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本王想要-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本王想要

千山茶客2017-4-25 22:36:33Ctrl+D 收藏本站

????沈玥在秋水苑里很是闹了一阵,可惜这一次陈若秋却像是铁了心般的,任她哀求都无动于衷,甚至动了怒要说是再闹就将她软禁起来,沈玥心中真着了慌,可是陈若秋不再理她,出秋水苑的时候整个人就带了几分愤怒和焦急。

????却见彩云苑中走出几人,为首的蓝衣少女见着她,先是怔了一怔,随即上前道:“二姐姐。”

????沈玥扫了一眼那女子,“嗯”了一声,态度却是有些冷淡。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二房的庶女沈冬菱。沈冬菱以前被任婉云压得死死的,一年到头都不出院子,沈府里甚至有下人都不认得她。自从任婉云死后,沈贵被诊出了再也无法有子嗣,沈冬菱倒是成了二房唯一的血脉。可即便是这样,沈玥表面上待她温和,实则却是瞧不起沈冬菱这样的出身的。就算是血脉,也改变不了沈冬菱是庶女的事实。如果说沈玥对沈妙是嫉妒和怨恨,对沈冬菱却是毫不犹豫的轻视。

????沈冬菱却像是未曾瞧见她的冷眼,依旧笑着道:“我打算纺几匹丝来做绢布,前些日子里见姨娘说起如今兴起的花样。恰好描了几个花样子,二姐姐可要一些”话里却是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不必了。”沈玥道。

????这般被冷落,沈冬菱依旧好脾气的道:“如此便罢了,原先想着给二姐姐也做几个。”

????沈玥有些不耐烦,眼下她一心为陈若秋要为她选婿的事情担忧,又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却见沈冬菱低着头,露出一截洁白的脖颈,心中微微一顿。她收回手,仔细的打量起沈冬菱来。

????沈冬菱和沈玥的年纪只差半岁,如果说沈家原来的女儿中,沈清大方,沈玥雅丽,沈妙清秀,三人都还是有些嫡女独有的气质,那么沈冬菱就有种庶女特有的娇俏。万姨娘当初可是戏班子唱旦角儿的,既是花旦,总有几分姿色,沈冬菱长得不像沈贵,却和年轻的万姨娘几乎是一个巴掌拍下来的模子。眼睛大大,下巴尖尖,倒像是有些出挑的姨娘相。不过比起那些飞扬跋扈的姨娘,沈冬菱整日低眉顺眼,不争不闹的,倒又将她的姨娘相压了几分。

????可是仔仔细细的一经打量,也是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俏丽佳人。

????沈玥的心中突然一动,她主动拉起沈冬菱的手,笑眯眯道:“我不让你给我做,无非就是怕累着你了。你是府里正经的小姐,又不是绣坊里的绣娘,成日做这些针线活算怎么回事。”

????沈冬菱一愣,似乎诧异沈玥突然这么亲昵,面色微微涨红,几分受宠若惊道:“二姐姐言重了,平日里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姨娘叫我做针线活,便做了一些。不碍事的。”万姨娘似乎是当初被任婉云打压了太久收了性子,便是如今翻了身,最爱做的也不过是在院子里做绣活。沈冬菱倒是随了她的性子。

????见沈冬菱如此乖巧,沈玥眸光中的笑意更浓:“你这性子也该改改了,老实巴交的,爱做绣活是好事,可是哪有小姐成天都做绣活的。我明儿个要去珠宝铺子里挑些首饰,你跟我一块儿去吧,今年有些新的款式,或许有你喜欢的,看中了什么,我送你。”

????“这。”沈冬菱有些慌乱的摆手:“不行。”

????“你还跟我客气不成”沈玥佯怒:“你我总归是最亲的姐妹,若是连你都要这般生分,这姐妹做着还有什么意思”

????沈冬菱有些不知所措,却又不晓得如何接沈玥的话。沈玥见状,微微一笑,温和的拍了拍她的肩,道:“三妹妹还是这般胆小,倒是个惹人心疼的性子。成了,我还有些事情,便不与你说话了。明日让丫鬟去彩云苑找你,跟我一同去首饰铺子。”话中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沈冬菱点点头接受了。

