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不忍-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八十七章 不忍

千山茶客2017-4-25 22:32:34Ctrl+D 收藏本站

????定京城几十年难得一遇的暴风雪,在第二日的清晨戛然而止。厚厚的积雪踩上去能没入膝盖,这样的寒冷天气,便是那些最勤快的商贩,也宁愿窝在屋中温暖的炕头,而不愿冒着冷风出摊。

????倒是打更的小老儿错过了时辰,带着锣匆匆忙忙的起身,日头还未升起,天光也未大亮,他紧了紧身上的破夹袄,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中走着。不紧不慢中,倒是路过了豫亲王府的大门。

????豫亲王府的大门微微敞开着一条缝,门口的喜字只剩下了一半。打更老儿瞅着连个护卫都没有,心中犯起了嘀咕。豫亲王府的人都极为凶神恶煞,要知道打更老儿没少被门口的护卫呵斥,今日却是没瞧见,一时间有些奇怪。待看到那半个残留的“喜”字时,忽而又恍然大悟。昨日是豫亲王府迎王妃的日子,想来这些护卫下人们也得了酒菜同乐,喝的酩酊这才见不到人。

????想到那嫁入王府中前途未卜的姑娘,打更老儿摇了摇头,就要从豫亲王府门前走过。恰逢一丝冷风吹过,将那沉重的大门“吱呀”一声,黑缝显得更大了些。打更老儿忍不住就是一愣。门“吱呀吱呀”的微微晃动,不知为何,打更老儿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便是直挺挺的站在门口站了半晌,直到陆陆续续有出摊的小贩瞧见他,打了个招呼道:“李老四,你站门口干啥呢?”

????打更老儿心中猛的一跳,突然明白过来那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这青天白日的,就算昨日闹腾的再怎么凶猛,怎么这府中竟是一点儿声响也没有呢?就算人都醉倒了,睡着了,总还有狗吧,养着的鸟雀吧,可是什么都没有,死气沉沉的,仿佛一座坟墓。

????他的手有些颤抖,忍不住上前两步,方一走到那漆黑的门缝口,一股浓重的腥味扑面而来,几乎将他熏了个趔趄。打更老儿推了推门,那王府的门却是推不开,低头一看,之间漆黑的门缝之中,此刻正卡着一块方方的冰雪。

????大约是昨夜里的风雪积成了块,刚好卡在门口了。

????打更老儿瞪大眼睛,“蹬蹬蹬”的退后两步,突然惨叫一声,惹得街边两道的人都往他这边看来。

????借着第一缕晨光,那块晶莹剔透的冰雪便显得分外清晰,浓重的血水凝成厚实血块,从门缝里蜿蜒出一道冰河,却在即将冲出府门之时戛然而止。仿佛被追杀到末路的人挣扎着想要求生,却被一门之隔斩断生路。

????仿佛流动的鲜血。

????……

????定京城豫亲王府在迎娶王妃当日被人灭了满门,府中上上下下,奴仆姬妾,猫狗鸡鸭一个不留,下手之人仿佛对豫亲王府怀着血海深仇,竟是屠杀的干干净净。手段干净利落,皆是一刀毙命,屋中金银珠宝一个不少,显然不是求财。

????想来豫亲王此人行事凶残狠毒,恶行累累,结识了不少仇家,谁知道下手之人是谁。不过这下手之人胆子也忒大,和豫亲王府对上,就是和明齐的天家人对上。谁都知道文惠帝对豫亲王这个手足最为看重,豫亲王这么多年能在京城中有恃无恐,就连皇子也要忌惮他三分,也无非是仗着身后有文惠帝撑腰。

????然而这一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文惠帝竟然未曾下什么殊死逮捕凶手的命令,连悬赏也没有。只是吩咐官差好好查探此事,将此事交给了定京的京兆尹。定京的京兆尹处理事情还成,可查案嘛,那就是马马虎虎。文惠帝这个举动,显然是不想在豫亲王府灭门惨案之上浪费太多心神。有聪明的人便看出了点门道,想必在这之前豫亲王就做了什么令文惠帝生气的事情,否则文惠帝何以表现的如此凉薄。说不定文惠帝自个儿心中还在畅快那行凶之人替他处理了心头大患。

