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热闹-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七十八章 热闹

千山茶客2017-4-25 22:31:49Ctrl+D 收藏本站

????“他娶不了。首发哦亲”

????高阳顺着谢景行的目光看去,只见花丛中,那沈妙的贴身丫鬟嘱咐了小太监什么话,小太监应了,大约是第一次拿到这样多的银子,十分的喜形于色,又恭恭敬敬的对丫鬟说了什么,才离开。

????待小太监离开后,惊蛰站在原地,面上也浮起一丝狐疑之色。沈妙特意吩咐她一定要将东西交到这名小太监身上,可是这个小太监分明是新入宫的,和沈妙并没有什么交集,为何还要特意嘱咐呢?

????想不清楚其中的原因,惊蛰摇了摇头,总之目的已经达到,便也转头离开了。

????“沈家这位小姐,胆子很大。”高阳评价道:“连宫中也敢耍手段,而且看起来,沈信都不知情。”

????谢景行不置可否,一个连自家祠堂都敢一把火烧个精光的人,他从来不认为对方会胆小。至于在什么地点行什么事,大约在沈妙眼中,也并无不同。

????“走吧。”他唇角浮起一丝奇怪的笑容:“我们也该去看看戏。”

????“我便不去了。”高阳眨了眨眼:“如今行事还是小心为上,何况,计划有变,更要谨慎。”

????“随你。”谢景行懒洋洋道,忽而想起什么,随口道:“若是有时间,也去太医院那些老家伙那里打听打听有没有东西。”

????“遵命。”高阳拱了拱手,这才不紧不慢地朝另一头走去。

????……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去,总归是要到回朝宴开始的。

????女眷们坐在大殿下首,男眷们坐在大殿上首。最左侧靠近正中高座的则是皇子。周王、静王、定王三人已经先到。随后而来的则是离王、襄王和成王。

????周王静王是兄弟,自然是一伙儿的,而襄王和成王以离王为首,又是自成一派。至于还未到来的太子殿下,则有轩王、楚王支持。至于九皇子,定王殿下傅修仪,则是不占帮派,看着实力最为弱小,也最中立的一派。

????随着三王的出现,厅中方才的喧嚣都是渐渐静了下来。

????文惠帝也是古怪,生的九个儿子,各个都极为优秀。若是平常人家,有这么多优秀的儿子怕是早已乐开了花,可是高门贵族中,优秀的儿子越多,竞争也就越激烈。更不幸的是,这九个优秀的儿子,生于天地间最无情的帝王家。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优秀,将会成为彼此眼中的钉子,都是欲处之而后快。

????如今九子长成,虽然太子已立,可各方势力却并未收敛。文惠帝如今在时,还维持着其中的平衡,但是终有一日这盘踞的巨龙也会老去,那时候,早就蠢蠢欲动的明齐皇室,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而周王兄弟一派,离王一派,太子一派中,太子表面瞧着实力最高,可是太子身子却孱弱,文惠帝不会允许一个孱弱的儿子坐上龙椅,所以太子的势力,与其说是正统之下的追随,倒不如说是虚的。若是身子稍有不适,只会便宜手下的轩王和楚王二人。离王一派,因着人数多,势力也大,百官之中,不少都暗中投靠了他的麾下。周王静王兄弟虽正统及不上太子,势力及不上离王,却有一个备受皇帝宠爱的母亲徐贤妃,徐家也算强有力的支持。

????剩下的那个定王,并未被人放在眼中。论起势力,一个人单打独斗也像是个笑话,论起背景,生母董淑妃也极为低调,若非生了傅修仪,也轮不到坐四妃的位子。傅修仪固然优秀谦逊,可是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是以众人也并不看好他。虽然傅修仪表现中立,对夺嫡之事不感兴趣,可是这重重深宫中,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的几个兄弟,依旧对他虎视眈眈。

????不过女眷们看人没有男眷们看人那般深刻,在座的少女们,却是偷偷打量着傅修仪俊逸的容貌,微红着脸低声议论。

????平心而论,傅家人都长了副好皮囊,而傅修仪在九个皇子中,又是最为出色的。皇室赐予他不凡的气度,而他又总是一副淡然姿态,既不摆高高在上的架子,也不将下巴昂到天上去。对于少女们来说,这样“亲切”又“出尘”的男子,真是满身都是风华。

????“定王殿下也确实生的太俊了些。”耳边传来少女低声的嘟囔,沈妙转过头,冯安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她身边,对她嘿嘿一笑,随即又板着脸道:“你既然到了,怎么不来找我,还摆出大小姐架子,让我找你不成?”

