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罗家-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一十九章 罗家

千山茶客2017-4-25 22:3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清晨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惊蛰和谷雨就过来伺候沈妙起床。待进了屋,却瞧见沈妙睡在榻上,被子倒是不翼而飞,身上盖着一床狐裘。

????两人顿时大惊失色,昨日走的时候好端端的可没留什么狐裘,这狐裘是从哪里来的。惊蛰唤醒沈妙,沈妙醒了之后,看着那狐裘也是茫然。

????梅花酒的后劲儿虽大,却如同那农户女主人说的一般,第二日醒来不会头晕。头是不晕不假,可是昨夜里发生了什么却是一点儿也记不起来。连她为何非要独自住进这间屋子也不晓得。

????谷雨拿着那雪白的狐裘道:“姑娘这狐裘又是从哪里来的”

????沈妙接过狐裘,摇了摇头。

????“姑娘放衣裳的箱子都在这里,是不是姑娘昨儿个醉了酒从箱子里翻出来的”惊蛰试探的问:“不过怎么好似第一次见这狐裘似的”

????她们倒是都没往别的方向想,毕竟沈妙好端端的呆在这儿,昨夜里外头又有护卫守着,也没出事。只是这狐裘来的莫名其妙,沈妙道:“拿着出去问问农户,是不是他们家的。”

????等见了农户家主人,主人一听就摇头道:“这么好的狐皮,咱们家可没有哩。姐儿大约是记岔了。”

????沈丘捞过狐裘也道:“这狐裘看起来不是凡品,妹妹,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只怕要值不少银子。做工看起来也华丽,就是裁剪不太好,感觉你穿着大了些。”

????沈妙接过那狐裘披风,心中纳闷不已,她的确是不记得自己何时有过这么一件披风了。不过听闻沈丘说值不少银子,倒是自然而然的收了回来,面不改色的说谎:“这么一说想起来了,似乎是从前在定京城买的。惊蛰,收起来吧。”

????惊蛰正冥思苦想着沈妙究竟是什么时候买的披风,听她这么一说,也顾不上深思,立刻道了一声是,将那披风收到箱子里去了。沈妙摇了摇头,不管那披风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此去小春城,只怕要用银子的地方不少,如今沈信又不如从前,若是真的到了捉襟见肘的一日,还能将这披风换不少银子花。这么一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时日总是过得分外快。

????心境的不同决定看到的风景不同,虽然远去小春城一路高山曲水,坎坷泥泞,纵然风尘仆仆,沈妙也未曾喊过一声累。那些被当做是负累的沈家军前部里的士兵们跟着沈信残余的亲信,也因着这一路上的同甘共苦和众人更加亲密。

????自开春二月离京,八月初的时候,终于抵达了小春城。

????小春城坐落在明齐的边陲,是个很小的城,城里若说最大的官儿,便是镇守武将罗隋罗大将军。一直以来,罗隋都保护着小春城百姓安居乐业,不过因为和定京城隔得太远,大伙儿也都心知肚明,这样的差事,也算不得一个美差事。加上这么多年来,罗家军也散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罗家,也仅仅在小春城有些威名罢了。

????城门的守卫见罗雪雁自怀中摸出罗家的腰牌时,顿时肃然起敬,并且让人去给罗家递消息。小春城就这么大地方,沈家这么带着一众人进城,立刻就被周围的老百姓注意到了,纷纷上前打听,得知是罗家出嫁的女儿带着一家过来,登时又是好一阵热闹。

????惊蛰悄悄掀开马车帘子一脚看了看外套,对沈妙道:“姑娘,这就是小春城了。”

????沈妙往外头一瞥。

????小春城没有定京城贵女们说的那般不堪,虽是边陲小地,看着倒也热闹。只是风沙大了些,正因为风沙大,女儿家肤色都有些略深,不如京城姑娘细腻。许是民风开放,皆是活泼灵动,很有些调皮的模样,让人感觉生机勃勃。街边都有商贩小铺,并不物质缺乏。

????惊蛰看着看着就高兴起来,原先的忐忑一扫而光,道:“姑娘,小春城和定京城也差不了多少呢。”

