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 睿王邻居-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二十九章 睿王邻居

千山茶客2017-4-25 22:35:55Ctrl+D 收藏本站

????沈信夫妇这般大张旗鼓的回京,沈妙还在明齐的朝贡宴当着满朝文武大出风头,众人议论纷纷的同时,也将目光投向了原来的威武大将军府。

????威武大将军都不在了,原先的将军府早已摘下了牌匾,换上了沈府。当初沈信被贬职离京的时候,沈家人不仅没有雪中送炭,还在关键时候提出分家,要和沈信划清楚关系,如今沈信重新得文惠帝器重,不管文惠帝打的是什么主意,外人看沈家总是有些幸灾乐祸,至于沈家自己,自然就更是苦果往肚里咽了。

????荣景堂内,沈老夫人坐在正座的榻上,榻上的毛皮是当初沈信还在时,从西北猎的狼皮,因着时日隔得太久,被磨得边都有些平了。从前每年沈信回京,都会给沈老夫人带些西北打猎猎来的兽皮,那是定京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如今沈信不再送兽皮,沈老夫人便也只能用着从前的旧货。

????而荣景堂也不复往日那般精致华贵,就连隔断上摆着的装饰品也少了许多。沈信当初因着皇帝赏赐不断,连带着整个沈府都过得滋润,如今没了沈信帮衬,陈若秋掌管管家大权,日子过得就有些捉襟见肘起来。

????“老三家的近来越发过分了。”沈老夫人喝了一口参茶,脸皮几乎都要皱在一起,她道:“眼见着冬日要到,昨日让她去找裁缝给我做件毛披风,也是推推拉拉。这家当的,银子全落她自己口袋里了。”

????身后的丫鬟小心翼翼的给沈老夫人揉着肩,低着头不曾说话。如今沈老夫人脾气越发喜怒无常,自从一年前沈元柏因为得了天花而夭折后,沈老夫人就时常发脾气。

????沈元柏的夭折是沈家如今都不能说的痛。一年前,定京城竟是断断续续出现了不少染了天花的人,虽然最后控制了下来,也止住了疫情传播没有造成更大的影响。可终究还是死了一些人,很不幸,沈元柏就是其中之一。

????沈家二房中,原先沈贵有两个儿子,沈垣已经死在刽子手的刀下,原本还有一个沈元柏可以依仗,沈元柏一死,沈贵整个人都疯了,任婉云更是在沈元柏死后自己拿腰带悬了梁吊死在院子里。任婉云死后,沈元柏开始疯狂地纳妾抬女人进屋,可一年半载都没动静,后来沈老夫人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寻了大夫来给沈贵看,大夫说,沈贵是服了绝子药的,伤了子孙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子嗣了。

????沈老夫人听完就晕了过去,沈贵也傻了。沈贵查来查去,却是查到了死去的任婉云身上。任婉云曾经给沈贵下过绝子药,目的便是为了保住沈元柏的嫡子地位,谁知道沈元柏命里注定有这么一劫。任婉云死了,沈贵自然不可能拿她怎么样,原先的二房里,沈贵留下的子嗣便只剩下沈冬菱一人。沈冬菱倒是因此水涨船高,万姨娘摇身一变,成了为沈贵生下孩子的唯一一人。

????沈贵自从知道自己这辈子绝后以后,在仕途上也无心上进了,连个传宗接代的人都没有,便是挣下金山银山又有什么意思整日花天酒地,好不热闹。

????二房是再不可能生下子嗣的,于是沈老夫人只得将目光转向三房沈万的头上。沈万倒是没有被灌下绝子药,奈何陈若秋把沈万的心困得死死的,便是沈老夫人早年间塞给沈万的两个通房,到了如今在三房也不过是个摆设。

????沈老夫人道:“不仅管家管得一塌糊涂,还善妒说是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大家闺秀,也不知是从哪里学的小门小户的行事,下作的风格。不想着为夫君开枝散叶,只晓得用些狐媚手段,如今三房没有嫡子,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主意”

????张妈妈笑道:“老夫人何必生气,三爷这是如今还不晓得别的姑娘的好。三爷长情的很,等过几日那几个新买来的姑娘到了,老夫人送两位去三爷跟前,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三爷自然就会晓得其中的好了。”

