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出嫁-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八十五章 出嫁

千山茶客2017-4-25 22:32:23Ctrl+D 收藏本站

????时日飞快的过去,转眼就是腊月初八。

????腊月初八,黄道吉日,宜婚丧嫁娶,也正是沉寂多年的豫亲王府迎娶王妃的日子。豫亲王鳏身多年后,豫亲王府终于迎来了新的女主人。然而众人心知肚明,这并非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就比如上一任豫亲王妃,谁又能知道这一次,喜事什么时候会变成丧事呢

????豫亲王府迎娶的对象是定京沈家二房嫡女,沈清。威武大将军府上三个嫡女,沈妙曾以草包愚蠢出名,沈玥才名远播,沈清也能算得上美丽大方,能干聪慧,结果好端端的姑娘就嫁给了豫亲王这么个人,说起来还是让人有些不胜唏嘘。

????“那沈贵也是疯了吧。”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小声道:“这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自个儿往火坑里跳么,真是作孽啊。”

????“你知道什么。”另一个人不以为然:“我听我当官儿的表兄说,这沈大小姐早已经和豫亲王暗度陈仓,肚子里都有了身孕,若不是因为怀着皇家骨肉,就该被沉塘了。”

????“啊你说的可是真的”周围的人听见,俱是有些惊讶,显然之前并不知道这一层。

????那人洋洋得意的摇头:“可不是么,听说当日宫中的回朝宴,文武百官们都亲眼瞧见啦,所以说这沈家大小姐一点儿也不可怜,咎由自取嘛。”

????“的确如此,未婚先孕,伤风败俗”

????“真是不知廉耻”

????“沈家二房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女儿沈将军光风霁月,可真是有辱门楣啊。”

????“这关沈将军何事沈将军常年不在定京城,还不是其他两房自个儿养出来的女儿。”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话里话外都是对沈清的鄙视,从最初的同情到之后的唾骂,似乎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连带着沈贵和任婉云都被戳了脊梁骨。

????那人群中最初说沈清怀了身孕的人,却是悄悄的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沈府内,喜婆正在为沈清梳妆打扮。

????任婉云站在沈清身后,紧紧绞着手中的帕子,只恨不得将那帕子绞碎。她好好养大的女儿,如今却要眼睁睁的看着沈清往火坑中跳。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儿女,对于任婉云来说,这一切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在割她的肉。

????与任婉云不同,沈清却没有任婉云那么强烈的情绪。她安静的坐在位子上任由喜婆摆弄,那喜婆笑盈盈的道:“大小姐,老身要给您绞面了,这绞面有些疼,大小姐先忍一忍,等过了这阵子,就能做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任婉云只觉得痛彻心扉,险些晕倒过去。沈清却是神情木然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若非她的眼珠子时不时的还眨巴一下,只怕别人会以为这是一尊毫无生气的死人。

????喜婆心里瞧着沈清这模样也有些发憷,她从盒子中拿出一根细细的棉线,开始给沈清绞面。这绞面要将脸上绞的白白净净,的确是很疼,往常那些个大小姐,总是要娇娇怯怯的喊上几句疼的。然而绞面的线落在沈清脸上,沈清却仍然是面无表情,仿佛死了一般。

????“清儿”任婉云忍不住掉下泪来。

????喜婆见此情景,瞧见新娘非但没有新娘的欢喜,还浑身上下透露出死气沉沉的绝望,心中也明白几分。吉祥话儿都不怎么说了,飞快的将妆面上好,就寻了个由头离开。

????屋中只剩下任婉云和沈清,还有几个丫鬟。

????任婉云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不过是短短几月的时间,她衰老的如同那些老妇人一般,脸上的皱眉横生,白发也多了许多,哪里还有从前穿着华丽,丰腴精明的贵妇人模样。

????“娘,不必担心。”却是沈清先开了口,她的嗓子涩涩的,听上去有一种古怪的腔调,似乎是哭,又好像在笑,她道:“今日我所遭受的一切,必然不会白白遭受,我会自己报仇的。”

