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生气-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生气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15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想了一会儿,问谢景行:“你打算如何处置明安公主和谢长武?”

????虽然再三叮嘱自己不要对谢景行的所有事情好奇,不过沈妙终究还是没忍住,当时谢景行带走了谢长朝的尸体,总让她觉得十分疑惑。し她问:“你打算杀了谢长武吗?”

????“不然等着他在背后算计我?”谢景行反问。

????沈妙翻了个白眼,谢长武就算真的想算计谢景行,那也得算计的了才行。别说现在谢景行还顶着一个金尊玉贵的大凉睿王身份,便是从前还是临安侯府的小侯爷时,谢家兄弟与之交锋也没能落着个好,那手腕不低的方氏还不是只有老老实实的看着谢景行潇洒狂妄了这么多年。

????“其实你可以不杀他的,谢长朝你也可以不杀。”沈妙道:“你父……临安候接连丧子,定会彻查此事,也许你有别的手段,到底会多些不必要的麻烦。”

????谢景行眸色微冷:“杀不杀他们我说了算。”忽而瞥了沈妙一眼,又勾唇道:“你现在似乎很有盟友的自觉,怎么,担心我?”他的语气忽然又多了两分轻佻,然而比起两年前少年的玩世不恭,容貌越发英俊深艳的谢景行再做起这些来,便让人有些移不开眼,明知道是危险的,却仿佛令人着迷的蛊惑要靠近。

????沈妙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道:“我担心你连累我。”

????谢景行嗤笑一声,笑容带了几分玩味:“不必担心,我有法子保下你,就有办法自保。不会给人添麻烦。”

????沈妙心中有些奇怪,总觉得谢景行这话是在影射什么似的。然而眼下屋里就只有他们二人,便是影射也不知道在影射谁,沈妙只道自己是多心,干脆顺着他的话说:“睿王殿下自然神通广大。”

????“也有比不上人的地方。”谢景行懒洋洋道:“苦肉计不会。”

????沈妙:“你说什么?”

????“罢了。”谢景行站起身,走到沈妙面前。他个子极高,这么与沈妙并肩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也有迫人压力。平日里他同沈妙说话的时候或是漫不经心,或是风流轻佻,便将那压力冲淡了些,今日却不知怎么的,不晓得是不是沈妙的错觉,总觉得谢景行的目光都比往日锐利的多。

????“你想我怎么处置明安?”他凑近沈妙,在沈妙耳边低声问。

????沈妙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肩膀却被谢景行按住了,他神情有些奇怪,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似的。蓦地又松开手,转身冷道:“你如何想的?”

????“为何问我?”沈妙道:“你不是已经有了主意?”谢景行都将谢长朝的尸体带走了,沈妙以为谢景行自然是心中早已想好下一步如何做,怎地现在还来问她?

????“这取决于你。”谢景行没有回头。

????“如果睿王出手,能做到几成?”沈妙心里飞快盘算着:“我是说,如果你杀了明安公主,能不能保证不被人抓到把柄?”

????谢景行顿了顿,转过身来盯着沈妙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他道:“沈家丫头,你未免太会做生意了。”

????沈妙微微一愣,谢景行很久未曾叫过她“沈家丫头”,眼下一叫出口,却让沈妙恍惚还是两年前她与谢景行初遇不久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二人彼此忌惮棋逢对手,互相提防还以为一辈子都会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也不过两年时间,便也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讨论杀人灭口的勾当。

????人生果然是曲折离奇。

????见沈妙发愣,谢景行又道:“你要杀了她?”

????沈妙回过神,道:“她与谢家兄弟二人合谋掳我,企图将我卖到窑子里去,为我准备的亦是一条生不如死的道路。还暗中谋害我大哥,我不是圣人,更不会以德报怨,只要她了一条命,比起她对我做的那些,已经很仁慈了。”

????“心狠手辣的丫头。”谢景行不甚在意的一笑,仿佛并未觉得沈妙说要杀了一国公主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他好整以暇的抱胸看着沈妙,道:“不过,我为何要这么做?”

