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 逼嫁-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五十章 逼嫁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34Ctrl+D 收藏本站

????定京城明安公主一事固然在百姓间掀起了轩然大波,大理寺的人迟迟调查不出结果,文惠帝隔三差五便发怒,牵连的官员都连累了好几人,却隐隐有要成为一桩悬案的结果。》し秦国太子皇甫灏自然不满,可是他自己派出去的人亦是没有查出任何不对。一来二去,时间渐渐流逝,百姓们对这件事情的热情便也淡了。毕竟人都要吃饭过日子的,守着一桩风流悬案却也不能抵挡冬日的严寒。

????在定京城寒冷的冬日里,沈府里也出了一桩大事。

????沈玥定亲了,并且很快就要出嫁。

????给沈玥说的人家便是之前沈万和陈若秋十分青睐的员外郎王家,王家统共只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如今年纪尚且不足十岁,长子便是王弼,与沈玥定亲之人。王弼今年二十有四,已经入仕,在学士府中任职,学识渊博,倒也是个前途无量之人。加之员外郎一职虽说不是朝中数一数二的重臣,可同僚们平日里免不了都与员外郎多打交道,若是与王家沾亲带故,日后在仕途上倒是有了不少的帮衬。

????仕途上的帮衬自然是以沈万的目光来看的,在陈若秋看来,王弼是王家的长子,眼下府里又无通房姬妾,恰好沈玥平日里也是教养的书卷味极浓,如果能够嫁过去就把握住王弼的心,日后能在王家站稳脚跟,再生个一男半女,这辈子便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亲事是陈若秋直接与王家人定的,庚帖都换好了,沈玥知道此事后自然又是大闹了一场。只是平日里温婉的陈若秋这一次却像是铁了心的要将她嫁人,而自来疼爱她的沈万也没有听从沈玥的恳求。沈老夫人更是乐见其成——沈玥在沈府里不嫁人便多了一张吃白饭的嘴,眼下沈府里本就日子艰难。

????沈玥闹腾的太厉害了,饶是沈万平日里从来不罚自家女儿,这一次也觉得沈玥太过分,一怒之下就将沈玥关进祠堂,要沈玥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这一日夜里,沈玥便独自一人坐在祠堂中默默流泪。

????祠堂里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说来也是讽刺,上一次还是沈妙被关在这个祠堂里,任婉云企图让沈妙嫁人趁机和沈清换亲。谁知道中途不知为何起了大火,偏偏沈信又在那时候离京,沈妙便躲过一劫。沈玥瞧着紧闭的祠堂大门,似乎沈妙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切都顺风顺水了起来。因为有沈信夫妇和沈丘在沈妙身后为她撑腰,所以沈妙做什么都肆无忌惮。沈玥相信,若是有一日沈妙想要嫁给傅修宜,沈信夫妇绝不会像陈若秋和沈万那样阻拦的。

????而沈妙从前的确也是爱慕傅修宜的,若是哪一日沈妙又旧爱重燃,现在的沈信卷土重来,手握重权,那么傅修宜会拒绝吗?况且沈妙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全京城都嘲笑的草包了。

????一想到沈妙也许会和傅修宜在一块,沈玥的心里便格外难受,她不甘的想,当初这个祠堂中的大火,怎么就没把沈妙烧死呢?

????正想着,却听见外头的门把有响动的声音。沈玥以为是陈若秋派人来与她送吃的,赌气道:“我什么也不要,出去吧。”

????那声音还在继续,沈玥怒道:“叫你滚啊!”

????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门口冒出了一颗脑袋,却是沈冬菱。

????瞧见沈冬菱的刹那,沈玥也是一愣。沈冬菱瞧了瞧外头,猛地又将门掩上,走到沈玥面前,想了想,也席地坐下,将手上的篮子递给沈玥,轻声道:“外面守门的婆子吃酒去了,我偷偷溜进来的,知晓你一日没吃东西了,怕你饿着,给你送点吃的。二姐姐,你千万要小声些。”

????沈玥怔了一怔,便见沈冬菱已经撩开竹篮,从里面拿出一叠又一叠的点心来。

????饶是沈玥平日里对沈冬菱也不过是面上的敷衍,眼下却也有一丝感动。想着自己一日没吃东西,陈若秋和沈万不管不问,却还是这个平日里交情不深的庶妹惦记,当即对沈冬菱的脸色也缓和了些。只是那些点心,无论如何都吃不下。

????她道:“别费功夫了,我实在吃不下。”

????沈冬菱看着她:“二姐姐为什么不愿意嫁给王公子呢?王公子是个好人,听闻家境亦是优渥,若是二姐姐过去,便是当家主母的命,是因为不想离开沈家么?”

