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示威-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九十八章 示威

千山茶客2017-4-25 22:33:29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那一日荆楚楚和荆冠生来了沈府之后,沈府便起了一层极微妙的气氛。乐文小说|谁都知道沈老夫人为人自私吝啬,更不是什么热情大方的,面对着多年不曾见面,一见面就来打秋风的娘家侄孙儿女,不仅没有表现出一点儿冷脸,反而待他们十分亲切,还经常拿银子礼物送给他们。

????不过这二人竟也好似打算在府上长期住下来似的,一点儿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因着沈老夫人待他们客气,下人们也都是会看脸色的,也同样的待他们客气得很。

????沈府东院中,彩云苑的某个偏房,万姨娘正坐在桌前打络子,彩色的络子在她手中很快打结成形,一边对坐在屏风后练字的沈冬菱道:“老夫人这是转了性子了?待表小姐和表少爷这样好,都快将菱儿你比下去了。”

????“老夫人的盘算可没有打错的时候。”沈冬菱坐在屏风后,气色较起之前来好了许多,至少不像从前那样面无血色。如今沈贵经常来万姨娘这里坐坐,连带着对她也重视起来,让人送了许多药材。沈贵的这种态度,顿时就让彩云苑的下人们看出了端倪,不过也有人还在观望,虽然任婉云疯了,可沈垣还是嫡出的少爷,万姨娘就算再重新受宠,沈冬菱却只是个女儿。

????“菱儿也觉得有些蹊跷?”万姨娘停下手中的动作:“不过老太太讨好这二位究竟是为了什么?”

????沈冬菱笑了笑:“年轻的小姐少爷,老夫人自然希望有人以色引人。”

????万姨娘一个激灵,突然明白过来,看向沈冬菱:“老夫人想让谁跟他们好?”

????“无权无势蓬门小户出来的人,又是老夫人的娘家人。”沈冬菱小心的落下一笔:“老夫人最恨谁,自然就是谁了。”

????正如沈冬菱所言,沈府西院练剑的院子中,沈丘与沈信方练完一回,让手下接着练,自个儿准备歇一会儿,便瞧见自院子尽头款款走来一黄衣少女。

????这少女花容月貌,娇柔胆怯,腕间一个竹篮,端得上惹人可怜。她走到边上,低着头怯怯的叫了一声:“表哥、表叔。”

????正是荆楚楚。

????罗雪雁正在那头指点小兵的动作,沈信和沈丘见状却是有些惊奇。沈丘上前一步,道:“表妹来做什么?”

????他说“表妹”二字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毕竟十多年都未曾见过荆楚楚,突然多了个表妹,未免让人难以接受。

????荆楚楚羞涩的一笑,将腕间的竹篮放到一边的石台上,小声道:“楚楚自己做了些点心,想着表哥们在此练剑恐会累着,便做了些东西,希望表哥和表叔不要嫌弃才是。”说着,又低下头去将盖子打开,果然一打开,从里面端出几盘点心来。那些个点心做的精致可爱,又闻着香甜,沈信还没说什么,沈丘这个吃货已经咽了口口水。

????沈信也有些欣慰,荆楚楚生的胆怯柔弱,看上去待人真诚,就是胆子有些小,只是无论如何,手巧会做点心的姑娘到哪里都会受人欢迎,尤其是这姑娘还长得好看。罗雪雁是个女将军,哪里会洗手作羹汤,是以这样会做饭的年轻姑娘,沈信父子都觉得印象非常不错。

????荆楚楚道:“过来叨扰了这么多日,心中惶恐,楚楚没什么本事,所以做些点心表达心意。”

????瞧瞧,还懂得知恩图报。沈信父子最喜欢的就是知礼懂事的人,武将重情,荆楚楚表现的的确是不错。

????沈丘道:“表妹不必挂怀,就当这里是你的家,一家人说什么叨扰不叨扰。”

????荆楚楚害羞的低下头去,沈丘拿起一块糕点笑着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正要咬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哥。”

????沈丘转过头去,却瞧见沈妙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就站在院子边上,身后跟着四个丫头,目光冰凉的瞅着他。不知为何,沈丘竟然生出了一种心虚的感觉,下意识的放下手中的糕点,问道:“妹妹怎么来了?”

????沈妙不言,抬脚朝他们走去,待走得近了,却看见谷雨惊蛰白露霜降四个丫鬟人手一个篮子,沈信问:“娇娇,你这篮子里装的是啥?”

