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常在青-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常在青

千山茶客2017-4-25 22:36:13Ctrl+D 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本王帮你

????沈信一家自从回到京城,新买的宅子里,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拜访。hua糖小说罗雪雁坐在堂屋里,正与一名年轻女子说话。

????沈妙到的时候,罗雪雁正在与那女子喝茶,也不知说到了什么,罗雪雁竟也是十分高兴地模样,两人相谈甚欢,连沈妙来了也不曾发现。

????倒是坐在一头捡着点心吃的罗潭瞧见沈妙,热情的招呼她:“小表妹,今儿个新出的点心,加了牛乳的,你要不要也尝尝”

????沈妙笑着摇头,走到罗雪雁身边,目光落在那年轻女子身上,问道:“娘,这位是”

????那年轻女子忙站起身来,她穿着一身豆青色的衣裳,通身上下倒是没有多余的首饰,只在挽起的发髻上松松插了一支木钗,腕间一个素银的镯子。这可以算是有几分寒酸的打扮了,可是这女子眉目间有种淡淡的书卷气息,虽然容貌只能算的上秀丽,却有种让人不会轻视的雅意,令人赏心悦目。

????“这是你祖父恩人的女儿,唤常在青,娇娇大约是没见过的。”罗雪雁笑着道:“青妹妹,这便是我们府上的姑娘,娇娇。”

????沈妙微微一笑,对她颔首:“青姨。”

????罗雪雁又将常在青拉着坐了下来,又让沈妙依偎着自己坐下,笑言:“说什么青姨,青妹妹生的这般年轻,叫青姨可算是叫老了,若青妹妹不说自己年纪,我便当大不了娇娇多少,便是这样出去,娇娇唤你一声姐姐都是无人说什么不对的。”

????“夫人莫要取笑我了。”常在青含笑道。

????罗潭笑眯眯的瞧着沈妙:“小表妹,青姨来了定京城,日后可以常常来府上做客,听闻也是个爱下棋看书的,我不懂那些,不过你日后倒是有了玩伴了。”

????沈妙笑了笑。罗潭自来便是个直肠子,或许罗家的人都是这般赤诚,如罗雪雁和罗潭,都是待人热情的。沈妙抬眸看向对面的常在青,虽然如此,要讨好罗雪雁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尤其是因为罗家人皆是武将,武将和文臣自来便是对不上眼的,罗雪雁和罗潭越是豪爽,对于那些舞文弄墨之人便本能的没有耐心。可是这才不过半天功夫,罗雪雁便和常在青以姐妹相称,竟也是十分喜爱常在青的模样,沈妙的目光就有些冷了下来。

????见沈妙不说话,罗雪雁拉起沈妙的手道:“娇娇的手怎么这般冷,最近外头天寒,莫要着了凉才好。”

????惊蛰和谷雨在后面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沈妙回府换了衣裳,才喝完姜汤,听闻来了位客人便匆匆忙忙赶来,都不曾好好休息。罗雪雁不晓得今日沈妙在明安公主那里出了事,两人都是有些心虚。

????“近几天入冬,自然是冷得很。我的家乡有一种药囊,装着些驱寒的香料,晚上休憩的时候挂在床头,第二日起来也是暖融融的。五小姐若是不嫌弃,我做几个送过来就是。”常在青笑着开口。

????“青妹妹连这都会做”罗雪雁笑了:“都说柳州的女儿心灵手巧,我原先不曾见过,如今看见青妹妹就晓得了。哪像咱们府里这些姑娘”她瞧了一眼罗潭和沈妙,佯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别说是药囊了,绣块帕子也是不会的。”

????沈妙自来不喜欢做针线,只觉得这是浪费时日的东西,罗潭就更不必说的,分明就是男儿性子。罗潭撇撇嘴:“小姑,莫说我和小表妹了,您不也一样么”

????罗雪雁语塞,嗔怪的瞪了一眼罗潭。

????“青姨是柳州人么”沈妙侧头瞧着她,微笑着问:“柳州离定京可不近,这次来定京,可是为了何事”

????常在青的面上立即便显出几分尴尬的神情,罗雪雁忙将话头岔开,道:“也没什么事,便是来定京城玩上几日。”

????沈妙笑道:“那青姨如今是歇在何处”

