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我的娇娇-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三十章 我的娇娇

千山茶客2017-4-25 22:35:59Ctrl+D 收藏本站

????朝贡宴之后,定京城依旧热闹。因着为了迎接大凉和秦国来的贵人,街道上都显得比往日繁华了许多。无论什么时候,明齐的皇室都希望能在别国前做的盛世繁华的模样。

????沈府里,秋水苑扫洒的下人们在谈论新的话头。

????“府上新来的那位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值得三夫人这般好声好气的对待”

????“今年新送来的茶叶,先给那位姑娘泡上了。莫非是府里的贵人”

????有个身着青布褂子的婆子低声道:“听说这位姑娘的爹同老将军从前特别好,当初还替老将军挡过一刀,差点就没命了”

????一名年轻的小丫鬟连忙捂住嘴,惊讶道:“难怪呢,对老将军有恩,就是对沈家有恩,难怪要将她奉为座上宾。”

????“说是来投奔的,大约是家中生了什么变故,瞧着三夫人的模样,是要好好照顾这位姑娘吧。”

????“说什么照顾,如今府里自己人的日子过得都是捉襟见肘,还要来个吃白食的,趁早还是打发了走。”

????此话一出,周围倒是静默一片。如今沈府表面上看着还不错,内里的人却是心知肚明,自从沈信一支分了出去后,银子紧巴巴了许多,就连下人们的月银都缩减了不少。如此一来,便是天大的贵人,一过来吃白食,下人们也是不喜的。

????“也不晓得三夫人平日里待我们这般苛刻,这回对那位姑娘姑娘怎么如此大方。”有人疑惑道。

????秋水苑中,此刻任婉云正坐在屋中,将面前的茶盏推给对面的女人,笑道:“新出的茶叶,翠儿尖,青姑娘尝尝。”

????坐在她对面的女子,身着一身翠绿色的弹锦长裙。长裙上并未有什么上好的刺绣,这样的衣裳十分简单,颜色又十分挑人,一个穿不好便如同乡下姑娘,可是被眼前女子穿着,竟然衬得十分舒服,有种令人赏心悦目的打眼。

????这女子大约二十出头的模样,衣裳发饰也都十分简单,生的很是婉约温柔,最重要的是有一种浓浓的书卷味,一看就是书香世家长养出来的姑娘,看着就教养极好。

????陈若秋一向不屑武夫喜好文绉绉的东西,人也是一样,这面前这女子,生出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倒是多了几分客气。

????这女子见陈若秋热情,也没有推迟,端起茶盏来抿了一口,微笑道:“茶水极淡却香醇,叶散而气浓,夫人泡茶也是个中翘楚。”

????“在青姑娘也懂茶道呢。”陈若秋笑的更深:“茶道最好,可如今像你这样的年轻姑娘,极少有懂茶道的。”

????“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女子一笑:“夫人说的不错,茶道最好。可是夫人也别取笑我了,我如今二十有六,哪里就算得上年轻的姑娘”

????“二十有六”陈若秋惊呼一声:“看着在青姑娘的模样,我倒以为是十岁出头。不过也好,虽是十岁的相貌,却有二十几岁的气度,这般坦荡从容,可真是不多见的。”

????这面前的翠衣女子便是昨日上门来“打秋风”的人,叫做常在青,她的父亲常虎曾经是沈老将军的属下,当初在战场上为沈老将军挡了一刀,伤了身子根本,从此后便再也不能上战场了。常虎一家全靠常虎一人养活,沈老将军觉得心中有愧,便一直私下里拿银子救济。当时常在青年纪还小,沈信却已经到了快要成家的年纪,沈老将军甚至还玩笑说,要常在青当自己儿媳妇。只是没等看到沈信娶妻,沈老将军就去世了。因着沈老将军暗地里帮扶常虎一家无人知道,在这之后,常家和沈家就再没了往来。

????不曾想却是在这个时候常家找上门来。

????常在青眼底闪过一抹忧色:“这次突然冒昧打扰,心中实在过意不去的很,给沈家添这样的麻烦。”她看向陈若秋:“在青自知要求突兀,夫人若是觉得不便,在青这就离开。绝不会给沈家添麻烦。”虽说如此,低眸的瞬间,却还是忍不住咬紧了唇。

