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失踪-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九十三章 失踪

千山茶客2017-4-25 22:33:3Ctrl+D 收藏本站

????玉兔节那日,果然分外热闹。

????沈妙用过晚饭后,白露和霜降匆匆跑进来对她道:“姑娘,城中有人放烟花呢,听闻今儿个夜里要不停地放烟花,可好看了。”话中的盈盈期盼不加掩饰。

????“慌什么,”谷雨一边给沈妙梳头一边斥责道:“总归要去看的,不急在一时。”

????话音未落,便听得外头沈丘带着笑的嗓音响起:“妹妹可收拾好了?爹娘在前厅等我们呐。”

????“回大少爷。”惊蛰在外头答道:“姑娘头发还未梳好,烦请再等一等。”

????“小姑娘的头发哪能梳那么久,”沈丘嘟囔道:“都赶得上小兵穿甲衣了。”说罢又冲屋里吼道:“妹妹,我便先去前厅等你,你自个儿过来啊。”

????沈妙隔着窗应了。谷雨恰好将头梳完,在匣子里挑挑拣拣,终是寻了一根玉簪子插到了沈妙的头上,沈妙扫了一眼铜镜,不由得一怔:“怎么是这根?”

????“奴婢瞧着这根簪子和姑娘身上的衣裳很是相衬呢。”谷雨笑道:“而且这簪子做的也精巧却不繁琐,配着今日的单螺髻恰恰好。”

????沈妙不由得伸手抚上头上的簪子,那是谢景行给她的玉海棠簪子,这簪子后来经过谷雨几个鉴定,绝对是价值连城,沈妙本想还给谢景行的,后来也作罢,想着也许有一日捉襟见肘,大约还能用它来换点银子花花,不过若是被谢景行知道的话,不知要气成什么模样。

????“姑娘可是觉得这簪子不好?”谷雨见沈妙迟疑的模样,道:“要不再换一根,大少爷送来宫中的赏赐中有不少珠宝首饰,大约能找出些好看的簪子。”

????“不必了。”沈妙打断她:“再找只怕会更耽误时间,就这样吧。”左右不过是根簪子罢了,她想。

????谷雨又替她整了整衣领,为她披上斗篷,笑道:“这下好了。”

????“别忘了小暖炉。”惊蛰把塞了个手炉给她。

????待沈妙一行人到了正厅的时候,沈府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因着往年都是沈府一同出游去玉兔节的,是以今年也是一样。

????陈若秋和沈万正在说话,沈玥一身淡粉色十二破留仙长裙,裙摆迤逦多姿,这样冷的天气,她这里头穿的也是极为单薄,外罩一件粉桃色的刺绣披风,也是中看不中用的,大约连风都不能抵御,偏偏她还是一副极为满意的模样,见沈妙来了,还微笑着唤她:“五妹妹。”

????沈妙冲她点一点头,转头去看沈贵那边,若说今年和往年有什么不一样,那便是任婉云不在,沈元柏也不在。从前是任婉云带着沈元柏,可如今任婉云得了失心疯不能出门,沈元柏年纪太小,这街上拐子如此多,沈老夫人便要让沈元柏陪她留在府上。沈垣站在沈万身边,而沈万身后,万姨娘牵着一个少女的手,那少女正往这边看来。

????这便是二房的庶女沈冬菱了。

????沈冬菱穿着一件杏色的长身夹袄,大约是因为她所说的“畏寒”,那夹袄极为厚重肥大,却反而显得她整个人很是瘦削,其实认真看来,五官也是随着万姨娘这般娇美的,可是不知道为何,整个人的气质却是淡的几乎看不见,她没有招呼沈妙,只是沉默的看着,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冷淡。

????沈妙收回目光,却听得一边的沈丘咋咋呼呼的道:“妹妹,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臭小子,”沈信闻言就踢了沈丘一脚:“你妹妹什么时候不好看了!”