????常在青笑道:“现在是歇在沈府的。”

????沈妙淡淡道:“哦,原是歇在祖母那里的。”她道:“既然青姨的爹是祖父的恩人,想来祖母也会十分照顾青姨,这便令人放心了。”

????罗雪雁虽然觉得以沈老夫人的脾性,未必就会对常在青有多体贴,不过沈妙这番话说出来,还是让罗雪雁心中熨帖了几分。她道:“这也是。”

????常在青的笑容微微一僵。却又听沈妙道:“青姨原是住在柳州的,我闻柳州也十分好玩,可惜未曾去过。不过之前在广文堂的时候,有位同窗的家乡便是柳州,说不定你们还认识。”

????“常家是小门小户,”常在青低下头,道:“怕是五小姐的那位同窗不晓得常家。”

????“常家再小门小户,有了青姨你这般出挑的人儿,也不会默默无闻的。”沈妙笑的随意,道:“不过青姨这般前来定京,青姨的夫君没有跟来么”

????常在青的脸色便更加尴尬了,罗雪雁笑道:“娇娇,你可别乱说,青妹妹如今还待字闺中呢。”

????沈妙一愣,瞧了一眼常在青,问:“不知青姨今年芳龄几何”

????问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的年纪,尤其是常在青本来年纪就不小了,这话便显得有些唐突。<>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便是罗潭这样粗脑子的人都停下吃糕点的动作,有些奇怪的瞧着沈妙。沈妙平日里最是懂规矩,礼仪也多妥当,今日怎么会说这种有些失礼的话

????常在青却是从从容容的开口,没有一丝尴尬的爽朗:“今年二十有六了。”

????沈妙适时的瞪大眼睛,似乎是为了掩饰,很快便又笑道:“青姨不说这话,我以为只有十岁。真是令人艳羡。”她虽这么说,打量常在青的目光却是有些意味深长,让人觉得似乎是没什么恶意,但又并不怎么令人开怀。

????常在青微笑着不开口了,罗雪雁笑道:“青妹妹这样好的人,难不成还怕找不到好夫婿。柳州男儿我是不知道,不过定京优秀男儿却是数不胜数,若是青妹妹在这里呆的久些,说不准就遇着了真心人。”

????常在青又连忙笑着摆了摆手,叫罗雪雁莫要打趣她。又说了一阵子话,眼看着天色渐渐晚了下来,沈信和沈丘并罗凌也该从兵部回来了,常在青起身告辞。罗雪雁挽留道:“老爷和丘哥儿凌哥儿快回来了,不如一起用过饭再走,老爷若是瞧见你,铁定是很高兴地。”

????“不必了。”常在青微笑:“等会子天黑了便不好走路了。夫人的一番好意在青心领,日后再来拜访,今日便算了吧。已经有些太晚了。”

????罗雪雁看了一眼外头,的确是夜幕将临,便拉着她的手道:“既如此,那我也不好留你,免得天黑了路上滑,只是我今日见你觉得一见如故,分外欢喜,改日你一定要再来,同你说话倒是有趣得紧,许久未曾遇见这般投缘的人了。”

????常在青笑道:“夫人盛情不敢推辞,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罗雪雁吩咐人去给常在青准备马车,沈妙和罗潭跟在后面。罗潭感叹道:“这青姨虽是柳州小户出来的人家,这礼仪却是比宫里的还要周全。为人又温柔善良,真没想到这么大年纪还未出嫁,也不知是谁最后能有幸娶到她。”

????沈妙瞧着常在青的背影不言,罗潭见状,忽而在沈妙耳边低声道:“小表妹,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位青姨”

????沈妙有些意外,倒没料到罗潭这样的粗脑子都能看出她的喜好,便扬眉道:“她与我无冤无仇,我为何不喜欢她”

????“嘿,别人瞧不出来,我可清楚得很。”罗潭得意道:“你这人,表面上瞧着对谁都好,可是都是淡淡的。可是今日你对青姨可是问了许多事情,况且还有失礼的地方。你哪会犯这种错,分明就是故意的嘛。而且你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和你看别人的眼神不一样。”

????沈妙失笑:“你未免想的也太多。”

????“我可没有乱想,你分明就是这样的嘛。”罗潭又道:“不过这位青姨虽然好,一来就让小姑喜欢,为人爽朗又赤诚,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沈妙问。

