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你来我往-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七十七章 你来我往

千山茶客2017-4-25 22:31:45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吵吵嚷嚷的前厅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罗雪雁身后的紫色身影上。

????少女的斗篷已经被拿下,穿着紫绡翠纹裙花纹繁复迤逦,勾勒出窈窕的身段。她微微抬着下巴,目光平视着前方,好似这里的诸多贵夫人都入不得她眼似的。皮肤白皙的甚至有些通透,却越发显得眉目清秀。然而那一双晶亮的黑瞳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她眼眸生的圆圆,眼神都清澈,乍一看仿佛甫出生的小兽般纯净,却沉静的仿佛看遍了数十年的岁月。这种沧桑和稚嫩交织在一起,便让她有了一种矛盾的美丽。

????她随着罗雪雁的脚步一步一步往厅中走去。不同于罗雪雁有些利落的动作,那少女双手端端正正的交叠在胸前,却并不让人感到生硬,仿佛那动作早已做了千遍万遍你烂熟于心,即便是随手这么一做,也精准到毫厘都不差。她长长的裙裾随着脚步而淡淡飘动,好似展开的花朵,然而那花朵却盛放的内敛不张扬,就如同她整个人一般。她的动作非常自然,每一步走出来却十分好看,赏心悦目的同时又有一种淡淡的威严。在座的妇人们都是高门世家出来的,自然也曾经历过教养嬷嬷严厉的教导宫规礼法,她们自认在这里做的十分不错,瞧见这少女却忍不住惊讶,只因为若是换了她们来,也绝对走不出这般漂亮的步子。

????有的时候,形状能模仿,神采却不能模仿。紫衣少女神情无波,姿态从容,仿佛这路就是自家后院般似的,没有慌张、谨慎、冲动和胆怯,淡淡的走着,竟也有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好似她才是这宫殿的主人。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那些妇人忍不住大惊失色,只因为这少女若是别人便罢了,却偏偏是那个草包沈妙!

????之前在校验场上,沈妙的变化众人有目共睹,可自那以后,沈妙就和沈清一同称病留在府邸,连广文堂也不去了。虽在校验场上打败了蔡霖,可那展现出来的也不过是凶悍和大胆,可礼法气度却非一朝一夕可成,沈妙在回朝宴上吃了这么多年亏,要想扭转过来可不是件容易事,谁知道今日一见,只觉得沈妙同从前判若两人,不仅衣着举止没有出一点差错,甚至众人都隐隐有一种感觉,沈妙将这满厅的官家女儿都比了下去!

????沈妙跟在罗雪雁身后,迎着众人各色眼光,无人瞧见她嘴角的僵硬。

????十多年了,她终于再次回到了这里,前生厮杀拼搏,与命运抗争的牢笼,她倒要看看,这辈子,这地方还能否困得住他!

????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都深深的铭刻在她心中,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得着路。至于那些繁琐的宫规礼仪,日复一日的做,也几乎刻入骨髓。这厅中,闭上眼似乎就能看到当初婉瑜笑着朝她讨糕点吃,傅明摇头晃脑的背国策。爱和恨并重,苦和甜交杂,再次踏入这里,百感交集,而心中熊熊燃烧的,却是复仇的火焰!

????小李子呆呆的瞧着跟在飒爽妇人身后行走的紫衣少女,心中震惊不已。他方才花园里的宫女处听得那沈信的嫡女是个粗鄙的草包,谁知道此刻见了,却发现全然不是。这少女通身上下自有一种贵气萦绕,仿佛多看一眼都会承受不住那威严似的,怎么会是个草包?

????他正想着,却瞧见那少女的目光扫过他身上,微微一凝。小李子顿时紧张起来,只晓得他与沈家小姐从未见过,莫非这就是宫中老人所说的眼缘?那沈家小姐是不是要看重与他了?正心中惶恐又激动着,却瞧见沈妙的目光瞬间又转开,似乎方才只是个意外罢了,小李子心中霎时间又有些失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好似攀上了这个沈家小姐,就有一番等待他的大造化似的。而眼下仿佛与那大造化失之交臂了。

????来不及等小李子想清楚这莫名其妙的想法从何而来时,前厅坐在最前面的一位高个子夫人已经笑道:“沈夫人,你可让人好等!”

