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 梦魇-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三十五章 梦魇

千山茶客2017-4-25 22:36:23Ctrl+D 收藏本站

????“是我给你下的帖子,青姨。”

????常在青一怔,有些不解的笑问:“五小姐这是。”

????“上回青姨来去匆匆,我倒是没有好好与青姨攀谈几分,青姨说好改日还会前来的,我等了许久,却没见到青姨的动静,只好自己先下了帖子。怕用我的印章不够妥帖,便用了娘的印章。青姨不会怪罪我吧”

????常在青瞧着面前的少女,她言笑晏晏,落落大方,竟是一点儿尴尬都没有。若是纠缠下去,反倒显得常在青斤斤计较了。常在青当即就笑道:“怎么会,五小姐相邀,是在青的运气。”说话间,却是不露声色的将沈妙又打量了一番。上回来沈府的时候,沈妙对她虽然不冷淡,但绝对算不上热络,甚至还有几好次失礼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忽然相邀,常在青的心里暗暗生了警惕。

????“正堂里冷的慌,青姨还是去我屋里坐坐吧。”沈妙笑着站起身来:“离这也不远的,我实在受不了这冷风了。”

????常在青便顺从的应了,待到了沈妙的屋子,沈妙让婢子上了茶水和糕点,火炉烧的旺旺的,将窗户开了一条小缝,这才将门掩上。屋里暖融融的,却又不至于憋闷。

????沈妙将茶盏推到常在青面前,常在青笑着端了起来抿了一口,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怪异。

????“这是朱丹茶,味道苦的很,又涩,无甚香气,青姨大约是喝不惯。”沈妙微笑着解释。

????常在青面色微微一顿,她被沈妙的这番动作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待客之道,自然是拿出最好的茶叶,何以用这般粗劣的茶招待客人,是为了羞辱她可是沈妙的神情,却又好似不是这样。

????“这茶水虽然苦涩,却对身体极好,冬日里喝了,能驱寒御暖,我爹和哥哥们都是练武之人,自来在冬日都喝朱丹茶,后来连带着整个府上都喝这样的茶。”沈妙看向常在青:“青姨出自诗书之家,大约是不喜欢喝这样的茶水的,可是我们武将家里,却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常在青摆手笑道:“五小姐说笑了,常家也只是普通人家,这朱丹茶虽然苦涩,可是却对人极好,喝久了便也不觉得涩了。”

????沈妙摇头:“勉强一时容易,勉强一辈子却难。”

????常在青一愣,只觉得沈妙话里有话,不由自主的看向沈妙。

????沈妙笑了笑:“说起来,听闻青姨如今住在沈府的,沈府的人对青姨可还好”

????“都很好的。”常在青笑道:“他们都很照顾我。”

????“你与三婶志趣相投,想来应当是十分投缘的。”沈妙笑道:“三婶从来就喜欢舞文弄墨,当初三叔便是因为这个对她十分尊重。想来你也看到了,三叔对三婶有多好,整个三房里便只有三婶一个当家主母。”说着又叹息一声:“只可惜了,三婶没有嫡子,若是有个嫡子,便也不必如此忧心。”

????常在青在沈府里呆了那么久,自然知道因为三房无子一事,陈若秋和沈老夫人几乎是日日闹矛盾。只是她没想到沈妙竟然会与她说这么一番话,沈妙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与她说些三房院子里的事情总觉得有些尴尬。然而沈妙说话的时候神情自然,仿佛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不值得说的事,倒让常在青分不清沈妙究竟是早慧还是天真了。

????“三夫人这般良善,日后定会子孙满堂的。”常在青顺着沈妙的话说。

????“自来就爱将我们大房与三房相比,”沈妙端起茶杯,吹了吹面上的茶叶,笑道:“一个文一个武。院中又都只有一位当家主母,不过我们府上倒还好,至少有我大哥,我大哥也要到了娶妻的年纪了,过些日子便为他挑一门定京的好亲事,有了嫂嫂,再有了侄儿,这屋里也算是热热闹闹的。”沈妙似乎是有些得意:“可是三房里,却没有我们大房热闹。”

????常在青先是觉得沈妙大约是孩子气,这是在和三房怄气,可是待听完整句话的时候,忽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变了变。