????沈老夫人托人去买了扬州瘦马,对于沈万这样的人,空有美貌怕是也不能笼络住沈万的心。陈若秋不也是凭着学的诗情画意才让沈万对她刮目相看,那些扬州瘦马都是自小就开始调教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模样更是顶顶好,没有男人不爱。沈老夫人就不相信,沈万到底也是个男人,就能不贪口鲜陈若秋就是再好,那也上了年纪。

????“一个个都惹我生气。”沈老夫人不悦道:“就连秋姐儿也不知道打哪学的跟她娘一样,心气儿高的很,给她说了那么多人家,个个都是富贵殷实,愣是一个都瞧不上,莫非还想着嫁皇子不成”

????张妈妈皱了皱眉,沈老夫人这口无遮拦的习惯愣是一点儿也未曾变化。她赔笑道:“二小姐生的好,只怕三爷心中也有决断,想将二小姐留着好人家呢。”

????“留来留去留成仇,”沈老夫人冷哼一声:“瞧着吧,我倒要看看老三家的能给秋姐儿寻门怎样的亲事。”

????秋水苑中,陈若秋按了按额头。

????她的贴身丫鬟诗情道:“夫人,奴婢去荣景堂打听过了,老夫人果真是为了三老爷寻了几个扬州瘦马,过几日就送到府里来了。夫人,老夫人这是在打您的脸呢”

????陈若秋闭了闭眼,猛地将桌上的书本一下子全部拂到地上,“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惊得屋里的丫鬟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纵然在沈万面前陈若秋还是如同从前一般温柔体贴,可是下人们却清楚的感觉到,三夫人陈若秋这两年来性子是越发的凶厉了。大约是因为掌管着公中,要平复各房之间的银两,沈老夫人又喜奢侈,陈若秋没少贴补自己的银子进去。从前她不食人间烟火,自然可以过得修身养性,如今俗事缠身,倒是觉得每日都乱成一团。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没有子嗣。

????她冷声道:“这老不死的,买瘦马给儿子,真是不知廉耻到了极致”

????若是沈万在场,只怕要惊掉下巴。温柔婉约,连说话声音都永远和风细雨的人如今竟然说话如此难听。

????画意道:“夫人就是太好性儿了。照这样下去,老夫人迟早是会给老爷房里塞人的。”

????陈若秋吸了口气,转眼看向诗情和画意两个丫鬟,这是她提拔上来的贴身丫鬟,如今年华正好,十岁的年纪,如同饱满的果子,浑身上下都是蜜糖一般的气息。这样的娇美。她勾起唇,道:“老夫人真是老糊涂了,真要给咱们院子里塞女人,何必去外头寻那些不干不净的人,什么来历都不清楚,也不怕坏了门风。倒不如从身边寻些干净乖巧的,用着还放心,伺候着也舒心。我瞧着你们二人,也不错。”

????话虽然说的温柔,眼神却凌厉的很,两个丫鬟吓了一跳,连忙跪下身去,道:“奴婢们不敢,奴婢只想一心一意的伺候夫人,万万不敢有别的想法。”

????陈若秋低头看了她们一会儿,两个丫鬟吓得腿都有些发抖,她这才淡淡道:“起来吧,你们既然不愿,我断没有强人所难的道理。”

????“多谢夫人。”两个丫鬟颤颤巍巍的起身,心中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陈若秋外表上看着温柔,待人也和善,可是身为陈若秋的贴身丫鬟,却是见过陈若秋的手段的。其实之前也有几个模样生得不错的婢女,上赶着往沈万身上贴,沈万虽然没表现出多大兴趣,却也没有太过拒绝。这几个丫鬟后头就被陈若秋寻了个由头发落了,不仅自己没落的好,还连累了一大家子人。诗情和画意心中都清楚的很,陈若秋骨子里是个极其善妒的人,又手段狠辣。真和沈万搭上关系,只怕会死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陈若秋叹了口气:“怪只怪我没本事,不能替老爷生个儿子,若我能生个儿子,如今哪会是这般光景。”

????诗情画意不敢随意搭腔,毕竟孩子是陈若秋的心头之痛。陈若秋喃喃道:“如今沈府败落成这般模样,小辈里竟然连个儿子都没有。二房便是有过,眼下也死绝了。如今我倒是羡慕罗雪雁,下有儿女,上无公婆。沈信待她视若珠宝,连个通房也没有,真是让人妒忌的很。”

