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 猜出来了-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二十八章 猜出来了

千山茶客2017-4-25 22:35: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沈妙起晚了。

????谢景行昨日里三更才来,与他说完话已经是疲累的不行,回头睡得一夜无梦,待醒了,都已经很晚了。

????沈妙极少起懒,罗雪雁只当她昨日在朝贡宴上累着了,便让人特意留了饭食等沈妙醒来后吃。沈信和罗雪雁一大早就去兵部了,刚刚官复原职,还有许多要料理的旧事。沈丘和罗凌也不在屋里,因着罗凌要寻个新差事,沈信索性就让罗凌帮衬一下沈丘,也省的那些人欺负罗凌初来乍到。

????如此一来,这个全新的“沈宅”里,就只有罗潭和沈妙了。恰好今日冯安宁给沈妙送了帖子,要沈妙陪她去挑些首饰,沈妙便让罗潭去了,拨了几个沈府的侍卫给罗潭,只说自己今日身子疲累,想在府里休息一日。

????罗潭便不再说什么话,叮嘱了沈妙一番,才离开。等罗潭离开后,沈妙让莫擎送封信到广文堂,莫擎应了一声就离开。

????时隔两年,定京城终究是起了一些变化。譬如曾经在宝香楼红过热闹过的,也曾当过红牌的流萤姑娘,终是被那位痴情专一的莫公子以千两黄金的高价赎身。没有了一位流萤姑娘,定京城却在这几年悄然无声的出现了已经失传许久的双面绣,一匹绣绢便可卖到百两银子。听闻那位绣娘不仅手艺出众,还生的美貌。连带着那綉庄也日进斗金。

????换个活法,其实未必会更糟。没有人能知道迈出那一步后新的希望是什么。

????流萤活的这般好,担忧着她的人自然也会开心。裴琅是个守信的人,沈妙在朝贡宴上看到裴琅的那一刻,心里就有了主意。裴琅已经得了傅修宜的信任,傅修宜才会将裴琅带在身边。虽然傅修宜多疑,那也是在成为君王之后变本加厉,平心而论,现在的傅修宜还是十分赏识贤才珍惜贤才的。裴琅是胸中有沟壑的人,傅修宜一定会想方设法将裴琅留在身边。

????也正是因为如此,如今傅修宜检验了裴琅的贤才,就该检验裴琅的忠诚。她不能贸贸然的去见裴琅,免得被傅修宜怀疑。

????这颗卒子还未过楚河汉界呢。

????她道:“拿件斗篷出来吧。”

????白露和霜降正在整理屋子,闻言奇道:“姑娘可是要出门?”

????沈妙道:“有些事情要去做。”

????白露和霜降便不再说话了,谷雨默默地上前给沈妙梳头,惊蛰已经去寻斗篷。无形之中,沈妙的几个丫鬟对她的命令都是立刻服从,若是有人瞧见,必定会惊讶,便是宫里调教的丫鬟们也不见得会这么麻利镇定。

????等出了府门,莫擎去广文堂了,沈妙便叫了阿智。沈妙如今和沈丘的一众手下亲近了不少,当初在西北的时候,沈妙给沈丘出了不少兵法上的主意,这自然都是她从前在傅修宜的幕僚那里听来的,不过是依葫芦画瓢,只是看在别人眼中,便觉得沈妙神机妙算,有将才。那些兵头都是粗鄙的大男人,却也佩服沈妙的脑子,倒是对她尊敬了许多。

????沈妙对阿智说:“今日出门一事,不要告诉别人。”

????阿智心中一个激灵,他效忠的本来是沈丘,此刻也觉得在沈妙一双清澈的眼睛下压力倍生,点头道:“是。”

????阿智给沈妙寻了辆普通的马车,这马车不引人注目,更不会有人认出来是沈家的马车。原因无他,昨日沈妙得罪了那位秦国来的明安公主,明安公主和皇甫灏住在离这里并不远的衍庆巷中,万一若是碰到了,明安公主找沈妙的麻烦就坏了。这公主骄纵的很,秦国侍卫众多,真要出了什么事,等沈信夫妇再带人赶过来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只是阿智心中还是很疑惑。离开定京城两年,若说定京谁和沈妙有交情,也就是冯府的大小姐冯安宁了。可今日沈妙推了冯安宁的邀约,分明就不是去见冯安宁。阿智心中胡思乱想着,想着罗潭从前在罗家和罗千讲的那些个话本子故事,心中一个激灵。若真的是什么公子佳人私相授受的戏,阿智就算是拼了命也得将此事告诉沈丘。他们沈家好容易出了这么个才貌双全的小姐,怎么能够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拐跑了去。

