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桂嬷嬷之死-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六十六章 桂嬷嬷之死

千山茶客2017-4-25 22:30:53Ctrl+D 收藏本站

????阴森森的柴房,漆黑中偶尔有老鼠爬过的声音,似乎在啃食着木柴,配着这夜里的动静,直教人有些心里发寒。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

????桂嬷嬷一个人缩在角落,这么多年,她虽然只是个嬷嬷,但因为在沈妙面前得脸,二房和三房也愿意卖她个面子,在沈府里也算混的不错。有时候桂嬷嬷的日子,过的比那些平民中的富裕人家还要舒适。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本就不习惯了苦日子,更勿用提像是那些低等丫鬟一样的被关进柴房了。

????单薄的衣裳上根本无法抵御夜里的寒冷,然而比身上更冷的是心。桂嬷嬷心中恐惧的很,一同关进来的四个丫鬟。沈玥的丫鬟被人灌了哑药,也不知能不能活下来。沈清的丫头直接卖到了九等窑子里,任婉云的手段如此狠辣,让她不禁为自己的下场而担忧起来。

????桂嬷嬷不认为任婉云会轻易让自己好过。因为她不仅目睹了沈清的丑事,还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本来应该害的是沈妙,最后却是沈清被糟蹋了,任婉云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饶过她。

????“哒、哒、哒。”正想着,外头突然传来的人的脚步声,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桂嬷嬷身子一僵,黑灯瞎火中,恐惧的看着门的方向。

????那似乎是希望,又是绝望,门后面是什么,是任婉云派来灭口的人吗?亦或是她还有一丝生机。

????脚步声不紧不慢,却如同催命符一般击打在桂嬷嬷心上。她肥硕的身子早已摊成一团烂泥,而额头上不住的冒出汗水,身体都似乎在打摆子了。

????“吱呀——”门被推开了。

????来人手里提着一盏碧色的灯笼,灯笼的颜色本就显得有些诡异,在这里更如索命的恶鬼一般。桂嬷嬷颤巍巍的抬起头,只见门口立着一个拢在白色斗篷中的人。她径自走了进来,缓缓关上门。

????屋中便只有那盏绿莹莹的灯笼,散发出鬼火似的光。而来人也终于松开斗篷,露出一张清秀白嫩的脸,正是沈妙。

????少女身材纤细,圆润温和的五官此刻被那绿色的灯火一照,竟然平白多了几分诡异。正因为眉目间云淡风轻,却更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勾魂使者,让人竟然不敢直视。

????桂嬷嬷呆了一刻,突然惊喜的叫了出来:“小姐!”

????沈妙将灯笼放在地上,不紧不慢的走到桂嬷嬷面前蹲下身来,微微一笑:“嬷嬷可还好?”

????“小姐,您可来了!老奴就知道小姐一定会来救老奴的!小姐一向心善,定不会对老奴坐视不理的!”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桂嬷嬷不顾一切的揪住沈妙的裙角,老泪纵横,仿佛真是受了十二万分的委屈,而沈妙就是她最信任的亲人一般。

????沈妙扫了一眼桂嬷嬷紧紧抓住她裙角的手,微微一笑,道:“看来桂嬷嬷在这里,吃了不少苦头。”

????桂嬷嬷一怔,这才仔细打量起沈妙的神色来。沈妙笑容温和,模样也算平静,可面对她的一番话,一点儿波澜也没有。桂嬷嬷惊骇的发现,这个她陪伴了多年的小姐,如今竟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沈妙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她道:“老奴这辈子侍奉小姐,对小姐忠心耿耿。卧龙寺那一日是老奴无意中撞见的,小姐,老奴可是清清白白的啊。”

????“桂嬷嬷看来倒是真的将我看作是希望了。”沈妙发愁道:“可是我应当怎么救你呢?在这府上,我说的话可有人听?东院人的命令,我又有什么本领来回绝呢?”

