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一章 换亲-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五十一章 换亲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39Ctrl+D 收藏本站

????“若有一日你也被人逼嫁,你又如何?”

????沈妙微微一怔,她被人逼嫁?前生她是逼嫁了,不过是主动逼着嫁给傅修宜,她才是逼嫁的人,被逼嫁,这还从未想过。此刻谢景行问起来,倒让沈妙想起了一桩事情。

????随着沈家重新回到定京城,且不说文惠帝将沈家军的兵权还给沈信,便是远在小春城的那支罗家军,也不是当日落魄的连兵都养不起的军队。沈家大房非但没有如众人所料的那般,因为远离定京而渐渐衰落下去,反而实力更加雄厚。沈家就像是一块大肥肉,皇子夺嫡间,谁与沈家绑在一起,谁就有了致胜的筹码。

????如何绑在一起呢?世家大族里,联姻方是正道。

????沈丘和沈妙婚事,便成了众人可以攀上沈家的通道。唯一不同的是,沈丘是男子,倒还可以等上一些时日,沈妙却是女子,耽搁的久了,女子的年华如花般逝去,难免遭人指点。

????若是有一日,她也变成了江山夺嫡间一颗筹码,被人争来抢去,被人逼嫁,又当如何?

????谢景行盯着她,目光锐利如刀锋。

????“不会有那一日的。”沈妙道。

????“倘若就是有了,你当如何?”谢景行却没有放过她,坚持的问道沈妙这个问题。

????沈妙仔细思索了一番,道:“那就斗。若是斗得过,自然想法子让他自己知难而退,若是斗不过,嫁过去也无妨。”

????谢景行挑了挑眉:“无妨?”

????“总得活着不是么。”沈妙淡淡道:“嫁过去后,再想法子伺机报复就是,世上有许多无奈之事,我总不能也如烈性女子一般,一根白绫以死明志。倒不如留一条性命,总有翻盘的机会。”

????前生在宫里的遭遇,让沈妙明白,死才是最令人绝望的事情。一旦失死去,就意味着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再无转圜的余地。她常常在想,若是前生她没有就那么死去,在宫里和楣夫人再斗上那么几十年,最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也许她还是会输,但也许她也会赢,会替沈家大房上下,会替婉瑜和傅明讨回这命债。总归,人生不会这么白白过去。

????谢景行盯着沈妙。

????她就像一株生机勃勃的植物,在寒冬里生长的野草,即便是最恶劣的环境,亦是永远不会失去希望。就算处在最不占上风的位置,也能一点一点攀爬到自己想要的位置。她目的明确,却又神秘成谜。

????并不像是一个十六岁的闺阁少女。

????谢景行淡淡一笑:“你倒像沈家人。”

????沈妙不语,只听谢景行又道:“这几日我会出城一趟,你自己小心,有什么难题,就去沣仙当铺找季羽书。高阳是我的人,你可以信任他。”

????沈妙呆了一瞬,因着前生的经历,沈妙自然知道高阳是谢景行的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谢景行的心腹。不过虽然知道,沈妙却从未表露出来,便是罗潭当日被高阳所救,是谢景行吩咐的,沈妙也只装作不知,她知道有些事情是有底线的。就算谢景行如今对她并无敌意,也不代表一个人愿意被另一个人摸清楚所有的底细。

????可现在谢景行却主动告诉她,高阳是他的人。这就是真正的将沈妙当做自己人了。

????仅仅因为是明面上的盟友就能坦诚相待?谢景行凭什么以为,自己不会出卖他?

