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回京-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回京

千山茶客2017-4-25 22:35:27Ctrl+D 收藏本站

????小春城到定京的路山高水长,跋涉千里,一来一去也要半年。小说し沈信在接到圣旨的第二日便启程上路。同行的还有罗凌和罗潭。

????罗凌是罗隋让他去的,作为罗家的长孙,罗凌未来将会撑起整个罗家,罗隋的意思是让罗凌跟着去定京历练,顺带了解明齐如今的局势。罗飒得留在小春城继续同长辈们一起操练罗家军。

????罗潭和罗千本来是不能跟着一起去的,谁知道罗潭自己偷偷爬上了马车,躲在马车后头的箱子里,等到了半路上才突然钻出来。那时要赶走她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让人传信回去,将罗潭一同带往定京城。

????罗潭对定京城充满向往,再三保证不会惹祸,终于和沈妙一行人同行。

????除了当初带回来的沈家军前部,这次沈信还带了一部分罗家军的人。这一部分人是由沈信和沈丘亲自操练,也是最精锐的人,其中每一个放在别的队伍中,都能算作一个小头头。这一支在精不在多,是沈信自己培养的,以护卫名义跟在身边的。

????从春日开始出发,一直到了深秋时节,沿途的绿树都变成枯叶,顺着风摇摇摆摆的落进泥土里。一行人开始添衣的时候,才即将达到定京城。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一行人在城外的客栈中歇息,沈丘道:“明日一早咱们就进城,介时先找一个宅子住下来。”

????当初临走时沈家的那个家还是分了的,自然是不可能回沈府。

????之前在罗家的时候罗雪雁就同罗隋说过分家一事,罗凌和罗潭也不意外。罗潭托腮一脸向往道:“姑姑姑父,咱们找个热闹的地方住好不好?我还从来没去过定京城呢。若是找个宅子,一出门就是热闹的点儿,那多好。”

????罗雪雁笑道:“原先是城东的地方最热闹的,不过咱们也已经两年没回去了,不知道现在变了没有。”

????“这简单呀?”罗潭问那上菜的小二:“这位小哥,你可知道定京城最热闹的地方是哪里?”

????那小二不清楚他们这一行人的身份,只是看他们带着这么多人,又穿的精细,尤其是坐在正中间的小姑娘,年纪不大却气度斐然,一看就知道是哪家贵人府上的小姐。当即也不敢怠慢,热情的回道:“小姐,定京城里热闹的地方可多了。城东和城南都挺热闹。城东有许多商铺,姑娘家买些胭脂水粉方便,城南多酒楼,想吃点什么就去城南。”

????罗潭显然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皱了皱鼻子,道:“就这样?”

????小二生怕惹得她不悦,想了想,又道:“若姑娘真想要热闹,还是去城南。最近秦国和大凉朝的人来了,皇上给他们拨了城南的衍庆巷的府邸住。衍庆巷就在城南。”

????“衍庆巷是什么?”罗潭问。

????“衍庆巷是定京城里地价最贵的一块儿地,”沈丘解释:“皇亲国戚都住不到的好地方。就连几位皇子殿下出宫开府都未曾住到那一块儿,只有当初的国舅爷在衍庆巷住过一段日子。”

????罗潭先是惊讶:“这衍庆巷竟然如此昂贵。”随即又有些失望:“不过这么昂贵,咱们也买不起那里的宅子呀。”

????那小二闻言便是一惊,又仔细的看了看罗潭。衍庆巷这地方别说是买下宅子,便是住进去几日都是凤毛菱角的,见罗潭如此大口气,小二险些怀疑自己看错了人,这行人不过是头一次进城的土包子。

????“没关系,”沈妙开口道:“衍庆巷隔壁处有一条街道,毗邻酒楼,是在巷子外头,价钱没有这么贵,总归是能付得起的。离衍庆巷也不远,退而有求其次也不错。”

????此话一出,小二又是一愣,下意识的道:“这位小姐说的不错,的确如此。”

????“娇娇也想去看热闹?”沈信问。沈妙自然不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今日这般说,倒像是有些兴趣的模样。

????“觉得有些新鲜。”沈妙笑笑。

????“好啊好啊。”罗潭双眼放光的看着沈妙:“小表妹你最好了!”她以为沈妙是为了她才故意这般说的,心中对沈妙感激不已。

????沈妙抬眼看向店小二:“秦国和凉朝的人已经到了么?”

