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沈清之死-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九十一章 沈清之死

千山茶客2017-4-25 22:32:53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渐渐暗沉下来,冬日的夜总是分外冷,若是在外头走一遭,北风似乎能吹到人的骨头缝儿里去,叫人动一动也觉得疼。网

????阴森的牢中,狭小的窗口处,风头呼呼的灌进来,叫牢中的人更是瑟缩成一团。她将那床破的已经生出条状破絮的棉被紧紧围在身上,只囫囵露出一个脑袋。费力的起身,试图将那扇往里吹风的窗户关上。

????然而任由她踮起脚尖来也够不着,片刻后,她放弃了这个打算,生怕用的力气多了,只会让自己更加虚弱。

????来巡逻的狱卒见此情景,也只是哂笑着看着这一幕,并未上前帮忙。人长期处在这种阴森的地方,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扭曲,大约是瞧着其中的罪囚受苦也成了一种乐子,至少眼下是。

????沈清看了一眼狱卒,飞快的低下头去,掩盖了眼中的一抹恨意。来到这里几日,该吃的苦她都吃了,也不知是沈垣和沈贵没有打点还是怎么的,这些狱卒待她和别人并未有什么区别,也是一样看着她受苦取笑。若说是有什么刻意照顾她的,大概就是她还没像别的女囚犯一样,进来就被这些狱卒毁了清白。不过,这也或许并非是沈家人的功劳,毕竟她肚子里还怀着豫亲王的骨肉,不管来历是否光彩,总归是沾了一点王室血脉。

????沈清小心翼翼的抚摸上自己的小腹,如今这就是她唯一可以依仗的东西。不知道为何,下午沈妙与她说的那番话,竟让让她隐隐生出了一种极端的恐惧。这是在这之前都没有过的,哪怕是最初她被人带到牢中也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因为她知道,总会有人来救她的,她的亲人不会让她白白受苦。

????可是沈妙一字一句的替她分析,将她的希望逐一击碎,让沈清看清了自己所仰仗的是多么不堪一击。也让沈清怀疑,这一次她究竟能不能全身而退。

????那狱卒瞧了她一眼,又要往外头走去,沈清忽然开口道:“大哥。”

????对方停下来,走到她面前,大约是被沈清身上的异味熏得有些受不了,厌恶的挥了挥手,道:“什么事?”

????“这几日,我的家人可有来看过我?或是带话给我?”她忍住怒意,一个小小的狱卒竟然敢用这样嫌弃的眼神看她,若是从前,只怕巴结她还来不及。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

????狱卒笑了一声:“想什么呢沈大小姐,案子没查清,谁敢来看你。再说了,你家人除了那位妹妹,可都没问过你的消息。”狱卒说到此处,语气有些嘲笑。毕竟沈清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日后洗脱罪名,风言风语担了不少,还将沈家陷入这样的境地,只怕日子过得也是很难。想必沈家也是打算放弃这个女儿了,思及此,狱卒对沈清的态度更加不客气起来。

????沈清心中说不清是失望还是轻松,犹豫了一下,她才看向狱卒道:“大哥,若是我哥哥来看我……你便说我心思重,不愿意见人,不让他来见我可好。”说着,便从腕间褪下一个镯子,从铁栅栏间递了过去。

????在狱中的时候,身上的首饰都被搜刮的七七八八了,这个镯子是出嫁之日任婉云戴在她手上的,也是十分珍贵,沈清留了个私心,一直没将这东西拿出来,想来今日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将镯子送了出去。

????那狱卒见到镯子,眼睛亮了亮,一把将镯子夺了过去,就着灯火仔细瞧了瞧,看成色不错,这才带了几分笑意,道:“你既然如此说,我便帮你一把就是。不过你哥哥来看你是好事,你怎么还把他往外推?”

