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恶嫂再临-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七十七章 恶嫂再临

千山茶客2017-4-25 22:33:23Ctrl+D 收藏本站

????明齐六十九年的这个冬日新年,下了一夜的大雪,瑞雪兆丰年,百姓俱是喜气洋洋,祈祷着来年丰收。|

????然而对于定京城的将军府来说,这一定是特别的一年。

????沈家二房折损一个嫡女,当家主母还疯了。而那权势最大的大房和其余两房之间好似生了龃龉,不如往日亲近,反倒有种明显的疏离。

????之前同沈清定亲的黄家,因着沈清这回事算是和沈家彻底结仇了,因为沈信夫妇常年不在定京,倒没有迁怒与他。至于那和沈妙定亲的卫家,也由罗雪雁出面,亲自证实不过是一场误会。卫家人倒是实诚,并没有为难与她,加之沈信也答应日后在朝中可以多多帮衬卫大人,卫家自然也乐意卖这个面子。

????是以对于沈妙来说,这个新年过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没有傅修宜,没有豫亲王,更没有任婉云和沈清,有些事情终究还是在一步步的改变。

????然而她是欢喜,有的人却不怎么高兴了。

????荣景堂内,沈老夫人坐在位置上,沈元柏在她身边爬来爬去,她却有些不耐烦。干瘪的脸上浮现起怨恨的神情。

????“老大家的如今越发不把我放在眼中了,今年公中的银子竟是一点儿也没多出。宫里之前赏下的几箱宝贝,全都被锁在了自个儿院子里!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沈老夫人提起此事就生气,从前沈信每年都会把宫里赏赐的东西送到公中,因他们夫妻二人平日里也不在定京城,除了给沈妙留些喜欢的小玩意儿,多的东西对他们也无用。沈老夫人可没少尝到其中甜头,如今沈信和沈家人之间出了点变故,沈信就连银子也不送了,看在沈老夫人眼中,简直是大逆不道。

????“老夫人莫要生气,兴许等这些日子过后,大老爷气消了,东西就能送过来。”身边的张妈妈宽慰道:“想来是因为之前待五小姐的事情让大老爷不满,这才不肯将东西送过来。”

????“怎么待五丫头了?”沈老夫人怒道:“这么多年,我供她吃供她喝,将她养到这么大,老大家的还不满足?我看他就是不想认我这个娘!养不家的白眼狼!还有那个罗雪雁,如今连五丫头都变得死精死精的,谁知道是不是背后有人教!”

????张妈妈见沈老夫人动怒,默了一下才道:“五小姐如今是长大了,心思也重了些。不过五小姐从小是在老夫人跟前长大的,从前五小姐对老夫人的话也是听从的不得了,可见心中还是尊敬老夫人的。老夫人倒不如哪一日将五小姐召在面前说些好话哄哄,都是小姑娘,定会很好哄的。五小姐就是大老爷大夫人的命根子,拿捏住了五小姐,不就是拿捏住了大老爷一家?”

????这张妈妈也是个颇有心计的主,事实上,沈老夫人到底是风尘女出声,阴私下贱手段层出不穷,论起做当家主母,却还是有些心有余力不足。这么多年,不是张妈妈在身边提点着,不知要闹出多大的笑话。

????沈老夫人冷笑一声:“我还要哄她?一看到那个丫头片子我就想起那个贱人,都死了那么多年还占了老爷的心。事事偏心他们大房,如今我还要讨好她?我看见她就恶心!”

????张妈妈有些无奈,还想再劝,却瞧见门口的丫鬟道:“二少爷,您来了。”

????沈垣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垣儿。”瞧见沈垣进来,沈老夫人的态度缓和了许多,榻上的沈元柏见了,也笑嘻嘻的看着自家二哥。

????沈垣没有伸手去抱沈元柏,只是笑着道:“过来瞧瞧祖母。”

????“我有什么好看的。”沈老夫人嗔道,面上却是欢喜。这些个孙子中,她最爱的就是沈垣。沈垣年纪轻轻的就才学过人,又入了仕途,人人都赞一声好,给她长脸极了。自然也就最被沈老夫人看重。

????“侥幸得了一瓶玉雪膏,特意给祖母拿来,祖母可不要辜负孙儿一片好心呐。”

????沈垣笑着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了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有些惊喜,随即佯怒:“我都多大年纪了,还用这些,你莫不是在故意气我?”虽如此,面上却显出爱不释手的神色。