????小二从一开始目光就没离开过这位年纪看起来最小的姑娘,总觉得她坐在那里,连椅子都变得金灿灿的了。听闻沈妙问话,立刻就恭敬答道:“是的。明齐朝贡就在几日后,秦国和大凉都派了人来道贺,如今这些人都安排在衍庆巷里的府邸住着。”

????“秦国和大凉派了哪些人来?”沈妙问。

????小二挠了挠头:“秦国是太子殿下和明安公主,大凉是永乐帝的胞弟睿王殿下。”

????沈妙垂眸,道:“多谢。”

????待那小二走后,罗凌问:“表妹对秦国和大凉来的人可有什么想法?”

????沈妙一笑:“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稀奇罢了。”

????罗潭笑眯眯道:“不管怎么样,明日咱们到了定京城,就能好好地瞧瞧热闹了。”

????……

????定京城的宫里,皇帝的寝宫内,浓重的药味弥漫着整个寝宫,香炉里点着的熏香更让人自心底感到一种沉郁。

????龙床之上,文惠帝半阖着双眼倚在榻上,身边的宫装丽人动作温柔,正在一勺一勺的往他嘴里喂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董淑妃。

????她喂得极为耐心而小心,文惠帝每次只能吃一小勺,她便一小勺一小勺的吹冷了,自己试过不烫,才慢慢的喂到文惠帝嘴里。一边喂还一边轻轻的拍着文惠帝的背,让他呼吸的更为梳顺。

????好容易一弯腰喂完,董淑妃从一边的搪瓷碗里挑出一枚糖渍果子塞到文惠帝嘴里。文惠帝皱了皱眉,待咽了下去,将嘴里的最后一丝儿苦味褪去后,才道:“难为你还记得这个。”

????“陛下不怕苦,是臣妾怕陛下怕苦,”董淑妃温柔笑道:“陛下就看在臣妾的面上,吃一点儿这果子吧。”

????文惠帝被她逗笑了,眼中柔和几分,道:“这宫里,还是你最懂朕的心意。”

????两年时间,可以改变的东西有很多。文惠帝再如何龙精虎猛,终究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更何况他还有这么多比他更年轻更强壮,野心更大的儿子。内外情势都危急,他老了许多,身子也渐渐变得多病。

????太子的病情也岌岌可危,太子一派倒是渐渐不敌,周王静王来势汹汹,轩王离王虎视眈眈,连带着文惠帝看后宫中的女人也是十分厌烦,在这个时候,与世无争的董淑妃和定王傅修宜就入了他的眼。

????帝王最放心的,便是这样没有野心的儿子和女人。文惠帝生病的时候,最爱召见的也是董淑妃来伺候他。而在这样的圣眷之下,董淑妃仍就如平日一般谨小慎微,更不会主动与文惠帝说定王的事情,文惠帝就更满意了。偶尔也会与董淑妃谈论些朝堂上不顺心的事。

????“朝贡就要开始了。”文惠帝叹了口气:“传信的人说,沈信就在这几日回京。朕两年前将他逐出去,只怕他心中还有怨气。若非情势紧急,朕绝不会引狼入室的。”

????“陛下,”董淑妃笑道:“沈将军是您的臣子,自然是要为您做事,您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陛下何苦折磨自己?”

????“臣子?”文惠帝冷笑一声:“这臣子比朕的声威还要大,朕怎么相信他想当个臣子。当初的谢鼎亦如是,不过他失了儿子,如今谢家倒是不堪一击,朕也懒得赶尽杀绝。这沈家,朝贡一过,还是……。朕总觉得不安心。”

????董淑妃不再说话了,在这个时候,她若是说话,便有后宫干政的可能。因此便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摆弄着那搪瓷碗。

????董淑妃的淑芳宫里,此刻也正站着一人。那人华服高冠,生的冷峻风华,正是傅修宜。比起两年前,他越发显得稳重成熟,有一种说不出的风致。

????“沈信今日歇在城外,明日一早进京。”他面前的侍卫躬身正与他低声道。

????傅修宜握紧手中的杯盏,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突然展颜一笑:“裴先生神机妙算,说的果然没错,明日到京……”他道:“传令下去,城门守卫都听着,沈信回京的时候,要满城奉迎。”