????沈清勉强笑了一下,道:“因为我的原因让府中生事,实在过意不去,没脸见他们。”

????狱卒点头,目光却是有些瞧不起。若真的是那般自尊的女子,怎么会背着家人做出通奸之事,还未婚先孕,如今说什么过意不去没脸见人,实在是有些装模作样了。不过拿人手软,狱卒倒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应了此事就离开了。

????待狱卒走远后,沈清才蹲下身去,无助的抱紧肩膀,将头埋进膝盖中。如今她常常做这个动作,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对还是错,更不知道前路在哪里,只得不看不想,仿佛再睁开眼时,便又能回到从前落落大方的沈家大小姐时候。

????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也不知多久,直到耳边传来有人叩击铁栅栏的声音,她才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

????灯火摇曳中,倒映出一张熟悉的脸,若是从前,看到这张脸定会让她欢喜万分,可沈妙的那番话后,再看这张脸,沈清竟是吓得一下子跌倒在地,目光慌乱的看着眼前人。

????沈垣道:“妹妹过的可还好?”

????“二哥,你怎么来了?”沈清问道,身子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

????沈垣瞧见她的动作,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从袖中摸出一把钥匙,将牢门打开。沈清见状显示一愣,随即面露欣喜,一下子站起身来:“二哥,你是来救我出去的么?”

????沈垣摇了摇头:“暂时还无法将你救出来。”他从怀中掏出一包点心递给沈清:“过来看看你,给你拿些吃的。”

????沈清有些失望,沈垣已经走了进来,似乎是觉得牢中实在是有些脏污,显出几分厌恶的神色,沈清看在眼中,心里有些难过。她下意识的接过沈垣手里的油纸包打开,之间油纸包中,糕点香喷喷还带着热气,是她从前最爱吃的栗子糕。

????“这些日子你受苦了,”沈垣难得的温柔道:“知道你最爱吃这个,带给你解解馋。”

????沈清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这些日子她在牢中吃的都是馊掉的饭菜,还吃不饱,每日担惊受怕的过着,如今乍见旧时爱物,恰好沈垣也在身边,心中的那股子委屈便全都涌了出来。

????“别哭了,吃完以后,再等几日,我便将你救出来。”沈垣温柔的劝道。

????沈清有些狼狈的拿出一块糕点就要往嘴里送,一瞥眼瞧见沈垣温柔的笑意,手突然一抖,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莫名其妙的,沈妙下午的话语又回响在耳边。

????“他本可以有好的仕途,前程无限,却因为你麻烦不断,你真的以为,他会想来救你?”

????糕点就近在嘴边,可是这一口,沈清却怎么也咬不下去了。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贵就贵在信任二字,若是从前,沈清铁定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信任沈垣。可是自从豫亲王一事后,沈清也亲眼目睹了沈家人的凉薄。这个二哥真的愿意为了自己放弃她大好的仕途,甘愿冒这么大的险将她救出来么?若是换了沈清自己,只怕也有些犹豫。沈清又忽然想起之前打点狱卒的那个玉镯子,当时便说,若是沈垣过来看他,一定要拦住。可眼下沈垣出现是怎么回事?是那狱卒收了她的东西却没有做事,还是沈垣根本就是用了别的办法进来。

????沈清这个时候才突然发现,这牢狱之中巡逻的狱卒,竟然一个也没有出现。而关押她的这座牢房,里头是没有其他囚犯的,也就是说,此刻这里只有她和沈垣二人。原本是最亲密的手足,却让她瞬间觉得脊背发凉。

????“怎么不吃?”沈垣问他。

????沈清勉强笑了笑,急中生智道:“我、我舍不得,留着等下再吃。”

????“凉了便不好吃了。”沈垣笑道:“过几日我再给你送来就是。”

????“不……”沈清推辞道:“我、我现在不想吃。”

????“你方才不是很饿?”沈垣看向她:“怎么又突然不想吃了。”

????沈清慌乱的摆手:“我就是不想吃了,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大约是有了身子的缘故,这吃东西也偶尔有些奇怪。”她把那点心又用纸包包好放在一边,道:“等会子我舒服了,一定会吃掉它的。”

????沈垣默然的看着她的动作,眼中明明暗暗,终是哂笑一声,道:“妹妹在牢中住了几日,似乎变聪明了。”他的声音中不复方才的温柔,反而有种莫名的残忍,沈垣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真可惜,本来是想让妹妹轻松些走的。”

????沈清的身子一下子发起抖来,她看向沈垣:“二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妹妹如此防备我,我以为你也已经懂了我的意思。不愿意吃那糕点就算了吧,虽然辜负了兄长的一片苦心,不过看在你如今怀了身子的份上,二哥也不会与你计较。”

