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沈丘-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七十三章 沈丘

千山茶客2017-4-25 22:31:26Ctrl+D 收藏本站

????定京城随着沈信班师回朝,又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夸赞沈信英勇神武,百战百胜,此次提前拿了敌军降书,待回朝宴的时候,皇帝必然又会赏赐无数,然而如今沈信已经官居一品,实在是不能再提拔了,众人猜测,这个赏赐的名头大约会落在沈信的嫡子沈丘身上。

????另外一件事嘛,则是在沈信回京当日,恰逢沈老夫人寿辰,可偏偏祠堂走水,更不巧的是沈五小姐还被困在祠堂中。当日沈家众人态度凉薄,沈信也是亲眼目睹,只怕日后沈家内里也不太平。

????这两件事在定京城中传的沸沸扬扬,有人听了只是付之一笑,有人听了,却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沈府西院,闺房中,沈妙披着衣裳站起身来,沈信夫妇今日应皇帝召见入宫了,却在临走时特意调动了军中的护卫守着西院,几乎是明明白白的做给沈家人看,防的就是沈家人。

????昨日沈信回来的匆匆,又四处去寻大夫,后来沈妙休息了,便不敢打扰。倒是还没和沈妙说上话。

????“姑娘可觉得好些了?”惊蛰担忧道。目光落在沈妙手臂上缠着的布条,眼中又是一酸。她道:“奴婢昨日若是再快些,姑娘也就不必受此等煎熬了。如今还落下疤痕……”

????那烧伤痕迹太深,大夫也说只能好好养着,要想完全没有疤痕是不可能的。女儿家都爱惜自己的容貌,即便身上有一点疤痕都不行,如今沈妙烫伤了一块,惊蛰每每想起来都自责不已。

????“无事。”沈妙看着她,微笑着道:“昨日你做的很好。没有因为心急就闯进来,如果你闯了进来,反倒坏了我的事。”

????惊蛰低下头去,后来沈妙昏厥,沈信夫妇暴怒,她想了又想,大约明白了沈妙心中打的什么主意。正因如此,惊蛰才更心疼沈妙,大约也是穷途末路,才会不惜将自己陷入这样的险境,来让沈信夫妇看清楚沈家的真面目。

????一个闺阁少女,这样的年华,本来应该是如别人家的小姐那般弹弹琴写写字,沈妙所做的,一举一动却都是关乎着自己的性命。想要什么,都得自己去筹谋,仿佛行走在刀尖上,一个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

????“姑娘说什么,奴婢就做什么。”惊蛰呐呐道。

????沈妙心中欣慰,惊蛰果真是四个丫头中最胆大的,日后还有这样的事,惊蛰大可一用,自然,也须得慢慢培养谷雨几个。她不是闺中女儿沈妙,而是六宫之主沈皇后,必然要有自己的心腹,将来所面对的,比眼前凶险的多,她能习惯,这些丫头也要学着习惯。

????正想着,便听到外头突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妹妹!”

????沈妙回过头,只见沈丘自门外走了进来。他脱下了战场上的铠甲,只着了一件青色劲装,显得分外英气逼人。小麦色的皮肤,笑起来两个梨涡让他英武眉目倏尔多了几分孩子气。他走近仔细瞧了瞧沈妙,才小心的问:“妹妹可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沈妙猝然闭眼,前世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

????平心而论,沈丘这个哥哥,当得的确尽心尽力。当初无论她待沈丘多么冷淡,沈丘待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后来出了一件事,沈丘污了别人姑娘的清白,被迫娶了那姑娘为妻。于是一切就改变了,军务时常出错,后来从马上摔下来摔折了腿,再后来那姑娘给沈丘戴了绿帽子,沈丘一怒之下宰了那奸夫,谁知道却是吏部尚书的唯一嫡子,吏部尚书一纸御状,沈信散尽家财才保了沈丘一条命,可沈丘最后却仍是死在了一个冬日的早晨,有人在池塘中发现了他的尸体。

????那时候沈妙已经嫁给了傅修宜,正是夺嫡的关键时候。她闻此噩耗,匆匆赶回府,看到的就是沈丘泡的已经变形的肿胀尸体。

????即便她对沈丘不亲近,却终究流的是一样的血,她为此而伤心痛苦,生了一场大病,傅修宜却让沈信在那个时候出征。

????那个冬日冰冷的阳光,池塘外湿漉漉的尸体,沈丘苍白变形的脸,和眼前青年有些讨好的笑重合起来,仿佛一把利剑,刺得她无法呼吸。

????沈妙一下子弯下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妹妹!”沈丘吓了一跳,一把扶起她就朝外头吼:“去叫大夫!快!妹妹身子不适!”

????一只手攥住了沈丘的胳膊,他回过头,瞧见沈妙抓着他的手站起身来,对着身后道:“不用了,只是有些乏力。”

????“妹妹身子还未大好,还是请大夫来看看的妥当。”沈丘摇了摇头,语气中颇为关心。

????“我没事。”沈妙对踌躇的惊蛰道:“你们都下去吧。”

????她的语气坚定而冷静,让沈丘也愣了片刻。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沈丘问,话一出口,又有些懊恼自己这话说得太重,他平日里在军队中面对的都是些铁血汉子,倒是忘了对小姑娘要轻柔,于是又放缓了声音,道:“昨日回来见你困在火中,爹娘都吓坏了,妹妹,你怎么会在祠堂里,是不是被关起来了?”

