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回府-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六十四章 回府

千山茶客2017-4-25 22:30:44Ctrl+D 收藏本站

????缓缓打开的大门,却无一人上前去瞧。乐文小说|

????卧龙寺香客住的房间本就空旷,不如自个儿府上华丽,加之这还是被特意挑选过的屋子,更是宽大。那大床就横在屋中,连个遮掩的屏风都没有,正因如此,屋中是个什么情形,众人一览无余。

????沈玥首先惊叫起来。

????但见地上散乱着衣裳碎片,是真的撕扯成碎片了,床榻之上的毯子随意的抛在一边,桌上的书本全都被扫在地上。茶壶也碎了,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似的。

????然而最令人惊讶的不是这个。

????床榻之上的女子,玉体横陈,她几乎没有盖被子,就这么半趴在床边,而那脊背之上,竟是斑斑点点的红痕,还有些血痕和淤青,看着令人触目惊心。床下还有一根沾了血的皮鞭,已经裂成了两半。再看那女子身上的痕迹,可见那皮鞭是被生生打断的。

????“天哪!”沈玥捂着嘴步步后退:“那、那是谁……。不会是大姐姐吧?”她蓦地转头看向任婉云。

????沈妙既然说了和沈清换了屋子,此刻那屋中的就应当是任婉云才是,可是,眼前的一切都清晰地昭示着,沈清出事了!便是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都知道眼前这副画面,分明就是女子被人凌辱后的痕迹!

????桂嬷嬷也没料到屋中还有人,方才听沈妙说话,她以为沈妙已经和任婉云说好了,此刻不过是要进屋去说。结果方打开瞧见有女子在已经是惊讶,难不成昨夜还有别的女子也一并被豫亲王玩弄了。若是那样的话,她的差事可就办砸了,可沈玥的一句话几乎要让她魂飞魄散,沈清?里头躺着的女人是沈清?

????艳梅和水碧见沈清这样,一颗心几乎都凉了。自家小姐出了这事,她们定然没有活路,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绝望,齐齐跪下身来,给任婉云不住的磕头。

????任婉云呆立在场。

????“二婶不让前看看么?”一片静寂中,沈清轻声开口。她的语气平静,好似并未瞧见面前这一幕惨状。任婉云扭头,就见那少女静静的看着她。

????她的胸中泛起惊涛骇浪,然而却极快的按捺下去,只是脸色惨白的快步走进房,走到那半趴在床上的女子身边。

????女子的发丝蓬乱,地上掉着许多落发,显然是被人扯掉了不少头发的。任婉云颤抖的伸出手,将那女子翻了个身。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仿佛在映证她的心情似的,那原本已经停了的雨幕突然再次降临,堆积的乌云中,炸雷惊起在众人耳边。

????任婉云痛苦的闭上眼,怀中的女子,正是沈清!

????越是近看,越是觉得触目惊心。沈清脸肿的老高,显然被凌虐的不轻。而身上此刻看,上上下下竟然没有一块儿完好的肉了。而她的一只手软绵绵的折成奇怪的姿势,竟似乎是——被折断了!

????豫亲王太狠!

????然而她最恨的,是沈妙!

????这一切本该加诸于沈妙的身上,现在却是她的清儿受了苦。被折腾成这副模样,沈清下半辈子几乎也就完了,她恨不得咬断沈妙的脖子,喝沈妙的血,吃沈妙的肉!

????任婉云到底是在沈府当家的,即便是这个时候,她都能按捺住没有发疯。而是抖着嗓子吩咐身边的香兰:“去寻马车,立刻下山。”

????“可是……”香兰害怕的看了她一眼:“夫人,此刻外头大雨,无法出行啊。”

????山高谷深的阳泾峰,本就路途坎坷,雨水这么一冲刷,更是泥泞无比,无法前行。若是强行下山,只怕会因为路滑出什么意外。这样的天气,是不能出门的。

????“那清儿怎么办?”任婉云终于抑制不住的尖叫出声,她“啪”的甩了一巴掌给香兰,恶狠狠地道:“那我的清儿怎么办?”