????罗雪雁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也绽开一个爽快的笑容:“路上有些耽误了。”

????“五姑娘真是一日比一日水灵,”那高个子夫人目光又落在沈妙身上,半真半假的道:“果真是要定亲的人儿了,想当初,还是个小不点儿。”

????闻言,罗雪雁方才绽开的笑容立即沉了下去。沈妙定亲的事情于罗雪雁来说简直莫名其妙,是沈府的人背着她和沈信应得,她可是一点儿也不承认,更不怕得罪卫家,论起家世,卫家不差,可也比不得沈信,大不了将卫家得罪了,有什么比沈妙的幸福更重要,况且此刻卫夫人也不在。有心要为沈妙澄清这些事,罗雪雁开口道:“这说的叫什么话,我们娇娇方及笄不久,还用不着这么早嫁人,我可想要多留娇娇在身边些日子。”

????此话一出,诸位夫人小姐都是愣了愣,毕竟前些日子,沈妙定亲的事情可是传的沸沸扬扬。后来在沈老夫人的寿辰宴上,其余沈家人也几乎是默认,怎么现在到了罗雪雁这里,却好似亲事要做空的意思?

????高个子夫人眯了眯眼睛,似乎觉察出什么不对,笑容越发意味深长,她道:“哦?原来沈夫人还想多留沈五小姐些日子么?可是前些天,不是都说了沈五小姐要定亲了?”

????“夫人真会说笑,”罗雪雁才不惧怕什么颜面,更不怕沈家内部的矛盾暴露在众人面前。有沈家其他人那样的亲人,那些面子还维护个什么劲儿,她一扬眉,高声道:“哪有女儿定亲,爹娘却半点也不知道的道理?我和老爷可是全然不晓得夫人所说的话,定亲又从何说起?”

????罗雪雁的话一说完,周围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声,那高个子夫人也没想到罗雪雁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愣怔。

????不错,世上断没有女儿定亲父母却不知道的事情,沈妙定亲罗雪雁和沈信不知道,便只有一个道理,沈家人瞒着他们的,至于沈家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其中的文章可就多多了。

????正是众人各自思索间,任婉云和陈若秋等人也到了。

????沈贵和沈万自然也是先去了男子的正殿。任婉云带着沈清,陈若秋和沈玥慢慢行来。

????沈清还是自卧病在床后第一次出门,这些日子以来她整个人憔悴消瘦了许多,本是少女最好的年纪,竟然已经有了淡淡的苍老疲态。为了掩饰憔悴,她抹了极厚的胭脂和香粉,更是穿了一件红色的衣裳。沈清本就不大适合这样艳丽的色彩,一眼瞧过去,十分不相称,有些不伦不类的古怪。加之她腹中还有着孩子,虽然竭力掩饰,终究步子看起来有些蹒跚。

????至于沈玥,倒是一如既往地肉粉色烟轻长锦裙,轻拢慢捻,薄施脂粉,瞧着是个柔柔弱弱又书卷气息颇浓的小美人。若是从前,她定也能吸引众人的目光,可是今日却不然。有了沈妙的珠玉在前,沈玥的步子瞧着便觉得生涩了些,动作僵硬了些,神情紧张了些,甚至交握的双手也太过用力了些。总而言之,竟是连半点都不能和沈妙相比,思及此,众人的神情便有些古怪起来,什么时候,沈家那个最出风头的沈玥,竟然被沈妙远远地甩在后头?

????沈玥年纪小尚且不知道,陈若秋却能敏感的察觉到那些夫人们眼光的不同。若是往日,落在她母女二人身上的目光必然是充满嫉妒羡慕或者是称赞的,可是今日,却仿佛挑剔的更多了?陈若秋眉头一跳,这礼仪身形方面历来都是她最为自豪的一部分,对于沈玥也是要求极为严厉,她自信定京城中的贵女没有比她女儿做的更出色的,可是看这些人的表情,方才还有谁做的更好?

????她自然不知道,那比沈玥做的更好的人就近在眼前。

????沈妙挨着罗雪雁坐在一边,罗雪雁今日虽然也算是这回朝宴的主角,可仿佛也被人孤立了。

????确实如此,京城的勋贵人家,历来便有自己的一个圈子。男子们还好,以功名说话,仕途上相互交错,即便心中再不喜欢,面上总是要过去的。女子却不同,京城贵女,大多心高气傲,譬如嫡女们不愿意与庶女们玩在一起,定京城土生土长的人,也瞧不起外来户。

????罗雪雁就是那个外来户。

????若是从江南那些富饶之地来的便也罢了,偏偏罗雪雁来自西北苦寒之地,刚嫁到定京城的时候,罗雪雁甚至不会说官话,那乡音被这些夫人们暗自嘲笑了许久。她们嘲笑西北大漠风沙极大,女人的皮肤都磨砺的极为娇嫩,绿林盗贼横行,走到路上怕都会被人打劫,至于物资更是贫乏,一年到头都难得见到好的绸缎。这其中自然有夸大的成分,对待罗雪雁的针对却是实实在在。

????何况,当武将自己上战场的,罗雪雁是定京城头一个。

????对待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如果这事情又是非常稀少的,人们往往会排挤反对,这不仅仅是女人,男人也一样。于是罗雪雁便被定京城中的贵女圈子一起排斥在外了。加之沈妙之前又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这母女二人,便是这些夫人们暗中嘲笑的对象。

????白薇的母亲白夫人招呼陈若秋来自己身边坐下,她和陈若秋是手帕交,自然是要和陈若秋坐在一起的。白薇也拉着沈玥到自己身边。任婉云则走到了易夫人坐下,易佩兰瞧着沈清埋怨道:“你都许久不出现啦,听说是病了。咦,看着是瘦了些,怎么脸蛋却有些肿?”

