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 索吻-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四十八章 索吻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24Ctrl+D 收藏本站

????冬夜里,茶是冷的,点心也是冷的,那高傲英俊的青年却并未有半分嫌弃。。しw0。

????即便只是普通的吃东西的模样,亦是优雅的仿佛一幅画般动人。沈妙将桌上的灯芯微微拨了拨,注意到谢景行身上的衣裳上似乎都带着寒气,仿佛是从外头刚回来,就道:“你一直在这里?”

????谢景行不会一直在沈宅的树上挂着,想来方才也是随口一说,沈妙才不相信堂堂睿王整日就这么无所事事。

????谢景行不甚在意的一笑:“你不是让我杀了明安公主吗?”

????沈妙一愣,看向谢景行,试探的问道:“你杀了她?”

????“何止。”

????沈妙不说话了。谢景行的手段,其实说起来,她是领教过的。两年前谢景行还是临安侯府的小侯爷时,花灯节上对付那些莫名出现的蒙面人,他便是一个活口不留屠戮干净。两年后在临安侯府密室里,对谢长朝下手亦是干净利落。其实在某些时候,沈妙以为,谢景行是具备一个帝王应该具有的某些品质。可谢景行和傅修宜分明又是不同的人,大概是因为,傅修宜可以为了皇位逢场作戏,一忍多年,可是谢景行,却会嚣张的直接刀刃相见吧。

????或许这就是大凉皇朝骨子里的骄傲。

????沈妙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大凉天高地远与她何干,再看谢景行,忽而又觉得眼下这样有些奇怪,什么时候,沈妙自己也将自己与谢景行归为一起,还真的当谢景行是盟友了不成?

????她问:“你把她怎么了?”谢景行会如何对付明安公主?沈妙的心里其实有一点期待,这种期待带着一点点恶意,深处后宫太久,沈妙并非见不得血的纯善女子,况且面对明安公主这种心狠手辣之人,沈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就这么期待?”谢景行好笑的看着她,懒洋洋道:“明日你就知道了。”

????沈妙思索谢景行这话的意思,竟是明安公主死的会颇为热闹么?她问:“那谢长武呢?”

????谢景行连明安公主都下了手,更没道理放过谢长武才是。

????果然,只听谢景行道:“杀了。”

????“你就不怕临安侯知道此事会伤心?”沈妙看着他问。

????屋里燃烧的炉火正盛,谢景行端起茶盏来抿了一口,薄唇被茶水浸润过更显得有些绯红,然而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道:“临安侯府的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分明是一句凉薄的话,沈妙却从这青年满不在乎的笑容里看出了几分自嘲,她心里微微一动。

????从对谢家兄弟下手开始,谢景行也就真正的撅弃了临安侯府的所有联系。因为若是有一日谢鼎追查到他的下落,就算是谢鼎原先对谢景行无甚敌意,却因为谢家兄弟的死,终生都不会释怀。父子成仇,虽然不是亲生父子,可谢景行真的有他表面上那般无心,还是只是将所有的情绪,好的坏的,都掩藏在那双总是盈满笑意的双眸之中?

????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说的秘密,谢景行的心思,沈妙更无从得知。这个漫天大雪的冬日寒夜里,谢景行跑到沈宅外头的树上乘凉,真的只是折个花送人,还是也和她一样,不过是在夜里无梦,便借着漫天大雪让那些不算愉快的想法清醒沉淀。

????如此说来,他们二人倒还真的有几分肖似的地方。

????沈妙忽而看谢景行就有些顺眼了。

????谢景行瞥见她的目光,微怔,随即道:“你那是什么眼神?同情我?”

????沈妙笑笑:“我尚且自顾不暇,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更何况是睿王殿下这样只手遮天的人了。”沈妙说的带着几分调侃,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曾发现,这话里竟是有几分岔开话头,让谢景行心头缓和一些的意思。

????谢景行挑眉看了沈妙一眼,忽然双手支在桌子上,凑近沈妙,含笑道:“你不用妄自菲薄,跟了我的盟友,高人一等的资格还是有的。”冬夜里,他的声音似乎刻意压低,带了微微的热意,缓声道:“当然,如果是跟了我的女人,那就什么资格都有了。”

