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有孕-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六十七章 有孕

千山茶客2017-4-25 22:30:58Ctrl+D 收藏本站

????三福班每天都要被送进来不少姑娘,这些姑娘有的还很年轻,有的已经人老珠黄,但只要被送进来,就意味着下半辈子几乎再也没有出路,等待她们的是深深的绝望和一个惨淡结局。小说

????今日也是一样。

????两个水灵灵的小丫头被丢了进来,在一众憔悴萎顿的女人们中,犹如两根嫩葱,同这里有着格格不入的别扭感。

????“我瞧着也不用打整了。”满脸横肉的妈妈挑剔的看了两人一眼:“模样生的俊,也是细皮嫩肉的,就是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罢了,带她们进茶室去。”

????两个小丫头早已吓得瑟瑟发抖,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任婉云关照要卖到九等窑子里的艳梅和水碧。

????艳梅和水碧二人自小服侍沈清,也算是丫头中得脸的姑娘,更是没吃过什么苦。如今一路瞧见的都是人间炼狱般的场景,早已吓得眼泪都不会掉了。而那妈妈说的话更是将她们唯一的希望也打碎了,她说:“给我好好看着,别让她们寻死。”

????不能寻死,便只能如那些下等的风尘女一般,每日不停地接客,想到这些,艳梅和水碧不禁觉得天旋地转。

????三福班外头,此刻正走来一名年轻男子。这男子相貌看起来还颇为年轻,通身气度倒也不像是做苦力的汉子。门口迎接的姑娘就道:“这位小哥是不是走错了路,这是三福班,上头才是楼和阁。”

????言外之意便是,以这年轻人的身份,便是寻欢也不至于到这地方来。这都是最穷苦的人才来的地方。

????“那些有什么意思。”年轻人却是压低了声音道:“你们这里,可有些新来的姑娘?”

????门口的女子一愣,随即心中了然。大约这人是没来过下等的班,想寻个新鲜,这也不新奇。富贵人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玩法,到三福班来玩,价钱又不贵,谁都能玩得起的。她笑道:“这位小哥可是来对了,今日才新来了两个小丫头呢,是官家犯了错的丫鬟,以前是跟着官家小姐的,模样生的水灵,就是价钱要稍高一些。”

????“带我去看看。”那人说。

????引路的女子带这年轻人进了茶室。

????三福班之所以是最低贱的窑子,不知是因为都是做苦力的人来的地方,更是因为这里的姑娘价钱很便宜。只消一碗茶的功夫,若是姑娘手艺好些,语气温软些,能让客人掏钱再一碟子点心,那也是本事。

????不过一般来说,来这里的客人终究只会点一壶茶。一来是姑娘们不愿意花费这个心神,银子再多,都不会分她们一个字儿,二来嘛,来此的客人大多吝啬,根本不愿意多花一个铜板来。

????而今日这年轻人却是叫了一壶茶和一盘点心,这对于三福班来说,已经算是出手很阔绰的客人了。那引路的女子连忙叫人将两个小丫头带进来。

????艳梅和水碧被人强自换了薄薄的纱衣,满心屈辱的来到了茶室。秋日里她们两人都抖成一团,衣裳本就不能蔽寒,心里又怕得很。

????那引路的女子见人带来了,谄媚的对年轻人道:“小哥且慢慢吃茶,奴就先退下了。”路过艳梅和水碧两人跟前时,还语气威胁的道:“好好服侍这位爷。”

????待女子离开后,艳梅犹豫了一下,见那年轻人始终没什么动作,小声道:“爷……”话一出口,便感到深深的屈辱。她们从前在沈府的时候,是二房姑娘的贴身婢子,莫说是在彩云苑,就是在整个沈府,婢子们见到她们二人都是毕恭毕敬的。如今却要被千人枕万人骑,还要被陌生的男子凌辱。

????而这一切都不过是败任婉云所赐,是任婉云将她们丢到了这下等窑子,十几年的主仆情谊一朝灰飞烟灭,比仇人还不如。

????“你们想不想离开这里?”那年轻人突然开口问。

????艳梅和水碧一愣,随即回过神来,水碧还有些狐疑,艳梅却是激动地立刻跪下身去,道:“若是爷能带我们出去,奴婢愿意众生侍奉爷左右,结草衔环相报。”

????对艳梅来说,留在这里生不如死,倒不如跟了一个男人。至少好过这永无出头之日的苦难日子。

????水碧被艳梅的话提醒,也跟着跪下身去:“求爷救奴婢们一命!爷……爷让奴婢们做什么都行!”