????沈妙却是摇摇头,看着他笑道:“一年不见,大哥可还好?”

????“啊?”沈丘是个没心没肺的,闻言就挠着头笑道:“我还行吧,军队就是那样,立了几次小功劳,等陛下赏赐下来,妹妹你再挑你喜欢的。”说完又似乎想到什么,喜道:“对了,爹之前猎了一头火鼠,剥了皮做了披风,回头我让下人给你拿过来。那披风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你若是有了那披风,昨日也就不会被烧伤了……。”

????话音未落,沈丘甚至就僵住,沈妙上前,用手环住沈丘的双臂,将头枕在他的胸口处。

????即便是亲生兄妹,但毕竟都不是小孩子,沈丘一时间还有些尴尬,却又有些喜悦。沈妙已经许久不和他这般亲近,一时间竟有些受宠若惊。他方有些高兴,随即却又心下一沉,想到沈妙这样的脾性,今日破天荒的亲近他,莫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他急急的问:“妹妹,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若是有人,你只管告诉我,我非得将他打个半死……。”

????他说的义愤填膺,沈妙却有些想笑。楣夫人有个哥哥,才智逼人,在前朝为傅修宜出谋划策,傅修宜后来宠爱楣夫人,未必就没有她那个哥哥的功劳。沈妙自己也曾羡慕过,可那时候,沈丘已经死了。

????她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尝到过有靠山的滋味了。人生习惯于一个人单打独斗,把一个人分成无数个人,所以她前生惨败于楣夫人之手,或许也不过是输在了一个势单力薄。

????如今有人护着的感觉,美好的近乎不真实。

????她慢慢松开手,抬起头对上的就是沈丘关心的目光。

????“妹妹……”沈丘也是一怔。面前的少女明眸锆齿,面对他的时候目光中不再有往日的不耐和烦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沉。那种感觉令他有些陌生,他仔细的打量面前的少女。一年不见,沈妙瘦了许多,原先还有些圆圆的脸如今竟然显出尖尖的下巴,平白让她看上去纤巧了许多。清秀的五官越发的明白。那种天真的稚嫩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然寻不到一丝痕迹,看着他的时候,含着淡淡的欣慰,和一种不为人知的寂寥。

????沈妙心中微叹,沈丘身上有一种近乎少年般的天真,这种天真令他的性情变得十分可贵。赤诚而充满活力,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最后却落得溺死在池塘的下场。当初人说沈丘是因为觉得自己恶名昭着才自尽,可如今想想,以沈丘的毅力,怎么会因为别人的指指点点就自尽。至于那始作俑者,她那所谓的嫂嫂,一开始以爬床之名逼得沈丘不得不娶她,如今看来,未必就不是别人的阴谋。

????“妹妹为何一直盯着我。”沈丘莫名其妙:“是不是我脸上沾了东西?”他觉得如今的沈妙怪怪的,不使性子,不冷冰冰的沈妙让沈丘觉得陌生,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小姑娘似的。

????“大哥今日怎么不去宫中?”沈妙轻声问。

????“陛下只召见了爹娘。”沈丘笑道:“我自然不会跟去。妹妹,你还没告诉我,昨日之事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被困在祠堂的火中?”

????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此事,也一心记挂着沈妙的伤势,非要将此事来龙去脉弄个清楚。

????“我说的话,大哥会信?”沈妙微微一笑:“如果说了也不会信,那便不必说了。”

????“我怎么会不信?”沈丘一听,急忙抓住沈妙的胳膊:“你是我妹妹,我不信你的话,还会信谁的?”

????“我可以将此事告诉大哥,但大哥须得答应我一件事,不可将今日我与你说的告诉爹娘,若是说了,我便再也不理你。”

????“为何不能告诉爹娘?”沈丘有些困惑,随即恍然大悟:“难道此事和定王殿下有关?”西北接到的定京城中的信函,也曾提到过沈妙对傅修宜情有独钟。但沈妙毕竟是闺阁女子,不知道皇子夺嫡,臣子最好少搀和,搀和的越早,那就死的越早。沈妙却一门心思的对傅修宜坚定不移,沈信他们远在西北,虽然心急,却也束手无策,只希望沈妙自个儿能想通,又不爱这傅修宜了。

????“和他没什么关系。”沈妙心中哭笑不得,沈丘竟能想到这里。她道:“在你们回来之前,二婶带着我们沈家嫡出小姐三人去卧龙寺上香,当日我与大姐姐换了房间,大姐姐被恶人污了清白,二婶一家认为大姐姐是替我受罪,我是始作俑者,我不认错,就罚我禁足抄佛经。”

????沈丘听闻,心中先是惊出一身冷汗,只道好险,差一点出事的就不是沈清而是沈妙了。听到后头又极为愤怒,这事情与沈妙有什么关系,为何要将沈妙禁足?