????陈若秋亲切的拉起她的手:“青姑娘这是说什么话,你爹既然救了我公公一命,你们常家就是咱们沈家的恩人,再说了,老将军当初与常家的交情,也是过命的兄弟,咱们都是一家人。既然都是一家人,看着你有难处,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的。”她拍了拍常在青的手:“在青姑娘只管在咱们沈家住下,明日我带你去见老太太,不过老太太进来身子不适,脾性不大好,只怕你还要担待些。”

????常在青连称不敢。她态度自然又礼貌,并不扭捏却也不自来熟,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便是陈若秋这样有些小心警惕的人,对着常在青也是言笑晏晏。

????常在青一家住在柳州。之所以突然来沈府,的确是遇上了一出麻烦。常虎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常家只有常在青和自家娘亲,常夫人常年缠绵病榻,前些日子也终于重病不治,葬了常夫人之后,却有柳州的官家公子想要抢常在青回府做妾,常在青被逼得走投无路,差点就一根白绢悬梁自尽,却被自家奶妈救了回来。奶妈便告诉常在青,或许常虎的故人沈老将军能救她一次。

????常在青小时候是见过沈老将军的,依稀记得是个十分豪爽大度的军人,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出路了,这才凑齐车马费来到了定京。刚来沈府恰好遇着了陈若秋,陈若秋打听出前因后果后,就将陈若秋安置下来。

????陈若秋笑着看向常在青:“在青姑娘身在柳州那样的水乡,定京城不比柳州,也不晓得饭菜合不合口味。那西院可住的习惯”

????“夫人客气了。”常在青笑着答道:“夫人照顾的十分周到。西院住的地方也十分贴心。不过”她有些疑惑:“西院那样大的院子,平日里竟是空着么”说罢又觉得自己有些唐突,笑道:“这样问有些失礼,还请夫人不要责怪。”

????“我拿你当自己人,有什么责怪不责怪的。”陈若秋笑道:“也就不瞒你了,你知道咱们府里,其实是有三房人的。威武大将军想来你也是听说的,便是咱们沈家的大房,只是两年前府里生出些误会,大房搬出去住了。我与老爷想要解释,可大哥大嫂一家去了小春城,前不久才刚回来。我们有心想要解释,奈何这误会实在是太深。”陈若秋说着说着,面上显出些无奈的神情来,摇头道:“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常在青一愣:“依夫人这般说,那西院”

????“那西院原先就是大哥一家住的地方。”陈若秋道。

????常在青恍然大悟,瞧见陈若秋有些伤感的模样,便劝道:“夫人不必太过介怀,世上总归是血浓于水的,既然是误会,总会解开,何况是一家人。时日长了,便是夫人自个儿不说,想来沈大将军也会觉得这些事情不足挂怀的。”

????陈若秋笑了,道:“这些道理我都知道的,不过听青姑娘这么一说,心中倒是宽慰了许多。”她瞧着常在青:“沈府里若个个都是你这般通透的人就好了。你这般什么都懂,日后若是无事,还请教教玥儿。这孩子平日里被我们捧在手心,怕是惯坏了,也有你这样聪明的人来教才是好呢。”

????“夫人言重了,”常在青跟着笑道:“玥儿知书达理,冰雪聪明,我在柳州并未见过这般聪慧的姑娘。想来在定京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女子本就该这样,博学多才,倒是能有些不一样的神采。”

????这不露痕迹的恭维,说的陈若秋心中熨帖极了。同常在青说的越发热络,直到快接近晌午的时候才让常在青回去。

????待常在青走后,诗情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果真要留着那位青姑娘么”她犹豫了一下才提醒:“如今府里开支越发大,只怕老太太知道了会不高兴。”

????沈老夫人眼下是越发吝啬,要真知道了常在青来了沈府,沈府要花银子养个闲人,自然是心中一万个不满意。所以陈若秋先前就告诉了常在青沈老夫人最近脾性不好,希望她多多包容。

????“那个眼皮子浅的老妇知道什么,”陈若秋面露不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哪里又看得到以后的事”

????“夫人莫非是觉得这位青姑娘还有什么用处不成”画意脑子活,又深知自家夫人的脾性。若是在早上两年,陈若秋也愿意扮乐善好施的仙子博个好名声,可如今没有银子,自己都自顾不暇,还去给救济别人,便显得有些奇怪了。

