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三章 间接的吻-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一十三章 间接的吻

千山茶客2017-4-25 22:34:39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心思不定,不再站在这里同沈家人纠缠,反是头也不回,快步回到了自己屋中。外头沈贵一行人也看够了热闹,有心想要打听此事,便也三三两两的散了开去。沈玥跟在陈若秋后面,面上却是生出一丝欢喜。昨日听闻是董淑妃见了沈妙和罗雪雁,沈玥心中就不安的很。董淑妃毕竟是定王的母妃,若是得了董淑妃的眼,要胡乱牵线怎么办。好在今日看来,却是大房倒霉。

????思及此,沈玥的脚步都显得轻松了起来。

????倒是被万姨娘牵着手的沈冬菱,若有所思的看了院子一眼,跟着回去了。

????偌大的西院,转瞬便变得空空荡荡,就连阿智也随着沈信的侍卫回到了沈家军,文惠帝忽然召人入宫,沈家军自然也是被监禁起来。万幸的是莫擎还在,因着莫擎如今还未在沈家军中上碟。

????屋里,惊蛰谷雨白露霜降四个都站在沈妙身后,莫擎垂首立在门边,面上也显过一丝沉肃。虽说沈冬菱说也许是文惠帝继续赏赐沈信,谁都知道必然不可能的。

????沈妙坐在桌前紧紧皱着眉,这让莫擎心中稍稍安慰。他原先还担心沈妙得知这个消息后会紧张无措,方寸大乱,如今看沈妙虽然面露沉色,却是没怎么紧张。

????沈妙看着面前的手札,沈家是在后来才被傅修宜一举灭门,当时她也曾阻拦过,却是傅修宜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一条一条的数落沈家的罪名,直数落的她哑口无言。虽然明知道这都是假的,然而便是这些假的证据,言之凿凿,让人反驳都显得无力。

????当日在金銮殿上,过往幕幕都如刀凿斧刻般深入心髓。那份讨沈檄文是按照时日的长短,一日日一幕幕说的。如今是明齐六十九年,而她重生是明齐六十八年,在沈垣呈给傅修宜的东西中,罪证必然是明齐六十八年或者之前发生的事。

????明齐六十八年之前,沈家有哪些罪名?

????沈妙闭上眼,脑中一瞬间划过某些片段。

????她穿着皇后朝服,满头凤钗都压不住周遭狼狈,文武百官群情激奋,裴琅垂首淡漠,而傅修宜愤怒的将折子甩到她的脸上。

????有文臣在念:“明齐六十八年,沈家将士,违抗帝命,私放寇贼,欺君罔上……”

????私放寇贼,欺君罔上!

????沈妙猛地睁开眼睛!

????她突然想了起来,明齐六十八年,的确是发生了一件不小的事。沈信对抗西戎,大败西戎,夺得城池三座,文惠帝下令,城池中人,杀无赦。

????对一个将领来说,屠城是最残酷的功勋。而西戎的城池中,除了士兵外,大多都是老弱妇孺。这些老弱妇孺平日里都如同明齐的百姓一般安安稳稳无害,错的不过是西戎将士。沈信本就不是好杀之人,私下里,便也留了那些妇孺一命。

????这事情除了沈家军外,应当无人知道,而沈家军的人都是沈信一手带出来的,断没可能背叛沈信。这其中,应当是有沈垣的功劳。或许在很早之前,沈垣就埋了暗棋在沈家军中。

????只是当初在废太子后,追究沈家满门的罪名,一桩桩一件件,这个“欺君罔上”的罪名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然而在一向稳重的傅修宜手里,在这个时机尚未成熟的时候单独拿出来,只能说明,如今的局势让傅修宜都感觉到了危机,沈家已经成为了变数。这一世因为没有她和傅修宜的纠葛,傅修宜没有拦住文惠帝让沈家多留几年,皇家终于还是盯上了沈家这块肥肉。

????所以,沈垣交给傅修宜的证据,应该就是沈信没有按照文惠帝“屠城”的命令行事的罪名。

????此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可小。只是在如今这样的局面,皇家一心想要收回沈家的兵权,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事情变得棘手极了。

????沈妙捏紧拳头,慢慢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如今还不到最糟的时候,皇家虽然有心想要对付沈家,却只是想要收复兵权。这个时候动沈家,难免引起别的簪缨世家不满,傅家人多狡猾,不会这么做的。

????这个时候,该如何做?