????沈垣的话平静的很,配合着他那张略显儒雅的脸来,却有种让人恐惧的力量,沈清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疯狂地摇头就要大喊,可惜她还没能发出声,就被人扼住了喉咙。

????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人,竟也会有如此大的力气,更让人恐惧的是,他的手下是自己的同胞妹妹,却是一点儿犹豫和怜悯都没有,仿佛在看一个路人。

????沈清被勒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人,沈垣却是轻声一笑,道:“妹妹也莫要怪二哥心狠,如今你惹出这么大的祸事,一不小心就会连累整个沈家。莫非要为了妹妹一个人,让爹娘,元柏也为止赔命?妹妹,做人不能太自私。”

????沈清奋力挣扎,然而她本就是女子,还是个怀了身子的女子,更何况这些日子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力气哪里逼得过一个正当年纪的男人。她只能徒劳的奋力蹬腿,连地上的稻草也被她蹬的到处乱飞。

????“我知道妹妹不甘心。”沈垣轻声道:“妹妹本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如今却是要因此而赔命。我是你的二哥,必然会为你报仇的。二哥同你保证,沈家大房,还有沈妙,最后落得的下场一定比你惨烈千倍万倍。所以妹妹就别怨恨二哥,只有你死了,二房不被连累,二哥仕途得意,才能帮你报仇,懂了吗?”

????沈清的身子渐渐瘫软下来,眼睛也开始逐渐失去神采,仿佛一尾濒临死亡的鱼,在干涸的岸边逐渐风干。

????沈垣松开手,手下的身子便“扑通”一声软倒在地,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便从生龙活虎到全无声息,沈清这条命,便是交代在牢中了。

????沈垣淡淡道看着沈清的尸体,片刻后,他用针尖在沈清的指尖点破,抓着沈清的手在牢房的石壁上写了一行血字。紧接着,又将沈清的腰带抽了出来,在栅栏上挽了个结,将沈清的头套了进去。

????一切完毕后,他才站起身来,将沈清放在地上的那个油纸包捡起,最后看了一眼铁栅栏上微微晃动的人影。

????“妹妹,你不会白死的,二哥一定为你报仇。”他轻声道。

????……

????定京城这个冬日,好似真的是多事之秋,风波接二连三,豫亲王府灭门惨案一事惹得人尽皆知,虽说百姓们都是暗自拍手称快,可是也晓得其中凶险。而那唯一幸存的新嫁娘沈家大小姐被打入牢中,因着与这案子千丝万缕的关系,众人也都探着头想要打听个结果。

????结果这一日,外头却突然传起了消息,沈家大小姐在牢中用自己的腰带悬梁自尽了。临死之前留下血书,只道她与此事的确无关,加之夫家皆亡,不愿苟活于世,唯有以死明志。

????人们很奇怪,对待死去的人总是要宽容许多。若是之前因为沈清未婚先孕嫁给豫亲王被称为是*荡妇,不守妇道,如今这一死,倒是引来了诸多唏嘘。皆是称赞她有气节有风骨的,只是被豫亲王害了一生。

????之前的流言仿佛一夜之间便不攻自破了,想一想,能让一个怀着身孕的女子以死明志,想来肯定是怀了天大的冤屈,再者,本来那些流言就是无凭无据的,沈清和豫亲王无冤无仇,豫亲王死了,她还要守寡,也犯不着。

????于是仿佛随着沈清的死,沈府以及沈清的怀疑,便是就此洗清了。就连宫中文惠帝那头都没说什么,只是仍旧查不出灭门凶手是谁,案子大约是要成为悬案了。

????沈府中,一切和往日似乎没什么不一样。

????沈清已经嫁到了豫亲王府,尸首也要随着豫亲王一同入殓,以豫亲王妃的名义。沈老夫人倒是为此而感到稍稍安慰,不管是死的活的,沈家总算是出了个王妃,至少名头也不错。