????“言谈举止颇有丘壑,不似普通女人眼皮子浅,姿色不错又面相温和,难得脾性还温雅,这般聪慧,就算是放在宅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角色。若是没有野心便罢了,一旦有了野心,不出五年,这女人必定有所作为。”陈若秋一笑。她自己出生的地方每日都充斥着女人间的算计,陈若秋的母亲就是顶顶厉害的,而陈若秋在常在青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子,甚至常在青现在还如此年轻,只怕日后的成就还要出色。

????“可是这般厉害的人能做什么”画意不解:“莫非夫人想结个善缘等青姑娘有一日飞黄腾达攀上高枝了,再回报夫人”

????陈若秋闻言倒是笑了:“这般聪慧的人儿,脑子活络,我观其言谈,表面温顺,实则心高气傲,怎么会甘心屈于人下真的攀上高枝了,便也别指望能有所回报了,她是瞧不上别人的。”

????“那夫人”

????“这样出色的人,我可舍不得送给别人。”陈若秋瞧着窗外:“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刀用在刀刃上。不过这样厉害的女人,便是我也觉得斗不过,不晓得那一位能撑的住几回”

????却说另一头,常在青回到了西院。曾经住着沈信一家的西院如今已经是空荡了不少,原先西院有不少仆人,因着沈信将自己的贴身侍卫们也叫过来方便练兵,每每都是热闹的。后来沈信一家搬离之后,西院的仆人陆陆续续都被陈若秋以削减开支辞了。没有了每日小兵们练武,本就硕大的西院越发的显得空旷冷清。

????常在青的奶妈赵嬷嬷见常在青回来,连忙迎上来替常在青结果披风,担忧道:“小姐,今日和沈三夫人说的如何”

????让常在青进京找沈家帮忙是赵嬷嬷的主意,因着若是再不想法子,常在青就真的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可是沈家人和常家已经这么多年都不打交道,人心易变,原先的沈老将军愿意照拂常家,沈老将军不在,谁知道沈家还会怎么对常在青

????常在青揉了揉额头,在屋中的软榻边坐了下来,道:“沈三夫人很热情,也同意我们住下一阵子,那些人便是来了定京,想来也是不敢招惹沈家的。”

????赵嬷嬷这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道:“阿弥陀佛,原来老爷就说沈家人个个都是菩萨心肠,原先还替小姐担心着,只怕沈家不肯帮忙怎么办,如今看来,倒是可以放下心来了。”

????“嬷嬷多心了。”常在青冷笑一声,面露不屑之色:“天下何曾有白吃的午餐便是沈老将军照拂常家,也是因为爹当年替他挡了一刀。世上不会有平白无故的对人好,沈三夫人这般热情,也不过是瞧着我有些利用的地步罢了。”

????赵嬷嬷一惊,看向常在青:“姑娘的意思是,那沈三夫人不是好人么这可怎么办才好。”

????“嬷嬷放心。”常在青宽慰她,目光却是流出一股凉意:“沈三夫人对我有所求,我何尝对她无所需。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总会寻出办法的。”

????“可是”赵嬷嬷还是有些不安。

????“放心吧嬷嬷,”常在青笑道:“再难的事情咱们都过来了,走到了今日,眼看着有生路可走,我又有什么好怕的。沈家既是个跳板,自然也要好好利用。沈三夫人想用我,我却也在用她的。”

????赵嬷嬷看着常在青,终于还是跟着点了点头,道:“老奴只想着小姐好,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

????定京城是明齐的都城,脚下的土地自然是寸土寸金,而定京城最为金贵的地方,除了宫殿外便是衍庆巷。衍庆巷坐落在城南,隔着不远处便是最为繁华的酒楼商铺,面临江水,风景独好。让衍庆巷土地价格贵的理由,除了前朝贵人所居,还因为曾有特别有名的仙人道士在此看风水,直言道,此处极贵,有龙气,除了天潢贵胄之外无人可压得住这里的龙气,方有天下尊者能住进去。

????明齐的皇室不在城南,总不能大兴土木重新修建宫殿,那样百姓有怨言,国库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银子。可是有龙气的地方谁敢住住了会不会被皇帝觉得不敬便是有那些胆子大的,又拿不出这样多的银子,衍庆巷因此就空荡荡的成了个摆设多年。

