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灭门-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八十三章 灭门

千山茶客2017-4-25 22:32:14Ctrl+D 收藏本站

????茶室中,季羽书心中有一瞬间的恍然,之前沈妙说要造消息,消息却是针对豫亲王府的,此刻卖给陈家的消息中,也同豫亲王府有关,不就是给豫亲王府招恨嘛,看来高阳说的果然没错,沈家和豫亲王府有深仇大恨,人是在这儿跟豫亲王府布了个局,等着豫亲王府栽跟头呢。不过想想季羽书又有些郁闷,来百晓生做生意的人,从来都是诚心的买卖消息,对这个能提供消息的地方也是感恩戴德,哪里像是面前的沈妙,直接就将百晓生当成了利用的工具,利用百晓生拉拢陈家,利用百晓生对付豫亲王府。

????不过季羽书心中思索,就算江南陈家家大业大,豫亲王府这么多年也凶名在外,背后还有皇家护着,除非真的是血海深仇,否则谁会见着危险就往里头冲

????“沈姑娘说的可是事实”陈岳山声音艰涩,豫亲王凶之名举朝皆知,若是陈家姊妹落到他的手上,下场可想而知。

????“我没有必要骗你。”

????“可你如何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陈岳海突然激动地喊出声来,大约是听闻这个消息后不能置信,或者是不敢置信,反倒对沈妙格外凶狠。

????“陈家姊妹容色双姝,却被陈家保护的滴水不漏,豫亲王向来刺激,掳走陈家姊妹,也是费了一番心思。之后连夜迅速带往定京城,陈家还在豫州搜寻姐妹下落时候,陈家姊妹已经到了豫亲王府中。”说到此处,沈妙声音顿了顿,继续道:“之后豫亲王折磨女子手段可怕,陈家姊妹几欲自尽,皆被豫亲王拦下,后来姐姐曲意逢迎,希望能让妹妹逃出生天,实则豫亲王知晓她们二人计划,故作不知。那之后姐姐被豫亲王赐给手下,折磨之后活活打死,妹妹在逃亡路上被人凌辱,瞎了一双眼睛,寻了个地方做了倒夜香的活计,一直希望能活下来,因为这是姐姐为她争取来的命。只是”沈妙轻轻叹息一声:“她其实从未走出豫亲王府那扇大门,所谓的倒夜香的活计,周围的邻人,都是豫亲王安排的,为的就是戏耍陈家妹妹,看她充满希望的活在沼泽之中。”

????她的声音平静微凉,只在末尾带了一点惋惜,却让人听得全身发凉。季羽书也是骇极,他虽是知晓豫亲王荒唐可怕的折磨女子手段,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讲的如沈妙这般详尽。要知道,杀了一个人简单,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活着却很难。而那位陈家妹妹,以为自己逃出生天,满怀希望的活着,希望也许能够有一日能报仇寻回家人,却不知道希望早已被人捏在手中,而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豫亲王眼中玩乐的手段。

????这样一番话,却是让陈家兄弟沉默下来,陈岳海慢慢的伸出手,捂着脑袋,突然痛苦的嚎叫起来。他的声音像是受伤的野兽,令人闻者落泪。季羽书也忍不住投去同情的目光。

????沈妙看着他,心中微叹。那沈家姐妹前半生也是锦衣玉食的掌上明珠,过得日子天真无忧无虑,本来能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子。下半身却如此凄惨,比那寻常女儿家都不如。容貌太盛是罪,陈家姊妹有何罪

????“沈姑娘”陈岳山比陈岳海到底稳重些,即便如此,他的声音也在发抖:“怎么证明沈姑娘说的是真话。这一切,到底只是沈姑娘的一面之词。”就算再稳重的人,听到自己不愿意相信的消息,大约也是如陈岳山一样,不断逃避,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

????“很简单,陈家妹妹如今还活着,豫亲王府铜墙铁壁,你这样贸然进去,只怕会打草惊蛇,想知道我的话是否是真的,你便去豫亲王府里头掳一个采买的小厮,问一问有没有一位倒夜香的女子在其府上,你自己的妹妹,问一问便知道了。”