????罗雪雁也笑着走到沈妙身边,牵着她的手道:“咱们娇娇也是个大姑娘了。”

????厅中众人的目光投向沈妙,俱是有些意味不明。一年前的沈妙还是个穿金戴银,脂粉抹得比白墙还要厚的傻大姐,如今的她,一声紫绀色盘金彩绣棉衣群,斗篷也是牡丹色的,上头绣了精致的花边,只梳了一个单螺髻,发髻上斜斜插着一支玉簪,没有环佩叮当,竟然也有一种华丽的贵气。她的五官清秀分明,一双眼睛澄澈如小兽,这样的模样若是温柔婉约一点,便是女孩子气十足,然而不知为何,她站的端庄又威严,便如同九天之上的皎皎明月,竟让人有一种不可逼视之感。

????直把满屋子的女人都比了下去,只觉得满屋子都是庸脂俗粉。

????沈玥眼中闪过一丝妒忌,她曾以为这府中最不能与自己相提并论的沈妙,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能夺了她的风头。沈玥最自信的便是自己这种书卷味儿的优雅与美丽,可今日瞧见沈妙,竟然生出了一种自惭形秽之感。她抬起头看向陈若秋,希望能从母亲眼中瞧出一点儿对沈妙的不屑,然而她在陈若秋的眼中,也看到了一丝凝重,这让她心中更是一凉。

????万姨娘心中叹息,握着沈冬菱的手不自觉的更紧了些,她倒是没有其他的想法,只觉得沈妙不愧是嫡女,嫡女的气度就是不一样,自己的女儿就算再如何冰雪聪明,可先前在院子中闭塞了那么多年,论起通身贵气,还是无法与沈妙相提并论。

????屋中的男人们倒是没什么反应,除了沈信和沈丘外,沈贵和沈万充其量也就是皱皱眉头而已,至于沈垣,则是盯着沈妙,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若秋不着痕迹的将话头岔开:“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现在开始出发吧。”

????沈老夫人年迈,这样的场面自然是无法看到的,沈府中,便留了沈老夫人、沈元柏和任婉云,以及二房的一众姬妾。其他人便要一同去街头看玉兔节的热闹。若是往年,自然一路都是谈笑风生的,不过今年因着沈妙在祠堂烧的一把大火的关系,沈信和沈丘几乎是故意的与其他二人保持距离,只和罗雪雁说话。

????沈府的侍卫们都在后头跟着,事实上定京城每年为了维护百姓的安危,防止有匪徒趁着此时人群拥挤的时候闹事,城守备也会增派人手在街道两边巡逻,是以逛起来也算是安全。

????沈信不和沈贵沈万说话,沈贵沈万也就不自讨没趣儿,两兄弟兀自聊着。沈玥从前是与沈清沈妙一道走路的,沈妙能衬托她的知书达理,而眼下沈妙是不愿意搭理她的,沈玥也不愿意被沈妙抢了风头,便去寻沈冬菱说话。万姨娘见沈玥愿意亲近,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只是沈冬菱也不知是不是害羞,对沈玥也并未显得有多热情,反倒是有些胆怯的模样,一来二去,沈玥也失去了兴趣。

????这一行人在街道上逛着,气氛便有些诡异的尴尬了。说是不睦吧,的确是一整个府中的人一道同行,说是其乐融融吧,分明几人又各自为阵。

????沈妙一边走着,一边认真的看街道上到处的花灯和灯谜,沈信他们是最不爱猜灯谜的了,只因为都是武将家的粗人,哪里能沉得心来猜来猜去个文绉绉的东西。用沈丘的话说:“妹妹要是喜欢那当彩头的花灯,明儿个大哥就去京城找师傅给你雕个一模一样的,费那么大劲儿干嘛呢。”

????沈丘是不能体会陈若秋一行人的“风雅”,好容易等陈若秋他们猜完灯谜,再往前走的时候,万姨娘突然开口对沈贵道:“老爷,听闻万礼湖今晚有玉兔仙子跳舞呢,今年玉兔灯也是在湖边放,咱们去那头看看吧。”

????陈若秋闻言却是皱了皱眉,轻声道:“那玉兔仙子可是出自宝香楼的人,咱们府里今日还带着姑娘们,只怕有些不好。”宝香楼那是什么地方,定京城中最大的销金窟,其中的姑娘们个个温香软玉,多少男人为了同宝香楼的姑娘们睡一觉抛弃妻子,一掷千金,提起宝香楼,至少正房们都是不耻的。然而无论那些太太夫人们怎么鄙夷,却无法改变宝香楼的姑娘们个个才艺出众的事实,因此今年的玉兔仙子,仍旧是落到了宝香楼中的姑娘们来扮。

