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 突厥来袭-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二十章 突厥来袭

千山茶客2017-4-25 22:35:13Ctrl+D 收藏本站

????在罗家的日子,就这么住了下来。{,。<网>

????沈信和沈丘是个闲不下来的主儿,每日也在罗家外头简陋的校场上练兵,练得自然是沈家军剩下的前部,前部那些兵本就是炊事兵之类,每日被沈信这么折腾,自己苦不堪言,沈信也练得生气。

????罗雪雁忙着四处走亲访友,小春城是她童年和少女时代居住的地方,这里有不少手帕交。每日都带着沈妙出去拜访故友,莫名其妙的,沈妙便认识了一堆夫人。

????从明齐来的娇小姐,起初大家都兢兢业业的伺候着,吃的是最精心的东西,用的丝线也最细嫩,点心要变着花样的做,连花花草草修剪的也比从前精美的多。往日那些仗着从定京城来小春城的官家女多少都有些脾气,众人都怕一个不小心未曾伺候好沈妙。谁料到住了一段日子后,却发现之前的想法都是多余的。沈妙在小春城融入的极好,也并未做什么特殊待遇。小春城这里偶尔会下冰雹,沈妙见了也只是有些好奇,并未害怕。

????时日一久,罗家人便对这位表小姐渐渐放下心防。罗家四个小辈中,罗凌和罗飒已经开始在守卫军中上任,平日里见的时候不多。家里罗潭和罗千呆的比较多,罗潭在沈妙送给她一个西洋镜的时候便与沈妙握手言和,至于罗千,本就是个活泼性子,活脱脱一个长大的苏明朗,整日缠着沈妙要她讲定京城的故事。

????沈妙在小春城不必想着傅修宜的事情,心思倒是明净了许多。权把罗千当弟弟了。

????这一日,罗千和罗潭又来沈妙的院子里找她。小春城不比定京城,若是去了定京城,还是能去逛街的。大大小小的铺子逛个几月都逛不完,小春城却是小,逛了几日后便没什么逛的。沈妙呆在府里,想来罗千和罗潭也觉得无聊,便来找她说话。

????罗千一边吃厨房单给沈妙做的江南点心,一边道:“昨日我去校场看丘表哥练兵了,虽然那些兵是不怎么样,丘表哥的武功却高的很。还有丘表哥身边的莫侍卫,我在他手下竟然过不了几招。表妹,你能不能让丘表哥也指点我几招”

????沈妙笑了一下:“你若是想学,直接跟大哥说就是,他必然会同意的。”

????“真的”罗千少年天性,一下子高兴起来。说起来也奇怪,定京城的公子哥儿们,大多骄狂,然而多少会因为年少经历的事情太多而显出几分与年龄不相称的滑头。这罗家的小辈却不同,譬如罗千,赤诚爽朗,带着少年郎般的天真,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表妹,”罗千对这个长得好看性子又温顺的小表妹也十分亲切,早已将她看做自己人,就道:“丘表哥的武艺真是好看极了。是不是定京城里的第一人不不不,应当是明齐第一人吧大哥二哥的武艺在咱们这都是佼佼者,却还是败于丘表哥手下。”

????一直在一边翻着画册的罗潭终于听不下去了,咬着嘴里的橘子白了罗千一眼:“你是不是傻这般孤陋寡闻,别说是罗家的人了,也别说我是你姐姐,真丢人。”

????罗潭和罗千这两姐弟整日拌嘴,沈妙都习惯了。果然,罗千一听就不服气道:“你懂什么我哪里孤陋寡闻了,你的意思是丘表哥不是第一吗”

????“南谢北沈。”罗潭慢悠悠来了一句。

????沈妙一怔。罗潭已经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道:“谁都知道明齐两大武将世家,一是姑姑姑父的威武大将军沈家,二就是临安侯府的谢家。丘表哥是沈家英才,听闻那临安侯府的谢家小侯爷亦是惊才绝艳。当初祖父有幸见过那谢小候爷一面,回头还说,此子非池中物,终有一日会龙翔九天。”

????“外祖父。见过谢小侯爷”沈妙迟疑的问。

????罗千也道:“对呀,姐,我怎么不知道”