????沈老夫人到底是歌女出身,这些个胭脂水粉便是老了也不会断,沈垣倒也会投其所好,顿时就让沈老夫人呢阴霾的心情一扫而光。

????“祖母可年轻了,这样的好东西就是要用在祖母身上。”沈垣面不改色的奉承。这祖孙二人便又说了些话,沈垣是个精明的,沈老夫人本就喜欢他,加之他又故意挑些让沈老夫人高兴地话说,荣景堂中的气氛便是和睦无比,就连榻上的沈元柏都被冷落了。

????待说了一会儿后,沈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状若无意道:“说起来祖母,似乎过几日表妹和表弟就要来了吧。”

????沈老夫人一愣,随即语气冷淡道:“什么表弟表妹,住几日就走。”沈老夫人在做歌女之前,也是有家人的,或许就是家人将她卖入了青楼,沈老夫人祖籍在苏州,后来沈老夫人被沈将军带来定京做了将军夫人,自然就和家人断绝了往来。只是今年那家人不知道从哪里打听了沈老夫人的消息,就让自己的一双孙儿女前来定京,说是过来瞧瞧沈老夫人,其实众人都清楚,不过是个打秋风的。

????如沈老夫人这样见利忘义的人,这么多年又未见,自然对人家不可能有什么亲情,眼下听沈垣提起此事,自然是不愿多谈。

????沈垣笑道:“我还从未见过这一双表弟妹,想来年纪正和五妹妹相仿。”他喟叹一声:“说起来,大哥此番回定京,我听闻大伯和大伯母正在为他挑中意的姑娘,大约也是要为他操心大事了。”

????“沈丘要挑媳妇?”沈老夫人顿时坐直身子:“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垣儿,你可知他们挑的是哪家的姑娘?”

????“这倒是不知,”沈垣想了想:“不过以大伯和大伯母的门第,自然应该挑那位位高权重府上的姑娘才是锦上添花,大哥眼下就有如此前程,想来有了大嫂府里的支持,只会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

????沈垣越是这样说,沈老夫人的面色就越是难看。半晌才酸溜溜道:“那也得看人家姑娘看不看的上他!”

????沈垣只做不知,状若无意道:“不过最重要的还得大哥喜欢才是,若是大哥喜欢,便是没那么大家世也无妨。要我说,指不定咱们的小表妹,就被大哥看上了,那时候才是亲上加亲。”

????“你说些什么胡话?”沈老夫人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就反驳沈垣的话:“她是什么身份,老大家的怎么会看得上?”

????“我就是随口说说,祖母不必介怀。”沈垣又笑着将话头扯开,说了几句话后这才告辞,临走之前,却又不动声色的看了张妈妈一眼。

????待沈垣走后,沈老夫人便一直想着之前沈垣说的话,一方面,她深知沈垣话说的离谱,就算沈信夫妇再如何开明,都不会看上那一家子的低微身份。再者沈丘也不是好色之徒,此事简直难如登天。但是另一方面,沈老夫人又为沈垣所说的话心动,若是沈丘找了个高门家的小姐,岂不是势力又要上一层楼,沈老夫人最是看不得沈丘好,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羽翼更丰,若是娶了自家侄孙女,不但不会更好,反而还能将沈家大房拉下水,拖沈丘的后腿,那才叫一个好字。

????张妈妈一边为沈老夫人捶着肩,一边轻声道:“老夫人,其实老奴也觉得方才二少爷的话有几分道理。”顿了顿,她才道:“您想一想,若是大少爷和表小姐成了,亲上加亲,表小姐是老夫人这边的,要做什么便容易的多了。”她低声道:“若是亲事成了,日后银子的事儿就轻而易举,表小姐的银子不就是您的银子?”

????此话一出,沈老夫人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不错,如果沈丘和家里的侄孙女成了亲,侄孙女自然是她这边的人,把控住了沈丘,就是把控住了大房。

????张妈妈继续道:“要是表少爷和五小姐成了就更好了,日后整个大房的银子财产,那便全是老夫人的了。”

????沈老夫人心中一动,张妈妈的话句句都是掐着她的点儿说,直将她说的心花怒放,想想能谋夺大房的财产,在暗中使个个把手段让大房内里起乱,沈老夫人就高兴地不得了。可是转瞬又担忧起来,道:“话说的容易,可是我那侄孙儿女,都是从蓬门小户出来的,老大家又不是没见过世面,怎么可能瞧得上他们?”