????此话一出,陈家二兄弟身子同时晃了晃,脸上的痛苦无法掩饰。季羽书心中叹了口气,沈妙说的这般详细,又如此笃定,这个消息十有是真的。

????“你”陈岳海盯着沈妙,突然道:“你既然知道这件事,为何不救她你眼睁睁的看着她陷入火坑,却不肯出手相助,却不慌不忙的来这里买卖消息,你”他猛的一拍桌子:“你好无情”

????“岳海”陈岳山低声斥责了他一声,看向沈妙抱了抱拳,道:“对不住沈姑娘,我二弟也是太伤心了,还望沈姑娘不要计较。”话虽然说的客气,眼中对待沈妙的一丝埋怨还是被沈妙看在眼里。

????静了一瞬,沈妙不怒反笑,看着陈岳海道:“陈公子以为我应当如何出手相助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又有什么本事救她出火坑是也不顾自身安危潜入亲王府,还是像她姐姐一样付出性命为她争取机会。今日我便也说了,若那人是我的亲姐姐,我倒可以救一救,可是那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敢问陈公子,你可会为了一个陌生人以命相搏若是你敢,我也敬你是条汉子。可惜我便是这般胆小怕事,心胸狭隘的女子,要我做好人,凭什么”

????她一番话说的又快又急,陈家兄弟竟然被她抵得哑口无言,季羽书更是张大嘴巴,不知道为何,觉得方才的沈妙好似突然发怒了似的。沈妙的话也是十足讽刺,没错,世上若都是这样愿意为陌生人以命相搏的好人,这世道也就不会如此艰辛了。沈妙只是一介小女子,又有什么本事去帮助陈家姊妹脱困

????沈妙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两兄弟,方才她的情绪有些失控。只是如今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要以大义来要挟她,当初她为了明齐百姓,为了傅修仪自愿到了秦国做人质,回宫后等待她的就是帝王的冷漠无心,她沈家为了江山大义辅佐君王,得来的就是满门抄斩的结局。凭什么一切都是他们付出,凭什么她要当救世主。陈家姊妹固然很可怜,当初她被打入冷宫逼得走投无路,连儿女都保不住的时候又何尝不可怜,可又有谁伸出援手帮帮她

????这个世道,再艰难的人生,也是自己走下去的,没有谁该去拯救他人。

????陈岳海沉默半晌,冲沈妙道:“方才是我言重了,沈姑娘,对不住。”

????沈妙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我的消息就到这里了。”

????“我兄弟二人相信沈姑娘的说辞。”陈岳山道:“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查探一下我妹妹的下落,若是找到妹妹,陈家必然万金酬谢。”

????“我早已说过,不需要万金,只需要结个善缘。”沈妙道:“不过我有一句话,不知二位愿不愿意听。”

????“愿闻其详。”陈岳山拱了拱手。

????“豫亲王锱铢必较,心胸狭隘,若是有人招惹,必定会报复回来。陈家家大业大,可与皇亲国戚较量,终究是矮了一头,想必二位不仅仅想救出陈家妹妹,还想为陈家姊妹报仇。”

????两兄弟对视一眼,陈岳海也没有隐瞒,道:“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我们陈家与亲王府势不两立,这笔血债势必要讨回来。”

????“便是你们不讨这笔债,掳走陈家妹妹,豫亲王也定会知道是你们陈家所做,所以无论如何,都会与亲王府对上。我以为,斩草须除根,要想后顾无忧,还得将亲王府一网打尽。”

????“沈姑娘的意思是”陈岳山迟疑的问道。

????“江湖门派,人脉众广,各路英雄皆是朋友,豫亲王府虽然高贵,可若是论起实力来,想要灭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灭门季羽书本是在一边闲闲听着,听到此处却也忍不住一口茶水“噗”的喷了出来。看着沈妙的目光简直是惊讶,一个小姑娘,神情平淡的说出“灭门”二字,实在是有些恐怖。

????陈家兄弟也怔住,陈岳山打量着对面的沈妙,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寒气,以为行走江湖,见过不少心狠手辣之人,不过面前这小姑娘可谓是其中佼佼者,一句话,便是一个活口不留,狠辣之极。

????然而他们却也觉得,沈妙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但凡有一个活口,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难免最后都会查到江南陈家的头上。

????“灭口之事,的确不难。”陈岳山苦笑一声:“可是和当今圣上作对”作为手足,自然恨不得将豫亲王千刀万剐,他们也能做到这一点,可是陈家还有别的人,还有家中妇孺老弱,皇室牵连下来,总不能害的整个陈家都出事。