????却就在眼下,衍庆巷终于有人住了进去,不是别人,正是秦国和大凉来的客人。秦国来的是太子,大凉来的是亲王,都是名正言顺的天潢贵胄。银子更是不在话下,说起来,倒是没有比衍庆巷更适合他们居住的地方。总不能住在宫中,那样的话,只怕文惠帝都要日夜不得安枕了,自己的宫殿住着别国的人,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酣睡,总是不大愉悦的。

????此刻衍庆巷最里面的一处府邸,正有士兵把手。虽说是宅子,倒像是个小些的宫殿,装饰华丽奢侈,面积巨大,便是那些高官们的府邸,也得要好几个才能凑出这样的宅子。

????这府邸正是睿王所居住的地方,衍庆巷里有好几处府邸,秦国太子选了最靠近外头的府邸,而最里面的这一间却是被睿王选了,也不知是不是想刻意秦国保持距离。不管怎么说,这一处府邸是衍庆巷里最贵的一间,比秦国太子的贵了一倍,那睿王倒是眼皮也不眨的定了下来,也让人不得不想到传言大凉国库里金子都堆满了不是假话。

????大凉的睿王也嚣张的很,第一天住进这里,就让人将门口的匾牌摘了,换了一块金灿灿的牌子挂上去,上书:睿王府。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这大凉的睿王跑到明齐买出府邸还放了这么一块匾,莫非是真的要在这里住下不成

????此刻睿王府里的一处院子中,一个雪白雪白的东西正在地上扑腾。

????“这东西生的轻巧,就是太凶了。才这么点大就如此凶悍,主子怎么会想到留着”一个黄衣女子蹲在地上,拿着跟木棒在逗面前的雪白的毛球。靠近了看,只见那东西全身毛茸茸的像个布偶,仔细瞧来,一双眼睛清澈,乌溜溜的打着转儿,颇有几分机灵的模样。此刻正用爪子挠着面前女子的手,还换了牙来咬。这东西不是别的,是一只幼虎,大约出生不久,稚嫩的很,浑身毛皮是罕见的淡色,花纹都看的不甚清楚,远远瞧过去,竟如同雪白雪白的白虎一样。的确是惹人怜爱。

????那女子逗弄着,突然发出“嘶”的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甩下手里的木棒,怒道:“这家伙瞧着这么温顺,竟还是个咬人的主。要的我可真疼,看我等会不撕了你”

????“还是算了吧。”另一个女声响起,却是个略显妩媚的淡红衣裙的女人,她瞧着地上的一团,道:“这可是主子亲自抱回来养的,夜莺,只怕你还未动它,就先被主子撕了。”

????叫夜莺的女子站起身来,白色幼虎欢快的上前抓着她的裙角,转头叫叼了一口,一个劲儿的拖着往后拉,被夜莺一脚踹开。她走到红衣女子身边:“火珑,主子是疯了吧好端端的养什么老虎这老虎瞧着是好看可爱,这性子凶残,日后要是伤了人可怎么才好”

????火珑耸耸肩:“大约是性子突然来了。这白虎被抱回来后就一直吃了睡睡了吃,这才睁眼几天就晓得咬人了。”

????“以后要是主子带头大老虎回去,陛下知道了只怕又要头疼。”夜莺苦着脸。

????“你们两个在这偷什么懒”男子厉声响起,二女回头一看,却是个中年汉子大踏步而来。他走到笼子旁边,端起笼子上头的碗看了看,看着夜莺和火珑也是颇为不悦:“让你们喂食,就知道偷懒”

????“铁衣”夜莺怒道:“咱们从塔牢出来以为跟在主子身边有个好差事,谁知道是来喂老虎的。我们是墨羽军的人又不是那些喂奶的奶妈,哪有让人成天什么事不干就知道逗老虎的。”

????“主子交代的事情就好好干,问那么多做什么。”铁衣蹲下来,拿着碗给地上的白虎喂食。煮熟的肉都切成了肉糜,拌了些鸡蛋。那白虎上前嗅了嗅,兀自吃的欢快,铁衣摸着白虎的头,一人一虎倒是其乐融融的模样。

????他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和个娇小玲珑的老虎坐在一起,这么温情的一幕瞧着到有些古怪。