????屋外,沈妙静静的看着。

????她站在屋檐下,瞧着雨幕遮掩了山水,似乎也遮掩了一些肮脏的诡计。

????原本该受这样侮辱的,是她。可如今让沈清受这样侮辱的,也是她。

????亲耳听到自己女儿被人凌辱一夜,本来可以救得了,却袖手旁观了一夜,任婉云每每想起来,会不会觉得棰心刺骨的疼呢?会不会有她知道婉瑜病逝的消息后疼呢?

????如今想要带沈清回城医治,却因为大雨而不得不滞留此地,进不能,退不得,春风得意的任婉云,会不会感到一丝绝望?

????“去寻大夫!不管用什么办法,去寻大夫!若是寻不到大夫,你便死在这里吧!”任婉云冲香兰尖叫。

????香兰大约跟了任婉云这么多年,还从未被任婉云这般斥责过,既是委屈又害怕,捂着脸应了,飞快的跑了出去。待跑出去时,还忍不住看了沈妙一眼。

????明明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昨夜歇在这里的本该是沈妙,怎么会那么巧?沈清从来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如今对沈妙心存芥蒂,更不会答应与她换房间。此事必然有蹊跷。她瞧见那素衣少女亭亭玉立,分明是清秀讨喜的眉眼,却不知为何,生生出了一身煞气。

????“彩菊,你去叫几个人过来,把门关上。”任婉云咬牙切齿道。

????门被关上了,门里门外仿佛两个世界。

????沈玥还未从那其中回过神来,她看向沈妙,不可置信道:“五妹妹,大姐姐是被歹人凌辱了么?”

????沈妙不置可否。豫亲王果真只是打算玩弄对方,是以天亮前便走了。他也明白对于高门女子来说,被不知名的人毁了名节才是最可怕的。不过想来豫亲王也不是傻子,总归不久后就能发现端倪。毕竟这出掉包计的手法,实在简单的有些惊呼粗暴。

????她兀自陷入生词,却不知自己此刻的模样落在沈玥眼中,竟然沈玥心中抖了抖,她一个激灵:“五妹妹,该不会是你害的大姐姐……”

????昨夜明明是沈清宿在南阁,沈妙宿在北阁,可最后却偏偏换了位置,之后就出了这事儿。若不是换了房间,此刻躺在那里的便应当是沈妙才对。而以沈玥对沈清的了解,沈清绝对不会将房间让给沈妙的。

????难道这一切都是沈妙弄出来的?沈玥看向沈妙的目光仿佛在看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

????却听见沈妙轻轻一笑:“二姐姐,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乱说。我哪有那样大的本事来害大姐姐,你也太过高看我了。”

????“可是……”沈玥心中还是有些狐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沈妙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而昨夜这事,必然和沈妙脱不了干系。

????“有心在此操心这些事,倒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沈妙道。

????“我?”沈玥紧张起来:“我如何了?”

????“你以为,看见了大姐姐这等私事,你身边这两个丫头还能活的了吗?”

????“什么?”

????“看来二姐姐果真是不识世道险恶。”沈妙轻轻一笑:“这知道了主子秘密的下人,尤其是这秘密还是丑事的下人,你以为,还能活多久?”

????沈玥身边的黄莺和青鸾顿时面色惨白。她们自然是知道的,高门大户,最是不乏那些阴私腌臜的事情,一旦被下人撞见,下人只有死路一条,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沈清被歹人凌辱,她们两个丫鬟都见着了,自然是没有活路。

????沈玥大惊失色,她方才只顾着惊讶,竟然将此事给忘了。倒不是她这人有多么长情,可是培养一个贴身丫头,其中付出的精力也是不少的。若是因为此事就白白牺牲了,还是用的最趁手的两个,怎么甘心?