????不过猜测归猜测,流言归流言,口口相传的多了,有的偏离事实越远,有的,却又恰恰无限接近事实。

????在豫亲王府灭门惨案中,有一人却是生还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日嫁入豫亲王府的豫亲王妃沈清。清晨打更老儿是第一个发现豫亲王府的不对劲的,当时街上还有众多行人,有胆子大点的便结伴冲进豫亲王府。至于冲进王府看到的景象,即使只是听传言之人描述,也觉得毛骨悚然。

????据看到的人说,豫亲王府硕大的府邸中,密密麻麻的都是冰尸和血块。那些献血淌满了院子,而昨夜的暴风雪将它们飞快冻住,便显得整块地面都是红色的冰。尸体皆是风霜满面,硬邦邦的仿若雕塑。

????所到之处,死气沉沉,无一人生还。

????而豫亲王的尸体,就在他的寝屋之内。胸中有刀伤透胸而过,身边亦有两名侍女,沈清倒在寝屋门口,身边的金银细软洒了一地,起初人们以为她也遇害了,一动之下却将她惊醒。于是沈清便成了整个豫亲王府唯一生还的人。

????对于沈清来说,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却又好像比死了还要糟糕。整个豫亲王府灭门,为何独独留了沈清一人。若说是因为沈清无辜,与王府没有关系,可下手之人连奴仆姬妾都没放过,显然不是心慈手软。况且沈清晕倒得旁边,撒着一路金银首饰,倒像是要逃跑似的。

????最重要的,是豫亲王身上除了当胸而过的刀伤之外,脖颈间还有女人的簪子刺伤的痕迹。而刚刚嫁入亲王府的沈清则最令人怀疑。

????诸多疑点,让沈清顿时成了众矢之的,即便她有九张嘴也说不清。没办法,谁让整个豫亲王府的人都死了,而她却还活着呢?

????京兆尹的人自然是要抓沈清回去审问的,无论沈清与此事究竟有没有关系,活着的她便成了唯一的证人。要想找些线索,哪怕是做做样子给天下人看,沈清也断然不可能轻易脱身。

????沈家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官差已经到了豫亲王府抓人。任婉云得知此事后当时就晕了过去,倒是沈贵和沈垣,急急忙忙的收拾了行程就要往外头走。

????“垣儿,咱们现在去哪?”沈贵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尚且有些拿不定主意。他知道不管是不是真的,沈清已经卷入了这件事情,虽说文惠帝眼下对此事并未表现出勃然大怒,可是伴君如伴虎,谁知道文惠帝心中真正的想法,若是日后拿此事迁怒于他,对他的仕途也是多有折损。

????沈垣冷冰冰道:“去找京兆尹。现在再去亲王府已经来不及了,妹妹被抓走,京兆尹定知道许多内情。”顿了顿,他扫了一眼沈贵:“父亲不必担心,总归不会怪到父亲头上。”

????沈贵听出了沈垣的讽刺,心中微恼,却又不好说什么,便只得假装没听出沈垣的意思,道:“既然如此,赶紧走吧。”

????另一头,罗雪雁和沈信也准备出发了。

????“丘儿,你去亲王府一趟。如今老二去巡捕司,老三进了宫打听消息。亲王府那边还得人去留意一下。我与你爹先去宫中,此事事关重大,若是有奸细混入城中就坏了。”罗雪雁吩咐沈丘:“你同亲王府那边交涉,查一查我沈家死了的人,回头还得让人送银子抚恤。”

????“放心吧娘,这里交给我。”沈丘爽快的应了。

????待沈信夫妇走后,沈丘也整了整衣装打算出门,却突然听得身后传来沈妙的声音:“大哥。”

????“妹妹?”沈丘一愣,转过身来问:“妹妹不呆在屋里,出来做什么?”

????“大哥可是要去亲王府?”沈妙问。

????“不错。”沈信答:“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完这些事情我便很快回来。”

????沈妙看向他,道:“大哥,带我一同去吧。”

????沈信怔了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认真道:“妹妹,我知道你与豫亲王府恩怨颇深,如今豫亲王府落到如此下场,老实说,我也觉得他们是咎由自取,你若是想要亲眼看见他们下场,大哥替你看就是了,犯不着自个儿亲自跑一趟。”

????沈妙笑了:“我只是想去看一看。”

