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走黑路-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八十章 走黑路

千山茶客2017-4-25 22:31:59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好好的回朝宴,就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结束了。=文惠帝被扰了兴致,没过多久也就拂袖而去,皇后也称乏了。帝后都离开,臣子自然知晓不能久留,纷纷找借口离去。虽说今日此事表面上看是寻得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沈家大小姐嫁入豫亲王府,但明眼人都知道,不过是一桩骇人听闻的丑事,至于那沈家大小姐,一旦嫁入豫亲王府,也自然是凶多吉少。

????罗雪雁紧紧拉着沈妙的手,她不知道沈清和豫亲王怎么会有染,却是因此更担心沈妙的安危,只觉得这定京城内的凶险比起西北大漠来也不遑多让。

????沈丘直到离开的时候都一言不发,他一向开朗,惹得沈信还以为他是因为沈清之事而感到唏嘘。却不知道沈丘心中此刻早已怒极,只觉得一腔闷气无处挥洒,既痛恨沈家二房心肠歹毒,也痛恨豫亲王荒淫无耻。

????沈清早已被任婉云匆匆带着离开,沈贵的脸色却是十分精彩,众人瞧着他的目光也是意味深长。有些朝廷上不对盘的同僚甚至还来落井下石,对他拱手笑道:“恭喜沈大人,能和亲王殿下成亲家,可是天大的福分。”

????若是从前沈清嫁给豫亲王,对于沈贵来说或许也没什么大碍,只要能有助于他的仕途,女儿的幸福也不甚重要。可是如今,沈清今日的表现明显给豫亲王带来麻烦,豫亲王会不会迁怒于他?想着想着,沈贵心中就生出一些烦躁和恐惧来。

????回朝宴散去后,罗雪雁和沈妙往宫外走去,路过一处走廊的时候,沈妙轻声提醒她:“小心,这里有块砖是松的。”

????罗雪雁是武将,步子迈的大而重,一脚踩下去,说不定会摔个趔趄。罗雪雁仔细一瞧,才笑道:“差点就摔着了。”随即又一愣,看向沈妙问:“娇娇怎么知道?”

????沈妙一噎,她在宫中生活了数十年,哪里是什么样的早已牢记在心。罗雪雁问起来,她只得答道:“曾有一年在这里摔过跟头,从此记住了。”

????“原来如此。”罗雪雁爽朗笑道:“娇娇倒是聪明,记住摔过跟头的地方,就不会再摔一次。”

????沈妙心中一动,并未说话。

????两人行走间,却见着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拖着一个小太监走过,那小太监嘴里被堵着帕子,似乎在拼命地挣扎,然而哪里挣脱的过人高马大的侍卫。跟在他们三人后面的,正是太监总管高公公。

????“沈夫人,沈小姐。”高公公停下来与他们行礼。

????“高公公这是……”罗雪雁看着那小太监问道。

????“新来的不懂规矩,犯了错,杂家这是带他去受罚呢。”高公公尖着嗓子道。

????那小太监看见沈妙,目光落在沈妙身后的惊蛰身上,忽然疯了一般的挣扎起来,似乎是想往惊蛰身边冲。

????“老实点!”高公公一脚踢在小太监膝盖弯上,后者闷哼一声,一下子跪倒下去。高公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差点冲撞了贵人。”

????罗雪雁皱了皱眉,她不太喜欢宫中这些毫无人情味的刑罚,这样的场面也会让她心中不舒服,当即便冲高公公道:“既然如此,也就不打扰高公公做事了。”

????高公公连忙笑脸应了。

????却是沈妙忽然开了口,轻声道:“既然犯了错,自然该受刑罚。”

????众人诧异的看着她,小太监身子一抖,看向沈妙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怨恨。沈妙理也不理,挽着罗雪雁径自离开,临走之时却还是淡淡的扔下一句:“不懂规矩就要教,宫中不比宫外,今时,也不同往日。”

????沈妙一行人的身影渐渐远了,高公公对两个护卫道:“等什么,走吧。”

????小李子满心满脸的不甘,面上更是充满了恐惧。他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回朝宴的小花园中,沈妙的贴身丫鬟惊蛰给了他一锭银子,对她道沈大小姐身子不适,不喝宫宴准备的酒酿,需要一杯清荷茶就好,烦请等会在宴上的时候通融一下。他觉得此事简简单单就能得了一锭银子,何乐不为,而且若是讨好了这位沈家小姐,日后说不定也会有贵人造化。

????但小李子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沈清竟然是怀了身子的,那清荷茶更是成了引发所有事情的罪魁祸首。可以说,那一杯清荷茶惹出了一干祸事,而这杯茶的源头,查来查去,就查到了他的头上。

????小李子解释了无数遍都无人相信他的话,而他收到的银子也是最普通的银子,甚至连官银都不是。一个贵家小姐打赏,怎么会用这种普通的银子,他的话无人相信,他就是恶人。等待他的是什么?

