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囚禁-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六十九章 囚禁

千山茶客2017-4-25 22:31:7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

????“没错。。”苏明枫有些诧异谢景行的态度,忽而想起了什么,促狭笑道:“那不就是你上回在校验场上救美的姑娘么?如此说来,倒有几分胆量,也并不太丑,卫谦这小子,分明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见谢景行陷入沉思,不由得惊道:“喂,你可不会真的看上了那姑娘了?”

????谢景行嗤笑一声,凉凉的扫了一眼苏明枫,道:“你很闲?”

????“我当然闲,”苏明枫皱了皱眉:“我如今‘重病在身’,又不能上朝,整日在府上招猫逗狗,你近来也不常露面,与那叫高阳的大夫走的很近,你是不是瞒着我些事情?”

????若说小时候的友谊匪浅,可是越是长大,谢景行就变得越神秘。在对苏家一事上虽然给予提醒,可对于谢景行,有时候苏明枫都觉得一无所知。

????谢景行丢了一个果子给他:“吃你的吧。”

????显然是不打算继续这话头了,苏明枫目光闪了闪,唇角溢出一丝苦笑,倒也没说什么。

????……

????在沈家接了卫家的庚帖不久后,任婉云也让香兰将沈贵请到了彩云苑。

????自从因为沈清的事情,沈贵和任婉云之间便生了嫌隙,两人也不怎么说话。这些日子以来更是关系如寒冰般冷漠。

????这一次,还是任婉云主动服的软。

????香兰和彩菊齐齐向进来的沈贵请了安,任婉云坐在桌前,目光有些忧郁。

????“你这又怎么了?”沈贵的语气还很生硬,当初因为沈清,任婉云痛骂他无情无义终究让沈贵心中不悦极了。他虽然欣赏任婉云能将里里外外的事情打点的不错,却不是个心怀宽广之人,更何况被自己的妻子如泼妇般指着鼻子骂。

????“老爷来了。”任婉云惫懒的瞧了他一眼,脸色十分憔悴。她自来都是精明而意气风发的,何曾有这般的模样。沈贵见此情景,心肠倒是软了三分。知晓任婉云疼爱沈清,这些日子因为沈清操持了不少心思,到底是发妻,脸面还是要给的。便对着香兰和彩菊呵斥道:“夫人怎么如此憔悴,你们是怎么照料主子的?”

????任婉云也听出了沈贵语气中的缓和,心中一喜,便越发的抚着额头服软:“不关她们的事,是我自己操心清儿。这些日子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心中难过极了。”

????“清儿的事情既然已出,多想无益,你还是早些将自己的身子养好,府中还需要你来掌家。”沈贵看了一眼任婉云。之前是任婉云掌家,他自然有许多便利的地方,中公的银子拿去送礼,账目上任婉云也能做的挑不出错儿来。如今任婉云要照顾沈清,陈若秋暂时代替着掌家之权,自然的,行事不如往日方便。而那些便宜尽数被三房占了去,沈贵心中也不痛快。

????任婉云咬了咬牙,沈贵一心只为自己的官途,倒一点儿不关心沈清。她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清儿如今这身子离不开人,我又不放心。”

????“所以将她嫁到黄家就好了嘛。”沈贵提起此事,方才缓和的语气又生硬了起来:“妇人之见,头发长见识短,清儿如今这样子,找户好人家嫁了才对。黄家家大业大,清儿过去就是正房,你偏偏不答应。”

????任婉云心中冷笑,沈贵作为父亲,可真算是无情无义了。黄德兴那样的人,也偏偏沈贵能说出好人家这样的话。虽然早知道枕边人是个利益为上的凉薄人,如今想想,任婉云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不过此刻却非她想这些的时候,她抹了抹眼睛,道:“老爷说的不错,原先是我想岔了,是我整日在后宅中,见不得这些大事,老爷挑的人家,自然是顶好的。我原先不愿意清儿嫁过去,现在却觉得,这对清儿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沈贵先是一愣,随即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答应了?”任婉云将沈清看的比什么都还重,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答应了这门亲事,要知道黄德兴可是好男风。

????“是。”任婉云面上浮起哀戚之色:“清儿这模样,日后还有哪个好人家肯要她,我思来想去,唯觉得黄家不错,至少嫁过去,清儿不会缺衣少食,如果她过的实在不好,那也是她的命……。”说罢扯着袖子颜面低声哭泣起来。