????“清儿,娘对不起你。”任婉云上前搂住她。

????沈清木然的任她搂着,沙哑道:“爹娘都帮不了我,我自己报仇。”语气阴沉,然而那冲天的怨气谁都能感觉得到。沈贵的冷眼旁观,任婉云的有所顾忌,终于让他们面对沈清出嫁的事实无能无力,而沈清,终于还是恨上了自己的父母。

????任婉云被自己的女儿怨恨,心中更是如遭雷击,然而却又知道事情走到如今这一步,未必就没有她的原因。若是当初她不去算计沈妙,若是当初在卧龙寺夜里她出门看一眼,亦或是当初她不给豫亲王写信说明被掉包的事情,是否现在沈清也不至于落到这么个走投无路的境地

????她勉强笑道:“清儿莫怕,娘发誓,娘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还有你二哥,也一定会让那个小贱货身败名裂”

????沈府外头的大厅中,沈老夫人沉着一张脸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沈元柏半趴在她的怀中,似乎有些惧怕沈老夫人此刻面上的狠色,乖乖地不敢动弹。

????“添什么妆”沈老夫人道:“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还有脸要添妆老二,你养出来的好女儿”沈老夫人爱慕虚荣,最爱在外头摆脸面,这一次沈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终究还是瞒不过她,得知了文武百官都知道了沈清的丑事,沈老夫人自觉老脸都被丢尽了,自然恨上了沈清母女二人。

????沈贵连忙诺诺的应了,恨不得现在就将任婉云休掉。

????沈丘闻言却是神情有些古怪,似乎是想笑。大约沈老夫人自己也忘记了,她原本也是歌女出身,说起来,又能比沈清好的了多少无非也是仗着如今是沈家的老夫人,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玉洁冰清的大家闺秀了。

????沈万没有作声,陈若秋也不会主动往沈老夫人气头上扑。至于沈信和罗雪雁,更是大喇喇的站在原地,仿佛根本未曾听见沈老夫人的话。

????沈老夫人发完脾气,又道:“嫁妆也不要太多,这样的丫头,犯不着花我沈家的银子”

????此话一出,罗雪雁眼中的鄙夷更上一层。沈老夫人最偏爱的就是大房,虽说重男轻女,但是沈清也是在沈老夫人跟前长大的。明知道沈清此去嫁到豫亲王府是悲惨的开始,多给些银子或许能让沈清活的舒坦些,不曾想沈老夫人吝啬至此,也无情至此,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风尘女出身。

????沈贵又应了,他自来做的都是孝子之态,沈老夫人见他如此顺从,面上神情也缓和了些,目光又落向沈信,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听得沈玥惊叫道:“二哥”

????众人顺着沈玥的目光看去,自门口走来一名年轻男子,身着一身石青色长袍,这男子生的也算端正,细细看来,和沈贵便有六七分相似,只是眉宇之间隐隐有一股傲色。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家二房,沈贵的嫡长子沈垣。

????二房中,沈垣自来就聪明伶俐,比起沈丘的军功是靠自己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得来,沈垣则要显得天才许多。年少时候科考中第,名次相当不错,后来得了贵人赏识,走上仕途。不过之前要在外头做小官历练三年,今年是最后一年,本是年关回来后就留在定京城做官的。谁知道沈清出了此事,想来也是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恰好能见妹妹出嫁那日。

????饶是沈玥也忍不住往沈万身后躲了躲,沈万拍了拍沈玥的背,目光落在沈垣身上。

????对于沈垣,沈府中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忌惮。也许是沈垣年纪轻轻就有了功名,又或者是直觉他年少老成让人觉得心机深沉,总之沈玥和从前的沈妙,是十分惧怕他的。

????最高兴的莫过于沈老夫人了,她惊喜的冲沈垣招了招手:“垣儿”沈老夫人怀中的沈元柏也脆生生的喊了一句:“二哥”

????沈垣这才笑着上前冲沈老夫人行礼,叫了一声“祖母”,又摸了摸沈元柏的头,道:“元柏又长高了。”

