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没有未来-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没有未来

千山茶客2017-4-25 22:34:53Ctrl+D 收藏本站

????沈信出宫回府那一日,沈妙亲自在宫门外的城墙下去接的。

????沈家别的人对于这个结局,自然是有所不满,尤其是沈老夫人,以为这下子沈信可倒霉了,不曾想终究是饶了沈信一命。不过听闻沈贵对他道来没收兵权意味着什么,沈老夫人又高兴起来。

????没收了兵权的沈信,至少与仕途上的势力,是再也比不过沈贵和沈万了。沈老夫人鼠目寸光,却不想如今沈家都是一体的,外头看沈家,自然也是看沈信的名头。沈信的名头一败,沈家又哪里会如往日一般威风。

????不过沈老夫人大约也是不在意的,在她心中,她生出来的沈贵和沈万二人,比沈信强了不知多少倍。若非当年老将军偏心,沈信哪里会有如今的硕果。既然沈贵已经临近落魄,趁着这个机会将沈信一支驱逐出沈家,倒也不错。

????只是这家要如何分,也是个巧妙法。

????沈府中沈老夫人打着分家的主意,沈妙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终于还是要按着她之前想好的那般走才是。皇帝收回兵权是一回事,没了兵权的沈家的确不足为惧,若是继续呆在这里,沈家的仇敌不少,终会将沈信一支逼入绝境的。

????还是要退。

????无端的,沈妙想起谢景行当日对她的警告。这个“退”字,的确是沈家唯一的出路,他倒是一眼便看出其中重点。

????马车停在宫墙的角落里,免得被人看到。落井下石,沈信那些政见不合的同僚,还有些看热闹的人未必就不会守在宫门口。傅家人是个什么德行沈妙比谁都清楚,要做胸怀宽广姿态,却偏偏暗中却决计要让对方吃亏。沈信赫赫威名,如今被夺了虎符出宫门,这副潦倒模样一定有很多人乐见其成。

????沈妙前生吃过不少亏,在明齐更是颜面无存,她可以自己忍受羞辱,却不能忍受家人也受到如此对待。唯有将马车停在这里,等沈信出来将他们接走。

????正想着,却听到外头莫擎的一声低喝:“站住”一阵劲风扑了进来,沈妙眼睛一花,马车帘子便被人掀开,还算宽敞的马车里霎时间多了一个人。

????谷雨吓得“啊”的惊呼一声,被惊蛰一把捂住嘴。莫擎有些慌乱的声音响起:“小姐”

????沈妙看着对面的人。

????马车车塌之上,少年一身深红官服,桃花眼风流生情,薄薄的唇微翘,本是严肃耿直的一身朝服,愣是被他穿的美貌娇贵,让人简直移不开眼。

????“莫擎退下。”沈妙低斥。

????“可是”莫擎隔着马车帘子的声音一紧,那人的动作太快,他根本阻拦不及,而放一个陌生人和沈妙在一个马车,那是万万不可以的。

????“你打不过他。”沈妙平静的对外头道,看向惊蛰和谷雨二人:“你们也出去吧。守在马车边。”

????惊蛰和谷雨是见过谢景行的,知晓谢景行和沈妙有些交情,不过这交情究竟到哪个地步却又是糊涂的。说是亲密,两人明明偶尔会针锋相对,说是敌人,沈妙又怎么会对敌人如此宽和。

????不过有过几次经验,惊蛰和谷雨也料想谢景行不会伤害沈妙,沈妙如此大喇喇的让谢景行呆在马车里,也应当是确定了这点。惊蛰和谷雨便也没说什么,依言下了马车。

????马车里瞬间便剩了谢景行和沈妙两个人。

????“听闻昨日朝堂上临安候出言相助,多谢小侯爷。”沈妙道。

????谢鼎帮着苏煜一块儿弹劾沈信,表面是弹劾,实则给了沈信一条出路。别人看不出来便罢了,沈妙相信,谢景行这种道行高深的老狐狸,不可能看不出来。

????果然,她这半真半假的话一出,谢景行便挑唇一笑,懒洋洋的后仰身子,双臂微松,道:“临安候自己的主意,和我没关系。”

????“哦,”沈妙看着他微笑:“那小侯爷不请自来上我的马车,难道不是为了听我一声谢”她故意加重了“我的马车”四个字,显然是对谢景行每每干这种不请自来的事情十分恼火。