????“不仅是她们两个。”沈妙微微一笑,目光扫过在场的艳梅、水碧、桂嬷嬷,目光意味深长:“一个都逃不掉的。”

????桂嬷嬷和那两个丫鬟顿时几乎晕厥。

????有什么害怕的呢,有什么可怕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若是主子不好,下人也一个都逃不过。前生沈家被抄家的时候,这些仗势欺人的刁奴又何尝不是吃里扒外,跟着什么样的主子,就要接受什么样的结局。

????否则,一出手只伤一个人,岂不是有些太过大材小用?

????她转身要走,沈玥见状,忙喊住她:“你去哪儿?”

????“来卧龙寺不是为了上香么?”沈妙淡淡答:“我也有许多困惑,自然要去问一问佛祖,上柱香,才不算白来一遭。”

????一袭素衣就这么走了,冷漠的背影丝毫没有停留,仿佛今日在这里根本就未曾发生过这般惊天动地的大事。一切都和计划中的一样,睡一夜,然后去上柱香,祈求平安。

????“不对!”沈玥突然开口道:“她的两个丫头,怎么不在?”

????桂嬷嬷也是一愣。

????今日沈妙一早遇到沈玥的时候,便说让惊蛰和谷雨去厨房取吃食了,一直到现在都未出现,也正好不知道这里沈清出事的情况。如今想想,哪里有这么巧,沈清和沈玥的丫头都目睹了丑事难逃一劫,偏偏沈妙的丫头一个都不在,分明就是她故意支开的。

????她早就知道今日会出现这一出,她早就知道沈清会出事。沈清现在的下场,就是她一手安排的!

????沈玥回头看,顺着屋檐走,已经没有了沈妙的背影。可那清澈却暗藏锋芒的眼神却仿佛出现在她面前,让她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寒意。

????……

????雨到了晌午的时候,终归还是停了。

????香兰跑遍了整个山峰,都找不到一个大夫。寻常这里除了偶有香客来,本就无人问津。寺庙中的僧人生了病,也不过是自己抓点草药煎了吃。香兰找不到郎中,只得去找僧人要了些定心神的药材和外敷的伤药,给沈清用。

????屋中弥漫着药材和某种异样的味道,即便是已经清理过了,那味道都还是久久不散。床上的女子双目紧闭,任婉云靠窗坐着,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她的眉眼间仿佛衰老了十岁。

????屋中的丫鬟们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保主子不会迁怒。

????任婉云瞧着那帘子发呆的时候,忽然,床上的沈清动了动。她忙低下头,唤道:“清儿?”

????沈清睁开眼睛,乍一看到任婉云,便目露惊恐之色,一手朝任婉云的脸上抓去:“放开我,走开!救命!”

????“清儿,我是娘啊!我是娘!不怕了,娘在这里!”任婉云心如刀割,沈清却恍若不知,只是一个劲儿的奋力挣扎,一直死死盯着天花板,嘴里疯狂地叫着。

????香兰和彩菊连忙上前帮忙按住她,沈清就像是发了疯一般神智全无,连任婉云都不认。她这么一挣扎,方才敷的药全部都被弄花了,那些血淋淋的伤口在一起显露在任婉云面前,任婉云面上顿生痛苦之色,不由得“啊”的惨叫出声。

????“夫人。”香兰和彩菊心中又惊又怕。任婉云一向是个有主意的,但凡发生什么大事都能坦然处置,这么些年见过的大风大浪也不小,如今却是被逼到了这种地步。跟了任婉云多年的两个丫头心中忍不住震惊。