????沈妙:“……”

????一直听说女子来葵水的时候,性格便会有些喜怒无常,如今沈妙不禁要怀疑,莫非男子也会来葵水。不然的话为何谢景行今日便是这样喜怒无常,让人完全摸不清头脑?前些日子谢景行试图将沈妙和他绑在一处,便处处主动出头,眼下让他出头了,谢景行反而端起架子。便是朝廷中那些滑不溜秋,宦海沉浮多年的老臣,亦没有眼前青年这般让人心中烦躁。

????她道:“你不是都将我归于你的盟友了么?替盟友出头,不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沈妙算是看出来了,谢景行就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裴琅曾经教过傅修宜驭下之术,若是有脾性古怪的臣子,他不要脸,你比他更不要脸。索性就拿谢景行自己的话堵他。

????谢景行噎了一下,瞧着沈妙,目光微动,低声道:“话虽如此,不过不仅救了你,替你惹了人命官司,如今还要帮你去行刺一国公主。盟友都是互利的,你什么都不做。让人无条件帮忙的是夫妻,我看你不是将我当盟友,是当夫君吧。”

????沈妙气急,冷笑道:“睿王殿下金尊玉贵,不愿意便罢了,我也不会强求的。明安公主之事,我自己想办法就好。”

????“想什么办法?”谢景行淡淡道:“向你的表哥求救么?”

????沈妙:“这和凌表哥有什么关系?”

????谢景行道:“你着急干什么,我没说不答应。既是盟友,又不是什么难事,本王顺手一把就行了。不过你也得替本王做点什么?”

????沈妙怒视着他。

????“啧,一时想不起来。”谢景行挑眉,叹息道:“就替本王先做两篮糕点,本王行刺途中,怕会饿。”

????沈妙:“……”

????一直到谢景行离开后,沈妙才坐回榻上,这会子倒是睡意全无。她也不晓得谢景行会用什么法子去“行刺”明安公主,不过心中却意外的放心。想来谢景行手眼通天,连换了个身份瞒天过海就敢在文惠帝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晃荡,至于取个公主的性命,看他说的那般潇洒,应当也是手到擒来的事吧。

????不过……谢景行今日,真的想是心情很不好啊。沈妙一边将榻上的杯子撤出来一边想着。都气的有些喜怒无常了。

????……。

????明齐都城定京在连续出了几日日头之后,又开始下雪,贵夫人小姐们都娇贵,雪天路滑,都不愿意出门了,若是出门,定也是捂得严严实实,还得手揣几个暖炉,省的着了风寒。万礼湖中湖水都结了冰,便是有垂钓的人,也得在冰上凿个洞方能垂钓,仿佛一夜之间,树上便挂满了亮晶晶的冰条。若是有夜里在门槛上泼了水的,那第二日起来不消说了,定是结满一层冰,走起路来摔个满满当当。

????睿王府里便是如此。

????季羽书一大早起来就在门口摔了个大马趴,嚷嚷着院子里的冰除的不干净。自从谢景行将衍庆巷的这一大片宅子都买了下来以后,季羽书干脆除了偶尔红菱给他看账本的时候去一去沣仙当铺,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睿王府里逗大猫玩儿。

????远远的见谢景行从屋里走过来,季羽书道:“三哥!”

????谢景行懒得理他,白虎从季羽书的手里挣脱出来,飞快的往谢景行身边跑去。高阳自另一头出来,他昨日没有回宫,就宿在睿王府里了。

????“你又要去沈宅给罗家小姐看病?”季羽书问。

????提起此事高阳就觉得头疼,他治过许多人,宫里的嫔妃也罢,皇帝也罢,亦或是高官臣子家的夫人小姐也罢,如同罗潭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分明前些日子就已经虚弱的要死,从生死线上捡了一条命,结果刚刚好一点就在沈宅的院子里继续练武,说是自沈妙一事上恍然大悟,唯有苦练武功才能保护自己的身边人。

????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子。

????她这样折腾,伤口怎么可能好得快。而伤口一旦好的慢一点,罗潭就会拿怀疑的目光看高阳,问:“你果真是宫里的大夫么?怎地连我们小春城医馆里的学徒都不如,人那头摔一跤,第二日就能上山砍柴呢。”

????居然拿医馆的学徒跟他堂堂御医相比,而且罗潭那也不是跌打损伤,那是差一点连命都丢了的伤势!高阳此生都没遇到过这么不配合的病人,并且对他毫无敬畏讨好之心,若非每每拿当日罗潭偷偷去见睿王一事相要挟,高阳觉得,罗潭指不定会在他脑袋上撒尿了。

????见高阳难得的走神,季羽书拿胳膊捅他:“青天白日发什么愣,治病给人只傻了。”

????高阳回神,鄙夷的看着季羽书道:“你当谁都跟你一样。”

????一边的谢景行突然开口:“罗凌怎么样?”