????沈万和陈若秋倒是显得十分伤心,沈玥哭的不能自已,不过尽管他们这般伤心,在那之前却是连去牢中看望沈清也不曾,因此是做戏还是真心,倒是不得而知了。

????相比起来,沈贵这个做父亲的,便显得凉薄了许多,照常做事,面上也并未显出哀戚之色,甚至偶尔去瞧的时候,还能看见他目光中一闪而逝的庆幸。也许对于沈贵来说,沈清这般自尽,倒是让他少了许多麻烦,自然是心中欢喜的。至于沈垣,整个沈家二房的担子如今都落在他的身上,每日在外奔走,府中几乎见不到人影,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若说最令人感到感叹的,莫过于任婉云了。任婉云在得知了沈清自尽于牢中的消息后,当时就晕了过去。醒来后便有些神志不清,拉着香兰的手说要去看沈清回门,显然此事对任婉云的打击极大,这样神志模糊的情况下,自然是无法做二房的主了。沈贵让万姨娘暂时掌管着二房的事情,彩云苑的人都暗自嘀咕,只怕沈家二房这头,万姨娘大概是要熬出头了,连带着那常年病弱不见人的沈冬菱,只怕也要一举翻身。好在沈老夫人是心疼沈元柏,终究没让万姨娘来带她的嫡孙,而是把沈元柏接到荣景堂,自个儿亲自教养。

????沈家二房三房这些乱作一团的事情,却是和大房一点儿干系也没有。沈信和罗雪雁这次回来,本就对其余两房的人颇有微词,自然不会上赶着去帮忙。每日在府中练练剑,或是出去寻访老友,过的倒算是惬意。沈丘也被沈信带着逐渐接触官场上的人物。随着沈丘的军功越来越丰硕,总有一日,沈信的位置也是要轮到沈丘来坐的。

????而沈妙,却是在歇息了一阵之后,再次去了广文堂。

????临近年关,广文堂先生教导的功课也松懈了许多,先生们也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学生们都无心作学,便也顺手卖了个好。沈妙多日不去,功课竟然也未落下太多。反倒是那些学子瞧见她来,议论纷纷。

????沈清之事传的沸沸扬扬,却从未听到过沈家人对此有什么看法。早在豫亲王府出事之后,沈玥便被陈若秋命令呆在府中不去学堂,免得出什么差错。因此沈妙到来,众人倒有了想要询问的兴致。

????易佩兰道:“哟,沈妙,你居然来了?怎么不穿素衣啊?”她故意高声道:“哎,也难怪了,当初沈清与你姐妹二人也多有摩擦,只怕你也没有多难过吧。”

????易佩兰与沈清自来是好友,想要为沈清出气,说出的这番话自然是带了十二万分的恶意。众人皆朝门口看去,只见沈妙穿着深黛色的长裙,首饰也只是简单的玉镯,显得有些冷清。其实这般打扮也不为过,只是比起沈玥那身素白长裙,头上戴着白色小花的楚楚风姿来说,就要显得略逊一筹了。

????“明齐律令,家中有丧,长辈亡故皆着白裳,其余沉色即可。易小姐莫非是不会算辈分,大姐姐是我的姐妹,却不是我的长辈。”沈妙头也不回的答道,径自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

????冯安宁瞧见她,显得也是很激动,似乎有一肚子话想要问她。易佩兰被沈妙这么一刺,顿时怒不可遏,想也没想就道:“沈妙,你少做什么好人,当初就是你和沈清不和,想来沈清遭难,你还在心中偷着乐呢,要不然为何沈清入狱,你爹和你娘身为沈清的伯父伯母,却没有出手相助?”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又看向沈妙,仿佛在等着她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不错,沈清入狱的时候,沈信的确是没有出手相助,否则以沈信的功勋,在皇帝面前还是说得上话的,至少能帮沈清争取一些时日,也不至于让沈清在牢中自觉绝望无助,这才悬梁自尽。

????沈妙眸光一冷,猛地转头盯着易佩兰。易佩兰被她盯着,竟然不自觉的生出些许寒意,还没等她再开口,就听见沈妙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易小姐与我大姐姐自来姐妹情深,想来是很为大姐姐鸣不平的。不过当初我二婶希望能救出大姐姐,来易府请易夫人一叙,希望易夫人能劝劝易大人帮上些忙,我记得当时易夫人却是称病不见。”

????易佩兰一愣,随即面上涨得通红,周围学子看她的目光皆是带了些深意。她结巴着道:“那、那是因为我娘的确是病了!”