????“我的老夫人,”张妈妈笑了:“您倒是忘了从前那些手段了,这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嘛,哪里就有那般复杂呢。稍微动动脑子,没什么不可能的。”

????她这话引出了沈老夫人的一点遐想,片刻后,沈老夫人也跟着笑起来,大约是想笑出些妩媚的姿态,却因为人老珠黄而显得有些诡异,那种老态的春情让她看起来分外丑陋,她道:“说的也是,男欢女爱,也就是那么点子事。”说完这话,她与张妈妈对视一眼,彼此都瞧见对方眼中的深意,沈老夫人道:“来人,去将我屋子里的箱子找出来,我的这双侄孙女,许久不见,也该给些见面礼才是。”

????屋外,沈垣望着荣景堂飞出的低低笑声,眼中闪过一丝冷笑,慢慢走出了院门。

????……

????西院中,沈妙将十张银票交给莫擎。

????“你去宝香楼,找一位叫流萤的姑娘,我已经打听过了,百两银子就可买她一夜,你拿了银子,与她坐一夜,什么也不要做,隔三日去一回。”沈妙道。

????莫擎在听到“宝香楼”三个字时脸色就有些发青,待听闻沈妙要他去找什么流萤姑娘的时候就由青变红,他迟迟不去接那张银票,看着沈妙道:“小、小姐,你是在与属下玩笑吧。”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与别人玩笑。”沈妙一张脸严肃板正,莫擎想了想,他认识沈妙到现在,沈妙整日一板一眼的,的确是没做过什么戏耍玩笑别人的事情。

????可是……要他去青楼,也实在太离谱了。莫擎摇了摇头,红着脸吭哧吭哧道:“小姐,这……属下……为什么要属下去、去宝香楼。”

????沈妙瞅着他,说起来,前生跟了自己那么久,她的确没见过莫擎和哪位姑娘有什么牵扯,做童子做了这么多年,原以为是宫中戒规森严,谁知道莫擎这性子,吞吞吐吐的,哪像个侍卫统领?

????她道:“让你去你就去,若是那位流萤姑娘问起你为何如此,你便什么也不要说。总之你听清楚了,当个哑巴就好。”

????莫擎:“……”

????看莫擎还是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沈妙厉声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属下不敢!”莫擎连忙道。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沮丧,他堂堂八尺男儿,在沈丘麾下也算是少有敌手,怎么被沈妙这么一吼就觉得心中慌张,按理说他如今虽然是保护沈妙的安全,可却是沈丘的手下,对待沈丘都没这么小心翼翼,莫非他跟着沈妙,如今奴性也变得这般强了?

????百思不得其解,却听见沈妙继续道:“我听闻这流萤姑娘媚骨天成,极有手段,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不计其数,虽然称不上是宝香楼的招牌,却也算是个受欢迎的姑娘。我挑中你,是因为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又意志坚定,让你坐一夜就是坐一夜,可别趁着时机就真的做了什么事情,若是办砸了,你就也不用呆在沈家军了。”

????莫擎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感觉从来没有一刻像眼下这般窘迫过,沈妙说的这般露骨就罢了,偏还用审视的目光扫了他全身上下一眼,甚至还在腰间某处停了半刻,若非沈妙是主子,只怕莫擎眼下就能气冲冲的拂袖而去。他欲哭无泪,也不知道沈妙究竟是怎么长养成这样的性子,这般大喇喇的看他,莫擎觉得自己像是案板上的猪肉。

????看莫擎脸都憋紫了,沈妙才放过他,挥手道:“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莫擎一溜烟儿跑出去了。惊蛰正从外面回来,见状就齐道:“莫侍卫怎么了?看着好似很痛苦似的,出事了么?”莫擎从来都是镇定自若的做事,还是头一次看见他这么狼狈。

????“没什么,害羞罢了。”沈妙道:“打听的事儿如何?”

????惊蛰正有些奇怪沈妙所说的害羞是指什么,闻言就道:“打听清楚了,老夫人娘家的表小姐和表少爷两日后就到。”

????“是么?”沈妙淡淡一笑:“那位表小姐,闺名可叫荆楚楚?”