????“我有法子让陛下不追究此事,只要你们有胆子抄了豫亲王的老巢。”沈妙道。

????“你”陈岳海道:“沈姑娘,我们知道你厉害,否则我们找了三年的消息也不会落在你手中。可是皇家之事可不是那么简单,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

????“想来待我走后你们也会查到我的身份,我是定京将军府,威武大将军的嫡女。这样的身份,在朝堂之上,你们以为,可否说得上话呢”

????陈家兄弟一愣,面露讶然,大约是没想到沈妙竟是这个身份,随即又沉默了。他们出自江湖草莽起家,虽家财万贯,可官商之间,永远商在下,对于朝堂之事也只能远远望着,不知其中深浅,这么背沈妙随意一哄,竟然也就哄动了。

????“你为何要帮我们”陈岳海警惕地问:“这般不遗余力的帮我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这人好生奇怪,方才怪我不肯出手相助,现在我出手相助了,你又怀疑,不明白。”

????沈妙嘲讽的话语让陈岳海有些恼火,陈岳山摆了摆手,看向沈妙,笑道:“沈姑娘性情中人,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若是连累了沈姑娘”

????“不只是为了帮你们。”沈妙淡淡道:“我与豫亲王府也有血海深仇,我的堂姐如今即将嫁给豫亲王府,也是被折磨的人之一。若是改日你们灭了亲王府上下,烦请放了我堂姐一命。”

????陈家兄弟闻言,心中疑惑倒是散了大半,又冲沈妙拱了拱手:“如此,多谢了。”

????“二位大可以先去打听陈家妹妹的消息,打听出来后,切勿轻举妄动,三日后在此地,我再与你们细谈。”

????陈家兄弟点头,也听出了沈妙话中的逐客之意,当下也没有含糊,爽快的起身,陈岳山道:“找到妹妹后,沈姑娘就于我们陈家有恩,日后若是有用得着陈家的地方,陈家自然也不会推辞。这一次的事情,多谢。”说罢便提剑匆匆离开,想来是去寻陈家妹妹的下落了。

????季羽书盯着沈妙,本以为那一日沈妙表现出来的已经足够独特了,没想到今日她还是令人讶然。江湖中人多傲气,陈家算是大家,而且这本来是一场银货两讫的交易,却被沈妙三言两语的,竟成了陈家的恩人陈家兄弟对沈妙的态度也是客客气气,正如兄弟二人所说,日后沈妙要有什么困难,就有陈家帮衬,能攀上陈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季掌柜,现在可以谈你我之间的买卖了。”沈妙看着他。

????“你那日的条件,我已经想过了。”季羽书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其实你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危险。做得成自然是皆大欢喜,可若有一日被发现,我这沣仙当铺倒也不用开了,我这掌柜也一并会掉脑袋,至于这上上下下的仆人们,也就跟着送了命。所以这笔买卖,你要赔的是沈家和银子,我赔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性命。说起来,还是我亏。”

????沈妙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此,生意是做不成了,我知道了,这么久,叨扰了季掌柜,告辞。”

????季羽书计划好的话还没说完,见沈妙突然变脸就要走,吓得装都不愿装了,连忙道:“哎哎哎,我话没说完呢。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如此沉不住气,沈姑娘,我虽然觉得这很凶险,可是看见你的第一面,就觉得你我二人十分有缘,像你这么美丽的姑娘,想必提出任何要求,男子们断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我这人,最见不得美人委屈,若是不做这笔生意,想来你也会不开心的。为了让你开心,我搭上性命又何妨所以,这笔生意我做了。”

????另一头的密室里,听见季羽书这般肉麻之极的话后,高阳忍不住看向谢景行:“他没事吧这样的毒妇都敢招惹这不是芍药姑娘,这是食人花姑娘啊。”

????谢景行扯了扯嘴角:“不知死活。”

????而听完季羽书话后的沈妙,在季羽书殷切而热烈的眼神中,冷静的道:“既然如此,那就与季掌柜说说我的计划吧。”

????季羽书立刻正襟危坐:“好的,沈姑娘请讲。”