????“易夫人既然能在这种关头称病,为何我爹娘就不能在这种关头称病。”沈妙才不管,她的话语中没有带一个脏字,却是狠狠地将易佩兰羞辱了一番,沈妙继续道:“既然易夫人做不到的事情,易小姐为何强人所难要我爹娘做到?我大姐姐身在狱中,连身为至亲的二叔二哥都毫无办法,你以为将她救出来很容易。易小姐,人的嘴皮只有两片,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若是下次再要来教训责难别人,请先自己做到再说!”

????裴琅刚进堂中便听到沈妙这么一番连消带打的话,他朝堂中看去,沈妙站的笔直,清清淡淡的一席话,却是将易佩兰并着整个易府都羞辱的干净,易佩兰被堵得哑口无言,只咬紧下唇死死瞪着沈妙。

????没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易府自己都是这样见风使舵的主儿,还站在道德至高点上指责别人,实在令人笑掉大牙。

????“沈妙!”越发感到恼怒,易佩兰就要冲上去与沈妙扭打起来,却听得一声轻咳,裴琅从外头走了进来。

????见到先生,众人立刻噤声,易佩兰余怒未消,只听裴琅淡淡道:“学堂之上不可争吵。”说完警告的看了一眼易佩兰。

????谁都知道广文堂中,裴琅虽然只是个秀才,又性情温和,可是却令人尊重的。饶是易佩兰这样的骄纵的性子,也不敢与之呛声。沈妙在位置上坐下来,冯安宁捣了捣她的胳膊,低声道:“裴先生在给你解围呢,易佩兰太过分了,连裴先生都看不过去。”

????沈妙抬眼,正对上裴琅看过来的目光,温和的神情中,却是多了一点探究,仿佛要看清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似的。

????她迎着裴琅的目光,唇角微不可查的一勾,缓缓的笑了一笑。

????裴琅微微一怔,少女本是容颜清秀,偏于冷清端庄,然而方才的那个笑容,却似乎带了些成年女子才有的妩媚,其中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引诱,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究其中的秘密。

????然而那一刻,沈妙便低下头去,方才昙花一现的笑容,仿佛只是个错觉。

????……

????定京城的这些流言蜚语,大事小事,沣仙当铺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全知道了。

????季羽书埋头打着算盘,一边对着对面两人道:“江南陈家这笔买卖实在划算的很,这么一大笔银子,这当铺三年都不用开张了。”

????“你就把这么多的银子全部吃了,一点儿也不给沈五小姐留?”高阳戏谑的道:“好歹人家才是卖消息的人。”

????季羽书一撇嘴:“她自个儿说了银子都归我,我冒着这么大的险给她造了个消息,要不然豫亲王府这事儿能处理的这么干净没有后患么?”他道:“再说了,要不是他跟陈岳山说不要银子,这笔买卖做完,我能三十年不开张。托她的福,我少赚了这么多,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我、我非要她好看!”

????“你若是真的给她好看,我定会为你送上一副棺材。”高阳轻摇折扇,笑容温文尔雅,只是说出的话却是让人牙痒痒:“豫亲王想害她,最后被她灭了满门,自家姐妹算计她,她就要了人家一条命。这样心狠手辣的姑娘,我赌你在她的手中不过三招就死了。”

????“你少来。”季羽书不满:“小爷我有那么弱吗?再说了,再如何厉害,她都是女人,女人就是有弱点的。”季羽书看向一边漠然喝茶的谢景行,道:“这么说吧,倘若有朝一日沈五小姐爱上了咱们谢三哥,那肯定叫一个痴缠娇嗔,任她这个百炼钢也抵不过咱们三哥的绕指柔,到那时,谢三哥就算拿剑指着她,想必她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呵呵,”高阳冷眼看他:“到那时,她一定先将谢三大卸八块再剁成肉泥喂狗。”

????“谢三哥,高阳骂你是狗。”季羽书立刻告状。

????谢景行把玩着手中的簪子,白了他们二人一眼,面上少见的带了一丝肃然。

????“他们来了。”

????------题外话------

????熟悉的xx之死来啦,娘娘在勾引裴先生哈哈哈,小侯爷要炸了…

????另外,感谢亲们送的评价票,不过送三星二星的茶茶真的要哭晕在厕所了,真的有这么难看么┭┮﹏┭┮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