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相邀-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相邀

千山茶客2017-4-25 22:36:19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微微一怔,又抬眼看向谢景行。谢景行在明齐如同无人之境,熟悉的不得了。他自然是熟悉的,自小便生活在定京城,定京的每一处大约都了然于胸,加上背后有沣仙当铺这么一个买卖消息的驿站,谢景行的耳目,或许连傅修宜都要逊色多筹。

????他想知道什么,自然就能知道什么。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沈妙没好气道:“睿王殿下还有闲心操心别人的家务事”

????“家务事”谢景行挑眉,似乎觉得这个词颇为不错,道:“你似乎很忌惮姓常的女人。”

????沈妙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她道:“一个投奔的亲戚,有什么可忌惮的。”

????“不对。”谢景行摸着下巴扫了她一眼,忽而俯身,仔细的盯着沈妙的眼睛,他这么欺身而近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妥,沉吟一下,道:“柳州来的女人,你从未去过柳州,为什么好似很了解她”

????沈妙猝然抬眸,这么一抬眼,便和谢景行的目光对上。那青年的容色一如既往的摄人心魄,桃花眼中却目光隐藏着最锐利的刀锋,他说:“明安公主也是一样,你未去过秦国,却对她积怨颇深。”

????沈妙依旧不言,分明是亲近的有些暧昧的姿势,她的眸光却渐渐冷冽起来。

????“你自小生活在定京,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小春城,小春城的两年没有踏足他地,不可能去柳州,也不可能见过秦国公主。”他的声音从夜色里飘来,带着初冬淡淡凉意,几乎浸到人心里去。

????“你想说什么”沈妙看他。

????他低低的开口,嗓音优雅低醇,撩人却又让人心悸。他说:“你是沈妙吗”

????有一瞬间,沈妙的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仿佛有细细的凛冽的风从头顶灌了下去,让人一刹那变得冰凉。她见过许多人,依仗着前生做皇后的经历,那些人在她面前不过是一张又一张的脸谱,白脸红脸应有尽有,却只有面前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紫袍青年,是个活生生的人。

????因为探不清楚面具下究竟是一张怎样的面孔。

????沈妙对于谢景行的印象,前生只是英年早逝的俊美少年,今生得知他的深不可测,如今却越发的觉得可怕。她所做的事情的确引人怀疑,可是谢景竟然怀疑她是不是沈妙。

????她不是沈妙,她是沈皇后。谢景行敢想,并且想的有些接近于真相。那种几乎能被人窥探出秘密的不适让沈妙有一瞬间的慌乱。可是她什么也没做,只是盯着谢景行的脸,终于轻轻笑了起来。

????她常常笑,含着端庄的、温和的、仿佛并不在意什么的微笑,面对谢景行的时候,大多又都是含沙射影的,皮笑肉不笑的冷笑。如今的这个笑容,似乎是在夜里开放的玉兰花,含着淡淡的清香,全然无害的撒着娇香扑过来。

????可是那笑容只是短短一瞬,极快的,她便冷了脸色,道:“天下间,不是人人都如睿王殿下一般。”

????谢景行玩味的笑容微微一滞。

????沈妙是不是沈妙姑且不知,谢景行总归已经不是谢景行了。临安侯府的谢小候爷如今成了睿王,这是一个人吗或许别人还觉得奇怪,毕竟谢景行从前和大凉也扯不上什么干系。

????“你一点也不肯吃亏。”谢景行站直身子,眼底深意敛去,似笑非笑道:“应当还是沈妙。”他似乎是自言自语的感叹,又像是在对沈妙说话,道:“这么多秘密,打听起来真费力。”

????“睿王为何抓着我不放”沈妙看着他:“不管我有没有秘密,那都和睿王你没有关系。”

????“不巧,你的秘密我有兴趣。”谢景行悠然道:“况且我想了想,明齐中,信得过的人,似乎只有你了。”

????沈妙不怒反笑:“睿王健忘,不是还有苏明枫和荣信公主”

????谢景行微笑:“没有人告诉你,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灯火之下,他唇边噙着的笑容分明还是风流俊雅,却显得有些寂寥。

????不过眨眼间,谢景行就瞧向她,道:“你打算怎么对付常在青要是求求本王,本王可以帮你。”

????沈妙面无表情的道:“我只求睿王不要插手此事。”