????“垣哥儿只怕是赶路回来的吧。”陈若秋笑着开口:“路上可有累着,要不要先歇一歇”如今任婉云不在,她就是沈府当家的,自然而然的拿出一副主母派头。

????沈垣转过头看了陈若秋一眼,不知为何,陈若秋竟是心中一沉,一股忌惮油然而生。一年未见,沈垣越发的有些让人看不透,陈若秋自来聪明,孩子们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明着暗着给沈垣下过绊子,可沈垣倒是出乎意料的聪明,越到后来,有时候吃亏的甚至是陈若秋。陈若秋以为,任婉云庆幸还生了个聪明儿子,所以后来即便对二房也有诸多不满,可陈若秋却不敢彻底惹恼了对方。

????“不必了,”沈垣道:“我此次回来,就是为了看妹妹出嫁。再歇息的话,只怕时间有些来不及。”

????说到沈清,屋中气氛便有些尴尬,沈老夫人也没有搭腔。沈垣也丝毫不为所动,目光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投向沈丘身边,那儿站着的人正是沈妙。

????“许久不见,五妹妹也变了不少。”他眯起眼睛:“果然是女大十八变,五妹妹变得我都有些不认识了。”

????沈妙平静的与他对视,沈垣的目光带着阴森的探究,仿佛在泥沼地中爬行的毒蛇,不紧不慢地缠上来,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湿冷之气。她微微一笑:“二哥倒是一成不变。”

????陈若秋目光顿了顿,沈玥有些幸灾乐祸,沈信和罗雪雁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沈丘却是笑着接口道:“不错,二弟看着,倒是没什么变化。”他将话头引到自己的身上。惹得沈垣也多看了沈丘一眼,继而意味深长的道:“没想到现在五妹妹和大哥的感情竟然这样好了。”

????“亲生手足,感情自然好。”沈妙笑的温和:“二哥现在不去看看大姐姐想必还能赶得上添妆。”

????沈垣深深的看了沈妙一眼,笑道:“不错,我现在就去。”说罢又径自朝沈老夫人行了一礼:“祖母,我先去瞧瞧妹妹,我这个做大哥的不在妹妹身边,如今她就要嫁人了,也不知日后会不会被人欺负,只能跟她说几句话,就先行一步。”说罢,便又利落的转身,看了不看众人一眼,快步离去了。

????从始至终,倒是没有和沈贵说过一句话。

????从前,沈贵和沈垣的关系虽然说不上是特别亲密,可终究是父子,沈贵看重沈垣,对他也多加照顾,沈垣待沈贵也是尊敬。今日这般态度,明显是有些问题。沈贵铁青着脸,握紧了拳头。沈老夫人埋怨的瞧了他一眼,心中也有些烦闷,直接挥了挥手,道:“扶我回房去”

????今日的喜宴,沈老夫人是不打算去了。在沈老夫人看来,那些应邀而来参加喜宴的客人们大多都是高官贵族,对于这门亲事的来龙去脉知道的一清二楚。她这把老脸再去丢人,实在是折不了那个福气,当下就让张妈妈扶她回房去了。

????沈老夫人离开后,厅中便有些尴尬。沈玥瞧了一眼沈妙,开口问:“五妹妹,给大姐姐的添妆,你送的是什么啊”

????“一点珠宝首饰罢了。”沈妙淡淡道。

????沈玥“哦”了一声,见她不太想搭理的模样,心中虽然恼怒,当着沈信夫妇的面脸上却不显,安安静静的站在陈若秋身边。

????沈万看向沈信:“大哥,如今垣儿回来了,又该如何”

????“垣哥儿回来与我有何关系”沈信疑惑道:“我自己的娇娇和丘哥儿都管不过来,我还管老二的儿子老三,你们三房人丁稀薄,要是没什么事,也就帮衬帮衬老二吧,都是自家兄弟。”他语重心长道。