????屋中几个人都看着沈妙神色变幻不定,皆是心中疑惑。却见沈妙“忽”的一下站起身来。道:“我要出府一趟。”

????“啊?”谷雨一愣:“姑娘,这个时候出府,未免引人口舌。”

????“家中出事,心中烦闷,找朋友纾解如何?”沈妙眸光转冷:“走。”

????莫擎对沈妙的决定自然没有异议,况且在他心中,对沈妙也是心服口服的,知道沈妙做事都有自己的章法。此刻见沈妙如此,心中倒是安定了几分,只道:“属下去安排。”

????见莫擎如此,惊蛰和谷雨也没再说话,让白露和霜降留在府里等消息,自己和沈妙出了门。

????沈妙的动作自然是引得府里人诧异,有人来试探的问时,只说是去找冯安宁。冯安宁与沈妙算得上是朋友,沈家大房出事,沈妙找冯安宁诉苦也是自然。因此,倒也无人阻拦。

????出了府门口,莫擎驾车便往冯府驶去。待驶过小巷,确认后面无人跟随之时,沈妙才道:“去苏府。”

????“苏府?”谷雨一愣:“哪个苏府?”

????“平南伯苏家,苏煜府上。”

????外头的莫擎倒是对定京城的路很熟,哪位贵人府邸在哪更是清楚,都不需要问路,掉转马头就往另一个方向奔去。

????惊蛰和谷雨想问什么却又不敢问,沈妙自然是有主意不假。可是连她们做下人的都知道,沈家在朝堂上,政敌中谢家算一个,临安侯谢家和平南伯苏家又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苏家和沈家自然也是水火不容的,这沈家出事,怎么还向死对头帮忙了?

????不过……大约也不是求助吧。惊蛰和谷雨惴惴不安的想。

????平南伯苏府上,苏明枫的屋里,此刻还坐着一人。那人一身紫金袍流光溢彩,面上挂着漫不经心的懒散笑意,反倒是苏明枫,一脸焦急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自请出帅?”

????“定京城太闷,去北疆玩玩。”谢景行道。

????“玩玩?”苏明枫看着他,向来温文尔雅的面上显出愤怒:“你知不知道北疆是什么地方?那匈奴如今别人都不敢正面相抗,你又去凑什么热闹?”见谢景行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苏明芳放缓语气:“我知道你爹带着谢长朝谢长武入仕你心里不痛快,可也不必用这种办法发泄。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儿戏,虽然你武艺高强,可是北疆地势复杂,你从前又从未去过……景行,不能去。”

????“苏明枫,”谢景行好笑道:“陛下都将请帅令给我了,你以为我还能不去?”

????苏明枫一愣,面上顿时出现一阵绝望的神情。皇帝金口玉言,岂有反悔的道理。请帅令都拿在手中,此时段没有转圜的余地。便是谢景行后来自己改了主意,不去也得去了。

????瞧见苏明枫如此,谢景行道:“你这是咒我出事,还是咒我出事?”

????“混蛋!”苏明枫骂道,颇有些气恨:“这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

????“跟你商量有用吗?”谢景行不甚在意的拿过一边的茶壶倒茶给自己喝:“对我来说没差。”

????“你!”苏明枫一边气,一边又无可奈何。知晓谢景行自来就是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决定的事情更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说是发小,如今看来,却好似他剃头挑子一头热般,谢景行什么事都不跟他说,便是说,也不过是“通知”而已。

????譬如眼下,过来,也不过是“告知”一声,请帅令拿到手,时日一到就出发罢了。

????“你到底为什么非要去劳什子北疆?”苏明枫在屋里来回踱着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知不知道,若是你赢了,自然好,可若是输了……。你那两个庶弟,第一个就拍手称快!”苏明枫猛地拍手横于谢景行面前,道:“你放心将他们留在定京?就不怕你爹说什么。”说到此处,忽然顿住,看向谢景行:“这件事,你爹知道了吗?”