????“娇娇喜欢这儿吗”罗雪雁有些不安的问。她最怕的就是沈妙住不惯这里,罗雪雁自小在小春城长大,当然没问题。沈丘和沈信都是在战场上呆过的武将,更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娇生惯养的女儿需要她担心。

????沈妙笑了笑:“这里挺好的。”

????罗雪雁这才放下心来,又笑道:“咱们这就去你外祖家。自你知事以来还没有见过外祖,你还有两个舅舅,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都是好人,到了那里,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罗夫人死得早,罗隋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鳏身一人。罗家有三兄妹,罗雪雁是最小的妹妹。沈妙出生的时候罗家人千里迢迢来定京城见过一次,那之后因着小春城实在隔得太远,加上这头又走不开,沈妙和罗家人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前生沈妙对罗家的印象也很模糊,如今听罗雪雁这么一说,便也是笑了笑。

????此刻罗家门前,早已是围了不少人。有看热闹的百姓的,当然还有罗家自己人。

????罗隋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两名中年夫妇,夫妇身后并列站着三个少年和一个少女。那几位少年皆是眉目端正,威风凛凛,虽年纪尚小,却也有了虎将风姿。那少女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一双杏眼,菱形小嘴一看便是个泼辣性子。她拉住身边的少年问:“大哥,你说那表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被她拉住的少年是个好脾性的,温声道:“应当是个不错的人。”

????“什么不错啊,你能不能说的清楚些。”少女不依不饶:“长得漂亮嘛你看那些来咱们小春城的定京姑娘,各个都长得漂亮的很,可是那性子却是娇滴滴的让人生厌。况且去年来小春城做客的那个官家姑娘不是说认识表妹么,”她压低声音,却因着清脆的嗓音仍旧能被人听见:“听说表妹在定京城名声可不好哩。”

????“潭儿”一声厉喝打断了少女的话,却是罗隋开了口,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叫潭儿的少女。少女连忙站直身子,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她是没有说话,另一名年纪稍小,性子瞧着活泼些的少年却过来,拉了拉潭儿的手,道:“爷爷就是偏心,这表妹还没来呢,就这样护着。我倒要看看,这位表妹是个什么人物。”

????沈信常年在西北打仗,去西北边疆的时候要路过小春城的,所以每年都会过来,沈丘和罗家也是认识的。若说罗家人最赶兴趣的,大约还是这个出生以后就再也未曾见过面的沈妙了。天下之大,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小春城偶尔也会过来一些被贬职或者路过的官家人,对于定京城的传闻也是知晓一二,一来二去的,沈妙是个什么样的人,关于草包嫡女的传言,就连小春城也是传的赫赫有名。

????闻名不如一见,今日终于能够见到,外头围着这么多百姓,说起来,想看沈妙究竟是什么模样的,怕是占了大多数。

????就在这少女和那少年窃窃私语的时候,一行马车缓缓行了过来,为首骑在马上的,正是沈信和沈丘几人。身后亦是跟了一众士兵。

????“爹。”沈信翻身下马,沈丘也赶紧跟上,跑到罗隋面前一笑:“外祖。”

????罗隋的目光在这两父子身上扫了一下,就落向马车上。到底是见多了不香,罗隋最想见的还是自己的外孙女。

????一位笑容和气的微胖夫人笑道:“小姑和娇娇应该在马车里吧,走了这么久的路怕是累了。”

????话音刚落,便见马车帘子被掀开,惊蛰和谷雨搀扶着罗雪雁走了下来,罗雪雁又朝马车里伸手,接下来一个小姑娘。

????那小姑娘弯腰下了马车,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脸,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被罗雪雁牵着手上前,道:“娇娇,咱们回家了。”

????叫潭儿的少女张了张嘴,没说话。

????小春城风沙大又干燥,姑娘们肤色深,皮肤白的本就少见,更何况是这样白的水灵的少女。那少女眉目生的十分清秀,因着雪白的皮肤,更是如画一般。黛色的眉,黑色的眼,小巧的鼻,嘴唇红润润的。

????然而最让人觉得诧异的是她的气度。她被罗雪雁牵着手,看上去十分娇贵的小姑娘,在罗雪雁那般英姿飒爽的衬托下,竟然也没有如鸢丝花一般无力,反而被衬得更加威严高贵,仿佛她才是主导者一般。