????“二夫人,”万姨娘软声道:“虽说如此,可到底只是扮演的,想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玉兔仙子也断不会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情,不过是看个热闹而已,不必那么认真的。”万姨娘本来还没想和陈若秋争,可同任婉云一样,她就是看不惯陈若秋那副清高的模样,时时刻刻要端着书香门第的架子,甚至比起任婉云,万姨娘更讨厌陈若秋,因为她自己就是戏班子出身,陈若秋今日打压那宝香楼,无疑也是瞧不上她的做派。

????她们二人的针锋相对都被众人听在耳中,一时间气氛又有些精彩起来。男人们是不会插手女人们的争执,沈冬菱只是攥着万姨娘的手,紧紧闭着嘴唇不说话,沈玥有心想为陈若秋争辩,却又觉得这样有失自己嫡女的身份,一时无人说话。

????“谁说去万礼湖就是看玉兔仙子了,”一片静默中,沈妙轻轻开口:“万人放灯的盛况可不是天天就能看见的。再者,贫贱富贵的出身无法选择,不必因此而看不起别人。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今日她就是玉兔仙子,心中清明的人,何必又在意这些外在的东西。”

????众人先是一愣,沈信率先大笑起来:“娇娇说得对,贫贱富贵的出身无法选择,看不起别人算什么本事!”

????罗雪雁也面露微笑,他们在战场上作战,军队中的小兵们有来自官家的,但更多的却是平头老百姓。他们有的连饭都吃不起,有的家中老人都快饿死,论起出身来,倒是各有各的艰辛。因此他们从不会看不起贫苦人家,沈妙的这番话,却是十分合二人的心意。

????“妹妹,”沈丘拍了拍沈妙的肩:“你这口气,倒是个心怀天下的大人物,这等胸襟,大哥我都自愧不如。”

????明知道沈丘是打趣自己的话,沈妙却是有些微微失神。前生她嫁给傅修宜,做了皇后,之前的确是为了爱情,可是作为皇后,身上担着的责任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少。母仪天下四个字,说起来便是让所有百姓都安居乐业,上位者要爱自己的子民,这是傅修宜教会她的事情,虽然傅修宜自己并未做到。

????他们这边一唱一和,陈若秋的脸却是青一块白一块,沈信夸沈妙坦率,岂不是在衬托她的虚伪?沈万的神色也有些阴沉,沈玥更是早已气炸了,却按捺着没有出言讽刺沈妙几句。

????万姨娘以为沈妙这话是在帮自己,当下面上便浮起一丝喜色,沈冬菱见了,微微摇了摇头,沈垣仍是一副冷笑的模样,沈贵也装作不知。

????“那就去万礼湖吧。”罗雪雁一声令下,她本就是做惯了女将军的人,发号施令也叫一个自然。沈家人就算再不情愿,因着背后的沈家军护卫,也只得跟上。

????万礼湖位于定京城城中心偏西的地方,整个湖嵌在城心中,春日的时候仿佛一块碧玉翡翠,而到了冬日,小雪降临的时候,湖面飘雪,湖上有船舫游过,在其中煮酒论史,也是颇有意趣。

????今日也是有小雪的,而在万家灯火的映照下,那雪粒便也如晶莹剔透的玉花儿,打着璇儿的从天上掉下来,湖岸边的柳树都挂满了雪条儿,一时间竟然分不清哪里是雪,哪里是灯。

????还没走到万礼湖边,便听到有烟火的声音,抬起头来,便见漆黑的夜幕中,大片大片的烟火几乎要将人的眼睛晃花,底下人潮涌动,有情人并肩携手,或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皆是抬头目不转晴的看着那烟火,看着这一瞬间的永恒。

????“姑娘,姑娘快看。”惊蛰兴奋的道:“那就是万礼湖边的烟火,听闻今夜的烟火要放整整一夜呢!”

????“可真是好看。”谷雨也喃喃道。

????“哈,定京城果真是繁华。”沈丘对罗雪雁道:“可比咱们西北那头好玩多了。”

????罗雪雁也是一边走一边感叹。

????再往前走,突然见身边的人群一股脑儿的往前跑去,也不知在急什么,沈信一把抓住一个从他身边跑过的男子,问道:“这位兄台,前方有什么,怎么大家都往前跑?”

????“玉兔仙子到啦!”那人道:“大家都去瞧玉兔仙子了!”他看了一眼沈信,忽然道:“兄台是新来的吧,今年那玉兔仙子可是宝香楼的流萤姑娘扮的,兄台还不赶紧去!”说罢又乐颠颠的跑走了。

????沈信回过头,罗雪雁不冷不热的道:“还不快去看那流萤姑娘?”