????高阳一愣,疑惑好端端的谢景行怎么问起罗凌来了,就道:“他本就没受什么重伤,还不就一样。”

????“手如何?”

????“手?”高阳道:“右手不能用了,你莫不是怀疑我的眼光。”

????谢景行转过身,不悦的看向高阳:“你就不能治好他的手?”

????“我虽然医术高明但也不是神医,”高阳无奈:“他的手都已经伤到筋骨深处,原先就有旧伤,我也无能为力。好端端的,你与他又有什么交情了,便是要对沈家人好,可罗凌也是表亲,连表亲都要一起照顾?”高阳不可置信道:“你干脆兼济天下算了。”

????谢景行挑眉:“谁要照顾他了?”

????“那你干嘛关心他的伤势?”高阳莫名其妙。

????“这个我知道!”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季羽书总算找到了自己说话的地方,插了进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得意的摸着下巴,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罗少爷是为沈五小姐才受的伤,若是罗少爷一直不好,沈五小姐心中难免自责。三哥和沈五小姐交情匪浅,自然不愿意瞧着沈五小姐伤心。是不是,三哥,我说的对不对?”

????谢景行冷眼看他,季羽书摸了摸鼻子,小声道:“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高阳却是因着季羽书的话细细思忖了一番,似乎恍然明白了些什么,再看向谢景行的时候,目光带了几分不解:“如果真是这样,其实罗凌手受伤也是好事,这样一来,在你面前,他就更相形见绌了。”

????“笑话。”谢景行不怒反笑:“就算他多长一只手,在本王面前还是相形见绌!”

????季羽书、高阳:“……。”

????他们说错了什么话吗?怎么感觉谢景行好似更生气了。

????季羽书试图安抚谢景行:“那是,也不看看三哥是谁,大凉的睿王,陛下的胞弟,普天之下谁敢小瞧了你去。那罗家不过是明齐一个边陲小地官儿的少爷,在咱们大凉,那就是芝麻官儿。况且他现在还右手不能提,哪里及得上三哥呢?”季羽书拍马屁的功夫也是一流,眼皮都不眨一下就信手拈来。

????“拿本王和连自保之力都没有的人相比,季羽书,你是不是想回乡了?”谢景行声音更冷。

????季羽书懵了,马屁拍到马腿上,这下怎么办才好?

????还是高阳似乎终于良心发现,岔开了这个话头,问:“塔牢的人之前问过谢长朝的尸体怎么处置?眼下沈妙也已经回了沈宅,下一步你打算如何?”

????谢长朝是死了,沈妙安然无恙并由荣信公主送回沈宅的事情也都举城皆知,这件事情最先惊动的人不少,眼下却是这么轻巧的揭过去,倒是让人有种意犹未尽之感。不过既然荣信公主出面,流言便是想升起来也很难,因此倒是逐渐被人淡忘了。

????可是参与其中的人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忘怀了,至少想来剩下的谢长武心中肯定是如坐针毡,谢长朝说不见就不见了,掳走的沈妙却平安回府,他又如何想?

????闻言,谢景行慢慢勾起唇,道:“下一步,自然是算账了。”

????高阳看了谢景行一会儿,试探的问道:“你……打算连明安公主一块儿对付么?”

????“不然?”谢景行漫不经心道:“秦国养的狗不好好拴起来,到处发疯咬人,被人捉了杀了,也怨不得别人家。”

????“可是,”高阳有些不赞同:“虽然如此,陛下之前便叮嘱过,此来明齐,切勿轻举妄动,眼下陛下那头还不知如何打算,动了秦国的人,皇甫灏势必追查,若是查到了我们的人,即便你有办法,那也会添上不少麻烦。”

????“谁说要用大凉的人了?”谢景行轻笑:“我自己的人,不可以么?”