????沈清慌乱的低下头,含糊道:“许是在床上躺的久了。”任婉云给她煎了许多安胎的药,沈清虽然也恨肚里的孩子,却更怕流产了后再也做不成母亲,因此只得咬牙喝下。既然是要养胎,少不得各种补品,自然而然的也会胖些。虽然现在身形还不显,可是却已经有些肿了。

????易佩兰不疑有他,只是拍了拍沈清的手,道:“你呀,可得把身子养好了,都是要定亲的人了,可莫要把身子坏了。”

????沈清身子一颤,低下头未说话。她知道任婉云给她说了门黄家的亲事,知道那黄德兴也算是个青年才俊,可不知为何,她心中却对这门亲事十分抗拒,仿佛直觉这门瞧着光鲜亮丽的亲事底下,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危险似的。

????易佩兰的声音不小,恰好被坐在一边的黄家夫人听到。黄夫人闻言,倒是挑剔的瞧了一眼沈清。对于这门亲事,她也不过是想为自己儿子寻个名义上的夫人罢了,沈清还算配得上她儿子,可今日这病恹恹的模样……可莫要是个病秧子才好,毕竟还要给黄家传宗接代,生个儿子出来,其他的便让她爱怎么着怎么着的好。

????那头,白夫人正悄悄的与陈若秋耳语:“若秋,我瞧着你们府上那个五小姐可不简单。”

????“哦?”陈若秋好奇的问:“为何这样说?”

????“沈五小姐身后怕是有人指点着吧。方才进来的时候,各位夫人都瞧见了,那身形礼仪,做的比宫中还要规矩。我说句不爱听的,怕是玥儿都要逊色多矣。”

????陈若秋怔住,道:“你说什么,谁不知道五娘最不懂规矩。”

????白薇是陈若秋的手帕交,也是出自书香门第,自然对礼仪要求极为高明,今日如此高看沈妙,让陈若秋只觉得不可思议,心中觉得荒谬的同时,却是忍不住朝着罗雪雁坐着的地方看去。

????罗雪雁被孤立,自个儿坐在一边,沈妙挨着她。罗雪雁毕竟年纪大阅历多,即便无人搭理也不会有丝毫动容,只要拿出在战场上那般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坐镇气势便好,可沈妙一个小姑娘,也坐的端正脊背笔直,别人不与她说话,看着竟不像是故意冷落她,而像是不敢同她说话似的。

????陈若秋的指尖有些发抖。

????女眷们这厢各怀心思,正殿中,沈信的一句话,也在殿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沈爱卿此话当真?”文惠帝问道。

????文惠帝年近花甲,却丝毫不显老态,面上挂着笑容,一双眼睛却精明锐利,隐隐可见年轻时候的凌厉锋芒。此刻他瞧着底下的沈信,沉声问道。

????方才当着群臣的面,文惠帝嘉奖沈信,沈信却提出求文惠帝赐下一道恩典,恩准他在定京城多停留半年,想在府上陪伴妻女。

????这么多年了,威武大将军沈信征战沙场,勇猛无敌,可从未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间惹人深思,群臣们神色变幻,这个节骨眼儿上沈信要留京半年,真的只是为了陪伴亲人?

????文惠帝打量着沈信,他还没死皇子间的夺嫡就风起云涌,如今局势千变万化,任何一方势力的插手都会造成整个格局的变动。前些日子沈信的嫡女沈妙痴恋定王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文惠帝还想过若是沈家这块肥肉落在傅修仪手上该当如何,谁知道后来突然就没了音讯。如今沈信突然提此要求,莫非是有别的计划?

????他仔细打量着下方的男人,沈信皮肤黝黑,目光坚毅,身形笔直的站着如小山,瞧着文惠帝动作也恭恭敬敬,是个忠诚勇敢的铁汉子。可是帝王驭臣,从来看的不是表面,而是价值。对于文惠帝来说,对于江山有威胁的,哪怕是天大的功劳,也要除的干脆利落。

????片刻后,文惠帝哈哈大笑道:“这么多年,沈爱卿镇守西北,如今破敌,朕深感欣慰,有此大将,是明齐之福。沈爱卿的要求,朕准了!”