????“不是的,小姐一定会有法子的。”桂嬷嬷一听便急了。虽然她知道沈妙说的也有道理,在整个沈府中,如今二房和三房对大房不过是面上交好,沈信夫妇常年不在定京,要说沈妙一个人能起什么作用,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人都有求生欲,桂嬷嬷如今能抓住的就只有沈妙了,怎么也不愿放弃。她道:“小姐可以去求老夫人,实在不行,小姐可以给老爷写信,让老爷回信给府上。老爷的话,他们不会不听的。”

????似乎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极好的法子,桂嬷嬷眼睛一亮,充满希望的看着沈妙。

????却见沈妙轻声一笑,摇了摇头,看向她,缓缓道:“父亲的话的确可以救你,可是,凭什么?”

????桂嬷嬷呆住。

????“凭什么我要为一个下人,这般费尽心神的东奔西走呢?”她的声音似乎含着淡淡的嘲讽,碧莹莹的灯火下,仿佛一点儿也不把面前的人看在眼里。

????桂嬷嬷一下子慌了,她没料到沈妙竟然会这般说。沈妙是她看着长大的,前些日子对自己冷淡,也不过是因为小孩子使性子。桂嬷嬷深知沈妙心软,而那日在卧龙寺上甚至还与她交心了一会儿,明显是重新要重用她这个嬷嬷了。怎么现在又换了副脸面?

????难不成是有人在沈妙面前说了什么?桂嬷嬷心中一动,定是谷雨和惊蛰那两个丫鬟说的。她们自来就喜欢跟自己对着干,如今她身陷囹圄,那两个丫头铁定落井下石,在沈妙面前说了什么。

????她慌道:“小姐,老奴跟了小姐这么久,小姐一出生就是老奴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了,老爷夫人经常不在,就只有老奴和小姐相依为命……”说到这里,她还哽咽了一下,仿佛极为悲伤:“小姐上次也还说了,当年小姐夜里发热,大夫迟迟不来,老奴冒雨出去为小姐寻大夫……还因此落下了病根……。”

????一言一语,都是在述说当年的情谊。桂嬷嬷一边说,一边拿眼睛去瞟沈妙。沈家大房的人,无论是沈信夫妇,还是沈丘兄妹,都极为重恩情,或许这是武将世家的传承,知恩图报,如今桂嬷嬷也在拿挟恩求报,只盼着能打动沈妙。

????然而灯火中,少女垂头浅笑,并未有一丝感动的神色,好像在听什么有趣的故事。她轻声道:“桂嬷嬷原先待我的确不错,那我沈家大房,我这个人,待桂嬷嬷又如何呢?”

????桂嬷嬷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夫人和老爷待老奴极好,小姐也待老奴极好。里里外外都给足了老奴脸子,月银也很丰厚,对待老奴更是不曾责骂过……”

????“不仅如此,”沈妙接过她的话:“你的儿子,你的孙子,能帮衬的,我便都帮衬过。在整个西园,唯你最大,我不曾将你当做自己的嬷嬷,而是将你当做亲人,信任你,亲近你,凡是想着你,你说是不是?”

????“是。”桂嬷嬷道。的确,正因为沈妙年纪好又好哄,她将沈妙哄得服服帖帖的,她说什么,沈妙便信什么,西院里,她几乎能当得上是半个主人了。

????“那么,我待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砸的正陷入回忆的桂嬷嬷整个人几乎魂飞魄散。她抬起头看着沈妙,惊道:“什么!”

????“嬷嬷不必露出如此惊讶的神色,”沈妙笑道:“我当初知道嬷嬷的叛主之心,比嬷嬷还要惊讶一千倍,一万倍。”

????“小姐,定是有人在挑拨,老奴从来不曾背叛过小姐,老奴怎么可能背叛小姐啊!小姐,小姐一定要相信老奴!”桂嬷嬷反应极快,短暂的慌乱过后,便是一副极近委屈的模样,冤屈喊的比天大,极力证明自己的忠诚。

????“行了。”沈妙挥了挥手,面上显出了一点淡淡的不耐来:“卧龙寺上,斋饭菜中,催情熏香,二婶的手段一向高明,请嬷嬷来做事,还真的将嬷嬷视作心腹了。”

????她一字一句说完,待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桂嬷嬷从开始想要辩解的姿态,便成了一个字儿也说不出了。

????她愣愣的看向沈妙,目光中惊骇莫名。

????“嬷嬷大概不识字,不知道世上有个词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嬷嬷也是侍奉过两个主子的人,我也想听听,现在在嬷嬷眼中,是二婶的手段高明呢,还是我更胜一筹?”

