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奸夫-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九十九章 奸夫

千山茶客2017-4-25 22:33:33Ctrl+D 收藏本站

????沈府的这个新年,过的十足热闹。。

????本来因为任婉云和沈清的事情,将军府中气氛低迷,然而却随着荆楚楚和荆冠生的到来,沈老夫人倒是显得十足热情。时常让两兄妹在将军府中随意走动,沈玥自来又是个惯于与人打交道的,没过多久就与荆楚楚以好姐妹相称,不过至于真心还是假意,无人知道。

????尽管沈玥待荆楚楚兄妹不错,这兄妹二人最爱跑的地方,却是沈府西院。尤其是荆楚楚,经常送些糕点吃食来给练剑的众人吃,有了之前的教训,后来她再来的时候,都是带足了所有人份的羹汤,只是这羹汤比起之前沈妙做的来说,味道就逊色多矣。那些个小兵本就是直肠子的人,心心念念的都是沈妙做的汤,对于荆楚楚献的殷勤,并未显出多大的感激。

????今日亦是如此,荆楚楚带完吃食过来后,沈丘并未多与她说话就要继续去练剑,被荆楚楚叫住:“表哥……”

????“表妹还是早些回去吧。”沈丘爽朗一笑:“这练剑的都是些粗人,刀剑无眼,若是不小心伤了你可不好。再说了,你整日往这里跑,又是姑娘家,看我们大老爷们儿练剑也不是个事儿。”

????竟是在婉转的下逐客令。

????荆楚楚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丘,眼睛水波荡漾,好似下一刻就会哭出来。寻常男子瞧见她的动作,怕是早已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只是沈丘却从来不是欣赏佳人的人,只是囫囵一个站着,并未想要上前安慰。

????见沈妙如此,荆楚楚原本通红的脸顿时就白了,她慌忙低下头去,提起篮子就道:“楚楚知道了。”提着裙角转身小跑着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沈丘对她做了什么。

????荆楚楚走后,柱子后面才显出一个人,沈妙道:“大哥你也太不懂惜花了。”

????“嘿嘿,”沈丘挠了挠头:“我不是怕妹妹生气么?”

????“我生什么气?”沈妙轻飘飘道。

????沈丘顿时就感到一阵冷风嗖嗖飞过,他道:“妹妹不喜欢表妹吧。”

????“表姐和我没过节,我怎么会不喜欢?”沈妙反问。

????“娇娇,是不是那丫头暗中欺负了你?”刚刚练完剑的沈信也走了过来,恰好听到沈丘同沈妙的话,就道:“若是她欺负了你,别说话,揍她!”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罗雪雁见他们说的热闹也走了过来,闻言就瞪了沈信一眼:“娇娇,别听你爹胡说,姑娘家怎么能随随便便动手?要是她欺负你,你就回头跟娘说,娘替你揍她。”

????“那不还是揍嘛。”沈丘嘟囔道:“还是我去揍吧,我年轻力气大。”

????沈妙道:“她没有欺负我。”

????“那娇娇你怎么不喜欢她?”罗雪雁问。沈妙不喜欢荆楚楚,便是再迟钝的人都能看出来。只要荆楚楚一过来,沈妙就让沈丘在院子里演示戳镖。戳镖其实是有些残忍的,一般来说沈信他们不会在府中做,怕吓着丫鬟婢子。是寻些活蹦乱跳的小动物做活靶子,鲜血淋漓的样子不大好看。而每次荆楚楚一过来,沈妙就会说:“爹,大哥,我想看戳镖。”

????荆楚楚每每被吓得花容失色,却还是坚定不移的站在这边,时常看完就犯恶心,沈妙乐此不疲,好似让荆楚楚恶心她就心中舒坦似的。久而久之,这院子里的人都看出来了,沈妙是故意整荆楚楚的。

????沈信他们都不太明白,不过见沈妙发脾气,想着大约也是小姑娘之间的龃龉,他们大老爷们儿不好直接插手小姑娘的事,便由着沈妙的性子做了。今日怕也是好奇极了,这才忍不住问道。

????“我没有不喜欢她。”沈妙道。话音刚落,一边的惊蛰却是开口道:“姑娘喜静,那表小姐和表少爷时常过来寻姑娘说话,尤其是表少爷,非得和姑娘闲谈,姑娘本就不喜欢和生人说话,想来是有些烦了。”

????惊蛰一本正经的神情说着此话,沈妙不由得回头看了她一眼。沈信和罗雪雁豁然变色,惊蛰这话表面上看着就是沈妙有些烦荆家两兄妹,实则话里的意思却多了去了,一个表少爷时常来找表妹说话,倒有些缠人的功夫。罗雪雁怒道:“你那侄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夫人息怒。”沈信连忙宽慰,随即对着沈丘道:“臭小子,你在院子里安排了这么多护卫,就没发现你妹妹每日被那些阿猫阿狗纠缠?”