????他的眉眼生的极为漂亮,便是前生沈妙在宫里见过无数的美人,却也没见过生的这样好看的人。并非是皮相上的好看,而是仿佛风流优雅都刻入骨髓深入灵魂,一举一动皆是让人沉迷,仿佛在冬日里也能层层叠叠绽放开的春花,让人觉得既冷还热,而他仔细盯着人的时候,会让对方倏尔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是被认真对待的。

????他的眸光落在沈妙的唇上,微微侧首,笑意一闪即逝,慢慢低下头。

????灯下的影子几乎是以缠绵的姿态交织在一起,男子高大女子娇小,倒也是好一幅花好月圆图。

????沈妙心中微微一滞,一把将谢景行推开,大约是觉得自己的动作显得太为突兀反而不自然,便又掩饰的端起面前的凉茶喝了一口,却忘记这茶方才才被谢景行喝过,她轻咳两声,转头不看对方的脸,自己的脸上却慢慢的开始发烫了。

????谢景行冷不防被沈妙推得差点摔倒,倒在椅子上蹲了一顿,抬首就瞧见沈妙手忙脚乱的端茶来喝,方才的不悦一扫而光,突然就觉得有些好笑。

????他懒洋洋道:“喂。”

????沈妙不看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影子。谢景行眼中笑意更浓,故意调侃道:“你还会害羞啊?”

????沈妙猛地抬起头,怒视着他。

????然而即便是这怒视,大约也是因着这屋里微暖的光而显得软绵绵的,反而更让人心动。她眉眼小巧可爱,然而平日里却是与外表截然不同的大气端庄,鲜少有小女儿情态的时候,此刻三分尴尬七羞恼,白皙的脸蛋上似是喝醉了酒一般撒上淡淡嫣红,更是别有情态。忽而就让人想起两年前那个冬夜,她穿着中衣披散着长发,站在窗前醉意朦胧,却要指指点点看烟花的豪情。这么一想,唇齿间似乎都生出了梅花酿的清冽香气。

????谢景行勾唇笑道:“沈妙。”

????“什么事?”沈妙憋着一肚子气,对于谢景行,若是他来硬的,或是耍些计谋手段,沈妙都能坦然以对。偏偏谢景行对她仿佛就像逗小姑娘般,十分恶劣,反倒让沈妙不知如何应对。前生她在宫里,人前对她恭维顺从,人后对她指指点点,可从头到尾,她接触的人都是恪守宫规礼仪的古板人,如谢景行这样嚣张又行事毫无章法的,她从未遇过。仿佛所有的对策在对方不按理出牌的套路下,全部失去了作用。

????“你喝的是我的茶杯。”谢景行提醒。

????沈妙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随即尴尬简直想抬脚走人,她突然觉得,今日夜里鬼使神差的让谢景行进屋,实在是她做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害羞了?”谢景行似乎极为喜欢看她尴尬的模样,继续凑近道。

????“天色不早了,”沈妙正色道:“你还不走?”

????谢景行不说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他的目光犀利又深邃,常人简直招架不住,沈妙强作镇定的与他对视。片刻后,谢景行站起身道:“罢了,你既然害羞,我也就不打扰你了。”他说的暧昧让人浮想联翩,却没见沈妙瞬间僵硬的脸。

????他走到窗边,沈妙跟着站起来,谢景行打开窗户,外头的寒风便顺着窗口掠了进来,沈妙打了个寒颤。

????“外面冷,不用送了。”谢景行道:“多谢收留,茶很好喝,点心不错。”他身影一闪,却是已经到了窗外的院子里。

????沈妙走过去打算将窗门掩上,却见漫天风雪里,那艳骨英姿的紫袍青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般的回头,笑的温和。

????“对了,害羞的时候也挺可爱。”

????沈妙“砰”的一声甩上窗户。

????她就不该心软的!这人忒讨厌!

????沈妙将窗户掩上后,又坐回屋里的床榻上,看那床头的油灯,微弱的几乎就要熄灭了。然而她的眼睛却异常明亮,亮晶晶的,好似上好的珠玉宝石,在暗夜里发出熠熠光泽。

????她想,若是在前生,谢景行这般举动就该称得上是犯上了,她大可以喊一声放肆然后让人将他拖出去斩了,然而今生却也被逗得全无法子。

????可是为什么会尴尬?