????“你就知道吃吃吃,你怎么知道。”罗潭白了一眼罗千,继续道:“听说是当初与临安侯拿军策,在帐中恰好见到了谢小侯爷,祖父见过那谢小侯爷之后,感叹了一番。本来我想打听打听,可是祖父却让我离他远一点,说谢小侯爷是个危险人物,莫要招惹。”

????沈妙垂眸,罗隋竟然见过谢景行,这一点她倒是不知道。不过罗隋竟然也能瞧出谢景行的不简单尚且还未从自己的思绪中挣脱开来,便听得一边的罗潭问:“小表妹,说起来,你也是在定京城里长大的,应当是见过那谢小侯爷的吧”

????沈妙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长得什么样”罗潭一把抓住沈妙的胳膊:“是和外头传言的一般俊美无俦的仙人之资么比凌哥哥还要英俊么”

????她说的“凌哥哥”自然是指的罗凌。罗家的三个儿子中,罗凌温厚,罗飒暴戾,罗千活泼,皆是生的眉目俊朗。只是因着罗凌最温和,看着反而是最“英俊”的一个。

????沈妙:“不及凌表哥英俊。”

????“啊”罗潭松开手,满眼都是失望:“可是我听人说,那谢小侯爷生的一副好相貌,性子又最是风流,女子若是瞧一眼,便会都瞧醉了。竟连凌哥哥都不如么。”

????罗千幸灾乐祸的看着她:“男人最重要的自然是本事,同相貌有什么干系。再说了,便是那劳什子谢小侯爷真的找媳妇儿,也定然不会找你这样的。”罗千笑眯眯的看着沈妙:“自然要找小表妹这样水灵温柔的姑娘。”

????罗潭和罗千立刻闹成一团。

????沈妙扶额看着他们姐弟二人吵闹,心中颇有些无奈。倒是没想到都到了小春城,谢景行竟然还能如此声名远播。又想到谢景行此去北疆,想来也已经到了。他第一次以少帅之名带兵打仗,虽然知道谢景行带兵作战的本事,可是想到这个人前生的结局,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缩。

????罢了,沈妙摇了摇头,将心中那些莫名的思绪赶走。从前她以为谢景行最擅长的是用兵布阵,可是今生与谢景行交手,方才发现对方最擅长的分明是躲在背后下棋。那人如此心思沉稳七窍玲珑,定然。定然能逢凶化吉的。

????时日一晃就快过去,罗潭和罗千在沈妙这里一直坐到傍晚。天色开始阴沉起来,小春城一到了九十月份,城外的草原干旱,城内却经常下大雨。同定京城的雨不同,小春城的雨都带着风沙的味道,凶悍无比,乌云几乎要将整个天空都遮蔽,短短片刻,便是像要到夜里似的。

????罗潭看了看天,道:“不好,只怕又要下冰雹了。”

????“姑父他们怎么还未回来”罗千也站起身,皱了皱眉。

????罗家军虽然散了,城里的守卫却还是需要人的。平日里,罗连营和罗连台都在守卫军里做事,沈信来了之后也带着沈丘去帮忙。一边到了傍晚便该回府一块儿吃晚饭的,偏偏今日到了这时候都没回来。

????沈妙瞧了一眼外头,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

????罗潭瞧见沈妙脸色不对,以为她是害怕,心中有些奇怪,道:“小表妹,你是害怕冰雹前段日子已经下过,那时候你都不怕,怎么现在反倒是怕了”说到这里,又拍了拍沈妙的肩:“别怕,我们在这住了多少年,每年这个时候都经常会下冰雹的。不要怕。”

????沈妙并未因她的安慰而好转,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如此一来,连大大咧咧的罗千也觉出些不对,他疑惑的看向沈妙:“小表妹为何如此紧张,是在担心姑父么没关系。”话音刚落,便听得外头有人呼号,正是罗家的小厮,因着跑的太急,还跌了一跤,道:“小少爷,小姐,表小姐,夫人让你们赶紧去厅里。”

????罗潭一愣,蹙紧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突厥又来抢东西了,老太爷带着两位老爷并沈将军去了草原。两位少爷还在府里,眼看着要变天了,小姐赶紧去大厅吧。”那小厮虽然有些着急,态度却不见慌乱,显然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许多回,几乎是有了经验一般。

????罗潭恨恨的跺了跺脚:“该死的突厥人”