????“今日天气有些冷,想着各位练剑身子乏口渴,就做了些羹汤。”沈妙淡淡的扫了一眼沈丘,沈丘脊背一凉,只听沈妙道:“让那些小兵们都过来喝汤吧,炖了一早上的菌菇鸡汤,暖身子也好。”

????“我去叫!”站在沈丘身边的阿智见状,顿时喜出望外,跑去练场那头,不过一会儿,院子里的几十个小兵都跟了过来。

????沈妙让惊蛰他们去盛汤给诸位,那些小兵都是沈信和沈丘身边最得力的手下,因此才将他们直接放在了将军府中。小兵们瞧见有汤喝,都高兴得很,笑着道:“还是小姐体贴我们!小姐真是好心肠!”

????粗人们其实是最好收买笼络的,沈妙深知这个道理。阿智喝了一口汤,惊叹道:“这汤真不错!”三两下喝完,递给惊蛰道:“再来一碗!”

????惊蛰白了一眼阿智:“当然好喝了,这可是我们姑娘亲手熬的。”

????沈信和沈丘见状,先是一愣,沈丘道:“妹妹亲自熬的?”

????“是啊。”沈妙淡淡道。

????“格老子的,都别喝了!”沈信大吼一声:“不许喝!”他冲谷雨吼道:“给我来一大碗!”

????罗雪雁方才喝过白露盛的汤,也是十分惊讶:“娇娇,这汤竟然是你自己做的?你的厨艺怎么精进许多?”

????汤的香味儿飘了出来,自然是引得人垂涎三尺,沈妙垂眸笑道:“随便看着做的。”前生开头几年她为了讨傅修宜欢心,变着法儿磨练自己的厨艺,后来去了秦国,又在那些人的刁难之下学会了不少难得的菜式。说起来,她好歹也是见识了两国皇室中的菜肴,眼界和手段都比寻常人要高深许多,至于那蓬门小户连定京城都是头一次来的姑娘……沈妙的目光扫向荆楚楚,荆楚楚站在柱子后,这一次倒是没低下头,而是咬着唇,含着眼泪看着一群兀自喝的热闹的粗人,仿佛受了十足的委屈。

????嫡出大小姐亲自熬汤,可比表小姐做的点心让人觉得珍贵多了。况且沈妙还是给所有院子里的小兵都分了一份,这样一对比,只给沈信父子做点心的荆楚楚,就实在是太小气,太上不得台面了。

????荆楚楚又羞又气,看着沈妙的目光就带了一丝恨意。

????沈丘也想盛汤喝,可是谷雨几个就是不给他,沈丘也察觉到了什么,猜到大约是沈妙在生他的气,可又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沈妙,沈妙直等的众人都喝的差不多时,这才对让白露从篮子里的最下层里拿出一个碗,道:“你喜甜,这碗是放了蜂蜜的,喝吧。”

????“妹妹真好!”沈丘喜出望外,夺了过来大口大口喝汤,吃货的模样让沈妙很有些不忍再看。

????那些小兵们得了沈妙亲手熬的汤,心中半是感动半是喜欢,自然又将沈妙奉承了一番,只觉得沈妙并没有大小姐高高在上的脾性,平易近人又生的美,简直就是天仙一样。

????沈妙被小兵们簇拥着,荆楚楚便完全被冷落了下来,她有几次都欲走,可最后却还是一咬牙留了下来。

????等大家都再去练剑的时候,沈信和罗雪雁也都去了,沈丘坐在石狮子上休息,沈妙才走到荆楚楚身边,笑道:“表姐这点心做的不错,不过练武之人在白日里练剑本就甚至累,又口渴,你还做点心,岂不是让他们更加口干舌燥。”沈妙笑眯眯道:“下一次还是做羹汤吧。”

????荆楚楚面上又青又白,沈妙这话分明就是在揭露她打着送点心的幌子,心思却不是真正的为这些练武之人着想,否则就不会送这些干巴巴的东西了。心中虽然恼怒,荆楚楚面上却还是有些慌乱的低下头,仿佛很害怕似的:“多谢表妹提点,楚楚省得了。”说完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边的沈丘,希望沈丘来为她解围。

