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 结盟-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四十二章 结盟

千山茶客2017-4-25 22:36:58Ctrl+D 收藏本站

????“是吗”

????空旷的密室里响起男子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十分平静,甚至称得上悦耳动听,然而在此刻此时,却仿佛带着令人心悸的力量,让人听了便觉得毛骨悚然。

????谢长朝一愣,闪电般的放开沈妙转头注视着来人。

????密室的墙壁上挂着牛角,牛角里放置有照明的火把,燃烧的火把火光明亮,将昏暗的密室似乎分成了两部分,对面的人站在暗色里,就着昏暗的火光,依稀可以看清楚他的相貌。

????那是一个身量极高极挺拔的青年,外罩一件玄色锦鼠毛披风,却露出里头紫金锦袍,鹿皮青靴,暗金腰带,便是在这样阴暗的地方,亦是丝毫不掩尊贵之气。而他面上戴着半块银质的面具,分明是极冷的色泽,却又在密室里火把的照耀下跳跃出几分暖意,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谢长朝呆滞片刻,忽然叫道:“睿王殿下”

????他是在明齐的朝贡宴上见过此人的,也在太子的东宫宴席里与此人打过照面。带着半块银面具的人不是大凉睿王又是谁可是大凉睿王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谢长朝忽然心中一沉,他问:“你怎么知道这里”

????这是临安侯府内的密室,便是睿王有天大的本事能潜入其中,可是这密室却决计是万万都不会找到的。这密室谢鼎都一无所知,整个临安侯府,只有谢长武和谢长朝二人知道。大凉睿王一个外人,又是如此发现此地谢长武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

????沈妙在瞧见谢景行出现的那一刻便松了口气,心中生出几分庆幸。她固然可以和谢长朝拼上一拼,也未必想不出别的脱身法子,但总会有万一。万一有什么不好,将来也凶险的多。谢景行的出现,似乎就连“意外”二字都省了。

????“说啊你为什么知道这里有密室”谢长朝的心中忽然涌出了一种强烈的不安,这种不安并非是因为对方是大凉睿王而生出的恐惧。而是一种本能的,打心底冒出来的畏怯。可是这密室只有他和谢长武知道,就连他的那些手下都不晓得。今日也是一人前来,此刻要逃也来不及。

????“临安侯府,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那紫袍青年慢悠悠的踱步上前,从暗处走到了光明底下。越是明亮的火把映照下,银质的面具亦是跳动着闪耀的熠熠光泽。他勾了勾唇,笑容也不知是嘲讽还是真心,慢慢的伸手拂向脸上的面具。

????沈妙微微一怔,谢长朝咽了咽口水,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紫衣青年。

????银质的面具被拿下了。

????灯火一寸一寸爬上青年近乎完美的脸庞上,五官英俊到烈日都为之失色,那似笑非笑的顽劣表情一如既往,而一双桃花眼经过岁月的沉淀,少年时期的轻佻敛下,生出几分淡漠几分深沉,却如同行驶在暗夜星河上的小舟,低头去望,依旧是满眼明亮。

????比两年前更英俊、更沉稳、更深不可测、也更危险的谢景行。

????是在战场上被人万箭穿心的,剥皮风干早已在明齐历史上形成唏嘘一叹的谢景行。

????谢长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大叫道:“谢景行谢景行”

????“难为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谢景行含笑上前,只是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别来无恙,谢长朝。”

????“你不是死了吗”谢长朝面上开始升腾出恐惧的神情,他惶急的开口:“你不是在北疆战场上被万箭穿心,扒皮风干示众,早就死的尸骨无存了吗你是人是鬼别过来”他说的又快又急,仿佛这样就能掩饰自己心中的恐惧似的,仿佛一个劲儿的说谢景行死去的消息,说的那些话就能成为事实一般。

????谢景行道:“你说我是人还是鬼”

????谢长朝一愣。

????面前的青年衣饰矜贵,姿态优雅入骨,如果说两年前的谢景行是一把看上去就十分华丽的宝刀,而如今这把宝刀终于出鞘,带着收敛的杀意,却让所有人都忽视不了其中锐利刀锋。