????谢景行盯着她道:“你打算让沈信退守西北了罗家”

????沈妙心中一跳,看着谢景行没说话。

????她是这么想的,谢景行给她指了一条“退”路,可她却偏偏不想就这么被动的退出。明齐这盘棋,她还没有下到最后,怎么能现在就失了先机。她的野心,她的复仇还没开始,就要被打压,那自然是不行的。

????被没收兵权不要紧,沈信一支最看重的,并非是傅家人以为的虎符,而是他们带兵作战的本领。能带出一支沈家军,未必就不能带出另一支沈家军。而眼下被没收的兵权中,沈家军里已经混入沈垣的人,那也是傅修宜的人。带着这么一支军队,随时防着有人在背后放冷箭,那也太累了。

????除非带领另一支干干净净的军队。重新开始,沈家的兵权是没了,可是罗雪雁的娘家,罗家还有。只是罗家军队的战斗力自来不如沈家,而且固守边防一事,战术不精,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罢了。

????沈妙打的就是罗家人的主意,他要把罗家变成另一支沈家军,作为留在手中的底牌,谁也不知道的底牌。傅家人不是成日心心念念担忧的就是沈信拥兵自重造反吗她就反给傅家人看看

????只是这种隐秘的心思,竟然就在谢景行锐利的目光中无所遁形。而心思被拆穿的一瞬间的慌乱,令沈妙面上闪过一丝狼狈的神情。

????如果谢景行知道了她的心思这个人,在明齐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悲情英雄,又会怎么做要挟她告发她或是杀了她

????不过,大约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沈妙是什么人,前生再难的时候都过来了,便是短暂的被惊住,也会极快的压下心中的情绪。她想,谢景行马上就要出征北疆了,这一次北疆之行,若是按照上一世的路线,谢景行会死的。会得到万箭穿心的结局。十日之期就快到了,命运这只手翻云覆雨,谢景行手眼通天,心思诡谲又如何,终究是逃不过那一场结局。

????沈妙抬眼看向谢景行。

????谢景行长得是真真好看,前生沈妙入住六宫,有才有貌的青年才俊见了不少,便是她当初心心念念的傅修宜,亦没有此等风姿。斜飞入鬓的英挺长眉,鼻梁高挺,双唇薄薄微翘,却红润的很,笑意总是显得有几分邪气,他英俊的有些霸道,分明轮廓硬朗冷酷,却偏偏生了一双黝黑明亮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多情似无情,便又多了几分温柔的错觉。

????只是这人玩世不恭的桀骜外表下,生的怎样一颗黑心肠,却是只有个人自己知道了。

????谢景行如今还是少年,自有少年郎的俊美英气,可是今日穿着暗红色的朝服,就将他衬得成熟一些。傅明曾经读明齐谢家一段史的时候感叹:少年英才,千古人物,英年早逝,明齐之哀可见对谢景行的评价之高。

????沈妙真正注意到谢景行的时候已经为后了,也只是在宫宴上远远见过,依稀觉得是个十分好看的年轻男人,不过傅修宜待他态度不甚热络。如今如今的谢景行尚且是惨绿少年,谁能想到就是眼前这个笑的风流美貌的少年,过不了多久就会丧命沙场

????沈妙的目光中便又多了一丝怜悯。重活一世,她不是好心肠的人,只是傅明和婉瑜都称赞过的人,到底还是多了一丝欣赏。

????她这般阴晴不定,时而警惕时而同情的目光让谢景行有些莫名,忽而想到第一次在广文堂门口瞧见沈妙的时候,沈妙也用过这样怜悯的神情看他,谢景行若有所思的问:“你可怜我”

????这人简直比她还要会察言观色沈妙心中暗自想着,面上却是浮起一个微笑:“我哪里有资格可怜别人”

????谢景行自若的“嗯”了一声,似乎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却是突然伸手撩开马车帘。

????这里地处偏僻的地方,不会有什么人过来。撩起马车帘子一角,恰好能看到高高的宫墙。

????沈妙的目光不由得有些深远。

????她在这深宫之中住了这么多年,重活一世,却还是摆脱不了这个宿命。不过她却不后悔,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死去的人已经无法活过来,活着,自然是为了报仇。