????沈信立刻谢恩:“谢陛下!”

????这般动作,便让殿中的其他人纷纷侧目。文惠帝恩准完便自行走出正殿,徒留了一众人。沈信方才的动作可谓是出人意料,最先开口的竟然是临安侯谢鼎,这个和沈家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显然对沈信的举动也颇不了解,嘲讽道:“沈将军莫不是打仗打怕了,留在定京城半年是想享受享受?”

????沈信闻言非但不恼,还笑的露出一口白牙,道:“谢侯爷是不是羡慕本将军?哎,也难怪,毕竟谢侯爷没有妻女……”

????“你!”谢鼎面色铁青,沈信这家伙瞧着五大三粗没什么心机,其实最是嘴毒,玉清公主之死和谢景行待他如同陌路本就是谢鼎的死穴,沈信还毫不留情的给他插刀,谢鼎真恨不得一杆马枪将沈信挑死。

????傅修仪瞧着沈信,面色也是颇为精彩。沈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乎他的意料。从前沈妙恋慕他,他虽烦不胜烦,却想着有沈家可以利用,后来沈妙竟然当面澄清对他并无此意,害的傅修仪还被周王和静王嘲笑。如今沈信又提出留京半年,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傅修仪有种莫名的感觉,这个看上去最好把握的沈家好似突然变成了一个摇摆不定的石头,似乎在未来中,会生出无数变数,从而影响整个大局……

????沈信不按常理出招让群臣有些莫名,但今日获得的嘉奖也着实令人眼红。其余的人纷纷上前或真心或假意的祝贺攀谈,沈信与他们说起西北趣事,却没留意到身后有一道阴鹜的目光。

????那目光死死盯着沈信,仿佛吃人的毒蛇盘踞在草丛中,等待着时机便冲上去将对咬死。而那瞧着沈信的人,袍角的一边空荡荡的,把玩着手里的扳指,不是别人,正是豫亲王。

????这头气氛倒也热烈,外面沈丘也将那卫谦堵在廊中。

????卫谦生的也算一表人才,形容谦逊,可是和健康充满朝气的沈丘比起来,便显得太过文弱了。他看着沈丘,皱眉问道:“小沈副将拦住在下,有何贵干?”

????沈丘上上下下的将卫谦打量了一番,他自己性情开朗友好,若是从前遇着卫谦,说不定还会结交,可是自从听到沈妙说卫谦心中早已有了心上人,再看这人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在沈丘看来,自己的妹妹千好万好,只有看不上别人的份,哪里容得上被嫌弃?

????“你便是卫谦?”思及此,沈丘的语气也不怎么愉快。

????卫谦一怔,察觉到来人的不善,道:“正是。”

????“我来也没什么事,”沈丘拍了拍卫谦的肩,道:“就是同你说一声,之前有流言传说我妹妹与你们卫家定了亲,既是流言,我沈家也没放在心上,你们卫家就更不必放在心上了。”沈丘退后一步,又若无其事实则语气森森道:“我妹妹挑的夫婿,自然要先问过我的眼!”说罢,也不看卫谦是什么脸上,掉头大踏步的走了。

????卫谦一个人愣在原地,沈丘这话分明就是要与他卫家划清干系,不过……他是有心上人不错,沈丘就算再为自己妹妹打抱不平,也不必说的他像个一无是处的傻瓜一样吧。沈家人护短护的也忒凶猛了,再说了,这亲事根本就没他插嘴的机会好吗!

????走廊外头,高阳乐不可支的瞧着站着发呆的卫谦,摇了摇头,道:“这沈家人也实在太霸道了,这般狂妄,竟也不将卫家放在眼里。”

????“看够了?”他身边的紫衣少年眉目间隐有不耐,语气也不甚愉悦:“有完没完。”

????“卫谦可是你的人。”高阳道:“他这样被人欺负,你不为他出头?”

????“你喜欢,你去。”谢景行瞥了他一眼。

????“我可不敢。”高阳看好戏一般的道:“那沈家丫头有那么多人护着,一个不小心,麻烦就上门。不过,”他笑容温和,语气却有几分幸灾乐祸:“今日豫亲王在场,只怕事情不能善了,我可是听说,豫亲王打算娶王妃了。你猜,他要娶的人,是沈家哪位姑娘?”

????“我猜,他娶不了。”谢景行挑眉,目光落在前方。

????花园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跑着上前,同另一边的小太监说了些什么话,将一个香囊塞进了小太监的手中。

????那身影正是沈妙的贴身丫鬟,惊蛰。

????------题外话------

????一夜之间过敏了脸上起了好多疹子……毁容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