????沈丘委屈:“我真没发现……”

????沈丘自然是发现不了的,因为荆冠生挑着和沈妙偶遇的地方,都不在院子里,或是在府门口,或是在花园中,亦或是走廊,总之,时时刻刻,哪里都能“偶遇”。

????“去,把院门口给我守好了,再看到那两兄妹,就说院子里要紧闭练剑,谁也不许放他们进来!”沈信吼道。

????沈丘立刻就去挑人了。

????罗雪雁摸了摸沈妙的头:“娇娇,日后那人再来纠缠你,别跟他们客气,揍他。”

????沈信:“……”

????待罗雪雁和沈信回到练剑场后,沈妙才轻飘飘的扫了一眼惊蛰:“你话太多了。”

????“奴婢知错,可是姑娘,”惊蛰垂下头:“表少爷分明是对您不安好心,您早就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跟老爷夫人说呢?”

????“荆冠生可是个精明人,”沈妙微微一笑:“精明人就这么废了倒有些可惜,借力打力,这个人,我留着还有用呢。不过,”她话锋一转:“今日你这么一说,想来有些事情也会加快,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

????自从沈丘让人在西院门口安了一众护卫,严禁死守就是防着荆楚楚荆冠生两兄妹后,西院中倒是安静了不少。没有了两兄妹的叨扰,沈妙过的也自在许多。然而他们这头是清净了,有人却急了。

????荣景堂中,沈老夫人目光犀利的盯着荆楚楚,仿佛之前的慈爱只是错觉,她道:“楚楚,你到底是怎么做的?怎么现在连老大家的院子都进不去?”

????荆楚楚有些恼怒的低下头,小声道:“不知道为什么,五妹妹好似防我防的很紧,表哥其实对我挺好的,可是五妹妹总会让他疏远我。那院子门口的护卫也是五妹妹让人竖起来的。”

????“又是五丫头!”沈老夫人气的脸色铁青,身边的张妈妈连忙拍着她的胸口,安慰道:“老夫人消消气。”

????“那丫头死精死精的,你哥便罢了,如今连你也防成这样气死我了!”沈老夫人的原意是希望荆冠生和荆楚楚,一个对付沈妙,一个对付沈丘。可是沈妙到底是女子,在男女之事上,一旦出事,吃亏的总是女方,以沈信和罗雪雁的暴脾气,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换了沈丘,吃亏的是荆楚楚,道理总在他们这边。以前西院的人大大咧咧,都是在战场上厮杀的人,从来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拿惯了刀枪的人怎么可能会留意针尖大小的琐事,谁知道这次西院行事风格大变,直接就把院子门锁了。

????“老夫人,”张妈妈沉吟道:“五小姐这做态,恐怕已经对表小姐起了疑心,眼下要想再循序渐进,怕是有些困难。”

????荆楚楚闻言,心中更是羞恼。她自觉生的美貌又聪明,在苏州他们家一代,便是王孙公子也是吃她柔柔弱弱这一套。谁知道在沈丘这里却碰了个壁,不知道心中有多憋屈了。

????“你的意思是……”沈老夫人皱眉。

????“病重下猛药,”张妈妈提醒:“若是一直这么拖下去,等大老爷给大少爷定下哪家高门小姐的亲事后,那就晚了。”

????沈老夫人一个激灵,随即道:“你说的不错,等到那时候,那就晚了。”她看向荆楚楚,面上又扶起一个慈爱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落在别人眼中,却是十足虚假。她道:“楚楚,你到底想不想嫁给丘儿?”

????荆楚楚垂着头,道:“想的。”

????“为了嫁给丘儿,你可愿什么都做?”

