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求助-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求助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2Ctrl+D 收藏本站

????罗潭在夜里醒了一回。;

????说来也巧,沈信一行人在定京城里四处搜寻沈妙的下落,罗凌在府里看着罗潭和高阳,却突然接到手下线报来说,似乎瞧见有可疑的人在城西活动,罗凌想着沈妙,便将罗潭托付给高阳,自己带着手下往城西赶去。

????屋里就只剩下罗潭和高阳二人。

????罗潭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两个丫鬟在照料着她,却是沈妙的白露和霜降,见她醒了,俱是惊喜不已,道:“表小姐可算是醒了。”

????罗潭觉得身子有些发沉,撩开被子看,只见中衣下处竟是有一道白色的布匹缠着。白露见状,以为罗潭是在担忧自己日后会留疤,就宽慰道:“表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日里伤口生的很,可将老爷夫人吓坏了,一连请了好些个大夫都没法子,还是宫中那位高太医医术高明。不仅如此,高太医还留了个方子,只要表小姐按方子敷药,日后疤痕很轻,几乎是看不到的。”

????罗潭揉了揉额心,大约是记起来了一点儿事情,问道:“我晕了几日?”

????“回表小姐,您晕了快三日了。”霜降道。

????“三日?”罗潭吓了一跳,突然想起了什么,惶急的问道:“小表妹呢?小表妹找到没有?”

????白露和霜降神情黯然,摇了摇头。

????罗潭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她道:“姑姑和姑父现在怎样?”

????“外头现在封了城,老爷和夫人整日在外奔走搜寻姑娘下落,可是都没什么消息。”霜降道:“眼下也不知道姑娘到底如何了?”

????“都三日了,三日过去怎么还会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那些人又不是会妖法,还能活活把人变没了不成?”罗潭激动道。

????白露和霜降面面相觑,却也只能低着头不说话。

????罗潭握紧拳头,心中焦急不已。当时她记得亲眼看着那两个歹人将沈妙打晕带上马车,然后……罗潭心里一动,忽然想起沈妙在马车上与她说过的话来。

????“记住,若是你成功逃出去后,想法子给睿王府上递信,就说有事交易,价钱后议。”

????沈妙在马车里对罗潭说,若是有事的话找睿王就是。虽然罗潭也很不解沈妙和大凉睿王私下里怎么会有交情,可是在小春城的那两年,罗潭也清楚的知道沈妙的性子,不会做无谓之事。她站起身来就想往外走,白露和霜降见状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扶住她道:“表小姐这是想做什么?奴婢们来做就是了,表小姐身子还未好,莫要让伤口重新裂开了。”

????罗潭站起身来的时候便觉得身上一阵乏力,大约是在床上躺的太久了,腿脚都软绵绵的,这让向来习武觉得自己身强力壮的她有些恼怒。然而她却道:“我有些事情要去办,你们别管我了。”

????话音未落,便听得外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道:“你要去哪儿?”

????罗潭抬起头,便见自屋外走进一名年轻男子,这男子一身白衣,颇有些翩翩公子的模样,生的也挺好看,手里端着一弯腰,随手放在小几上,自腰间摸出一把扇子,不紧不慢的轻摇道,又问了一遍:“你要去哪?”

????罗潭皱眉:“他是谁?”

????霜降连忙道:“这位是宫里的高太医,就是他将表小姐治好的。如今就住在咱们沈宅里,方便给表小姐施针换药。”

????罗潭蹙眉,罗潭这个人虽然有些男儿气,少了女子的娇柔,不过却和万千女子一样,喜爱好看的事物。之前在小春城的时候,偶尔戏台子里有生的俊俏的小生,罗潭还会拉着沈妙去给那小生打赏,足以见罗潭对于男子的相貌十分看重。若是放在平日里,遇着这么个俊俏的白衣公子,罗潭大约也会好声好气的,可是如今她心里揣着沈妙,便是遇着个天仙也没心思欣赏,便道:“高大夫,我有要事在身。”

????高阳不由得被噎了一下,他听过有人叫他“高大人”“高太医”,却没听过有人叫他“高大夫”,这让他恍然觉得自己仿佛是某个市井中做馆大夫,有人来请就背个医箱匆匆出门的赤脚医生那种。