????外头,沈妙静静地走着。等待小李子的是什么,她比谁都清楚,宫中是一个容易颠倒黑白的地方,若是站得高,便有变黑为白的本事,若是本来就很矮,那么对不住,说的话白的也成了黑的。当初傅修仪刚登基,小李子是高公公身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狗,是她看小李子可怜,愿意在宫中给他个面子。后来小李子成了李公公,她从皇后变成了废后,这个自己亲手提拔的宦官还亲自送了她最后一程,给了她一句忠告: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她也算是把这句话原物奉还,今世不同往世。如今她是高高在上的官门嫡女,对方只是低入草芥的的尘埃,她连出手都不屑太过费神,这样干净利落,好得很。

????她和罗雪雁在前面走着,却不知曲曲折折的走廊之后,有人看着她的背影发出喟叹:“这沈家小姐是不是和那小太监有仇?好端端的,平白误人一条性命。”

????他的身边,谢景行冷笑看他:“你什么时候变慈悲了?”

????“为人医者当父母心。”高阳摇了摇扇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凝重起来,道:“沈家小姐不简单,方才殿中,她看了我许久,莫非……她发现了我的身份?”

????“不可能。”

????“那她看我的眼神也着实可怕,”高阳摸了摸下巴,认真思索了一番才开口:“莫非,她是心悦我?”

????谢景行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吐出一个字:“滚。”

????“你这人真没意思。”高阳摇头颇为遗憾:“虽说如今大事迫在眉睫,但你这性子也是越来越凶。还是要放松放松。”

????谢景行看着远处,道:“羽书来了。”

????“啥?”高阳一惊:“什么时候?”

????“昨日。”

????高阳的神情渐渐肃然:“难道你想……”

????“不错。”

????……

????定京,沈府,彩云苑。

????“啪”的一巴掌,沈清的脸上顿时出现清晰的指印,唇边也泛点鲜红。

????“沈贵,你干什么!”任婉云厉声喝道,一把将沈清护在怀里,一边看着沈贵目露凶狠之意。

????“我干什么?”沈贵的笑容狰狞,仿佛一头恶狼,只怕若非顾忌着一丝情面,真恨不得将面前两人弄死。他道:“你们今天做了什么?”

????“什么怎么?”任婉云不甘示弱:“这事难道能怪清儿吗?你是清儿的爹,你不帮着自己闺女还打她,沈贵,你没有良心!”

????“闺女?”沈贵怒极反笑:“我沈贵没有这样的闺女!不知廉耻,勾三搭四!还怀着个孽种!真是比青楼下三滥的妓女都不如!”

????沈清的身子剧烈抖了一下,一双眼睛有些失神的模糊,任婉云见状,顿时心如刀绞。但凡沈贵对沈清有一丝父女之情,都不会用这么恶毒的话来说自己的女儿。

????任婉云将沈清交给春桃,冷笑着站起身来,道:“沈贵,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清儿到了如今这副模样,究竟是谁害的?是我么?是沈妙那个小贱人!你为什么不去找沈妙的麻烦,哦,你怕是吧,你怕大哥大嫂回来,你动不了那个小贱人。你对清儿发火,可也别忘了,当初卧龙寺那件事,你也有份,你现在将独善其身,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清儿和我身上,老娘不吃你那套!若是惹急了,我便将事情告诉大哥大嫂,咱们谁也讨不了好!”