????“沈妙在何处?”任婉云气势汹汹的开口。

????“五小姐……在庙堂。”彩菊小心翼翼的道。

????“照顾好清儿,若是她再有什么闪失,你们两个也就不用活了。”任婉云转身出了门。

????……

????佛殿里,巨大的金身佛像巍峨矗立,慈眉善目的俯视着众生信徒。

????草敦前,沈妙跪在地上,手中持香,却不知在想什么。

????从早上到现在,她足足在这里跪了几个时辰了。

????“姑娘,还是起来歇一歇吧。”惊蛰劝慰:“跪坏了身子可不值当。佛祖一定早已瞧见你的诚心,所求的,必然能实现。”

????所求的必然能实现?沈妙闻言,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她所求的,早已实现不了了。前生的错误,今生虽有机会重来,可在已经错误的人生中,那些逝去的人不会回来。她的婉瑜,她的傅明,可曾有机会重来吗?

????怕是早已化作这红尘万丈中的微光,什么都不剩下了。

????况且,她并不是信徒。

????沈妙抬头看着那巨大的金身佛像,不过是一尊冰冷的雕像,并不可能真的拯救众生。苍天若是有眼,又怎么会让好人落得凄惨结局?坏人反倒逍遥自在?

????她跪在这里,不停地一炷一炷上香,拜的不是佛,而是前生死去的人。那些因她而死的人。

????重生以来,她没有任何机会和理由拜祭这些人,包括她不存在的儿女,如今到了这里,便也就着佛前的香火,祭奠死去的人。

????“沈妙!”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

????沈妙微笑,世上的人,就喜欢心急。

????她揉了揉发酸的膝盖,站起身来,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任婉云笑盈盈道:“二婶。”

????瞧见沈妙的笑容,任婉云更觉刺耳,她疾步上前,扬起巴掌就要打在沈妙脸上。

????惊蛰和谷雨想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预料之中的清脆响声却并未出现,沈妙用力抓住任婉云的胳膊,手掌堪堪停在她的面前。

????“二婶这般冲动,不知所为何来。虽说你能替爹娘管教我,可不由分说的打人,只怕寻常人家也没有这个规矩。”她道。

????任婉云万万没料到沈妙竟然会拦住她的巴掌,面前的少女身子纤瘦,握着她的手臂却疼的很。那个原来最是诺诺,最好哄,最能把握在手心的堂侄女不知什么时候起,竟然也长高了个头。她不能再用小时候俯视的目光看她,甚至于一个不留神,就会被这个看起来不眨眼的小贱人暗算。

????她不甘心地放下手,咬牙道:“沈妙,别装傻,清儿的事,是你做的吧?”

????如今沈清神志不清,没办法知道事情究竟事怎么到这地步的。可任婉云也清楚,这事若说是和沈妙没关系,打死她也不信,不知沈妙是用了什么法子,但是动了沈清,让沈清变成这样,她必然不会轻饶!

????“大姐姐被歹人所害,我也十分遗憾,可是二婶怎么能怀疑我呢?”沈妙微微一笑:“毕竟若非和大姐姐换了屋子,那今日遇害的人,可就是我了。这么凶险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那今日遇害的人,可就是我了!

????不说还好,一说此话,任婉云只觉得脑仁都跳的生疼。她紧紧握住手,眼神就如阴毒的蛇:“那本该就是你承受的,是你让清儿代你被害了。”

????惊蛰和谷雨见着任婉云如此,心中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一向做和善模样的二夫人撕破了脸皮,竟然如此凶残,怒的是昨夜要不是沈妙机警,今日就是她们主仆三人没有好果子吃了。可任婉云居然还怪,这简直是恶人先告状,一点脸皮也不要了!

????“二婶万万不可这么说,这还有佛祖在上呢,”沈妙轻笑一声,眼波流转间,眼中仿佛有异样的光芒:“这世上万事万物都是有定论的,昨夜出事的不是我是大姐姐,说不定也是命中注定的。二婶一不去怪歹人,而不去怪天命,倒来怪我,这是个什么道理?”