????沈妙看的认真仔细,似乎想将每一块宫墙都镌刻在眼底。谢景行见状,扬唇道:“你想住进去”

????沈妙微微一怔。

????“你想住进去,我可以帮你。”谢景行开口道,语气有些莫名,只是笑容却仿佛藏着更深的东西:“到时候,你要怎么感谢我”

????“小侯爷若是能一把火烧了这宫殿,或许我会对你感激不尽。”沈妙答。

????谢景行意外的挑了挑眉:“我以为你想做贵人。”

????“我想做贵人,”沈妙转过头,看着他笑的讽刺:“不过,不是你说的那种贵人。是比贵人还要尊贵的贵人。”

????“你想当皇后”

????皇后沈妙眼神微微恍惚,她也曾朝服加身,凤钗满头,帝后加冕仪式上,风光无限,群臣跪拜,百姓欢呼,母仪天下。

????那时候,她以为她拥有了所有她想要的东西。

????如今却看,爬得越高摔得越疼,皇后也不过是虚名而已。

????“当皇后简单,”谢景行淡淡道:“皇帝却难。”

????明齐风云际会,九个皇子各有千秋,便是太子的位置坐的也不甚安稳,谁知道未来那方御玺,会落在哪一位手中。高门大户将自己的女儿嫁给皇子,何尝不是在豪赌,赌一个前程。

????富贵险中求,贪婪是人的本能。一将功成万枯骨,成王败寇,女子选错了人,自然也要跟随而去。

????谢景行漫不经心开口:“你选的是谁”

????这是在问她,她所看好的皇子是哪一个,想嫁给的是哪一个,扶持的又是哪一个

????“小侯爷看谁比较有未来”沈妙反问。

????“观其面相,谁都没有未来。”谢景行说的话悚然听闻:“你怎么办”

????“那就找有未来的人。”

????“那你觉得我如何”谢景行挑眉问,他这话大约是顺带调侃沈妙,说的也是不甚认真。

????“小侯爷也没有未来。”沈妙认真的看着他。

????“”谢景行被沈妙的话噎了一下,虽未发怒,却是有些不悦。他想,他见过的女子都爱慕他,见过的男子都惧怕他,但是沈妙既不爱慕他,也不惧怕他,还老在老虎头上捋毛,他是不是待沈妙太和气了所以让沈妙觉得他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小侯爷到底想说什么话,话说完了就请快离开。”沈妙已经不客气的下逐客令:“被人看到误会便不好了。”

????“误会”谢景行眼中流过笑意,故意轻声道:“什么误会”

????“登徒子轻薄良家少女。”沈妙眼皮也不眨,答得利索。她算是看出来了,在藐视礼法规矩一事上,谢景行就是不要脸。

????饶是谢景行见过各种莺莺燕燕,也被沈妙这彪悍的一句堵得有些发昏。他咳了两声,坐直身子,也不逗沈妙了,只道:“退守西北,越快越好。拖得越久,对沈信不利。”

????沈妙抬眼看了他一眼,倒没想到谢景行会提醒她这么一句。总归她是不想和谢景行这样的人对上的,谢景行对她没有敌意,那就已经很好了。

????“多谢。”

????谢景行道:“如果沈信能在我出发之前离开定京最好。”

????沈妙有些无奈:“那也要能成才行。”不是所有人都有谢景行这样的本事,沈妙总是觉得,谢景行所依仗的背景,似乎并不完全是临安侯府,甚至要是凌驾于临安侯府之上,可是,明齐之内,比临安侯府更高的势力,除了皇家,还有什么而皇家和谢景行,如今是对立的。

????沈妙猜不透。

????谢景行顿了顿,突然撩开车帘子掠了出去,他这来得快去的也快,沈妙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听得外头有人在叫:“夫人,老爷,大少爷”

????沈妙掀开车帘,这才瞧见沈信夫妇并沈丘正从城门的拐角处走过来,瞧见惊蛰和谷雨在此也是一愣。沈妙又四处瞧了瞧,并未发现谢景行的踪影,心道这人倒是警觉的很,身手又好,这么神出鬼没的,都能做梁上君子的鼻祖了。

????罗雪雁瞧见惊蛰,快步走了过来,恰好看见沈妙跳下马车。

????几日不见,沈信夫妇还有沈丘都憔悴了许多,皇家这手沈妙以前是见过的。有时候还未决定要如何处置人的时候,软禁更能消磨人的意志。沈信家都是将门武人,意志坚定,却偏偏留了一个沈妙在府里,难免令人多想。