????想到昨日里在朝贡宴上,沈妙大出风头。再看沈玥,明明相貌才情都比沈妙要高出许多,却因为沈家这日渐衰落的名头连个好夫家都不好配。更勿用说沈玥心心念念的定王了。

????陈若秋心中涌起一丝不甘,她争强好胜了一辈子,如今却被自己看不上的粗鄙武将之女踩在脚下。

????正在这时,外头突然有婆子进来,道:“夫人,府门口外有人找老夫人,被夫人的小厮拦住了。夫人。说是来投靠沈家的。”

????陈若秋一听就皱眉,以为是沈老夫人原先那些八竿子打不着干系的亲戚过来打秋风来了。想着荆家已经没有了,竟还有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当即就冷了脸色道:“既然是打秋风的,给两锭银子送走吧。这府里可是再养不得闲人,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

????“不是啊。”小厮挠了挠头:“夫人,那人瞧着不像是来打秋风的,说是老将军故人的女儿,家中生了些变故,走投无路之下才来寻求帮忙的。”

????沈老将军

????陈若秋想了一阵,站起身道:“将她迎到偏房,我去见见。”

????沈妙从沣仙当铺回府后,时日还早得很,她一进屋就将自己锁在屋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天色临近傍晚的时候,罗潭回来了。罗潭买了一些首饰,大方的给了沈妙一些,道:“小表妹,今日我们去逛了珠宝铺子,定京城的珠宝铺子好大。我和冯姑娘也给你挑了一点,不晓得你喜不喜欢,你先拿着,回头等你想出门了,咱们再去逛。”

????竟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沈妙转头称是,等罗潭走后就看着那半匣子首饰,寻思着大约能典当多少银子。

????沈信一行人在罗潭回来后不久也回来了,大家在一块儿吃了晚饭。大约在官场上的事情也十分顺利,沈信和罗雪雁也显得心情十分不错的模样。唯有沈妙一人,显得有些恹恹。罗凌注意到了,就道:“表妹看起来有些不适,出什么事了么”

????沈丘停下筷子:“妹妹,你怎么了”

????沈妙一愣,见桌上众人都盯着她,就笑道:“没什么,只是刚从小春城回京,觉得有些不习惯而已。住几日就行了。”

????沈丘笑道:“这有什么不习惯的。妹妹要是不习惯,过几日我得了空,带妹妹从城东逛到城西,从城南逛到城北,妹妹多走几次,就习惯了。”

????“丘表哥也带上我”罗潭急急忙忙的表态:“我也能保护小表妹。”

????“胡闹。”罗雪雁道:“你妹妹若真跟你将定京城转一圈,只怕要累趴下了。在者定京这么大,若是出了事怎么办。”她瞪了一眼沈信,要沈信帮腔。

????沈信呵呵一笑,道:“孩子们高兴就好,没事,臭小子,你要是带你妹妹们出去玩,就把你老子的兵也带着一队,谁敢生事,往死里揍,别怕”

????罗雪雁气的拿手拧他。

????夫妻二人感情这么打打闹闹,看着却是十分要好。沈信在外威风凛凛,回家对罗雪雁却言听计从。沈妙本是含笑看着,看着看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情渐渐阴霾下来,她连忙低下头,免得周围人发现她神色不对劲。身边的注意着她一举一动的罗凌微微一顿,若有所思的低下头。

????等用过饭在堂里陪着说了一会子话,就要各自回屋了。沈妙准备回自己院子,罗潭的院子在沈妙前面,蹦蹦跳跳的先回屋了。临了沈妙的院子,沈妙准备进去,却被罗凌喊住了。

????“表妹且慢。”

????沈妙转过头,看着他,道:“凌表哥有什么事”

????罗凌踌躇了一下,终归是从袖子中摸出一方折成四四方方的东西。他温声道:“今日同表哥出门,恰好瞧见外头有铺子在卖这个,我瞧着买的人挺多,就买了一方。听闻表妹夜里多梦,这东西是浸过香料的,有凝神的作用,表妹若是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沈妙微微一愣,抬眼看向面前的年轻人。

????罗凌生的一副好相貌,虽然比不过沈丘勇武,不如谢景行英俊,就连季羽书都要比他看起来更秀气可爱,可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温文,却让人觉得打心底的熨帖。罗家的一众小辈中,罗凌是最出色的一个,不仅是因为他最稳重,而是他能担得起一个家族的重任,并且为人真诚。