????看到任婉云这样,沈贵一颗心倒是放了下来,有些相信任婉云的说辞了。如今沈清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而黄家不过是需要一个贵门的嫡女来坐上黄少夫人这个位置以蒙蔽世人的眼睛。沈清嫁给黄德兴,一生衣食无忧,也算是最好的结局。虽然身为女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得到情之一事上的圆满,可是出了那种事,谁还会要她呢。

????思及此,沈贵叹了口气,走到任婉云身边,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你想通了便好,清儿总归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害他的。黄大人与我有些交情,我会让他照顾着清儿,清儿嫁过去,断不至于受委屈。”

????任婉云心中为沈贵冠冕堂皇的说辞而鄙夷,面上却露出一抹依赖的神情:“那就烦请老爷与黄大人提上一句,让黄家遣人来交换庚帖。”

????“这么快?”沈贵有些吃惊。

????“清儿如今这幅模样,哪里还拖得。”任婉云叹息一声:“拖得越久,怕是会被人发现端倪,毕竟清儿许久都未曾外出过。嫁到黄家,至少还能遮掩几分。况且,”任婉云抚了抚胸口:“夜长梦多,自从清儿出事后,我总是很怕。”

????瞧见她这副心悸的模样,沈贵沉吟一下,便道:“你说的也有理,清儿的事情不能拖,如此,我今日便给黄大人写信提起此事,若是交换了庚帖,商量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一切都仰仗老爷了。”任婉云温顺的道。

????沈贵又说了几句话,这才满意的离去。今日任婉云低眉顺眼,又是认错又是照他说的做,让他心中舒畅了不少,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光,步子似乎都有些春风得意。

????待沈贵离开彩云苑,香兰将外头的门掩上,这才惶然道:“夫人,这件事瞒着老爷,真的好么?”

????任婉云让沈贵以为,沈清真的愿意嫁给黄德兴,却没有告诉她让沈清和沈妙姐妹易嫁的打算。如此一来,沈清嫁的便是真正的良人卫谦,而沈妙嫁的,便是那荒淫无度的断袖黄德兴。

????这件事自然不能被沈贵知道,无论结局是什么,沈贵这样的人,但凡可能牵扯到他的一点仕途,他都不会铤而走险。而任婉云却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迈入火坑。

????“自然要瞒着他,他这般没良心,想拿我的清儿换前程,也不问问我愿不愿意。”任婉云冷笑一声,丈夫的冷漠,女儿的出事,已经让她这段时间生出老态,似乎一夜间皱纹都添了几根,而原先慈眉善目的面上,只剩下阴毒的神情:“这事要万无一失。就算日后他发现也来不及了。”

????“可这样会不会对二小姐不利?”彩菊问道:“就算易嫁成了,可知道真相的黄家和卫家如何甘心?”

????“放心,”任婉云捏着手里的镇纸:“黄家要的不过是一个名头,哪一个都一样。至于卫家,他们若是敢出声,我便告他们卫家奸污清白民女,总归有法子让他们说不出话的。况且,”她的面目瞬间变得狰狞:“我的清儿哪里不好,难不成还比不过是沈妙那个小贱人!换了我的清儿,是他们卫家的福气!”

????一说到沈妙,任婉云就恨得全身发抖,香兰和彩菊顿时沉默的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任婉云的声音响起:“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让两门亲事赶紧成了才行。要赶在大哥大嫂回京之前。”

????“大老爷得年关才回京,还有几个月呢。”香兰上前一步,提醒道:“反而是那五小姐,性子太过不逊,若是被她知道私自订了亲,只怕要大闹几场,说不准还会趁着夜里逃出沈府,那时可怎么办?”

????“逃?”任婉云恶狠狠道:“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如今她不是被关在祠堂禁足么?从今日起,就将那祠堂,给我锁上!”

????竟是要活生生的将沈妙关起来!