????“这分明是强词夺理!”沈丘怒道。他对沈清并无什么好感,只因为沈清仗着有沈垣这个哥哥,也时常不将沈丘放在眼中,还曾经讽刺过沈丘只是个不通文墨的武夫。

????“不仅如此,”沈妙继续道:“恰逢中书侍郎卫家来府上提亲,挑的是我,少府监黄家也来提亲,挑的是大姐姐。”

????沈丘愕然:“提亲?”他们收到过沈家这边寄来的家书,可从未提过半分沈妙亲事的事情啊。这未免太过荒唐,哪有子女亲事父母都不告知的,沈家这做派,实在是太过分了。

????“卫家少爷卫谦青年才俊,黄家少爷黄德兴是个断袖,二婶想将我和大姐姐姐妹易嫁,我得知此事,只好说自己不嫁,若是订了亲,也会逃婚抗婚。于是他们将我关进祠堂,你昨日瞧见的那些护卫,本就不是为了救火,那是为了守着我,免得我逃跑的。”

????沈丘的神情随着沈妙的讲述变幻不定,最后重重的一拳砸在桌上,他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看着沈妙的目光都有些发红:“妹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自然不必骗你。”沈妙道:“甚至于那场大火,来的莫名其妙,我都怀疑……”她微微一笑:“毕竟我死了,大姐姐易嫁,就更加名正言顺。”

????“欺人太甚!”沈丘怒喝一声,转身就要走。被沈妙一把拉住,她问:“大哥去哪儿?”

????“我去与他们理论,谁动了你,就让谁血债血偿!”沈丘道。

????沈妙瞧着他,平静的问:“你打算如何理论,证据何在,是将他们全部痛骂一通,还是将他们全杀了?”

????她语气中的讽刺让沈丘微微清醒了些,他回过头,瞧着沈妙,皱眉问:“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大哥为什么不想想,此事我为何不愿告诉爹娘。”沈妙淡淡道:“爹娘皆是性情直率之人,爹更是容易冲动,替我出头很简单,可接下来的事情又如何?沈家是明齐大家,多少双眼睛注视着。今日爹替我讨公道,明日御史就能乱写一通参爹一本。”她唇角勾起:“这世道,本就是人多势众,谁的人多,谁都占了理。沈家三房,大房对待二三房,还有一个老妇人,你以为,我们真的能占理?”

????沈丘被沈妙的话惊了一惊,更让他惊讶的是沈妙说话的神情,那种平淡的分析,有些残酷的一针见血,让他为之侧目。这不像是沈妙这个年纪能说的话,哪个闺阁女子能这么凉薄的评价世情。他犹豫了一下:“妹妹……。”

????沈妙瞧了一眼就知道沈丘心中在想什么,沈丘为人太过光明磊落,应该说整个沈家大房都太过光明磊落,而这艰难的世道,好人都没有好结果。

????她道:“大哥想问为什么我如今变成这样了。”沈妙垂下眸:“因为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没有人能一成不变,大哥,我不是从来的我,你也不是从前的你,如今,我只问一句,听完我的话,你恨他们吗?”

????沈丘怔了一怔,看向沈妙,慢慢的咬紧牙关:“恨。”

????“为什么恨?”

????“因为……。他们怎么能如此待你。”

????沈妙摇了摇头:“你要恨的,不是这个。”

????沈丘诧异,他倏尔发现,自己的这个妹妹,如今说起话来让他越来越不明白了,可是冥冥中,又觉得沈妙说的很有道理的模样。

????“你要恨的,是我们付出了自己的真心赤诚相待,换来的却是比仇敌还不如的虚情。为了他们自己,可以要我们的命,这并不是家人,陌生人这般加害,早已成血仇,亲人之间,就更加罪孽。”

????沈妙看着沈丘目光微动,心中叹息。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自己能将眼前的青年保护的好好的,让他一辈子只知道在战场上驰骋,做一个万民敬仰的英雄。可是,她实在是害怕,害怕终有一日,池塘边的一幕要重演,她只能在现在,就为沈丘的心中筑起一道墙。记住恨比记住爱好,爱才是最伤人。

????“妹妹想说什么?”沈丘终于道。

????沈妙松了口气,沈丘不是真正的愚笨。一旦想明白,有些事情就容易的多了。

????“我恨他们,大哥又想为我出气,若是爹娘出手,总不能将他们全都杀了。”沈妙道:“我要亲自对付他们,可这需要大哥的帮忙。”沈信和罗雪雁再怎么,手上都没有证据,若是将二房杀了,按明齐律令残害手足要抵命。沈信为了她,说不准真的会做出此事,她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却不愿看到沈信夫妇犯险。

????死是最容易的事情,如果可以全身而退,那么钝刀子磨肉,疼的也是那些被磨得人。而且,她的饵后面,大鱼还未上钩。

????“妹妹想如何?”沈丘问。

????沈妙一笑:“不急,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来。”

????------题外话------

????今天接到电话,奶奶去世了,明天早上的车回去奔丧,要请假两天,希望大家理解。

????生命不易,世事无常,希望大家珍惜眼前人。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