????在灯火摇曳间,那人微微俯下头,几乎可以看得清他每一根长长睫毛,他的眼神比月色还要动人令人迷醉,他的唇薄而微凉……

????沈妙一个激灵,蓦地回过神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心,想来大约是这些日子太累了,所以便也魔怔了,如谢景行生的那般好看的人,女人都会被吸引,就如同小倌馆里的头牌一般。她这样安抚自己,却安抚不了有些异样的心跳,待躺在床上的时候,却不晓得,自己的唇角也在不知不觉里,微微翘起了。

????……

????定京的冬日格外寒冷,住在天子脚下的百姓,即便只是平头百姓,都大约是与有荣焉,自觉与寻常外城的人不同,都要讲究几分优越的。更莫说是达官贵人们了。因此但凡是冬日,人们都要起的晚些,除了街上要早早起来摆摊的小贩们,普通人都愿意在屋里多暖和些时候出门。

????昨儿个下了一夜的大雪,外头更是冷极,好在今日一早雪便停了,因此大伙儿还是愿意出门的。等稍稍更晚了些的时候,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万礼湖在这么下了整整一夜雪后,湖面已然全部冻结成坚硬的冰,寻常有垂钓的老翁眼下都不肯来了,不为别的,这么坚硬的冰,便是凿洞都很困难,还是等天暖些时候再来吧。

????万礼湖虽然少了垂钓的老翁们,却多了一群戏耍的顽童。湖面亮晶晶的,孩童们喜爱穿着硬底的靴子,或是寻一个木头片,在冰面上追逐嬉闹。这些玩闹的孩童大半都是街道上商铺小贩家的儿女,母亲责骂他们这样会弄脏新做的夹袄,也怕中途冰面忽然碎掉,可孩童们正是贪玩的年纪,哪里会乖乖听从母亲的话,照样是三五个小伙伴偷偷拿了木头片去万礼湖玩。

????今日也是一样。

????几个五六岁模样的孩童抱着木头片往万礼湖中央走去,湖面上滑的很,几个孩子只得小心翼翼的走,滑到了不要紧,若是冰面将新做的衣裳打湿了弄脏了,回头必然少不了母亲一番责骂,因此俱是走的格外缓慢。

????好容易走到万礼湖快到中央的位置,几个孩子将手里的木头片放下,便是坐在木头片上,一人在后头推,从湖面中央往外头推,便觉得戏耍的格外欢快。一名穿花袄的垂髫小姑娘抱着木头片又往后头走了走,大约是想走的更远些,却忽然蓦地停下脚步。

????“阿春,你站那儿干嘛呢?”年纪稍大些的男孩见妹妹站在前面发呆,不由得上前问道。

????“哥哥,”叫阿春的小姑娘指了指前面:“那个冰雕做的好奇怪啊。”

????……。

????城南处有精致的酒楼,自然也有一些普通的商铺,这些商铺的主人大半都是有些积蓄,尚且称得上是小富,却又租不起大酒楼的店面的普通民家。不过即便是这样,因着城南这样得天独厚的位置环境,一般的商铺做的还是颇为热闹的。

????平日里商铺们的掌柜或是老板娘们各忙各的,不忙的时候,也总是喜欢坐在一处闲谈喝茶。而今日大约是有些早了,客人们来的不多,几个相邻商铺的掌柜们便聚在门前说话。

????正说着这天气是一日日越发冷了,却见几个孩童不约而同的往这头跑来,个个都是气喘吁吁地。这几个孩子正是这一带商铺小贩们的儿女,平日里也都玩在一处。卖胭脂的女掌柜定睛一看,猛地柳眉倒竖,怒道:“东子,你又带阿春去万礼湖了是不?我昨儿个给阿春做的新棉袄,现在全都湿了,你皮痒了是不是?”

????正说着,却见身边的几个掌柜也都纷纷教训起自家的儿女来,只因这一群孩子眼下都是乱七八糟的模样,衣裳破了湿了,浑身上下都乱糟糟的,有的甚至还丢了一只鞋子,倒好似在哪里匆匆忙忙跑回来似的。

????正还想说几句话,那叫东子的男孩却“哇”的一声哭了,只道:“万礼湖……万礼湖有人……”

????众人一听,先是一愣,有个中年布衣男子道:“坏了,该不会是哪家娃娃掉水里了吧?”