????年轻人闻言,险些被嘴里的茶水呛了一口,有些不自在的扭过头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府的外院护卫莫擎。今日到这三福班来,他也是奉了沈妙的命令,虽然也不解沈妙一个闺阁少女如何对京城中的妓院如此了解,不过今日他来还有要事,虽然有些尴尬,却还是照做了。

????“我可以买了你们的卖身契,你们也无需跟着我,放任你们自由。”他道。

????艳梅和水碧闻言,皆是不可思议的盯着莫擎。她们不明白何以会有这样的人,来这里的男人自然都是寻欢。面前的年轻人看着倒不像是做苦力的。艳梅自来警醒些,她问:“爷想让奴婢二人做什么?”

????“简单。”莫擎道:“听说你二人原是将军府二房嫡出小姐的贴身丫鬟,如何会落到这般境地?”

????水碧咬了咬唇,恨声道:“因着犯了错被逐出沈府,然而我二人并未犯什么错,只是为奴为婢,主子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直到现在,水碧都不曾透露其中的关键,想来还是对二房存了些往日情分。莫擎道:“那你们可恨”

????两人沉默。

????恨?自然是恨的。若是赐下一杯毒酒一了百了便也罢了,偏偏用的是这样的方式,让人生不如死的活着,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存在于世上。可她们又有什么错呢?那一晚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清莫名其妙的不见,便是她们奴婢的错。虽然也心痛自家小姐出事,可是将所有的罪过都推脱在她们二人身上,怕是只有圣人才会心无芥蒂了。

????“想来你们也是恨的。艳梅,我听闻你有个妹妹在沈家二房院子里做二等丫鬟,水碧,你在沈府得脸,周围的姐妹也不少。”

????艳梅和水碧心中一惊,这人竟将她们的来路说的一清二楚。没错,艳梅和水碧被买入沈府的时候,当初说的是孤儿,那不过是为了将她们选上而刻意隐瞒了。艳梅的亲生妹妹在任婉云院子里做二等丫鬟,水碧因为性情活泼。彩云苑中多得是交好的姐妹。

????“世上没有白做的交易,我带你们离开,你们想法子,告诉我沈府二房的消息。”

????两人一下子抬起头来。艳梅失声叫道:“你要对付夫人!”

????这人将她们二人早已调查的一清二楚,然而要的是二房的消息,也就是要在二房中安插眼线。艳梅和水碧如今自然是不可能回二房的,但她们的姐妹还在沈府的彩云苑,私下里传个什么消息,自然也是可以的。

????“你想干什么?”水碧问。

????“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莫擎道:“沈家二夫人将你们卖入九等窑子,要你们”

????生不如死,对待仇人也不为过,莫非你们还要念及主仆情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要当忠仆也无妨,我没有太多时日与你们废话,这交易不成,便罢了。”他站起身来,作势要走。

????“爷留步!”艳梅突然抢声开口道:“奴婢愿意与爷做这笔交易,只要爷能带离开这里,做什么奴婢都愿意。”

????“艳梅……”水碧仍旧有些纠结。

????“水碧,想想你是怎么待夫人,夫人又是如何待你!这位爷说的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莫非你要一辈子呆在这里?就如同外头那些生了病也要接客的女人一样?”

????艳梅说的话又快又急,似乎还带着一丝狠意,想到外头那些病恹恹的女人,水碧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连忙道:“奴婢也愿意跟着爷!”

