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猜忌-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八十四章 猜忌

千山茶客2017-4-25 22:32:19Ctrl+D 收藏本站

????一日之计总是过得很快,第三日沈妙再来到沣仙当铺的时候,陈家兄弟已经等待了许久。`乐`文`小说`し

????比起之前,二人似乎变了不少。尤其是陈岳山,那种豪爽如青山般的气息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刻的阴霾。沈妙扫了陈岳山和陈岳海一眼,心中大约有了主意。想必这二人已经打听过了陈家妹妹的消息,或许还亲眼见到了也说不定。亲眼目睹手足落到如此凄惨境地,对于杀伐果断的江湖人来说,可能是莫大的刺激。否则前生陈家人也不会不顾后果的前去刺杀豫亲王了。

????“沈姑娘,”陈岳海先开口,他道:“先前沈姑娘所说可以让皇室中人不追查到陈家的办法,可否告知我兄弟二人”

????季羽书看着自己的茶杯,仿佛能把里头看出朵花儿来,却就是故意不看沈妙。

????沈妙叹息一声:“我自然也想帮,不过就如同之前所说,这样一来,我所冒的风险也极大,从某种方面来说,沈家与你们陈家也绑在了一条船上,若是有什么不对,沈家也会遭殃。”

????陈岳山顿了顿,道:“我自知此行有些强人所难,所以若是姑娘愿意相助,我陈家一半家业,尽数分与沈家。”

????此话一出,饶是季羽书也忍不住抬头看了陈岳山一眼。

????陈家是江南首富,江南自古就是富饶之地,陈家的银子大约比皇室还多多了,如今主动分出半个家业,对沈家来说,无异于与虎添翼。

????沈妙闻言,看着陈岳山恳求的脸也忍不住有些恍惚。陈家姊妹遭受折磨,为了报仇,陈家竟然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明知道就算她出手,也并非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即使如此,他们还愿意一赌,只能说明陈家姊妹在陈家人心中的地位。前生她身陷牢狱,在后宫之中孤立无援,若那时候沈家还在,是否她的爹娘兄长,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救她

????“沈姑娘”见沈妙出神,陈岳山出声提醒。

????沈妙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半幅家业便也罢了,这个忙我帮,却不是为了你们家的家业,无非就是结个善缘,日后有需要你陈家的地方,还望不要推辞。其次便是,我与豫亲王府也有仇,豫亲王府不灭,终有一日会麻烦上头。”她看向陈岳山:“我们如今,共乘一条船。”

????陈岳山看着面前的沈妙,她眸光清澈,语气诚恳,仿佛说出来的话句句都是掷地有声,说出来的话每一句都能做到。从第一次遇到到现在,她表现的都不像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陈岳山不禁想着,若是陈家姊妹也能有面前少女的心性和手段,是否如今也就不会如此凄惨。

????想到陈家姊妹,陈岳山稍稍好转的心情立刻又阴霾下来。他道:“沈姑娘的办法是什么”

????“皇室那边,你暂且不必过问,过段日子就好些了。另外,你若是要动手,最好是在下个月,下月豫亲王府,豫亲王要娶我堂姐过门,成亲第二日必然四处松懈,介时你在清晨下手,当万无一失。”

????“你”陈岳山想说什么,最后却是摇了摇头,道:“一月之内,皇室那边你怎能结束”

????沈妙似笑非笑的看了喝茶的季羽书一眼:“这你便不必操心了。当务之急,你们是召集人马,”顿了顿,她才继续开口:“豫亲王府不小,你们须得先摸清格局,下手当日,除了我堂姐,救到人后,你们须将人斩草除根。”

????“放心,我们兄弟二人晓得。”陈岳海道。

????“不知你们江湖灭门是什么规矩,我所说的斩草除根,便是不管妇孺老少,下人姬妾,全部不留活口。整个豫亲王府,彻底的成为坟墓。”

????陈岳山和陈岳海皆是一愣,陈岳海皱了皱眉:“下人姬妾也要那些姬妾大多都是豫亲王掳来的可怜人。”

????沈妙冷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若是陈公子想要发慈悲,只会害死陈家人,而我沈家人也会被牵连。”

????她说的冷酷,片刻后,陈岳山点了点头:“我们必不会留下活口拖累姑娘。”

????“如此甚好。”沈妙道:“那就祝二位大仇得报,血洗王府。”