????“你!”沈贵同任婉云夫妻多载,从未见过任婉云这般泼妇模样,更让他觉得不安的是,任婉云竟用此事来威胁他。沈贵虽然为人圆滑,骨子里却极为胆小,从他根本不敢惹豫亲王一事上就可见得。如今沈信夫妇都回府,他更是不敢找沈妙麻烦。要是任婉云真的胆敢将此事抖出来,沈贵相信,沈信说不定都会一刀劈了他。

????思及此,沈贵怒道:“你这泼妇,好不讲道理,我与你说也说不清!走了!”说罢落荒而逃。

????看着沈贵匆匆离去的背影,任婉云面色嘲讽,自己的夫君她自己最清楚,沈贵这个人骨子里欺软怕硬,嫁给这样一个人,如今连女儿都保护不了。

????无疑,沈妙给了任婉云致命一击,对于任婉云来说,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一步走向毁灭比杀了她更让人痛苦。眼下这个地步,皇后赐婚,任婉云纵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沈妙,这笔账,我任婉云不同你讨回来,誓不为人。”她磨着牙,直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血来。

????……

????西院中,沈信夫妇回到自己屋里后,沈丘仍是坐着不动。

????他木着一张脸,门神一样的坐在沈妙的桌前,这位年轻将军平时看上去春风和煦,一旦黑着脸的时候,就有几分沙场男儿的血腥气,白露和霜降都有些畏惧不敢上前。

????“大哥。”沈妙送走沈信夫妇回到屋里,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妹妹,我想了又想,”沈丘道:“此事还是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心里堵得慌。”他说的“此事”是指沈清和豫亲王的事情。虽然沈妙之前隐瞒了一部分,但是经过回朝宴那么一出,沈丘自己也能将来龙去脉猜的七七八八了。正因为知道这件事做的恶毒又荒唐,沈丘才出离愤怒。他们家中最小的妹妹这一年竟然被人如此算计,还差点葬送一生,若是真的出了事,沈丘不敢想他们有多后悔。

????沈妙看着他,沈丘还在说:“我越想越是生气,妹妹你莫要拦我,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大哥。”沈妙叹息一声:“我已经说过了,此事没有证据。既然他们做事,自然滴水不漏,况且其中牵扯到一个豫亲王,对上豫亲王,皇家会给与庇护,你若是跳出来,就是站到皇家对立面,你想害死爹娘吗?”

????沈丘一愣,沈妙的话太过理智,竟然让他忽略了沈妙语气中对明齐皇室的不敬和不屑。他知道沈妙说的没错,当初世家贵族中不是没有被豫亲王糟蹋的姑娘,那些家族也不是没有高于沈家名望的,可最后都是高高竖起低低放下,豫亲王府的背后是明齐最高的势力,与之相碰,犹如以卵击石。可他的心里还是觉得非常的闷,他问:“总不能就这样算了。”

????“大哥,与我下一盘棋吧。”沈妙道。

????“都什么时候了,”沈丘挠了挠头:“而且你不是不爱下棋的吗?”

????沈妙不接他的话,摆好棋盘,自己拿起黑子,百子给了沈丘,道:“两军对垒,这是你的兵,这是我的兵,以子为卒,将帅各分,逐鹿天下如何?”

????沈丘对战场之事一向热衷,闻言倒也来了兴趣,道:“好。”他虽然是武将,下棋却也是精通的。只因为下棋和打仗有许多共同之处,一副精妙的棋局有时候能看出无尽的战术。

????白子黑子落在棋盘上,沟壑纵横,黑黑白白仿佛真是武战场。沈妙下棋下的慢,不是说她的动作慢,是很柔和,和沈丘步步铿锵的风格不同,有种似乎般的柔。这种感觉,让沈丘有种钝刀子磨肉的无力。任沈丘的白子怎么威逼,她都岿然不动,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地落下黑子。虽然看上去她是落了下风,可是手中所持的黑子却是一个不少,偶尔沈丘眼看着要吞吃她的黑子了,却又被她狡黠的逃走。

????一炷香过去,桌上的白子黑子一个不少,谁也没有讨到便宜,谁也不曾吃掉对方一个子儿。只是却也能清楚地看到,一直以来都是沈丘的白子占据着主动地位,黑子都被白子逼到了角落,再这么下去,沈丘再加紧些步伐,就能将沈妙的白子一个个蚕食。

????沈丘道:“妹妹,你逃脱的法子挺好,不过难道要这样跟我下一夜不成?我可要进攻了。”

????“正好,”沈妙微微一笑:“我也打算如此。”话音未落,她手中的黑子忽而落到了一个刁钻的位置,沈丘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只那一个位置,整局棋的局势似乎都被改变了。

????他心中惊异,之前白子的步步威逼,此刻倒像是在作茧自缚,他陷在沈妙那一颗黑子的扭转全局中,竟然无从下手。

????接下来,沈妙一改之前只攻不守的作风,下手凌厉,风卷残云般的大口大口吃沈丘的白子,不到一刻钟,沈丘方才还落得满满的白子,竟然只剩下最后一颗。

????“我输了。”沈丘苦笑一声,又惊异的看向沈妙:“妹妹,你的棋艺什么时候竟然进步如此?”