????“你想啊,那青姨的父亲是沈老将军的部下也是恩人,定是一员虎将。虎父无犬女,便是你整日里看着温温和和的,可是骨子里却和姑父一样,悍勇的很,对着突厥亦是不惧。可是这位青姨,性子却太过温和了,虽然也爽朗不忸怩,可是为何一点儿将门的气息都没有”

????沈妙唇边冷笑,没有一点儿将门气息,错了,常在青比谁都要像将门出身的小姐,兵法研究的炉火纯青,不动声色的步步为营。看不出常在青的戾气,不过是因为她演戏演的精绝而已。

????沈妙瞧着罗潭,也没纠正罗潭对她“悍勇”的这个评价,只是道:“谁说将门就一定要悍勇,这位青姨既是在柳州长大,指不定常夫人亦是出自书香世家,青姨不过是随了她娘的性子。”

????罗潭撇了撇嘴:“也许吧,其实我倒挺喜欢她的。只是若是你不喜欢她,我就也不喜欢她了,我与你是一处的。”

????沈妙道:“那就多谢你了。”

????“不过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啊”罗潭好奇的问:“嫉妒她懂得比你多么”

????沈妙扫了一眼正被罗雪雁送上马车的常在青,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哪里的事,这样聪慧的人,我高兴还来不及。”

????常在青走后不久,沈信一行人就回来了。罗雪雁与她说了常在青的事情,沈信先是惊讶,后来便又有些感叹。沈老将军在世的时候就时常与沈信提起常虎这员忠勇之士,沈家就最是讲究知恩图报。只是后来老将军死后,常家却搬到了柳州,很多年都音讯全无,不曾想在如今突然出现。沈信从前也是见过常在青的,那时候常在青还是个小姑娘,便说着若是常在青有什么难处,大可以帮衬一把。

????常在青自然是有难处的,只是这话却不能在小辈们面前说出来,用过饭后,罗雪雁便急着拉沈信回房,想来便是要与他说说常在青的事。

????沈丘这几日忙着接受京城的事宜,连带着刚刚到兵部的罗凌也忙得很,二人有空就凑在一起说事。至于罗潭,在外玩了一天也是疲累,早早的就回房休息,深夜的时候,整个沈府里便只有沈妙房里的灯还是亮着的。

????惊蛰和谷雨早已被沈妙打发出去睡了,两个丫鬟见沈妙迟迟没有上塌休憩的意思,还以为她是在为今日明安公主的事情的忧心。等人都全走了后,沈妙揉着额头,面前摊着的书页久久未动。

????明安公主的事情,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皇甫灏在谢景行面前失了脸面,便是为了警告明安公主,最近的一段日子,明安公主都会消停些。让她烦心的却是今日来沈府拜访的常在青。

????那一日她去沣仙当铺试探季羽书的时候,在回去的路上曾见过一个身影,当时便令她心中一惊,后来再看的时候,已经从人群中消失了。原先沈妙以为是自己眼花,如今想来,却是事实,当时她就瞧见了常在青。

????有些事情已经变了,但是有些人也不知是不是命中注定,还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沈信这一支,从开始垮塌起,最初除了兵权外,还有更重要的,便是府里人心的背离。沈信是一个很不服输的人,在战场上的骁勇让他对任何可能出现的难题都无所畏惧。可是到最后被傅修宜逼到了绝境,很大一部分并不仅仅是因为傅修宜的打压。

????沈丘因为荆楚楚死了,而常在青的出现,却让罗雪雁丢了性命。

????罗雪雁是柳州人不假,前生这个时候不久,罗雪雁也是出现在了沈家面前。那时候沈府还没有分家,常在青温柔大方,谈吐错落有致,沈府的所有人都喜欢她,包括罗雪雁。

????罗雪雁是一个武将,在整个沈府中,任婉云太过圆滑,陈若秋十分清高,虽然表面上也处的和和气气,罗雪雁自己的性子却不可能与她们走的很近。倒是这个常在青出现不久,罗雪雁就与她亲近的很。