????却是万万没想到沈妙要去的地方是沣仙当铺。

????沣仙当铺还和两年前一样,依旧是门庭冷落。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宝贝能在这里典当的。

????沈妙下了马车,阿智紧跟其后,惊蛰和谷雨也跳了下来。阿智还没来得及打量,就瞧见沈妙已经径自往典当铺走去。

????那还在用帕子擦拭桌子上灰尘的小二就见着四个人往这边前来,为首的人穿着斗篷,将斗篷的帽子往下一拉,露出一怔清秀的脸,分明是哪家娇养的姑娘,通身的贵气可不敢让人小觑。他讨好的笑道:“小姐可是要典当东西?”

????沈妙瞥了他一眼,当铺的小伙计已经换了个人,听闻自他们去小春城后,沣仙当铺也关了两年。也是前不久才重新开张,却不知那位红菱姑娘和季羽书还在不在。她道:“我找红菱。”

????小伙计一愣,仔仔细细的又再次打量了沈妙一番,沈妙平静的看着他,小伙计顿了一下,连忙道:“请小姐稍等着。”转身钻进了后堂。

????片刻之后,有红衣女子前来,身后跟着方才的那位伙计。依旧是一身红色衣裙,容貌颇有风情,比起两年前更加摇曳多姿。她瞧见沈妙,眼眸凝了凝,忽而笑道:“许久不见,小姐生的越发出挑,让红菱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番有些放肆无礼的话被红菱说出来,却也不见得有下贱的感觉,反而有种莫名的爽朗。沈妙微微颔首,红菱又是一笑,道:“老规矩,小姐随我来吧,不过…。”她芊芊玉指一指阿智,娇笑道:“这傻大个儿可不能跟来。”

????阿智性子活泼,不比莫擎冷漠,被红菱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指着,脸倒是红了。不过他还是坚持道:“属下跟着小姐。”

????“你在这等着吧。”沈妙道:“我去见一位朋友,惊蛰和谷雨跟着就行。”她语气坚决,阿智便说不出反驳的话了。

????倒是红菱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大约是没想到沈妙看着这么个娇娇小小的人儿,每每却将自己带过来的侍卫教训的服服帖帖的,而且不管是莫擎还好,阿智也罢,都是打心眼的尊敬沈妙。一个有本事的属下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傲气,在沈妙面前,这些人却是一点傲气也无。

????沈妙是个有本事的人。

????红菱带着沈妙往临江仙的小楼走去。惊蛰和谷雨跟在后面,沈妙问:“听闻沣仙当铺前不久才重新开张,两年前……。”

????“两年前掌柜的家中有变,关了铺子回乡去了。前不久才重新回了定京。”红菱笑着接过话头,道:“说起来,小姐还是咱们当铺里第一位遇到的老主顾呢。”

????沈妙心中计较一番,便是跟着微笑着应了。待到了小楼里,如从前一样,红菱将她安置在雅室中,道:“红菱这就去唤掌柜的,小姐先在此坐着休息吃吃茶,稍等片刻。”说着便离开了。

????桌上放着梅子和茶水,熏香袅袅。这雅室倒是和从前一模一样。沣仙当铺这样大的铺子,两年未做生意铺子竟然就就这么放着,也不说租给别人家,倒真的有几分财大气粗的土财主模样。

????沈妙一杯茶还未喝完,外头就传来有人推门的声音。她放下茶杯,便见来人一身一身翠绿织金雀浣花长袍,头带金冠,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这人依旧是一张娃娃脸,却终究因为两年岁月的弹拨而显出几分青年的成熟。只是面上的顽皮之色一如既往,不过……沈妙瞧着他,这么一身花里胡哨的衣服季羽书也能穿的如此开怀,这人骨子里真是风骚至极。

????季羽书推门瞧见沈妙,眼睛一亮,丝毫也未曾遮掩,盛赞道:“原先以为芍药姑娘便是在下见过最美的姑娘,如今看来,沈小姐也不遑多让。两年未见,沈小姐更添风华,在下都找不着话来夸姑娘了。”