????谢长朝的目光落在谢景行手中的银面具上,心中一动。

????谢景行若是真的是鬼,怎么还能以睿王的身份出现谢长朝可记得清清楚楚,面前的谢景行戴上面具,分明就是大凉的睿王。难怪他和谢长武总觉得大凉的睿王十分肖似一个人,却总是想不起来,如今想来,就是谢景行无疑。只是两年前谢景行战死沙场的事情人尽皆知,没有人会把睿王同一个死了两年的人联系起来,却不知,此人早已偷梁换柱

????思及此,谢长朝忽然冷笑道:“原来如此,原来你没有死,却跑去投奔大凉,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摇身一变成了大凉的睿王。你假死叛国,不配做谢家的子孙,父亲知道此事,一定以你为辱。大哥,小弟可真佩服你啊。”

????沈妙已经退到了角落里,闻言有些诧异,没想到谢长朝竟然会以为谢景行做了明齐的贼子,投奔了大凉。却也不想想,大凉就算再如何厚待有才之士,一个永乐帝胞弟的身份,却也不是随随便便许给别人的。

????果然,谢景行轻笑一声,眸光渐冷:“不要拿你肮脏的血统与我混为一谈。想做我的兄弟,谢长朝,你还不够资格。”

????谢长朝不屑的笑道:“莫非你以为你得了个睿王的身份,就真的是大凉永乐帝的胞弟了谢景行,你自来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如今却也学会做白日梦了。”

????谢景行不置可否。

????谢长朝见状,面色慢慢变了,他道:“你你真的是大凉的睿王”

????“所以呢”谢景行盯着他:“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别碰我的东西。”

????谢长朝怔住。自他和谢长武很小的时候起,就很讨厌谢景行。临安侯府的下人们原先都是跟着玉清公主的老人,偶尔聚在一起的时候说话,谢长朝听见说是方氏逼死了玉清公主。谢长朝不认识那个他们出生就死了的玉清公主,却十分记恨谢景行,原因无他,因为谢鼎对谢景行宠爱的没有理由。

????谢景行永远占着临安侯府最好的东西,吃的穿的玩的,谢景行想做什么没人敢阻拦,便是犯了天大的错,哪怕是打了皇子或是大臣家的少爷公子,谢鼎也只会自己赔礼道歉,待谢景行也只是轻轻揭过。有一次从海上送来一快虎皮被谢鼎给了谢景行,是非常罕见的完整虎皮,谢长朝和谢长武年纪小,偷偷去了谢景行屋子玩了一下午那虎皮。

????后来谢景行回来了,谢长朝永远都记得谢景行的神情。谢景行看了一眼被谢长朝兄弟二人爬过的毛皮,轻描淡写的让管家拿去烧了。

????他说:“别碰我的东西,脏。”

????谢鼎将谢家两兄弟狠狠责骂了一通,却偏偏没有责骂小题大做的谢景行。谢长朝从那个时候起,就对谢景行的东西有一种执念。沈妙也是一样。

????所以听到谢景行的话,他立刻就笑了,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沈妙,恶意的道:“谢景行,那又如何,我碰了你的女人,你也要像从前一样,把她烧了吗我刚摸过她,你嫌不嫌脏”

????沈妙目光沉沉,谢长朝的确是有一开口就让人想杀了他的本事,别说是谢景行这样脾性强势的人,便是她重生以来一直秉持的好脾气,眼下也想让人将谢长朝拖出去斩了。

????“她和虎皮不一样。”谢景行微微一笑:“当年的虎皮在我眼里一文不值,所以烧就烧了。现在”他的眸光冷冽,说出的话温和,却带着凛冽寒意。

????“我以为你太脏了,所以还是烧了你吧。”

????谢长朝先是不屑的一笑,笑着笑着,瞧着谢景行好整以暇的神情,他突然笑不出来了。谢长朝坐在地上,往后退了一步,强忍着内心的恐惧道:“你想干什么”

????“谢长朝,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长进。”谢景行似乎对他的反应有些失望,叹道:“你看了我的脸,你以为我会让你活下去”

????沈妙竟然觉得有几分好笑。

????谢长朝这个段数,在谢景行的面前就像是稚童,难怪谢景行会觉得失望。早在谢景行拿下面具的时候,沈妙心里就清楚,谢长朝今日是不可能活着出去的了。

????谢长朝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他道:“你不敢,我是父亲的儿子,这里是临安侯府,你杀了我,别人总会查到你的身份,你也不会好过”