????又与陈家兄弟说了一会儿话,陈家兄弟才起身告辞。待他们离开后,季羽书终于开口道:“沈姑娘,你这个年纪轻轻的,倒像是懂得很多事情,刚才我可看的清楚,那陈家兄弟好歹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竟也是顺着你的安排走路,沈姑娘,如你这样聪明美丽的女子,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不知日后有没有那个机会,与你春日踏青郊外,夏夜赏湖扁舟,深秋”前面还说的好好的,后面便越说越不像话了,活脱脱调戏良家小姑娘的登徒子。

????“季掌柜,”沈妙问:“你不会就是要与我说这些吧”

????“咳,”季羽书清了清嗓子:“事实上,我只是想告诉沈姑娘,消息已经造好了,也传到了宫中,想来过不了多久,沈姑娘想要的结果,就能达到了。”

????沈妙心中微微一惊,她虽知道沣仙当铺有本事,却也不知道对方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想必在宫中也有接应的人的,否则要不动声色的渗透个消息去宫里,只怕要费一番周折。这个沣仙当铺的水也深得很。方才她没有掩饰和陈家兄弟的交易,就是知道根本掩饰不了。

????“有劳季掌柜。”沈妙垂眸:“事情达成之后,之前与掌柜的承诺,也会说话算话。”

????季羽书沉默了一会儿,难得的严肃问道:“沈姑娘,在下有一事不解。”

????“请说。”

????“沈姑娘以沈家为代价与我做买卖,就不怕有朝一日,我要沈家做危险之事,将沈家推到风口浪尖,这笔买卖可就不划算了。”说完这句话,季羽书就死死盯着沈妙,注意着沈妙的神情。

????沈妙眼也未眨,淡淡道:“与其忧心日后的困难,倒不如担心眼下的难题。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日,也只能说是我沈家的命。”

????季羽书有些困惑道:“真的”

????“假的。”密室中,谢景行听着从一边传来的动静,懒洋洋道。

????“也只有羽书那个傻子才会相信她的话。”高阳道:“这丫头骗人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羽书哪是她的对手”

????“不用担心。”谢景行慢悠悠的道:“上了我的船,想下去,可没那么简单。”

????沈妙起身从季羽书辞行的时候,季羽书突然道:“对了,沈姑娘,之前你要我打听的那位流萤姑娘,似乎是有下落了。若是沈姑娘着急,这几日也许就有结果。”

????然而沈妙的回答却让季羽书愣了一愣,沈妙道:“不急,季掌柜慢慢找吧,我也慢慢等。”

????待她离开后,季羽书才摇了摇头,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道:“真是比芍药姑娘还让人摸不清的女人。芍药姑娘至少送珍珠她会高兴,这一位莫非送人头会比较开心”他打了个冷战,赶忙往屋里走。

????宫中。

????皇帝的书房内,案头的奏折已经摞成高高的一叠,文惠帝坐在桌前,面前的折子摊开,却是看也不看一眼。他已经是天命之年,也即将步入花甲,虽然仍是精神矍铄,两鬓却也生出星点斑白。世上之事,大抵不过是一个轮回,也有过少年意气,挥斥方遒的时候,即便如今壮心不已,可众人瞧着他的目光,却仍旧是一头在渐渐老去的虎。

????总会有新的虎来继承他的位置。

????此刻文惠帝面色发沉,他年纪渐长之后,越发瘦削,皮肤却因为松弛仿佛贴在骨头上,显出一种诡异的老态。他嘶哑着嗓子开口,依稀能听出其中的滔天怒意。

????“老十一真的杀了个一模一样的刺客”

????面前立着的两名黑衣人道:“禀陛下,是的,抓到的人已用刑拷打。另外亲王府抓到的亲王殿下亲信也亲口承认,亲王前些日子处死了个蒙面侍卫。”

????文惠帝闭了闭眼,猛地一扬手,桌子上的镇纸飞了出去,在地上“噼里啪啦”碎成了好几瓣。片刻后,他才冷笑一声:“老十一,朕还是小看了他”

????宫中耳目众多,嫔妃,臣子,甚至是皇后,这些耳目固然是为了在宫中生存,谁得到的消息多,谁就占了胜利的先机。皇帝也不例外,只有到处都是他的眼睛,这龙椅坐起来才会更安稳些。

????起初从眼线嘴里意外得知,豫亲王斩杀了一名与当初一模一样的刺客后,文惠帝心中还是不信的。皇家感情多凉薄,他这个皇位,也是踩着众位兄弟的尸体才坐上去的。留下当时排行十一的豫亲王,是因为文惠帝始终记得那个凶险的夜晚,豫亲王以身挡险,鲜血淋漓的救了他一命。