????待沈玥一行人渐渐走远后,沈冬菱身边的丫鬟乌梅道:“这二小姐是什么意思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好端端的,怎么又突然想起邀姑娘去首饰铺子了”

????沈玥自然对沈冬菱都是淡淡的,独独这会儿热情,的确是惹人心疑。

????“她这是变着法儿的讨好我呢。”沈冬菱望着沈玥渐渐看不着的背影,微笑道:“大约是觉得我很好收买,想让我依赖她信任她,日后想要我帮她什么忙,便也简单多了。”

????乌梅闻言大惊:“那可怎么办这二小姐分明就是不怀好意,想要利用小姐,小姐若是着了道该如何是好”

????“无妨,”沈冬菱笑的有些欢喜:“这个忙我也乐意帮,就像她送我首饰一样。要把好东西拱手让人,我既不是圣人,哪有不要的道理。”她道:“只是她自己鼠目寸光罢了。”

????正往秋水苑中走的沈玥却是目光沉沉,满脑子都是方才沈冬菱柔弱又顺从的模样。同是窈窕淑女,同是芳华年纪,同是沈府的女儿没来由的,沈玥就有一种直觉,笼络住沈冬菱,或许在未来对她自己,大有作用。

????沈玥在这头闹得鸡飞狗跳的同时,另一头,沈府西院的院子门口,正有人在往外头搬花。熙熙攘攘的声音倒是显得有几分热闹,沈万自西院门口路过,便正巧听见一个婆子惊叫道:“小姐小心”

????沈万循声看过去,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正将一盆极重的花草搬到台上的位置,大约是手中的花盆太重,差点儿砸中了脚。旁边嬷嬷送了口气,那女子回过头来,冲着嬷嬷一笑,端的是笑靥如花。

????沈万的脚步一顿。

????女子穿着青碧色的对襟羽纱衣裳,下身着翡翠撒花洋邹裙,百合髻,头上插着一支玛瑙簪子,昨夜下过雷雨,今日早上便出了日头,她生的倒不算倾国倾城,只能算是秀美,可是日光将她额上的汗珠晒得晶莹,因为出了汗,脸上变生出了些红晕,竟有种无法言说的美。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沈万虽然不好女色,却不代表会对美人无动于衷。他的后院中只有陈若秋一个女人,虽然钟情,可天长地久,总会觉得有些乏味。如今却见这美人与天地之间,活色生香,自然不由得驻足。

????就像是欣赏喜欢的一幅画,一首诗,此刻的沈万,还未有别的情绪。他自来对男女之事就不甚热络。那女子似乎也注意到了有人在看她,转过头来,瞧见沈万,先是一愣,随即就走了过来。

????她走到沈万面前,没有尴尬亦没有害羞,落落大方的行礼:“三老爷。”

????沈万扫了她一眼,恍然大悟她的身份,就道:“常小姐。”

????常在青只见过沈万一回,那是她刚来沈府的时候,晚上陈若秋带着她去荣景堂给沈老夫人行礼。晚上灯火暗,众人又都各自想着白日的事,沈万也未曾留意常在青。没想到近了看,却是个难得的极有气质的美人,想着陈若秋与常在青似乎很是交好,态度便更加亲切了些。

????“常小姐在做什么”沈万笑着问。

????常在青回头看了院门口的花台一眼,笑道:“昨夜里下了雨,许多花枝都被雨淋湿了风吹坏了,我在同它们包扎呢。”

????“包扎”沈万有些新奇,问:“花朵如何包扎”

????常在青微微一笑:“三老爷瞧着就是。”

????沈万走到花台前去看,果真见到那些七零八落的花枝上,有的缠着布条,有的涂着药水一样的东西,却是小心翼翼的摆弄的十分整齐。周围放着一些剪子和布条,有一颗花大约是折了一半,竟是又被接了起来。

????“你倒是有心。”沈万喟叹:“也难得肯下功夫。”昨夜那一场雷雨,花草必不可少有损伤,便是陈若秋这样的爱花之人,可惜了一番之后便也将那些花草拿出去扔了。摧折过的花草不复从前好看,养着也是惹人生厌。不曾想常在青待这些花草却是肯用心,不仅没有丢掉,还好生的“包扎”。