????沈妙这般想着,却并未被谢景行注意,他道:“皇甫灏也许会找你麻烦,你自己不能解决的事,交给高阳就行。”

????沈妙莫名的有些怪异的感觉,这模样……倒像是临行前丈夫叮嘱家中小妻子要注意什么似的。沈妙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有些慌乱道:“知道了。”

????谢景行对沈妙突如其来的慌乱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又提了几句要注意的事情便离开了。

????待谢景行走后,沈妙坐在灯下,莫名的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这几日每次与谢景行说话,总觉得有些不正常。沈妙想着,明日得让谷雨去那点清心茶来喝一喝,省的整日胡思乱想。

????谢景行离开沈宅回到睿王府,恰好看见高阳和季羽书也在,季羽书正在给白虎喂吃的。谢景行瞥了他一眼,不悦道:“别喂了。”

????“娇娇喜欢吃嘛。”季羽书道。

????谢景行额上青筋跳动,道:“别叫它名字。”

????季羽书立刻委屈了,想着便站起身,默默地退到一旁。

????高阳倒是习以为常,谢景行看这只白虎宠的很,偏只有季羽书胆大包天整日去逗虎玩儿。好好一只漂亮威风的白虎现在喂成了一个肉团子,看谁也得心疼。他走到谢景行身边,问:“都准备好了。”

????“明日出发。”谢景行看了他一眼:“这段日子,定京你多注意些。”

????高阳瞧着他:“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注意’沈五小姐的。”

????“也不要太注意了。”谢景行淡道。

????高阳几欲吐血,谢景行这人实在是太喜怒无常了。就拿昨日来说吧,裴琅给沈妙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要沈妙提防皇甫灏和傅修宜二人,最后提醒沈妙远离谢景行。谢景行让高阳临摹了一封信,高阳师承书画大师,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临摹的勾当,制作了一封“赝品信”,更让人叫绝的是,谢景行将最后一句提醒给抹去了,非让高阳加上一些莫须有的话,只说要是有麻烦大可以去找睿王帮忙。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辅佐的人是个心黑的主儿,不过这一次,高阳显然对谢景行的无耻又多了一个新的认识。

????“我知道了,”高阳摇着扇子道:“也就是说,她闯祸我断后,她杀人我递刀是吧?”

????“没那么麻烦。”谢景行勾唇道:“沈家亲事,她暂时忙得很,顾不上杀人。”

????……

????自那一夜过后,谢景行果然没再出现了,沈妙知道大凉睿王不可能呆在定京城就这么无所事事。如果说皇甫灏逗留到现在一是为了调查明安公主的死因,二是为了和明齐结盟,那么谢景行的停留实在毫无意义。他必然有别的打算和筹谋。

????时日过去的很快,很快就到了沈玥成亲的日子。

????腊月初八是个黄道吉日,天时地利人和,员外郎家的大公子要娶妻,娶得是沈府嫡出的二小姐,沈玥。

????虽然因为两年前沈家大房分家,后来沈垣和沈贵一事,如今的沈家大不如从前。可是员外郎本就在朝堂之上交友众广,加之沈玥早年前才女之名遍布定京,所以这一场亲事倒也算是热闹。沈玥好歹也是正经的嫡女,沈万又颇为爱惜名声,王弼更是才学渊博,外人看来也会道一声郎才女貌。

????而沈府里,沈玥已经打扮好了,却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只剩下沈冬菱一人。

????若是认真看去,便能看到沈冬菱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沈冬菱本来也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平日里不常出门便被掩盖了,今日新嫁娘打扮,越发显得俏丽无双。只是眼下沈玥却没心思欣赏或是妒忌,她见沈冬菱来,就道:“快些,快些与我换衣裳!”