????罗千对沈妙道:“小表妹先跟我们进去,没事的。”这个时候,他还不忘安慰沈妙。

????沈妙点头,等到了罗家的前厅,厅中已经聚了不少人。余氏和马氏都在厅里,瞧见他们三人,皆是松了口气。马氏大约是怕吓着沈妙,走到沈妙身边,拉着沈妙的手道:“娇娇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冰雹吧,没事,咱们等会子就在厅里说说话,这么久了,娇娇还从没跟咱们说过定京城的事儿呢。”却是决口不提突厥人的事儿,余氏性子温软些,也笑着道:“就是,咱们晚上吃烫羊肉,也不晓得娇娇吃不吃的惯。”

????小春城这里毗邻草原,突厥人不来抢东西的时候,会用牛羊来换取一些生活的东西。牛羊生的壮实,宰了新鲜的羊,将羊肉切成薄薄的一片,架起小锅,薄薄的肥美一片几乎是见水即熟,蘸上一点儿辣酱,直教人吃的美到心里去。罗潭之前就想让沈妙吃一吃这里的烫羊肉,只是怕她吃不惯,却不想在今日被提出来了。

????明显是想让沈妙分神不去想别的事情,沈妙对余氏微微一笑。罗家人总是最大的释放他们的善意。

????突厥人老巢在草原深处,每次追击的时候,罗家军现在的人手是不够的。需要罗家所有壮年男子都倾巢出动,不过今年有了沈信夫妇,倒是好了些。沈信罗雪雁和沈丘,罗连营和罗连台都去了,甚至连罗隋也跟了上去。小春城里还能守卫百姓的也就罗家,本来罗凌和罗飒也要去的,不过既然沈信他们去了,罗凌和罗飒就留在小春城里。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罗潭紧紧咬着嘴唇,显得有些气闷。自己的家,每年都被人过来抢东西,无论如何心中都是不痛快的。

????厅中大多都是女眷,还有一些丫鬟小厮。白露和霜降默默地把晌午留下的点心递给沈妙,让沈妙吃了点。

????厅中已经架起了锅,厨房在切羊肉。锅子里沸腾的汤水开始冒出扑鼻香气,只是这时候谁也没有心思感到快活。

????罗千觉出些饿来,看见坐在一边的沈妙身边还有些点心,就走过来在沈妙身边坐下,捻了块点心吃。

????沈妙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罗千被沈妙看的有些莫名,终于挠了挠头,忍不住开口道:“小表妹,你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害怕”

????他们二人坐着的地方离余氏他们较远,常人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沈妙道:“千表哥,外祖不愿意重组罗家军,到底是为了什么”

????罗千一怔。

????“那日听到我说话,外祖就生气了。恐怕不只是因为没有银子养不起罗家军吧。千表哥,能告诉我原因么”

????罗千一双眼睛四下里看,躲闪着就是不看沈妙的眼睛,支支吾吾道:“哪有什么原因就是没银子嘛,小表妹不要多想了,没有银子哪能建什么罗家军呢。”

????沈妙静静的看着他。她一双眼睛盈盈动人,满是清澈,没有一点儿多余的情意,却就是这种坦坦荡荡的神情让人招架不住,让人觉得在这样一双眼睛面前,说谎都是亵渎。

????罗千到底是个活泼心性的少年,和沈妙关系也不错,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低声道:“小表妹,这事儿咱们府里人都不敢说的。不过你是自己人,我便告诉你了,你知道了也不要告诉别人,若是我爹娘知道我将此事告诉你,我肯定要挨板子的。”

????沈妙点了点头。

????“其实重组罗家军一事,你并非是第一个提起的人。”罗千道:“罗家军真正开始衰退的时候,是小姑出生后不久。那时候罗家就已经式微,祖父那时候也是壮志未酬,祖母见他整日闷闷不乐,就提出要重振罗家军。”

????“祖父心中本就有这个念头,祖母这么一说,立刻就着手准备。可那时候还缺银子,祖母也就说了小表妹你当日对祖父说的那一句话,组兵当扬名,只要打了胜仗,陛下注意到这支军队,自然会拨银,介时银两一事便可迎刃而解。于是祖父自请为帅去打一场边境仗。”