????“夫人说哪里的话。”沈信抹了把额上的汗:“我看夫人都看不够,流萤姑娘是什么人,肯定不如夫人美丽大方。”

????虽是如此说,都来了这里,罗雪雁也不会扫众人的兴致,仍是往前走去。待挤过重重人群,忽而听到有人吼道:“流萤姑娘来了!流萤姑娘来了!”

????沈妙个子太小有些看不到上面,沈丘便拉着她走到一边的石台上将她放下,自己站在沈妙身边,沈妙抬起头,便见人群簇拥着一辆花车过来。

????大冬天的,这花车上竟是满满点缀着鲜花,足以见背后人的用心。花朵姹紫嫣红,一时间也看的不甚真切,却仍在这时候,瞧得清楚花车里的人。

????那是一名妙龄女子,端坐在花车之上,穿着一身月白的棉纱长裙,外头罩着绒绒的披风,头发梳成了飞仙髻,显得也是飘飘欲仙。她臻首娥眉,齿如编贝,最动人的是一双狭长的双眼,眼尾在末了微微挑起,平白无故的就多了一分风情。冷而诱人,淡却重抹,仿佛随着她的到来,身边的风都多了一丝暧昧的香气。这玉兔仙子说是仙,却又有些人间的风尘味,说是人间,那股子妖娆的清冷却又是人间没有的色彩。

????流萤生的并不十分美,论其五官来,她甚至比上万姨娘还要略逊一筹,然而那种骨子里冷淡的妖娆,却是勾的人心痒痒,这玉兔仙子究竟是仙还是妖,惹人思量,不过这种调调对于寻常男子来说,却是要了命的勾魂。

????沈妙目光在流萤身上停了一瞬,却又是转头去瞧周围,想看看那人来了没有。找了一圈未曾发现,沈丘瞧见她的动作,奇道:“妹妹,你在看什么?”

????“哥哥怎么不看这位流萤姑娘?”沈妙直接将话头转开。

????沈丘虽然不笨,每每遇到沈妙的时候却不会多加思索,听闻沈妙这般问,就答:“我不喜欢这样的。”

????沈妙挑了挑眉,道:“那大哥喜欢怎样的?”

????沈丘说不出话来。

????沈妙觉得沈丘这番窘迫的模样很有趣,有些想笑。前生沈丘娶了那位恶毒的嫂子,从头至尾大约也没有遇到过心仪的姑娘,重来一世,却不知道今生有缘做自己嫂嫂的那一位是谁。

????“咱们走吧。”沈丘朝沈妙伸出手,要将她从石台上拉下来。方才为了让沈妙看清那流萤姑娘,沈丘带着她走到这边,同沈信他们隔着十来米,这会子看完了热闹,自然要回沈信身边,一起去万礼湖边放灯了。

????沈妙正要跳下来,突然听见一阵小孩的啼哭,沈丘也听见了,两人转头看去,便见相隔几米处,一名三四岁的孩童倒挂在岸边商铺的衡量之上,大约是小孩淘气,爬到高处横梁上想看热闹,结果滑到了,眼下两只手紧紧抱着衡量,半个身子悬挂在外头,若是就这么掉下去,只怕会出大事。周围的人已经去拿梯子了,可孩子坚持不了多久,眼看着小手越来越使不上力,那孩子的母亲已经捂着脸哭泣起来。

????“妹妹在这里等等我。”沈丘见状,连忙吩咐沈妙,想来不过是距离石台几米而已,这里又有他会武功,当即就朝那头走去。

????方还没走到,那孩子手一软,直接摔倒下去,周围顿时响起一阵惊呼,沈丘脚尖轻点,一脚踏在旁边的柱子上,腾空将那孩子接住,堪堪保住了孩子一条性命。周围人俱是为他所露的那一手叫好,沈丘将孩子交还给孩子母亲,那孩子母亲含着眼泪连连冲他道歉,倒教沈丘有些不好意思。

????好容易安抚完这对母子,沈丘就准备回石台接沈妙。因着不过几米的距离,刚一转头他就愣住了。

????那石台上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沈丘心中一紧,三步并作两步,大力拨开拥挤的人群跑到石台前,那里什么人都没有,一个痕迹都没有。沈丘心中还怀着侥幸,四处看了看,大声唤了两声:“娇娇!”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他抓住站在石台不远处的一个人问道:“方才站在这儿的小姑娘呢?你有没有看到这儿的小姑娘!”

