,若非这些,一切仿佛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梦。不过眼下并非思索这些的时候,谢景行于她现在也不甚重要,明日……一切且待明日。

????后山上,淅淅沥沥的雨水打湿整座山峦,树下站着一行人。

????为首的少年身材修长,雨丝打湿了他的衣裳,也打湿了他的头发,然而他站立如雕像般,动也不动,只是看着山下出神。

????片刻后,山下某处,蓦地绽放出一小朵烟花,说是烟花,倒不如说是一小丛亮光,且消失的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散了。

????少年转过身,语气平平听不出起伏:“事成。”

????“少爷受伤了。”身边的中年大汉皱眉。

????他低下头,瞧着手臂上的新鲜刀痕。方才那屋中的熏香本就是针对男子所用,一旦吸入,被*所导,人也会理智渐失,一味陷入疯狂。对于女子的效用倒不那么强,那丫头躲过一劫,他虽理智超然,到底不是圣人,怕出意外,只得用这样的法子保持清醒。

????“回去再说。”

????“少爷,”中年汉子却有些迟疑,继续开口:“那沈家小姐今日见过……”

????“铁衣,一个小丫头,我还犯不着出手。”少年漂亮的桃花眼一闪,语气颇有冷意。

????大汉有些惧怕于他,想了一想,却还是鼓起勇气道:“可沈家也许知道……”

????“沈家不知道。”少年冷冷道:“沈家人,都蠢,好容易出了个聪明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可惜了。”

????中年大汉动了动嘴唇,却终于不说话了。

????“走吧。”

????与此同时的北阁。

????和最里屋毗邻的屋中,任婉云坐在桌前,她只点了一小盏油灯,灯火明明灭灭的跳动,如同她的心。

????香兰道:“夫人,已经三更了,且歇着吧。”

????任婉云摇头,面上显出一点烦躁来:“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总有些不安,这种不安也不知是从何而来。而桂嬷嬷也说了,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并且她自己出了院子,也听到最里间房里传来的动静,在雨夜中模模糊糊听得不甚真切,却能听到女子哭喊挣扎的声音,虽然听得不甚清晰,其中的凄厉和悲惨却让人听得清清楚楚。任婉云听得脸红心跳,却也忍不住心惊肉跳。从来京城传言豫亲王玩弄女子的手段颇多,如今看来,果不其然,想来沈妙定是要受一番折磨。虽然心中有些害怕,在害怕之余却又生出了一股快慰。

????在沈家三房中,沈妙仗着有沈信在背后,无论何事外头第一个看到的都是沈妙。沈玥是名动京城的才女,唯有沈清稍显平庸。可她还有个儿子,沈丘如今跟着沈信,日后必然会跟着沈元柏争夺家产,可如今,沈妙还不是任人玩弄?那她那个眼高于顶的大嫂,得知女儿做了这等丑事,是会护着沈妙呢?还是会给沈妙一根白绫。

????这么一想,任婉云心中的慌乱倒是轻了些。她瞧了瞧天色:“我歇一会儿算了。”

????香兰和彩菊见她终于肯歇着了,不禁面露喜色,忙扶着任婉云到床上躺下,道:“夫人且歇着,明日还得存着精神头呢。”

????“是啊。”任婉云喃喃道:“明日还得存着精神头。”毕竟明日的那一场精彩好戏,可要等着她去亲自收尾。

????……

????这场雨一直下了整整一夜。

????静谧的山林中,雨后方歇,万物凋零,秋雨过后更显凉薄。空气中充斥着湿润的芳香,一大早,寺庙的撞钟和尚便开始撞钟。

????沉闷的钟声惊醒了熟睡中的人,任婉云睁开眼,这一夜她睡得极不安稳,总是做噩梦,临近天亮才睡着,这一醒来,额头上竟然全是汗。

????“夫人醒了。”香兰上前道:“擦擦脸吧。”

????任婉云梳洗过后,看了看外头。窗外已经恢复了雨后的宁静,鸟儿叫的兀自欢快。

????她笑道:“换件亮色的衣裳吧。还要那朵红宝石镶翠珠花。”

????她如今年纪已是中年,早已习惯了穿些暗色的衣裳,难得亲自挑亮眼的衣裳穿。彩菊笑道:“夫人想来心情不错哩,穿这般亮色,人也精神了不少。”

????任婉云看着镜中,满意的笑了。她自然心情不错,可以说是高兴雀跃了。

????待一切准备完毕后,她道:“走吧,该去叫我那‘疲乏’的侄女用饭了。”