????罗雪雁几步上前拉住沈妙的手打量:“娇娇,这几日有没有人为难与你”

????沈妙摇了摇头。

????罗雪雁这才松了口气,沈丘问:“妹妹怎么不呆在府里,跑到这里来了”

????“听闻爹娘今日回府,怕是没有马车,便过来接一道。”沈妙笑了笑。

????沈信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他知道如今看热闹的人不少,沈妙这番举动,是为了避人耳目,也实在是很贴心了。只是说好的要庇佑妻儿,如今却被人夺了虎符,心中不是不憋闷。

????他沉默着上了马车,罗雪雁不想让沈妙担忧,也拉着沈妙进了马车。惊蛰他们坐在后面的马车里,前一辆马车中,便只有沈妙一家。

????“娘,陛下怎么说”沈妙问。

????罗雪雁犹豫一下,便笑道:“也没什么。只是一场误会。”

????沈妙道:“都被夺了虎符,怎么会是误会”

????沈丘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沈信,被夺了虎符,最恼怒的现在应当是沈信。他也不晓得是哪里出了差错,唯一可能的便是沈家军内里出了问题,否则那违命屠城的事情谁会知道

????“其实被夺了虎符也没什么,”罗雪雁试图安抚沈妙,她怕让沈妙觉出不安。道:“没了虎符,也能打仗,你爹还是将军,咱们和从前一样。”

????沈妙垂眸,沈信和沈丘担忧的看着她。从前沈妙有些骄纵,那都是因为有着威武大将军这座靠山,一旦没有了靠山,这金尊玉贵的小姐,一时接受不了,也是常事。

????“还是打仗么”沈妙轻声道:“带着前部的人去打仗,带着炊事兵打仗”

????罗雪雁和沈丘瞬间呆住,这些日子他们习惯了沈妙温和顺从的模样,乍然间听到如此尖刻的问话,有些不可置信。

????沈信的脸色却是变得铁青。将军的骄傲不容任何人践踏,文惠帝留了他一条命,却给了他深刻的耻辱,这比杀了沈信还让他难受。

????“没了虎符固然还能打仗,不过陛下大可再派副将、从将、军事、监守。发号施令却要看人脸色,调令三军也要假他人虎符,将军之名,不也是个空壳子么”

????沈妙仰起头,一双眼睛清澈无比,仿佛在说着最平常不过的家话。

????可是这样咄咄逼人的沈妙,谁见过沈丘或许见过,沈信和罗雪雁却是决计没见过的。况且是直接拿朝堂上的事情说话。

????沈信捏紧了拳,却仍是安慰道:“娇娇,爹会为自己正名的,沈家军也终会回到爹的手中。娇娇,你的身份不会有任何改变。”

????沈信一辈子都是凭军功说话,他相信,明齐之内,除了谢鼎外,无人可比他勇猛。宝刀不怕藏深,他总会有再出鞘的一日。

????“可那要等多久,等到了那时候,已经充为御林军的沈家军,是否还会对爹忠心耿耿。如今尚且由爹指挥都出了奸细,日后谁会保证没有更多”

????此话一出,罗雪雁都面色沉肃下来,问:“娇娇,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

????沈妙能知道沈信被夺了虎符,也能知道沈家军被充入御林军,因为这些都是人尽皆知的事,可是沈家军里有内奸一事,却万万不可能是从外头听出来的。能给沈妙说这话的人,至少也是对朝堂之事颇有研究。罗雪雁怕沈妙被人利用了。

????沈妙摇了摇头:“我不是傻子,别人不告诉我的东西,我未必就是真的不知道。”

????沈丘道:“妹妹很聪明的。”豫亲王一事上,沈丘就看出沈妙的本事了。知道沈妙的眼界不像是个闺阁少女,她狠得出奇,却看得清晰。

????难得沈丘也这样说,沈信皱眉问:“娇娇,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家军既然已经不是我们的了,那就不要沈家军。放弃如何”沈妙语出惊人。

????“娇娇”罗雪雁制止她的话,忽而觉得自己语气太过严厉,忙又软了下来:“沈家军是你爹一手带出来的,其中心腹手足数不胜数,说是放弃,如何容易都是在战场上同袍之谊,这不可能。”