????那人不耐烦的回:“什么小姑娘,没有没有!”说罢又看了他一眼:“莫不是你家姑娘被人拐走了吧。这玉兔节上拐子多得很,若是没有护卫,府中小姐和人走散,那十有*都是被拐子拐走了!”

????沈丘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身高八尺的大汉,战场上大敌当前眼都不眨一下的人,就在此刻,豁然变色。

????……

????万礼湖边的街道上,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也有二人在其中行走。一人蓝衫玉冠,器宇轩昂,一人紫衣风流,眉目俊俏如画。

????这二人生的不错,尤其是那紫衣少年,行动间有种不露声色的优雅矜贵,唇边挂着的淡淡笑容,更是惹得周围的女眷不时地往这头看来。

????“你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谢景行问。

????苏明枫摇头晃脑:“如此佳节,身为好友,自然该一道出行。你又何必心中不愿?”

????“我还有事。”

????“相请不如偶遇,既然遇着了,就和我一道游呗。咱俩多少男没在一起游过玉兔节了。”苏明枫不满:“你现在真是越来越神秘。”

????今日苏明枫是和苏家人一道出游,恰好遇着谢景行一人,就硬是将谢景行拉来。苏家和谢家关系自来交好,是以苏老爷也不会说什么,此刻苏老爷他们走在前面,苏明枫和谢景行走在后面。

????苏明枫问:“你今日又一个人出来,你爹没有生气?”

????玉兔节都是一家人出游,眼下只有谢景行一人,不用想,肯定又是谢景行自己出来了。谢鼎估计气炸了,没办法,摊上这么个儿子,感觉是上辈子过来讨债的。

????“有他儿子陪着,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谢景行漫不经心道:“没那么闲。”

????苏明枫摇了摇头:“你倒是洒脱啊。”

????正说着,却瞧见前方一行人走来,苏明枫一愣:“那不是沈将军?”

????谢景行抬眸,便见前方沈信匆匆往这头走来,紧跟着他的是沈丘和罗雪雁,而后头更是一众侍卫,每个人面上的表情都是十分沉重紧张。苏明枫摸着下巴道:“看样子沈家是出什么麻烦了吧,怎么都是这种表情?”

????在一众喜气洋溢的人群中,沈家人的这种表情便显得十分突兀,不用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苏老爷也瞧见了他们,停下来和他们攀谈,谢景行和苏明枫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站着,都是练武之人,倒是可以听得见彼此的谈话。

????苏老爷问:“沈将军这是要去哪儿?”

????“哈,随意逛逛。”沈信道:“只是内子突然身子不适,只得先回府中去。苏老爷逛的开心点。”说罢便拱了拱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家和苏家在政见上也属于不太合的一行,见沈信这么不想跟自己说话,苏老爷自然心中也不太舒坦,懒得多管闲事,便径自往前走。倒是苏明枫道:“沈将军这么狂啊,不过怎么看着像是出大事了?就算沈夫人身子不适,也不必带着这么多侍卫吧。”

????谢景行目光在一众侍卫中一扫,道:“沈家五小姐不在。”

????“啊?”苏明枫一愣。

????“沈妙不在。”谢景行看了一眼沈家那支队伍。以沈妙和其他两房的关系,断没有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抛弃自己的母亲而和其他两房的人赏灯。而眼下这支队伍里,并没有沈妙的身影,总不能是沈妙今日根本就未曾出府,这样大的节日,就算是沈妙自己不愿,沈信也不会将她一个人落在府中的。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沈家姐姐不见了!”

????谢景行低头,苏明朗不知什么时候从苏老爷身边溜了过来,跑到苏明枫身边,拽着自己大哥的衣角脆生生的重复道:“我方才偷偷跑到他们那里,听到那些人说要尽快找到沈家姐姐。”

????苏明朗个糯米团子,混在人群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是他胆子大,都不怕被人群挤散了找不到回来的路。

????“他们说也许沈家姐姐是被拐子抓走了。”苏明朗继续道:“大哥,我们去把沈家姐姐救出来!”

????“不见了?”谢景行若有所思的看了远去的沈家一行人背影,忽然对苏明枫道:“此事不要声张,我先走一步。”他又低头看着苏明朗,邪邪一笑:“沈妙不见这回事,你要是说出去,我就将你卖给拐子。”

????------题外话------

????你们要的情敌男配苏明朗已上线╭╮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