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 糕点-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四十五章 糕点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11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日,天气和煦。|外面的日头正好,沈府东院里,陈若秋正与沈玥坐着闲谈。

????这些日子,因着陈若秋让沈玥开始选婿的原因,沈玥同陈若秋闹了好几次,可自来温柔的陈若秋却是头一次显出了极端的强硬,沈玥没办法,只得冷着脸跟着陈若秋各处应酬,一来二去,母女两之间便生了嫌隙。

????今日这般平和的坐在一起,倒显得有些罕见了。

????“听闻沈妙被人掳走,到现在都还未有消息。”沈玥捡起桌上瓷盘里一个果子吃,一边吃一边显出些幸灾乐祸的情绪:“也不知现在还活着没有?”

????陈若秋皱了皱眉。她一直想要将沈玥锻炼成宠辱不惊,至少面前上看上去温柔典雅的模样,可沈玥比起年轻时候的陈若秋,终究少了几分沉稳。外面尚好,在屋中一有什么情绪便展露无遗,让陈若秋好生忧心。

????“到底是谁会掳走她呢?”沈玥沉吟道:“大伯在定京仇家亦是不少,这一回也不知是谁动的手。”

????“既然敢冒着如此风险动手,定然是与沈妙有深仇大恨的。不针对别家独独掳走沈妙,便是冲着沈妙而来。”陈若秋道:“况且沈家军在外搜罗了这么几日都无下落,对方藏匿的极好。沈妙这回凶多吉少。”

????闻言,沈玥面上先是有些害怕,忽然想到什么,便又笑了,道:“说起来,我倒宁愿她活着。”她没有再说下去。

????被人掳走这么久,若是活着,想来也是遭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世上无形流言最是伤人,沈妙若是死了一了百了,死后不管生前事,若是活着,谁知道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定京城多少姑娘家被歹人掳走了救回来,虽然保全了一条命,最后却还是忍受不了众人非议的目光而一根白绫香消玉殒。

????何况沈妙还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女。

????陈若秋看了一眼沈玥,叹气道:“不管如何,这终究是她的事。玥儿,这些日子你都没与你爹说话,还要赌气到何时?”

????如果说忙着选婿一事,让沈玥对陈若秋颇为埋怨的话,那么对沈万,沈玥几乎是有几分怨恨了。从下人嘴里得知,是沈万让陈若秋这么急急忙忙的为沈玥定下人家的,因此,沈玥便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在沈万身上,一心以为沈万是为了仕途才让自己早早嫁人,从而替三房增加一门姻亲助力。因此这么些日子以来,沈玥都不与沈万说话。此刻听到陈若秋这么说,沈玥便不耐烦道:“爹整日整日都不见踪影,我如何与他说话?”说完便又赌气的扭过头,不再理会陈若秋了。

????陈若秋微微一怔,忽然想起来,沈玥说的倒也没错,这些日子也不知是不是官场上的事物太过繁忙,连陈若秋与沈万见面的时日也短了。从前隔三差五的温柔小意吟诗作对,这些日子沈万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陈若秋心中叹息,沈老夫人这头又催得紧让沈万纳妾,若是夫妻之间便也生疏,她可就要面对最大的危机了。

????陈若秋不知道,此刻她眼中“官场事务繁忙”的沈万,却在沈府西院里同常在青下棋。

????常在青一身葱青琵琶襟上衣,鹅黄色宫缎素雪绢裙,清清爽爽的垂髫髻,显得格外文秀又温柔。她煮的茶水极为好喝,爱茶的沈万时常来这里找她讨茶,来讨茶的时候常在青又喜欢向沈万询问一些棋局上的问题,一来二去,沈万便时常来这里找常在青下棋喝茶。

????常在青笑问:“前几日听闻沈五小姐被人掳走,眼下也不知道找着了没有。”

????“现在还没有下落。”沈万摇了摇头。

????常在青便叹息一声:“好端端的姑娘家却生了如此变故……依三老爷看,沈五小姐这是被沈将军的仇家所害的么?”