????“放心吧,”谢景行微笑:“今日临安侯和谢长武赴宴,夜里才回,无人会发现你的踪影。”他道:“看在你叫了我那么多年大哥的份上,我也会照拂你,不会留你一个人在黄泉路上。谢长武会下来陪你,谢字就不必说了。”

????谢长朝似乎终于相信谢景行是来真的了,站起身就要往外头跑,可他两年前都不是留了余地的谢景行对手,如今又怎么可能在谢景行手下脱身。他自己尚且未看清楚,就被人从后面踢中膝盖,电光石火间喉咙就被人卡住了。

????沈妙正看着,却忽然面前一黑,有什么东西拢在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来,却是谢景行的披风。

????谢景行用披风把她兜头罩了进去,道:“别看。”

????这头语气温和,另一头却是毫不留情的咔着谢长朝的喉咙慢慢收紧,密室里清晰的能听到骨头发出的脆响。

????“咚”的一声,沈妙拨开罩在头上的披风,谢景行已经用帕子擦拭着手,地上谢长朝仰面躺倒,大睁着眼睛,显然已经是没气了。

????谢景行出手果断狠辣,沈妙还是第一次见他杀人,却见他神情平静,并未有一丝异样,不由得在心里喟叹。

????她把披风递给谢景行,谢景行见状,扫了她一眼,别过头去:“你自己留着吧。”

????沈妙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却发现放在同谢长朝挣扎的时候,衣襟都被谢长朝撕坏了,眼下大喇喇的袒露着,连肚兜都能瞧得见端倪。她一愣,随即心中将谢长朝骂了一顿,倒是将谢景行的披风罩在身上。

????谢景行的披风于她来说太大,前面的扣子扣不上,沈妙弄了半天也不好。谢景行见她迟迟未反应,转过头,恰好见着沈妙还在弄披风的扣子,便走过来在沈妙面前蹲下。从披风的领口里抽出带子替沈妙系好。

????他的手生的十分好看,骨节分明又修长,系带子的动作灵巧又温柔,如果忽略了一张冷脸外。沈妙抬眼瞧他,谢景行的睫毛生的极长,垂下来的时候,锐利的目光变得柔软,到显出几分难得的温和。

????他专心致志的打着结,却从头至尾冷着一张脸,好似心情不佳,却不晓得是谁惹到了他。

????打完个结实的蝴蝶结后,谢景行还未站起身,沈妙道:“其实你不用杀了他的。”

????她说的是谢长朝。谢景行其实并没有必要杀谢长朝,谢长朝说的没错,他虽是庶子,可到底也是谢鼎的儿子,虽然不晓得谢景行留在明齐究竟是为了什么,可是这样肯定是会给他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看了我的脸,不能留活口。”谢景行道。

????沈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根本没人要看谢景行的脸,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谢景行自己主动把面具拿下来的。谢景行根本就是对谢长朝动了杀心,又何必找这么个牵强的理由。

????“日后少出门。”谢景行道:“我来的再晚点,今日你就出事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微微蹙眉,和着冷脸,倒有几分谆谆教诲的模样。

????沈妙一时无言,想了一会儿,道:“我爹娘大哥他们现在怎么样”

????“沈家军全都出动,定京挨家挨户找过几回,都无功而返。”谢景行道:“没人猜到你藏在临安侯府。”顿了顿,他又道:“罗潭伤的很重,一直昏迷不醒,高阳已经去沈宅救人了,听说眼下情况不错。”

????“罗潭受伤了”沈妙一愣:“怎么还伤的很重”

????“中了刀伤,”谢景行侧头瞧了沈妙一眼:“你不知道”

????沈妙摇了摇头:“当时我被打昏了带上马,后来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默了一会儿,沈妙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谢景行:“罗潭受伤不醒,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谢景行有些莫名:“什么意思”