????高阳一愣,片刻后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对明安公主动手呢?给她苦头吃也可以,何必非要取了她的性命?”

????“这条疯狗给我添了不少麻烦。”谢景行目光微沉:“本王想取谁的性命就取谁的性命,不用跟你打招呼吧。”说罢便弯腰抱起保护,不理二人往外走,也不知是要做什么去了。

????季羽书皱着眉头,道:“三哥是来葵水了么?怎的最近如此喜怒无常?你惹他了?”

????“谁有那闲工夫。”高阳道:“我还想活的久一点。”

????“看来这次谢长武和明安公主有得麻烦了。”季羽书同情道:“如此说来,谢长朝死的还真是轻松啊,大概是走了什么好运。”

????“不错。”高阳罕见的对季羽书的话表示认同。

????……

????定京城中的临安侯府,比起两年前的花团锦簇,显得冷清了许多。再也不是来来往往车马如龙,来拜访谢鼎的人也是一日比一日少,没办法,自从谢景行死了之后,谢鼎便好似对朝廷之事失去了兴趣。原先最混的,令先皇都头疼不已的簪缨世家谢府,终于还是失去了精气神,再也混不起来了。

????而如今谢家还在仕途上爬的,便是谢长武和谢长朝二人。这二人虽然不及当初谢景行令人惊艳,倒也有几分本事,若非是庶子身份,想来应该爬的更快更高。即便如此,到了如今这样的升官地步,也算是让人叹惋了。

????谢府里,方氏正将新做好的衣裳交给谢长武。方氏如今年纪都已经年近四十,却并未显出太多苍老之态。同玉清公主出身皇家的典雅大方不同,到了如今,方氏身上都保留了一些仿佛江南女子特有的小家碧玉,说话亦是轻声慢语,柔和有加,让人一见便忍不住怜爱。

????这样的娇柔风情,也难怪当初临安侯谢鼎在有了玉清公主这样的娇妻之时,终究还是上了方氏的床榻。

????方氏道:“这是今年新出的料子,让裁缝给你们兄弟二人做了些冬衣,定京城日日冷了,你们整日在外走动,不要着了风寒。”

????谢长武伸手接过,道:“谢谢娘。”心中却想着别的事情。

????“你弟弟的衣裳也在这里,听说长朝与人出去打猎了,怎地这么久都还未回来。”方氏埋怨道:“侯爷昨日还在与我说,长朝之前心心念念要去吏部,本想带着长朝去见见吏部侍郎好说说话的,结果这几日长朝不在,只得辜负了这个机会。”方氏叹了口气:“长朝之前都想着上进,怎地在如今却又想起玩乐了?”

????谢长武勉强笑了笑,道:“三弟……也不尽然是玩乐,只是最近风雪大,天气冷,大概是打猎一时不好出山,所以才耽误了,过几日就能回来,到时候再让父亲出面请吏部侍郎赴宴就是了。”

????闻言,方氏有些紧张:“风雪大,会不会封山,长朝不会有危险吧?”

????“怎么会呢,”谢长武笑道:“许多人一同跟随着,都是经验丰富之人,娘放心吧。”

????方氏这才放下心来,拉着谢长武的手道:“娘如今就只有你们两个依仗了,老爷对我这么多年都不冷不热,当初又有谢景行压着你们兄弟二人,看你们受委屈,娘心里也难过得很。熬了这么多年,好在老天有眼,将他熬死了,如今这临安侯府里再无可挡你们前路之人。你们唯有不停地向前,将过去那些嘲讽我们母子的人都踩在脚下,等日后便是令侯爷也无法忽略你们的功勋,为娘挣个诰命。这样一来,没有了庶子的身份,整个临安侯府就都是你们的了。”方氏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虽然仍旧是轻声慢语,却终究是带了几分不甘和怨愤。想来这么多年,她都是压抑着自己这些愤怒而过活的。

????谢长武道:“放心吧娘,既然老天都让谢景行死得早,说明老天都是站在我们这一方的。终有一日,临安侯府里是我们母子说了算!”