????“看来已经想好怎么做了。”谢景行挑眉:“真厉害。”

????沈妙垂眸,只听谢景行又道:“秦国公主不会善罢甘休。”

????“不必提醒我也知道。”沈妙狠狠瞪了他一眼:“还得多谢睿王今日的出手相助。”

????以明安公主那种善妒的性子,又显得对谢景行颇为痴迷,见着谢景行偏帮沈妙,势必是要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在沈妙身上的。

????“她不是你的对手。”谢景行自然的伸手揉了一把沈妙的头,被沈妙甩开,颇可惜的看着自己的手指。

????沈妙不想说话,明安公主本就没什么脑子,她一点儿也不担心,最重要的还是秦国的皇甫灏。其实这一次皇甫灏和明安公主来秦国,便是为了和明齐的结盟一事。明齐是上赶着想与秦国交好,因着有个大凉在虎视眈眈。

????不论如何,却不能让傅修宜和皇甫灏搅在一起,如何破坏两国心照不宣的结盟,自然要花费力气。沈妙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谢景行身上,在这场逐鹿天下的棋局中,大凉又扮演着怎样的一步棋她不知道。

????她死的太早了,因此也并不知道前生到了最后,谢景行又是个什么样的场景想来他也不是战死的,而是金蝉脱壳,回大凉去当他的睿王殿下了。

????谢景行注意到她的目光,笑了,道:“你又怀疑什么了”

????沈妙定定的看着他:“睿王打算什么时候回大凉”

????“舍不得了”谢景行含笑扫了她一眼,看向窗外:“放心,暂时还不会离开。”他道:“皇甫灏和定王之间的把戏,本王也很想看到最后。”

????沈妙心中一动,谢景行道:“你不也想看么”

????“不懂睿王说的是什么意思。”沈妙口是心非。

????谢景行弯腰捡起地上的玄色大氅,那大氅上头沾了池水,湿漉漉,又被随手扔在一团卷的皱巴巴的,他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却是漫不经心道:“沈妙,你和我是同一种人。”

????“殿下天潢贵胄,臣女卑如尘埃,不敢相提并论。”

????“妄自菲薄。”紫袍青年唇角一勾,道:“你和本王一样,天生就该做人上人。”

????直到屋中再也没有那人的身影,烛火似乎都渐渐的冷却下来,沈妙还坐在桌前,谢景行临走的那一句话让她的心绪久久难以平静。

????和本王一样,天生就该做人上人。

????莫非谢景行是发现了什么端倪可这根本不可能,她又仔仔细细的想着前生与谢景行的交集,根本就没什么交集,连句话都不曾说过。沈妙想了又想,忽而发觉在此事上浪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想着谢景行莫名其妙就扰乱了她的生活,心中倒是生出一股怒气来。

????却说另一头的睿王府中,谢景行回到屋中,就寝的屋子几乎赶得上精致的寝殿了。他将手中的大氅随手扔掉,拿绢布擦拭手,从角落里猛地扑出一团白色的东西,对着那玄色大氅又扑又咬,甩着脑袋撒着欢儿。

????谢景行冷眼看着那毛团玩了一会儿大氅,才将它从地上提起来。

????“什么德行”他面露嫌弃。

????白色幼虎打了个喷嚏,爪子搂住谢景行的衣领,被谢景行面无表情的扔到了床边的窝里。

????“铁衣。”谢景行道。

????从外头掠进一个黑色身影:“主子有何吩咐”

????谢景行指了指地上的大氅。铁衣抽了抽嘴角,那是黑狮毛做的大氅啊,千金难寻,大凉的宝库里唯一一件黑狮毛的氅衣,就被人这么糟蹋铁衣想为永乐帝掬一把同情泪。

????“拿出去扔了。”谢景行开始宽衣。

????铁衣木呆呆的捡起那件氅衣,道了一声是。谁都知道睿王最是好洁,寻常人不能触碰,这大氅被人蹂躏成了这副模样,想来谢景行也是不会要的了。而睿王穿过的东西也没人敢偷偷的留下来,铁衣仿佛看到银子在哗啦啦的流走。

????方走到门口,却听到谢景行道:“等等。”

????铁衣回过头,谢景行犹豫了一下,皱眉道:“算了,清洗干净收起来吧。”