????罗千叹了口气:“结果是什么,小表妹想来你也已经猜到了。祖父大败,几乎成为笑话,罗家军本就式微,遭此重创,更是一蹶不振。最重要的是,祖父带兵打仗的时候,祖母病重,为了让祖父安心,祖母没有让家人将这个消息告诉祖父。等祖父兵败归来的时候,祖母已经去世了。”

????“祖父一直觉得,没有完成对祖母的承诺,就算日后百年归去,也无颜见地下的祖母。这么多年,他不再重组罗家军,也无非是因为没有勇气面对过去的失败。”罗千放下手中的点心,看向沈妙:“小表妹,我知道你想让罗家军重振威风,可是咱们罗家人,并不要求的是扬名立万,我娘说过了,要珍惜眼前人。如同祖父,若是时日能倒回,他一定不会去打那场仗,而选择陪在祖母身边。所以,如果能让祖父高兴,就算罗家军一直这么萧条下去,也没什么的。”

????沈妙瞧着罗千,心中微诧。她倒是没想到罗千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性子,竟然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罗家人正气凛然,温厚善良,果然不是假的。

????不过从罗千嘴里得知这么一桩往事,心中也有几分唏嘘。威风赫赫的大将军,此生最惨的一次败仗,是输在了自己太过自信,还是输在了以为对结局的并无把握。沈妙以为,罗隋并非输不起这一场败仗,他输不起的,无非是罗夫人。放弃病重妻子而选择的功勋,最后结局狠狠甩了他一巴掌,难怪那一日沈妙说出那些话的时候,罗隋瞬间变色的脸,怕是这位将军又被勾动了心里最隐秘的伤痛。

????“可若是就此萧条,外祖母难道就会高兴了么”沈妙突然开口道。

????“哎”罗千转头看着她,有些不解。

????沈妙微笑:“我若是爱慕一个人,他若是个英雄,定也希望他佩戴该戴的宝剑,骑该骑的烈马,领着最勇猛的兵,获得最值得骄傲的功勋。我不愿意他受委屈。外祖父现在受委屈,外祖母知道了,不会心疼么换了我,我是会心疼的。”

????罗千被沈妙这么一番话说的有些晕头转向,且不说别的,当着他一个男子的面说什么“爱慕”还是让他有些骇然。马氏还说沈妙是定京城来的姑娘,娇娇怯怯要好好照顾着,定是容易害羞的性子,如今看来。哪里有半分害羞怕是比罗潭还要坦荡几分

????正想着,却见外头有小厮在喊:“大少爷,二少爷回来了”

????众人朝厅门口看去,正是罗凌和罗飒兄弟二人。外头大约是快要下雨,空气有些潮湿。他二人的衣裳似乎都沾了水,罗凌和罗飒刚刚从守备军里回来,颇有些风尘仆仆的模样。

????余氏先吩咐小厮给他们二人倒茶,罗飒一口气灌了下去。罗潭已经跑上前来,问罗凌:“凌哥哥,外头怎么样了”

????“看这天要下冰雹,已经让百姓们都回屋躲着。外头也都准备好了。”罗凌笑着答道:“我和二弟回来就在这守一夜。咱们这厅屋子结实倒是不怕。”

????“爹和姑父爷爷他们怎么了”罗潭不依不饶的追问。

????罗飒眉头一皱,道:“还没回来。”

????罗潭还想说什么,罗凌见罗千和沈妙往这里走过来,忙道:“无事的,想来今夜大约是有些忙,明日就能回来。”他岔开话头:“好香啊,今晚吃烫羊肉么,表妹还没吃过这些东西,也不知吃不吃的惯。”

????沈妙走到罗凌面前,罗凌今年十八,眉眼像罗连营一般英俊,性情却如余氏一般温和体贴。同罗飒这个暴戾不好想与的性子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沈妙道:“凌表哥,城守卫的军调配好了么”

????罗凌一愣,没想到沈妙问的是这个,答道:“都安排好了。”

????“城守卫的人,有多少”沈妙问。

????这一回,罗飒的目光都落在了沈妙的身上。

????他们这些小辈说话,余氏和马氏是离得远的。罗千问:“小表妹问这个做什么今夜下冰雹,大约是没有人会进城的。”