????任婉云几乎要被沈妙气了个人仰马翻,她冷笑一声:“你倒是伶牙俐齿,从前是我小看你了。”

????“哦,二婶原来是这般看我的。”沈妙不甚在意的一笑。

????任婉云瞧着面前的沈妙。素衣少女神态温和,秀气的五官初见端倪,已经开始微微褪去原先的青涩,不知什么时候起,那个蠢笨的草包沈妙已然完全不见了。过去的沈妙,在这个人面前,已经找不到一点影子。她在后宅中玩弄权术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栽在一个小姑娘手上,还是用这般惨痛的代价。而沈妙越是袅袅婷婷,就越是提醒着她躺在床上的沈清的悲惨。

????“沈妙,若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也不妨老老实实的告诉你。”任婉云突然讽刺一笑,既然都撕破脸皮了,也不需要做什么慈爱的假面。她道:“你以为这事就这么玩了么,老夫人不会放过你,你二叔也不会放过你,那个人……。也不会放过你。你的下场,必然会比清儿悲惨几万倍,你必然会……千人枕万人骑,永远沦为上不得台面的贱人!”

????“夫人慎言!”惊蛰和谷雨齐齐出声。这任婉云贵为沈府二夫人,好歹沈贵也是官场众人,任婉云平日里看着和气高贵,竟然会说出这般恶毒粗俗的诅咒。便是仇人也不为过,沈妙如今年纪还小,便被这些污言秽语污了耳朵,那还了得?

????任婉云似乎这才注意到惊蛰谷雨二人,冷笑一声:“你连两个丫鬟都煞费心机的保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保得了她们多久!”说罢,诡异的看了一眼沈妙,转身拂袖而去。

????待任婉云走后,惊蛰和谷雨有些慌张的看向沈妙,谷雨担忧道:“姑娘,就这么和她撕破脸皮真的好么?”

????“总归是要撕破的,就算面上维持的再好,她也不会有丝毫心软,白费力的事情,还做它干什么?”沈妙道。

????后宫的生存之道,若是敌人,在明的,就让他在明,在暗的,要想办法让他在明。她没心思和任婉云玩一出表面和乐的游戏,这场游戏一开始就是暴风骤雨一般的,任婉云如今已经被她气的失了神智,接下来会如何,必然是疯狂地报复。

????“可是……待回了府,老夫人必然是偏袒她们的……”惊蛰小声道。沈老夫人偏爱最偏爱的便是二房,不仅是因为沈贵是沈老夫人亲生的,还因为任婉云给沈贵生了两个儿子。沈元柏不必说了,如今在别地上任的二房长子到了年底,也是要回定京城的。有两个孙子,沈老夫人怎么不会偏爱二房。

????况且任婉云一张嘴把沈老夫人讨好的晕头转向,待回去后怎么说全是任婉云的主意,谁会相信沈妙的话?

????“偏袒就偏袒吧,本来也没指望这些人为我做主。”沈妙笑了笑。

????她的笑容落在谷雨眼中,谷雨鼻子一酸,突然道:“若真是如此,奴婢便拿了此事出去要挟,若是姑娘有什么不好,奴婢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要让这件事传告天下!”

????“不错。”惊蛰也神色一凛:“这杀敌三千自损一万的法子虽然有些蠢,可到时候,也必然不会让他们好过了去!”

????沈妙有些愕然,倒没料到自己身边两个丫头还有这般魄力。诧异了一会儿,她反倒笑了。是了,当初谷雨为了保护她,自己认下了偷盗皇宫玉器的罪名,被秦国太子处死了。惊蛰为了她拉拢权臣,以美色相诱自甘为妾,被那权臣的妻子活活杖责而死。她们两人本就对她忠心耿耿,可惜前生,自己什么都没能给她们。

????重活一世,说什么也要护住这些丫头。有些错误,犯一次就够了。

????“不必,这消息我原本没打算传出去。二婶也不会让传出去的”

????“那这事岂不是要一直被捂着,可终究纸包不了火,大姑娘要是出嫁,自然会被发现的。”谷雨有些不解。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除非沈清一辈子不嫁人,否则她一旦嫁人,清白之身不保的事情,谁都会知道。

????“所以,他们一定会找个瞒天过海的方法。至于他们要对付我的手段,无非是找那个人帮忙。”

????“那个人?”惊蛰追问:“那个人是谁?”