????万礼湖常年都有戏水的孩童溺亡的事情,冬日里要少些,可也并非没有。就曾有孩子在冰面上玩耍的时候冰面崩裂,掉进水里身亡的事情。此话一出,众人都变了脸色,卖胭脂的女掌柜是个古道热肠的性子,就急的跺了跺脚:“那还等什么,先去看看吧,都是街坊邻居的,谁家的娃娃落水了不着急,走,去看看!”

????众人一听,皆是附和,便都跟着那女掌柜往万礼湖面上跑去。

????待到了万礼湖时却惊呆了,只见冬日平时除了贪玩的孩童会来,冷冷清清的万礼湖边上已经围了不少人,更多的人竟然是往湖中心走去。

????“这……不是落水了吧。”女掌柜喃喃道。

????若是出了什么事故,有些人会上去帮忙,有些人会看热闹,但是却也不至于这么多人一同往湖中心走去。尤其是往湖中心走的人中,竟然有许多都是衣饰华丽的富贵子弟,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倒不是说富贵人家不好,只是这世道本就个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富贵子弟对寻常百姓的事淡漠不理是常事,眼下……定京何时多了这么多古道热肠的人?

????此刻,万礼湖上亦有人往湖中心走去,蔡霖浑身上下都冷的打哆嗦,虽然穿的已经极为厚重,外头还罩着毛披风,可是湖面上历来就比地上冷得多,尤其是脚下的冰块儿寒气便是隔着靴子直往脚底下钻,便是让蔡霖这样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湖面上到底有什么?”蔡霖问平日与他一同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怎么大清早的就都让人往这头看。”

????一大早,蔡霖找到平日里与自己玩在一处的公子哥儿们,本来打算今日去赌坊里玩玩,谁知道朋友却说万礼湖有大动静,非要拉他一起来看。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人道:“不过我听下人说了有什么,就拉你一同来看了。嘿嘿,”他凑近蔡霖,低声道:“平日里咱们只在戏文和书里听说艳尸,今日就能看见货真价实的艳尸了。”

????“尸体?”蔡霖吓了一跳,连忙道:“我不去了。”他虽平日里也喜欢些猎奇的东西,却也都是嘴上说的热闹,到底骨子里还是有些胆小的。便是从前有小霸王之称,也在两年前被沈妙在校验台上灭了性子,如今倒是显得安分了些。

????那朋友却不依不饶,道:“都走到这里来了,就去看看,就看一眼,你怕什么?”

????蔡霖最是看不得人激,当即就道:“我哪里怕?现在就跟你去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般激动。”

????他们二人本就已经走了大半截的路,眼下离湖中央也很近,待走到最中央的时候,外头已经围了不少人在那里指指点点。朋友拽着蔡霖将人群拨开,挤到最前面,指着中间的东西道:“快看快看,就是这个!”

????蔡霖跟着抬眼往上看去。

????定京城的冬日冷,尤其是近来更是如此。但凡是在院子外头放上一桶水,第二日一看,不消说了,铁定是结成一桶冰的。而只要是沾了水的东西,譬如树枝屋檐之类,经过一夜后,也必然会挂上冰凌。

????而万礼湖的中央,便是三个站立着的“冰雕”。

????说是冰雕,其实并不准确,那三个人形的冰块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透明的冰面里,人的清晰模样,也正是如此,便让人可以清楚的明白,这并非是什么能工巧匠精心雕琢的东西,而是真正的,三个活生生的人,或者说是,活生生被冻死,以死前形态结冰成为冰雕的人。

????而最令人啧啧称奇的便是这三人的姿势。

????最中央的显然是一个女人,衣衫轻解,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身子,而她身侧的男子正伸手要去解她的肚兜,身后的男子则是双手自后头扶住这女人的腰。女人仰着头半倚在男子的身后,虽然表情有些僵硬,可是这*的动作,却仿佛是活生生的春图,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而将这冰雕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大多都是男人,有平头老百姓,也有富贵公子哥儿,有的也许是为了猎奇,有的却是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念头,便是尸体,总归也是个漂亮女人,况且这冰雕栩栩如生的,非但没有让人感到恐怖,反而让人觉得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香艳的气息。