????夜色里,似乎能瞧见罗凌微微泛红的脸。他有些不自在道:“表妹要是不喜欢。”

????沈妙轻巧的将罗凌手里的东西接过去,笑道:“表哥一片心意,我怎么舍得拒绝。谢谢表哥。”

????罗凌微笑道:“你喜欢就好。”

????他的眉眼温和,言语间带着关切,本来是让人十分舒服的态度,若是寻常女子,不说动心,却会对面前的人生出十分好感。可是沈妙却后退一步,看着他道:“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屋了。”

????罗凌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极快的掩过去,道:“不打扰表妹。”他转身离开了。

????沈妙看着罗凌离开的背影,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她不是不知情事的青涩少女,就算跟着傅修宜未曾享受到男女之间的柔情蜜意,可终究在宫中呆了那么多年。罗凌是个好人,把这样好的人拉到她充满阴谋算计的一生,她就太自私了。虽然罗凌是个很好的良人,可是罗家人待她不薄,她总不能恩将仇报的。

????她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梳洗完毕,惊蛰和谷雨都退了出去,沈妙坐在桌前,将方才罗凌给他的东西摊开。

????那是一方帕子,巧的是竟然是一封双面绣,定京城里上面绣的帕子如今最难求,想来罗凌买到这方帕子,也是废了不少银子。上头绣着一只白鹤,倒是和他一贯无欲无求的性子相符,散发出淡淡幽香,乍一闻的确是有些让人心神舒缓。

????沈妙端详了许久,这帕子上的纹路显然是出自流萤之手,流萤的手艺在定京本就是数一数二,加之这是明齐极少的双面绣。看来流萤过得不错,沈妙瞧着瞧着,心中因着今日下雨遇着的人而低落的心情倒是好了些。

????她觉得有些乏了,就脱下外袍,只穿了中衣,走到榻边坐下,正想要脱掉中衣休息,只听得轻笑声想起:“且慢。”

????沈妙的手一顿,再回头时,熊熊怒火这回是真的遮掩都遮掩不了,她看着窗外不请自来的某人,一字一顿道:“谢、景、行。”

????那人进了屋,反手关了窗,悠然自得的像是自己家后院似的。他这回没带面具,一张英俊美貌的脸就那么大喇喇的露在灯火之下,勾人的要命,可是沈妙只想将他拖出去砍了。

????“普天之下,现在只有你能叫我小字。”谢景行随手扯过一张椅子,在沈妙榻前不远坐下,笑的云淡风轻:“世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殊荣。”

????他个子高,坐下去竟然也比沈妙高了不少。气势上真是一点儿也不肯放松。

????沈妙冷眼瞧他:“睿王每日闲得很,从衍庆巷到这里的路也是熟门熟路。”

????“简单。”谢景行支着下巴:“衍庆巷到这里的宅子我都买了下来,现在你住的宅子隔壁,也是我的院子,远亲睦邻,所以本王来拜会。”

????沈妙倒抽一口凉气。衍庆巷离沈宅虽然也近,可是到底还有一些路。谢景行把从衍庆巷到沈宅之间所有的宅子都买了下来。岂不是这城南大半个地方都是他自家的院子沈宅隔壁的院子也被谢景行买了下来,谢景行有银子也不是这么花的他是把大凉朝的国库都带在身上了么他这么挥金如土,大凉的永乐帝知道吗

????待看到谢景行面上散漫的笑容时,沈妙又气不打一出来,谢景行好不要脸,说什么远亲睦邻,哪里有人拜会邻居挑在这半夜三更的,不给帖子就这么不请自来,大凉的皇室都这么没规矩的么

????“你瞧着不大高兴。”谢景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哥哥我。睿王的身份还是能帮得上忙的,看在旧相识的份。”

????沈妙白了他一眼,她是越来越摸不清谢景行到底想干什么了。谢景行的话倒是提醒了她,想到今日在沣仙当铺与季羽书说的话,沈妙忽而起了几分心思,故意问:“谢景行,临安侯府的方氏,你怎么看”