????“自然是那个凌辱了大姐姐的歹人。”沈妙轻笑:“你们莫非以为,昨晚真是一场意外不成?”

????惊蛰和谷雨身子一颤,虽然她们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苗头,可是却不愿意相信。不相信会有人这样害沈妙,这手段也实在太过恶毒了,一来就将人往绝路上逼。她们不相信沈妙会未卜先知,更不相信做出这种事情的是沈家二房。虽然知道东院的人心术不正,却也没料到会到如此境地,这种手段,分明是对付仇人的。

????“姑娘……真的是大夫人命人做的么?”谷雨艰难的开口。

????若只是一场意外,她们会觉得庆幸那夜沈妙躲过一劫,可若是故意的,对沈家二房便只有自作自受的活该了。

????“可是,姑娘为什么会说大夫人找那个人帮忙。那个人……不是随意找了个人么?”惊蛰有些晕。若是任婉云随意找了个污了沈妙的清白,如今阴差阳错,任婉云恨不得杀了那个人,怎么还会让那个人来帮忙?

????“因为那个人,是豫亲王。”

????惊蛰和谷雨倒吸一口凉气。之前不明白的事情,这会儿好像都明白了。若是那人是豫亲王,一切都说得清了。之前便瞧豫亲王好似对沈妙有意,可豫亲王是什么人,寻常女儿家见了面都要绕道走的。若是豫亲王私下里和任婉云交易了什么,任婉云极有可能做出帮助豫亲王凌辱沈妙的事情。

????可是如今两人阴差阳错,若是任婉云将此事告知豫亲王,以豫亲王喜怒无常的性情,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欺骗,必然不会放过沈妙。

????“姑娘,那现在……是否要给老爷写信?”谷雨和惊蛰都慌了。

????豫亲王,那是无法对抗的存在,权势便罢了,性情也便罢了,还有皇室这面盾牌。

????“无妨。”沈妙眼睛奇异的亮了亮:“沈清只是个引子,我要对付的,本来就是,豫亲王。”

????她转头看向那佛龛上袅袅升起的青烟。

????婉瑜啊,你这一生,实在辛苦,花一样的年纪便芳华永逝。有着公主的名头,却草芥都不如。娘什么都不能为你做,至少在现在,至少在这一世,那些欺辱过你的,娘都会帮你,一样一样讨回来。

????定京城外的某座楼阁,白衣公子把玩着手中瓷杯,好奇道:“如此说来,那沈家丫头竟然是和豫亲王有仇了?借着自家堂姐的手慢慢将豫亲王拉进坑,手段倒是高明,不过作为一个女儿家,未免也太过心狠。”

????他摇了摇头,颇为惋惜的模样。

????“豫亲王?”在他对面的紫衣少年,扬唇一笑,英俊的脸上一双眼睛锐利如刀锋。懒洋洋道:“我看她想对付的,可不是豫亲王。”

????“不是豫亲王?那是谁?”白衣公子一顿,看向对面人:“你以为…。”

????“以豫亲王为入口,杀入明齐皇室如何?”少年淡淡答。

????……

????一阵秋雨一阵凉,不过经过一夜的秋雨,夏日的暑气便再也没有了一丝儿。连天上出的日头也显得萧瑟了起来。

????沈府中,东院里仍旧是一派忙碌的景象,年关的时候是老夫人的寿辰,沈老夫人喜爱铺张奢侈,每每提前几月便要开始为寿辰做准备。而其中的花销自然也不小,中公的银子都是任婉云在掌管,虽说其中任婉云也吃了不少,然而每每排场是到了的,看上去也颇为气派。