????“你、难道你……。”桂嬷嬷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不错啊,就是我。”沈妙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到只有桂嬷嬷能听见,她道:“本来该糟蹋的人是我,最后为什么会变成大姐姐?自然不是巧合,都是我干的。”

????心里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桂嬷嬷恐惧的看向面前的少女,她半蹲在地上,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那清澈的眸子里在碧莹莹的灯火下仿佛野兽的眸子,黑夜里亮的出奇,也骇人的出奇。分明是乖巧白嫩的模样,怎么会就如此可怕?

????关于沈妙和沈清最后为什么会变了个人,桂嬷嬷在被丢进柴房后,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她也猜想过会不会是沈妙在其中动作,可是很快便打消了自己这个荒唐的念头。沈妙是她看着长大的,有几斤几两桂嬷嬷再熟悉不过。她本来性子就蠢,又心软,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如今沈妙却是亲口当着她的面承认了,连遮掩也不遮掩一下。若是别人,桂嬷嬷会觉得这人实在太嚣张太蠢,可是如今,她再也不敢拿寻常的目光来看沈妙了。

????“小姐……。”她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既然沈妙已经知道了此事,那万万没可能来救她出去了。

????“二婶手段向来狠戾,虽然看重嬷嬷,可是经过此事后,嬷嬷断无好前程,真是可惜。”她的话里带着惋惜,仿佛真的颇为同情桂嬷嬷的遭遇。

????桂嬷嬷恐惧于任婉云的手段,又被沈妙这番话激起了心中的希望。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不停的给沈妙磕头:“小姐救救老奴这一回吧,老奴不是故意要害小姐的,二夫人拿老奴的儿孙要挟老奴,老奴也是被逼得。小姐看看老爷夫人的份上,看看老奴伺候了小姐十几年的份上,救救老奴吧!”

????她头磕的“砰砰”作响,若是以前,以沈妙对她的敬重,万万不会让桂嬷嬷这般折腰的。可如今……她是明齐的沈皇后,文武百官都跪过她,一个叛主的奴婢,她还真的当得起!

????“其实今夜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报答桂嬷嬷于我这么多年的恩情。”沈妙突然道。

????桂嬷嬷一听,顿时喜出望外,高声道:“老奴就知道小姐是心善之人,这般重情重义,日后菩萨都会保佑小姐一辈子顺顺溜溜,那些想要害小姐的,全都会不得好死!”

????沈妙心中失笑,桂嬷嬷这墙头草做的也是令人叹为观止。

????她也扬高了声音:“其实不止回抱这些,那日在卧龙寺上,桂嬷嬷不是与我交心了一回么?从那时候起,我便知道,这世上桂嬷嬷是真心待我好的。”

????桂嬷嬷有些茫然,不知道沈妙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方才明明恨自己恨得出奇,怎么转头又是这般安抚。不论如何,桂嬷嬷都觉得自己充满了希望,立刻顺着沈妙的话答道:“是的,老奴从头到尾都是站在小姐这边的,只有小姐才是老奴的主子,老奴一定会对小姐忠心一辈子!”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桂嬷嬷吓了一跳,随即往外头看去,可黑漆漆的屋子,哪里能看得到什么?

????什么都看不到,她又转过头来看沈妙,露出一副凄楚的表情:“小姐现在能将老奴弄出去么?这里实在太黑太潮,老奴这身胳膊腿,怕是支持不了多久……。”

????“别怕,不用支持多久,反正,你都快要死了。”

????“什么?”桂嬷嬷猝然抬头,看着沈妙一片茫然:“老奴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方才外头的人是二婶派过来的人,想来此刻已经发现了我来探望桂嬷嬷了吧。”沈妙笑着道:“如此一来,桂嬷嬷还有什么活路?”

????“老奴、老奴不明白……”桂嬷嬷下意识的直起身子,她心中隐隐感到了不安,却不知道沈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么?”沈妙偏着头思索了一下:“嬷嬷方才大声说的什么话,可还记得?”