????这对于向来挑剔又自爱的高阳简直有些不能忍受。

????他又看了罗潭一眼,少女的肤色不似京城中女子白皙娇柔,带着健康的小麦色,即便是虚弱的,站在那里,却也如一株生机勃勃的植物,有种爽利。她蹙眉瞪着高阳,有些俏丽的五官便显得更加立体。高阳还是头一次见到三天前被人捅了一刀三天后就能如此生龙活虎的人。联想到第一次瞧见罗潭伤势的惊心,高阳也未免发出惊叹。那样的伤势寻常人便是男子也难得坚持下来,罗潭一个姑娘家却愣是撑到了被人发现,其求生*倒是十分强烈。

????高阳自认也算个怜香惜玉之人,可是沈妙那种心机手腕可怕的母老虎他不喜欢,罗潭这样粗鲁好强没一点女子柔弱的刚硬他也不喜欢。当即便道:“沈将军和沈夫人邀我治好姑娘,在下治好了姑娘,姑娘却四处奔走导致旧病复发,医治不力的帽子在下受不起,所以还请姑娘不要随意走动。”

????罗潭心中焦急,只能耐着性子同他解答:“我出去有要事,回头一定亲自告诉小姑姑和姑父,此事和你无关,可以了吗?”

????“不可以。”高阳道:“在下身为‘太医’,要对自己的病人负责。”他重重的强调了“太医”两字,希望罗潭能明白,自己和那些市井中坐馆大夫不一样。

????罗潭没能注意到他的强调,这么一来反倒是发货了,气急败坏道:“你一个治病大夫,凭什么管我?”

????“第一,在下是太医。第二,罗凌兄临走前将姑娘托付给在下,姑娘若是真的有要事在身,在下可以为姑娘跑上一趟,姑娘但说无妨。”

????罗潭咬了咬唇,沈妙当时对她说,睿王一事万万不可告诉别人,是因为沈妙信得过罗潭才将此事告诉罗潭。罗潭自来就是个死心眼儿,加之睿王身份敏感,便是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外人晓得,哪怕是沈妙的丫鬟们也不能晓得。她狠狠瞪了高阳一眼。

????“如果姑娘改变了主意,就先喝药为好。喝了药姑娘身子早些好了起来,自然就能去办要事了。”高阳微笑着道。

????罗潭让白露拿来药碗,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精光,颇有些豪气干云的模样,待喝罢了,将那药碗“砰”的一下放下,对高阳道:“这下行了吧!”

????“在下佩服。”高阳冲罗潭拱了拱手。良药苦口,既是给罗潭熬的药,罗潭伤势重,那药汁更是苦不堪言,便是闻着味道都觉得难受,罗潭面不改色的灌下去,堪堪要赞一声好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罗潭道:“我要休息了,麻烦高大夫能早些离开。白露霜降你们也退下,有人在屋里我睡不着。吵得慌。”

????高阳笑意盈盈的同两个丫鬟一道出去了。

????待所有人走后,罗潭站起身,跑到窗口往外看,白露和霜降在另一头扫洒院子。她飞快的从屋里翻出外裳和披风,三两下穿好。想了想,又将桌上的几瓶外敷的药全部拢在袖子中,从屋里搬出个板凳放在窗前,开始翻窗!

????关于偷偷溜出府去玩这回事,从前在小春城的时候,罗潭和罗千两姐弟就练得炉火纯青。到了最后几乎是罗连台就算将他们二人拿铁锁锁在屋里,罗潭和罗千还是溜门撬锁该干啥干啥。

????所以要把她关在沈宅里,罗潭还真没放在心上,当务之急是赶紧去睿王府找到睿王。罗潭对沈妙的话深信不疑,总觉得只要找到睿王就一定能救出沈妙。

????只是她腰部的伤口的确是还未痊愈,轻轻一动就扯得生疼,罗潭此刻也顾不上了,一手按着伤口,成功翻窗出去,另一头又轻车熟路的找到院子里的角落,拨开墙边的杂草,显出一个狗洞,毫无负担的钻了进去。

????罗潭做这一切做的无比轻松,却没瞧见远远站着的白色人影,正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的这一番动作。