????不错,沈信的府上,罗雪雁蠢笨直接,不会用心眼,后院本就干净,收拾起来也不难。可是她差点忘了,还有一个沈丘呢。沈丘是罗雪雁的嫡长子,年少有为,再娶一个有力的妻族,就算她自己不争不抢,也在无形中被压低了三分。

????沈妙瞧见常在青脸色的变化,眸光微微泛冷。

????前生常在青最后入住沈信后院,那时候沈丘已经不行了,沈妙嫁到了定王府上,整个后院中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成为常在青的威胁,这样顺风顺水,常在青怎么会不把握好机会。

????可是如今却不一样,沈丘好端端的,一个健康的活生生的嫡长子在这里,常在青成为妻的可能就永远为空。

????这一位爱计较的,清醒的衡量着利弊的女人,又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

????她捻起桌上的糕点,笑道:“三叔真是可惜了,原先祖父还在的时候,似乎就说过三叔是沈家中脑子最灵的。仪表堂堂又腹有诗书,若是生个儿子,定也能与他一般聪明无二。可惜三房里却只有二姐姐一个女子,二姐姐如今也到了快要出阁的年纪,待二姐姐出阁了,三房里便只有三叔和三婶二人,实在是太孤单了。”

????常在青本来心不在焉的听着,闻言却是心中一动。

????说起来,沈信和沈万后院中的情况几乎是有些相似的。都只有一个女人,都是所谓的情种。只是说起来,沈玥比沈妙还要大两岁,沈玥即将出嫁了,三房无子,反而更是难得。

????“青姨与三婶的性子肖似,神态却也有几分肖似,俱是温柔解语,又懂得许多风雅之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一双姐妹。”沈妙迎着常在青有些试探的目光,不紧不慢的开口:“不过依我看,青姨比三婶更出色,因为青姨更年轻。”

????常在青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沈府里的人拿她和陈若秋相比较,她也是知道的。都和陈若秋一样是文弱秀气的才女,不过沈妙说的没错,再美的女人上了年纪,纵是有天大的才华,颜色都会枯萎。比起来,常在青就更显得动人一些。况且陈若秋自认是高门嫡女,行事甚至有些清高,可常在青自小在平民之家长大,懂得委曲求全,该低头时就低头,看人脸色,才会让所有人都赞她一声好。

????常在青目光沉沉的想,她是比陈若秋强的。

????沈妙端起茶来喝,入口的茶水滋味涩涩的,她却喝的好似蜜糖般,露出熨帖的微笑。

????常在青已经二十六了,定京城这个年纪的女人说亲,大多是给人做继室,还得将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养大,继母难为。况且常家小门小户,便是倚着沈家的名头,想要嫁个高门亦是困难。

????这位常在青抛夫弃子就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哪里有那么容易满足。原先不过是没发现沈万罢了,既然常在青最擅长的就是权衡利弊,沈妙便将三房里常在青所能钻的空子直直白白的给她摊到眼前去,让常在青自己选择。

????常在青的神色有些变幻不定,心中一团乱麻。沈妙的提议勾起了她心中另一个念头,一些未曾发现的事情涌上心头。

????不错,既然沈万喜欢的就是陈若秋这样的性子,她自己处处比陈若秋强,又怎么能讨不了沈万喜欢比起沈信这样的武夫来,沈万谦谦君子,风姿犹在,到底让她更觉得心中抒怀。

????可是今日之事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的,她原本是想着听陈若秋的话来试探沈信,她原本看中的也是沈信可到了最后,怎么转头去对付陈若秋了是因为沈妙总扯些不着边际的事让她分神,是沈妙沈妙

????常在青猛地看向沈妙。

????紫衣少女坐在窗前,外头的小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日头出来,照在她的半年莹白如玉的侧脸上。她的脖颈纤细,手握着茶盏,慢慢的小口小口的啜饮着。

????却是有种不露痕迹的威严。

????常在青打了个冷颤。仿佛到了现在才惊觉,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是被沈妙牵着鼻子走中的那个人。沈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看似不经意的随便说说,几句话却直接将苗头引到了陈若秋身上。沈妙的每一句话都在让常在青往三房上想。

????这少女绝非是蠢笨天真,反而像个怪物一般。

????常在青想到第一次来沈宅的时候,沈妙失礼的那几次,心中跳个不停,莫非在那时候沈妙便已经知道了她打的什么主意,所以失礼的事情,其实都是故意的今日将她邀过来,便也是为了如此