????沈万道:“这也不好说,毕竟独独掳走的是五姐儿一人,不过时日隔了这么久,怕是就算救出了人,也是……”

????常在青面露哀戚之色,心中却是暗自窃喜。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沈妙的时候会有一种本能的忌惮。也许是上一次沈妙对她说的那些话让她毛骨悚然,也许是沈妙将她的心思看的太透。如论如何,有这么一个人在,常在青的心中总是不安稳的。如今听闻沈万这么说,倒是十分高兴。

????关于沈妙一事,沈府里,彩云苑里亦有人谈论。

????万姨娘道:“我原先觉得冬菱你整日不出府实在是不好,眼下看来,倒是放心的很。外头街上拐子那么多,你又生的好看,若是被拐跑,姨娘下半辈子便只能哭着过了。”她说着说着,停下手中的针线,道:“也不知五小姐眼下是死是活?”

????正在替万姨娘把着绣墩子的沈冬菱闻言就笑了:“姨娘,那可不是拐子能做得到的事。”

????万姨娘瞪大眼睛:“为什么?”

????“哪有拐子在街上明目张胆的拐人的。就算有,也不会拐官家小姐呀,尤其是一看就来头极大的,日后保不准给自己找多少麻烦。那些人明明就是冲着五妹妹来的,我想大约是大房的仇家吧,只是不巧被五妹妹遇上罢了。”沈冬菱虽然说得如此,面上却也并未有太多哀戚之色,仿佛说的是别人家的事情。

????万姨娘叹了口气:“五小姐这辈子算是完了,投胎了这么一户好人家,偏偏没享受命,平白辜负了运道。”

????“那可不一定。”沈冬菱嫣然一笑:“五妹妹自来就有贵人相助,总能逢凶化吉,谁知道这一回有没有贵人救她于水火呢?”

????“再有贵人相助,现在都已经闹成这样,还能如何?”万姨娘不赞同沈冬菱的话。

????正说着,却见沈冬菱的贴身丫鬟杏花自外头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说。

????“姨娘,三小姐,奴婢刚才在外头听说,五小姐被荣信公主的马车送回了沈宅,人平安无事,好得很呢!”

????“姨娘看,”沈冬菱一笑:“我就说,五妹妹本事大得很,自有贵人相助。”

????……

????被歹人掳走的沈妙在几日后终于有了消息,还是被荣信公主的贴身女官亲自送回来的,定京城又是起了一层轩然大波。

????原是沈妙被贼人掳走后,贼人想要将沈妙运出城去,奈何当日沈家官军盘查的太过严格,歹人在运送沈妙的途中,沈妙自己逃出去,摔伤了腿晕了过去,却误打误撞遇着了公主府的护卫。护卫们将沈妙送回公主府,沈妙醒来后才见了荣信公主。这几日没消息,不过是因为沈妙未醒,公主府的人不晓得她的身份,不敢胡乱认人。

????总归是,沈妙依旧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这一次有惊无险。

????或许还有一些质疑的声音,但大部分的人都对这个说法并未表示怀疑,因为说话的人是明齐最不近人情,却也最公正不阿的荣信公主。荣信公主都发了话,想来也应当是没什么问题。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虽然已经发了话,可是这都是外头传言的,沈妙未曾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人就说,是不是因为沈妙其实伤的很重,所以现在无法露面,也有人说,是因为沈家眼下要将沈妙全权保护好,不敢轻易让她出府,省的再遇到歹人。

????无论如何,沈妙都是回了深宅,只是没有人亲眼见到罢了。

????而此刻的沈妙,却站在沈宅罗凌的屋前。

????罗潭的话又回响在耳边:“小表妹,你去劝劝凌哥哥吧,凌哥哥虽然嘴上不说,我们都知道他心中定是很难过的。虽然眼下看起来仍旧是高高兴兴的,却是有苦说不出。我们都嘴笨,不晓得怎么安慰他才好。小表妹你读过那么多书,又最懂得别人心里想什么,你若是去劝劝凌哥哥,凌哥哥应该会听你的话。之前在小春城的时候,你说什么,凌哥哥都会附和。这一次就当是罗家求你了。”

????沈妙心中叹息一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叩响了屋门。

????“谁?”里头有人问。

????“是我,凌表哥。”

????默了一会儿,有人道:“进来吧。”

????沈妙走了进去,她手里提着竹篮,一进屋,便将竹篮放在书桌上,书桌角有个青瓷的碗,碗底有些褐色的痕迹,当是方才罗凌喝过药的。

????罗凌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一些书,应当是在看书。他面色稍稍有些苍白,手上缠着绷带,微笑着看着她,道:“表妹来了。”