????高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罗家是将门世家,就算小春城民风彪悍,就算……罗潭好歹也是个官家小姐,翻窗钻狗洞,也难为她想得出来。高阳以为明齐里,出了个沈妙就算奇葩了,没想到沈妙的表姐也不遑多让,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么,他摇了摇头,却还是跟了上去。

????罗潭快疯了。

????她出门的时候怕惊动别人不能带沈宅的马车,结果出来后又不好再找别的马车,这样一来,只得自己走过去。虽然睿王府离沈宅的距离并不是多远,可眼下对于她这样刚刚从生死线上爬回来的人来说,未免也太长了。

????然而罗潭却没有放弃。

????罗家的子孙毅力自来玩笑,便是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罗千,到了真正严肃的时刻,却也能撑上一时半会儿。罗隋自小就教导他们小辈,永不放弃的家训。是以罗潭虽然觉得眼前发晕,走的艰难,却从没想过中途放弃。

????高阳远远的看着,他本是轻摇折扇,仿佛看热闹一般的看着,看到最后扇子却也摇不动了。

????那少女全身拢在斗篷里,旁人看不清楚,他却看的仔细,罗潭都在止不住的颤抖,每走两步,就要停下来扶着墙休息一会儿。没人比高阳知道罗潭受的伤有多重,方才在沈宅里,虽然有故意捉弄的意思,高阳说的却也没错。罗潭的伤口很容易裂开,而牵扯伤口,那肯定是很疼的。他几乎都可以猜到罗潭额上不停冒出的汗珠了。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即使是这样罗潭都没有停。每一次高阳以为罗潭停了许久是不准备往前走的时候,罗潭又会继续。这令高阳十分好奇,想瞧瞧罗潭这样不顾自己安危愣是爬也要爬出去,究竟是想干什么。

????这短短的一段路似乎格外漫长,罗潭无比怀念自己从前能蹦蹦跳跳的时候。当映入眼帘三个字“睿王府”的时候,她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到底是没跪下,因为身后有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

????罗潭转头一看,那位白衣翩翩,纸扇轻摇的“高大夫”正扶着她站起身来。

????“你跟踪我?”罗潭甩开他的手,愤怒道。

????“哦。”高阳爽快的承认了,问:“你千辛万苦就是为了来睿王府?你找睿王做什么?”高阳大约也猜到了罗潭的来意,从未听过谢景行说起过罗潭,那么罗潭和谢景行之间的联系便只剩下沈妙了。罗潭为了沈妙来找谢景行,多半也就是为了沈妙的下落。

????罗潭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高阳,心中很是焦急。她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遇到高阳,半是沮丧半是愤怒。这人看着人模人样,竟然会做这等跟踪人的阴私事情。她恼怒自己眼下身子虚弱,否则怎么没发现有人在身后跟踪?然而罗潭却没想到,以高阳的本事,便是此刻她身子全好,也未必能发现高阳的踪迹。

????罗潭心里盘算到,沈妙和睿王之间的关系万万不能被人知道,况且这人还是宫里出来的,万一回头向文惠帝高密,惹出麻烦可怎么办?不得不说罗潭虽然平日里粗神经,在有的事情上却想的颇为长远。

????“你认识睿王么?”高阳问她。

????“我怎么可能认识睿王!”罗潭斩钉截铁的反驳:“睿王殿下金尊玉贵,我只是普通的臣子家女儿,怎么可能认识他!”

????“那你为何要来找他?”高阳不依不饶。

????罗潭结巴:“因为、因为……。”她目光瞥到高阳的脸上,忽然灵机一动,急中生智的大声道:“我听闻京中传闻睿王殿下是个绝世难寻的美男子,所以想来一睹芳容!”

????她念书念得不好,成语说的乱七八糟,“绝世芳容”这词也说了出来。高阳闻言“噗”的就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就为了一睹芳容,你不顾身子未好,拖着病体,千辛万苦也要来这里就是为了一睹芳容?”高阳问。

????罗潭振振有词:“你懂什么,世上好看的人难寻,若是有,看一眼也是珍贵的。”

????高阳摇了摇头:“那在下也极好看,姑娘为什么不看在下?偏偏要来这里。”

????罗潭:“高大夫,人贵有自知。”她说:“我不与你说了,我要去见睿王殿下。”说着便上了台阶,到了睿王府门前,天真的道:“麻烦两位通报一声,我有重要的事要见睿王殿下。”

????高阳紧随其后,冲那两名护卫使了个颜色。护卫自然是识得高阳的,登时便也没说什么,便将大门打开,一人道:“我带二位进去等候。”

????罗潭看着高阳:“你来干什么?”