????沈玥瞧了一眼沈冬菱,沈冬菱大约是整日在府门中不怎么出门,明明是和沈玥差不多的年纪,面上却带着孩童才有的单纯天真。沈玥心中一边鄙夷一边羡慕,鄙夷沈冬菱坐井观天,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个王弼就能打动她,一边羡慕沈冬菱心思单纯,反倒活的更轻松快乐。瞧见沈冬菱这幅模样,沈玥心中突然有了不吐不快的冲动,她苦笑一声,道:“他是不是好人与我有什么关系,总归不是我心里的那个人。”

????沈冬菱想了一阵子,恍然道:“莫非……二姐姐心中已经有了心上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沈玥惨笑:“谁让我偏偏出生在沈家,连选择自己未来夫君的权力都没有。爹娘只顾着自己的仕途,却根本不顾虑我心中如何想,有时候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沈冬菱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二姐姐切莫这样想,要知道这世上之事,死了最便宜,可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二姐姐不妨换个想法,要知道王家也是不错的人家,三叔三婶总归不会害你的。也许那王公子也是不少姑娘心中的良人呢,也许许多姑娘还羡慕二姐姐你的运气也说不定。就拿我来说吧,若是能让我嫁到王家,我姨娘只怕日日都要去寺庙拜谢菩萨赐给我这样一桩好姻缘。”

????沈玥摇头一笑,越发觉得沈冬菱有些愚蠢,自己与沈冬菱是说不通的。尤其是看到沈冬菱一脸艳羡的模样,就更觉得沈冬菱上不了台面,想来也是了,一个庶女出身的,能当个正妻就已经不错,何况是员外郎家的正妻。

????沈冬菱见沈玥还是闷闷不乐,眉目一转,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二姐姐何必现在就为此伤心犯难,累坏了身子不值当。便如当初的五妹妹吧,当初给五妹妹说亲,听闻五妹妹也是闹了一场,眼看着都无转圜的余地了,谁知道大伯大婶回来,五妹妹后来便也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了。”

????沈冬菱说的有些糊涂,沈玥却是听的心中一动。

????当初沈妙眼看着就要嫁人了,却因为沈信夫妇回京而躲过一劫。那时候沈玥自己也扒在门口偷听过陈若秋与下人说话,知晓任婉云打的是沈清和沈妙换亲的主意。

????既然沈清和沈妙可以换亲,那为什么她不可以?

????沈玥的心里激动起来,老早以前的一个念头渐渐浮现在脑海中。她的目光转而落向身边的沈冬菱身上。

????至于人选……。面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么?

????沈冬菱是庶女,沈冬菱觉得王家公子很好,沈冬菱性格懦弱好骗……没有人比眼前的沈冬菱更适合的了。

????沈玥看着沈冬菱,突然抓住沈冬菱的手,轻声道:“三妹妹,你以为我待你如何?”

????沈冬菱一愣,随即低下头有些赧然道:“二姐姐不嫌弃我的出生,待我极好,整个沈府的姊妹里,只有二姐姐愿意与我说话。”沈玥自来就要做的一副高贵大方的模样,便是心中瞧不上沈冬菱,面上却一点儿也不会显露出来,反而看起来待沈冬菱还不错。尤其是上一次之后,沈玥更是隔三差五去找沈冬菱说话,外人看起来,这二人间感情还是不错的。

????闻言,沈玥笑了,她道:“那三妹妹,如今我有难,你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沈冬菱毫无心机的一笑,道:“没问题,只要我能做到的,必然会替二姐姐全力以赴。”

????沈玥笑道:“听闻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她将沈冬菱的手握得更紧:“你……。能不能帮我嫁给王弼?”

????一听这话,沈冬菱登时惊呆了。愣了一下之后,她便要从沈玥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一边慌乱道:“这可不行,二姐姐,别的事情都能帮你……。这件事,我也帮不上忙的。”

????“你可以的!”沈玥不放手,情急之下就道:“你不是也觉得王公子极为不错么?你不是说,若是你得了这桩姻缘,你的姨娘也会为之高兴么?三妹妹,求求你了!”