????“花草也是有生命的。”常在青笑着道:“既说自己是爱花之人,总不能一遇到这样的事情便忘记自己的初衷吧。万物有灵,不能做心口不一之人。口口声声说爱怜花草,却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常在青爽朗道:“况且不过是动动手的事,愉人悦己,何乐不为”

????“好一个愉人悦己。”沈万看向常在青的目光充满欣赏:“常小姐才是真正的风雅之人,是我庸俗了。”

????“三老爷谬赞。”常在青打趣:“大家都是俗人,我也是有私心的,若是我将花草养得好,日后住在府上也会觉得安心许多。总还能做一点事的。”

????沈万开怀一笑:“常小姐多虑,便是常小姐什么都不会种,沈府里也不会有人想要赶你走。”

????常在青也跟着笑:“那就多谢三老爷了。”她忽而又想起了什么,看向沈万:“说起来,我昨日无意中摆了一盘棋,便是怎么也解不开。本想找三夫人帮我瞧瞧,可今日三夫人似乎有些忙碌,听闻三老爷亦是棋艺高手,可否替在青指点一二”

????又想到了什么,笑道:“我可以为三老爷煮茶,三夫人或许与你说过,我煮茶煮的十分好喝。”

????她态度落落大方,若是拒绝反倒显得是沈万失礼了。最后却又用茶来作条件,到显出几分俏皮来。沈万略一思忖,便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他们二人便到了花园中的石桌前开始对弈,对弈的时候,亦随口聊着些话。沈万诧异的发现,常在青不仅棋艺出众,与他谈话的时候,天文地表,无不涉猎。况且见识长远,便是朝中之事,竟然也能插得上一两句嘴。沈万自来就欣赏有才之人,对于女人的美貌到不那么看重,后院中独宠陈若秋,不过是因为陈若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可是陈若秋有个不好的地方,便是因为自己出身书香世家,偶尔还会端着架子,有些自命清高的模样。若是一两次倒也是情趣,日日生活在一处的人,难免觉得陈若秋偶尔也会太小家子气,斤斤计较了些。

????常在青却十分不一样,同样是十分有才华的女子,常在青身上却没有大户人家有的骄纵和清高,反而相当爽朗。在爽朗又不乏细腻,十分善解人意。与她说话的时候,似乎妙趣横生,让人心中又熨帖的很。不知不觉,沈万看向常在青的目光越来越欣赏,流连在对方身上的时候也越来越长。

????赵嬷嬷远远的瞧着,眼中流露出一丝欣然。却是不动声色的吩咐丫鬟将院门看好,莫要放旁的人进来。

????这头如此,明齐的皇宫之内,今日也是分外热闹。

????太子为了招待秦国和大凉来的两位客人,特意设宴款待。秦国太子和公主在场,大凉睿王也接了帖子,陪着赴宴的,还有明齐的九个皇子。

????太子如今病情越发严重了,这倒是不折不扣的事实。正因为如此,连带着跟着太子的楚王和轩王也有些军心摇动。这两年来,太子的势力正在被别的皇子势力渐渐取代。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一个事实,太子的这个位置,坐的并不会太过长久。太子自己大约也意识到了,这两年来,连朝政之事大抵参与的都很少,不是不想参与,只是跟着他的人太少了。

????反观之,周王静王两兄弟和离王一派倒是越见显赫。离王自来就是因为笑面虎左右逢源,追随者众多。周王兄弟么,则是凭借着自己的母妃徐贤妃。这两派势力如今斗得水火不容,颇有些图穷匕见的模样。

????最安稳的,倒是定王傅修宜了。定王这两年也参与朝事,只是他参与的朝事大多很讨巧,似乎是刻意为了表现出自己并无野心。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尽管如此,文惠帝却对他十分满意,也因为他表现出来的这份中立和安然,无论是太子,还是周王,亦或是离王,对他都没有刻意打压。

????定王反而是最安全的一人。

????堂厅里,太子笑着举杯相邀:“诸位远道而来,实在应该庆贺。”

????皇甫灏坐在太子下手,举起杯作势与太子碰了一下,笑道:“多谢太子盛情款待。”

????皇甫灏的身边坐着明安公主,在被皇甫灏禁足几日后,明安公主终于被放了下来。今日她也是盛装打扮了一般,眉眼含情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紫袍青年。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睿王半块面具蒙着脸,眼神却一点儿也未往她这头瞟。但也并未看太子,反是盯着酒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子笑问:“睿王如何不饮酒可是酒不合口味”