????沈妙以前觉得,常在青定是个好人,她那时候已经嫁给傅修宜,回来几次,见着常在青,与常在青说话也是相谈甚欢。常在青这个人说话十分讨巧,遇着陈若秋之流就与她谈诗词,与着罗雪雁便谈兵法,对沈妙,便说些如何讨夫君欢心的话,她对人体贴又总是能出谋划策,沈妙也很是喜欢她的。

????后来得知,常在青一直到二十六都未曾婚配,是因为柳州一户大户人家的公子扬言要她做妾,那户人家家大业大,柳州无人敢惹,便是常在青再如何出类拔萃,也无人敢冒险与那户人家为敌去常家提亲。一来便是这么多年,后来那户人家做的越来越过分,常在青走投无路之下便只得进定京城寻父亲的故人庇护。

????沈妙对常在青的遭遇很是同情,这般蕙质兰心的人却没能嫁个好依靠。本以为常在青会一直在沈府以客人的名义住下去,直到陈若秋拿出一封婚书,竟然是沈信与常在青之间的婚书,大约是沈老将军当初与常虎写的,时日隔得太久,众人又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说是玩笑话也不为过。

????但是这封婚书到底是让有些事情改变了。

????也不知是谁说的,常在青这么多年不曾嫁人,不仅仅是因为大户人家公子的胁迫,还有为沈信守着身。

????可是沈信与罗雪雁感情甚笃,这封婚书便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当时常在青跪在罗雪雁面前,说自己对沈信绝无别的心思,那封婚书也只是长辈们的玩笑,她自己也未曾放在心上,接下来的半生,只愿清清静静的过日子,什么都不愿想,至于嫁人,早已绝了念头。若是沈家觉得她有什么不便,她大可以去寻个庙门绞了头发做姑子,绝对不会打扰沈家。

????一个好端端的姑娘过来寻求庇护,还是恩人的女儿,怎么能让人家最后去做了姑子沈家众人纷纷劝解,尤其是陈若秋和任婉云二人,最后不知怎地,沈老夫人竟是提出让沈信纳了常在青为妾。

????沈信自然是不肯的,他自己的后院清清白白,多个女人算怎么回事。常在青也不肯,可最后同意的,竟然是罗雪雁。

????罗雪雁这样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又最是烈性,当初嫁给沈信的要求便是沈信的后院里只有她一人。沈信也的确做到了,却会主动要求自己的夫君纳了常在青。

????而常在青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得同意下来,不过却是说,只是站着姨娘的名义,却不会行姨娘应尽的义务。之所以答应下来,也无非是为了解决一些后顾之忧。平日里还是什么都不做。

????当时沈妙觉得常在青真是通情达理极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良善之人。做人姨娘却不会去分宠,安安分分的只是占个名头。沈妙自己在定王府上,那些大臣们送来的姬妾每每让她心烦意乱,瞧着常在青却是极为稳妥的。

????常在青就这么成为了沈信名义上的妾室,也的确与沈信没什么交情,看上去如同兄妹一般。倒是和罗雪雁之间关系甚好,原先还有些担心的,后来沈妙也觉得这样不错。

????再过了不久,罗雪雁怀了身子,常在青整日整日的照顾她,却不晓得为什么,罗雪雁在自家院子里小产了,小产过后,整日郁郁寡欢,不久就病逝了。

????沈信痛苦不堪,头发一夜间几乎都白了,罗雪雁一死,沈信似乎就失了生气,迅速的衰老下去。以至于后来都无心战事,被傅修宜算计的时候,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甚至还会被二房三房钻了空子。

????沈妙最恨的,就是常在青的手段。且不提罗雪雁当时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小产,可是沈妙知道,罗雪雁是巾帼女将,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憔悴郁郁而终。整日陪伴在罗雪雁身边的,能和罗雪雁说上话的便只有常在青,此事和常在青脱不了干系。

????沈信当时也派人查过,可都查不出什么线索,常在青是清白的。自从罗雪雁死后,沈信没有再娶,常在青依旧占着姨娘的名义,只是沈府大房里里外外都需要一个女人打理,常在青顺其自然的,在下人眼中便成了大房夫人。她温柔的不露声色,极快的笼络了下人们的心,倒是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气度。