????“如今明齐人都知道,十年前,陛下遇刺,豫亲王以身相救,从刺客手里救下陛下,折了一条腿。那刺客却逃了。”

????“不错。”

????沈妙微微一笑:“我要你传出的这个消息很简单,那就是最近豫亲王处死了身边一个贴身侍卫,那个贴身侍卫很巧的,除了稍微老了些,同十年前的刺客,生的一模一样。”

????“这”季羽书先是愣了愣,突然猛地顿住,手里的茶杯差点一个不稳翻倒下来。

????“这个消息,请季掌柜务必上达圣听。”沈妙微微一笑。

????“这是真的”季羽书试探的问。

????“真的假的,季掌柜想办法让它变成真的不就得了。”沈妙笑道。

????“你”季羽书盯着沈妙,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这个看上去比他还要小许多的小姑娘,实在是个怪物。

????“买卖做好,我也该走了。”沈妙站起身来:“季掌柜动作可要快些,至少,要赶在亲王府灭门案之前啊。”

????她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看季羽书一眼,转身离开了。外头的红菱候着许久,见她出来,知道买卖谈好了,领着她又往外走。

????密室中,高阳沉默了一会儿,道:“沈家这么厉害,我并非觉得是好事。如今粥多僧少,我以为,沈家不可久留。”

????“留不留,我说了算。”谢景行懒洋洋道:“借沈家手对付豫亲王老狗,也不错。”

????“也许沈家有一天会这么对付你。”

????“如果他们敢,我也不介意斩草除根。”谢景行漂亮的黑眸明明灭灭:“东西还没下落”

????高阳摇了摇头。

????“灭门当日,我亲自走一趟。”谢景行坐直身子,把玩着手里的玉杯:“我就不信,还能飞了”

????“你真的认为,豫亲王府能被灭门沈妙注意打得妙,可行事起来,总会有意外发生。”

????“意外”谢景行轻笑一声,半垂的桃花眼眸酒酿一般醉人,然而长长的睫毛下,眼神锐利如刀,仿佛猫抓老鼠一般戏谑道:“自打我遇见她开始,她就没有过意外。”

????时日总是过得特别快。

????将军府是个很奇怪的府邸,在未曾出事的时候,一切自然被掩饰的其乐融融,各自安好。从前几房之间的关系,至少在外头瞧着来是好的。直到一把大火烧了沈家祠堂,也烧光了沈信夫妇对二三房的信任,大房至少关系是僵了。

????如今沈清失了清白,要嫁给豫亲王,明理人都知道这并非好事。然而陈若秋和沈玥却也还是高高兴兴的忙着筹备沈清的亲事,虽说皇家赐婚,总要表现的高兴些,但是自家人,倒犯不着做出如此开心的姿态,这样看去,未免也显得太过凉薄了些。

????任婉云因为沈清和沈贵吵架,沈老夫人偏袒沈贵,对她这个做媳妇的越发不满,也不说把掌家之权交还给任婉云的话,陈若秋得了老夫人看重,自然是做的越发殷勤。任婉云心中愤怒,对待沈老夫人的时候也忍不住流露出怨愤,沈老夫人更绝,直接把沈元柏留在荣景堂,不让任婉云见了。

????至此,任婉云倒成了偌大的沈府中不折不扣的孤家寡人。便是她从前的那些下人,有些也都暗暗地投靠了眼下风头正盛的万姨娘。任婉云在彩云苑整日不是破口大骂就是和沈清抱头痛哭,真有几分疯癫的模样。

????这些都和西园没有半分关系。

????沈信夫妇有意识的和二三房保持距离,态度皆是不冷不热的。通过这件事,大约也是看清楚了二三房凉薄的心性,至少在沈信和罗雪雁看来,若是沈清遭遇的一切落到沈妙身上,他们二人绝不会就此忍气吞声,怕是拼了命也要给沈妙讨个公道。加之如今沈妙懂事了许多,对待他们的态度也不像从前一样疏离,让他们觉得向文惠帝讨个留在定京城的恩典也讨得很值。

????屋中,白露道:“大少爷方才又挑了几样宝贝首饰给姑娘,还给姑娘了几张银票,奴婢给姑娘存到匣子里去了。”