????侍卫拱手称是,连忙退下了。

????傅修宜负手而立,面上闪过一丝深沉。两年前沈家一招釜底抽薪,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如今再回定京,傅修宜有一种感觉,这也是沈家谋划的一步棋。或许沈信早就知道自己会有回京的这一日,所以当日离开的时候才那般潇洒果断。

????既然如此,那就将沈家再放在赤火上炙烤一回如何?让沈家做个靶子,让文惠帝、周王一派、离王一派、甚至秦国和大凉的目光都盯紧沈信这块肥肉如何?他总归是个非常记仇的人,更讨厌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敢算计他傅修宜,沈家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

????第二日一早,沈信一行人就重新出发了。从这处客栈开始赶路,中午之前便能抵达定京城。因着还要找宅子,最好是越早越好。

????等到了定京城的城门口,守城门的守卫一看沈信的腰牌,顿时肃然起敬:“原来是沈将军!”说着就让人快开城门将沈信一行人迎进去。

????罗潭道:“姑父,他们好像很尊敬你啊,看来姑父的官很大。”

????沈丘和沈妙却同时皱了皱眉头。当日他们离开定京城的时候,那些守卫一个个冷眼看人的嘴脸,巴不得落井下石。如今这般热情,定然不只是因为需要他回来震慑秦国那些人的缘故。大约是……受了某些人的指点。

????罗潭撩开车帘子往外看,惊叹道:“这就是定京城啊,好大好热闹,比小春城的人多多啦。啊,小表妹,你们这里的姑娘生的真好看,怎么能那么水灵呢?天哪,连公子哥儿都白白嫩嫩的。”

????她这般聒噪,就有离得近的人听见,转头往这边看来。不看不打紧,一看就惊叫起来:“是沈将军,沈将军回来啦!”

????沈将军回来啦!

????沈信在明齐老百姓心中本来就名声显赫,这两年来谢家出事,沈家也搬走,实在让人生出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凉。甚至在秦国和大凉的人来到定京时,也会倏然生出一种无法自保的卑微感。而这个时候沈信的出现,无疑是让百姓们有了一个主心骨儿,登时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皆是四处惊叹道:“沈将军回来啦!”

????一时间欢呼的人群声几乎要将整个马车前进的道路都封住,百姓们的呐喊狂热,面上也尽是追捧之色。罗潭捂住嘴巴:“天哪,姑父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声望好高。”

????外头的罗凌等人却是面色有些难堪。有人夹道欢迎固然是好事,被人追捧也不赖,沈信每年凯旋回京的时候,都是这副模样。可是如今沈信可不是带着满身功勋回来的,而是被逐出京后两年被皇帝召回来的。百姓们的欢呼声越大,就仿佛打在文惠帝脸上的耳光越响亮,这不是在对着和文惠帝干嘛。

????马车里,罗雪雁和沈妙也面色微沉。尤其是沈妙,目光突然就冷了下来。只有罗潭还不晓得出了什么事,一心为沈信的威望而欣喜。

????道路都被堵成这副模样,沈信只得让身边的几个护卫同百姓们解释,百姓们闻言,虽然还是站在街道两边观望,却没有方才那般激动,也让开了路。

????莫擎和阿智先骑了马去找宅子,就如沈妙说的城南衍庆巷的隔壁有条街道,那上的宅子还不错。如今沈信的银子在重组罗家军的时候花了不少,手头不如从前宽裕。尽管如此,沈妙想住城南的宅子,沈信还是二话不说答应下来。

????马车便往城南驶去。

????离衍庆巷越近,人便越是稀少。只因为居住在衍庆巷周围的人大多都时达官贵人,非富即贵,平头老百姓是住不起那头的地皮的。方才来迎接的老百姓到了这里也都散了许多,马车行驶的顺利。莫擎他们很快就回来禀明,已经找到一处宅子,先住进去,回头再谈银两。那宅子原先的主人也新人沈信的名头,并没有要求交付多少银子抵押。

????待离衍庆巷只有一墙之隔的时候,外头忽然起了一阵风,不偏不倚,恰好将沈妙坐着的马车帘子吹开,飞快的将车帘吹得一飞,又极快的落下来。

????沈妙的目光微微一凝,罗潭见状,问:“怎么了?”

