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二人独处-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九十五章 二人独处

千山茶客2017-4-25 22:33:13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回事?”

????沈妙愣了愣,这样略显轻浮的举动在她看来,大约本来应该是厉声喝止的,不过不知道为何,竟老老实实的答道:“刚才逃跑的时候,被人用匕首伤了。小说し”

????谢景行扫了她一眼,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丢给她:“上药。”

????沈妙接了过来,也没多说话,想着要上药。却是因为此刻整个人都坐在地上,又因为之前在冰冷的湖水里泡了许久,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来。别说是上药了,就连坐起来都有些困难。

????谢景行见状,只得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扶到船舫上的小塌上。沈妙活了两辈子,本就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自然也不会因为两人独处而显得羞窘。然而她披着谢景行宽宽大大的衣裳,雪白的肩膀都裸露在外,冷风一吹,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不自在,便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未等她说点什么,兜头便罩来一方温暖的东西,直接将她脑袋都埋了进去,沈妙抖了抖头,发现罩在自己身上的正是谢景行的狐皮大裘,那狐裘暖融融的,沈妙下意识的将它裹紧了些,只露出巴掌大的小脸,看着谢景行没说话,倒真的有些像只毛茸茸的小狐狸。

????谢景行有些好笑,自己起身走到另一头不知道拿了些什么,在沈妙面前蹲下,伸手就去捞沈妙的腿。

????“你干什么?”沈妙避开,问。

????“你的伤不上药,明日就会溃烂。”谢景行道:“你别想占我便宜。”

????沈妙:“……”这人说话实在太讨厌了,什么叫占他便宜,偏还用一本正经的神情说出这话,沈妙简直不想理会他。她道:“我自己来。”

????“好啊。”谢景行二话没说就站起身来,看热闹的一般的倚着旁边的柜子抱胸道:“我看着你,你来。”

????沈妙俯下身去,手却差点拿不稳那药瓶。之前在和那两人争执的时候,曾被瘦高个扔了好几下,撞得浑身酸疼,此刻手都是哆哆嗦嗦,勉强拔开药瓶,却险些将里头的东西洒了出来。

????艰难的斗争了老半天,她终于放弃,却又不想和谢景行这么轻易的认输,就坐在那方雪白的狐裘中,瞪着谢景行不说话。

????谢景行“嗤”的一声笑出来,从沈妙手里夺过药瓶,再次蹲下身,握住沈妙的小腿,漫不经心道:“我不是什么好人,你要赌气,只怕会把你的腿赌上。”

????沈妙沉默不语。

????谢景行握着她的小腿,慢慢的将裤腿儿撩起,他的手冰凉修长,似乎带着练武之人特有的浅浅茧子,磨砺在娇嫩的皮肤上时,沈妙有种不自在的感觉,仿佛那一块皮肤也在跟着发烫。下一刻,因为血迹而黏在伤口上的衣料被猛地扯开,疼的沈妙差点叫出来。

????“伤口有些深。”谢景行端详了一下,皱眉道:“你先前怎么不说?”

????“我没想到你这么好心。”沈妙道。她的确是没想过谢景行会这么好心给她上药,以他们两人的交情,今日谢景行过来救她一命就能称得上是情深意重了。这么个心思深沉的人,亦不是良善之辈,沈妙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谢景行会帮她。所以这腿上的伤,也只想着等回了沈府再说。

????谢景行起身从一边的小几上拿起桌上的茶壶,把里头的水倒的干干净净,一只手伸到船外舀了满满一壶湖水,放在暖炉上煮。他道:“我的确没那么好心,不过看在你也够义气的份上,就当一回好人。”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看向沈妙,道:“都说沈信忠义,没想到沈家一个丫头片子也懂讲义气。多谢你,没供出我来。”

????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沈妙便也没解释其实是他误会了。当时那种情况,若是马上说出密室中人是谢景行,那两个人立刻就能把她杀了。缓兵之计谁不会,不过谢景行以为她是因为讲义气才不说的,能让谢景行觉得欠她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因此沈妙也没打算将这个误会说清楚。

????不过,沈妙低头思忖,就算真的将谢景行供出来,以谢景行的本事,怕也能全身而退。方才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那两个人必然还有同伴在附近,可眼下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究竟出自谁的手笔可想而知。