????沈妙被她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对于冯安宁这个大小姐什么时候跟块牛皮糖似的爱粘着她,沈妙也有些无奈。更不知道冯安宁何时对她转了态度,沈妙毕竟不是真正的豆蔻少女,同冯安宁之间,做不到同龄人之间的亲密无间,并且如今,她无法毫无防备的接受别人的善意,所以倒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冯安宁。最后,只得摇了摇头,找了个借口道:“我没看见你。”

????沈妙自然不知道,若是从前的她,冯安宁定是多看一眼都不会,可是如今的沈妙,是沐浴过明齐后宫血雨腥风的皇后,人对于比自己强大的人都会有一种跟随崇拜的心情。冯安宁能隐隐感觉到沈妙内心的强大,自然要不自觉的跟随。

????“嘁,”冯安宁撇了撇嘴,忽然又捉弄般的悄声道:“不过定王殿下也来了,好歹也是你曾心悦之人,怎么都不见你看一眼?”

????仿佛是为了映证她的话,冯安宁话音刚落,便听得江晓萱笑着高声道:“沈五小姐,定王殿下到了!”

????她本就是为了令沈妙出丑,又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当着皇家人的面,沈妙也不敢动怒,便是罗雪雁也得忍着。这样的话可以权当做是玩笑,可是早前沈妙痴恋定王的事情明齐举朝皆知,她的话一出来,不仅女眷,连男眷席上的目光都瞧过来。

????罗雪雁咬牙,她知道这人就是故意激怒沈妙的,虽然沈妙说自己如今已经不再爱慕定王,可罗雪雁知道,喜欢一个人不是说那么容易放弃就放弃的,沈妙表面看着若无其事,说不定内心也是极为痛苦。罗雪雁恼怒沈信这时候偏偏不在,她扭头看向沈妙,生怕沈妙因此而伤心难过,轻声道:“娇娇……”

????男眷席上,众人的目光也是十分精彩。蔡霖扯了扯嘴角,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当初校验场上沈妙害他丢了脸,如今沈妙自己也要重蹈他的覆辙,想到便觉得开心。苏明枫和苏明朗并坐着,苏明朗拉了拉苏明枫的袖子,惊喜道:“大哥,沈家姐姐也到了么?”

????他个头太小,桌子便将整个人的视线挡住,更加不可能看得清沈妙了。苏明枫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为何对沈家五小姐颇有好感,若不是因为苏明朗太小了,苏明枫险些以为自己这个弟弟对沈妙起了别的心思。

????不过……他也转头看向沈妙,这样近距离的碰面,沈妙会以何种面目来面对定王呢?

????在男眷席上的角落,还有一名青衫男子,比起其他锦衣华服的贵人们,他的穿着极为朴素,然而这并未让他相比之下显出狼狈之态,相反,因着衣着简单,也有一种远古名士的风流潇洒之态。此刻,他也正静静地看着那垂头不言的紫衣少女,目光中隐隐有波动。

????这人正是裴琅,这样的场合本来裴琅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可是今日广文堂的监正家中有人殁了,监正便让裴琅来代替广文堂参加,裴琅在广文堂虽是先生,实则也算是半个监正了,因此也没有推辞。

????谁知道来了后,便瞧见这一幕。

????周王和静王站在傅修仪身边,江晓萱那故意挑拨的话也听在耳中。周王笑了一声,拍了拍傅修仪的肩,意味深长道:“我们九弟,可真是了不得啊……”

????傅修仪眉心微皱,面上却浮起一抹淡笑:“四哥说笑了。”话虽如此,他的目光,却不自觉的飘向了座位中的少女。

????“呵。”一声轻笑,从少女的唇角逸出,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这一声笑容,竟是听不出任何情绪,说是嘲笑,却显得太过轻柔,说是快活,却又十分平静,仿佛一杯沉淀了许久的烈酒,五味陈杂,繁复的千般滋味在心头,最后只化为了一声轻飘飘的谈笑。

????男眷们还好,女眷们却是惊异,她们浸淫宅门这么多年,竟是根本听不出沈妙这笑声中的意味。她才多大?