????沈妙心中一动,罗潭受重伤昏迷不醒,自然是不可能见到谢景行,也不可能同谢景行说自己对他的托付的。那么谢景行眼下过来救人是他自己的主意

????沈妙一瞬间心情有些复杂。

????倒是谢景行,眸光微微一闪,忽而靠近沈妙,双手撑在沈妙的身旁,几乎是将她拢在怀里的姿态。他扬唇道:“听你的意思,你让罗潭找我了向我求救”

????沈妙把他推开,知晓谢景行聪明,瞒也瞒不过去。就道:“只是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况且身份也便利的多。”她强调道:“我让罗潭来找你,说好了是一桩交易,待你救我出来,我自然也会付出相应的酬劳。”

????“酬劳”谢景行满不在乎道:“沈家贴出万两黄金,不过我不在乎,大凉国库多得是,你能付得出什么”

????沈妙咬牙:“只要不以身相许,自然都是可以的。”

????谢景行挑眉看她,叹道:“原来你是这样想的,莫非你在提醒我,你想嫁给我的事实女子当婉约含蓄,你这样不好。”

????沈妙唯有冷笑以应对。

????“算了,”谢景行道:“救人于我只是小事一桩,我也不为难你。酬劳简单,”他盯着沈妙,似笑非笑道:“写诗弹琴,做糕点做针线,暂时就这几样吧。”

????沈妙:“”

????她说:“换一个。”

????“本王就要这个。”谢景行拒绝了沈妙的话。似乎是觉得地上有些凉,又将沈妙拉了起来。

????“眼下不能送你回沈宅,你一共失踪了三日,外面流言漫天,此刻回去,难免被人猜疑。”谢景行道:“我安排人送你去公主府,容姨会帮你。”

????沈妙怔住,看向谢景行,问:“荣信公主也知道了你的身份”

????谢景行摇头:“明齐人里,你是唯一一个。”

????沈妙就沉默了。谢景行看着地上谢长朝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忽然道:“不过今日我为了救你,出手杀人,难免惹了麻烦。此事因你而起,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是我的盟友,明白了吗”

????“我好像并没有同意。”沈妙气急。

????“我同意就够了。”谢景行欣然,打了个响指,从外头走进两名黑衣人。

????“搬回去。”谢景行用脚碰了碰谢长朝的尸体。

????沈妙诧异:“你要他的尸体做什么”

????谢景行挑眉:“有堪大用。”

????铁衣和南旗二人将谢长朝的尸体运出去。也得亏谢长武兄弟自己建了这么个密室,连临安侯府的下人们都不知道,密室挖捅了地道,可以从直接出到外头。走起来竟也省事了许多。

????公主府已经许久没有客人前来了。

????自从两年前谢景行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后,荣信公主就大病了一场,后来病愈后好似落下了病根,连皇家的场合都极少出席。离开公主府出门的时日越来越少,甚至连有人拜访也是称一律不见。谁都知道,这是因为谢景行死了。荣信公主一生无子,唯有对这个侄儿是当做自己儿子看待的。原先谢景行在世的时候,还隔三差五的去公主府坐坐,后来谢景行战死,荣信公主又是这么个古怪脾气,就几乎是门庭冷落了。

????今日公主府上,却来了一位客人。

????在外头扫洒的丫鬟是公主府伺候的老人,一眼就瞧出了马车上坐着的姑娘两年前来过公主府,当时荣信公主还很热情的招待了她,是叫沈、沈什么来着,那丫鬟却记不清了。可是通报的人没等多久,就瞧见了荣信公主的贴身女官急匆匆的出来,将那女客和身边的侍卫一同迎了进去。

????剩下几个扫洒的丫鬟见状,俱是聚作一团,悄声议论着:“那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公主这两年可从未见过什么客人,今日竟也见了。”

????“瞧那模样,好似还很迫不及待似的,大约是从前就与公主有些交情吧。难得见到这么一个。”

????“两年前她也来过的,公主当时身边的夕姑姑还送她回了府宅,就是姓沈的嘛。”

????那最外头一个劲儿的回忆叫什么的丫鬟突然灵光一闪,一拍脑袋道:“我想起来那位姑娘的名讳了,那姑娘不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女,沈妙嘛”

????众人先是恍然大悟,随即目光又变得精彩万分。

????她们自然是认得沈妙的,最近在定京吵得沸沸扬扬,失踪三日不见踪影,沈信甚至愿意以万两黄金奉上救人。众人都揣测沈妙定是遭遇了不测,未曾想到这个眼下谈论的重点居然现在就出现在了公主府