????桂嬷嬷闻言,果真想了想,随即面色一变,瞬间脸色变得惨白。

????她方才大声说:从头到尾都是站在沈妙这边的,只有沈妙才是她的主子。

????诚然,这番话是为了哄骗沈妙,表忠心希望沈妙能救出她来。可是若是任婉云的人听到这话会怎么想,那一日沈清莫名其妙的和沈妙换了个位置,本就怀疑沈妙在其中动了手脚,之所以不敢相信,是因为不清楚沈妙怎么能未卜先知。

????可若是桂嬷嬷将此事告知了沈妙,和沈妙一起合谋将沈清算计了呢?这一切都是说得通的。

????这并不是真相,可是这在任婉云耳中,这就是真相!

????还来不及害怕,沈妙已经再次开口,她轻声道:“我要回报嬷嬷的,就是这个大礼,嬷嬷觉得可还好?”

????桂嬷嬷死死盯着沈妙,她这时候才发现,今日从头到尾,她都被沈妙牵着鼻子走。沈妙说什么,她便信什么,她和沈妙之间的关系已经掉了个个儿。可是沈妙比起她来更加莫测,说翻脸就翻脸,而且,她完全猜不透沈妙的目的是什么。

????“我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送嬷嬷上路。”似乎猜到了桂嬷嬷心中的疑惑,沈妙笑着开口道。

????桂嬷嬷身子一颤,她想哭想叫,可是一点儿也发不出声来。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不知什么时候起变成了真正的少女,而这少女的另一面,从未有人发现过,连她也不曾了解。她想激烈的反抗,想叫骂,可是触到那双如野兽一般的眸子时,却是不由自主的在发抖。

????“我沈家不养背信弃义之人,就算嬷嬷到了黄泉路,化为厉鬼,找我复仇,我也无惧,或许还要与嬷嬷再斗上一斗。”她的话比笑容更冷:“不是我负了嬷嬷,而是嬷嬷负了我。”

????“可惜了嬷嬷的孙子儿子,二婶做事一向做绝,嬷嬷或许很快就和他们团聚。”

????“不……。”桂嬷嬷身子一抖,眼泪鼻涕早已流成一处,哭的分外可怜:“求求你,救救他们……。”

????“我早说了,一个背主的下人,犯不着我费心神。”沈妙的话残忍而冷酷:“袖手旁观,就是我最大的仁慈了。”

????她缓缓前倾身子,仿佛小时候与桂嬷嬷说悄悄话那般,淡淡道:“看在十几年主仆情分上,我才来看桂嬷嬷最后一眼的。”

????“桂嬷嬷,一路好走啊。”

????她光洁的小脸上绽放出一个动人的笑,原本是可爱秀气的小脸,却是残忍的令人心悸。

????桂嬷嬷还想说什么,便瞧见沈妙站起身来,重新披上斗篷,斗篷的袍角在黑暗中划出一道惨白的光,仿佛棺木上纷飞的白色纸钱。那碧莹莹的灯笼被提着走出屋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一切重新陷入黑暗,绝望从四处铺天盖地的涌上来。

????外头,白露和霜降见沈妙出来,方才齐齐松了口气,扶着沈妙转身离开。

????待她们走后,花丛中显出一个女子的身影,望着沈妙的背影,又望了望紧闭的柴房门,露出一抹愤恨的神色。

????……

????连日下了几场秋雨,天终于是放晴了。

????将军府中一切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东院中不时传出的药香却还是提醒着,前些日子沈府里发生过怎样的动荡。

????沈清的神智似乎在渐渐恢复,至少不像从前一般见人便发狂了。只是任婉云怕她再受到刺激,这些日子一直将她关在彩云苑不许她出来,更怕沈清自尽,所以时时刻刻的守着她。这么一来,府中的事务便全部交由陈若秋打理。任婉云极少出院子,倒让沈妙难得的清净了几日。

????但这也并不代表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桂嬷嬷在几日后,终于被人处死了。罪名是暗中勾结歹人,意图谋害沈清。如今沈府里再也没有人拿沈清的事情在沈妙面前说事了,倒不是因为此事已经尘埃落定,而是沈妙当日在荣景堂的那番话,到底是让这些人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手。

????不敢动沈妙,却还是敢动沈妙身边的奶妈桂嬷嬷的。

????桂嬷嬷按府里的律令是要杖责而死,一般说来,奴才犯了事要处死,大一点的便杖责而死,寻常些的,一瓶药灌下去便是了。总之卖身契捏在主子手里,是生是死也没人在意。