????可惜沈丘虽然个性真挚赤诚,在男女之事上却是个不懂风情的榆木疙瘩,对上荆楚楚的目光只觉莫名。倒是沈妙,见状便笑道:“大哥方才不是要吃表姐的糕点,现在吃点吧。”

????“咳。”沈丘摆了摆手:“方才喝了一碗汤,有些饱了,吃不太下,晚点再吃吧。”

????沈妙十分满意。给沈丘的那碗汤分量格外足,她就不信沈丘喝完这碗汤,还能有肚皮去吃荆楚楚的糕点?除非沈丘是猪变的。

????荆楚楚有些失望,沈丘站起身来,道:“我也再去练练。”便朝院中走去。

????看着沈丘远去的背影,荆楚楚有些不甘心,想说些什么,却只能咬着唇看着。沈妙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表姐的糕点凉了怕是不好吃,若表姐不介意,倒是可以给二哥送去。”

????“二哥?”荆楚楚疑惑的看向沈妙。

????“是啊,”沈妙微笑:“如我大哥他们,一年到头都在西北苦寒之地,这些精致的东西倒是品不出来,我二哥却不同了,年纪轻轻便已经入了仕途,如今更是在京城上任,日后前途不可限量。”沈妙摇头叹息:“可惜身边都没个人照顾他的起居,男儿家对于这些吃穿总是不上心的,表姐这手苏州的小点心,说不定会对他的胃口。”

????荆楚楚闻言,目光有些阴晴不定。只听沈妙笑道:“也许日后二哥若是有了妻子,大约就能经常享到口福了吧,也不知是哪位姑娘能有这样的福气做我的二嫂,表姐有所不知,我二哥,可是定京城中多少官家小姐的心上人呢。”

????“二少爷……”荆楚楚犹豫了一下,问道:“如今还未有心仪的姑娘么?”

????沈妙叹道:“二哥整日忙于朝事,哪里有功夫去见别的姑娘?”

????荆楚楚若有所思,沈妙便也不点破,又说了会子话,见沈丘他们没有要停下来的想法,荆楚楚再待下去便是有些奇怪了,这才离开。

????荆楚楚走后,沈丘才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了沈妙一会儿,才道:“妹妹,你今日怎么怪怪的?”

????“我哪里奇怪了?”沈妙没好气道:“大哥是在为方才我打断你吃表姐的糕点而生气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沈丘急的脸都有些通红,却听得沈妙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算了,不过你如今正是大好年纪,大把的姑娘都眼巴巴的看着你,日后挑嫂子可得睁大眼睛。”

????这话沈丘倒是听懂了,他无奈道:“妹妹你在说什么,表妹也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来送个糕点。”

????“你要是真喜欢她,尽管吃个够。”说完此话,沈妙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次回来,沈丘还从未见过沈妙对他如此发脾气,吓了一跳,竟是眼睁睁的看着沈妙走远了。

????回屋的路上,谷雨问:“姑娘是不是不喜欢表小姐,不然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是,我不喜欢。”沈妙揉着自己的额心。她是真的恨极了荆楚楚,对于沈丘这样骄傲的人,让他摔折了腿,戴上一顶绿帽子,最后还被以杀人罪名关进大牢,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她恨不得扒了荆楚楚那张皮。偏偏沈丘这人生性善良,又不晓得人的心肠会坏到如此地步,眼看着这一世沈丘又差点被荆楚楚的皮相迷惑,沈妙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姑娘不是与表小姐说了二少爷?”谷雨道:“或许表小姐日后的兴头会转向二少爷那边吧。”沈妙与荆楚楚方才的闲谈没有刻意避开几个丫鬟,谷雨也听得出来沈妙话中的意思。

????沈妙摇头:“她可不蠢,若是被我三言两语就说动了,也就不是荆楚楚了。”沈妙微微一笑:“不过,动点心思也是好的。”

????几个丫鬟都有些奇怪,不明白沈妙为何对这个看起来胆怯柔弱的表小姐这样如临大敌。

????……

????宝香楼是定京城最大的销金窟,若说青楼也分三六九等,那么宝香楼一定是定京城最顶级的。其中随便拎出一个姑娘,都能做寻常楼坊中的头牌,环肥燕瘦,泼辣温柔,娇蛮可爱,天真风情,只要人能想到,宝香楼都有。

????也因此,宝香楼中姑娘的价钱,也是最贵的。

????门口漂亮的姑娘们甩着香手绢迎接客人,一名穿甲衣的男子走了进来,倒是惹得几位姑娘多看了几眼。

????能来得起宝香楼的人非富即贵,大多都是富家公子或是官老爷,而面前这男子却不像是富贵人家,身上的煞气倒是惹得姑娘们纷纷退避。直到一名穿着红衣裳的半老徐娘走了出来,瞧见他便是一笑:“莫公子又来啦?今日还是找流萤么?”