????沈妙抬起头,目光没有停顿,仿佛当日在校验场上对着蔡霖射过去的箭矢一般,猛地射向了那负手而立的身影,傅修仪。

????傅修仪微微一怔。

????少女的目光中,没有痴迷、爱恋、崇拜和惊喜,有的只是深不见底的平静。仿佛轮回百年的老人,沧桑的隔着长久的岁月看他,无悲无喜,却让人心中不安。

????那双清澈的眸子有着极为好看的形状,若是弯一弯,应当便会甜蜜的让人想起蜜糖的滋味。但是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傅修仪的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不安,好似在丛林中踽踽独行,却被掩映的草丛深处,一只巨兽的眸子给盯住了似的。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他脸上淡淡的笑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收起,定定的注视着沈妙。

????“呵。”沈妙又是轻笑了一声,这一次,众人看的清楚,她红润的唇角微微一弯,眼角却未动,分明是一个冷笑。

????大约是对自己爱而不得的心上人因爱生恨,生出的淡淡怨气而凝聚成的一声冷笑吧。众人这般想着,却又惊异沈妙竟然敢这么直截了当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在宫中和皇子放冷笑,谁有这个胆子?

????傅修仪没有动。

????那一声冷笑中,他分明看到了一层淡淡杀机,虽然被刻意掩饰,却仿佛连掩饰都收敛不了其中暴涌的气息。那种势在必得的冰冷,竟让他的心头一缩。

????只因为不接受对方的心意,就对他动了杀机?傅修仪有些愕然,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觉得那杀机充满了威胁?

????这莫非是他的错觉?

????待他再凝神看向沈妙的时候,后者已经转过头,与冯安宁说些什么了。

????沈妙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杀意,这么久了,即便是校验场,她也只是和傅修仪远远地打个照面,不想和傅修仪这般近距离的见面,就是因为,她怕一旦接近傅修仪,她会掩饰不了自己的滔天恨意!

????江晓萱挑衅的话,就在沈妙两声莫名其妙的轻笑中度过了,她第一声轻笑复杂,第二声轻笑微冷,可是傻子都能看出来,那其中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没有一丝对傅修仪的情义!甚至在笑了两声后,她索性就直接与身边的姑娘说起话来,那轻蔑和无视,竟然让人也说不清楚是有心还是无意。

????只是气氛,终究是被她弄得冷了下来。

????周王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笑着凑近傅修仪道:“九弟,看来你也不那么所向无敌嘛。”

????傅修仪苦笑一声,心中却渐渐对沈妙重视起来。

????“嘿,看来那沈家五小姐,倒有几分气魄。”苏明枫饶有兴致道。如今他的“重病”已经好了不少,却仍旧不能辛劳,因此他的官位,仍旧没有复职。

????“沈姐姐本来就很好。”苏明朗白了他一眼。

????座位上的裴琅低下头抿了一口茶,眼中却闪过深思。

????正有些沉默着,便听得一声爽朗洪亮的笑声:“哈哈,诸位,来的迟了!”

????那小山似的身影,不是沈信又是谁,紧跟在沈信身后的,就是沈丘。见这重头人物都来了,各位官僚便纷纷与他打招呼,沈信同周王几个行过礼,便入席就坐。他和沈丘也是错过了方才那场好戏,否则就算沈信不出手,沈丘才不管会不会怜香惜玉,肯定让江晓萱吃不了兜着走。

????沈信过后,离王三人,太子三人也相继到了。太子身子孱弱,太子妃倒是生的大气端庄,沈妙瞧了太子妃一眼,目光动容。

????这太子妃身后有丞相娘家,本是太子借着太子妃娘家势力稳固地位,后来太子妃有孕,文惠帝怕太子身子病重,反倒便宜了太子妃一家外戚专权,竟是生生使了手段让太子妃小产。太子妃对太子情深意重,哪知道夫君对自己的骨肉都能痛下杀手,又怕告诉娘家为娘家惹来灾祸,后来郁郁而终。太子妃死后三年,丞相府得知真相,想要为女儿报仇,最后却是投靠了傅修仪……

????沈妙看着自己面前的杯盏,傅家人各个都心狠手辣,傅家男儿皆是负心薄幸,她和太子妃想来并无不同,都是江山权谋下的牺牲品,一颗无辜的弃子。

????如今,她要做执棋的人,谁想要来下棋,谁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太子妃落座后,原先出嫁前的好友便纷纷与她说笑。男眷那边,豫亲王也到了。