????可桂嬷嬷死的却着实凄惨了些,四肢似乎都被人活生生折断了。浑身上下的骨头竟是没一寸好的,整个人七窍流血,看上去极为可怖。就连抬尸体的小厮都有些不敢去瞧尸首的模样,而任婉云偏偏还叫沈妙去收尸。

????任婉云派的丫鬟香兰过来道:“夫人说了,虽然桂嬷嬷犯了错被处死,可是终究是五姑娘的下人。所以这收敛之事还要五姑娘安排,便将桂嬷嬷的尸首放到西院的院子里了,五姑娘快去看看吧。”

????大约所有人都想看看沈妙惊慌失措的模样,毕竟沈府的下人们都知道,桂嬷嬷是沈妙的亲信。如今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只怕沈妙会肝肠寸断。

????大约任婉云也是这般想的,以为沈妙会自责桂嬷嬷因她而死。谁知道当日沈妙当着整个西院下人的面,走到桂嬷嬷的尸首身边,掀起白布,面不改色的瞧着死状凄惨的尸体,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香兰诧异于沈妙的平静,却瞧见沈妙冷喝道:“桂嬷嬷往日在西院横行霸道,欺上瞒下,奴大欺主,嚣张跋扈,这样的奴才,便是没有犯错,西院也是不收的。今日你们就给我瞧清楚,日后学桂嬷嬷这做派的,统统都是这个下场!”

????西院中本来就大多都是二房三房安插的眼线,往日里瞧见桂嬷嬷一个人独大,如今桂嬷嬷惨死,沈妙竟然如此凉薄,不由自主的心中便升起惧怕之意。

????香兰见此情景,心道不好,本来是想吓一吓沈妙的,谁知道让沈妙还借着桂嬷嬷的死立了威。登时便回彩云苑将此事禀告了任婉云。

????“坏了!中计了!”任婉云听闻此事,手一松,茶杯应声掉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瓷片。

????“夫人……”彩菊有些疑惑。

????任婉云咬牙:“桂嬷嬷本就是个筏子,想来那小贱人早就想除去桂嬷嬷,却偏偏借了我们的手。如今还让她在西院立了威,小贱人,算盘打得倒是精明!”

????任婉云不蠢,只是在沈清这件事情上,作为母亲难免有些失了往日的冷静。那夜本去找桂嬷嬷的人在外头瞧见了沈妙前去找桂嬷嬷,也从里听到了些试只言片语,桂嬷嬷似乎对沈妙忠心耿耿。回来一说给任婉云听,任婉云便笃定当日沈清之所以出事,就是因为桂嬷嬷和沈妙合谋将人换了下来。

????心中这么一想,对于沈妙和桂嬷嬷的恨就像滔滔洪水。沈妙暂且不能动,桂嬷嬷一个下人却是能动的。于是她用了最残忍的法子让桂嬷嬷受尽折磨而死。本想着沈妙见桂嬷嬷死了,定会痛心难过。可这次听香兰的话,任婉云便知道,自己被沈妙玩弄了。

????一切都是沈妙布的局,借刀杀人这一出,沈妙玩的比谁都出色。

????任婉云恨得牙痒痒,她在后宅顺风顺水了这么多年,沈贵的那些个小妾哪一个不是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如今却屡次败于一个黄毛丫头之手。任婉云的心中,不可谓不气怒。

????“给豫亲王的信带到了吗?”任婉云问。

????“带到了,可是夫人,若是老爷知道,必然会生气的。”彩菊小心翼翼回道。

????如今沈清这事,沈贵千方百计的想多瞒豫亲王一阵子,希望豫亲王最好没有发现。可任婉云却恨不得豫亲王立刻发现,因为以豫亲王的性子,若是有人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玩手段心机,那人必然会不得好死。

????就算是和沈贵争吵,她也要替沈清复仇。沈妙既然敢威胁整个沈家人,那么豫亲王,她敢不敢威胁?

????“我要她,死无葬身之地!”任婉云咬牙。

????……

????“姑娘又在下棋了。”白露摇了摇头,有些不解:“一个人下棋,有什么意思?”