????谢景行摇头。

????“看吧!”苏明枫道:“你如此任性,谢侯爷知道后必然会大怒,介时你那两个庶弟再搬弄些口舌,府里还有那个藏得深的姨娘……等你从北疆归来后,谁知道府里会变成什么个样子。谢景行,你果真放心?”苏明枫是将谢景行当做真正的朋友,言语间都是为谢景行着想。

????谢景行笑了笑,倒是不想再提起这些的模样,道:“待我离京,你多替我看着公主府。”

????谢景行在定京城中,除了苏家,交往最多的便是公主府的荣信公主。此时去北疆,轻则一年半载,重则也不晓得何时才能回来。荣信公主知道了,必然又要感伤一场。

????苏明枫本又想数落谢景行几句,瞧见谢景行神情微沉,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听谢景行又道:“两年之内,苏家最好也暂避锋芒,你不要入仕,称病就是。”

????“咦?”苏明枫奇怪:“这与我又有何干?不是说只要入仕,少搀和兵马一事不就行了?”

????“让你做你就做。”谢景行扫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我走了。”

????“喂。”苏明枫道:“你、你这就走了?你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告别。”谢景行耸耸肩,却突然听见门口“噗通”一声响,苏明枫吓了一跳,打开门,一个浑圆的团子就滚了进来。

????那团子生的圆乎乎,胖嘟嘟的。苏明枫将他扶起,拍了拍团子衣裳上的灰尘,才道:“明朗,你过来干什么?”

????胖圆嘟嘟的团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家二少爷苏明朗。他瞧见屋中还有人,这人还是谢景行,先是吓得瑟缩一下,随即又躲到苏明枫的身后,牵着苏明枫的衣角,道:“大哥,沈家姐姐来了。”

????“什么?”苏明枫没听明白怎么回事,瞧见门口又跑来自己的替身小厮,气喘吁吁道:“少爷,有位姑娘在府门口找您。”

????此话一出,苏明枫愣了一下,随即朝谢景行看去,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苏明枫轻咳一声,道:“胡说!我哪里认识什么姑娘?”

????“是真的!”那小厮急道:“说是威武大将军府上嫡出的五小姐,找您有要事相商。”

????“威武大将军府上嫡出五小姐……”苏明枫尚在理清这绕口的称呼,一边的苏明朗已经跳起来:“是沈妙姐姐!大哥,是沈妙姐姐来找你!”

????沈妙?苏明枫傻了一下,谢景行皱起眉。

????沈家和谢家暂且不说,和苏家可是从无往来。至于私下里,苏明枫和沈妙更是没什么交情。沈妙忽然找上门来,苏明枫也是一头雾水,他问谢景行:“莫不是……来找你的?”

????“沈妙姐姐定是来找我的!”苏明朗欢欢喜喜的托着脸蛋:“大哥,我们去看沈妙姐姐!”

????“这……”苏明枫迟疑。

????“去吧。”谢景行突然开口道,目光似有深意:“就在你的屋里。”

????……

????沈妙带着莫擎进苏明枫屋里的时候,正好瞧见苏明枫的小厮将苏明朗带出去。雪白的糯米团子奋力挣扎试图摆弄,可惜最后都是徒劳。瞧见她倒是眼睛一亮,兴奋的挥舞着小短手:“沈家姐姐!”

????沈妙在他身边停下来,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摸了摸他的头:“你怎么在这里?”

????“大哥不让我进去……。”苏明朗哭丧着脸:“沈家姐姐,你是来看我的吗?”

????旁边的小厮轻咳一声,对着沈妙抱歉的笑道:“对不住沈姑娘,少爷在里面等你。”便是将苏明朗的话遮掩过去。

????苏明朗显然十分不满,顾着腮帮子看沈妙,沈妙笑道:“我来找你大哥说些事,下次再来看你,给你带糖糕吃。”

????闻言,苏明朗倒是立刻开心了起来,不再挣扎,仔细叮嘱了沈妙一定不要忘记约定,才欢欢喜喜的跟着小厮离开了。

????跟在后面的莫擎有些惊讶,沈妙自来都不是一个会对陌生人耐心亲切的人,方才待苏明朗倒是一等一的好脾气,不晓得的,还以为苏明朗是她的儿子。方冒出这个诡异的猜想,便被莫擎压了下去。且不说沈妙和苏明朗之间的年纪并未相差那么大,更何况沈妙现在自己都是个小姑娘呢,哪里来的母亲一说。