????高阳道:“我也想一睹芳容。姑娘要是不让我进去,在下只好回沈宅,沈夫人和沈将军回头问起来……”

????“等等!”罗潭打算他的话,恨恨瞪了他一眼,道:“你跟我进来吧。”

????那两名护卫面面相觑,俱是对眼前情景有些摸不着头脑。原来以为高公子带了位姑娘来睿王府。眼下瞧着怎么像是……那位姑娘来睿王府,带着高公子?

????高阳和罗潭在正厅等了片刻,半柱香后,戴着面具的睿王殿下出现了。

????罗潭心中焦急,若是从前,第一次与睿王这般近距离的接触,定然要好好睁大眼睛瞧清楚睿王是个怎样的人。然而眼下情况不等人,每多等一刻,沈妙可能就会多一分危险。她看了一眼还在自在喝茶的高阳,对睿王道:“请睿王殿下借一步说话。”

????在罗潭忐忑的等待中,睿王微微点了点头,罗潭心中暗喜,想着这位睿王倒不似传言般不易近人。

????待进了一旁隔世,罗潭二话不说就跪下身来,道:“求睿王殿下救救我小表妹!”她将沈妙教她的话讲了一遍,最后道:“既然小表妹如此相信睿王殿下,臣女也相信睿王殿下一定能救出小表妹。虽然眼下臣女拿不出什么东西,可若是找到小表妹,沈家一定会对睿王有所报酬。求睿王殿下救命!”

????她在地上磕了个头。

????罗潭骨子里虽然也有傲骨,可那又和别得一些人宁死不跪外人不同。罗潭是个实在人,再她看来,睿王好歹也是大凉的皇室,磕个头也不亏。若是说些好听的话让他开心,救出沈妙来说,做这些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她磕头磕的爽快,却没瞧见这动作似乎让那人吓了一跳。

????“我知道了。”睿王道。

????罗潭觉得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是哪里来的古怪。她下意识的道:“睿王殿下是答应救出臣女小表妹了吗?”

????睿王轻轻点了点头。

????“多谢睿王殿下!”罗潭欣喜地再给他磕了个头,就要站起来。谁知道甫一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黑,猛地栽倒下去。竟是昏厥了。

????睿王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捞,唤道:“来人!高阳!”

????高阳从外头进来,先也是惊了一惊,快步上前后抓住罗潭的胳膊替她把脉,片刻后放下手叹道:“身子太虚弱了。给她熬碗参汤灌下去,等醒来我送她回沈宅。”

????从外头进来两个婢子,将晕过去的罗潭扶到床上躺下。高阳和睿王走到屋外,睿王“啐”了一声,猛地掀开脸上的银面具,道:“憋死我了,你干嘛让我装三哥嘛。”

????这人竟不是谢景行,而是季羽书。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让罗潭在睿王府呆到天黑,到时候沈家人找上门来,说都说不清楚。反正谢三都已经去打听沈妙下落了,你就装一装应付一下,回头让她早点走不就行了。”高阳道。

????季羽书摆了摆手:“再来几次我可受不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跪下磕头,我又不是菩萨,话说这样会不会折我的阳寿啊?这姑娘也实在太生猛了些,刚刚那一跪,我心都快跳出来了,还好没出什么破绽,否则三哥回头要是知道我坏了他的模样,非得揍我不可。”

????高阳道:“幸好她傻。”

????“你是说我装的不像?”季羽书怒道:“我装的人都跟我磕头了,哪不像了?”

????高阳摆手:“我懒得跟你说。”

????“不过她为什么叫你高大夫?”季羽书狐疑道:“你现在已经不在宫里,改做坐馆大夫了么?”