????香兰和彩菊一惊,双双低下头去。过去的沈府中虽然打压沈妙,那都是做的面上一点儿也瞧不出来,细水长流的。这还是第一次对沈妙用了这等雷霆手段,几乎是毫无顾忌的撕破脸了。

????“那小贱人花样多得很,只有锁起来,介时到了时间,一杯酒送上轿子,叫天不灵叫地不应,黄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好好调教几日,看她,也就乖了。”任婉云的话中恶毒之意不加掩饰:“实在不行,还有个亲王殿下呢。”她得意的笑道。

????……

????冬日越来越冷了,西北大漠频频传来捷报,沈信带领的军队退敌有功,作战勇猛,战场上领敌人闻风丧胆。定京城中自然又是猜测待年底回京,沈信必然又得功勋赏赐无数。

????沈家的荣耀着实令人妒忌,但却都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打拼下来的,如今匈奴未退,周围有邻国虎视眈眈,明齐皇室自然是要重用沈家,不过来日,倒也说不清楚。狡兔死走狗烹,历来就是皇室们爱做的事情,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尤其是眼下明齐皇室的九个皇子,私下里的暗流涌动,也让人不敢小觑。

????若说定京城中有近来有什么热闹事,便是沈家有意要结亲了。不过这事儿不知为何也传的神神秘秘的,只知道有两户人家上门提亲,一户便是中书侍郎卫家,一户是少府监黄家。这两家俱是高门大户,两个少爷也算是青年才俊,和沈家称得上是门当户对。沈玥每日还是照常上广文堂,于是众人也都猜测的出来,想必要结亲的,定是沈家大房嫡女沈妙和二房嫡女沈清了。

????关于沈清便罢了,沈妙的身份却是有些微妙。当今武官中,唯临安候方可与之相提并论。不过临安候似乎是个聪明人,除了皇命挂帅外,一般都固守京城。沈信则是一年到头都驻守边关。

????有沈信这样手握重权的父亲,沈妙嫁给谁,意味着夫家便能得到一门助力。明齐皇室的眼睛都在看着,好在如今来提亲的这二人,都是文臣路子,和武将打不动一竿子去。并且卫家和黄家都属于名头上好听,却行的是中庸之道,暂且没有搅到夺嫡的浑水里,所以这一门亲事,相比较其他而言,尤其是之前传的沸沸扬扬的沈妙钟情于定王,实在是显得顺利多了。

????广文堂中,易佩兰问沈玥:“你那姐姐妹妹,果真是要嫁人了么?竟连广文堂也不来了。”

????自从卧龙寺后,沈妙和沈清都未曾出过府门,更勿用提来广文堂。沈妙是被禁足,沈清则是要好好养身子。

????沈玥笑了笑:“我也不知,母亲做的神神秘秘的,大约是吧。”

????“不过说起来,你的姐姐妹妹倒还走运,”江晓萱想了想:“尤其是沈妙,这卫公子和黄公子,哪一位都称得上是不错。怎么就没落到你头上呢?”

????沈玥佯怒:“我可还想多在府中待几年,嫁人的事儿我可没想。”心中却也是有个疙瘩。的确,到了她们这个年纪,定然会开始关心起自己的亲事来的。可是在沈府中,沈妙年纪都比她要小上两岁,如今也订了亲,反倒留下了她。沈清便也罢了,左右都是被坏了身子的人,可知道连沈妙或许都能寻到一门好归宿的时候,沈玥心中说不出的妒忌。

????大约是见不得沈妙好,尤其是从前样样都不如她的沈妙,如今却有卫家那样的人家主动来提亲,这就意味着承认了沈妙本身还是不错的。若非陈若秋劝她,只怕沈玥还会继续钻着这个牛角尖不肯出来。

????“你呀你,”白薇点着她的额头:“如今年华正好,自然要为自己打算,那不,”她往另一边点了下下巴:“你觉得他如何?”

????她说的方向正对着蔡霖,沈玥顺着白薇的目光看去,蔡霖察觉到沈玥的目光,转过头,愣了一下,竟是不自在的躲了开去。

????沈玥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紧紧咬着下唇。

????从前对自己倾心不已的少年如今避如蛇蝎,如沈玥这样高傲的人,自然感觉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蔡霖躲开沈玥控诉的目光,心中有些犯愁。自从校验场上被沈妙教训了后,再看到沈妙,他都会有一种不知道为何而来的恐惧。仿佛是天生的对危险的畏惧让他想躲开沈妙,况且当日谢景行还似乎为沈妙解了围。蔡霖在定京算个大霸王,可也横不过谢景行,自然是不会主动与谢景行作对。不管当日谢景行解围是有意还是无意,蔡霖都不会再主动招惹沈妙。