????豫亲王一到,女眷席上的人皆是有些沉默,尤其是那些少女,更是吓得面色苍白。

????往年的回朝宴,豫亲王都是不会参加的,这么多年,他对朝中事物完全不放在眼中,也因此,生性多疑的文惠帝才会对这个弟弟格外宽容。这其中固然有豫亲王年轻时候舍命相护的功劳,可要不是豫亲王这么多年都安安分分的不插手朝中事物,只怕就算再大的救命之恩,也抵不过文惠帝的疑心,毕竟当初文惠帝的兄弟,可都是尽数死于他手。

????历来不参与回朝宴的豫亲王突然出现,让女眷们不安,男眷们疑惑,几位皇子却是笑的心知肚明。那座位上与太子妃交好的妇人便道:“也不知亲王殿下怎么会出现?”话中都是试探之意。

????太子妃自然是知道其中原因的,扬起唇角,笑道:“王叔这么多年鳏身一人,也该是时候找个人伺候他的生活了。”

????此话一出,女眷们都是惊疑不定。难不成豫亲王要选王妃了不成?可是成为豫亲王妃可不是什么好事,至少此刻,少女们的身子都不由得瑟缩了一些。

????“敢问太子妃,”那夫人笑着问道:“不知是哪位小姐有此福气呢?”

????太子妃却不肯说了,只是摇头笑道:“待会儿便知道了。”

????因着太子妃的这番话,女眷们陷入了一片僵局,众人都有些害怕。那豫亲王妃的名头就像是催命符,睡得了,无非是死得更快些,哪里算得上什么好事呢……

????冯安宁凑近沈妙,问:“你猜,那豫亲王妃究竟是谁?”

????沈妙道:“我猜不着。”

????“你真没意思。”冯安宁撇了撇嘴。

????另一边的沈清却是紧紧抓着衣角,看到豫亲王的一刹那,她的脑中铺天盖地想起的都是那一夜豫亲王对她的万般折磨手段,若非任婉云死死掐着她,沈清只怕是要大声尖叫出来。

????“莫怕清儿,”任婉云凑到沈清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她道:“今日豫亲王来,是替你收拾那个女人的,等她进了豫亲王府,自然有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

????一边,陈若秋瞧着任婉云和沈清的动静,饮了一口面前的茶,微微笑起来。

????豫亲王过后,本以为除了帝后外所有人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突然听得阵阵惊呼声。冯安宁正拉着沈妙说话,听见动静也抬头看去。

????只见那深宫之中,大殿门外,自远而近走来一人。紫金袍,青丝靴,眉目明丽英俊的不像话,脚步不紧不慢,懒洋洋行来。

????临安侯谢鼎先是惊喜的叫出声来:“景行!”随即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看着人影说不出话来。

????众人又是惊诧,今日的回朝宴究竟是个什么来头,不仅从不出面宫宴的豫亲王出现,现在连谢家小侯爷谢景行也到了。

????而女眷们激动痴迷的神色,竟是一点儿也不比方才傅修仪出现时候的少,甚至稳稳的压了过去。

????少年身姿笔挺,虽然瞧着步履闲散,一步一步却自有威压。他本就是极出色的容貌,这么一来瞧着,在紫金长袍的衬托下,竟然有隐隐不可逼视之感。颜如雪,眼如漆,眉如剑,那微微挑着的唇角,就如冰雪中欺霜盛开的红梅,有种艳若桃李的色彩。这比女子还要精致的眉目间,却无一丝女子的阴柔之气,反而如天上的旭日,满满都是灼目的亮眼。他一个人走来,这文武百官都好似成了陪衬,仿佛这明齐的真龙皇室,金灿灿的宫殿,终于将他骨子中刻入骨髓的高贵和傲气激发出来。

????实在是英俊的让天地都失色。

????而这如烈日一般灼目的少年郎,却有着森然锐利的目光,那玩世不恭的笑容,细细看去,也尽是冷漠和残酷。

????“这谢家小侯爷,什么时候如此出色了……”冯安宁喃喃道。

????以往的谢景行虽然也极是俊俏招摇,但是和今日的他一比,却是黯然失色。仿佛过去都故意掩盖光芒一般,眼下的谢景行,褪去了那层掩饰,真正的他,这身风华,傅修仪和他比起来,实在是,仿佛他才是该站在王朝顶峰俯视众生的人!