????周围的百姓和罗家人都有些傻眼。

????看人看气度,容貌固然重要,可妇人以资质为主,色次之。这沈家小姑娘的资质,比她的容色更夺人心魄。

????她一步一步随着罗雪雁上前,一直走到罗隋跟前。罗隋生的高大,深目高鼻,比起沈信的粗犷,显得更为严肃不近人情。他蹙眉盯着沈妙,这般冷酷的模样,若是胆子小点的姑娘,直接怕是就会被吓哭了。而沈妙看起来娇娇贵贵的一个定京城来的小姐,众人都以为她肯定会被吓破胆。潭儿和身边的少年都有些看热闹的扬起嘴角。

????沈妙抬起头,和罗隋对视。她眉目舒展,身子柔软,显然没有因为罗隋的反应而紧张。她目光平静,甚至微微笑了笑,那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态度,竟然让罗隋愣了一下。

????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态度

????罗家在小春城就是土城主一般的存在,还会有上位者

????罗隋愣了一下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她这么一笑,让周围本来紧张的人都是一惊。罗隋拍了拍沈妙的头,中气十足的喊:“丫头,为何不叫我”

????“外祖。”沈妙温顺的答。

????罗雪雁这才松了口气。罗隋和沈信不同,沈信对沈妙,那是宠到了天上去,罗隋从小却是严父。便是她自己,小时候也对罗隋多有忌惮。如今罗隋年纪大了,不若从前一般威严,可是吓小姑娘这样的习惯还是没改变。就怕将沈妙吓着了,还好沈妙反应没那么大,隐隐的,罗雪雁心中又有些得意。

????沈妙这般态度,让罗雪雁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让周围人有些惊讶。定京城来的姑娘,看起来似乎也不尽然是只会哭哭啼啼锦衣玉食,似乎还有几分胆色嘛。潭儿不服气的与年纪小的少年咬耳朵:“一定是装作不怕”

????那年纪最大,性子最好的少年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沈妙一眼,未曾说话。

????罗雪雁又拉着沈妙上前给她介绍,除了罗隋以外,罗家还有两个儿子,就是沈妙的两个舅舅,罗连营和罗连台。

????罗连营的妻子是余氏,是个温柔敦厚的女人。生了两个儿子,罗凌和罗飒。

????沈妙的二舅舅罗连台的妻子是马氏,娘家是做生意的,精明泼辣,生了一对姐弟。姐姐叫罗潭,弟弟叫罗千。

????罗凌便是沈妙的大表哥,这位表哥如今年方十八,性子温和敦厚,和余氏如出一辙,瞧见他,也是温和有礼的招呼,是个十分体贴的人。而二表哥罗飒十七,也就是罗凌的同胞弟弟,瞧着却是个暴戾性子,看着沈妙冷哼一声,嘲讽道:“定京城的小姐,熬得住小春城的风沙么”被罗连营狠狠踢了一脚。

????那罗潭今年十六,对沈妙也是有些怀疑的模样,态度说不上热络,好奇多一点。罗潭的弟弟与沈妙同岁,一直上下打量沈妙,生的个圆圆脸,有些挑剔。

????同罗家这一圈子人打好招呼,认清楚人,罗隋才让罗雪雁带着他们先到府上。

????罗府是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彼此倒也和睦友爱。沈家人安置在罗雪雁未出阁之前的院子里,倒是住得下的。让下人去收拾屋子的时候,众人就在大厅中说话。

????过了最初的热闹劲儿,说的便是正事了。罗家和沈家不同,沈家在定京城的时候,因为沈贵和沈万走的是文官路子,和沈信走的路不同,自然不会在朝事上有所商议。加之本就不是血亲,隔了一层肚皮,这些个私密的事情更是不会拿出来说。罗家就不同了,都是一家人,不仅罗连营和罗连台可以听,罗凌几个小辈也都可以听,甚至女眷们都可以听。沈信一家来了后,自然也是要听一听的。