????而那写帖子,给各位府上太太小姐们发木笺的事情,就落在了三房夫人,才女陈若秋身上。

????虽然已过中年,陈若秋却仍旧保持着少女的身段,许是书卷气为她增添了不少气度,看上去比之丰腴的任婉云,陈若秋的容貌要更上一筹。正因为她容貌美丽,性情温柔,加之能吟诗作对,把个沈府三老爷沈万迷得五迷三道的。成亲多年,即便陈若秋无子,只有沈玥一个女儿,沈万也除了沈老夫人塞给他的两个通房外,再无纳妾。

????沈府的三个儿子中,性情各有不同。沈信正直刚毅,可却太过粗犷,不够细心,有些一味重义气。沈贵善于逢迎,官场上左右逢源,却贪财好色,府中除了任婉云外,还有几房姬妾,只是任婉云手段厉害,姬妾虽多,却只有一个庶女,威胁不了嫡子女的地位。三老爷沈万相比较而言,则是有着真才实学的。如果说三个儿子中,沈信遵从老将军走武官的路子,沈贵和沈万走文官的路子,那么沈万比起他二哥来,倒有些真本事。

????不过这并非就代表沈万全无缺点,他不好美色,只有陈若秋这个正妻,可是却将权势看的太重,一心只想往上爬。为此,甚至将自己上司也踩过。

????此刻,任婉云正在小心翼翼的写帖子,日头透过窗子,斜斜照在她身上。将她的五官柔和的仿佛少女一般,沈贵正在整理衣领,瞧见了,不由得一笑,走到她身边,将她从身后环住。

????“呀。”陈若秋嗔怪的道:“老爷这是做什么,害的我这字儿没写好,白白浪费一封帖子了。”

????“我瞧瞧。”沈万装模作样的拿起那帖子一看,评道:“字迹秀婉,就如同字儿的主人一般,哪里就没写好了?”

????陈若秋俏脸绯红。沈万见了,不由得心神一荡。

????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他这个妻子,却仍旧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让他看不到别的女人。

????这便是陈若秋的高明之处,陈家那么多女儿,却只有她牢牢把握住夫君的心。不是为别的,就是她的忍。沈万喜爱什么模样的女人,她就变成什么模样。性子可以装,衣裳可以换,投其所好,天长日久,男人就如同养着的猫儿狗儿,总会眼中只有你的。

????“二嫂今儿个该回来了吧。”陈若秋依偎在沈万怀中:“也不知玥儿吃不吃得惯寺庙里的东西,山路好不好走,有没有颠簸着。”

????沈万失笑:“你瞎操什么心,二嫂总归不会让玥儿饿着冻着的。”见陈若秋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笑道:“你总将玥儿当做孩子,玥儿如今都那么大了,过几年便到了出嫁的年纪,那时你待如何?”

????“玥儿出嫁,我自然要为她挑一门十全十美的亲事。门第和人品都顶顶好的,可不能像五娘……”她倏尔住口。

????沈老夫人那一夜,同任婉云和陈若秋说的话,提出要暗中把沈妙给了豫亲王,如豫亲王的愿,从而扶持沈家二房三房的事,回头陈若秋就与自己的夫君说了。沈万自然是答应的,他一生醉心于权势,可无论怎样往上爬,权力和名声都不如沈信。对于大房,他嫉妒多年,对于沈妙,更没有一丝半点感情。若是豫亲王得了沈妙,高兴了,在官场上提携他,对于沈万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至于沈妙今后如何,下半辈子能不能好,沈万一点儿也不关心。

????“不知二嫂此事办妥没有。”沈万神情严肃起来。

????陈若秋见状,一颗心微微沉了沉。她知晓自己夫君从来将权势摆在第一位,虽然对于大房陈若秋也不在意,可是对于女子来说,未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此次任婉云突然提出要去卧龙寺上香,知情的人都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只怕这一次上山,再回来时,便能听到沈妙的噩耗。