????之前的喜娘和说话的陈若秋已经走了。这些日子以来,沈玥表面上看着是在陈若秋的镇压之下渐渐接受了这桩亲事,也显得不在排斥。其实暗中却是与沈冬菱在暗暗筹谋如何换亲。越是和沈冬菱接触,沈玥越是觉得沈冬菱好骗的很,简直比从前的沈妙还要愚蠢。

????沈冬菱一边手忙脚乱的换衣裳,一边小声道:“二姐姐,我怕得很。”

????“别怕。”沈玥生怕沈冬菱在这紧要关头反悔,安抚她道:“你放心,明日我会同爹娘说明,此事全由我一人而起,你不会被半分牵连。只要过了今日,你便是员外郎家名正言顺的少夫人,谁也不敢看轻了你去。”

????沈玥拿身份一事上诱惑沈冬菱,果然见沈冬菱方才的害怕之色消退了些,面上生起红晕,心中不由得暗暗鄙夷。若非不得已,她也不愿意让沈冬菱平白无故过的这么好,只是如今不得已,就当是施舍给沈冬菱一个夫人名声了。

????刚刚穿好衣裳,便听得外头有人走动的声音。沈玥连忙躲到了屋里屏风以后,沈冬菱也赶紧将盖头盖在了头上。

????沈玥的婢子自外头走了进来,因着如今沈家已经没有了旁的姐妹,便是由婢子搀扶着她出去。而沈冬菱借口要去帮衬后厨,早早的就没了影子,众人也并未放在心上。

????陈若秋本想在上轿之前与沈玥说几句话的,却见沈玥由婢子搀着,径自往轿里走去,压根儿就没往陈若秋这头转过头。陈若秋见状,心中倒是有几分难过以为沈玥还是因为出嫁一事在埋怨自己,却也无可奈何。众目睽睽之下,只怕再出什么波折,便也按照喜娘吩咐的说法按照步骤走一遭。

????轿子敲敲打打的走远了,将要抬往员外郎府上去。陈若秋也要收拾一下跟着去员外郎府里,恰好常在青走过来。许是为了照应今日成亲的气氛,常在青也穿着一件浅桃色的棉布绣袄裙。因着她总是穿些青色黛色的清爽颜色,难得穿着艳丽一回,倒是别有风姿。常在青笑道:“二小姐嫁出去,日后便也有个好前程。”

????陈若秋瞧见常在青,这才想起来似乎许久没见着常在青了。自从上一次与常在青说过话后,常在青也不知在忙些什么,而她自己又惦记着沈玥的亲事,便也没有过去找常在青说话。此刻看常在青眉眼盈盈流动,比之从前更多了几分颜色,心中一动,就笑道:“青妹妹这些日子还常去大嫂府里吗?”

????常在青笑着摇了摇头,道:“也不常去。大夫人和将军都忙得很,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时日闲谈。”

????陈若秋笃定常在青在说谎,以为她是害羞,就拍了拍她的手道:“青妹妹如此讨人喜欢,便是怎么也得抽出空闲时间找你说话的。”陈若秋想,待沈玥的事情一过,倒是要好好问问常在青这一头进展如何。沈玥不得已嫁给王家,虽说王家亦是不错,可想到女儿到底不能嫁给心上人,甚至为此和自己生了嫌隙,陈若秋心中就堵得慌。反观沈妙,如今沈信是定京里的香饽饽,本来前些日子以为沈妙被人掳走定会下场凄惨,不想沈妙却好生生的回来了,还因为荣信公主的插手连谣言都不攻自破,放眼望去整个定京,若是沈妙想要嫁给皇子,那也是有可能的。一想到自己女儿心心念念的东西却能被沈妙唾手可得,陈若秋心中就不甘心的很。再想想罗雪雁那样一个粗鄙的女人竟然也能儿女成全,陈若秋就恨不得毁了她。

????她看了一眼面前的常在青,常在青已经得了罗雪雁青眼,如今看来,和沈信相处的也不错。只要过些日子,让常在青想个法子进到沈宅……那罗雪雁和沈妙日后的日子,想来过得也不甚通快。

????人大约是见不得别人好,尤其是在自己过得不好的时候,陈若秋现在就是这么个想法。她恨不得见到罗雪雁一无所有痛哭流涕的模样,一时间看常在青也就更亲切了。

????她拉着常在青的手笑道:“走吧。妹妹也随我一道去员外郎府上,我时常与玥儿说要她学学你这份气度,不曾想还未开始学就嫁人了,倒是令人惋惜。”