????文惠帝时常在想,这么多年,他对豫亲王好,不仅仅是因为那一条腿的恩情,更是从侧面上代表了文惠帝还有恩情。坐上帝王这个位置,所有人对待他的感情都不再纯粹,就算是他的儿子们,都是心怀算计。而豫亲王却能提醒文惠帝,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可以不顾安危的为他挡剑,他还有一个至亲手足。

????然而如今,这却像是个天大的笑话。似乎当初那一幕都是这个“至亲手足”安排的一场戏,甚至于文惠帝怀疑,豫亲王废掉的一条腿也是假的。

????豫亲王究竟想干什么谋朝篡位史书中记载了那么多韬光养晦,一朝反水的造反大业,文惠帝只有被欺骗的愤怒和侮辱。

????被信任的人背叛,信任会收回,不仅如此,还会变本加厉的怀疑。皇室之人自来多疑,从前不怀疑豫亲王,是因为他的赤诚,如今赤诚变成虚假,皇家人怀疑的种子立刻长成参天大树,谁也撼动不了。

????“派人守着豫亲王府,朕倒要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高公公低着头,眼观眼鼻观鼻,沉默的看着脚尖,好像根本未曾听见帝王的怒气。只是心中却是微微叹息一声:多事之秋,多事之秋。

????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静的定京城中,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随着年关的逼近,人们都忙着置办年货,便是贫苦人家,也似乎融满了淡淡喜意。

????然而再如何欢喜的日子,都会有人并不欢喜。

????宫中,离王正与襄王在花园中走着。

????离王一派中,襄王和成王势力薄弱,对离王俯首称臣,态度也是恭敬的很。比起太子的稳重,周王静王兄弟的锋芒,离王则走的中庸之道,他才学不是最出众的,母妃也并非最得宠的,却是上上下下打点的极为圆滑,无论是朝臣还是兄弟,倒也愿意卖他一个面子,私下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笑面虎。

????“六哥,这段日子,听闻父皇对王叔很是冷淡。”襄王开口道。

????“你也听到了。”离王笑笑,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生出细小的皱纹,看起来性格非常随和。他的态度也很随和,与襄王攀谈:“父皇自来看重王叔,这几次王叔有事相求,进宫几次,父皇竟然以事务繁忙推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父皇是故意晾着王叔的。”

????文惠帝对豫亲王可谓做的是仁至义尽,当初文惠帝有个宠妃得罪了豫亲王,那宠妃娘家还是颇有势力,文惠帝二话不说就将宠妃打入冷宫。还当众警告众人:“十一乃朕手足,对他不敬,就是对朕不敬”正因为文惠帝对豫亲王几乎是有求必应,这一次态度的倏然转变,才会被所有人察觉。

????“可这是为何”襄王疑惑道:“王叔做了什么事惹怒了父皇不成可这么多年,王叔就算做的再出格父皇也不曾怪罪与他。这些日子也没听过王叔出什么事啊。”

????“你知不知道,王叔进宫所求父皇是何事”

????襄王摇了摇头。

????“七弟啊,”离王拍了拍他的肩,仿佛兄长在告诫自己不懂事的弟弟:“这宫中凡事还是要多留心眼,你这般老实,六哥我也不是事事都能替你操心。”

????襄王赧然的笑了笑:“我跟着六哥,六哥比我聪明,六哥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听闻王叔进宫所求的是沈家之事。”

????“沈家”襄王恍然大悟:“莫非王叔是因为沈家之事惹怒父皇”他想了想,道:“可是王叔娶的是沈家二房嫡女,父皇倒不至于因为沈家二房生气吧”

????没有人比文惠帝自己的儿子了解他。若是豫亲王惹怒文惠帝,除非就是他所求之事出格了,在皇室生活了这么久,帝王的底线无非就是势力。沈家二房沈贵一介三品文臣,手中没什么实权,倒也不至于影响大局,文惠帝犯不着因为这个和豫亲王生气。

????“这就对了。”离王意味深长道:“可是王叔所求的,却是要娶沈家大房嫡女,沈妙。”

????“原来如此。”襄王这才想清楚:“那沈信手握兵权,王叔想娶沈家嫡女,怕是犯了父皇的大忌。可是王叔怎么会突然想娶沈妙之前要娶的不是沈清吗就算父皇由着他胡闹,但是这种敏感之事,王叔不至于犯这样的糊涂。”

????“我也不知。”离王摇了摇头:“王叔虽然这些年做事出格,却谨守臣子本分,这一次,却是离谱了”