????方氏点了点头。

????等送走方氏后,谢长武回到屋中,有些烦躁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

????与方氏说的那些话自然是应付,应付方氏容易,毕竟方氏只是后宅妇人,可是如今连谢鼎都隔三差五的问起谢长朝的踪迹,就有些大事不妙了。

????谢长武自从那一日随同谢鼎出门赴宴回来后,就再也没见到谢长朝的踪迹。若是如此便也罢了,也许谢长朝是临时有些什么急事离开,可是连密室里的人也不见踪影,这实在是让谢长武胆战心惊。

????临安侯府的密室,是谢长武和谢长朝兄弟二人自己建出来的,还是废了好一番周折。那些建造密室的工人们最后全都被谢长武灭了口,所以整个侯府内,除了他们兄弟二人,根本不会有别的惹知道出口入口在哪里。谢鼎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临安侯府以外的人了。

????起初谢长武以为是谢长朝带着沈妙出去了,也许是找到了将沈妙运往“窑子”的方法,也许是谢长朝有其他的打算。可是等来等去,等到的却是沈妙被荣信公主送回沈宅的消息,谢长武当即就感觉到了不好。

????沈妙得救了,那消失的谢长朝去了哪里?那些人是在密室里劫走的沈妙?可是密室里并没有打斗的痕迹,甚至根本不可能有别人知道这里的密室。会不会是谢长朝带着沈妙出去的时候被人发现,沈妙被救走?可是荣信公主的说辞又是怎么回事?

????谢长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无论如何都是错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任凭谢长武派出所有的人去寻找谢长朝,都没有任何下落。

????不仅谢长朝的长时间失踪令人怀疑,秦国府邸上,明安公主得知了沈妙被救回来的消息后大发雷霆,让谢长武赶紧去府上。谢长武只得暂时编些理由安抚住明安公主,可是纸包不住火,明安公主终究会爆发的。

????谢长武急的嘴角都生了燎泡,他披上外袍,打算再让人在定京的各个角落里搜一搜,忽然扫到桌上有封信。

????这信不知道是什么人放在他书桌上的,可是谢长武的书房从来就不让下人小厮进去,旁人进不来。他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并未瞧见有人,拿起信来拆开看,入眼的是一行熟悉的字体。

????竟是谢长朝的字迹。

????谢长朝在信里说,他那一日本想带着沈妙出去寻窑子的,谁知道半路上遇着了官兵,不得已只得藏身在万礼湖畔的一处民户之内。这些日子沈妙回沈宅的消息,其实是沈信和荣信公主合谋的一个骗局,目的就是为了让掳走沈妙之人放松警惕,表面上瞧着沈家军和官兵已经停止搜捕,其实私下里却全然没有放松查找。所以谢长朝不敢带着沈妙轻易露面。

????而眼下明安公主逼得急,倒是不如在今夜子时,就将沈妙卖到万礼湖的坊间内,不论如何,先折辱了沈妙,这样一来,明安公主也会高兴,最好是让明安公主也一同前往观看,来弥补他们兄弟二人中途的失手。

????看完信后,谢长武却是信了七八成。

????一来,如信上所说,沈妙虽然说是被荣信公主送了回来,外头也传的沸沸扬扬,可无论是当日送沈妙回沈宅,还是沈妙回去以后,都未曾在外头露过面。也就是说,众人并没有亲眼瞧着沈妙回去,既然如此,沈信为什么不让沈妙在外露面以澄清的更加真实,会不会是沈妙根本就未被找到?

????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信上的字迹就是谢长朝的无疑,甚至还有谢长朝和谢长武秘密的交流方法。谢长朝在外头,即便是在官场,自己亲自写的文书也是寥寥无几,若说是仅凭着那点东西,想要模仿谢长朝的字迹是不可能的。若说是有,便是小时候谢长朝在家里练字的时候,府中废弃的书稿。那些书稿堆积了许多,若是谢景行在世的话,也许能临摹出谢长朝的字迹吧。

????且不论谢景行有没有那个心思去临摹谢长朝的字迹,便是有也不可能了,谢景行死在两年前的沙场上,尸骨无存,这世上,没有人再能临摹的出谢长朝的字迹。

????谢长武想了想,走到桌前,铺开纸,提笔开始写信。

????------题外话------

????谢哥哥:不要拿我和那个心机boy比!╯︵┻━┻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