????铁衣一愣,随即欣喜地点了点头,托着那大氅飞快出了门。面上尽是欣慰,好啊,主子终于懂得不可骄奢淫逸了,这样最好,方能撑起整个大凉的未来。

????定京城迎来了这个冬日的第一场小雪。

????雪粒窸窸窣窣的铺了一地,雪白雪白的煞是可爱。进了冬,街道上的女子们便开始换上了绣着各种花样的袄裙,拢着各种绒绒的披风斗篷,倒是极为风雅。这样的雪天,手持一把油纸伞,踽踽独行,若是面如芙蓉,更觉风雅。

????沈府里的西院,有人就站在院子跟前看着外头的飞雪。

????“青姑娘也不进屋去坐着,这样在外头,仔细着凉,定京可不比柳州温暖,冬日里的风冷得很。”有人笑着说话,一袭鹅黄软云大袖衣,淡红如意百鸟裙,袅袅婷婷,梳着朝越髻,若是远远看去,还以为是哪家的二八少女。这人正是陈若秋。

????那站在院子边的人转过头来,简单的雪青碧霞勾丝长衣裙亦是穿的清雅动人。常在青笑道:“柳州很少下雪,一个冬日也难得下上几回,定京这雪下得真可爱,才想好好看看。”

????陈若秋笑了:“赏雪论酒是一桩雅事,青姑娘果真风雅。”她道:“日后若是青姑娘一直留在定京,看上几回便觉得无甚稀罕的了。年年都下,冷的慌。”

????常在青但笑不语。她二人都是文弱清雅,似是出自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一举一动赏心悦目,好似一双姊妹似的。陈若秋拉了常在青的手:“青姑娘就算是再如何喜欢这雪,也莫要在这院子里呆久了,省的进了寒气。屋里有暖炉,还是去屋里坐坐吧。”

????常在青也不推辞,二人便携手进了屋。进了屋后,婢子给两人送上煮好的热茶。

????陈若秋率先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笑着看向常在青:“我原先想着,咱们沈家到了这里,还少个姐妹与我分享这茶道精妙,可是一直找不见,如今你来了,我欢喜的很。”

????“三夫人厚爱。”常在青也笑。

????“青姑娘的性子讨喜,任谁都会喜欢。”陈若秋道:“我与你一见如故,便知道你是个聪慧又风雅的人。你与我说的这般投缘,却不知前几日与我大嫂说的如何”顿了顿,陈若秋又感叹:“我大嫂出自将门,便是不懂这些茶道什么的,不过却是个心性率直的好人,不晓得有没有吓着你”

????这话便是有些试探的意思在里面了。常在青轻轻摩挲着茶盖,低眉顺眼的答:“大夫人人很好,也与我说了许多不曾听过的趣事儿。并未因为在青的身份而有所避讳,在青心中感激。”

????“我就知道。”陈若秋点头:“你这般明理懂事,大嫂又爽朗直率,自然是能交好的。青姑娘可曾见过大哥”

????常在青摇了摇头:“那日天色太晚,沈将军还未回府,我便先回来了,想着改日再去拜访也不迟。”

????陈若秋笑的更深了些:“改日拜访也好,毕竟都是一家人,如今又都在定京住着,离得近,做什么事都方便得很。”

????正说着,却瞧见外头有丫鬟拿着一封帖子进来,瞧见陈若秋也在,先是冲陈若秋行了一礼,随即将那帖子递到了常在青手中,道:“姑娘,这是门房送来的帖子。”

????陈若秋目光闪了闪,笑道:“青姑娘才来定京不久,竟已经有了交好的朋友么这样下了帖子邀约,不知是哪户人家”

????常在青打开帖子瞧了瞧,笑道:“三夫人想岔了,我在定京城认识的人便只有沈府的人,何曾有朋友。这帖子是沈大夫人下的。”

????“大嫂”陈若秋一愣,看向常在青的目光多了几分惊讶:“看来大嫂很喜欢你,原先大嫂住在府上的时候,倒极少见她给人下帖子的。”说罢又很为常在青高兴似的:“看来你们果真是一见如故的投缘,我这心里都有些妒忌了。”

????常在青笑笑:“三夫人又打趣我。”

????“这帖子的日子就是今日呢。”陈若秋顺着常在青手上的帖子一瞧,惊道:“青姑娘现在不过去瞧瞧么”