????而真相却被人忽略了。

????人们总是将所有目光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男子们津津乐道的是这活生生的春图是从哪里来,或者是从哪里找来这般放荡的女子,却无人想到,这是一桩怎样的案子,三个人被活活冻死了,本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蔡霖盯着那三具冰雕,他本来也是有些惧怕尸体的。可是这冰雕做的并不让人觉得可怕,反而有种市井之中低俗取乐的意味,便也看着。身边的朋友道:“这女人生的倒是挺好看的,你看,寻常人家哪里养的出这样的美人儿,偏还如此诱人姿态。”

????话里话外,就如同在点评某个青楼里新来的姑娘一般。

????蔡霖一边附和朋友的话,一边仔细的盯着那具女子冰雕。即便是隔了面上的一层薄薄的冰,却也隐约能看得清楚女子的五官。五官生的十分娇美,甚至有些眼熟。

????眼熟?

????蔡霖问:“这姑娘我觉得有些眼熟,你想一想是不是哪家楼里的姑娘,咱们见过的?”

????那朋友仔仔细细打量一番,摇头道:“不可能,定京上至青楼下至教坊,我都是去过的,姑娘也都是见过的,这一位却是没见过。”他随口道:“看人家穿的肚兜都是镶金的,说不定是哪家达官贵人,宫里出身呢。”

????他本是无心之言,蔡霖却是猛地一怔。

????宫里出身?

????他抬眼看向那女子,面前出现的却是某个宫宴上,穿着薄纱金裙的年轻骄纵女子,那张有些跋扈的脸和眼前僵硬的脸逐渐重合,最后变成了一个人。

????“明安公主!”蔡霖失声叫道。

????“什么?”朋友一怔,这朋友不过是富商出身,平日里是没有机会接触到宫里达官贵人的,因此并不明白蔡霖说的是什么。

????而蔡霖脸色瞬间变了,他终于明白为何会觉得这女尸有些熟悉,之前在明齐的朝贡宴上,因着关注沈妙,和沈妙一起比试步射,几乎成了他第二人的明安公主当时也被他留意过。那时候蔡霖心中还觉得和明安公主很有几分同病相怜。

????而眼下这冰雕里和两个男子摆出香艳姿势的女人,不是明安公主又是谁?

????蔡霖的话虽然没有得到朋友的附和,周围却有耳朵尖的人听见,纷纷问他:“你说的明安公主,可是那位秦国来的明安公主?”

????“真的吗?这里面的女人是明安公主?”

????“一国公主如何会这样……假的吧。”

????“这么说起来,这女人的穿着倒真的有几分像公主。”

????……

????定京城万礼湖上的这一轩然风波,明安公主和两个男子以极其香艳的姿势,被明齐的百姓津津乐道了个遍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宫里。自然而然的,也传到了沈宅中。

????沈妙因着昨夜里半夜和谢景行说话,后来更加睡不着,直到天色微亮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睡去,便起了懒。惊蛰和谷雨见沈妙睡的香也不敢吵她,等沈妙起眼用早饭的时候,都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

????她一边喝着厨房里做的粥一边想着昨夜里谢景行的话,却见罗潭风风火火的从外头跑进来。

????罗潭这些日子的伤势在高阳的诊治下好了不少,虽然高阳一直强调要罗潭好好静养,可罗潭哪里是个能静得下来的性子,照样该干啥干啥,有时候几乎让人怀疑前些日子差点连命都没了的那个人是不是她。

????“小表妹!小表妹!”罗潭冲进来,一屁股在沈妙对面坐下。

????沈妙眼都未抬,自顾自的吃着嘴里的粥。这些日子沈信不许罗潭和沈妙再出门,免得如上次遇到歹人,因此罗潭不得不呆在府中,成日里大约也是闷得出奇了。沈妙每每觉得遇上罗潭,仿佛罗潭才是那个当妹妹的人,也就宽容多了。

????“小表妹,先别吃,听我说个大事件。”罗潭正襟危坐。

????沈妙无奈,放下手里的勺子,道:“又怎么了?”

????“明安公主死啦!”罗潭道:“今儿一早就在万礼湖上被人发现了尸体,和两个男子在一起……就是做那种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冻成了冰块儿,眼下全京城都在说这事儿呢!”

????------题外话------

????谢哥哥第一次索吻,扑街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