????莫擎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对方。那女人得了银票,笑的满意:“公子随我进来,这就带您上楼,流萤这几日正等着你哪。”

????莫擎强忍住心中的不自在,一脸坦然的随着这人上了楼。

????宝香楼的姑娘都是最贵的,同样的,宝香楼的姑娘也是最好的。流萤在宝香楼里虽算不得头牌,也算颇有艳名,只是这是相对于外头传言而言,事实上,宝香楼每日都有新来的姑娘进来,各个模样好又有才艺,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来找流萤的客人已经少了许多。

????不过最近宝香楼里的姑娘们却知道,已经有些门庭冷落的流萤最近却有了笔大生意,一名年轻男子隔三差五就会来找他。在宝香楼中,每次独独点一位姑娘的客人实在是太少见了,大家都猜测,这是想要为流萤赎身。

????莫擎随着那女人来到楼上一间小筑,红衣女人笑着退了出去。软榻之上,妙龄女子一身轻薄水红纱衣,斜斜倚着,抱着一张瑶琴弹拨,水眸含情,唇边笑容暧昧,衣裳更是半露香肩,惹人遐想得很。

????莫擎深吸一口气,目不斜视的走到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照旧开始一日的行程——发呆。

????琴声戛然而止,流萤面上显出一抹气急败坏的神色,她走到莫擎面前,怒道:“莫公子一脸来了几次,都对流萤视而不见,莫非是在戏耍流萤不成?还是嫌流萤身子脏?”

????姐妹们都羡慕她许是可以熬出头了,因为有男人愿意独点她一人,殊不知这男人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无论使出什么解数,这人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别说其他的了。

????莫擎摇头,却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茶杯。心中却是无奈极了,沈妙说的果然不错,这流萤确实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之前用法子挑逗他的时候,莫擎自己都有些把持不住,如今在这里多坐一刻都是煎熬,偏偏沈妙要他一直这么坐下去。

????流萤越是恼怒,面上反而升腾起一抹诱惑的笑容,干脆一屁股坐在莫擎的大腿上,伸手勾住对方的脖子,在莫擎耳边吐气如兰:“莫公子,你舍得让我这么坐着么?”

????“啪”的一声,却是莫擎一把将流萤推倒在地上。

????坐落在宝香楼对面的快活楼中,某间雅室里,桌上玉盘珍羞琳琅满目,丝竹绕耳,中坐着三人。自外头走来一名侍卫模样的人,俯首在最中间坐着的紫衣少年耳畔说了几句话。

????“话说回来,”季羽书疑惑的开口:“为什么沈小姐要让自己的侍卫去宝香楼找姑娘呢?”

????“而且这侍卫还只看不吃。”高阳补充道。

????对于沈妙此人,高阳和季羽书如今已经不会将她当做是普通的将门小姐了,她做的每件事都似乎极有深意。因此得知沈妙派莫擎去宝香楼找姑娘时,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沈妙又打算坑什么人了。

????百晓生的人一连出去观察了好几天,令人惊掉牙的却是那侍卫点了流萤,却什么都没做,自己在流萤屋里坐一晚就走了。他们仔细打听了流萤的身世,就是个被卖入青楼的风尘女子没什么特别,就更加不明白沈妙这么做的深意。

????“莫非她是想培养一个太监做心腹?”季羽书想法总是格外诡异:“如今就是让那侍卫提前适应太监过的日子?”

????“你的想法总是如此奇妙。”高阳沉吟:“我看她是想要笼络流萤,或许是为了对付沈家其他两房的人。可是那也不必找流萤啊,宝香楼里比流萤勾人的姑娘多了去了。”他看向谢景行:“谢三,你怎么看此事?”

????谢景行正看着窗外,闻言懒洋洋的扫了一眼二人,道:“你们很闲?”