????“姑娘怎么晓得?”惊蛰惊讶。

????沈妙不言,低头掩下眸中一抹杀意。自然晓得,她前生的……大嫂。

????……

????两日后,天放晴,沈妙起了个早,出门在院子里看沈丘和沈信比剑,大冷的天,二人比的更是大汗淋漓,周围一众护卫也都暗自叫好,正是兴致高昂的时候,却见沈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喜儿跑了过来,只说沈老夫人让大家赶紧去荣景堂,娘家的表小姐和表少爷来了。

????沈丘挠了挠头,奇道:“哪个表小姐表少爷?我怎么不知道。”

????罗雪雁倒是很快明白过来:“是老太太娘家那头的亲戚吧,原先也没听过,倒不知怎么突然过来了。”

????沈信没什么反应,沈老夫人是他的继母,可是沈老夫人的出身注定她上不得台面,这么多年来,那头娘家人也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只知道是苏州那边的人。不过千里迢迢来到定京,又是小辈,沈老夫人如此看中,他们也只得前去做做样子。

????沈丘放下剑,同沈信回去换了件衣裳,一回头却见沈妙站在门口,神情有些冷硬。不由得走过来问:“妹妹怎么忽然不高兴了?方才不是还好好的。”

????沈妙回过神,看了沈丘一眼,笑道:“无事。”

????待几人到了荣景堂,老远就听见沈老夫人的笑声。沈老夫人自从沈清出事之后每日都沉着个脸,哪里有过这般开怀的时候,沈信和罗雪雁都有些诧异,几人踏进荣景堂,便瞧见陈若秋一房和沈贵一房竟然都在,沈老夫人面前此刻正站着一男一女,沈老夫人见沈信他们来了,便对跟前的两人道:“这便是你大伯父一家。”又对沈信道:“这是我兄弟的孙子和孙女,冠生和楚楚。”

????荆冠生,荆楚楚。

????那二人闻言,连忙转身冲沈信一行人一一行礼。

????沈妙站着不动,目光平静的打量着眼前二人。

????荆冠生今年十八,荆楚楚今年十六,皆是芳华好年纪。荆冠生生的普通,略有些微胖,不过胜在肤白,颇有些文气,穿着一身褐色长衫,布料已经算是不错的,剪裁也大方得体,只是一双眼睛中却是若有若无的透出些精明的光,将那点子文气损的一干二净。

????这荆楚楚倒是生的十分不错,也许沈老夫人娘家人自来都长得好,荆楚楚生的竟与沈老夫人轮廓有些像,小家碧玉的模样,不过比起沈老夫人年轻时候的锋芒却是收敛的多了,樱草色的香绢石榴裙,秋香色的并蒂莲大褂子,也是极为讲究精致,花颜月貌,却好似极为羞涩腼腆,怯生生的说话行礼,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地面上,不敢抬头看人。

????待同沈妙问好的时候,沈妙便笑道:“表姐怎么只看着地下呢?地下可没有我的影子。”

????荆楚楚一怔,抬起头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又看了看沈老夫人。沈老夫人顿时皱眉道:“楚楚刚来有些怕生,五丫头你客气些。”

????沈老夫人毫无顾忌的护短,登时让沈信几人面色变了变,他们可不会为了一个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而让沈妙委屈,对荆楚楚的态度立刻就有些冷淡下来。

????沈老夫人浑然未觉,倒是沈垣皱起了眉头,不动声色的看了沈妙一眼。

????沈妙笑眯眯道:“怕生啊,没事,多住几日就不怕了。这里么,总归是会熟络起来的。”

????她的话语亲切似乎还有些难得的热络,不过听在有心人的耳中,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荆楚楚对着沈妙腼腆的一笑,又低下头去绞着手中的帕子。好似多看一眼便会红脸似的。倒是一边的荆冠生,对着沈妙笑的温文尔雅。

????沈妙的目光压根儿就没落在荆冠生身上,她盯着荆楚楚,却能听到自己磨牙的声音。

????荆楚楚总是这样,羞涩、腼腆。毫无心机,总是怯生生的低着头,好似人人都能欺负她。所以事发时候,看到她与沈丘酒后躺在一张床上,众人才会辱骂沈丘禽兽不如。而谁又能想到,这样纯洁如同白纸一张的姑娘,最后却给沈丘戴了绿帽子,还因为误杀奸夫,让沈丘进了大牢。那些嫁进来后时常出错的军务,沈丘从马上摔折的腿,大约全和荆楚楚脱不了干系。而最后的最后,沈丘的尸体被人从池塘发现,而荆楚楚却卷了沈家大房的银子逃之夭夭。

????最毒妇人心,沈妙却觉得,眼前这张兔子一样温顺的脸,却是比蛇还要毒辣。毕竟沈丘虽然不喜欢,娶了荆楚楚后还是诚心相待,以沈丘赤诚的性子,也断然不会让荆楚楚吃亏。

????但是荆楚楚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眼狼。

????沈妙一直盯着荆楚楚看,饶是沈丘这样的粗心肠也察觉到了不对,疑惑的问道:“妹妹?”