????短暂的沉默后,壶中的水也开了。谢景行随手扯下袍角一块布料,沾着点热水,一手握住沈妙的小腿托在自己的膝盖之上,一手擦拭着伤口周围的污血。

????沈妙的脚几乎是抵在谢景行的怀中,能够触到他冰凉的衣襟,料子也是冰凉而硬挺的,仿佛他玩世不恭外表下冷肃的心,沈妙有些不自在,偏过头去,脚趾不由得微微蜷起。前生除了和傅修宜,她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即便是傅修宜,如今回忆起来,也都是勉强多些,大多数的时候,傅修宜留给她的,只是一个“君王”的印象,因此,在她少女时代见过的男子,几乎是没有的。

????觉得有些沉默,沈妙寻了个话头,问:“那些人是谁?”

????她说的“那些人”自然就是瘦高个一行人了。闻言,谢景行却没有说话,他只是将沈妙小腿上的污血擦净之后,撒上药粉,又摸出一条手帕替她包扎好。做这些的时候,他都低着头极为认真,手法也十分熟练,似乎包扎伤口对他来说是一件极为轻车熟路的事情。船舫上的灯火明明灭灭,万礼湖的花灯如锦,明亮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少年眉眼英俊的不可思议,又似乎在这短暂的璀璨中,含有一种温柔的错觉。

????就连沈妙,都忍不住微微一怔。然而这温柔的错觉并没有持续多久,谢景行放下她的脚,突然两手撑在沈妙身侧,欺身逼近,他轮廓分明的脸近在咫尺,桃花眼中仿佛蕴满醉人酒酿,似笑非笑的看过来,分明是随意的举动,却强势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沈妙镇定的与他对视,盯着沈妙看了一会儿,谢景行才松开手,淡淡道:“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沈妙道:“只希望你不要连累我。”话一出口,她心中就有些懊恼。今日不知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事出突然,也许是因为受伤弄得她心情烦躁,面对谢景行的时候,竟然激出了一些她原先深埋在骨子里的小性子。那些随意的撒气、任性、斗嘴,在不知不觉中被谢景行引了出来。

????“只要你懂分寸,没人能连累的到你。”谢景行道。他将船舫上凌乱的布条收拾了一下,又找了个长杆子,将沈妙的湿衣服挂在上头微微烘烤。

????“我什么时候能离开?”沈妙问。

????“外头人手都盯着,现在出去惹人非议,况且你和我呆在一块,难免会赖上我。”谢景行的话依旧能气死人:“所以为了我的清白,等船靠岸的时候,我会带你去公主府。由公主府的人送你回去。”

????沈妙微微一怔:“公主府?”

????“荣信公主,”谢景行拨弄着炭块:“她会帮忙的。”

????荣信公主也是先皇嫔妃所生,虽然不比玉清公主得宠,也深得先皇喜爱。先皇的子嗣中,玉清公主和荣信公主姐妹情深。玉清公主嫁给了临安候,荣信公主嫁给了当朝状元郎,可惜那状元郎没过几年就病逝了,荣信公主也没有改价,自己搬回公主府,这么多年都是寡居一人。

????想来以玉清公主和荣信公主的交情,也会帮谢景行这个忙的。

????沈妙抬眸看了谢景行一眼,他倒是想的长远。如果此刻就设法让沈家人过来,瞧见他们孤男寡女,衣衫不整的模样,难免会多想,以沈家和谢家的关系,谁知道以后会不会越扯越复杂。由荣信公主出面,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头顶传来焰火的声音,沈妙本就是靠着船舫窗户做的,听到声音便顺着窗户往外看去,定京城的夜幕下的天空中,五颜六色的竟是璀璨的焰火。如白露和霜降所说,这一夜的焰火不会停歇,方才人潮涌动的时候看,同眼下静寂的湖面上看心境又是不同。