????惊蛰和谷雨见状,面上皆是露出不悦之色。季羽书这话活脱脱就是调戏良家少女的登徒子,不过这么一番胡话,偏偏配的是一张天真无邪的脸,也让人迷惑他究竟是故意装傻,还是本身就是无心之言。

????沈妙微微一笑:“季掌柜也比从前更加富裕了。”目光在季羽书那花里胡哨的衣裳上扫了一眼。

????季羽书在沈妙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看起来倒是高兴地很,似乎真心为重逢而开心。他道:“没想到沈小姐还记得在下这个老朋友,听闻沈将军刚刚回京不久,沈小姐不急着见别人,却来沣仙当铺,原是真的将在下视作信任之人。在下心中感动不已。”

????沈妙:“……”昨夜里才刚走了一个自作多情之人,眼前便又再来了一个。沈妙只觉得有些头疼。况且季羽书说的一本正经,他是真心以为沈妙对他这般亲近的。

????沈妙轻咳一声:“其实今日来,是想与季掌柜做生意的。刚回定京城,许多事情都不甚清楚,需得仰仗百晓生。”

????季羽书先是一怔,随即道:“做生意?好说。沈姑娘想知道什么,百晓生自当竭尽全力,至于银子么,在下与沈小姐既是朋友,就给沈小姐减个两成吧。”

????惊蛰和谷雨在背后翻白眼,季羽书掌管着这么大的家业,表面是当铺实则做的是无本生意,一笔生意成了银子源源不断,竟然这般吝啬,只减两成?果然无奸不商。

????沈妙微微一笑:“银子好说,不过这次的消息可不怎么好办。”

????季羽书道:“沈小姐真会说笑,当初连‘造’消息的生意我沣仙当铺都照接不误,现在有什么不敢接的。”

????“可是季掌柜两年未在明齐了。明齐的事情,只怕打听起来也有些麻烦。”她说。

????季羽书一笑,眉目间说不出的得意:“沈小姐可不要小看沣仙当铺,虽然在下两年不在定京城,沣仙当铺的铺子也关了,可是生意却还是要照做的。否则哪里来的银子养家糊口?百晓生还是在做的。毕竟两年收成不能白白丢掉。沈小姐说罢,有什么消息要打听?我沣仙当铺自然会为小姐效命。”

????沈妙轻笑:“季掌柜这般说,我就放心了。今日来,是想要做三笔生意,都是来买消息。第一个……季掌柜可知道两年前临安侯府谢家小侯爷战死的消息。”

????季羽书一愣,看向沈妙:“沈小姐打听这个做什么?”

????“谢家与我沈家好歹也都是明齐的将门世家,虽然临安侯与我爹政见不合,可到底武人惺惺相惜。俗话说兔死狐悲,谢小侯爷一代良才却惨死沙场,私心里觉得惋惜,想让季掌柜帮我个忙,好好打听那谢小侯爷战死一事的蛛丝马迹,包括收敛一事。”

????季羽书喝了一口茶,笑道:“这好办,只是谢景行死的事情诸人皆知,要想打听出些不一样的东西可不容易,在下不能保证能打听的出来,毕竟人死灯灭,隔得太久了。”

????“季掌柜用心做事就是,实在找不到,我也无妨。”沈妙端起茶壶,再给自己倒了杯茶,云淡风轻的开口:“第二笔生意,季掌柜可知道明齐宫中有位太医,叫高阳。”

????“噗”的一下,季羽书一口茶喷了出来。沈妙冲惊蛰使了个眼色,惊蛰连忙递上帕子。

????季羽书接过帕子,手忙脚乱的擦拭身上的水渍,只听沈妙道:“季掌柜好似很惊讶?”

????“咳,”季羽书道:“确实有些惊讶,沈小姐怎么会想到找宫中的太医?”

????“受人所托罢了。”沈妙看向他:“季掌柜没听过这个名字么?”

????高阳摇了摇头:“第一次听闻,想来医术不甚高明,否则早已名扬天下了。”他看着沈妙,有些为难道:“不瞒你说,小姐怎么会和宫里有牵扯。百晓生虽然做的是生意,可是宫里牵扯的势力太广,咱们做生意的都不好冒险。”

????沈妙看着他没说话,目光平静的却是让季羽书自己有些不安。季羽书清咳两声,莫名的声音就低了几分:“也不是不行,只是要多加银子……”

????“银子季掌柜不必担心。”沈妙微笑:“总不会短了季掌柜的。”

????季羽书经过沈妙前面的两笔生意后已经是心虚气短,干笑了两声,道:“不知道沈小姐第三位要买的消息是关于什么的?”