????沈妙点头,沈丘自从知道她是去了沣仙当铺后,还以为她缺银子花,愣是每日从宫中赏赐中挑些精巧的玩意儿送过来,要不就是直接送银子,还对她道:“妹妹,没银子就告诉哥哥,哥哥给你,可别去什么当铺,我沈丘的妹妹,哪里需要去当铺换银子”

????沈妙也懒得跟他解释,加之银子这东西再多也不烫手,便也欣然接受。

????距离同陈家兄弟见过面已经两日了,明日就再该去一趟沣仙当铺,也不知陈岳山和陈岳海打听到沈家妹妹的下落没有。

????那沈家姊妹的身世,无疑是很可怜的。而她得知这个消息,却是上一世的事情了,嫁给傅修仪,傅修仪刚刚登基的时候,对豫亲王很是不耐。傅修仪毕竟不是文惠帝,豫亲王对他也没有救命之恩,作为一个刚刚登基的帝王,有个只会给自己找麻烦的王叔实在不算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江南豫州陈家,终于在三年后得知了陈家姊妹的遭遇,当时也刺杀了豫亲王,这兄弟二人倒也血性,直接把豫亲王的另一条腿也废了,可惜还是让豫亲王捡了一命。豫亲王大怒,要追查究竟是谁,把这个难题抛给了傅修仪。

????要查清楚刺客,天南海北的何其艰难,不过傅修仪幕僚遍天下,其中也有江湖客,有人就给傅修仪提了沣仙当铺私下里的营生。

????傅修仪自己并未出面,差了人花重金去买刺杀豫亲王的刺客消息。说来也奇怪,那沣仙当铺接了这笔生意,可是一直都没做成,说是没收到消息。沣仙当铺没收到,傅修仪自己后来查到了,于是江南陈家,也的确迎来了灭顶之灾。

????这一世,沈妙老早的就想到此事,早在豫亲王对她起了别的心思,同任婉云开始交易的时候,她就布了这么一出局。一切都在照着她的棋盘走,沈清被凌辱,任婉云的反击,就连沈清的意外有孕,都在她的计划之中。顺其自然的,在回朝宴上牵扯出孕情,沈清要嫁给豫亲王,豫亲王暴怒。

????豫亲王会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她的身上,于是陈家的人到可以趁这个机会暗中筹谋。至于皇室中,就更好做了。

????其实沈妙一直有一种猜测,以沣仙当铺的本事,未必前生就没查出是陈家人刺杀的豫亲王,可是傅修仪的人一直都没有回消息,或许是沣仙当铺故意为之,莫非沣仙当铺的人和豫亲王也有什么龃龉。

????所以之前在临江仙的那尊阁楼中,沈妙故意试探季羽书,说出“灭门”二字,季羽书的神情愕然,却并未有畅快,显然,季羽书和豫亲王府之间没有什么恩怨。

????不过死过一次的人,有些时候的直觉却是准的可怕。季羽书的反应,非但没有打消沈妙的猜测,还让她心中有了另一个怀疑。若是如此的话,一切也并不是不能解释。

????也许沣仙当铺背后的主子,还不是季羽书。

????背后之人是谁呢

????沈妙想不出来,她本以为自己前生贵为皇后,也曾跟在傅修仪身边,这些大大小小的秘密尽数掌握于手中,如今看来,这其中的水深,倒是比想象中的更凶险。

????不过无论如何,豫亲王府的门要灭,豫亲王的命要收,至于沈清,自然也应该生不如死的活着。前生沈清曾在牢狱之中看她,今生,她也要原样奉还。

????霜降抱着花盆走了进来,笑道:“昨儿个太阳大,奴婢便将花盆拿出去晒晒太阳,姑娘说这几日恐会下雪要奴婢拿布伞遮着奴婢还不信,谁知道今儿一早就下雪了,多亏了姑娘做准备,否则啊,这几盆花可惨,奴婢也闯祸了。

????“说起来,姑娘好似很喜欢做这些准备。”白露笑道:“早早地准备东西,早早想好可能出现的不对,每次到了关键时候,咱们都是轻轻松松的就过去了,姑娘这性子极稳妥,好得很呢。”

????沈妙微微一笑,明亮的双眸映着外头的小学,仿佛磐石一般坚定,她道:“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意外。”

????------题外话------

????娘娘:我不喜欢意外。

????小侯爷:老子就是那个意外最新章节百度搜蓝色书吧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