????“那这笔交易算是达成了。”莫擎满意的一笑,心中却有些惊异情形与沈妙料想的丝毫不差。临走前沈妙便说,二房任婉云是个厉害的,手段又高明,笼络人心很有一套,在彩云苑中的下人都很忠心。即便是被丢到了这等地方,要想艳梅和水碧立刻投诚也有些困难。不过不用太过担忧,只要拿三福班女人们的惨状提醒一下她们,这两个丫鬟本就对任婉云的做法有些怨言,再加上自己对于此地的恐惧,终究还是会答应莫擎的条件。

????“爷什么时候能带我们离开此地?”艳梅急急道。

????“今日就可以,我自会安排你们与你的姐妹们见面,你需得让他们将二房的消息隔日就告知与我。莫要想耍什么花样,即便你们企图拿这件事告诉二房将功赎罪,二房也不会相信。”莫擎到了最后还要威胁一把:“而我能让你们从此地出来,自然也能让你们回到此地,无人可救。”

????艳梅和水碧从莫擎眼中看到腾腾杀气,不由得心下一晃,终于连最后那点子侥幸也没有了。皆是跪在地上给莫擎磕头,道:“奴婢不敢,定会照爷说的做。”

????莫擎将茶壶一顿,自个儿走出了茶室,那外头的妈妈见他这么快就出来,还以为是艳梅和水碧没服侍好,连忙道:“这位小哥可是觉得不爽快了,那两个小蹄子是今日才新来的,还不懂规矩,调教些时日就好了。小哥若是喜欢,我们这里还有别的姑娘……”

????“不必,”莫擎道:“就她们俩,我买下了。”

????妈妈一愣,三福班的姑娘,还从来没有被人买下的。这不合规矩,因为大多都是戴罪之身,将她们送到此地的目的便是为了折磨对方。她为难道:“这位小哥,咱们这里的规矩,姑娘们都是不卖身的。”

????“一百两。”莫擎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在妈妈面前晃了晃:“两个丫头。”

????妈妈的眼睛一亮,一下子从莫擎手里抢过银票,生怕他反悔似的,笑开了花道:“既然小哥喜欢,也是这两个丫头的福气了,奴这就去把她们的卖身契拿来。不过小哥须得谨记,莫要让人认出这两个丫头,否则三福班有麻烦,小哥自个儿也会招惹来麻烦。”

????一百两银子,就是那些好些的青楼,有人追捧的姑娘们都不定卖得出这个价钱。就算艳梅和水碧一直不吃不喝接客到老死,怕也是赚不回这其中的一半钱。这里的妈妈都是做生意的,焉有放着银子不要的道理。不过她也担忧若是被别人知道,尤其是将两个丫头卖进来的主人知道,她便有麻烦了。如今只得假意称两个丫头死了才行。

????待妈妈欢天喜地的去领艳梅和水碧出来时,莫擎却是有些后悔。一百两银子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财,是惊蛰当了沈妙的整整一匣子首饰才换来的。如今却是为了为两个丫鬟赎身,不过是为了安插眼线,沈妙这手笔也是太大了些,莫擎想着,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内心不敢赞同。

????对面的快活楼上,黑衣人出现在窗前,道:“主子,查清楚了,那人是沈府的外院护卫,买下的两个丫头曾经是沈府二房嫡女的贴身丫鬟,似乎是有人要在二房安插耳目,背后之人尚且不知。”

????竟是将莫擎和艳梅水碧之间的对话只晓得一清二楚,显然这人身手极为高明,否则连莫擎都未察觉被人偷听如此。

????高阳眯起眼睛:“看来沈府也不怎么太平嘛,那背后之人连丫鬟都不放过,啧,也太无孔不入了。”

????“主子,要不要查查那个人?”黑衣人询问紫衣少年。

????“不用,我知道他是谁。”谢景行挑眉。

????“你知道?”高阳看向他:“他是谁啊?”

????他是谁?谢景行一笑,眸光有些深幽。沈妙找了个武功高强的护卫,虽是比不上他的手下,却也足以应付沈府的那些人。至于如今连三福班的小丫头都不放过,看来也是打算出手了。

????不过这些,都与他没什么关系。

????“山狼,”谢景行道:“给羽书传信,让他速回京城。”

????“你……”高阳神色一肃:“不是没找到东西,你让他们回来作甚?”