????“第三笔生意有些困难。”沈妙瞧着他:“不过我相信以季掌柜的本事,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季羽书闻言,勉强笑了笑:“多谢沈小姐信任,不过……到底是什么能让沈小姐也觉得困难?”

????“我想打听一个人,”沈妙放下茶杯:“大凉的睿王殿下。”

????季羽书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动,面上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哦?沈小姐怎么会想到要打听睿王殿下。据在下所知,这位睿王殿下刚来定京不久。便是真的有交情,最多也是沈小姐在朝贡宴上能见着他。莫非沈小姐也如那些贵女一般,爱慕上了睿王的美貌,所以特地来打听?”季羽书说到最后,不知道为何又高兴起来,声音一改方才的低落,带着几分罕见的兴奋。

????惊蛰和谷雨都要在后头气炸了,季羽书这般满嘴胡话,若是被外头人听到,指不定怎么想沈妙。偏偏主子说话下人不能插嘴,两人只得强忍着怒意鄙夷的看着季羽书。

????沈妙淡淡的瞧着季羽书抓耳挠腮的兴奋模样,突然笑了,她说:“是啊。我也仰慕他的绝世美貌。”

????季羽书一愣。他蓦地张大嘴巴,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的指着沈妙,结巴道:“此此此话当真?”

????沈妙点了点头,认真的道:“真的。”

????季羽书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一般,按捺不住兴奋的神情。“嘿嘿”的笑了两声,道:“既然如此,在下一定会替小姐好好打听一番睿王的情况……看看他身边有没有别的姑娘。”

????沈妙起身,冲季羽书颔首:“那就多谢季掌柜了。若是查到了什么,烦请人送信到府上,我自然会来沣仙当铺与季掌柜相见。”她从袖子中摸出一锭银子来放到季羽书面前:“这是定金。”

????季羽书笑眯眯道:“沈小姐太客气了,你我之间还说什么定金的话。”一边说一边将那银子揣进袖中。惹得惊蛰和谷雨又送了他几个白眼。

????沈妙笑道:“拿钱办事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季掌柜需得记住一点,”她眉眼温和,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凌厉:“百晓生做生意的规矩就是货真价实。既然是来同季掌柜这里打听消息的,自然是不希望听到假的消息。消息千真万确,也最好对我有用。否则银子花了却得了无用的情报……”沈妙低头笑了笑:“坏了季掌柜的招牌,生意做不下去,可就糟了。”

????季羽书一愣,沈妙已经唤着惊蛰谷雨推门走了出去。他呆了片刻,听见外头红菱笑着将沈妙送走,自己看着面前的茶盏,忽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站起身,推门走到隔壁,拉开面前的一副山水画,后面是一扇门,季羽书打开门,刚走进去就被人踹了一脚,险些摔倒。他一把关上门,怒气冲冲的对着始作俑者大吼:“高阳!”

????门后坐着的人白衣飘飘,仙风道骨,摇着折扇一派温文尔雅的模样,只是说出的话却不怎么客气:“季羽书,你脑子有病吧,再这么下去被人当傻子卖了都不知道。”

????季羽书怒道:“你聪明,你聪明还不是被人发现了端倪。人家可是说,要找高——太——医呢!”

????“闭嘴。”角落里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口,紫金袍华丽迤逦,不是谢景行又是谁。他扫了一眼季羽书:“聒噪。”

????季羽书委屈了,道:“三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你一块儿离京的,刚回来就被人发现不对劲。这分明是高阳的错。”季羽书恶狠狠地看着高阳:“说!你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被沈小姐看出来?”

????这间雅室毗邻方才的雅室,季羽书和沈妙的对话这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他们二人的对话都被谢景行和高阳尽收耳底。要知道沈妙打听的三个人都在这里,想想也是觉得奇异。

????“季羽书你是不是傻?”高阳道:“沈妙也是几日前才回到定京的。除非她有千里眼,不然我在宫里做什么她怎么知道?我还怀疑是你出了问题。”

????“我出什么问题,沈小姐又没打听我,好端端的打听你做什么?莫非她心悦你,可是沈小姐仰慕的不是三哥的美貌么?”季羽书想到了什么,促狭笑道:“嘿嘿嘿,沈小姐也被三哥迷晕了。”

????“这种鬼话也就只有你这种傻子能信了。”高阳冷眼看他:“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会被美色冲昏头脑么?”