????临安侯府的方氏,谢长武和谢长朝的生母,当初玉清公主的死与方氏多多少少有些关系,谁都知道玉清公主是谢景行不能提的话,沈妙就偏偏提了。

????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想套我的话”

????“你肯说吗”

????“告诉你也无妨。”谢景行懒洋洋道:“在我眼里,蝼蚁不如。”

????沈妙瞧着他:“你为什么不杀了她报仇呢”

????谢景行眯了眯眼,他盯着沈妙看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声音如春日里埋下冬日里才挖出的桃花酿,带着春风般令人沉醉的醇厚,却又如冬日般凛冽的令人清醒。他道:“沈妙,你在担心沈信变成第二个谢鼎”

????沈妙垂眸:“不错。”顿了顿,她道:“若是我处于你的位置,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复仇的。杀了方氏,再杀了她的两个儿子,这才算是报仇,才算不白活了一遭。”

????她说的凉薄,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的狠辣,谢景行闻言,倒也没有惊讶,只是笑了一声,仿佛在笑她的天真。谢景行道:“不杀方氏,只是不屑,也怕麻烦。谢鼎和玉清公主与我没有半分关系,我为什么要复仇”

????沈妙一愣。

????谢鼎和谢景行不是父子,沈妙之前听谢景行说过了,也不觉得惊讶,可是怎么连玉清公主也和谢景行没有半分关系谢景行身上流着的血不是谢鼎和玉清公主的,那他怎么成了谢家的嫡子

????沈妙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问谢景行:“那玉清公主的儿子”

????“死了。”谢景行淡声道:“出生就死了。”

????出生就死了,可是在那之后并未听到半点风声,想来谢景行在那个时候就被塞了过去,来了一遭偷龙转凤,竟是无人发现。只怕玉清公主自己都不晓得。

????“谢鼎的儿子要是活着,活不过三岁就会夭折。”谢景行无所谓道:“因为是我,方氏才不敢下手。因为”他笑的有些邪气:“那些派来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沈妙恍然大悟,她就说,方氏既然之前能逼得玉清公主形容狼狈,甚至最后如花般凋零,定是个有手段有野心的,这样的人到最后怎么会深居简出,这般安然,还让谢景行平安无事的长到这么大。原来是下下策,派出去的人总会莫名消失,方氏自己只怕也觉得邪门,这才退而求其次。至于那些人为什么会消失,既然谢景行是凉朝的睿王,身边随处跟着些有本事的人,对付个宅门里的方氏,应当是绰绰有余了。

????她心中原先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此刻豁然开朗,倒是忘记之前的那些糟心事儿。谢景行低头瞧了她一眼,道:“你也不必担心,沈信和谢鼎不同。”

????沈妙道:“我和你也不同。”

????谢景行微怔,只听沈妙道:“你是不屑,也没有必要。我却不同,如果有人像方氏一样动摇我的家,我就会不惜一切力量让她自食恶果。倘若有像方氏那样居心不良的人企图破坏,我就将她里里外外撕的粉碎,拖到乱葬岗上喂狗。”说到最后,低下头去,眸中却有别的情绪汹涌。

????却觉得头上一沉,谢景行一只手按在她的脑袋上,道:“有那种人,告诉我就是了。远亲睦邻,我替你杀了他,不留后患。”

????沈妙甩开他的手,谢景行含笑看着她。他神情散漫,说的话带着玩笑口吻,似乎是随口一说,然而一双眼睛里却仿佛是认真的。

????谢景行想杀人,杀个方氏这种程度的人,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妙道:“杀人这种事,我自己也行。”

????“不到最后一刻,自己出手可不是什么好棋。”谢景行道:“你若是实在过意不去,送我个东西算作酬劳也行。”

????沈妙讽刺:“睿王殿下金尊玉贵,我可付不起相请的银子。”

????谢景行一笑:“让你两成。”他站起身,踱步走到桌前,那里方才被沈妙摊开的,罗凌送的手帕四四方方的躺着。谢景行随手拿起,放到鼻尖一嗅,挑眉道:“香气虽劣,本王家养的狗最近睡不好,凑合着用也不错。”不等沈妙说话,谢景行就将帕子收入袖中:“这个算酬劳。”

????------题外话------

????谢哥哥有颜有钱腿长任性:这个这个这个宅子不要,其他的地皮都给我包起来╮╯╰╭

????罗表哥被发好人卡心好塞:3ゝ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