????这才是沈妙觉得最可怕的地方。

????常在青很聪明,她知道沈信的心中容不得别的女人,她也根本不想去抓住沈信的心。所以她在罗雪雁的身上下手,骗取罗雪雁的信任,让罗雪雁将她视作亲人,然后在背后狠狠地捅上人一刀。言语可以伤人,常在青那样的人,只要稍微“无意”间说出几句话,也许都能让罗雪雁痛苦。在罗雪雁缠绵病榻的时候,常在青不知道说了多少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宽慰话”。

????沈信不承认常在青没关系,因为常在青自始至终要的,便是外人的目光。罗雪雁一死,她就是沈信唯一的女人,就是沈夫人,这辈子便可衣食无忧。常在青才是最现实的人,她从不去追求那些缥缈的情意。

????这是一个清醒又聪明的令人愤恨的女人。

????若是没有意外,或许常在青会以一个受害者委屈的面目一直活下去,沈妙甚至还会觉得她是个可怜的女人。可是纸包不住火,在罗雪雁去世两年后,常在青在柳州的夫君和儿子找上门来。

????没错,是常在青的夫君和儿子。一个赌鬼夫君和生了病的儿子。常在青早在许久就嫁人了,也许当时的确是两情相悦,可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常在青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会容忍一辈子泥盆里养牡丹带了银子,抛夫弃子,寻了个由头就奔赴定京。

????她的夫君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到常在青如今在定京,成为了沈信的妾,带着儿子找上门来。世人大哗,常在青做的如何温柔典雅,可是连生病的儿子都能抛下,可见也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良善,并且谎话连篇,令人称恶。

????常在青被带走了,可是沈信却成了定京城的笑话。给人养媳妇养了这么多年,不知道算不算戴了绿帽子

????沈妙闭了闭眼。

????往事如过眼云烟,她一直提防着有一日会旧事重演,可是没想到还是晚了。常在青出现了,并且和前生一模一样,她又很快让罗雪雁对她起了亲近之心。

????论起做戏,沈妙见过两个厉害的女人,一个是常在青,一个是楣夫人。只是楣夫人尚且还会有些洒脱狂妄的露出本性,而常在青却是因为太过小心翼翼,一点儿把柄都让人抓不到。

????可是今生非前世,沈妙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常在青好过。这只棋子要如何用才能用得好,却还得好好筹谋一番。

????正想着,却见屋中灯火一晃,突然有人在耳边道:“想什么”

????沈妙怔了一怔,下意识的身子往后仰去,差点摔倒,那人一把攥住她的手臂,一手扶着她的后背,将她扶好才收回手,站直身子。

????灯火下他的脸英俊的不可思议,挂着熟悉的顽劣笑容,俯头瞧着她道:“这么出神,在想如何报答我”

????“你来干什么”沈妙如今见了谢景行,连生气的情绪都懒得起了。不过心中却是起了一丝惊疑,她明明已经吩咐了莫擎在院子外增派人手,没想到谢景行到这里来还是如无人之境。他的身边人尚且如此厉害,见微知着,大凉的手段果然好生霸道。

????谢景行挑唇一笑:“我来取我的衣裳。”

????今日下午在明安公主那里,谢景行将自己的玄色大氅脱给了沈妙,替她解围。沈妙这才想起,却见谢景行瞧着地上,目光颇有深意。

????沈妙下午回来的匆忙,后来又着急着去见常在青,换了衣裳就带着惊蛰谷雨出去,那玄色大氅便随手被扔在椅子上,却不知怎么的从椅子上滑落下去,此刻静静的躺在地上,皱巴巴的团成一团,一幅惨不忍睹的模样。

????谢景行抱着胸,凉凉开口:“你可真不客气。”

????大凉睿王的衣裳好歹也是金贵的,就这么随手一扔,比擦桌子的帕子还要不如,普天之下也只有沈妙敢了。沈妙果真没跟他客气:“殿下的大氅就在地上,多谢了。”连应付的话都懒得说。反正大凉皇室有银子,也不差这一件两件的大氅。想着想着沈妙又扫了一眼谢景行,这般的好相貌,却是日日都要换新衣裳的,也不知大凉如何养得起这尊败家子。国库里的银子都用来做衣裳了,莫非是这样才不去打仗,因为没有军饷

????谢景行瞧了一会儿沈妙,饶有兴致的开口:“你今日奇怪,莫名发脾气,火气这么大。”他挑眉道:“是为了府上的那位叫常在青的女人”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