????以棋局为战场,他一个武将被自己的妹妹杀得片甲不留,说出去简直是个大笑话。不过他的心中也十分诧异,沈妙展现出来的,并非对棋子的掌控,而是对大局的了解。从先前的柔弱风格到最后落子凌厉,她神色从容,说不定这盘棋到底怎么走,都一直在她的把握之中。

????“我并非想与大哥下棋。”沈妙摇了摇头,道:“先前大哥问我难道就这么算了,下了一盘棋,大哥如何想?”

????沈丘先是一愣,随即吓了一跳,道:“你……”

????黑子前面姿态柔和,只攻不守,到了后头陡然一转,扭转全局,将对方吞吃干净。意思是,沈妙之前对待沈清之事柔和,并不反抗,不是因为打算就这么算了,而是……而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等着那些人对付沈妙的手段变成了作茧自缚,她再出手,满载而归?

????“达到目的的法子有很多种。”灯火下,少女手指中夹着一枚黑子,白皙的手指和漆黑的棋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有种异样的美丽。她的声音轻描淡写:“这条路走不通,那就换条路。明的不行,就暗的。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出路堵死,接下来,就该我们下棋了。”

????灯下看美人,美人颜如玉,沈妙只能称得上是清秀佳人,可是这一刻,就连沈丘也忍不住侧目,少女姿态安静,却仿佛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一颗七巧玲珑心,早已将棋局暗藏于心,谁都成了一颗棋子。

????沈丘觉得心中涩涩的,他一直觉得沈妙虽然待他不亲近,性情却极为单纯,这样的性子,只怕会被外人利用,可是如今,他却看得清楚,自己的妹妹已经在不知不觉长大了,这份心机手腕,连他也比不上。

????“妹妹,我不明白。”她道。

????“大哥若是信我,就将此事交给我吧。”沈妙道:“豫亲王这种人,日后必然会因此事来找沈府的麻烦。斩草要除根,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敌人。”

????“妹妹方才不是说,豫亲王府背后有皇室撑腰,我便不能直接去找麻烦,妹妹你又如何做?”沈丘担忧道。

????“我早说了,白的路走不通,就走黑的路,世上的路千千万,总有一条走得通。”沈妙淡淡道:“他豫亲王仗着皇室狐假虎威,不过是有壳的乌龟,拔了他的壳,看他再如何嚣张!”

????在沈丘的目瞪口呆中,沈妙朝着他微微一笑:“不过大哥,我需要些银子,所以……陛下赏赐的那些东西,真金白银的给我,我有用。”

????沈丘本想问沈妙要做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何,对上沈妙那双亮晶晶的双眸,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是堂堂的沈副将,面对沈信的时候偶尔都会和沈信争个脸红脖子粗,但只要沈妙静静地看着他,沈丘就觉得什么都会无条件的听从。沈丘在心里暗暗啐了自己一口,敌国将领不怕,怕个小姑娘?真是活得久了什么事都会遇到。

????“大哥?”

????沈丘回过神来,道:“好,我回头叫人挑一些送来。”

????“多谢大哥,”沈妙点头:“天色晚了,大哥也去歇着吧。”

????“好。”

????“豫亲王府的事情也不必担心,不要告诉爹娘,我会看着办的。”

????“……好。”

????沈丘挠着头离开了,出了沈妙的屋,忽然一拍额头皱眉,娘的,还真是有一种被自己妹妹保护的感觉!

????屋中,谷雨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明日果真要用那么多银子么?”