????睿王勾了勾唇,道:“身子不适,不宜饮酒。”

????几乎是毫不掩饰的打脸了。这睿王虽然自来到明齐之后就一直神秘莫测,态度也瞧不出待明齐究竟是个什么端倪,可礼数却是齐全的。今日这般,在场的诸位却是心中不由得冒出一个想法,大凉的睿王似乎有些心情不悦。

????可好端端的,谁又惹了他

????太子面上有些尴尬,傅修宜开口道:“既然如此,睿王殿下就以茶代酒吧。来人,给睿王上茶。”

????傅修宜开口,接了太子的话头,太子的脸色好看了些,对傅修宜倒是出了几分感激。其余的一众皇子皆是对傅修宜的话十分赞同,虽然睿王来头不小,可谁也不愿意在别国面前伏小做低,傅修宜这般硬气又不失礼的话,全了明齐的脸面。

????皇甫灏探究的看向睿王,明安公主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睿王,开口道:“睿王殿下无事吧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太医过来瞧瞧”

????皇甫灏闻言,顿时沉下脸,狠狠地看了一眼明安公主。明安公主平日里骄纵便罢了,可是眼下当着明齐这么多皇子的面表现出对睿王的痴迷,不是上赶着给人看笑话况且皇甫灏自己也是男人,男人对男人的心思最了解,睿王看明安公主的眼神,分明就是有几分不耐烦。若是这睿王是个大度的便罢了,要是睿王脾气不好,真的厌烦了明安公主,连带着整个大凉都对秦国无甚好感,吃亏的只会是他。

????睿王却没搭理她的话,反而是看向了对面座中的最后一个人,众人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顺眼看去,却是定王傅修宜。

????傅修宜在九个皇子中自来是最安分守己的,此刻睿王却独独看向他,几个皇子再看傅修宜的目光就有些变了。傅修宜倒也镇定,并未因着睿王的视线而显得慌乱,他与睿王对视。

????睿王忽然笑了,道:“来明齐之前就听闻九皇子少年俊才,如今一看名不虚传,不知可有婚配了”

????众人却是没料到睿王会突然来这么一句,神情陡然间古怪起来。傅修宜也愣了一下,答道:“还不曾。”

????周王哈哈大笑,他坐在傅修宜身边的,顺势拍了拍傅修宜的肩膀,道:“咱们老九是几个兄弟中唯一未曾娶妃的,怎么,睿王也对老九的亲事有兴趣”

????睿王面具下的唇勾了勾,悠然道:“大凉宫中也有许多适龄公主,本王一见九皇子,觉得甚是投缘,有心想结秦晋之好。”

????此话一出,在座诸位顿时神情大变。

????睿王这话的意思,竟然是想要和傅修宜做个亲家。若真的如睿王所说,娶一个大凉的公主,背后的意思可不仅仅是多一个妃子,还多了来自大凉的助力。如果说之前对傅修宜态度的温和是因为傅修宜从未表明过对皇位的兴趣,那么睿王此刻的一番话,却让众人无法再用从前那样的目光看待傅修宜。因为傅修宜一旦娶了大凉公主,就会成为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

????傅修宜握着酒盏的手也猛地一紧,不动声色的看向睿王。

????真的就只是如表面上说的,想要将大凉公主嫁给自己吗傅修宜不觉得。

????睿王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

????傅修宜从来秉持的都是韬光养晦的观点,不到最后时分,不可亮出自己的底牌。虽然睿王的条件令人心动,可若是真的有此好意,傅修宜绝不愿意是在现在,当着所有皇子的面提出这事。不过是一句话,皇子们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提防,几乎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就算他再如何心动,那都是不可能同意的。傅修宜紧咬牙关,不知道为何,他竟觉得这个并未有交集的睿王对他似乎充满敌意,否则便也不会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他陷入如此艰难的境地。

????他的心中对睿王生起警惕,面上却是赧然笑道:“多谢睿王殿下厚爱,只是在下如今未有娶妻念头。”

????“哦”睿王唇角一勾:“可是九皇子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所以不愿本王自来不做棒打鸳鸯之事,若是如此,也不会勉强。”