????“雁儿,你们这次回小春城,日后有什么打算”罗隋问。

????沈信是因为被夺了虎符退守小春城的事情,之前就修书过来告知。只是那时候离得太远不好相商,如今近在眼前,总归是要问一问的。

????罗雪雁笑了笑,道:“爹怎么这样问,既然是来了小春城,自然就是在这里好好安稳的过下去。”重振罗家军的事情,罗雪雁和沈信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罗隋,以罗隋这种古板的性子,想来也是需要磨一磨的。

????“三妹,”却是罗连营开了口,他看了一眼沈信,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可沈家军就这么被收了。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他们是武将,更能明白军队对武将的意义。沈信戎马倥偬了这么多年,忽然要他做一个闲散的平凡人谈何容易,换了他们自己,怕也是义愤难平。

????沈信拱了拱手,道:“大哥,与其埋怨,不如顺其自然。小春城也挺好的,我也想在雪雁生活过的地方过些日子。”

????闻言,罗隋倒是多看了沈信几眼,面上严肃的神情也缓和了几分,道:“难得你如今改了性子。”

????沈信是个什么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性子众人都清楚,如今说出这么一番平和的话,的确是出乎人的意料。

????沈妙看着神情各异的罗家人,忽然开口问:“祖父,听闻小春城边防有突厥人”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片刻后,马氏反应过来,她性子爽快,笑道:“娇娇不用怕,那些突厥人都在城外,不敢进来,便是进来,咱们罗家的兵也能将他们打跑。这么多年都安稳无事,不足为惧。”

????沈丘也以为沈妙是害怕了,轻声安慰道:“舅娘说的不错,娇娇不用怕。”

????沈妙垂下眸,小春城是边陲小地,边陲之地,自来就有游牧民族侵扰。东边突厥就是一支,这些突厥人身强力壮,马匹又精悍,作战起来却是非常勇猛的。若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吃亏的说不定还是明齐这边。只是因为小春城易守难攻,加之罗家的威名再立,这些突厥人到底不敢进前,只敢在边陲小小骚扰一番。每年八月到十月,突厥生活的草原干旱,突厥人都会进小春城抢东西。这些小打小闹,赶跑就是了。百姓们习惯如此,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沈妙却记得,就是这一年,小春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她点头,状若无意的开口:“罗家军也和爹的沈家军一样勇猛么,既然如此,倘若突厥人攻入城中,怕也是能抵挡的。”

????罗隋的面色一僵,罗连营和罗连台的神情也不大好看,甚至称得上有几分尴尬了。当没有对手,罗家应付不起这么一笔巨大的兵马银两开支,加上定京城的文惠帝根本就是甩手不管小春城这头,这么些年,罗家军跟散了也没什么两样。将士们回家种地的种地做生意的做生意,留下的罗家军,也不过是些混银子花的散户。除了每年在边陲地小小的威慑一下突厥人,基本上是啥事儿也不用干。用罗家军和沈家军比,简直就是明晃晃的在打罗家人的脸。

????罗飒当即就翻脸了,看向沈妙火气颇重的道:“你什么意思”

????罗凌连忙扯了他一把,看向沈妙温和道:“二弟言重了,表妹不要和二弟一般见识。”

????“定京城来的就是不一样啊。”罗潭撇了撇嘴:“咱们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表妹一来就怕这怕那的,放心吧,突厥是不会进城的,都这么多年了”

????沈妙微微一笑:“若是进城了又如何”

????罗潭没想到沈妙会反驳,忍不住一愣。

????高座上的罗隋却没有发话,罗家人教育年轻后代都是这般,让他们自己争,自己论,有些东西,自己摸索方能得出更多的东西。而长辈们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沈妙方才的话有些意思,罗隋不开口,罗连营几人也不好开口,便只能瞧着小辈们自己说。

????“怎么可能进城”罗潭气急败坏道:“那些突厥人要的只是些粮食和工具,十月一过,干旱解了,他们自然不会再乱来。进了城后还要打仗,哪里有那般容易”

????沈妙神色不动,淡淡道:“十几年都只要粮食和工具,不觉得也太容易满足了么”