????荆冠生也道:“五妹妹怎么一直盯着楚楚看?”

????荆楚楚后退一步,有些紧张的侧过身子让荆冠生替他挡住沈妙的目光,好似十分害怕。沈妙微微一笑:“表姐生的实在太美了,不小心,就看过头了。”

????沈玥咬了咬唇,如今沈妙容色渐长,已经夺了她不少风头,眼下又多了个荆楚楚,她心中难受极了。

????荆楚楚脸一红,小声对沈妙道:“妹妹才是生的美。”

????沈妙一笑,不置可否。

????沈老夫人清咳两声,道:“既然楚楚和冠生已经到了,就是咱们府上的客人,都是一家人,五丫头,大哥儿,你们平日里多带着他们转转。”

????明明还有沈垣和沈玥,再不济还有沈冬菱,沈府又不是独独只有沈妙和沈丘两个孙子,却偏偏过来叮嘱他们二人。沈妙的唇角微微一勾,看了一眼低着头的荆楚楚,笑的十足温和:“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姐姐的。”

????她本来平日里容颜清秀,可在这一屋子女眷中,竟有种特别从容不迫的气度,而方才绽放的那个慢条斯理的笑容,更是有种说不出的风韵,荆楚楚还好,荆冠生却是有些看痴了。

????瞧见沈妙如此,沈老夫人也极为满意。笑着道:“既然如此,你们就都下去吧,我还有些话想与楚楚这丫头细说,这么多年未见,也不知家里好不好。”沈老夫人一派慈爱的模样,落在陈若秋眼中,顿时有些意动。然而她只是恭敬的应下,便随着众人一道走除了荣景堂。

????荣景堂外,荆冠生却是对着沈妙道:“五妹妹平日在家喜欢做些什么?”

????沈信和罗雪雁走在最前面,尚且没有听见此话,倒是沈丘,闻言便警惕的走到沈妙身边,看着荆冠生没说话。

????沈妙微微一笑:“也没什么,看看书而已。”

????“正巧,我在府中也喜欢看书。”荆冠生笑道:“大约可以和表妹讨教一下。”

????沈妙扫了她一眼,目光中包含的轻蔑连沈丘都察觉到了,有些意外沈妙为何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如此不友好,只听沈妙道:“算了吧,表哥府上的藏书想来也不多,与我讨教么……还是回头让人送几本书给表哥吧,都是孤本呢。”

????竟是不加掩饰的嫌弃对方出身微寒,荆冠生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了。

????荣景堂内,沈老夫人正拉着荆楚楚的手慈祥道:“小小年纪出落得如此水灵,这年纪不知道说亲了没有?”

????荆楚楚小声道:“回老夫人,还不曾。”

????“不曾啊,”沈老夫人笑容更深了些:“你这般相貌心性,要是能做我沈家的孙媳妇就好了。”

????荆楚楚低着头,脸更红了,手却是渐渐握紧。他们荆家不过是做普通商贩的,听说祖父有个姐妹在定京发达了,这才派他们侄孙二人上定京城,巴望着对方能够提携一二。早在到了沈府的时候,荆楚楚就已经被沈府的富贵晃花了眼,若是能嫁到将军府,那一辈子可就算吃穿不愁,还是大户人家的夫人,荆楚楚心中哪有不激动的。只是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

????沈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笑着道:“你这年纪,倒和老大家的丘儿很是相配。咱们丘儿如今也是副将,更好的是,他现在还尚未婚配哩。”

????------题外话------

????毒后写了这么久,其实和祸妃一样,也许是因为慢热和拉伏笔,前期的效果不是特别好,不过因为茶茶自己觉得这对很有趣,所以成绩不好还是写的很嗨皮,所以恳请亲们投评价票的时候不要投三星二星啦,会拉低评分哒,还有就是看盗版的朋友不要来这里留言哦,作者遇到这种会很受打击的。万字其实就三毛钱,真心不多,这么热的天,大家就当请茶茶吃个冰棍嘛~づ╭~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