????沈妙推开门走了进去,房中,只有苏明枫一人在小几前坐着。见沈妙进来,还带着莫擎,先是一怔,倒也没有阻拦,任由沈妙进了屋。门口的小厮连忙将门掩上。

????莫擎站在门前不动了,省的出什么意外。

????沈妙径直走到苏明枫的对面坐下,她做这一切的时候整个人显得自然无比,若是在自己府上,当然没什么问题。可如今这是她第一次来的府邸,在这之前,她甚至都没和苏明枫有过什么交集。面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坦然,苏明枫都有些忍不住侧目。

????沈妙也在打量苏明枫。

????平心而论,苏明枫是一个清俊少年。只是站在谢景行那般如烈日一般灼眼桀骜的人面前,光芒多多少少便被掩盖了。事实上,沈妙知晓,苏明枫也并非普通的官家子弟,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只可惜,最后苏家却因贩卖兵马一事满门覆灭。苏明枫也在那场灾祸中丧命,最后苏家父子的尸首,还是谢景行亲自收敛。苏家和谢家的关系可见一斑。

????也正因如此,苏家自来和沈家都是没什么往来的。

????苏明枫被沈妙的目光打探的有些不自在,微微轻咳一声,道:“沈姑娘,不知来府上所为何事?”

????“我爹娘并大哥都被陛下召进宫中了,苏少爷可知是为何?”沈妙问。

????苏明枫有些莫名其妙。沈家的事情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定京城,官家同僚更是人人自危,毕竟在朝为官,一旦有一丁点风吹草动那都可能会是了不得的大事。可是沈家出事,和他苏家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苏明枫答。他确实不知道沈信被召进宫的名义是什么,大家都猜测到了必然是文惠帝想要整治沈家,可是谁都不晓得到底是什么罪名。

????“我爹在西北灭西戎收回城池的时候,陛下下令屠城,我爹并未遵守。”沈妙道:“所以想来陛下会以欺君罔上,违抗军令惩治我爹。”

????苏明枫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沈妙说的罪名,而是沈妙如此轻易地就将此事告知与他。这件事放在任何一个人手中都能算是一个把柄,眼下遮掩还来不及,沈妙居然这么直白的告诉他,饶是苏明枫自幼聪慧,也不晓得如何接话,只得干笑两声,敷衍道:“啊,那可怎么办才好。”

????“所以我想请苏世子帮忙。”沈妙道。

????苏明枫再一次被镇住了。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原先和沈妙究竟有什么交情,或者是沈家和苏家有什么交情,值得苏家现在能伸出援手。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苏明枫偷偷往屏风处扫了一眼。

????“沈姑娘说笑,”他飞快的收回目光,看着沈妙,笑的温文有礼:“只是在下究竟能帮得上什么忙?沈姑娘大约是高看了在下……而且,恕在下说句无礼的话,此事错综复杂,胡乱帮忙,只怕弄不好会引火烧身,我……。实在找不出理由要背负危险而做好心之人。”

????苏明枫这番话说的也巧,客客气气的,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沈妙的要求。苏明枫自己也看清楚了,面前的沈妙分明就是个直来直往的性子,他也干脆撅弃了往日迂回婉转的那一套,直截了当的表明了:不行。

????闻言,沈妙却是轻轻笑了,她笑的时候,一双眼睛澄澈的很,似乎还有几分天真。然而不过转瞬,笑意就冷了下来,她道:“苏世子,虽然你如今不曾入仕,可是令尊似乎还在掌管军马。”

????苏明枫微微皱眉,道:“不错。”

????“令尊可有与世子说过军马处似乎出了点问题?”沈妙道。

????这一下,苏明枫的眉头皱的更紧,紧紧盯着沈妙,道:“沈姑娘此话怎讲?”

????沈妙微微一笑:“我听闻军马处近来出了些小问题,好几匹军马都生病,药石无灵?”

????苏明枫“腾”的一下捏紧茶杯。

????沈妙此话不假,苏煜这些日子正为此事忙的焦头烂额,这事除了军马处的几个下属和苏煜偷偷对他说过以外,无人知道。不过军马处的人也断不可能告诉沈妙,若是传了上去,文惠帝治罪,所有人吃不了兜着走,反是更糟。

????可是,沈妙是如何知道的?

????苏明枫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沈姑娘……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不实之言?”

????“不实之言?”沈妙叹息一声,眼睛却似乎带着微微笑意,她靠近苏明枫,低声道:“难道苏世子就不怕,这马病,最终成为马瘟?”