????北阁最里间,静悄悄的,院子里连一个丫头也没有。任婉云瞧见,目光颇为满意,想来豫亲王办事也是极为妥帖,连丫头也打发了。

????若非怕惹来事端,她甚至恨不得将里头的人*之事立刻昭告天下,不过是为了之后的手段,暂且按捺了。

????“你去敲门。”她对香兰道,眼中闪过一丝嫌恶。

????身子脏了的女人,她也是瞧不起的,偏偏忘了,让沈妙变成如今这样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

????“五小姐,”香兰走到门前叩门:“大夫人来了。”

????门里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仿佛根本没有人一般。

????“五小姐,大夫人来了。”香兰继续道。

????可是叩了许久门,都未曾听到有人回答。

????任婉云叹了口气,笑着道:“这五姐儿,真是孩子心性,天都大亮了还惫懒,等下耽误了上香的时间可不行。还是我来吧。”

????她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柔声道:“五姐儿,该起床用饭了,用过饭咱们还得上香呢,可莫要任性了。”

????屋内依旧无人回答她的话。

????任婉云转过身,有些无奈,不知在向自己解释还像是同别人解释,轻声道:“算了,直接推门进去得了。五姐儿那几个丫头也不知事,这般擅离,回去定要好好惩治一番。”说着就要推门进去。

????“二婶。”轻飘飘的声音却在静谧中响起。任婉云先是一愣,以为那声音是从房屋内传来的,却听得香兰和彩菊齐齐道:“五小姐,二小姐。”

????她诧异的回头,便瞧见沈玥和沈妙站在一处。

????今日沈妙穿了一身雪白的素绢裙衫,外头罩着月白绣牡丹的披风,乍一看仿佛在出孝。要想俏一身孝,见惯了沈妙大红大绿,有些土气的装扮,这一身简直飘逸出尘,配着她略显清冷的神色,竟然有种动人的感觉。

????沈玥眼中闪过一丝妒忌,不知何时起,这个草包堂妹竟然在容貌上也不遑多让了。却没有想到,原先沈妙长得便不差,不过是因为被刻意打扮成了庸俗的模样,如今气质首先夺人,加之容貌渐渐长开,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任婉云也被沈妙这般打扮晃了晃眼,她皱眉道:“五姐儿怎么穿的这般不吉利?这白啊素啊的,不知道还以为咱们家办丧事呢。”

????“二婶今日却穿的鲜亮。”沈妙轻笑道。

????任婉云瞧着自己的衣裳,忽而想起了什么,仔细打量着沈妙。她不知沈妙怎么会从外头回来,看上去还一副坦然的模样。不过昨夜的事情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她。她有心想要确认什么,便自己走上前去,走到沈妙面前,笑盈盈的拉着沈妙的胳膊,关心的问:“五姐儿昨日睡得可还好?”

????“谢谢二婶费心,睡得还不错。”沈妙微笑。

????任婉云仔细观察着沈妙的表情,瞧见她神情不似作假,心中有些惊疑。这沈妙什么时候练就的这般不动声色的本事了,寻常女儿家遇到这种事,不都该哭天抢地?何以她这么平静?莫非都是装出来的,昨夜那叫的凄惨的女声,她可是听得真真切切啊。

????瞧着沈妙那一双清澈的眸子,任婉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安,这股不安让她有些慌乱。她笑着凑近沈妙,道:“五姐儿睡得好,我便安心了。”

????乍看之下却发现,沈妙的脖颈洁白如玉,她本来就生的肤色白皙,此刻更是如玉一样,连一丝半点污迹也没有,更勿用提伤痕了。

????不可能啊,豫亲王玩弄女子的手段,历来残暴,沈妙怎么可能身上不留下痕迹呢?

????沈玥瞧着沈妙,又瞧了瞧任婉云,她感到大约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却不知道。

????任婉云的不安越来越大,她攥住沈妙的手,笑着拉家常般的道:“这天气可真冷,五姐儿穿这么薄不冷么?”说着说着,任婉云突然猛地一拉沈妙的衣袖,那白色的衣袖一下子被拉高,露出一截皓腕。

????手臂白皙干净,仿佛上好的羊脂玉,一点痕迹也没有。任婉云呆立当场,沈妙抽回手,笑了一笑,道:“二婶倒像是在检查什么。”

????“没……”任婉云勉强一笑:“我方才……手有些滑。”她心中有些恍惚,不知道该作何表情,这沈妙身上怎么会一个疤痕也没有?她是过来人,莫说是豫亲王那样的人,便是寻常男子,多多少少也会在女子身上留下痕迹的。莫非豫亲王其实并非表面上那般手段?可是沈妙此刻的神情,也不像是遭受了许多打击啊。

????可是沈妙维持着这样若无其事的模样,有些事情该怎么说开?