????作为罗家的长孙,罗凌在四个小辈中,从小就是最温和稳重的一个。似乎是真正的谦谦君子,和裴琅那种内心亦有自私凉薄的个性不同,罗凌是真正容易温暖他人的人。

????罗凌得知沈妙安全回来后,自然也为沈妙高兴,对于自己的右手受伤却只字不提。吃饭说话的时候,亦还是宽厚温和,仿佛根本不曾经历过此事。他不说,众人也不敢主动提起,可罗凌表现的越是平静,就越让人不安。

????罗潭才来求沈妙,希望能帮着劝劝罗凌。

????“我给你带了些糕点。”沈妙笑道,一边从竹篮里将装着糕点的盘子拿了出来,道:“加了牛乳和蜂蜜,大约对你的伤势有些好处。”

????她是第一个直接对罗凌说“伤势”的人。

????罗凌微微一顿,随即微笑道:“可是我刚刚喝过药,现在不能吃,表妹放在这里吧,等一阵子我会尝尝表妹的手艺。”

????“是不能吃?”沈妙看着他,问:“还是吃不下?”

????罗凌捧着书的动作一颤,随即抬起头来笑道:“什么意思?表妹不会因为我没有立刻吃糕点就生气了吧?”

????沈妙在罗凌的对面坐了下来。

????罗凌让她想起了一个人,婉瑜。

????罗凌性子温厚宽容,吃了亏也不会太过计较,这和婉瑜几乎是一个模子映出来的。当初或许是因为知道沈妙不得傅修宜欢心,或许是了解宫中生活诸多艰辛,婉瑜即便是生为皇朝公主,亦是没有一点儿骄矜之气。后来楣夫人撺掇着傅修宜把婉瑜嫁给匈奴和亲,傅修宜以天下大义相要挟,沈妙痛不欲生,婉瑜反过来还安慰她道:“草原挺好的,我这辈子还没去过草原呢,若是遇到新奇的玩意儿,定会给母后写信,让母后也瞧瞧草原的美景。”

????永远不提自己所受的苦,反而微笑着面对关心自己的人,这就是婉瑜,这也是罗凌。

????沈妙道:“承认自己心里并不怎么痛快,也没有放下,觉得委屈,愤怒,生气,愤懑有这么难吗?”

????罗凌一怔。

????“凌表哥好像什么都不打算责怪。”沈妙道:“不打算责怪别人,就是打算自责了,是吗?”

????罗凌盯着沈妙一会儿,突然苦笑一声:“表妹,你说话一定要这么直接吗?”

????“是表哥你太迂回婉转了。”沈妙道:“同你的感受一样,你不去责怪别人,便自责。同样,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提,是想我自责内疚一辈子,还是终生为此事不得安稳。”

????罗凌一怔:“表妹……”

????“凌表哥,你以为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大家机会觉得轻松,就会忽略你右手的伤势,就会一切皆大欢喜?不是的,你藏在心里,你自己不高兴不痛快,大家也不会痛快。”沈妙的声音很温和,说出的话却十分犀利,她道:“人生不过短短几十余载,委曲求全固然是一种活法,但是有的时候,放肆一点也未必不好。何必要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若是不痛快,大可以说出来。你可以生气,可以恨,可以埋怨,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约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个说法,罗凌还有些不可接受。他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沈妙似的仔细打量着沈妙。对这个小表妹,罗凌的感觉是她爱憎分明,年纪小却气度大,看似温和却执拗,不过眼下这一番话,却让罗凌对沈妙有了新的认识。她的骨子里,还有一种对世俗礼法的不屑。

????好似所谓的善良公义,在她眼中都不值一提似的。

????“我应该恨谁?埋怨谁?生气谁?”罗凌问。

????“你可以埋怨我,因为你是因为我才着了别人的道,你可以恨幕后主使,因为是那些人让你受的伤。你甚至可以生气这满城定京大夫无一人可以治好你的伤,都是些欺世盗名的庸医,你唯一不该责怪的是你自己。”沈妙道:“好人都在责怪自己,坏人都在责怪他人,可坏人活的自来就比好人要轻松得多。所以如果可以让自己高兴一点,埋怨别人又有什么可难过的?”