????沈妙看着她微笑:“青姨怎么出了一头汗,可是觉得屋中热了”

????常在青猝然回神,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瞧着沈妙,笑道:“大约是吧。”

????沈妙淡道:“将窗子掩的太紧,屋里便像作茧自缚般难受。还是打开窗子,去外头凉爽得多。”她吩咐惊蛰将窗户打开,再看向常在青:“青姨,我说的对不对”

????“五小姐说的没错。”常在青勉强笑道,瞧着沈妙的笑容却多了几分惊悸。她的心思掩藏的如此之深,可是沈妙仅仅只见了她一面便了解了她心中所思。这样的人是怪物,是风姿。常在青庆幸自己早早的发现了,若是真的进了沈信的后院,与这样的怪物打交道,常在青委实没有信心。

????沈妙浑不在意的一笑。

????她就是这么明明白白的告诉常在青了,你若是想要进我爹的院子,首先就要看你能不能对付的了我若是不行,就当是死在了这里,怕是回去的路都封死,看谁作茧自缚

????常在青不会冒险的,她向来寻得都是最有利最稳妥的法子。

????果然,之后与常在青说了没多久的话,常在青便称要告辞了。沈妙自然也不会留她,等常在青走后,谷雨奇道:“那常家小姐怎么奇奇怪怪的,好像躲什么似的,谁吓着她了”

????沈妙道:“吩咐下人,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常在青没有来过沈宅,记住了。”

????两个丫鬟应了就出了门,虽然不解沈妙何以对常在青这么一个人这样在意,可是沈妙做事自来有她的用意,丫鬟们都不会多置喙。

????等所有人走后,沈妙才坐在桌前,看着铜镜有些失神。

????让常在青去祸害陈若秋,是因为陈若秋委实可恶,也蹦跶的实在太久了。前生常在青和沈信的那一封婚书,可是被陈若秋“无意间”发现的。是陈若秋口口声声说不能委屈了常在青,要为常在青讨个说法。沈妙想着,只怕前生常在青最后将目光投向了沈信,未必就没有陈若秋在其中的推波助澜。

????既然她们是双生姊妹花,又俱是好姐妹,倒是不妨放在一处斗艳。看沈万喜欢的究竟是谁,沈妙眸光微冷,将陈若秋丢给常在青收拾,自然能让她乐得轻松。可常在青也不会轻易放过。

????只是沈妙皱了皱眉,前生常在青究竟做了什么,罗雪雁最后才会香消玉殒,到了现在,她都仍然是个谜。

????因着常在青的事情,这一日沈妙心中都计较着,晚上一家人吃饭的时候都想着此事,众人瞧见她心事重重,沈妙便推说自己有些疲乏,罗雪雁让人给沈妙做了点牛乳甜汤喂了,早早的让她休息。

????躺在床上,惊蛰和谷雨替她掖好被子,吹熄了灯,放下床上的纱帘,沈妙闭了闭眼。

????天色暗了下来,她的呼吸逐渐平稳,沉沉的夜色笼罩整个定京城,沈妙的身子轻飘飘的。

????外头阳光忽而大亮,她睁开眼睛,只觉得有些刺眼,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燥热起来,竟像是夏日。

????这本是初冬时节,又如何到了夏日。沈妙坐起身来,只觉得头疼的出奇,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坐在屋里的软榻上。从里屋传来女人说话的声音。一股子极苦的药味顺着里头蔓延出来。

????药香竟是带着几分熟悉。

????沈妙站起来,屋里竟然一个丫鬟都没有,那里头女人说话的声音倒是越发清晰了。她想了想,便走到屋里去看。

????只见宽敞的里屋里,窗户紧闭,天气本就热的很,这么一紧闭,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加上那令人烦躁的苦药味,仿佛胸口堵了什么似的,闷得出奇。

????沈妙走了几步,想去关上窗子,却听见有人说话:“去将窗子打开吧,我心里闷得慌。”

????沈妙一愣,床榻上躺着的女人,满脸憔悴,穿着一件深杏色的薄棉布长衫,大约是太热了,头发都被汗浸湿,前胸的衣裳亦是被汗透了大半。她脸色灰败至极,眸光又透出一种死色,沈妙瞪大眼睛,那是罗雪雁