????沈妙来公主府做什么

????沈妙坐在正厅里,丫鬟们过来给她上茶上点心,只是到底还是能感觉到一些不露声色打量她的目光。沈妙坦然接受了,若是有人认出她,自然奇怪她眼下为什么会出现在公主府。

????可是没办法,就如同谢景行所说,她现在独自回府,阻挡不了流言的发生。得找一个位高权重说话又有信服力的人为她证明,上次的花灯节荣信公主替她证明一次,这一次还得要荣信公主帮忙。

????没办法,荣信公主为人正直磊落,公平到有些不近人情的事情人人都晓得。如果是从荣信公主嘴里说出来,的确是不会有人怀疑。

????片刻后,身后传来脚步声,沈妙回头一看,被女官搀扶着的荣信公主正缓缓走来。

????沈妙不由得一惊。

????来人穿着秋色薄罗长袍,外罩斗篷,大约是面上也上过脂粉,可是还是掩饰不住的衰老憔悴。上一次两年前沈妙见着荣信公主,她还是一个颇有精气神的妇人,如今却像是一夜之间被抽走了灵魂般,让人看着竟是有几分心酸。

????便是前生沈妙到了最后,荣信公主已经真的年华老去,也不见有此刻的面容憔悴。而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沈妙心知肚明。看来谢景行战死的消息对荣信公主打击极大,两年竟然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

????她起身向荣信公主行礼。

????荣信公主见着她,倒是露出了一点怀念的神情来,嘴角也带了些笑意:“两年未见着你,当初沈将军走得急,本宫还来不及让人给你送些辞行礼,你回京的时候本宫又着了风寒,朝贡宴也未曾去,倒是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见上一面。”她在桌前坐了下来,示意沈妙也跟着坐下。

????沈妙微微颔首:“是该由臣女前来拜访的。”

????“之前我就知道你长得好看,”荣信公主笑着看她:“眼下见你,倒是应了本宫心中的念想,自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如今越发的出众。若本宫那侄儿还在世。”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眸中闪过一丝痛色,却是说不下去了。

????沈妙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倒是荣信公主自个儿又笑起来,她道:“本宫总是说这些让人觉得不高兴的话。每次都劝自己不要想了,可最后却又总是想着。教你跟本宫一块儿不高兴,你。也是难过的。本宫光顾着自己难过,却不想想你听了是什么感受,真是本宫的不是。”

????荣信公主骨子里那般强硬的人,竟然也会对人致歉。沈妙心中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同情。谢景行的身份是不能同荣信公主说明的,可是在荣信公主看来,陪伴了多年的侄儿就这么是在战场上,还是死得如此凄惨,心中的沉痛可想而知。

????荣信公主笑道:“你的事情本宫都听说了,放心吧,两年前本宫帮你,这一次本宫自然也会帮你。”

????沈妙只说自己是被歹人掳走,却因为离临安侯府较劲,被谢景行原先的贴身暗卫给救了。因着谢景行的暗卫曾也见过沈妙才施以援手,但是就这么贸然回沈家只怕会引起流言,还得请荣信公主出面一番。

????只要搬出谢景行,荣信公主总会变得格外宽容。加之那个所谓的谢景行从前的暗卫是真的有谢景行赐给他的令牌,荣信公主亲眼见识过后,便也不再怀疑了。加上她本来对沈妙就颇有好感,这个忙自然是爽快的应承下来。

????“臣女多谢公主殿下。”沈妙道:“每次都来麻烦公主殿下,臣女实在愧然。”

????“你这算什么麻烦呢。”荣信公主苦笑道:“原先景行在的时候,但凡犯了错,总喜欢往公主府钻。哪一次惹的麻烦不是比天大,也没见他有一丝愧然。原本想着,本宫就当是做善事,等本宫老了,就换本宫给他找麻烦。谁知道”荣信公主笑的有几分难看:“如今我倒是想他再给本宫找找麻烦,却再也等不了了。”

????------题外话------

????︴

????谢长朝无意间助攻惹Σ°° 重生之将门毒后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结盟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