????这个念头一出,沈妙也被自己惊了一跳。她抬眼看向谢景行,紫衣少年行至席前,迎着众人的诧异的目光,挑眉一笑:“今日我也来凑凑热闹。”说着,就走到席间坐下,可却并非挨着临安侯谢鼎,而是挨着苏明枫。苏明朗撇了撇嘴,不情愿的挪了一小块地方。

????见状,谢鼎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而周围的人瞧见,虽是议论,却未阻挠,谢景行自来就是这么个玩世不恭的性子,今日怕也是兴之所至。

????“谢家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罗雪雁神情凝重,是龙是虫,她看人一向精准。这谢景行行动间有种大气度,并且没来由的让人感觉有些危险。上过战场的人,对那种危险感受的更加敏锐。

????沈丘瞧见谢景行,却是眼睛亮了一亮,差点站起身来,随即抓了抓头发,掩饰般的一把抄起桌前的茶杯灌了一口,这般粗鲁的行为惹得周围人都是古怪的瞧着他,沈丘连忙嘿嘿一笑。

????“谢家这小子倒是不错。”沈信十分满意,对于能给自己的老对头添堵的谢景行,他简直欣赏的无法溢于言表,若非对方是谢家人,说不定还能和对方拜个把子。

????傅家的几名皇子,目光却同时有些阴沉。

????这个临安侯府的小侯爷,看起来太过出色了。虽然他并没有入主朝堂,可是单凭着那股无法无天的气度,便已经可以感受出不是能屈居人下的人物。这等人物若是无法收服,最好早下杀手。

????看见一个手握兵符的侯府壮大,出个大人物,可不是皇室愿意见到的。

????正在这时,便听得太监拖长的声音喊道:“皇上到——皇后娘娘到——”

????帝后终于在众人的等待中,姗姗来迟。

????文惠帝看上去心情不错,皇后却是显得有些凌厉,作为一个女子,她长得也算是秀丽,大约可以瞧出来年轻时候的风姿,然而年华老去,脸颊凹陷,就显得有些刻薄。

????因着太子有病,这位皇后的手段向来十分凌厉。从前沈妙站在傅修仪这边,嫁给傅修仪后,没少被这位皇后刁难,在这位皇后手中吃过的苦头数不胜数,也正是这位皇后,以自己为例子,教沈妙看清楚了宫中生存的手段。

????前尘种种,皆是虚妄,她为复仇而来,可最后的目的,却是要整个皇室彻底颠覆。蜉蝣撼大树,杯水救车薪,就如同她现在和皇后的距离。

????可是这后位本就是她的,终有一日,她会重新坐上那个位置。

????沈妙垂下眸子,轻轻端起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

????在她不远处,沈清也露出一丝微笑,仿佛为了和她一起庆贺似的,同时举起了茶盏抿了一口。

????笑容仿佛更畅快了。

????沈妙眼中黑色更浓,唇角倏尔一弯,和冷笑不同,这一笑,眉眼弯弯,甜甜蜜蜜的模样,竟是极为动人。就连对面男眷席上,有注意到这边的,都被沈妙的笑容晃了下神。

????裴琅一直紧紧盯着沈妙,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仿佛这少女身上有什么一直吸引着他,然而几个月之前,沈妙不过是广文堂一个草包。裴琅待她温和,也不过是礼节使然,内心里,是看不起她的。

????帝后就坐,宴席开始。这所谓的君臣同乐,其实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君仍然是君,臣仍然是臣,大家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仿佛真的就是天子与庶民同乐了。

????苏明枫碰了碰谢景行:“你怎么来了?”

????“来看热闹。”谢景行唇角一勾,女眷席上顿时又是一片低低抽气声。

????“这么无聊,有什么热闹可看?”苏明枫头疼。

????正说着,却瞧见豫亲王开口道:“皇兄——”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厅中却立刻安静下来,显然,众人都极为忌惮这位煞神。

????“前些日子答应臣弟的选妃一事,臣弟已经想清楚了。”豫亲王笑容古怪,他道:“既然今日是喜事,不如双喜临门。”

????“臣弟中意——沈家姑娘。”他说的极为缓慢,眼中毒蛇一般的光芒缠缠绕绕,如跗骨之蛆,紧紧地攀上了端坐的紫衣少女面前。

????------题外话------

????谁说娘娘木有追求者的,傅渣不算,裴先生和明朗正太已经上线了,小侯爷要哭晕在厕所,老的小的都要防……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