????而那一日沈玥自始至终都没瞧他一眼,也让这少年一颗炽热的心完全的冷却了下来。

????见沈玥尴尬,易佩兰撇撇嘴,岔开了话头,笑道:“不过,是否再过半月便是你们家老夫人的寿辰,想来我也应当去挑些礼才是。”

????沈老夫人每年的寿辰,都办的是风光无比。这样的排场甚至都顶的上皇室中人了,沈老夫人眼皮子浅,觉得就是寿辰办得越宏大脸上越有光。每年都会请很多官家人来,沈贵和沈万自然乐见其成,这样一来,也能让他们与各位同僚更加交好。

????这样的寿辰,礼自然也是要收的。想来下月半寿宴时,易佩兰她们都要在,毕竟每年这个时候,明齐的稍好一点的官家可都被沈家请遍了。

????“对呀,”白薇似乎才记起:“我差点将这事儿给忘记了,多亏佩兰提醒我,玥儿,你给沈老夫人准备了什么礼啊?”

????沈玥作为京中的才女,自然每年的寿辰宴上都能给沈老夫人长脸。如果说沈清拿出来的是价值昂贵的东西,沈玥拿出来的便是独一无二的精巧。只有沈妙,每每送的东西都是让人笑掉大牙。

????“不过是绣了一副画像而已。”沈玥谦虚的道。

????“你们这么一说我却开始好奇了,”江晓萱恶劣的道:“那你那位五妹妹又会送什么?不会是忙着绣嫁衣而将老夫人的寿礼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一边的趴在桌上的冯安宁闻言,冷哼一声,起身离开了桌子。

????易佩兰众人的话也落到了台上正在收拾下学东西的裴琅耳中。这些日子,他自然也听到了沈妙要定亲的消息,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那少女的眸子如兽一般,这么早就让她潜伏在后宅之中,她会吗?

????与此同时,众人谈论的对象沈妙,却在祠堂中将面前的棋子一字儿排开。

????祠堂里的风都带着阴冷的寒气,地上都是青灰色的石板,跪下去能凉到膝盖骨头缝儿里。惊蛰和谷雨带来了一些软软的垫子,然而那些垫子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还是沈妙吩咐她们熬了一些草药,用那些草药放在屋子中的角落上,熏一熏,便能驱寒不让身子落下病根。

????惊蛰和谷雨起先不相信,后来见那草药汤果真好使,还问沈妙是从何知道这般秘方。沈妙只说是听闻别人说的,自个儿却清楚,那都是在秦国当人质的几年学会的东西。天太冷,银钱也不够,只得寻了最便宜的偏方取暖祛除身子里的湿气,如今祠堂的这点东西,还真的算不了什么。

????“姑娘还顾着下棋呢。”惊蛰跺了跺脚。

????沈妙将面前的棋子一字排开,棋盘上,本是错落有致的棋子被她排的黑是黑,白是白的,看不出来什么章法。

????“春桃都托莫擎带话过来了。”惊蛰见沈妙不言,继续道:“二夫人想将你和大小姐的亲事换一门,那黄家少爷可是个断袖啊,这可怎么办啊,姑娘您怎么还有心情在此下棋呢?”

????本以为是桩好亲事,可沈妙当日在荣景堂拒绝了沈老夫人的提议,便被关进了祠堂。可即便是这样,春桃还是打听了出来,沈家已经背着沈妙应下了这门亲事,只是西院的人不知,也就是说,除了沈妙,大家都知道沈妙要嫁人了。

????若是嫁给卫谦便也罢了,至少还能称得上是德行正派,可那黄德兴是个断袖,那沈妙嫁过去不是守活寡吗?几个丫头一听到此话都差点疯了,莫擎也言,若是沈妙愿意,他可以带着沈妙逃跑。

????莫擎从前是江湖中人,自然不知道逃跑容易,一旦逃跑,就意味着身后的事情可以随意被人捏造,真相是怎样的便无人知道了。况且沈妙一开始就没有打逃跑的主意,便一口回绝了此话。

????“若是不行,至少让莫擎替姑娘给老爷带话啊,这事儿也是瞒着老爷的,他们就想趁着老爷未曾回京的时候让姑娘成亲,这样一来,生米煮成熟饭,什么都改不了了。”谷雨也劝道。她知道如今沈妙是个有主意的,可她什么都不说,他们几个丫鬟便只能为沈妙干着急。