????“那可真没什么好看的。”沈丘故意吓她:“听说昨夜里那些个人都死的极为凄惨,皆是被人开膛破肚,那血啊都积了几尺后。怕是人死得冤,魂都还留在府里,你个小姑娘去了,还不得见鬼。”豫亲王府的众人虽然死的凄惨,却断然没有沈丘说的这般恐怖,沈丘也是想吓吓沈妙,他是真的不希望沈妙见到那些血腥的场面。官家的娇小姐,哪能见着死人的场景呢。

????然而他说完这番话,对面的沈妙却仍是没什么神情。仿佛他说的是在自然平常不过的画面,沈妙甚至还笑了:“身为武将家的儿女,若是被区区死人鬼神吓到,岂不是让人看轻了。难道大哥在战场上,也是惧怕见到死人的场面吗?”

????“自然不是!”沈丘立刻道,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瞧见对面沈妙平静的看着他,道:“既然如此,这些就不足为惧,大哥带我一同去吧。”

????“不是,妹妹,你去豫亲王府做什么?”沈信为难道:“那里真的没什么。”

????“我就是过去看看,大哥不必管我,就如大哥所说,如今那里外头都守着官差,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带我去,也并不会有什么麻烦。”

????沈妙一字一句说的极为坚定,沈丘从最近沈妙这几件事情上也发现了,沈妙是个有主意的,脾气也十分执拗,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便是今日不让她去,想来有一日她还是会背着自己偷偷去的,倒不如今日有自己作伴,还安全一些。

????“好吧。”沈丘盯着她:“到了王府便不要乱走,我让莫擎跟着你,有什么不对,立刻要喊我。”

????沈妙笑了:“好。”

????……

????不过是一夜之间,豫亲王府就像是换了个面儿。里里外外全都变成了两样。昨日还是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似乎还能看到门前车水马龙,宾客言笑晏晏的场面。如今朱色的大门上却是贴满了白色的封条,门口守着的护卫皆是面色凝重,生怕会突然窜出什么手段凶残的此刻。

????门上贴着的半个喜字孤零零的在风中摇摆,似乎终于承受不住冷风的肆虐,剩下的半个也从门上脱落,慢悠悠的飘到了地上,被来往的护卫一脚踩入雪坑,什么也看不见。

????豫亲王府的门前偶尔有看热闹的百姓指指点点,谈论间虽是唏嘘,却也有隐隐快意。这些年来,豫亲王的恶行昭昭人尽皆知,看到恶人有恶果,大约是世间最快意的事情。

????沈丘一行人赶到豫亲王府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想起昨日来时的喜庆,和今日此刻的死寂,便是形成了鲜明对比,竟让人一瞬间生出恍惚之感。饶是沈丘这样见惯生死之人,也忍不住有一丝动容。

????毕竟阖府上下,一个不留,也实在是太惨了些。

????沈丘的小兵同豫亲王府门口的官差说明了来意,官兵放行,一行人随着沈丘进去,方一进去,皆是被眼前景象震慑的说不出话来。

????府中下人的尸体已经被拖走了,然而昨夜留下的血迹仍在,留下的血迹结成冰,一眼看上去十分可怕,仿佛整个府邸都是猩红色的。即使下了一夜的雪,都无法掩盖浓重的血腥味。透过满地猩红,似乎能看到昨日风雪夜中惨烈的屠杀,似乎还能听到暗夜中绝望的哭号。

????小兵们皆是有些悚然,沈丘也紧紧皱着眉头,猛地想起身边还有沈妙,怕是将她吓住,连忙看向沈妙,打算安慰一番。哪只转过头一瞧,沈妙目光平静,倒是比他身边的一众小兵都还要坦然。

????沈妙垂眸看向满地的猩红,这些算得了什么。仇人的血只会令人感到兴奋,前生沈家满门的血,想必要比眼前惨烈更多。她没有动容,没有同情,没有悲没有俱,只恨不得仰头大笑,再对着豫亲王的尸体狠狠砍上几刀。

????“妹妹……”沈丘迟疑的问:“我要去查探一下,你要进屋休息吗?”

????沈妙往豫亲王府的西南角看去,微微一笑:“昨日来的时候,听闻亲王府的婢女说过,那头有个供休息的茶室,我便去那里坐一坐。大哥做完事情便来茶室寻我如何?”