????众人一愣。

????罗千年纪和沈妙相仿,他好奇的问:“小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若是换了我,倒不会如此满足。”沈妙温和答道:“有勇猛的士兵,有精壮的马匹,有退守的草原,这一切,比起小春城里散落的兵户,残陋的兵器要好的太多太好,为什么不去争一争若是不争,便是只有对小春城的路线不熟罢了,可是摸索了十几年,这么一小座城,便是每年只来一回,每回只来一处地方,地图也能画出来了。”她侧头微笑:“两军对垒,一方万事俱备,却不动手,是因为墨守了这么多年的规矩,还是必须要遵守么谁规定的”

????良久,屋中都无人开口。

????突厥对小春城没有野心,每次只是因为物资缺乏所以抢些东西,大家都习以为常。谁知道沈妙今日这一番话,却从另一个方面,他们未曾思考过的方面一语惊醒梦中人。

????不错啊,突厥人什么都有,什么都有的人,为什么不可以有野心若是突厥想要收拢小春城,小春城的人又怎么能抵挡得住

????罗飒的表情也慢慢变了,他看了沈妙一眼,语气虽然仍旧不算好,可比起方才的火气,也已经缓和了不少,他道:“那你想说什么”

????“我观其罗家军,倒是不如沈家军聚的紧,”沈妙说的客气,哪里是不如沈家军聚的紧呢,分明就是一盘散沙。看着罗隋一闪而过的痛苦,沈妙微微一笑:“小时候曾听过娘亲说起外祖年纪时候带领罗家军作战的英姿,外祖就未曾想过,再度恢复罗家军的荣光”

????再度恢复罗家军的荣光

????屋中人倒抽一口凉气,饶是沈信和罗雪雁,看着沈妙也有些不可置信。

????罗千和罗潭眼前一亮,小辈们总是盼望着风光无限,沈妙描绘的那一副景象,至少能让少年少女们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罗凌和罗飒年纪大些,表现的没那么热切,不过罗飒眼里还是划过一丝期望。

????罗隋看了沈妙一会儿,突然笑道:“你这小丫头,野心倒不小。难得啊,定京那样的地方,还能养出你这样的硬骨头。”言语间,却是对沈妙颇加欣赏。

????罗雪雁和沈信立刻与有荣焉。不过只是片刻,罗隋便叹了口气,语气不明道:“只是丫头,恢复罗家军的荣光,哪有你说的那般简单。兵马粮草都要银子,罗家哪里负担的起。养着一支兵,无用武之地,丫头,你要将我罗家的银钱都耗在这上头么”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可是那些兵都是国库里的银子养的,如罗家军这样的,远在边陲小地,文惠帝都可以放心,自然也是不会拨给银子的。要罗家自己负担这么一支兵马的开支。却不知道应该对付的是谁,和谁打仗,的确是悲凉。

????“组兵当扬名,朝廷不肯给罗家银子,是因为罗家军不出众。可若是罗家军声威赫赫,打了胜仗,就是为了平息朝廷的各方势力,陛下也会主动送来银子的。至于敌人”沈妙微微一笑:“远有秦国大凉,近有突厥匈奴,明齐从来不乏对手,兵力精进,自然就会被派向更远的战场。外祖,你以为呢”

????且不说她说的话如何,可是这谈笑袖手间分析各方势力,微笑侧头惊天野心可见,明明是金尊玉贵之地来的娇养小姐,却让人恍惚觉得,是自底层摸爬滚打之下的坚韧女子。

????罗隋突然动了怒,他一下子站起身来,将袖子一甩,冷声道:“重组罗家军一事不必提了,我不同意雪雁,你带他们下去休息,此事日后也不必再议。”说罢便看也不看厅中众人一眼,转身而去。

????罗隋这火发的莫名其妙,罗雪雁也十分不解,沈丘摸了摸沈妙的头,坚定的站在沈妙这边,道:“妹妹好样的”

????罗飒扫了一眼这头,对罗凌低声道:“这个小表妹不简单。”

????罗凌笑了笑,道:“也许吧。”

????罗潭撇了撇嘴:“光会耍嘴皮子有什么厉害的,连爷爷都被气着了。”

????罗千摇头,眼睛贼亮的盯着和沈丘说话的沈妙:“不止会耍嘴皮子,长得也很漂亮。姐,比你漂亮”

????罗潭狠狠瞪了他一眼。

????------题外话------

????三个表哥总有一款适合你,喜欢哪款点赞重生之将门毒后

????正文第一百一十九章罗家。。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