????荆楚楚一愣,隐约猜到了什么,心中不由得狂跳起来。她在男人间游刃有余,楚楚可怜的姿态让她在苏州也能轻而易举的勾到富家少爷们的心。可是沈家是威武大将军府上,沈丘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子,富贵不可比拟,她自然是心动的。虽然她从前未做过这件事,可是听闻沈老夫人的话,面前便仿佛出现了许多金灿灿白花花的金银,她握紧了拳头,小声道:“楚楚……愿意。”

????沈老夫人满意的笑了。

????……

????一连几日,沈府都消停了许多,荆楚楚和荆冠生兄妹呆在荣景堂后面的院子里,也不知在屋里捣鼓什么,并不出门。

????这一日,沈妙出门在走廊上的时候,恰好遇着了荆楚楚。荆楚楚穿着一身月白夹袄,翡翠色小裙,端的是十足小家碧玉,在定京城中,这样苏州来的姑娘倒也别具风味,足以惹得路人驻足了。

????“五妹妹。”荆楚楚冲她行礼。

????沈妙微微一笑:“表姐这是要去哪儿?”

????沈妙难得与荆楚楚说话,荆楚楚一愣,才道:“回屋做些绣活,”她腼腆的低下头:“反正也无事。”

????“既然无事,倒不如与我一同出去吧。”沈妙道:“我正要去珠宝铺子挑些首饰,你若是不介意,也可一同去挑一挑。”

????荆楚楚这回真的愣住了,沈妙待她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无论她怎么亲近示好都不行,今日破天荒的却愿意带她一同出门。荆楚楚自己家中后院姨娘通房们明争暗斗看了不少,第一个反应便是警惕。可是待听到沈妙说要去的地方是珠宝铺子的时候,眼睛顿时就亮了。

????她仔细的打量着沈妙,沈妙穿着雪青色的弹墨鹤纹云锦裙,上身着湘色单罗比甲,她总是穿的颜色深沉,可是却一点儿也不显得老气,反而衬得肤色如玉,贵气逼人。荆楚楚心中暗自嫉妒,她自以为相貌与沈妙不遑多让,可是与沈妙站在一处,却难免有自惭形秽之感。沈妙贵气天成,而她一看便知道是从小门小户出来的。

????人越是妒忌,越是向往,荆楚楚的目光落在沈妙头上的莲花珍珠钗上,那珍珠又大又圆,微微闪动的光泽几乎要晃花荆楚楚的眼睛。她连忙低下头去,免得自己贪婪的目光被对方尽收眼底,荆楚楚道:“既然五妹妹无人相陪,那我便一同前去吧。”

????白露和霜降走在后面,眼中同时闪过一丝轻蔑。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眼皮子浅极了,一点儿珠宝首饰就能牵着她的鼻子走,难怪沈妙说荆楚楚这个人不足为惧。

????两人出了府门,便乘马车往定京城中走去,沈丘自然是让一众护卫跟着,倒也威风的很。等到了珍宝阁,沈妙自己随意挑了几条首饰,倒是荆楚楚,拿着这个,又摸摸那个,爱不释手的模样让掌柜的都有些侧目。平心而论,荆楚楚生的算是不错,尤其是苏州女子天生水样的柔软更和京城中的女儿不同,可是这副小户做派,却将她的丽色大打折扣,毕竟定京城中可不是只凭一张脸就能吃得开的。

????见荆楚楚这般,沈妙也没有吝啬,她看中的几样都给付了银子。荆楚楚自觉和沈妙亲近了许多,临近中午,沈妙便道:“咱们今日便在外头吃吧,挑了一上午也有些饿了,你大约未曾来过定京城的快活楼,寻常人家可没这个口福。”

????荆楚楚瞧着面前堂皇的酒楼,眼中露出些许向往之意,沈妙今日又是挑首饰又是买布料,荆楚楚平日里哪里见过这般阔绰的手笔,一时间竟然有些晕晕乎乎的。也正是如此,便更觉沈府家中富贵,坚定了要入主沈家的心。

????待到了酒楼坐定,沈妙挑了二楼临窗的位子,伙计报了些菜名,沈妙便挑着点了几样。她点的几样皆是快活楼的招牌,直听得荆楚楚一愣一愣的。伙计走了后,沈妙才对荆楚楚道:“来这里吃饭的人都非富即贵,许多都是定京城的大官儿,不能小觑。”

????荆楚楚连连点头。

????沈妙微微一笑,端起茶来喝,却一不小心手一抖,茶杯翻倒在身上,大半茶水都泼在了裙子上。荆楚楚吓了一跳:“五妹妹?”