????她目光扫了扫周围,只看到了沈玥身边的黄莺和青鸾,却没瞧见沈妙的惊蛰和谷雨,眼珠子转了转,便道:“五姐儿身边的两个丫头去哪里了?一大早人也不见。”

????“我让她们去给我端点粥过来,今早起来,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

????“这里离厨房可远了,”任婉云笑道:“你这孩子,直接说一句就行了,不过,厨房不是在南阁吗?”

????“不错啊,”沈妙看着她:“我就是从南阁过来的。”

????“同二婶说什么胡话呢,”任婉云一笑:“你昨夜不是宿在北阁吗?”

????话音未落,她就瞧见对面的沈妙绽出了一个笑容。她自从落水醒来后,神情就冷清的很,大多数时候也不过是微笑,如今这笑容,却似乎发自肺腑,十分灿烂的模样,不知为何,却让人心口发寒。

????任婉云的心,坠了铅般的沉了下去。

????“夫人,不好了,小姐不见了!”随着女子慌乱的喊声,映入眼帘的便是两个丫头焦急的神情,不是别人,正是沈清身边的艳梅和水碧。

????“你说什么!”任婉云陡然尖叫起来。

????沈玥微微一愣,沈清竟然不见了?她偷偷看了一眼沈妙,后者神情坦荡,平静的仿佛听了一句问候的话。

????“清儿怎么会不见的?”任婉云抓住艳梅的衣领,目光凶狠如母兽。

????“哦,这个我知道。”沈妙突然开口。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一片寂静中,沈妙轻声一笑:“我方才是从南阁过来的,为什么呢,自然是因为我昨儿个是歇在南阁的。”

????“昨日夜里,我实在睡不着,便去寻了大姐姐,希望能同她换间屋子,大姐姐应了,想来是觉得,二婶就住隔壁,会安心的多吧。今儿一早出门遇见了二姐姐,就和二姐姐一道过来了,本想着过来同大姐姐到个谢,感谢她那般体贴同我换了屋子。”

????她每说一句话,任婉云的心头就沉下一分,到了最后,几乎是绝望铺天盖地而来,脸颊上的肉都恨得微微抖动,而眼眶发红,像是即将发疯的野兽。

????看见任婉云这样,沈玥有些害怕,她大概猜到可能是出大事了,不过看到一向暗中和自家娘亲不对盘的大房落到如此境地,自然是幸灾乐祸,便顺着沈妙的话说:“不错,今儿一早,是我瞧着五妹妹从隔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此刻是来寻二妹妹一同用饭的。”

????沈妙的声音轻的像羽毛,却重重锤击在任婉云心上,痛的她几欲吐血。

????“昨天晚上歇在这里的,不是我,是大姐姐啊。”

????任婉云捂着心口后退两步,几乎要晕倒在地。

????昨天晚上宿在这里的不是沈妙,是沈清!

????那么,豫亲王玩弄的女子,是她的清儿!那些凄厉悲惨的痛哭声,都是她的清儿发出的!她就在隔壁,和女儿一墙之隔,却任由女儿被侮辱!这……。让她怎么能接受!这一定是假的!这不可能!

????任婉云的心都要绞碎了,她看向那紧闭的房门,一瞬间,竟然没有勇气去打开它。打开后里头是个什么样的惨状,她不敢想,也不敢看。

????天旋地转中,她还记得万万不能让沈玥和沈妙瞧见里头的模样,若是被传了出去,若是被传了出去……。她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们先回去吧,我方才问过了,清儿还在睡,咱们别等她了。”

????沈妙一笑:“二婶真会开玩笑,方才都不知道大姐姐歇在里头,这会儿又说与大姐姐说过话了,莫不是大姐姐藏了什么私?”

????“没有!”任婉云一口否认,这般动作落在沈玥眼中,越发觉得奇怪。沈妙目光一动,却朝另一个走来的人影喊道:“桂嬷嬷!劳烦你帮二婶打开一下这扇门。”

????桂嬷嬷猫着腰走来,今儿她也是被吩咐着要早来的,此刻尚未瞧清楚面前是个什么场景,听得沈妙这般说,还以为沈妙已经同任婉云说好了,也是心虚加上有些愧疚,桂嬷嬷竟没有瞧任婉云的脸色,否则便能看清楚任婉云此刻面如土色。

????因着桂嬷嬷离那扇门近,任婉云想要阻拦也来不及了。便听见“吱呀”一声,门被缓缓推开。

????万物似乎都寂静了。

????从门里迅速传出一股耐人寻味的味道。

????------题外话------

????万更送上~求首订求包养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