????“话虽如此,”沈冬菱连连后退:“可是这太冒险了,如果被发现,我会被打死的,二姐姐你也会被责罚,这太冒险了!而且二姐姐你没必要担着这样大的险,为什么你一定不能嫁给王公子呀!”

????沈玥看着沈冬菱,两行眼泪登时就流了下来。她本就生的文秀柔弱,这么一流泪竟然让人觉得有几分心酸。而沈玥的声音亦是绝望的,她道:“三妹妹,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对你而言是好姻缘,对我来说却不是。我已经有了心上人,决心此生非他不嫁,若是不能嫁给他却要嫁给别人,于我来说便是一条死路,我一定会在成日当日了断自己。”沈玥看了一会儿沈冬菱,突然站起身,冲着沈冬菱“噗通”一声跪下了,她道:“若是你不答应,便是断了我的生命,三妹妹,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看在你说,整个沈府里只有我对你好的份上,求求你救我一命!”

????沈冬菱看见沈玥跪下的一瞬间便惊呆了,听闻沈玥这一番话,更是慌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她一把拉起沈玥,道:“二姐姐你别这样,你别吓我!”

????沈玥拉着沈冬菱的手:“三妹,二姐姐就求你这一回,这一回,你难道想看我成为一句枯骨吗?”

????沈冬菱咬着唇看她,沈玥披头散发,泪眼朦胧,果真是被逼入绝境的地步,她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勉强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二姐姐,你先起来。”

????沈玥眼前一亮,扑上去抱住沈冬菱,忙不迭的连声说谢谢,仿佛真是感激到了骨子里的模样,然而背对着沈冬菱的脸上,却露出了有几分得意的笑容。

????“只是二姐姐,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的为好。”沈冬菱道:“毕竟换亲一事非同小可,一旦东窗事发,咱们都讨不了好,而且三叔三婶必然也会看着的,还得细细商议一番。”

????沈玥放开沈冬菱,激动地道:“那是自然。”她看着沈冬菱,握着沈冬菱的手,道:“放心吧三妹妹,你既然是为我才这么做的,我一定会解释清楚,是我逼着你这么干的,我不会让爹娘他们责怪你,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牵连的。”

????沈冬菱笑了笑:“嗯,我信二姐姐。”

????夜色如墨,等沈冬菱回到彩云苑自己的寝屋时,万姨娘已经睡下了。沈冬菱是背着万姨娘偷偷溜出来的,万姨娘还以为沈冬菱早已休息了。

????沈冬菱的婢子杏花问道:“小姐果真要帮二小姐替嫁?”

????“嫁,为何不嫁?”沈冬菱看着杏花将门掩上,自己坐到榻上,端起面前的茶盏悠然抿了一口,露出与方才截然不同的笑容,她道:“王家本就是官家,王弼日后官途无量,后院又清净,凭我的出身,这辈子也不可能嫁入王家,既然有这个机会,不牢牢握住便是傻子了。”

????“这么说来,”杏花笑了:“二小姐倒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

????“好事?”沈冬菱笑的有些嘲讽:“你莫不是以为,这沈府里还真的有心地良善如天仙一般的人吧?”

????婢子一愣,有些不解道:“小姐的意思是……。”

????“我这样不留余力的帮她,可是你要知道,一旦当日换了亲,东窗事发,沈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脏水泼到我身上。必然是我想法子夺了她的亲事,她沈玥也是委屈的不得了。就算二房深知其中缘故,可为了不让王家与他们结仇,也会说是我的不是。至于老夫人,”沈冬菱冷笑一声:“一个庶女,在她眼里自然比不上嫡女来的重要。无论如何,我都是被牺牲的那一个。”

????杏花面上升起一股不可置信,道:“可是之前二小姐说,她会替小姐澄清,不会让小姐白白担罪责的……”

????“沈玥是这么好心肠的人吗?”沈冬菱摇头笑道:“这府里人人自私,你又凭什么以为沈玥是这等舍己为人之人?若是她真的有这般无私,也就不会让我去替她嫁人了。”

????“既然如此,”杏花问:“小姐还是要去替嫁么?若是最后脏水都泼到小姐身上,那可如何是好?”