????罗凌笑了起来,他道:“小表妹,你是在安慰我吗?”

????“是啊。”沈妙道:“我说了这么多,就是让你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埋在心里。”

????罗凌叹息一声:“不错,此事过后,我的确心里不痛快,不高兴,不舒坦。可是姑姑姑父本来就已经自责,我不能雪上加霜。潭儿为我担心,我不能让她也整日忧心忡忡。我只埋怨自己,平日里练武练得不够刻苦,才会被人伤到,责怪自己不够聪明,才会轻易被人钻了空子。”

????“那你现在呢?”沈妙问。

????“小表妹劝人的功夫另辟蹊径,恰好对我了我的胃口。”罗凌调侃道:“或许你说的没错,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我该记恨恼怒的人也不是自己。”

????“记恨恼怒也不是你最终应该做的事情。”沈妙道:“既然右手不能用,那为何不试试左手?”

????罗凌一愣。

????“我听闻前朝有位将军,骁勇善战,后来在战场上被地方将领斩下右手。世人以为他就此消沉,不想他却开始连起左手,之后创制了独一无二的‘左手剑法’。”沈妙微微一笑:“凌表哥以为如何?”

????罗凌听着沈妙的话,眼中渐渐升腾起一抹奇异的光彩。和方才不同,似乎是真的被激起了心里的某些念头,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他看向沈妙,目光颇为激动,道:“表妹这个故事讲得真好。”

????“表哥会做的更好。”

????罗凌哈哈大笑,外头偷听的罗潭都吓了一跳,和罗凌面上总是挂着的温和微笑不同,即便是隔着门,似乎都能听出那笑声中的畅快。

????沈妙究竟与罗凌说了什么?

????“表妹就是凭借着这样的功夫,才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亦是坦然面对,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不败之地么?”罗凌问。

????沈妙笑了:“说不败之地还太早了吧。”

????“看来是了。”

????沈妙不置可否。罗凌说的不错,可也不对,若只是凭借着这些是不可能的。若是人能感受一次从最尊贵的地位上跌落到尘埃,一夕之间所依仗的全部消失,付出根本没有得到一丝回报,家族崩塌子女灭亡,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最初一个执拗的错误而起,便会知道,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不仅要活着,还要活得好,总有一日能东山再起,总有一日能将过去所受的付诸在伤害之人身上。

????罗凌自责,沈妙自己又何尝没有自责的时候,她时常自责前生因为自己的自私害的整个沈家大房陪葬。今生便是在竭力修补这个错误,好在一切还来得及。

????她看向罗凌,笑道:“凌表哥从今日起,便不会整日在书房里看书了吧。”

????自从罗凌的右手出事以后,罗凌便经常在书房里看书,说是为了平心静气,谁都知道罗凌是想要独自一人郁郁不欢。

????“小表妹都亲自说情了,我哪里还敢看书。”罗凌微微一笑。

????沈妙颔首:“那我便放心了。”

????“单单放心还是不够的。”罗凌瞧着她,难得的眨了眨眼睛调皮道:“既然此事也是因为表妹而起,这糕点么还是要继续做的。”

????“那是自然。”沈妙回道:“表哥若是想吃了,随时与丫头说一声,我便做了送来。”

????罗凌盯着沈妙,面前的少女言笑晏晏,她本来就生的极为清秀,甚至称得上几分纯稚,然而每每却给人一种极端安稳的感觉。譬如今日这一番说辞,明知道她是来劝自己,明知道她的来意是让自己打起精神来。若是旁人,罗凌自然可以封住自己的心微笑以对,可面对沈妙,面对她直言不讳却又循循善诱,仿佛最温和的一江春水,明明行的是不算光明良善的事,却也让人觉得不会抗拒。

????就像是长辈一般。

????罗凌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跳,随即有些好笑,沈妙如今才十六,足足比自己小了好几岁,十六这样的年纪,罗潭甚至还会跟罗千出去爬树,这么一个小姑娘,平日里再如何老成,也都跟“长辈”挂不上关系的吧。

????他的目光逐渐柔和下来,看着沈妙打趣道:“若是日后左手剑法也练不成,表妹可不要嫌弃我。”话一出口,罗凌便觉得自己有些唐突,这话里暗示的意味实在是太过强烈。可不知道为何,他又有些希翼的看着沈妙,仿佛想要从沈妙嘴里听出什么自己企盼的答案来。