????“你好歹同沈小姐也有些交情,难道就不关心一下?”季羽书道:“谢三哥,你聪明,你一定知道。”

????“我不想知道。”谢景行打断他的话:“最近我要出城一趟。”

????“是为了玉兔节的事情?”高阳皱眉问。

????“皇帝打算开春让谢老头出征,”谢景行道:“不能等了。”他说的“谢老头”自然指的是临安候谢鼎。

????高阳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若是这样的话,时间怕是来不及。”

????“听说沈垣最近和定王走的很近。”谢景行唇角一勾:“似乎准备对付沈家大房?”

????“沈小姐又要倒霉啦?”季羽书有些吃惊:“她怎么老是招惹这些不怀好意的人。那定王可不是什么好鸟,被定王盯上的人哪个有好下场的?”

????“定王此人深不可测,”高阳皱眉:“虽然瞧着无心权势,可是私下里的兵力一点儿也不必别人少。沈信兵权在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沈家家大业大,本就受皇家忌惮,定王出手,沈信只怕会大伤元气。”

????“沈小姐岂不是有危险?”季羽书看向谢景行:“谢三哥,你要怎么帮她?”

????谢景行挑眉:“我为什么要帮她?”

????“你、你们不是……姑且算得上朋友吧。”季羽书瞪大眼睛:“你之前不是还救了她么?你不打算帮沈小姐?”

????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眼眸深邃如潭水,分明是极风流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有种凉薄的漠然,他道:“我需要沈家帮我拖延时间,定王对付沈信……甚好。”

????季羽书倒抽一口凉气。

????……

????定京城定王府上。

????高座上的年轻男子一身淡色华服,他模样生的冷峻,然而当他与底下人说话的时候,却又极亲切,将那冷峻融化了一两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定王傅修宜。

????此刻厅中正坐着几名陌生人,这些人都是定王傅修宜的幕僚。他知人善用,又懂得礼贤下士,若是寻常皇子,对待幕僚虽然给予银钱和土地,却没哪个如同他一样的尊重,不仅能和他平起平坐,说起话来的时候,也是极为恭敬,正是因为傅修宜这般姿态,才招揽了许多智者。也正是因为这些智者,傅修宜的筹谋和大计,到如今都依然将天下人蒙在鼓中,包括文惠帝。

????坐在中间的年轻人一身蓝衣,他的容颜在这些幕僚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只因为太年轻了,他站起身来,傅修宜问:“沈垣,你有什么想法,大可一说。”

????沈垣冲傅修宜拱了拱手。他刚入仕就私下里成为傅修宜的人,傅修宜这人很会招揽人才,沈垣有才有野心,更忍得住在外赴任的寂寞,自是被傅修宜看好。

????沈垣道:“眼下大家都在暗中争夺兵力,谁有了兵力谁就更有筹码。明齐如今兵力,南谢北信,谢家兵力虽盛,可陛下开春过后让临安候出征,必然有其打算。谢家动不得,沈家却不同。”沈垣顿了顿,才继续道:“沈信主动提出在京滞留半年,想拉拢沈信者不在少数,沈家军变数太大,若是得不到,倒不如毁去,若是就此一搏,许还能正合陛下心意,也能让殿下证明并无其他野心。”

????沈垣自己就是沈家人,却一口一个“沈家”,分明是没将自己与沈信并在一起了。他这样的话也明显带着对沈信的针对,傅修宜含笑看他,也许是听懂了却故作不知,毕竟沈垣的话对他来说,只有好处而无坏处。他道:“你说的的确不错,可沈家如今找不出一丝漏洞,就算要找错处漏处,也没有理由。”

????沈垣不说话。

????傅修宜目光闪了闪,语气更加亲切:“不过你既然在沈府,定当知道一些寻常人不知道的事。”他看着沈垣:“若是此次真能制住沈家,你的功劳最大。”

????得了自己想听到的保证,沈垣这才恭敬开口:“回殿下,早在之前微臣的人就混在队伍之中,沈家军之前在西北作战的时候,有的事情做得不合规矩。眼下还在搜集证据,一旦证据齐全,微臣必定双手奉上。微臣保证,这一次就算不能让沈家军彻底倒下,至少也是元气大伤。”

????傅修宜淡淡一笑:“那就有劳你费心了。”

????沈垣俯首微笑。

????------题外话------

????终于轮到渣男戏份了,再不出来大家都要忘记他的渣了…。小侯爷又作死,那是你岳父一家呀你居然见死不救,为小侯爷未来点蜡…。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