????沈妙的目光凝住,谷雨很久没有瞧见自家姑娘这么严肃的神情了。

????她叹道:“我只怕拿不下来。”

????……

????第二日,沈丘果真挑了好几箱的真金白银来到了沈妙院子,他大约是怕沈妙缺银子,从怀中掏了一千两银票给沈妙,笑道:“妹妹现在的年纪用银子的地方多得很,那点月银怕是不够。这些银子你拿着,若是有想买的东西便买下来,若是不够再找大哥要就是。”

????外头扫地的丫鬟们都羡慕的看着沈妙,从前觉得自家这个五姑娘在府中地位尴尬,只是名头好听,自个儿受欺负都不知道,实在是可怜得很。如今看来,都是她们自个儿瞎了眼,别说沈信夫妇了,就是沈丘也能把这个妹妹宠到天上去。

????沈妙觉得有些莫名,沈丘的态度怪怪的,她点了点头,也没推辞,收下那张银票道:“多谢了。”

????沈丘顿时就有些失望,想了想又招了招手,身后两个护卫立即上前,沈丘道:“我这两个护卫都是军中好手,暂且借出保护你。”他是担心豫亲王又有什么后招,若非沈妙极力要求要出去,沈丘就直接让沈妙都呆在府里了。

????沈妙应了,莫擎也跟了出来,沈丘笑道:“你这个护卫倒是选的不错。”

????莫擎已经脱离了沈府外头护院的身份,沈妙将他的身份告诉了沈丘,沈丘把卖身契还给莫擎,让莫擎来沈家军中,不过这些日子,就当做是沈妙的护卫,护着她的安全。

????带着三个护卫和两个丫鬟,沈妙终是出了沈府的大门。

????就连赶路的马车夫都是沈丘寻来的有武功傍身的人。

????沈丘的小厮道:“少爷真是护着小姐啊。”

????沈丘叹了口气,可惜无论怎么护着,做妹妹的太老成,都没有当哥的成就感啊。

????“走走走,”他摆了摆手:“回去练剑!”

????……

????沣仙当铺是定京城中最大的当铺。

????比起别的当铺来,这当铺自然也有些过人之处。沣仙当铺只当珍贵之物,若是普通物品,便会被当铺的伙计“客气”的请出去。这当铺的主子大约也是个钱财豁达之人,若是客人给出的物品真的足够珍贵,那当铺的当价也绝不会低。不过沣仙当铺还有个规矩,这里只做死当,东西一旦当出去,断没有赎回的道理。

????但是人们的珍贵之物,若非穷途末路,谁也不会当出去,更何况是死当。因此沣仙当铺虽然财大气粗,也是定京城占地最大,可是来往的客人,却是寥寥无几。这样的情况下,这沣仙当铺竟然也维持了许多年不倒,也不知是怎么维持生计的。

????今日这沣仙当铺的门前,却是停了一辆马车。

????有些路过的百姓忍不住往这头瞧了一眼,因着来沣仙当铺当东西的人,大抵都是走投无路急需用银子,而这马车看上去颇为精巧,坐在马车上的车夫也不似常人,看起来倒不像是穷人。而富人怎么会来此典当珍贵之物,实在是有些稀奇。

????当铺的活计是个年轻的灰衣小子,生的机灵能干的模样,他见那马车在门前停下来,也是微微一愣,紧接着,从里面走出几个女子来。为首的少女大约是哪户人家的小姐,穿着件斗篷,眉目清秀,看过来的时候,目光清澈如水。

????几个护卫并丫鬟簇拥着那少女前来,小伙计迎上去,笑道:“客人是想当东西。”

????“有个东西,要典当。”那紫衣少女道。

????“这位客人要典当的是什么东西?能否先看看货?”小伙计笑容可掬道。他能看出这少女非富即贵,笑容更热烈了些。谁知道对方摇了摇头:“我要见你们这里管事的。”

????“这……这不合规矩,客人。”小伙计摇头道。他见过不少来这里找茬的,有的也不乏富贵豪门,可是沣仙当铺,从来都不怕这些个人。

????“我要当的东西太大,你看不起。”少女并没有恼,淡淡道。

????被那双眼睛一看,小伙计竟然有种入坠冰窖的感觉。他还未说话,就听见一个娇媚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谁要见我啊?”

????从后头走出一名妙龄女子,这女子生的不算美丽,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勾魂夺魄的妩媚,沈妙身后的几个护卫皆是有些脸红。

????“这位客人,是想见我吗?”那女子扭腰款款而来,笑着问道。

????沈妙摇头:“我要见你们管事的,百晓生。”

????女子的笑容霎时间僵硬下来。

????------题外话------

????娘娘黑白两道通吃,有没有很帅!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