????沈妙扫了一眼马车帘,摇头道:“没什么。”心中却暗自警醒,方才有一瞬间,竟是觉得被人窥伺的感觉。那种被人注意的目光,让人极为不舒服。

????远处某个高楼上,有手持玉笛的年轻男子和女子并肩而立。那女子生的如花似玉,一身金色衣裙,大眼小嘴,满身珠玉琳琅,这有些俗气的首饰落在她身上竟也不觉得难看,反而令她有种精致的娇美。她瞧了一眼远处的马车,不屑道:“这就是威武大将军沈家么?这样大的声望,也不过如此。”

????她身边的男子大约二十出头,眉目生的与她有几分肖似。算的上俊朗,却因为鼻子有些略勾,整个人便又多了几分不好相与的戾气。他笑了笑:“能让明齐皇家都忌惮的,可不是简单货色。”

????“太子哥哥又说笑了,”那少女眉眼一横,十足骄纵的模样:“当初临安侯府谢家亦是无法无天,到现在还不是如丧家之犬。那谢景行连个全尸都未曾留下呢,保不准沈家就是第二个谢家。”

????男子笑了笑,并未接着那女子的话继续说下去。

????另一边,有人倚在楼头,郁郁葱葱的常青树将他的身影遮掩一半,只露出一边流金袍角,一只手端起面前茶盏,那手清俊有力,一个白玉扳指落在中指上,衬得整个手都如玉雕出的佳品一般。端着茶盏凑近嘴边,便又顺着瞧到形状优美的下巴上,薄唇微红,因沾了茶水而显得几分湿润,却越发的勾人心魄。

????他慢慢弯了弯唇角。

????……

????莫擎找的宅子与衍庆巷隔着一条街,转过一个胡同,就是城南最热闹的酒楼商铺连绵不绝,位置倒是好得很。那主人家也是很好说话,罗雪雁和沈信都是爽快人,主人开的价格也公道,当夜里就买了地契,将宅子易了主。

????结果这头才刚刚安定下来,宫里就有太监传了圣旨过来要沈信第二日进宫面圣。文惠帝如此迫不及待,显然是如今真到了情势危急的时候,接了圣旨,忙碌着将东西搬好后天色已经晚了,吃过晚饭后,因着赶了这样长久的路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众人都各自去休息。

????沈妙和罗潭住在相邻的院子里。这里的宅子不如将军府宽敞,不过也算得上整洁干净,造型别致。只是沈信和沈丘有些惋惜,不能在院子里练兵了。罗雪雁和罗潭还是极为满意的,沈妙自来就不看重这些,自然没什么异议。

????结果到了夜里,罗潭又溜到了沈妙的房间里说话。

????罗潭裹着披风坐在沈妙的榻上,道:“小表妹,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

????“你想说什么。”沈妙让惊蛰她们退出去,自己将油灯的灯芯剪短了些,此刻也是无心睡眠,就随手找了本书放在桌上翻着,却也没认真去看。

????“没想到定京城是这个样子的。”罗潭语气里说不清是失落还是欣喜:“我在小春城长到这么大,以为外头也和小春城是一样的。没想到定京城比说书人嘴里的还要大,还要热闹。小表妹,我还有些怕。”

????无法无天的罗家大小姐竟然也会有怕的一日,沈妙微笑:“这有什么可怕的。”

????“孤身一人在外,当然害怕了。虽说还有凌哥哥也在,可这毕竟不是熟悉的小春城呀。小表妹,你有过这种害怕的时候么?当初姑姑姑父在西北,留你一个人在定京城的时候,你害不害怕呀?”

????“没什么好怕的。”沈妙淡淡答道。留在沈府对她来说并不可怕,因为当初在她眼里,沈府的人都是足以信任的亲人。不知所以无惧,像罗潭说的因为孤身一人在外而感到害怕……。当初在秦国的时候,可不就是么?