????“眼下。怕是有些太早了吧。”常在青有些迟疑。

????陈若秋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这是做什么害羞要知道都是一家人,你便当做是串门子就行了。况且以大嫂的性子,你这般推拉忸怩,反倒让她觉得不爽快,心中不喜,何必惹人误会”

????常在青瞧着那帖子,陈若秋继续道:“其实不瞒你说,我也是有些私心的。我想着若是你与大嫂交好了,日后同大哥大嫂之间解释误会也轻松得多。这些还得仰仗你才是。”说着便叹息一声。

????“三夫人千万别这么说。”常在青忙道:“沈家收留在青,在青心中感激。况且前些日子去见过沈大夫人,是个心胸开阔的人,想来不过是一时误会。我去便是了,若有机会,定会帮着解释。三夫人不必提我也会这么做的。”

????陈若秋闻言十分欣慰:“我就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她说话的时候,顺手就褪下手中一个镯子,硬是给常在青戴在了手上,常在青要推辞,被陈若秋按住手,陈若秋说:“这镯子并不值当许多银子,只是胜在做工小巧,我晓得你是个不贪钱财的,给贵重的便也不会收。这镯子你收着,今日指不定大哥也在府上呢,打扮的得体些去见大哥大嫂总不会错,总不能让人小瞧了常家吧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常家想想。”

????这一番话说的发自肺腑,字字句句都是为常在青考虑。常在青也没再推辞,只是道:“三夫人对在青的好,在青都记在心里了。”

????“说什么呢,都是一家人。”陈若秋站起身来,瞧了瞧外面:“青姑娘先整理整理,我便不打扰了。趁着雪还未下大出门去,晚上方能回来的早。”她又细细叮嘱了伺候常在青的两个丫鬟一些事情,这才施施然出了门。

????陈若秋走后,赵嬷嬷将常在青的帖子收起来,道:“小姐真的要去沈宅见那位沈大夫人”

????“见。”陈若秋一走,常在青的笑容就淡了下来,虽然还是温声雅意的,却仿佛换了个人般,并未有方才那般真诚。

????“那位沈大夫人。”赵嬷嬷有些犹豫。

????“是个好人。”常在青坐在桌前,打开一小盒胭脂,在唇间抿了抿,胭脂的颜色极淡,这样浅浅的一层,便好似从唇中透出来的淡淡粉色,越发显得风姿绰约。

????“好人啊,老奴这下可以放心了。”赵嬷嬷松了口气。

????“是啊,”常在青对镜自照,却不知是在对自己还是对别人说:“我也放心了。”

????外头,陈若秋回到秋水苑中,将暖炉揣在手里,一转头却是迎上了沈玥。

????“娘,”沈玥道:“您这几日怎么老往那个常在青院子里跑找了您好几次都不见了。”

????“找我做什么”陈若秋抚着沈玥的头,沈玥的年纪越发大了,虽然出落得花容月貌,可是眼界这样高,一直放着也是问题,总不能放着放着就是老姑娘了。陈若秋知道自己女儿心中恋慕的是定王,可是如今她哪里有法子让沈玥嫁给傅修宜做个妾室的话,沈玥必然是不甘心的。沈万因为沈玥的亲事和陈若秋已经生气了几回了,陈若秋心疼女儿,沈万找到的那些高门子弟,陈若秋都想法子推拒了。

????“绣坊里新出的衣裳花样,”沈玥道:“想让您给看看,哪个好看”

????望着如花一样的女儿,陈若秋心中一阵头疼,她道:“这些花样子有什么用,你已经生的极漂亮了。有功夫捯饬这些,倒不如学学西院的那人。”

????“西院”沈玥疑惑:“娘说的是那常在青她有什么可学的”

????陈若秋摇头:“可学的多着呢,你若有她的三分本事,我也就放心了。”

????罗雪雁是什么人,虽然待人热情,却绝非是见过一次就给人下帖子的性子。这般迫不及待的相邀,陈若秋与罗雪雁做了这么多年的妯娌,还是头一次看到。陈若秋知道常在青这人令人心中舒服又生不起敌意,不过这样就能让罗雪雁亲近,也实在是太出乎她的乎意料了。

????但是,这对陈若秋总归是一件好事。

????她点了点沈玥的额头,恨铁不成钢道:“总之,你日后多跟她学着点,比你瞧衣服的花样子有用多了。”