????沈冬菱浑不在意的一笑:“放心吧,我既然能替她嫁出去,就必然做了万全的准备。杏花啊,你且记住,这沈府里的人各个都是豺狼虎豹,要想做什么,求人不如求己,像是五妹妹就做的很好。所以,一旦有机会离开沈府,我是不会舍不得的。”

????杏花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忽而又想起了什么,问道:“此事要不要告诉姨娘呢?”

????“不必了。”沈冬菱断然拒绝:“姨娘胆小,必然不会答应我替沈玥替嫁,事成之后再与她说明就是了。”

????杏花这才退下。

????无独有偶,沈府里秋水苑中,也有人正在说着沈玥的这一桩亲事。

????“玥儿今日一日都未吃东西了,身子受不了。”说话的是沈万,他也是疼爱沈玥疼爱了这么多年,若非沈玥老是惦记着不该惦记的人,沈万倒也不会这么责罚她。

????“我派人送去的东西她不会吃,”陈若秋叹道:“便让三姐儿给她送过去了,大约眼下是吃了吧。”

????“三姐儿?”沈万皱了皱眉:“玥儿什么时候和她这么要好了?”在沈万眼里,沈冬菱到底是个庶女,沈玥与沈冬菱交好便是有*份,因此闻言倒并不怎么高兴。

????陈若秋笑道:“也是前些日子才好起来的。原先府里有大姐儿和玥儿说话,后来大姐儿没了,这府里也每个姊妹,玥儿平日里怪寂寞的,我看三姐儿是个老实的,玥儿喜欢她就在一块儿玩吧,也不值当得什么。”

????沈万没再说话了,只听陈若秋又道:“只是我担心玥儿一直这么闹腾下去,若是到了成亲一日还这么闹腾可怎么办?”

????“关她几日就行了,你是她娘,到时候再与玥儿说几句软话。”沈万道:“实在不行,成亲之日若还是闹,就想点办法。”

????陈若秋听得心中一跳,沈万在她面前自来都是温柔的,很少有这般强硬的时候。陈若秋到底是个女人,竟是从沈万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耐烦,她想着这些日子沈老夫人频频要给沈万纳妾的事情,更是有些不安。便自沈万身后抱住沈万的腰,道:“待玥儿出嫁之后,老爷就和妾身好好轻松几日吧。这些日子看老爷大约也是官场的事情不顺心,都不怎么与妾身说话,妾身心里怪不安的。”

????陈若秋虽然已经年纪不小,可因为保养得当,又懂得男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撒起娇来沈万平日里还是很吃这一套的。谁知道今日沈万却只是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先等玥儿的亲事完了再说吧。”

????语气中终究是带了几分敷衍之色。

????陈若秋的一颗心渐渐地沉了下去,搂着沈万腰的手,也慢慢的收紧了起来。

????……

????沈妙收到了裴琅的信。

????就着灯火,沈妙将信看完了。信中说傅修宜似乎发现了沈妙和睿王有些端倪,为了试探,故意当着秦太子的面将明安公主一事往沈妙身上引,为的就是试探沈妙和睿王的关系。日后若是皇甫灏对沈妙出手,只看睿王得举动就能看出端倪。

????沈妙倒是没想到傅修宜竟然会这么快就想到这一层,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和傅修宜做夫妻做了这么多年,傅修宜擅长在蛛丝马迹间寻找证据也不是第一次。再说了,若是傅修宜真的什么都查不出来这般无能,当初也就不会在皇子夺嫡中站到最后。

????不过沈妙自己倒是不怎么担心,因着皇甫灏这个人个性并不冲动,况且牵涉到沈家,皇甫灏不会轻易动作,至少得好好查探一番。

????信上最后说,若是沈妙真的和大凉的睿王有交情,遇着什么麻烦,可以同大凉睿王求助,大凉睿王手下能人异士众多,做起事来会少很多麻烦。

????沈妙觉得最后一段话有些莫名其妙,裴琅和谢景行之间毫无关联,更重要的是以裴琅谨慎的性子,说出去向人求助的话来实在是有些奇怪。不过这的确是裴琅的信无疑,沈妙想了想也想不出别的,便也没将这话当真。就着暖炉的火苗将信投了进去,火苗舔舐信纸,瞬间便化为灰烬。

????桌上放着一封大红色的木简,那是沈府里送来的帖子,沈玥要与员外郎家的少爷王弼成亲了。也不知沈府的人是如何想的,将这宴请的帖子也送来了沈宅,沈信和罗雪雁看了一眼就没管了,沈妙自然也不会主动的凑上去。不过沈玥最后会嫁给王弼,沈妙倒是不这么想。

????前生沈玥对傅修宜的执念如此之深,不惜熬了那么多年,今生要沈玥嫁人,沈玥怎么可能甘心?