????老虎吃了半碗便不肯再吃了,铁衣收起碗,转头却瞧见火珑和夜莺对着他身后蓦地行礼:“主子。”

????谢景行挥了挥手,自屋里走出来。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正是季羽书和高阳。

????季羽书瞧见那白虎,眼珠子一瞪:“这是啥狗”

????铁衣身子一颤,高阳道:“你是不是傻,分明就是孢子。”

????孢子。

????铁衣道:“季少爷,高公子,它是白虎。”语气间也是在为白虎鸣不平。可惜幼虎并不通晓人言,吃饱了东西之后便在太阳下追着尾巴玩,倒跟个猫似的。

????“老虎”季羽书看向谢景行:“三哥你没事吧,怎么现在连老虎都养着了”

????夜莺脆声道:“季少爷,这是主子之前在来定京城路上瞧见的,有猎人要重金卖这幼虎的皮,被咱们主子救了下来。”

????高阳斜眼看谢景行:“你什么时候这般好心了这种事情倒不像是你干的出来的。”

????谢景行没搭理他们二人,他穿着暗紫色镶金花藤纹窄袖锦袍,依旧是华丽无比的装束。然而再华丽的衣裳都比不过他的模样出色。他慢悠悠的踱到白色幼虎身边,白色幼虎瞧见面前突然出现了个人,二话不说,张着爪子上前一扑,开咬

????却是被人捏着后颈上的毛皮提了起来。

????谢景行将白色幼虎提在半空中,那幼虎似乎非常不舒服这样的姿势,一个劲儿的扑腾着腿,谢景行视而不见,若有所思的打量它。

????“该不会是现在就要把这老虎”夜莺冲火珑比了个杀头的姿势。火珑打了个冷战,摇了摇头。

????结果谢景行看了一会儿,就拨开白色幼虎的双腿,瞧了一眼就笑了,道:“是只雌虎。”

????众人:“”

????是雌虎又怎样难不成谢景行还打算将它带回大凉当睿王妃吗

????幼虎“嗷呜”一声,却因为太过年幼而声音软软。谢景行将它放在胸口,伸手拢在怀中。白色幼虎趴在他胸口之上,仰着头冲他“嗷呜嗷呜”的叫个不停,却像是在撒娇一般,竟也是可怜可爱得紧。

????谢景行伸出手指拽白虎的胡须逗她,夜莺一惊,叫道:“主子不可那白虎最讨厌人被人摸胡须,会咬人的”

????话音未落,白虎就一口咬上了谢景行的手指。火珑和铁衣也吓了一跳,季羽书双手捂着嘴,一副夸张的惊恐模样,高阳倒是颇为幸灾乐祸。

????谢景行平静的与那白虎对视,那白虎看了一阵子,忽然似乎是有些心虚,松开口,转头看向别处。谢景行的手指上便是一个浅浅的牙印,颇为明显。

????“眼睛生的像,脾气也像。连爱咬人的习惯也一样。”谢景行低头瞧着怀中的白虎,倒是没有生气,反而伸手摸了摸白虎的头。

????白虎似乎是有些困了,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倒是没有挣扎,就任谢景行蹂躏着脑袋,啥也不干的趴在谢景行胸口养神。

????日头懒洋洋的洒下金色的光芒,紫衣男子容貌艳丽又英俊,垂眸看向怀中的白虎,长长的睫毛微卷,却也掩不了他温柔宠溺的目光。那白虎毛皮漂亮至极,乖巧的趴在他怀中,一人一虎如画般好看,和方才铁衣喂食白虎的奇异感判若两人。

????谢景行挑了挑眉,瞧着眯着眼睛快要睡着的幼虎,道:“还缺个名字,这样像的话,以后就叫你娇娇吧。”

????季羽书一拍巴掌:“这是什么鬼名字三哥,你要给这母老虎取个这样娇贵的名字太奇怪了”他抗议道:“换个名字,叫虎霸、铁锤、彪哥都挺好的呀”

????高阳一副不忍看的模样,拿扇子遮了眼。

????谢景行扫了一眼季羽书,不紧不慢的继续给幼虎的下巴挠痒痒,淡声道:“闭嘴,这是我的娇娇。”

????------题外话------

????谢哥哥感觉一直在卖萌:3ゝ可是好可爱呀

????这一卷为何风格都这么欢乐\\o~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