????“那么爹准备如何”沈妙反问:“这样隐忍下去隐忍下去或许能待到良机,可若是被人乘胜打压,最后可是一点儿也不剩了。”

????沈信盯着沈妙,像是从来没认识过自己这个嫡女,面上竟然显出一点深思的神情,他问:“娇娇以为该如何”

????“东边不亮西边亮。”沈妙明眸亮的惊人:“爹能带好沈家军,为何不能带好别的军队呢”

????沈信显先是一愣,随即大笑着抚摸沈妙的头,仿佛沈妙的这句话却是让他开怀不少。他道:“果真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这天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兵给人带”说到最后,话中隐隐带了伤感。

????沈家军就像沈信一手养大的孩子,如今夺子之痛,用言语怎么能说得清

????沈妙淡淡一笑:“那么,罗家呢”

????沈信的笑容戛然而至,罗雪雁和沈丘同时想到什么,目光顿时落在沈妙身上。

????沈妙慢悠悠的道:“外祖的手里,不是还有一支散兵么,虽然比不上从前的沈家军,可是数量也不少,慢慢培养起来,未必就不是下一个沈家军”

????罗雪雁娘家罗家是将门,可是也是日渐式微的将门,手下有兵不假,可后来西北有沈信驻守,小春城的那些罗家将士们便也纷纷解甲归田,虽然还站着兵马的名头,却是拿着粮饷不做事,这么多年,和普通人也无异。

????“这怎么行,”沈家忠君爱国这么多年,效劳君主是本能,沈妙的话,甚至能称得上是大逆不道了。在皇帝不知道的地方养着自己的兵。罗雪雁道:“娇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她不知道如何跟沈妙解释皇家对拥兵自重的将军有多忌讳。沈妙一个小姑娘,又怎么能听得懂

????却是话极少的沈丘开了口,他道:“妹妹想用罗家军代替沈家军”

????“代替倒也算不上,”沈妙轻轻一笑:“只是爹好歹也是个将军,总不能光秃秃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追随者自然是要有的,既然如此,沈家军和罗家军有什么不同,有了罗家军,多一个自保的筹码,不是很好”

????她将有些忤逆的话说成是自保,听着至少便没那么惊悚了。罗雪雁觉得今日沈妙的话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一抬头却见沈信紧锁眉头,似乎在认真思索沈妙的话,更觉的头疼。

????沈信看向沈妙,故意引导沈妙的话头道:“娇娇说的听着是很好,可是罗家军远在小春城,咱们怎么过去呢”

????“那就要看父亲的决断了。”沈妙微笑着看着他:“或许父亲可以试试,同陛下说明,退守西北,自愿去小春城驻守,即日出发。”

????沈信三人又被镇住了。

????小春城是西北边境小城,离定京城千山万水,沈信若是真的提出这个要求,谁都会想是因为被夺了虎符,这位威武大将军新心灰意冷之下才会驻守边陲小地。至于威武大将军的威名,便会被历史慢慢淹没。

????沈信虎目圆瞪:“这是退,不行”

????江山代有才人出,韬光养晦固然很好,可是沈信如今已经不是青葱少年,他已经年过不惑,若是一直不启用,没有合适的机会回来,便是训好了罗家那一帮子人,还是只能在边防呆着。壮志未酬,英雄迟暮,大抵是世上最悲剧的事情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韬光养晦固然很好,可是沈信如今已经不是青葱少年,他已经年过不惑,若是一直不启用,没有合适的机会回来,便是训好了罗家那一帮子人,还是只能在边防呆着。壮志未酬,英雄迟暮,大抵是世上最悲剧的事情了。

????“以退为进,兵法尚且有云,父亲在怕什么”沈妙毫不退让,那双面对他们一直淡然明澈的双眸,第一次出现了类似于挑衅的眼神:“怕一蹶不振,怕一退再退,退无可退,还是怕时光易逝,难熬出头”

????几个问字,让沈信的心紧缩起来,不仅是沈信,罗雪雁和沈丘也呆住。沈信注视着沈妙,他突然发现,这个长得娇娇软软的女儿,身上似乎终究是继承了他骨子里的韧劲和狂妄。

????“再说了,”沈妙轻笑一声:“两年之内,陛下必然会召父亲回京。入京之日,就是腾达之时。”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