????“你喜欢看这些?”谢景行挑眉。

????“我不喜欢。”沈妙回道。

????明齐皇室每年的年宴,皇帝与妃子同乐,也在御花园中燃放无数焰火,那时候她刚从秦国回来,宫中突然多了一个楣夫人圣宠不衰,年宴当夜,楣夫人同傅修宜在御花园饮酒作乐,她坐在坤宁宫中,婉瑜和傅明陪着,自己一个人看烟花的燃放和消逝,那是她看过最冷的一场焰火,从此之后,她就不喜欢这些东西。

????“转瞬即逝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她的语气中带了一点愤愤,目光却显得有些悲凉。

????谢景行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起身从一头的柜子里取出点东西,他走到沈妙身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沈妙。

????“等船靠岸不知道要等多久,今天既然是玉兔节,你也做个花灯吧。”谢景行道。

????沈妙看着手中的花灯,大约是之前在船舫上玩乐的人留下来的,还未放进去蜡烛,平平整整的叠好。顺着窗户看去,万礼湖的湖面上层层叠叠包围的尽都是花灯,他们这支船舫穿梭在一片璀璨中,仿佛姣姣银河中的渡舟。

????不等沈妙回答,谢景行自己就先做了一个,他将花灯做好后,随手放进了湖水中,动作也是漫不经心的。沈妙见状,问:“你为何不写纸条?”

????花灯里要放纸条,纸条上写着做灯人的心愿,这样神明能听到人的祈祷,就会在来年保佑放灯人心想事成。

????“我不信神。”谢景行懒洋洋道:“不写也罢。”

????沈妙想了想,也实在无法想象出以谢景行这般狂傲桀骜的性子,一本正经的祈求神明保佑是什么场景。她将两盏花灯折好,却没有写纸条,也没有在里面放上蜡烛,而是在花灯最上头的花朵处用火折子点燃,伸手放进湖中。

????两盏花灯自上而下燃烧着,在湖面上显得像是两团火,谢景行一怔,问:“这是祭拜的灯,你在干什么?”

????点燃花灯,这就是一盏祭给亡者的灯,好端端的这般热闹,沈妙竟然在这里祭拜死人。

????沈妙没理会谢景行的话,只是看着那花灯从渐渐燃烧到火苗将花灯整个吞没,许久后,湖面上再也没有两只花灯的影子。

????重生一世,有些事情可以重来,有些事情却无法重来。比如婉瑜和傅明,前生今世,再见即是永别,这一生,再也没有那个温柔大方的公主,懂事稳重的太子了。

????一方帕子递到沈妙面前,她抬起头,谢景行不耐烦道:“怎么又哭了。”

????沈妙摸了摸脸颊,不知不觉中,她的脸颊竟然湿了。大概是乐景生哀情,连流泪了也不自觉。

????见她接过帕子,谢景行开口道:“你有几分义气,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没头没脑的话让沈妙一时愣怔,看向谢景行,少年的侧脸在满湖如锦花灯下愈发挺拔深艳,他倚着窗口,看向沈妙,眸光中有复杂光芒微微一闪。却是漫不经心道:“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今日你既然没有供出我,我也不会亏待你。看你惹上的麻烦也不少,也许日后有相求于我的地方,那时候,看在今日的份上,我也会出手相助。”

????沈妙道:“那多谢小侯爷了。”

????谢景行一笑,忽而转头看他,语气中多了些调侃:“不过帮归帮,你可不要爱上我。”

????沈妙简直要被气笑了,她道:“小侯爷未免想的太多。”

????“是吗?”谢景行从窗前走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坐在榻上的沈妙,忽然拔下沈妙头上的簪子,若有所思的拿在手中端详道:“那你为何要戴着‘我’送给你的簪子?”

????他将“我”字故意咬的有些重。

????沈妙语塞,刚想说那是丫鬟给自己戴上的,就听见谢景行继续道:“今日你将我摸也摸了,看也看了,不过以身相许那就算了。”他笑的不怀好意:“还没长大的小丫头,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

????这人说话忒毒!还喜欢颠倒黑白!沈妙前生今世遇到的要么都是伪君子要么都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这样一说话就能把别人气死的无赖,还是头一遭遇到。

????“我不喜欢小侯爷,以后也不会喜欢,小侯爷大可放心。”沈妙讽刺道。

????“那就好。”谢景行盯着她,唇边的笑容依旧玩味,不过漆黑的双眸中,却在一瞬间透出了某种警告和漠然。他说:“小丫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沈妙不语。谢景行不是好人,她又算得上是好人吗?也许上辈子是,可是这辈子的她,阴毒狠辣,和“好”字却是完完全全沾不上边儿的。