????苏明枫的瞳孔蓦地变大!

????马瘟!

????“平南伯那般谨慎小心的性子,又和军马打了一辈子交道,不可能不怀疑到此处啊?”沈妙佯作惊讶:“怎么,没告诉过苏世子么?”

????苏明枫咬着牙,不说话。

????苏煜没有告诉他么?苏煜自然是告诉了他,药石无灵的马病,就是马瘟的前兆。一匹军马要用许多银两才能养活,一旦马瘟爆发,军马死伤惨重,不仅是银钱的损伤,在战场上,没有充足的军马,军队根本无法打仗。上头责怪下来,轻则丢掉乌纱帽,重则可是脑袋都保不住。

????只是这马病来的蹊跷又刁钻,寻了好多个兽医,皆是毫无办法。近来只得将那些病了的马匹隔了开去,可依旧断断续续有马匹病亡。要是到最后不可控制,真正确定成为马瘟后……只怕是一场大灾祸。

????“沈姑娘,究竟有何见解?”苏明枫涩然道,说话的时候,却又不露声色的往屏风处看了一眼。

????沈妙此刻反倒是不急了起来,她捞过桌上的一个空茶盏,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苏明枫见状,本想要说什么,想了想,却又咽了下去,作洗耳恭听状。

????“我有法子解你们的马困。”沈妙道。

????苏明枫一愣:“此话当真?”

????“侥幸认识一位兽医,手艺超群,听闻曾解过一模一样的马病,将他寻来,此次军马病亡一事便可迎刃而解。”

????苏明枫不言。

????沈妙又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淡淡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苏世子,等马病扩大瞒也瞒不住的时候,遭殃的,可不仅仅是马了。”

????苏明枫咬了咬牙,看向沈妙:“沈姑娘今日特意送来良策,只怕还有别的话要说。”

????他目光闪动:“或是觉得我苏家也可有相助沈家的良策?还请道来。”

????“爽快。”沈妙称赞。

????苏明枫苦笑一声,哪里是他爽快呢,分明是沈妙狡诈。之前他便说了,苏家没有义务趟这趟浑水去帮沈信,沈妙便直接给了交易的条件。不得不说沈妙这人极为会抓人软肋,拿的便是苏家最近最愁的军马一事,此事尚未扩散,连他和苏煜都是私下里说,也不知沈妙是怎么知道的。不管怎么样,抛出了这个交易条件,他根本无法拒绝。

????难怪沈妙不讨好,说话又直接,根本就是有了底牌在手。交易就是交易,摊开了说,谁也占不了谁便宜。

????“我知晓平南伯在朝中认识不少人,比起我爹娘常年在西北,平南伯的势力更广。我想请平南伯帮忙,将所有又交情的同僚集合起来,替我爹上折子。”

????“上折子?”苏明枫眉头一皱:“全都提沈将军说情?”

????沈妙摇头:“不,全都参我爹不是。”

????苏明枫愣住。

????“平南伯想来也是不愿趟这趟浑水的,”沈妙微微一笑:“所以如何劝服平南伯,便交给苏世子你了。只是苏世子万万不可对平南伯说出军马一事,也勿要提起我,否则,这桩交易便还是罢了。”

????苏明枫有些不明白,他抬眼看去,面前少女还是小姑娘模样,眉目清秀温顺,笑的时候很有些天真的澄澈,然而不笑的时候,眼底都是冷意,平白添了几分威严。而那种压人一头的迫力,便是苏煜都未曾给过苏明枫这样的感觉。

????“我不能久留,麻烦苏世子决意好后托人送信到我府上。待是事成之后,我必然送上兽医的处所。”她站起身来,冲苏明枫微微行了一礼,才道:“多谢。”

????苏明枫连忙也站起身来,道:“一定。”

????沈妙扫了一眼屏风后,才转身带着莫擎走出屋子。等沈妙离开后,苏明枫才松了口气,屏风后走出一人,不是谢景行又是谁?

????“你都听到了。”苏明枫道:“沈家这位小姐,倒是比想象的更让人猜不透。”

????谢景行挑眉,未说话,苏明枫目光落在桌上,那里沈妙喝过的茶杯还在。杯沿微微润湿。

????“说起来,那是你喝过的……”苏明枫道:“你……。”

????谢景行毫不客气的狠踹了他一脚。

????------题外话------

????间接kiss!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