????她一边想着,听见有人在敲窗户,回头一看,谢景行已经不请自来了。

????他懒洋洋的看着沈妙手里的红简,挑眉道:“你要去?”

????想来谢景行也知道了沈玥与王弼结亲一事。应当不假,陈若秋和沈万做事,必然是要做全套,为了证明他们的女儿也是很金贵,定会大宴明齐宾客。加上员外郎本就结识朝臣众多,许多大臣都与他交好,因此多发些红简也是应该的。说不定现在全定京城都知道了。

????“不去。”沈妙将红简随手扔在桌上。

????谢景行似乎早已料到她会这么说,身影一闪已经到了屋内。沈妙在桌前坐了下来,谢景行抱胸站在一边,道:“沈玥被关在祠堂里,沈冬菱刚去看过。”

????沈妙有些讶然的瞧了一眼谢景行,犹豫了一下,问:“你连沈府都去了?”谢景行堂堂一个大凉的睿王,怎么尽做这些不请自来的贼子事情?常常在沈宅逛园子便也罢了,竟还偷偷去偷窥沈府里众人的动静么。

????谢景行被沈妙的话噎了一下,道:“当然不是我去。”

????沈妙了然,大约是谢景行派自己的下属去的,不过她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沈府里的人和谢景行又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谢景行让人盯着沈府的动静做什么,莫非是为了自己?

????“沈玥成亲,你不高兴?”谢景行问。

????“沈府里的人和我没关系,莫不是我还要为她欢欣不成?”沈妙道:“再说了,这亲结不结的成尚且是一回事,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谢景行勾了勾唇,在沈妙的对面坐下来,瞧着她道:“你好像很明白?”

????“你特意过来告诉我沈冬菱和沈玥在一处,不就是想告诉我这件事么?”沈妙浑不在意的一笑:“沈冬菱和沈玥终归是要换亲的。得亏沈玥找的是沈冬菱,想来有沈冬菱这个人在,这一次换亲是不会出什么差错的了。”

????在沈府里,沈妙一直不晓得沈冬菱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上一世同这个庶妹,沈妙也没有多加留意。重生以来,倒是看清楚了不少东西。沈冬菱其实很像一个人,沈冬菱很像傅修宜,都有一种忍得的功夫。沈冬菱一忍就是这么多年,如今沈府里提起沈冬菱,谁都会觉得那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并无什么特点的庶女,脾性似乎也很好。然后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安然无恙的在任婉云的制衡下活到现在,眼下看来,整个二房中,似乎也只有沈冬菱和万姨娘是赢家。

????沈妙不敢小觑这样的人。

????谢景行一笑:“你怎么知道要换亲?”

????“因为沈玥不愿意。”沈妙道:“沈玥不愿意嫁给王弼,可惜陈若秋和沈万庚帖已经交换,亲事也都定了。对于沈玥这样的人来说,这是逼嫁。沈玥自来心高气傲,这么多年又事事顺心,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安排?沈冬菱出现在这里,倒也不全是偶然,大约是一个有心想逃,一个有意要替,恰好是一桩极好的交易。”

????谢景行听着沈妙说话,亦是挂着懒洋洋的笑意,他似乎很喜欢听沈妙每每分析对手的模样,觉得沈妙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有几分有趣。

????他道:“逼嫁?王弼足以匹配沈玥。”

????“可惜他不是沈玥的心上人。”沈妙微微冷笑:“沈玥这样死心眼的人,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的。为了嫁给心上人,为了不被逼嫁,她总会想出什么法子。”

????“那么你呢?”谢景行忽而问道。

????沈妙皱眉。

????谢景行漫不经心道:“若有一日你也被人逼嫁,你又如何?”

????------题外话------

????谢哥哥言外之意:如果有一天本帅比逼你嫁给我,你怎么看?

????凉凉:我选择狗带。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