????船舫静静的顺着水流往下飘去,窗户外头洋洋洒洒的下起了小雪,湖面上半是雪花晶莹半是璀璨灯火,天上焰火五彩斑斓,这个新年的玉兔节,过的似乎并不怎么样,但终究是特别的。

????紫衣少年靠着窗户,漠然的瞧着窗外,也不知瞧了多久,待转过头时,却发现沈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伏在小几上睡着了。

????她睡着的时候,面上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和端庄,因着今日一番折腾,脸颊还红扑扑的,围着谢景行那件略显宽大的狐皮大裘,真的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姑娘。头发已经被暖炉烘的微干,一绺长发遮挡住了眼睛,大约是有些痒,睡梦中的沈妙便皱了皱眉。

????谢景行走到她身边,顿了顿,伸手将她那遮住眼睛的一绺长发别到耳后,又从袖中摸出方才从沈妙头上拔下的玉海棠簪子,把玩一转,轻轻插到了沈妙头上。抱胸在沈妙面前看了一会儿,见她睡得香甜,挑眉道:“当着陌生男子睡得安稳,还真是不知害怕。”

????又坐了一会儿,船舫摇摇晃晃的猛地一顿,终是靠岸了。

????谢景行走到船头,从岸边显出几个黑衣人的身影,领头一人道:“回主子,已经全部处理干净了。主子现在回府?”

????谢景行回头瞧了船舱一眼,道:“先去公主府,铁衣,牵辆马车过来。”他回头走到船舱之中,敲了敲小几,沈妙睡意朦胧的抬起头,谢景行道:“到岸了。”

????“已经到了?”沈妙一下子清醒过来,瞧了一眼窗外就要往外走,然而腿上的伤到底还没好,刚站起来就腿一软差点摔倒,谢景行一把攥住她的胳膊,想了想,伸手把沈妙外头的狐裘裹紧了些,直接连着狐裘打横将她抱起,往船外走去。

????沈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搂谢景行的脖子。抬眸看去,谢景行勾着唇道:“老实点,别占我便宜。”

????沈妙:“……”谢景行一手环过她的肩背,他人高腿长,抱起沈妙也毫不费力。沈妙的脑袋靠在他怀里,能感觉到他挺拔结实的胸膛和有力的心跳,竟也有些不自在起来。

????待除了船舫,才发觉外头早已站着一众黑衣人,瞧见谢景行抱了个小姑娘出来,虽然竭力忍耐,却都是有些神色有异。最轻松的烦到是谢景行,他走到马车前将沈妙往车里一扔,就道:“去公主府。”头也没回的走了。

????马车晃晃悠悠的走了,剩下一众黑衣人面面相觑。一个年轻的高个子道:“铁衣,主子怎么抱了个丫头出来?那丫头和主子是什么关系?”

????“是啊是啊,”另一个女人也走了过来,摸了摸下巴沉吟:“这么多年了,多少美人都没能近的了主子身,原来主子好这一口。”她眼前一亮:“哈,难怪了。”

????“去去去,谁说的。”另一个模样妩媚的成熟女子不满道:“那种黄毛丫头有什么可看的,毛长齐了吗?”

????“火珑,知道你喜欢主子,不过这个嘛,嫉妒不来的哦。”之前的女人笑道,看向中间中年男子:“铁衣,你跟主子跟的最近了,那小姑娘谁啊?和主子怎么了,你跟我们说说呗。”

????“都闭嘴!”站在中间的铁衣忍无可忍道:“都回去回去!暗部的人都这么闲,明儿就去守塔牢。”

????此话一出,众人立刻退避三舍,纷纷道:“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方才那些人尸体处理干净了吗”“还是先回暗部回禀情况吧”“今日可真是凶险得很”一边聊着一边走远了。