????沈信这个人,看着老实敦厚,实则说话最是毒蛇,这一点从和他打了几十年交道都没在嘴头上讨过好的临安侯谢鼎那就能看出来。这一番话说完,沈万还没来得及表示,陈若秋却是气的指甲都嵌进了掌心。谁都知道三房人丁稀薄,陈若秋除了个沈玥,连个傍身的儿子都没有。虽说沈万如今对陈若秋情根深种,可沈老夫人早就因为陈若秋生不出儿子而多次想要给沈万纳妾。沈信就是在陈若秋心上戳刀子。

????“是啊,弟媳妇,”罗雪雁也笑着开口:“别老是操心着人家的事,知道你们二人心善,可是也是时候想想自己的事啦。玥姐儿都这么大了,日后嫁了人没个兄弟帮衬,也未免单薄了些。”

????沈妙眼底笑意涌动,沈信和罗雪雁不擅后宅中的争斗,可战场上的历练让他们有比别人更敏感的直觉。沈万夫妇想挑拨离间,却是被沈信和罗雪雁四两拨千斤的搅混了。

????“妹妹,咱们也去看看大妹妹。”沈丘拍了拍沈妙的肩:“你那添妆还放我那儿呢。”

????沈妙知道沈丘是有话跟她说,便点头称是,与几人行了礼后就和沈丘往西院走去。

????“妹妹,沈垣对你有敌意。”沈丘道。

????“我知道。”

????“他可能是知道事情的原因了。”沈丘有些着急:“他这个人最喜欢暗中作怪,又颇有心计,只怕会给沈清报仇,总会想法子害你的。你、你这些日子都呆在府中,不要出门了。”

????沈丘对沈垣有种天生的敌意,这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其实沈垣和沈丘并没有什么过节,但沈丘就是看沈垣不顺眼,也许有的人就是天生的死对头。

????“大哥,若他真是有心害我,就算我藏得再严实,他也能想到法子,再说了,他又能如何放心吧,既然他真是那般谨慎小心之人,也断然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人将我杀了,总归是用计。”论用计,谁比得过死了一次的她

????“妹妹,你还小,不懂得有些事情的凶险。”沈丘更急:“沈垣不是什么好人,你这样大意,会吃亏的”

????“大哥放心吧,”沈妙看向沈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真有什么事,不是还有大哥吗”她冷冷一笑,心中有句话却是没有对沈丘说。

????前生沈丘的死,绝不会是一个意外,二房或是三房,她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些人一个都逃不了。就算沈垣不对她出手,她也不会让沈垣好过。

????就当是还前生的债了。

????东院的彩云苑中,任婉云见到沈垣的时候,上前抱住沈垣泣不成声。这些日子以来一个人的惶恐和无助,终于在见到沈垣的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任婉云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已经木然的如人偶一般的沈清,看到沈垣时,绝望的眼底也闪过一丝光彩。

????沈垣安慰了一会儿任婉云,又上前摸了摸沈清的头。沈清忍了忍,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道:“二哥,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任婉云一看沈清哭了,也跟着哭,一时间屋中哭声震天,好不凄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办丧事,哪里猜的了是喜事。

????沈垣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他自幼在将军府长大,虽然将军府中最有权势的是沈信夫妇,不过在他看来,那二人不过是只会打仗的武夫,生的女儿也是个蠢货,这些人都能被他们二房轻易玩弄于鼓掌之中。至于他的母亲和妹妹,也一直过得优雅富贵,相比之下,那沈妙反倒像是个乡下来的暴发小户女儿。

????而如今,那个暴发户一般的蠢货竟然将任婉云和沈清逼到这种地步,对于沈垣来说,无疑是挑衅。

????任婉云在给他的信里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在沈垣看来,虽然任婉云的计划也不是完美,可沈妙能够回击甚至安然脱身,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母亲别哭了。”沈垣的神色并未因此有些动容,他道:“哭也无济于事。”

????“垣哥儿,”任婉云抓着他的手:“你是个最有主意的,你一定能救你妹妹对不对”

????闻言,沈清也期盼的看向沈垣:“二哥,求求你帮我,我不想嫁给那个人本来不该我嫁给他的二哥,你帮帮我,你帮帮我”虽然沈清也有些惧怕自己这位哥哥,可是自小只要她受了欺负,沈垣都能不动声色的帮她赢回来。对沈垣,沈清是又爱又恨,如今沈垣就是她的救命稻草,自然要狠狠地抓住。