????“那边么?”沈丘顺着沈妙的目光看去,西南角的地方树木郁郁葱葱,修剪的极为精致,想来是豫亲王为了赏花作乐特意修缮的。他点头道:“让莫擎跟着你一道进去,别乱跑。”

????沈妙应了,同莫擎一道往西南角走去。今日怕身边的几个丫头被豫亲王府的血色吓到,沈妙一个贴身丫鬟也没带,莫擎是护卫,自然不会惧怕这些。

????莫擎跟在沈妙身后,有些惊讶的发现,沈妙对这里仿佛轻车熟路一般,哪里有拐角,哪里有走廊,哪里该上阶梯,皆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便是昨日来到此处,就算真正的来过一次,也显得太过熟练了些。

????怀揣着这个疑问,沈妙已经来到了茶室的跟前。茶室掩映在花丛之后,外头的架子上还有葡萄藤,想来夏日的时候葡萄结出果实,在此地喝酒盛果,赏花谈心也极为风雅。不过这风雅用在豫亲王身上,却怎么都让人觉得有几分古怪。

????“你便在外头等我。”沈妙对莫擎道:“我一人进去就好。”

????莫擎有些犹豫,沈妙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是一间茶室,你若是不放心,先随我进去一趟查探一番吧。”

????莫擎立刻拱手道:“是。”说罢便率先抱剑走了进去。

????沈妙看着莫擎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恍惚。前世今生,无论是什么身份,莫擎似乎一直都是这般谨慎小心,忠心耿耿。

????茶室很大,被屏风隔为三层,每一层皆是极为奢靡,同外头的风雅不同,倒显得像是宫中的做派。莫擎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确认了里头没有藏着刺客,这才冲沈妙拱手道:“小姐有什么事叫莫擎就是,莫擎在外头守着。”说罢便走了出去。

????待莫擎走后,沈妙走到茶室跟前的桌子前,桌上摆着青花蓝底茶具,上好的釉面,似乎曾在宫中见过。沈妙扫了一眼便直接走过,她走过第一道屏风,走过第二道屏风,来到了茶室的第三层。

????茶室的第三层里,墙上挂着的满满都是字画。仔细看去,字画的题字不乏名家,这满满一屋子的字画,想来也是价值千金了。沈妙一幅一幅的看过去,仿佛在欣赏那些字画,待走到一副字画面前时,却是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张夜宴图,出自前朝书画大家柳元之手,画中记载了前朝官员府中夜宴的盛况。婢女美艳,美酒佳肴,宾客尽欢。人物栩栩如生,墨笔勾勒的无一不精致风流,色彩更是鲜艳。在满满一墙字画中,显得并不出众,然而沈妙却是出神的看着,仿佛被那画中的场景吸引。

????她盯着夜宴图看了许久,片刻后,终于伸出手来,顺着字画的纸面上慢慢摸索,她摸索的极为仔细,一直摸到了画纸上夜宴的主角,大腹便便的官员的衣襟处。

????衣襟做的也十分精致,就算是画,摸索上去的时候,仿佛也能摸索到衣襟处的扣子。

????事实上,沈妙也的确摸到了。

????指尖的微微凸起的触感,同纸张粗糙的触感不同,沈妙按了下去,只听得一声轻微的“咔”声。

????伴随着轻微的响声,面前挂着满满字画的墙面突然裂成两半,竟是一个密室模样的东西,从外头看去,只看得到长长的走廊,里头有火把照亮,显得分外明敞。

????沈妙轻轻松了口气,没有犹豫,提起裙角,提步走了进去。

????……

????密室最里头,放着一具棺材,棺材板已经被掀开,露出里头的东西,竟是空空如也,站在棺材前的有两人。一人紫衣飒飒,一人白衣胜雪,正是谢景行和高阳二人。

????谢景行手中掂着一个明黄色的布包,包里也不知是什么东西,看着竟是沉沉的。高阳笑道:“豫亲王老狗竟将东**在此处,若非昨夜里陈家这场屠杀,咱们要找到这东西,只怕还要费一番周折。”

????“所以等着捡漏就行。”谢景行道:“再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别的。”

????高阳应声,一边四处查看一边道:“说起来,豫老狗在这里连个守卫也不留,这地方想来也是十分秘密,怕是除了他无人知道。”

????“傅家人多疑。”谢景行懒道:“换了是你你不藏?”