????。

????沈宅里,谷雨一边给沈妙梳头一边道:“姑娘,就这么用夫人的名义给那个常家小姐下帖子,若是被夫人知道了,会不会出事呀”

????“用我娘的名义和用我的名义有什么关系”沈妙淡淡道:“总归都是一家人。”

????“可是姑娘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名义呢”惊蛰在一边擦桌子,闻言有些好奇。沈妙偷了罗雪雁的印章下了帖子让人送到了沈府,简直让屋里的一众丫鬟都惊掉下巴。若是冒充罗雪雁做别的事情便罢了,冒充罗雪雁去邀请一个并不见得有多亲密的小姐。总觉得有些小材大用的感觉。

????“我与她无甚交情,无缘无故的,请她来做什么。”

????惊蛰和谷雨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这话。对呀,沈妙和常在青之间又没有什么交情,犯得着偷了罗雪雁的印章给常在青下帖子么当日常在青来拜访的时候,也并未见沈妙有多高兴啊。

????沈妙垂眸,罗雪雁今日不在,便早些下了帖子为好,这位常家小姐,她总归是要单独会一会的。罗潭一大早就被支开了,整个府里只有沈妙这个能做主的人。

????正想着,便听得外头有小厮来通报,说是常家小姐到了。

????“这么快”惊蛰有些惊讶。

????沈妙微微一笑,有所求的人,自然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自己的野心。从前看不清,是因为身在局里,并且对沈家的所有事情都不甚在意,今非昔比,她倒要看看,常在青的道行又有多么高深

????常在青被小厮迎到了沈宅的正堂里等着。婢子端来热茶,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沈宅。

????沈宅和沈府不一样,沈府因为是老将军自来的府邸,风水颇有讲究,加之沈老夫人的习性,到底有些华丽花哨。而沈宅或许是因为沈信和罗雪雁都是练武之人,院子宽敞,正堂摆设也是方方正正,一看便是正气凛然。摆放的饰品虽然都简朴,可不知为何,竟然会有一种端庄威严的感觉,第一次来的时候常在青未曾仔细打量,此刻看来,却觉得不知为何身上都起了一层细汗,仿佛到了这个地方,整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变得正襟危坐了起来。

????婢子们都自顾自的打扫,并未有人与她说话,常在青一向礼仪良好,断没有催的道理。直到等了茶都凉了,外头都没有人来的动静。常在青便拉住一个婢子,问道为何罗雪雁还未出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那婢子也是笑盈盈的,态度恭顺有礼,说去问问,一转头却没了踪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接连好几次都是这样,常在青也有些坐不住了。第一次见罗雪雁的时候,她也将对方的脾性摸得差不离,是个爽朗的性子,待人接物十分热情,何以这一次却会故意给人难堪

????第一次,常在青心里竟然有些没底。来来往往的婢子们好似在看她,又好似没有看她。她终于坐不住了,想要起身告辞,却听得有人自身后笑道:“青姨久等了,实在对不住,方才在屋里打湿了衣裳,重新梳洗耽误了片刻。”

????常在青一愣,连忙站起身来,却见几个婢子跟着,沈妙从门外走了进来。

????少女一身翠纹织锦羽缎斗篷,手里拢着个暖炉,进了屋大约是觉得暖和了,将斗篷脱下,露出里面的黛紫素绒绣花长袄裙,是极艳丽繁复的图案,偏偏用了这样沉重的紫色,难得的是,她却没有穿的半分老气,反而贵气逼人。那黛紫色衬得少女肤白如玉,娇小精致间却仿佛行走在九重宫阙,一步步含笑,富贵生莲。

????常在青的脑子有一瞬间眩晕。

????她见过许多人,也见过许多自言气度风采绝佳的女子,包括被陈若秋不动声色捧着的沈玥。可是只有这沈妙,能给她一种惊叹的感觉。那一日在罗雪雁身边还好,今日她一人独自出现,便直接抢了所有风头,让人竟有迫然压力。

????“五小姐”常在青目光掠向沈妙身后。

????“不用找了,”沈妙微微一笑:“是我给你下的帖子,青姨。”

????------题外话------

????感觉陈若秋和常在青在一起的对手戏就是俩奥斯卡影后互相彪戏。

????娘娘:我就静静的看你们zhuangbility ̄,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