????“不能。”沈垣的神色冷静的几乎冷酷:“亲事到这个地步,没有转圜的可能,不能因为妹妹的任性害了所有人。所以这个亲事,妹妹必须结。”

????话音刚落,沈清便瘫软在地,顿了顿,终于绝望的哭出声来。她这般动作,方才画好的妆容尽数花了,脏兮兮的满脸都是,而她浑然未觉。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任婉云喃喃道。

????“虽然没办法毁了这桩亲事,但是我沈垣的妹妹,也断然没有被人这般算计了就完的道理。”沈垣冷道:“沈妙一夜之间变得这般聪明,要么是背后有人指点,要么就是她从前都是在装。若有人指点倒好办,可是这一装就是十几年,未免也太过可怕。”

????“那个小贱货就像是犯了邪,眼看着事情就要成了都被她逃了。垣儿,那个贱货不能留。”任婉云咬牙道:“想到如今一切都是拜那个贱人所赐,我就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母亲如今不能肆无忌惮的对付她,不过就是因为有大伯一家。听说大伯如今要在定京城多留半年,这样一来,沈妙的靠山就更久了。”沈垣看了沈清一眼。

????任婉云身子一抖:“可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算了”

????“自然不能算了。”沈垣道:“这世上,靠山再大,也有倒的那一天。沈妙既然有靠山,就让她靠山倒了就好。大伯一家留在定京城也好,”沈垣的唇边浮起一抹笑容:“省的我一个个找过去。”

????任婉云心中没来由的有些惊怕,可看着瘫倒在地的沈清,一股火气立刻冒了出来,道:“垣儿,一定不能放过那个小贱人”

????“放心吧。”沈垣目光阴沉:“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手段,我就原物奉还。既然沈妙害了母亲和妹妹,我就让他们沈家大房,最后就只剩沈妙一个人,留一个人慢慢玩,那才叫有趣。”

????他慢腾腾的笑起来。

????沈清的这个新娘妆,到底还是要重画了。

????喜婆惊讶的发现,这一次上妆的时候,沈清的表情比起之前的死气沉沉来,显得要灵动了一些,至少看起来终于是有些“人”的气息了。

????沈玥和沈妙过来送添妆的时候,沈清甚至还对她们二人笑了一下。

????只是如今沈清因为怀孕身子有些浮肿,这些日子又情绪十分焦躁,即便上了妆,也显得苍老憔悴,这么一笑非但没有少女的娇俏,看起来还有些古怪的可怕。

????“大姐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沈玥眼睛红红的道。

????“一定。”沈清应了,又看向沈妙,哑着嗓子道:“五妹妹于我的恩德,我一定会报的。”

????虽是笑着的,话中的阴狠却让沈玥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等着。”沈妙也微微一笑。

????之后的事情变显得顺其自然了,沈老夫人避而不见沈清,沈清只能和任婉云说话。因为这一次出嫁到底是不甚光彩的事情,沈府众人都显得有些尴尬。那些个用来祝福的喜庆的过场,都做得马马虎虎。

????到最后,上喜轿的时候,是由沈垣将沈清背上了喜轿。而最让人感到难堪的是,豫亲王根本未曾来接亲,只派了一个管家前来。

????沈垣被沈清的时候,将军府门口围着的百姓都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谈话若有若无的传到众人耳中,皆是说道沈清不知廉耻,水性杨花之言。即便任婉云和沈垣心中愤怒,可众口铄金,总不能将百姓们全都处死。

????待终于起轿后,沈垣回到了沈府门口,走到沈妙身边站住,看着轿子远去,道:“五妹妹看起来倒是平静的很。”

????“嫁人的不是我,我为何不平静。”沈妙答。

????“五妹妹可知,清儿这一去嫁人,未来又会如何”

????“未来如何,并非你我二人说了算。”