????季羽书拍了拍胸:“我说不过你,不跟你说了。三哥,现在怎么办,要给她找吗?还是随意编个消息骗骗她?”

????“沈妙既然打听这三个消息,想必是有所了解的。骗的话可能会被发现。这沈妙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真是连沈家的立场都看不清了。这两年还有和沈妙私下里有交情的那个裴琅,现在都成了傅修宜的心腹。一个小姑娘怎么这么复杂?”高阳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发现谢景行根本没有听他的话,看着桌上的茶壶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出声提醒道:“谢……殿下,这回要怎么应付?”

????谢景行回神,想了想:“不用应付了。”

????“为什么?”不等高阳说话,季羽书首先开口:“银子不赚啦?而且沈小姐冰雪聪明,要是真的就这么拒绝她一定会发现不对劲的。要是查出咱们沣仙当铺也有什么不对的时候怎么办?”

????谢景行淡淡一笑:“就因为她聪明,才不用应付。”

????“你的意思是……。”高阳眉头一皱。

????“她发现了不对劲,过来试探的。”谢景行眯了眯眼睛,挑唇笑道:“那些话不是说给你听,是说给我听。”

????“那句绝世美貌?”季羽书的重点永远都在别的上面。

????谢景行目光凉凉的扫了他一眼,道:“也是说给我听的。”

????外头的马车上,惊蛰和谷雨小心翼翼的看着沈妙的神情,谷雨轻声道:“姑娘,那位季掌柜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姑娘看起来,有些生气呢。”

????的确是十分生气,虽然沈妙面上看着是沉静的,周身的冷寒却是让两个丫头都感觉到了。好像是在生闷气,又好像是在发怒,只是这火发的隐忍罢了。惊蛰和谷雨俱是十分不解,沈妙和季羽书在雅室里说话,她们都是听到的。虽然季羽书说话不大中听,可是方才沈妙都还好好的。况且沈妙也不是一个因为口舌就动怒的人。

????惊蛰和谷雨看不明白,沈妙淡淡的答:“没什么。”语气却更冷了。

????她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握紧,心中却是生出一种无法抑制的憋闷来。沣仙当铺在她走后不就就关门大吉,又在她回京前不久重新开张,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世上所有的巧合都有迹可循,沈妙仔细的想了想,沣仙当铺关门的时候,除了沈信去小春城外,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谢景行请帅出兵。至于沣仙当铺重新开张…。除了她回京,不正好还是明齐朝贡,秦太子和睿王到定京的时候?

????沈家和沣仙当铺没有半点渊源,自然不会是和沈家有什么干系。皇甫灏两年前可没在定京城,算来算去,竟然关门和开张都和谢景行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今日她来沣仙当铺,就是为了试探。

????试探的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季羽书和谢景行只怕是旧识,高阳亦是一样。联系前前后后,只怕季羽书和高阳都是大凉的人,不过是隐藏了身份藏在定京城中。可恶的是当初与季羽书做生意,豫亲王府的事情她和盘托出,只怕早已被谢景行知道的一清二楚。她自以为占了先机将季羽书吃的死死的,结果谢景行黄雀在后,一想到谢景行将人当傻子耍,沈妙就恨不得撕了谢景行。

????心中憋闷,惊蛰见状,以为她是嫌热了,掀开帘子想透透气,很快又放下,沈妙随意一瞥,不曾想却瞧见那街道的人群中,有一张熟悉的脸。

????惊蛰放下帘子,却被沈妙喝住,叫停马车,她一把掀开帘子再往方才的地方看去,那人群中却再没了方才的脸。

????“姑娘?”惊蛰和谷雨被沈妙今日的一惊一乍弄得心惊肉跳。却见沈妙仔仔细细的瞧了马车外一会儿,才放下帘子,道:“没什么,继续走吧。”

????只是眉头却锁的紧紧地,比方才的脸色还要沉肃。

????------题外话------

????季逗比和高阳小公举上线\/~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