????“无事。”沈妙摆了摆手,站起身来:“这里当是有换衣裳的地方,马车里还有些衣裳。我现在去换,你在这里等我。”说罢便招呼白露霜降:“走吧。”

????她一走,那些个沈府的护卫也跟着要走,荆楚楚连忙喊道:“五妹妹,这些护卫……”她到底是有些害怕。

????“不用担心。光天化日,没人敢为难你。”沈妙道:“况且这里的客人都是有身份的人,不会做什么事的。”她神情柔和,语气却是不容置疑,荆楚楚下意识的没有反驳,待回过神来的时候,沈妙已经带着一众护卫走远了。

????荆楚楚的面色暗了下来,沈妙每每在她面前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种姿态让荆楚楚清晰地认识到自己与她的差距,这才觉得更不甘心。况且她听沈府的人说了,沈妙从前就是个蠢笨无知的草包,凭什么这样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的人却霸占着沈家大房嫡女的位置,沈信夫妇还对她千依百顺,陛下赏赐的东西二话不说就让沈妙先挑。人总是因为攀比而越发妒忌,荆楚楚如今看沈妙,可是妒忌的发了疯。

????她端起面前的茶盏,却学着沈妙方才的模样,小口小口的啜饮,仿佛这样便也能沾染上沈妙的一两分贵气。

????正在这时,一行人自她身边走过,在她旁边的桌子前坐了下来。为首的人是个年轻人,生的文质彬彬,锦衣华服,就连身后的家丁都是穿的布料精致。

????想到方才沈妙所说的“来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荆楚楚突然心中一动。

????那年轻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目光往这边看来,看清楚荆楚楚的模样时也忍不住眼前一亮。

????荆楚楚月白小袄配翡翠小裙,雪肤花貌,最重要的是那股子柔柔怯怯的神态,看一眼那年轻人,却受惊般的飞快低下头去。定京城中女子大多都因为身在皇城,行事也大方得体,如这般娇娇怯怯惹人怜爱的江南姑娘却极为少见。那年轻人看的眼睛都有些发直,而他的目光越是热切,荆楚楚的脑袋也就低的越深。

????时间慢慢流逝过去,菜都已经上齐了,沈妙却迟迟没有过来,整个桌前就只坐了荆楚楚一人。她一个人也不好吃东西,便是端着茶小口小口的抿,很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模样。

????终于,邻桌那衣着富贵的公子哥儿忍不住了,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荆楚楚对面坐下,柔声问道:“见姑娘一个人在此等候许久,是在等什么人吗?”

????荆楚楚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见对方后顿时红了脸,低着头小声道:“我、我在等我表妹。”

????那公子哥儿就关切的问道:“怎么姑娘的表妹迟迟未来,留姑娘一个人怎么能行呢?”

????荆楚楚红着脸摇头,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这副做态落在别人眼中,便是被欺负了。公子哥儿心中一定,就道:“这样吧,索性我也无事,不如就在此陪姑娘一起等候。”

????“不、不必麻烦了。”荆楚楚连忙道:“公子何必……”

????“无妨,”那人笑言:“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若是有不怀好意的人过来,只怕会多不少麻烦。我在此陪着你,总还好些。”

????他言语柔和,面上又挂着文质彬彬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对他心生好感。荆楚楚便低着头道:“那就多谢公子了。”

????“姑娘看起来不是定京城的人。”他问。

????“我、我是苏州人士。”荆楚楚道。他二人便这样一言一语的说起来,那年轻人极会说话,几句话就哄得荆楚楚面上泛起笑意,虽看着有些害羞,对待那人的态度却是逐渐亲近了起来。那年轻人说些自己的趣闻,言谈间似乎去过不少的地方,家底颇为丰厚,如此一来,荆楚楚也就笑的更深了些。

????快活楼的另一间雅座,透过雕花的窗口,恰好远远的能将荆楚楚的那桌看的清楚。白露道:“表小姐和个不认识的陌生男子也能说这么久。”言语间却是瞧不上眼。

????“那可不是普通男子。”沈妙一手支着下巴,淡淡道。

????“姑娘认识那位公子么?”霜降奇道,守在屋中的众护卫也有些诧异。沈妙将荆楚楚一人留在那里,自己换了个地方独自坐着,似乎就是为了让荆楚楚和那男子说上话,眼下听沈妙的意思,那男子她也是认识的?

????沈妙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

????“我说,”另一头,快活楼中某一间房中,季羽书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她不会认识孙才南吧?”