????想到秦国,沈妙目光闪了闪,忽而又想到今日小二说的话。秦国和大凉的人都来了。前生这个时候,她就是在朝贡的时候见到了秦国太子和大凉的人。大凉那时候已经冒出了蠢蠢野心,明齐皇室一直有所忌惮。而为了制衡大凉,明齐和秦国一直在有所相互试探,直到后来傅修宜登基,秦国和明齐结盟,让她这个皇后去秦国做人质……。而秦国太子皇甫灏是个十分恶劣狠毒的人,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总喜欢与她对着干,明安公主更是骄纵的让人觉得可怕。她在秦国那段艰难而屈辱的日子,很多都是拜这兄妹二人所赐。

????至于大凉的睿王……。沈妙皱了皱眉,当初明齐朝贡的时候,大凉朝派来的使者似乎并不是这位睿王。而是另一位皇亲国戚,这位睿王的名声却是早已远播的,是永乐帝的胞弟,却不怎么在皇室露面,外界对他更是一无所知。沈妙前生便是明齐皇后,也对这位睿王殿下知之甚少,傅修宜也未曾多提起此人。

????到底还是有些事情改变了。

????罗潭没有注意到沈妙的出神,自顾自的说话:“原先我还想着,有生之年若到定京城一趟,一定要拜会那位明齐临安侯府谢家的小侯爷,不曾想如今到了,却是再也看不到。”说到此处,居然有几分伤感:“怎么就不晓得等我来了见上一面呢?”

????沈妙微微一愣,两年里鲜少想起的身影在脑中倒是渐渐清晰起来。方回定京城寻了个原先宅子的下人说着两年发生的事情。临安侯府便是其中一桩大事,自从谢景行死后,谢家军元气大伤,谢鼎更是一夜间老了十岁,谢鼎本是向文惠帝请辞官归去的,奈何文惠帝却是不许。谢鼎虽说还保着官位,却是一点儿斗志也没有了,整日浑浑噩噩的混日子。倒是他的两个庶子,皆是入了仕,在朝中虽然官儿做的不大,却是风评颇好,想来再过几年,便也能成为明齐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

????倒是谢景行的死讯传回定京城时,荣信公主去临安侯府闹了一回。大骂谢鼎无情无义,好端端的一个侯府没了玉清公主又没了谢景行,实在是吃人的魔窟。荣信公主一边哭一边怒,几乎将临安侯府砸了个干干净净。而后越发深居简出,不怎么出来了。

????同临安侯府交好的苏家这两年也是越见式微,莫说是苏煜,便是那家原本看着前途甚好的儿子也渐渐沉寂下去。总的说来,谢家的式微是随着谢景行的陨落一道的,百姓提起来也是惋惜不已。

????风流少年,桀骜英勇,本在战场上英姿矫健,最后却死的惨烈。也难怪明齐的姑娘们听到谢景行的死讯时,皆是哭的不能自已。

????沈妙瞧着那跳动的火苗,敛下眼眸,一转眼却瞧见罗潭已经倒在榻上,呼呼的睡着了。

????……

????罗雪雁用梳子将长发梳开,她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头发却仍然又黑又亮,一根白发也无,抵得上二八少女了。

????沈信脱下厚重的甲衣,听得罗雪雁道:“明日进宫,我心里总觉得一坠一坠的。”

????“怕什么?”沈信走到她身后,按住她的肩膀,宽慰道:“咱们又不是头一次进宫,莫不是你害怕乐?别怕,还有我在。”

????“我哪是怕这个。”罗雪雁白了他一眼:“咱们这次回来,你我心知肚明。宫里那位怕是心中有疙瘩的。原先我与爹说过此事,爹说,怕就怕陛下拿东西牵绊住咱们沈家。”

????沈信眉头一皱“夫人此话是何意?”

????“娇娇和丘儿如今可还未成婚呢。”罗雪雁提醒道:“若是在小春城这两年,他们两个成了亲倒也还好,总归了却一桩心事。可是没想到皇上的圣旨来的这么快,如今咱们沈家重新得势,京中怕是不少人都看的紧,皇上会不会为了绑住沈家,拿丘儿和娇娇的亲事做文章?”

????沈信吓了一跳:“这怎么行?胡闹!”无论如何,沈丘和沈妙的亲事,在沈信眼里都决不容许参杂政治的私心。更勿用说利用他们的亲事将沈家置于别的势力之中。

????“丘儿便罢了,我觉得娇娇却是等不了。”罗雪雁道:“娇娇如今都十六了,小春城那头不说,咱们定京城里,这个年纪到了该说亲的年纪,说亲了等两年到了十八,嫁人正合适。得趁着宫中没消息的时候给娇娇定下来。”

????“这么急?”沈信迟疑道:“这周围哪有什么好人家?更何况还要了解对方人品。”

????“你觉得……”罗雪雁看向他:“凌哥儿如何?”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