????沈垣好似没有听到沈妙的话,自顾自的道:“世上之事,千变万化,有时候眼前进退维谷,却不知日后也许会柳暗花明。有时候虽然瞧着面前道路豁达,说不准,”他的声音猛然一沉:“是将自己逼近了死胡同。”

????“没错,”沈妙一笑:“世上之事,谁也说不准,人有旦夕祸福,指不定,前面就没路了。”

????沈垣终于转过头,正视着沈妙,他一双眼睛上下打量,让人分外不舒服,让人不舒服的还有他的话,他说:“我今日才发现,五妹妹原是个聪明人。”

????沈妙不置可否,却听得身后一声大吼:“妹妹”沈丘急匆匆的跑过来,警惕的看了一眼沈垣,才对沈妙道:“妹妹不要乱跑,这外头歹人多得很,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会出什么损招。”

????沈垣看了沈丘一眼,又笑了:“大哥可真会说笑话,再说了,五妹妹这么聪明,怕是无人能算计的了她。至于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或许有人更适合也说不准。”

????沈丘冷笑一声:“我妹妹生性纯良,比不得那些个阴险小人,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时时操心,不然那些个读了书的豺狼一口把她吃了,哭都没地儿哭去。走,妹妹,咱们坐马车去亲王府”

????沈家的人也要跟着去亲王府参加喜宴的,不过沈丘这番话,却是实实在在的表示不信任沈垣。

????沈垣看着兄妹二人离开的背影,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色。

????沈家的喜轿要游历过定京城大半个城,还都是往最繁华的街道走,毕竟是皇后亲自赐的亲事,排场自然要盛大。即使所有人都知道这桩亲事并不光彩,却也还要敲锣打鼓的人尽皆知。

????而最繁华的路段上,快活楼靠窗的位子,白衣公子还是如往常一般轻摇折扇,看热闹一般的看着窗外头,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迎亲队伍边走边洒铜钱,看热闹的老百姓便一拥而上上去争抢,这样看来,似乎也是喜气洋洋。

????然而其中各种滋味,只有轿中人自己才知道了。

????“沈家这亲事的排场也挺大的。””季羽书把玩着手中的银块,道:“我也是许久未曾瞧见这般热闹的亲事了。也不知日后我迎娶那芍药姑娘,有没有如此盛况。”

????“还惦记着你那芍药姑娘呢。”高阳看了他一眼:“羽书啊,我记得你还有个未婚妻的吧,你这样对芍药姑娘献殷勤,您那未婚妻知道吗”

????“都说了那是娃娃亲的戏言,谁知道她长什么样啊我不娶我就爱芍药姑娘。要是芍药姑娘不行,那沈家五姑娘也不错。”他嘿嘿一笑,看向对面的人:“谢三哥,是不是”

????谢景行瞥了他一眼,干脆懒得说话。高阳嗤笑一声:“沈妙就怕你没命娶。”

????“什么啊,别说的人家姑娘跟个罗刹一样。我还就看重她聪慧灵敏胆大心细了。”季羽书不服气:“再说了,她长得也不错啊。听说之前她还喜欢过定王那个小子,好端端一姑娘眼神怎么不好,定王能比得上我吗真是。”

????高阳看着季羽书:“你真行。不过你的这位沈姑娘,好像快有麻烦了。”

????“神马麻烦。”季羽书问。

????“沈清的哥哥沈垣回来了呗。”高阳幸灾乐祸道:“沈妙把沈清坑到亲王府,沈垣定不会放过沈妙。这沈垣可不是什么省油灯,将军府二房中,怕是沈贵都比不上沈垣老谋深算,而且这沈垣,最是心狠手辣,下起手来,绝不会手软。”

????“沈垣好像不是普通人啊。”季羽书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不是傅修仪的人么”

????“一个小喽啰而已。”谢景行突然开口,懒懒的扫了一眼下方:“跳梁小丑,你们也看得上眼。”

????“哈,你还是这般狂妄。”高阳问:“接下来如何”

????“等。”

????等人开局,然后捡漏。

????------题外话------

????二房作死团再添一名成员小侯爷又要使坏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