????罗雪雁何曾有过这般憔悴的模样

????“姐姐还是好生躺着。”坐在床边的女人安慰道:“这样的天气若是着了凉才是不好呢。”

????沈妙转头看向那女人,淡青色的衣裳简单,衣料却是贵重的。清清爽爽又文秀的打扮,正是好年纪,同死气沉沉的罗雪雁几乎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人不是常在青又是谁此刻常在青挽着妇人的发髻,一手握着罗雪雁的手,边道:“姐姐还得好起来才是。”

????“我不行了。”罗雪雁气游若丝,眼中也并未有更多生机:“我的孩子没了,本就没什么盼头。日子过和不过又怎么样,平白浪费了这些药材。”

????“姐姐千万莫这么说。”常在青道:“五小姐若是知道您这样想,心中不晓得多难过。”

????“娇娇。”罗雪雁目光一痛,沈妙上前一步,想要握住罗雪雁的手,却从罗雪雁的手中穿过。

????仿佛她是不存在的一般。

????“娇娇恨我啊,”罗雪雁闭了闭眼:“可是我又有什么法子,沈家不能和定王绑在一处,定王瞒得了娇娇瞒不过我。娇娇如今连我和阿信都恨上了,连见也不愿见我一面,定王如今这般动作,娇娇日后又该怎么办横竖都是没路可走,我”她越说越是痛心,忽的用帕子掩住嘴,剧烈的咳了几声,再摊开帕子的时候,上头便是一阵殷红的血迹。

????“姐姐别想了。”常在青扶着她安慰:“五小姐如今不过是一时想岔了,或许定王殿下是真的待她好也说不定。再说父母和子女间哪里有隔夜仇,五小姐日后会明白的,这恨也不过是一时。”

????沈妙怒视着常在青,常在青这话看着是宽慰,实则却是火上浇油,便是坐实了沈妙恨罗雪雁的事。前生她嫁给傅修宜,虽然也想让沈家帮忙,而沈信不肯,因此而颇有怨气,可却也犯不着说恨。眼下罗雪雁气息奄奄,听闻沈妙恨自己的话,哪里会不痛心

????沈妙眼前花了一花,便又见着常在青的对面,穿着秋香色锁金边的女子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不耐烦。那女子也年轻,本是眉目清秀,却画着极为浓重的妆容,平白多了几分古怪。沈妙张了张嘴,这不是她又是谁

????常在青笑着道:“五小姐也莫要恼夫人,只是这兵力之事,自来就重要的很。将军和姐姐大约是有着自己的思量,这才如此。”

????“都是一家人,我既然嫁到了定王府,王爷便也是半个沈家人,爹和娘为何还要拿他如外人看待我知道,爹和娘从小便不喜欢我,所以将我丢在定京不管,连带着连殿下也受累。”

????常在青又笑:“五小姐这是说哪里的话,将军和姐姐虽然与小姐并未如大少爷那般亲近,却是血浓于水的。”

????“我不管,”年轻的沈妙骄纵道:“都说青姨娘最聪明,能不能替我想个法子让爹娘同意借兵给殿下”

????常在青似乎十分为难,片刻后才道:“五小姐既然是夫人亲生女儿,夫人铁定是心疼五小姐的。别的便不说了,若是五小姐同夫人撒个娇诉个苦,或许夫人会答应五小姐的条件。实在不行,如同那幼童一般,闹上一闹,也是可以的。”她笑道:“不过这都是我胡说的,五小姐还是斟酌斟酌。”

????在一边看着的沈妙早已气的面色铁青,常在青这哪是在劝架,分明就是在挑拨

????沈妙想起来了,前生罗雪雁怀孕到小产都未告诉旁人,本想着等胎坐稳了再传出去,谁知道中途出了变故。恰好定王想要同沈信借兵,沈信自然是不肯的。沈妙找常在青诉苦,常在青便引着她说话,让她同罗雪雁赌气。

????沈妙并不知道罗雪雁那时候落了胎,便去了,或许当时在沈妙看来只是一些寻常的话,可是在罗雪雁最脆弱的时候,无异于绝了罗雪雁的生机。在罗雪雁看来,沈妙说恨她代表着什么,没有一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恨自己。而沈妙刺伤罗雪雁的同时,还说了些定王待她不好的模棱两可的话,让罗雪雁担忧。