????“不下棋又能做什么?”霜降看了桌前的人一眼,愤愤道:“整日被禁足,连院子也出不去,这样下去,白日里便什么都不用做了。”

????“嘘——”白露小声道:“你别说了,姑娘被禁足本就不痛快,你别提起来惹她生气。”

????霜降嘟囔道:“咱们姑娘性子好,才不会生气呢。”

????说起来,也是很久没见过沈妙生气了,别说是生气,明显一点的情绪都没有。从前的沈妙,虽然草包诺诺,可是情绪是分明的,高兴就是高兴,难过就是难过。而如今,几个贴身丫头都看不懂她。如果说人的成长都是慢慢开始,那么沈妙的改变,似乎都是一夜间完成。

????从单纯懦弱到平淡无波,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无人知道。

????“白露。”正说着,便听到沈妙唤自己的名字,白露连忙上前应了。

????“柜子里的银首饰匣子里的那些金首饰,你寻个时候去也去当了吧。”她头也不回的道。

????“是。”白露忙答道,随即又一愣:“可是姑娘,昨儿个方才当了一匣首饰,这是最后一匣了。”

????“无妨,”沈妙放下棋子:“总归用不上。当了之后,你将银票给惊蛰,叫谷雨进来。”

????白露应声出去了,心中却有些疑惑,沈妙急着当首饰,倒像是急于用银子的意思。不知道那些银子是做什么呢?

????快活楼是定京城中最大的酒楼,地处繁华的地势忠心,快活楼的对面,则是一众青楼楚馆。达官贵人在快活楼宴请过后,大抵都会去对面的花楼中寻美快活。而青楼又分几等,越是高明的,越是在楼上,最顶层的人便是那些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名妓,往下则是一些有盛名的姑娘,最下等的便是九等窑子。这样的窑子,是没有资格叫做“楼”或者“院”的,只能叫做“班”或者“下处”。

????“三福班”就是在快活楼对面,最下等的窑子。其中每每出入的都是些做苦力的下等人,而经常有人将得了病快要死的姑娘丢出来扔到街上。街上流浪的乞丐会将这些姑娘抱回去,也许是发泄,也许是她们的衣裳还能卖一个铜板。总归对比起快活楼的精致,对面的三福班简直是人间地狱。

????快活楼靠窗的地方,年轻男子洁白的衣袖纤尘不染,皱眉看向对面的三福班,只见又有人将新来的丫头丢了进去,丫头们挣扎着哭喊个不停,想来又是哪家主子将下人送过来的。有些年轻的丫头貌美,妒忌的主母为了防止她们爬床,便也会将她们卖进三福班。

????“真是残忍。”白衣公子摇头道。语气虽是怜悯,却没有一丝要下去出手相助的想法。

????而他对面的少年公子,一身紫衣贵气逼人,只是径自倒酒,淡淡道:“人已经进了豫亲王府,找不找得到,尚未可知。”

????“找不到又该如何?”白衣公子转头看向他。

????“继续找。”紫衣少年挑唇一笑,邪气的笑容分外英俊,看的那旁边弹奏丝竹的清倌都忍不住失神,弹错了一个音调。

????白衣公子见状,促狭笑道:“谢三,你的魅力如今越发的大了。佳人都垂青于你,要我怎么活?”

????他做长吁短叹状,其实这白衣公子生的也十分俊秀,只是和紫衣少年比起来,便少了那份慵懒的贵气。那少年神色懒洋洋的,一双眼睛却锐利的很,仿佛天上的烈日,天生便是耀眼夺目,站在他身侧,自然光芒都被掩盖住了。

????“高阳,你喜欢,回头我便……赐你一屋子如何?”谢景行瞥他一眼。

????“罢了,”叫高阳的白衣公子连忙摆手苦笑:“佳人可远观不可亵玩,我可没那么多精力。倒是你,”他饮了一口酒:“正是少年放荡不羁时,身边怎可没红颜知己,这明齐你若是想,定然大群大群的人前赴后继。”

????“红颜知己,”谢景行一笑:“焉知不是红粉骷髅?”

????“别说的那般可怕,”高阳一指对面的青楼:“看那些楼上的姑娘多可爱,什么骷髅骷髅的,没意思。”

????谢景行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突然顿住,黑眸闪过一丝意外。

????“怎么是他?”

????------题外话------

????老碧池挂掉了,下一个是谁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