????“我自然要藏。”高阳轻摇折扇,笑的极为温文尔雅,然而嘴里吐出的话却是十分可怕:“若我是豫老狗,要有人发现此处,不论是谁,哪怕不知道其中秘密,只要他撞破有这么个密室,只怕都要杀人灭口。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豫老狗这一点做的倒是不错。”

????谢景行懒得理他,四处翻找其他的东西。

????与此同时,沈妙手持火把,在阴森的密道中安静走着。比起她自来缓慢的脚步,这一次走的倒是显得急迫得多。原因无他,她不知道沈丘什么时候会过来,在沈丘找过来之前,她得拿到那个东西。

????豫亲王府的这个密室,是当初傅修仪发现的。傅修仪和裴琅之间的谈话无意间被她偷听到。当时裴琅自己临摹了一副柳元的夜宴图,告诉傅修仪豫亲王府密室的机关就在夜宴图主角的衣襟之上。当时裴琅也说“东西就在密室中,陛下可以一探。”

????“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沈妙并不知道,不过当时听裴琅和傅修仪的语气,那个“东西”应当对傅修仪十分重要。沈妙在同陈家兄弟说起灭门之事时,除了不留后患,便是还为了此事。

????若是不灭门,留着豫亲王府的人,也许有人知道密室的秘密,若是发现她的动作,只怕会惹出祸事。如今豫亲王府的人都死绝了,想必这一处秘密暂时未曾被人发现,毕竟前生傅修仪知道此事的时候,他都已经登基了。

????只要那个“东西”对傅修仪十分重要,或者是对他有利,便万万不能被傅修仪得到。要么销毁,要么送到傅修仪的仇敌手中,至少有了这个“东西”,将来对付傅修仪的时候,才会多一枚筹码。

????这才是她今日跟着沈丘来亲王府的目的。

????沈妙抚着密室的洞璧往里走,这密室蜿蜒不绝,竟是比想象中的要长很多。待再拐过一个弯儿,眼前豁然开朗,仿佛从狭窄的走廊猛地进入了宽大的正厅,石壁之上悬挂着一排排的火把将整个洞室照的熠熠生光。

????而在那洞室之中,一具棺材横卧,棺材面前,竟是站着两个人。

????沈妙还未动作,便听得其中一人厉声喝道:“什么人!”

????那声音十分熟悉,她甚至没来得及分辨,便瞧见明亮的火光中,两个背影猛地转过头来,露出两张熟悉的脸。

????谢景行,高阳。

????谢景行怎么会来到此处,高阳不是宫中太医院的人,又怎么会和谢景行搅到一起?

????饶是冷静如沈妙,也是心中愕然,紧随着愕然而来的,便是脑中一瞬间的混乱。那些早前的疑点在心中盘旋生根,却仿佛是突然有了一个出口,电光石火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空而出。

????“沈妙!”高阳的目光也是惊异,随即却是看向谢景行道:“动手!”

????沈妙明眸一瞪,只觉得天旋地转中,尚未看清眼前晃过的身影,身子便被人重重一搡,脊背猛地碰向了身后的石壁,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紧随其后的,一只修长的手把住她的喉咙,谢景行英俊的脸近在咫尺。

????谢景行几乎将沈妙整个人压在石壁之中,他冰冷的衣襟碰到沈妙的脸,手也冰凉,分明是如烈日一般灼目耀眼的眉眼,唇角挑起的弧度令人迷醉,然而目光却是清醒的近乎冷酷。

????“沈妙不能留。”高阳快速道:“事关重大,今日她死在这里是她倒霉,尸体丢在这里,咱们出去,没人发现,谢三,别心软,动手!”

????沈妙看向谢景行,握着她脖颈的手修长又好看,却带着悍然凶狠,牢牢扣紧不松。

????紫衣少年的眉眼在灯火之下更是深艳,一笔一画如同画中走出的精魅,他越是姿容动人,笑容越是残酷,仿佛是猫抓老鼠一般,然而目光中所透露出的,却是绝对的淡漠与杀意。

????他是真的想杀了他。

????沈妙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一双清澈的眸子比春日初雪化晴后的溪水还要明亮,那其中无悲无喜,似乎可以倒映出人的一生。

????谢景行眸光微动,忽而挑唇一笑,另一只手温柔的盖住沈妙的眼睛。他微微俯头,凑到沈妙耳边,仿佛情人间的低语,低声道。

????“别看我,我会不忍心。”

????------题外话------

????看吧,我就说小侯爷不是好人!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