????“东三十西三十,加上北十,一共七十余人。”罗凌耐心的答。

????“平日里也这么多人么”沈妙问。

????犹豫了一下,罗凌道:“平日里人更多,只是今日被爹他们调走了,所以城守卫军剩下的不多。不过城里不出事,七十余人也都足够了。今夜天色不好,小弟说的没错,应该无人进城。”

????罗家军能用的人就那么多,要去追突厥人,自然将能用的人都带走了。剩下的城守卫军显得捉襟见肘。当然小春城都在这里安然无恙了这么多年,城守卫军最多的时候不过是帮忙抓捕逃犯或是小偷之类的,用处并不大。

????罗飒盯着沈妙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你怕突厥人攻进来”

????此话一出,众人都愣了一下。罗潭张大嘴巴,罗千问:“二哥,你这是说什么呢,突厥人怎么会攻进来”

????罗飒冷笑一声,一眨不眨的盯着沈妙的眼睛:“小表妹来的当日不就说了嘛,突厥人有野心有实力,为什么不可以攻进来。你怕的,是这个吗”

????罗飒的性子有些咄咄逼人,迎着他尖锐的目光,沈妙点了点头:“不错,我怕的就是这个。”

????“怎么可能”罗潭道:“且不说你说的那些会不会发生,今日爹和姑父他们都去草原追击突厥人了,那些突厥人怎么会分神来攻小春城若真是有野心,之前寻个时机不就更好吗”

????“调虎离山,不是只有明齐人才会用。”沈妙淡道:“突厥人虽是游牧民族,却也不是傻瓜。和小春城的百姓共生了这么多年,你以为,就不会学到些许黄鼠狼尚且会学人情态,突厥人只要不是傻子,早就学会了。”

????沈妙一反常态冷然的态度让几人都有些吃惊。沉默片刻,还是罗凌先开了口,道:“小表妹这是自己的猜测,还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沈妙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怕突厥人攻进城来,今日又显得极为反常,众人都留意到了这一点,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瞧出其中的不同寻常。单纯的怕是一方面,若是从哪里得了别的消息,又是另一回事了。

????“直觉。”

????“直觉”罗飒不怒反笑:“小表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难道两位哥哥在城守卫军中做了这么多年,就不懂得防患于未然的道理”沈妙神情微敛,眼眸中的温顺敛去,渐渐有坚决浮了上来。她道:“若是突厥人真的打了过来,提前做好准备,自然皆大欢喜。若是没有打过来,小春城免于一劫,不也是一件好事莫非一定要发生坏事才做好准备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也难怪罗家会日渐式微了。”

????“你”罗飒一下子怒了。罗潭和罗千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倒是罗凌,盯着沈妙看了一会儿,神情未变,还是如之前一般温和,对着她拱了拱手,道:“小表妹说的不错,是我们愚钝了,不过依城守卫军人手不足,如今是铁上钉钉的事实,依小表妹之见,又当如何”

????这话表面上是问询,却是要她来解决棘手问题,是来考验她本事来了。沈妙心中一哂,这位温和的表哥,倒也不似表面上那般宽厚。

????她道:“若真是走到这一步,人手也不可能平白变多。突厥人有备而来,我们也自然不是对手。我到底只是个女流之辈,不懂得武功。与其涉险,不如自保,凌表哥倒是不如将罗府门口的护卫召集的多一些,护着罗府,真有问题,总是能抵挡一阵的。”

????她这滑不溜秋的话一出来,众人又是一呆。说的那般慷慨激昂,怎么临到这时,却又露出束手无策的模样。一时间,几个罗家小辈都有些不明白沈妙的意思。

????罗飒最憋闷,看着沈妙想发火,却又找不到发火的理由,满脸怒意的坐在一边。

????罗凌意味深长的看了沈妙一眼,出人意料道:“那就依小表妹说的做。”

????众人重新在厅中坐了下来,不知为何,因着沈妙那一番话,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就连罗千和罗潭似乎也紧张了起来。只有马氏和余氏浑然不知,还在吩咐厨房里的厨子做事。

????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外头突然有罗凌的守卫求见。罗凌让他进来,那守卫神情焦灼,在罗凌耳边附耳说了几句话。罗凌倏尔变色,猛地朝沈妙看过来。

????沈妙在慢悠悠的喝茶。

????------题外话------

????三位哥哥都很帅,说得好,但我还是选谢哥哥╭╯╰╮。。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