????“殿下说笑。”傅修宜拱手:“只是如今的确尚未有此念头。”

????见傅修宜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睿王的提议,诸位皇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可是经过方才的事,对傅修宜再无从前的放心。今日傅修宜是拒绝了,谁能保证来日他又改了主意呢皇位一事,自来就是天大的诱惑,他们九人尚且想要为之一搏,凭什么觉得皇家中还会出个清心寡欲的圣人

????“真奇怪。”睿王却好似独独对傅修宜极有兴趣,并未因为傅修宜拒绝了提议就放过他。他似笑非笑道:“九皇子并未娶妻,又无心仪之人,为何不愿考虑此事。本王见九皇子也是风流俊杰,莫非平日里就没有爱慕你的姑娘”

????此话一出,向来有些粗枝大叶的成王哈哈大笑道:“睿王殿下有所不知,原先在咱们明齐的,可有位姑娘爱慕咱们老九,爱慕的举朝皆知。”

????“是不是沈妙”不等成王说完,明安公主就急急的打断他的话。明安公主是听过沈妙的那些传言的,当初还很是嘲笑了一番。

????“原来公主也知道”成王有些讶异。

????“沈妙痴恋定王殿下的事便是秦国都知道了,算不得什么稀奇。”明安公主幸灾乐祸道。只要能让沈妙丢脸的事,她总是乐于插上一杠子。

????“不错。”成王笑道:“睿王殿下可能有所不知,这沈妙便是为威武大将军的嫡女,当日在朝贡宴上与公主殿下比试的那一位,您也是见过的。”他感叹道:“想当初那沈妙年岁还小,便整日都想法子去寻老九,便也是不知羞的,直接与老九说了爱慕之心。还为老九做针线,做糕点,学抚琴,学写诗。啧啧,真是做了许多事。”成王虽然如此说,可话里却带了恶意的侮辱,就像是看个笑话一般。

????“当日在朝贡宴上,她却很有几分风姿。”说话的是皇甫灏。从外头传言说起来和亲耳从知晓内情的人听到是两回事。皇甫灏也难免有些诧异,在秦国府上,在朝贡宴上,沈妙表现出来的,却不像是那般委曲求全的人。做针线,做糕点。皇甫灏想着沈妙对明安公主横眉冷对的时候,只觉得十分奇异。他玩笑道:“九皇子真是铁石心肠。”

????“当初那沈小姐年纪小。”成王继续道:“谁知道两年后,竟然出落得如此美丽。并且原先蠢笨怯懦的,如今却是一点儿也看不到从前的影子。这明齐定京城的小姐里,比她更出色的好像也没多少。”成王嘿嘿一笑:“早知如此,老九当初何必如此无情,平白辜负了美人恩,要知道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明安公主冷笑:“这沈小姐倒也是个妙人,身为姑娘家,却一点儿也不知羞,便是这般直接的追过去。也真难为她了,做针线,做糕点,日日跟着。真是好体贴啊。”

????晓得明安公主在朝贡宴上被沈妙对付,所以对沈妙不痛快。众位皇子便也只是笑着不说话。

????还是傅修宜轻轻摇了摇头头,他道:“沈姑娘是好人,诸位还是不要拿她开玩笑了,坏了她的名声的罪过,谁也担不起。”

????“老九,你就是太严肃了。”楚王笑道:“你不要人家,难不成还不许别人要。若不是我们都已经立了妃,要我娶沈小姐,我也愿意”

????“不错”皇子们纷纷附和。

????“的确如此,”皇甫灏笑道:“若我是九皇子,我也一定会娶她的。”

????明安公主心中不悦极了。她看向睿王,发觉睿王并未跟着众人玩笑起哄,反是眸光安静,心中一喜,问道:“睿王也是如此以为吗”

????睿王一顿。

????众人的目光望向他。

????带着面具的年轻男人挑起酒盏把玩,淡淡道:“为男子做针线,做糕点,学抚琴,学写诗”

????明安公主道:“不错,简直伤风败俗,殆笑大方”

????“这样好的姑娘,”睿王含笑道:“不巧,本王也想要。”

????------题外话------

????谢哥哥和傅渣渣第一次撕逼。

????谢哥哥伤心欲绝:你都没有和我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却和他写诗学抚琴从做糕点到做针线wtf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