????“放心吧。”她轻声道:“二嫂做事一向妥当,此事……也应当是万全之策。”

????“但愿如此。”沈贵点头。

????两人正在说话,忽然见陈若秋身边的一等丫头诗情跑了进来,面上带着些慌乱:“夫人,二夫人带着三位小姐回来了。”

????瞧见诗情的表情,陈若秋倒是放心了许多,知道事情大约是成了。她微笑着与沈贵对视一眼,转而换了一副关心的模样,问诗情:“三位小姐可还好?有没有累着?”

????“不、不好。”诗情结结巴巴道:“大小姐疯了。”

????陈若秋的笑容戛然而止。

????……

????一切就像是一个梦,井井有条的沈府,不过短短一日间,便乱成一团。

????沈清疯了。

????二房任婉云平日里有着当家主母的气派,虽然总是端着一张笑眯眯的脸,可那雷霆手段,众人都是有目共睹。不论人品如何,这么多年,沈府在她手下没出过什么岔子,管家能力也是被众人认可的。

????然而这位遇事总是从容笑眯眯的高贵妇人,第一次在下人面前露出疲倦而疯狂地神色。若非旁边丫头,只怕别人还以为是不知哪里跑出来的疯妇。而她怀里的姑娘,那便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了,一直在尖叫挣扎,动静连沈老夫人都惊动了。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沈家大小姐疯了的事实是真的。不过沈府对于此事也是忌讳的很,那些见了沈清疯状的丫头,全都被发卖出去了,说是发卖,谁知道是不是寻个乱葬岗掩埋了呢?

????沈清身边的两个丫头,沈玥身边的两个丫头,甚至桂嬷嬷,却是被关了起来。

????如此一来,毫发无损的,倒只有沈妙一人了。

????荣景堂中。

????沈老夫人坐在高位上,一张脸绷得紧紧的。眼睛更是盯着站在中间的沈妙,阴鹜的仿佛吃人的毒蛇。

????好端端的三个姑娘去,该出事的没出事,不该出事的倒是出事了。那个本来该承受这些的人立在这里,却是二房的沈清代她受了难。只要一想到此事,沈老夫人就气的胸口闷得堵了块石头。

????陈若秋和沈万立在一边,沈玥委屈的站在陈若秋身边,她的两个贴身丫头无缘无故的就被关了起来,之前便听得沈妙说过,想要保住黄莺和青鸾,只怕是很难了。

????另一边,任婉云跪在沈老夫人面前,沈万今日朝中有事,还未回府,请他的小厮现在还未回来,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嫡女出事了。

????“老夫人,你可要给清儿做主啊。”任婉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沈万都有些惊讶。这个一向最是端着架子的二嫂如今这不管不顾的模样实在是令人大开眼界,陈若秋心中却有些快慰。

????任婉云老是仗着掌家之权捏在手中便不把三房放在眼中,如今自己女儿出了事,还不是只有像狗一样的匍匐在地。

????“五姐儿,我待你视如己出,清儿也事事让着你,你们是同血脉的姐妹,不说相互扶持,但你怎么能如此恶毒,你可知道,清儿这一辈子,也算是被你毁了,你好狠的心!”

????沈玥将沈清被歹人凌辱的事情告诉了陈若秋和沈万,此处的下人也都被尽数驱逐出去,是以陈若秋也不怕被人听见。

????沈妙正要出言,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怒喝:“孽女,你毒害姐妹,心如蛇蝎,该下大牢行狱,死不足惜!”

????沈妙冷冷一笑,转过身,面对着大踏步而来的男人。

????她的二叔,沈清的父亲,沈贵。

????------题外话------

????小侯爷不是好人,小侯爷不是好人,小侯爷不是好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沈皇后要一个人手撕一群碧池了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