????“先下手为强。”少年淡淡道。

????……

????随着时间的流逝,将军府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沈妙已经被禁足了许久,这些日子她也没有去广文堂。谷雨和惊蛰怕她功课落下,她倒是不放在心上。在广文堂学学那些毫无用处的诗词歌赋有什么用,倒不如在府里少些事端。

????若说有什么值得愉悦的,大约就是莫擎收买的艳梅和水碧,终于与她们的姐妹见了面。水碧还好,艳梅的妹妹春桃却是自从知道了艳梅被卖到窑子里后就一直想为姐姐报仇,可惜她地位低贱,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和艳梅见了一面后,得知姐姐无事,便二话没说答应了莫擎会为莫擎传递消息。说来也巧,艳梅和水碧走后,沈清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便空了。任婉云见春桃做事伶俐机巧,便将春桃给了沈清做贴身丫鬟,这样一来,掌握二房的动静,就更加易如反掌了。

????如今沈清的身子在越来越好转,只是性情还尚未完全缓过来,虽说比起之前已经好了不少,可偶尔也会精神恍惚,提起某些字眼的时候甚至会害怕的瑟瑟发抖,大约还要再养些身子才行。

????这一日,任婉云又在屋中发脾气,地上全是碎了的茶杯碎片。如今任婉云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了,从前因为凡事都顺利,极有不痛快的时候,眼下却是隔三差五的罚人。彩云苑整日都阴沉沉的。

????“那个没良心的!”任婉云怒道:“整日就知道往狐狸精的院子里跑,清儿成了这幅模样,就只来看过几次,好没良心!”

????她这骂的是沈贵,一屋子的下人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任婉云愤怒沈贵,其实倒不是如此。而是她给豫亲王写的那封信,指明那一夜沈妙和沈清换了身份的信,被沈贵拦了下来。而且不知道沈贵用了什么法子,到了现在豫亲王都似乎不知道此事。本想着利用豫亲王来好好惩治沈妙,偏偏被沈贵弄砸了,任婉云不甘心,只得将气全都撒在沈妙身上。

????正想着,却听见里屋传来一阵惊呼,任婉云面色一整,连忙走进去瞧,只见春桃正端着小碗给沈清喂粥,却不知怎么的粥全洒了,而沈清还半趴着身子作呕。

????“怎么回事?”任婉云厉声喝道,瞪着春桃:“让你照顾小姐,你就是这么偷懒的!”

????“奴婢该死,”春桃连忙跪下道:“只是小姐这几日不知怎么的,经常作呕,方才喝粥的时候,又犯了呕症。奴婢斗胆说一句,夫人要不给小姐请个大夫,莫不是吃坏了肚子。”

????这些日子,给沈清看病的大夫倒是不常来了。因为沈清的皮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也就是需要静养,任婉云整日陪着,才让沈清渐渐恢复了一些神智。如今听闻春桃这般说,也是心中焦急。正要叫彩菊去拿帖子请大夫过来,忽然一愣,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看向春桃,缓慢的问道:“你说,清儿这几日时时呕吐?”

????“是的,”春桃有些不解:“可是吃食都是从厨房里特意做的干净的。小姐有时候还会有些犯晕。”

????任婉云捂住心口,心中顿时起了一层惊涛骇浪。春桃年纪还小,不知道这件事,可她是过来人,沈清这模样,该不会是有了身子吧?

????她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身边的香兰连忙扶住她:“夫人!”

????“拿我的帖子,请陈大夫过来。”任婉云缓了片刻,才抚着心口道,看向沈清的目光却带着惊骇。

????一边的春桃低下头去,却是无人瞧见她眼里的笑意。

????作为沈清的贴身丫鬟,她自然不是今日才发现沈清犯了呕症。大约也有些时日了,只是她最先告诉的人并非是任婉云,而是为她传递消息的莫擎。莫擎也告诉她,如果任婉云没发现的话,暂时将这件事瞒下来,过段日子再说。

????也是春桃时运不错,这么长久的日子,任婉云愣是没发现沈清有什么问题。直到今日。

????外头的陈大夫在香兰的催促下很快赶来了,之前沈清的外伤也是他看的。这是任婉云娘家出嫁的时候给任婉云的大夫,有时候任婉云想要处理什么姬妾,做些不方便的事情,都是由陈大夫帮忙,陈大夫是任婉云的心腹,自然不必避讳什么。