????铁衣松了口气,这才回头消失在夜色中。

????却说另一头,公主府上。外头的人禀明谢景行来的时候,荣信公主已经准备就寝了。

????她寡居多年,身边又无子女,每每到了逢年佳节,其实才更显得形单影只。即便宫里的文惠帝与她也有姐弟名义,可终究不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哪能那么真正的亲密。况且在宫中和帝王相处,总不如自己留在公主府自在,所以这么多年的玉兔节,荣信公主既不会进宫,也不会出门游玩,而是静静的呆在府中,就如同平日里一样。

????今日却不同,知道谢景行来的时候,荣信公主还有些吃惊。重新更衣好后,才出门迎接,方走到大厅中,便见谢景行已经坐在椅子上等待,瞧见她,也是微微一笑:“容姨。”

????荣信公主闺名玉容,同玉清公主又姐妹情深,谢景行叫她一声容姨不为过。

????“怎么今儿就过来了?”荣信公主乍见谢景行,有些疑惑,更多的却是欣喜。她自己没有子女,早就把谢景行当做是自己的儿子,她可怜谢景行的身世,当初玉清公主过世,荣信公主来临安侯府吊唁的时候,还将谢鼎骂了个狗血淋头。谢景行虽然顽劣,却待荣信公主十分尊重,逢年过节都会来公主府拜见,只是平日里都是年过初一才来,今年玉兔节却来了,让荣信公主有些意外。

????“想念容姨,就过来瞧瞧,容姨不会不欢迎我吧?”谢景行笑道。他本就姿容出色,这般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话,俊俏风流的模样直教厅中一众婢女都看红了脸。

????荣信公主点了下他的额头,笑道:“连我这个老人家都敢调笑,你这混小子,胆子越发肥了。”

????“想念容姨是一回事,不过今夜前来,还得有一事求容姨帮忙。”他道。

????荣信公主一愣,随即坐直身子正色道:“景行,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有什么难办的事,尽管跟容姨说。”

????“容姨别紧张,小事而已。”谢景行笑着解释:“我有个朋友今日在玉兔节与家人走散了,不巧又落了水,我虽救了她,却有些不方便。还想让容姨以公主府的名义送她回去。”

????他虽说的简单,荣信公主一听却明白了其中的事情。虽然明齐对男女之事也较为开放,可是到底女儿家的清誉十分敏感,一不小心传出些风言风语,却是能让人够受。不过……荣信公主看向谢景行:“你的那位朋友,竟然是位姑娘么?”

????谢景行点头。

????“这么多年,倒没见你身边有过哪位姑娘。”荣信公主突然促狭道:“景行,你也是大人了,不知那位姑娘年方几何,家中可有婚配?”

????“容姨,”谢景行无奈道:“她还是个小姑娘。只因之前欠她个人情,所以不得不帮忙。容姨不会不想帮我吧?”

????“你说的是什么话?”荣信公主佯怒:“哪次容姨没帮你,行行行,那姑娘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外面的马车上,容姨顺带给她找件衣裳换上。”谢景行道。

????闻言,荣信公主看向谢景行的目光更加意味深长了些,谢景行见状,只是摇头好笑,干脆也懒得解释了。荣信公主吩咐身边的侍女去将马车上的沈妙扶到府中寝屋休息,与谢景行道:“不过你还没告诉我,她是哪家的姑娘?”

????“京城沈家,威武大将军的嫡女,沈妙。”谢景行懒洋洋道。

????荣信公主正在喝茶,闻言险些被茶水呛住,她看向谢景行,不可置信道:“那个草包贵女,她不是恋慕定王么?”

????谢景行耸了耸肩,荣信公主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斟酌着词语:“景行啊,世上姑娘千千万,你如今年纪还小……再等等吧。”

????谢景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厢荣信公主和谢景行谈心,那头沈妙坐在荣信公主的寝屋里,看着来来往往的婢女为她整理衣裳头发。

????前生荣信公主待她可没有这般热情,也许是瞧不上她这样自奔为眷的做派,也许是觉得她才学粗鄙,总归是待她冷冰冰的。即便是后来她做了皇后,荣信公主也是对她不冷不热。又因为荣信公主常年不在宫中,偶尔进宫一次,看她的目光也不甚友善。在沈妙心中,荣信公主也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谁知道如今这样殷勤,倒让沈妙有些莫名。

????------题外话------

????见家长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