????“孙才南虽然是孙天正的唯一嫡子,可是自来就没有入仕,是养在府中只知吃喝玩乐的败家子,连广文堂都没去过,沈妙从哪儿认识的他?”高阳瞥了一眼。

????“莫非你相信这是偶然?”季羽书激动道:“这哪里是偶然了?傻子都能看出来,沈小姐分明就是故意让孙才南遇上她这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表姐。”

????“我什么时候说这是偶然了?”高阳“啪”的一下展开折扇,装模作样的摇了摇:“不过我倒觉得她不止是认识孙才南,就连孙才南喜欢做的位子怕是早就知道了。你不觉得很奇怪么?”高阳摸了摸下巴:“沈妙一个闺中小姐,怎么看着比你百晓生还要厉害。知道的不知道的她都知道,我很怀疑,她是否还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你少来污蔑百晓生。”季羽书反驳:“沈小姐本来就不是个普通人。你和我整日在这监视沈小姐行踪,回头谢三哥要是知道了,肯定得骂我们闲得慌。”

????“监视她可比其他的有意思多了。”高阳看着外头同孙才南相谈甚欢的荆楚楚,问:“不如你来猜一猜,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季羽书认真思索了一番:“她想给孙才南和她表姐做个媒?”

????“你什么时候见沈妙这么好心过。”高阳毫不犹豫的泼他冷水。

????“那你说怎么回事?”季羽书气馁。

????“吏部尚书……和沈家最近,有什么往来吗?”高阳用扇子抵住下巴,沉思不已。

????快活楼上,荆楚楚和孙才南之间说了许久的话,两人越聊越是投机,不知道的看去,还以为是一对神仙伉俪。过了一会儿,便瞧见几个沈府护卫走到荆楚楚身边,道:“表小姐,姑娘衣裳不合身,败了兴致,已经同掌柜的付清银子,自己先走了。请属下们奉命保护表小姐,表小姐吃完后,送表小姐回府。”

????荆楚楚有些诧异:“五妹妹先回去了?”

????护卫点头。

????“沈五小姐怎么能就这么留你一个人呢。”孙才南打抱不平道。他已经从荆楚楚嘴里知道要等的那位表妹就是沈府五小姐沈妙。对于沈妙孙才南知道的不多,只晓得是个追在定王身后跑的草包罢了。如今看来,这沈妙不仅草包蠢笨,还喜欢仗势欺人。

????他要做怜香惜玉的主,荆楚楚又怎么会浪费他一片心意,登时就垂下头不安道:“那我现在就回去吧。”

????“哎,这怎么行。”孙才南立刻道:“现在回去,岂不是浪费了这一桌子好菜,快活楼中的酒菜可从来没有人这么直接扔下过。”他看着不知所措的荆楚楚,微笑道:“这样吧,若是姑娘不嫌弃,在下愿意陪姑娘一同用饭。”他一派君子模样:“你的这么多护卫都在这,吃完后,就由他们送你回去可好?”

????“这……”荆楚楚有些茫然。

????“既然相遇,你我二人便是有缘,既然有缘,便不要平白辜负上天给的这份缘分。”那孙才南一张嘴直说的巧舌如簧:“在下今日一见到姑娘,便有见到故人之感,这才与姑娘相谈,不知道在下的这个提议,姑娘肯不肯赏脸接受。”

????犹豫半晌,荆楚楚终于迟疑的点了点头:“那便……依公子所说吧。”

????两人便开始真正的一起吃饭相谈,远远的隔间里,沈妙瞧着那对人,唇边慢慢的浮起了一个冷笑。

????孙才南她是熟悉的,前生就是这一位给沈丘戴了顶天大的绿帽子,沈丘年少气盛,愣是拖着一条残腿将这人一口气给杀了,可最后才知,孙才南竟是吏部尚书的独生子。只因为这孙才南不学无术,平日里只凭借着一张嘴和好皮相四处勾搭女子,无论是少女还是妇女都尽数吃下。孙天正怕御史参他一本,平日里都不许孙才南出去,所以认识孙才南的人寥寥无几。

????可是今生,孙才南就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孙才南最喜欢柔柔弱弱的江南女子,否则前生也不会胆大包天的睡了沈丘的女人。

????沈妙垂眸,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孙才南,荆楚楚,本宫亲自为你们牵起的这段前生孽缘,可不要辜负才好。”

????------题外话------

????我觉得阿阮和娘娘的不同在于,阿阮比较隐忍,阴着坏。娘娘比较直接,毕竟是当过皇后的人,必须分分钟碾压,直接该告诉你我要整你,然后就整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