????“传什么话。”沈妙淡淡道:“西院如今外头都守得是任婉云的人,便是个苍蝇都飞不出去,我若是逃跑了,院子里那些剩下的人怎么办?虽说我不是什么仁慈的人,可其中有些人也是爹娘特意留给我的。你信不信,我一走,任婉云立刻就会将满院子的人杀人灭口。”

????惊蛰和谷雨一怔。

????“况且你以为传个话是那么简单,这里一天到晚都有人守着,他们的意思本就是想将我关起来,你以为会给我留能钻的空子么?那你们也太小看我这位二婶了。”

????任婉云的头脑在沈妙看来不足为惧,可是世界上,为母则强,任婉云为了沈清的幸福,自然会拼命地完成此事。这件事上,任婉云押上的赌注也不小,毕竟换亲这事儿,想来也是没有跟沈贵商量过,是她自己的主意。若是成功了,自然皆大欢喜,若是失败了,只怕任婉云在二房中,只会再无立锥之地。

????“可是姑娘,咱们就这么算了?”惊蛰急道:“奴婢拼了命也不会让姑娘嫁给那断袖的!”

????“你们可看的出这出棋局?”沈妙并不言语,只是指着桌上的棋盘。

????棋盘上,白子黑子排列成两排,泾渭分明,有些奇怪。

????“奴婢,奴婢不懂棋,可也瞧不懂这是什么下法。”半晌,谷雨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看到了什么?”沈妙问。

????惊蛰大着胆子回答:“白的和黑的,列在一起,很分明。”

????“是了。”沈妙眸中闪过一丝亮光:“这出棋,本就是将筹码全摆上来,你知道我的棋子,我也知道你的棋子,最后赢家,各凭本事。”

????惊蛰和谷雨面面相觑,不太明白沈妙的意思。

????“任婉云以为知道了我所有的棋子,其实并非如此,”她从身后再拿出一颗黑子,放在了白子边上:“我还有最后一步棋。”

????“老夫人的寿辰,下月便到了吧。”她突然问。

????“正是。”惊蛰答:“听闻春桃打听出来的,二夫人的意思是,在老夫人的寿辰宴上宣布姑娘的亲事。”

????“都是要赶在父亲回京之前啊。”沈妙微微一笑。

????“是啊,离年关还有几月,只怕来不及了。”谷雨忧心忡忡。

????“是么?”

????沈信班师回朝,的确应当是年关的。可惜,明齐六十八年,因为沈信在西北大退敌军,敌军落荒而逃,提前给了降书。沈家军便带着降书,早几月回了定京。

????说来也巧,亦或是沈信为了表达孝心,沈老夫人生辰,每一次沈信都不在京城中。次数多了,就有人说沈信是不孝。于是明齐六十八年的沈老夫人七十大寿,沈信提前回京了。

????那一日,沈信突然回府,沈老夫人正在府上宴宾客,而沈妙并未出席,为什么呢,自然是因为她躲在定王府上。沈信本想回来享受天伦之乐,却知道自己女儿如此不顾礼仪,掉头去往定王府要人,而她却因为傅修宜虚伪的温情,对沈信的话置若罔闻,甚至以死相逼嫁给定王。

????如今想想,总归是一场冤孽。沈信风尘仆仆赶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不孝的女儿,从而将沈家拖入深渊,再无回头之路。

????今生非前世,她既没有因为豫亲王而逃离沈家,也没有再一味迷恋傅修宜的皮囊。如果沈信回来,看到的是一个不一样的女儿,会不会能稍微赎清一点前生的罪孽。

????“父亲一直很尊敬老夫人吧。”沈妙淡淡道。

????“是。”惊蛰答。

????沈老夫人歌女出身,演戏也是一把好手,当初把个慈母作态做的天衣无缝,老将军在世的时候,一点儿错都挑不出来。武将重情,沈信知恩图报,早年间受过沈老夫人的恩惠,让他根本无法想到这个老妇公正面皮下那颗歹毒的心。

????“二婶这一次倒便宜了我,”沈妙含笑道,一双明眸亮的惊人:“正好,一并撕给天下人看吧。”

????------题外话------

????爹娘哥哥终于要回来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