????思虑过剩,沈信不在定京,罗雪雁又要痛心又要忧心,接连丧子,便是再如何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沈妙恨不得冲上去抓花常在青面上虚伪的笑容。

????景色一晃,竟又到了一处院子里。那院子修缮的十分风雅,常在青穿着翠绿色的长裙,身边的丫鬟慢悠悠的为她打着扇子。夏日的风都带着热气,可扇子是用冰块浸过的,于是那风也就清凉的很。

????“听闻夫人快不行了。”常在青身边的嬷嬷道:“大夫说大约就是这几日的时间。”

????“让人伺候的好点。”常在青道:“别落人口实。”

????嬷嬷称是,又道:“姨娘总算是熬出头了。”

????“是啊。”常在青捻起罐子里的紫葡萄吃:“这么几年,总算是熬出头了。”

????“只是不知道老爷那头。”

????“将军深爱姐姐,自然是伤心的。”常在青微微一笑:“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坐着大房里唯一一个女主人的位置就好了。将军不认我,下人认我就好。”

????嬷嬷也点头道:“姨娘说的是,原先还以为夫人能撑得久一点,不曾想这么快就”

????“心都伤透了,整日又担忧,熬到现在已经算她命长的很。”常在青淡淡道:“罗雪雁本生的一个好命,嫁到这样一个好人家,院子里又没有别的女人,可惜,生了沈妙那样的女儿,就将她的好运气糟蹋没了。”

????沈妙一怔,只听常在青又道:“说什么便信什么,定王殿下的手段倒也是高的很,让沈妙对他死心塌地的。连爹娘都不要了,不过,若非沈妙蠢,又怎么成全我的好运道”

????沈妙站在常在青的对面,炎炎夏日,心却如坠冰窖。

????“沈妙让人从定王府送来的年礼吃食,全都被人做了手脚都不知道,她自个儿蠢,罗雪雁倒是疼她的紧,那些个药膳全都吃了。却不晓得自己女儿送来的却是毒药。那一日你也见着了,沈妙喂罗雪雁喝药,那一勺一勺喂得,可都是毒,偏偏罗雪雁还满心欢喜。”

????沈妙身子一颤,险些歪倒下去。

????那时候她为了帮助傅修宜说服沈信,想要讨好罗雪雁,便命人采买了药材学做了药膳,回沈府里做给罗雪雁吃。罗雪雁自来就觉得沈妙待她冷淡,忽而热情自然是高兴得很,全都一勺不剩的吃下去。原来那些东西便被人动了手脚

????罗雪雁是不会怀疑自己女儿害人的,可沈妙也没想到早在那个时候身边人就已经有了可趁之机。她忽而觉得好冷好冷,脑子乱哄哄的难受。

????从旁观者来看,她那时候有多恶毒多愚蠢,连被原谅的资格都没有。是她亲手推着自己的母亲进了黄泉路,她才是最不孝的人

????“罗雪雁强了一辈子,却折在自己女儿手中。说起来,我倒要谢谢沈妙。”常在青笑的舒畅:“将她母亲的命道拱手送给了我。从此以后,这沈家的后院便是由我说了算。罗雪雁这辈子不亏,若说她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大约就是生了沈妙吧,沈妙,的确是个害人精呢。”

????远处忽而有婢子急急忙忙的跑来,影子在夏日的太阳底下拉成长长的一条,那声音也是滞缓的,带着湿漉漉的汗珠的。他们说。

????“常姨娘,夫人方才咽气了。”

????“夫人没了夫人没啦”

????“轰隆”的一声惊雷,自天地之间铺开,照亮了夜色里的定京。雨声和着雷声闪电,将屋里人的哭闹声一丝不露的全部掩住。

????沈妙满脸泪痕,她尖叫:“娘,娘,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喜欢傅修宜,我再也不喜欢他了我错了,是我错了娘”

????床榻边上,冬日的惊雷照在她惨白的脸上,仿若厉鬼般凄厉绝望。紫袍青年站在榻边,面色复杂的盯着沈妙不断挣扎在梦魇中。

????片刻后,来人终是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探了过去。

????------题外话------

????这章写嗨了:3ゝ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