????沈妙微微一怔,迎着罗凌同平日里不太一样的目光,却是略略觉得有些尴尬。

????且不提罗凌的身份或是其他,重生以来,沈妙对自己的亲事自来不报什么想法,若是能找个安稳的人过一辈子,只要那人尊重自己,爱不爱又有何妨?是以对自己的夫君,沈妙从没想过。

????可是罗凌……沈妙心中叹息,她既然都将罗凌与婉瑜相提并论了,若是真的让罗凌成了夫君,那日后不得别扭死。便笑了笑,淡道:“表哥说笑,这家里谁敢嫌弃你?”

????却是没有回答罗凌的问题。

????罗凌眼中的希望渐渐黯淡下去,默了一会儿,又笑道:“不论如何,多谢表妹宽慰了。”

????“不客气,”沈妙道:“都是一家人。”

????沈妙又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离开。待沈妙离开后,罗凌坐在桌前,目光怔怔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呆怔了好半天,他才轻轻舒了口气,嘴角扯出一抹苦笑。目光落在桌角装着糕点的盘子上,想了想,就要伸手去拿。

????却不知怎么回事,外头突然起了一阵风,恰好吹到那盘子上,沉重的瓷盘竟是“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碎片迸的到处都是,一同打翻的还有桌上的墨盒,墨汁溅了不少在糕点之上,显然是不能吃了。

????罗凌一愣,起身去看,却见窗户紧闭,不禁喃喃道:“关的这样好,怎么会起风?”随即目光又落在那已经被墨汁污染的看不出形状的糕点,惋惜道:“可惜了。”

????……

????另一头,沈妙回到屋里,将屋子里油灯点上,又让惊蛰谷雨退下,这才按了按自己的恶心。

????罗凌之事的确是个意外,实在是没想到明安公主竟然如此狠辣,不仅要对付自己,还要对付沈丘,这一次若非是罗凌替沈丘挡了一劫,却不知沈丘又是怎样的遭遇了。明安公主比起上一世来更加嚣张,而且因为阴差阳错,对沈妙更加仇恨,做起事来不顾后果,实在是让人难以心安,要早些除去才好。

????可惜这件事却被谢景行插了手。

????沈妙不知道谢景行想做什么,只是那一日被谢景行送往公主府的途中,谢景行与她说这些日子都不要出门,不要被人瞧见她的踪迹。虽然不知道谢景行打算如何动手,不过眼下谢长朝是已经死了,想来谢景行要对付的还有谢长武。

????本来沈妙一直以为,若是可以不用自己动手,借刀杀人也是好的。可是一想到谢景行从来不是个白白帮人忙的大好人性子,那般狡猾心机,只怕今日替她除了明安和谢长武,第二日就要给出个天大的价码好好勒索一番,就觉得让谢景行动手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正想着,却见那烛火微微晃动,屏风上蓦地出现人的剪影。

????到了现在,沈妙连惊讶都不会了,习以为常的转过头,果然见谢景行自外头走了进来。

????这人到底是为何不请自来都做的这般坦荡光明,仿佛是逛自家园子一般。沈妙有些气闷,却见谢景行径自在小几前坐了下来。

????他今日却是没穿往日惯来穿的紫金袍,着了黑色的锦衣,若非滚边银丝的衣领,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然而夜色也掩饰不了他的好相貌,一双桃花眼闪烁熠熠星光,今日显得格外锐利。

????“没茶也没点心,”谢景行挑眉:“你就是这般招待客人?”

????沈妙道:“我似乎并未请你。”

????“不是客人总算是盟友,不是盟友,”谢景行侧头看她,慢慢扬起唇:“那也是救命恩人。”

????沈妙语塞,谢景行都已经不知廉耻的自命救命恩人,她还能说什么?索性不说得了,沈妙瞧着谢景行自顾自的倒茶一饮而尽,不知为何,竟有几分心情不悦的模样。

????沈妙心想,谢景行有点喜怒不形于色,譬如眼下唇角分明微翘,却让人觉得怪吓人的。

????也不知是哪位胆大包天的主儿惹了他不快。

????------题外话------

????谢哥哥:老婆给别的男人做饭,伐开心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