????任婉云眼巴巴的看着陈大夫替沈清把脉,沈清还有些害怕,缩在任婉云的怀中,陈大夫放回手,沈清有些凝重,看了沈清一眼,才对着任婉云摇了摇头。

????“你们全都出去。”任婉云对屋里的下人道。

????香兰彩菊并春桃连忙退了出去。

????待下人们都离开后,陈大夫才叹了口气,对任婉云道:“大小姐脉象滑如走珠,是喜脉啊。”

????虽然心中早已猜到了,真正听到大夫说出口时,任婉云还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看着陈大夫,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发抖,然而却还是坚定的道:“大夫可否让清儿流掉这个孩子,清儿还小,她不能……不能让人发现。”

????如果只是被污了身子,若是隐瞒的好,日后未必就不是没有出路。可若是有了孩子,这便是私通子,沈清并肚子里的孩子都是要被沉塘的!

????“大小姐的身子本就娇弱,如今年纪还小,”陈大夫道:“若是滑了胎儿,只怕会伤了身子根本,一个不小心,怕是日后都很难再有孩子了……”

????一个接一个的打击,尽数落在任婉云头上。若是沈清失去了做孩子母亲的能力,日后就算再给她找一户人家,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最后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任婉云比谁都清楚。没有孩子傍身的妇人在后宅中,就如同在战场上没有兵器的将士,最后定会一败涂地。

????“而且大小姐还尚未完全恢复,若是再流掉胎儿,凶险的很哪。”陈大夫道。

????“不……不能流掉。”任婉云呆若木鸡,片刻后看着怀中的沈清,不由得悲从中来:“我苦命的清儿!”

????若是流掉孩子,也许会让沈清一命呜呼,就算保下小命,或许日后也会再也生不出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流掉胎儿,可若是不流掉胎儿,那么…沈清日后的路该怎么办?

????这看上去似乎无论如何都没有出路,任婉云的心中,只有深深的绝望。

????门外头,春桃望着门里,小声道:“香兰姐姐,大小姐……大小姐是不是……”

????“嘘,”香兰警告道:“少说两句,若是被夫人知道了,没你的好果子吃。”

????“哎,”彩菊忧心忡忡道:“这下可怎么办呀。”她和香兰自然早就猜到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沈清有了身子,彩云苑日后又该怎么办?只怕走一步都得好好掂量。

????春桃撇了撇嘴,眼中却闪过得意。

????陈大夫从彩云苑出来,离开沈府,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城北小院。方走进院子里,便瞧见夫人和孩子跑了出来,不由得抹了把汗。

????今日他在出诊之前,便接到不知是谁送来的一封信函,教他在等下给沈清看病时,必须要说沈清不能流掉胎儿,想法子让任婉云替沈清保胎,否则的话,便杀了他全家老小,那封信上还附送了他妻子的簪花。陈大夫心中害怕,在替沈清看病的时候,只得按照那人说的做。

????他本是任婉云娘家花重金替任婉云办事的,如今却是背叛了主子,心中自然又惊又怕,暗中思量离开京城的事。尽管如此,陈大夫心中却还是有些疑惑,照任婉云说的,就是任婉云自己,也是今日才发现沈清有了孕吐之症。那威胁他的人到底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西院中,谷雨走了进来,在桌前下棋的沈妙耳边低语几句。片刻后,沈妙才笑了:“做的不错,给陈大夫的银子送去了没有?”

????“莫擎已经送去了。”谷雨道:“姑娘为何予他那样丰厚的银子?既然已经以命威胁,便不需要银子了才是。”

????“那可不一样,”沈妙放下手中的棋子,微微一笑:“人是会变的。一味威胁,陈大夫迟早会带着全家逃离京城,日后可就难办了。可若是再给予大笔银钱,你猜他会怎么做?”

????“奴婢不知。”谷雨摇头。

????“他会想,既然都已经背叛了,倒不如背叛到底,多拿些银子方才对得起自己的叛主。他会一直一直,直到他的主子发现被背叛之前,都会一直维持着整个谎言不被揭穿。”

????谷雨微微一愣,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自家的姑娘什么时候竟连能人心中在想什么也知道了。“可是,”谷雨疑惑道:“维持这个谎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沈妙笑道:“你让莫擎跟春桃说一声,让她一定要好好帮助大姐姐养胎,这孕养的越好,自然对我们最有利。”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