????高阳:“……”

????……

????罗潭这一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醒来的时候,高阳正好过来给她端药,罗潭也不客气,接过来就是仰头“咕咚咕咚”的灌下去,这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也是让高阳看的有些嘴角抽搐。

????喝完了药,罗潭一抹嘴巴,看了看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道:“我得回去了,睿王殿下在哪,我去跟他道个谢。”

????高阳斜眼看她:“不必了,睿王已经出门了,你要跟他道谢,可能得明日以后。”

????罗潭先是一愣,随即又喜不自胜。想着睿王这么快就出门,定是去救沈妙去了。刚与他说了此事这么快就动作,看来睿王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性情中人,想着想着,罗潭在心里对睿王的印象便上了一个台阶。

????高阳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高兴起来的罗潭,道:“既然如此,就整理离开吧。”

????“好。”罗潭高高兴兴的从榻上爬起来穿鞋,忽然想到什么,问:“你也跟我一起回去?”

????“自然如此。”高阳道:“若非将军和夫人强烈挽留,在下也不想的。宫里还有许多贵人娘娘等着在下医治。”高阳强调道。

????罗潭有些同情的看着他:“高大夫整日实在是太辛苦了,若是如此的话,还是赶紧先回宫里吧。耽误了差事扣了你的银子就不好了。”

????高阳:“……”

????为什么罗潭总能把“太医”说成人人都能胜任的差事一般?甚至于他也没什么地位?高阳百思不得其解。他咬牙道:“不必了,在下已经同太医院告过假。”

????罗潭“噫”了一声,转头却翻了个白眼,藏匿了自己鄙夷的眼神。

????一个大男人生的倒是挺俊俏的,偏偏没事就去跟踪黄花闺女,还色眯眯的想要看定王殿下的“芳容”,医术再好也无医德,无耻!有病!

????不管怎么说,最终高阳还是跟着罗潭回了沈宅。回去的路上,为了怕罗潭伤口出问题,高阳找了一辆马车。

????回到沈府,沈信一行人都回来了。见了他们二人回来,众人皆是松了口气。沈丘问:“潭表妹,高太医,你们这是去哪儿了?”大家还以为罗潭又被人掳走了,沈丘甚至还怀疑高阳是不是哪里来的探子,就是高阳把罗潭掳走的。

????“对啊潭儿,你这身子还没好,是去哪儿了?”

????罗潭面色一僵。沈妙和睿王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的,得找个借口蒙混过去。她支支吾吾道:“我……我就是……”

????“是在下带她出去的。”高阳拱手道:“罗姑娘的身子还未好,不过整日闷在屋里,心情郁郁,反倒不利于伤情恢复,在下带她去外头走了走,会让螺姑娘伤口恢复得更快一些。”

????闻言,罗雪雁的怀疑之色才消了下去,不过话里终究还是带了几分埋怨,对高阳道:“高太医一片好心,可若是下次再这样,还是与下人们说一声才是。潭儿身边一个婢子都没带,我们还以为她出事了呢。”

????高阳赧然,道:“是在下思虑不周,向夫人赔个不是。”

????“算了算了。”罗雪雁摆了摆手。

????罗潭心中松了口气,看向高阳的目光虽然还是不甚热络,到底比方才好了些。高阳替她背了这么大个黑锅,罗潭心里不是不感激的。罗家人讲究知恩图报,罗潭想着,回头多给高阳诊金,之前的事情便不计较了罢。

????“可是怎么没见着凌表哥?”罗潭伸长脖子四处看了看,沈信、罗雪雁沈丘都在这里,却独独少了罗凌一人。

????“你们没在一处?”沈信皱眉问。

????罗潭摇了摇头。

????“那就奇怪了。”罗雪雁也道:“今日出门前,我让凌儿看着你,回来不见你们踪影,还以为你们一同出去的。只有你和高太医么?”

????罗潭点头。

????“表弟是不是出去买东西了?”沈丘问:“便是出去寻人,眼下天色晚了,也该回来了。”

????沈家为了交换信息,傍晚的时候都会回沈宅,述说一下今日找人的结果,便是罗凌自己出去找人,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莫非是找到了?”罗潭心中一动:“会不会是凌哥哥找到了小表妹,所以回来的晚了?”

????沈丘和罗雪雁一愣,随即都是面露欣喜:“若是这样就好了。”

????却就在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人慌乱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

????众人一看,来人却是罗凌的手下,他满身鲜红,道:“不好了,凌少爷出事了!”

????------题外话------

????走一下支线,潭表姐感觉和谁都很有cp感啊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