????“父皇肯定不会让王叔娶沈妙,不过这一次父皇没有直接与王叔说明,反而避而不见,好像是在警示什么。”

????“大概是,耐心消磨干净了吧。”离王苦笑:“你我二人还是不要说这些的好,总归与我们无关。这些日子父皇看着不太高兴,可别往人面前杵。”

????“六哥说的是。”襄王点头。

????二人走后,花园深处才慢慢走出一人,青靴玉带,正是定王傅修仪。他站在花园中,显然方才离王二人的谈话已经被他听在耳中。他看向二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喃喃道:“沈妙”

????临江仙的楼阁最没有武义也没有被沈信养在身边,这性子,也断然没有人敢欺负她。”

????见高阳有些出神,季羽书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道:“说起来,这一次皇家之事虽然是由我来造消息,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沈妙的计划来办的。现在想想,她实在是有些可怕。豫亲王不知怎么回事,这段日子好像被气昏了头,居然直接跟文惠帝说想娶沈妙,明知道沈信手握兵权,谁娶沈妙谁就可能成为帝王眼中心怀不轨的人,豫亲王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而且文惠帝果然一怀疑就怀疑到底,再加点火,只怕豫亲王死了文惠帝都不会眨眼睛。这么一来,岂不是正好便宜了陈家行事,沈妙这计划环环相扣,竟然算计的一点差错也没有。”

????“因为她是没有意外的人。”高阳有些感慨,谢景行说的没错,沈妙每一次看似凶险的行事,最后与她最初想要达到的目的分毫不差。她的计划中,从来没有“意外”。

????高阳恶作剧的想:若是有一日能看到沈妙惊慌失措,因为“意外”而傻眼的景象,不知道有多大快人心。

????“总之,我以为这个沈妙,是值得结交之人。”季羽书正色道:“加上我观其容貌,想来几年之后必会出落成美人。这般聪明又美丽的女人,怎么能让我季羽书错过。”他露出一个自认为风流潇洒的笑容:“我决定了,就将她在我心中与芍药姑娘齐名,从此后,除了芍药姑娘,她也能算得上我的红粉知己。”

????高阳干脆别过头去,直接不看这傻货了。

????而此后季羽书嘴里的“红粉知己”,正在屋中挑挑拣拣。

????“妹妹,你挑这么多东西,是为了给沈清送的添妆么”沈丘挠了挠头,问。

????沈妙在库房里将皇帝赐下的东西都挑了一部分出来,也不知道是在找什么,最后终于是挑出了一个玉枕,摸上去光滑冰凉的很,放着也生出莹莹的玉光,煞是好看。

????“妹妹莫非要挑这个送给沈清”

????随着沈清成亲的日子一日日逼近,沈家上下也就开始为沈清的亲事操心。沈玥前些日子还问沈妙给沈清添妆送什么,恰好被沈丘听见了。一直却见沈妙没什么动静,还以为她今日终于想起来此事。

????“这个”沈妙拿起玉枕,摇头:“不是。”

????“哦。”沈丘问:“妹妹要自己用吗这玉枕看上去不错。”

????沈妙垂眸,这个玉枕,叫冰蚕枕,前生她后来入宫,又被沈信当做嫁妆塞给了她陪嫁的箱子中。再后来,她成了皇后,楣夫人深得圣宠,有朝一日说自己身子不适,有些头疼,非要她的这只枕头。那时候冰蚕枕给了婉瑜,婉瑜不依,与楣夫人吵了起来,把枕头摔碎了,傅修仪狠狠罚了婉瑜,再过了不就,匈奴和亲的消息就传来。

????如今想想,皆是前尘旧梦,却仍痛彻心扉。

????“妹妹”沈丘见沈妙不语,担心的问道。

????“这是我用来送人的,”沈妙道:“至于大姐姐的添妆,大哥要是有时间,便帮我随意挑一挑吧。大哥若是没时间,我让谷雨买也是一样。”话中都是对沈清的凉薄。

????“哦。”沈丘讷讷答。直到沈妙走出屋子后才一拍脑袋:“傻,我忘了问妹妹那枕头送给谁”

????屋外,惊蛰也问:“姑娘的枕头要送给谁呀”

????“一个朋友。”

????既然日后用得上陈家,不能没有表示。恩情和小惠,雪中送炭,就可以得到忠心耿耿的盟友。驭人之术,还是她从傅修仪身上一点点学到的。

????安神凝气,对那心神紊乱的陈家妹妹来说,无疑是好东西。

????------题外话------

????灭门倒计时哈哈哈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