????常在青跟着笑:“出嫁后有夫君疼,二小姐这是好运气呢。”

????“就你会说话,”陈若秋一笑:“说的人心里都熨帖了。”她瞧着常在青腰间一个五彩香囊,就道:“这香囊做的倒是别致的很。”

????常在青取下香囊交给陈若秋:“若是夫人喜欢,送给夫人就是。”

????陈若秋自来喜欢一些精巧的玩意儿,瞧着香囊的绣工也的确是精巧,当即爱不释手,倒也没有推辞。她放在鼻下轻轻一嗅,惊喜道:“这味道十分好闻,不知是什么香?”

????常在青微微一笑:“我不懂得香,倒是懂些茶。就随意配了些茶叶放在里头,想着平日里乏了还能提神解困,让夫人笑话了。”

????“妹妹心灵手巧,我哪里敢笑话。”陈若秋收下香囊,笑道:“喜欢得很呢。”

????二人说说笑笑的往外头走去。

????沈玥和王弼的这一场婚事,在前段时间稍显沉寂的定京城里,无疑是一桩令人惊喜的大事,也不知王家是怎么想的,似乎为了凸显对这一桩亲事的重视,竟也是抬着花轿将整个定京城都逛了个遍。

????恰好就逛到了沣仙当铺楼下。

????楼上,季羽书正在吃糕点,一边吃一边道:“王家这门亲事挺热闹的。”

????在他对面,高阳轻轻摇着扇子看了一眼楼下,敲锣打鼓喧声震天,他有些嫌弃的掩上窗,道:“嫁娘都换了,热闹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场闹剧。”

????“我倒是对这出戏挺有兴趣的。最好闹个三天三夜。”季羽书整天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看热闹不嫌事大。他道:“话说回来,沈小姐就没什么动静么?”

????谢景行临走之前要高阳看着沈妙,若是沈妙要做什么,就想法子相助。认识沈妙都两年了,季羽书也算是将沈妙的脾气摸得七七八八,看着温温和和的模样,实则最不好惹,沈家原先也是对大房无情无义,眼看着这么一出闹剧,沈妙若是不来落井下石一番,似乎也是说不过去的。

????高阳冷笑:“现在是没有,不过将来一定会有。”

????季羽书抹了把嘴巴:“其实你也不要对沈小姐有这样大的成见嘛。沈小姐人还是很不错的,出手又很大方。长得也很好看,你何必总是对她这么多计较呢?再说了,沈家又没给你找什么麻烦……。”

????“没有麻烦?”一提起此话高阳便觉得胸口发闷,沈妙就不肖说了,谢景行每日喜怒无常的模样弄得他们这些身边人也跟着倒霉。就是沈妙那个表姐也不是省油的灯,高阳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病人,软硬不吃,还老是觉得他和医馆里的坐馆大夫是一个层次的人。高阳在大凉是年轻有为的臣子,在明齐好歹也是个御用太医,到了罗潭这里反倒成了赤脚大夫,高阳确实不大高兴。

????季羽书没注意到高阳的神情,整了整衣裳,悠然道:“不管了,且等着明日看好戏吧。闹得越大越好,这样三哥回来,也不会觉得无聊啊。”

????……

????王家的这场亲事,沈家大房一个都没有到场。其实沈万给沈宅这边送过帖子的,不论如何,面子上总要顾及到。不过沈信本来就不是一个虚与委蛇的人,当初沈家人做的那些事更是让罗雪雁恶心不已,便也没有接帖子,更别说去送礼了。有一些坐看事态发展的人便也清楚的通过此事明白了沈家大房的态度,想来是真的决定和沈家断绝关系,不会再有转圜的余地了。

????不管怎么说,亲事都是这么成了。

????第二日一大早,万姨娘醒了,昨日沈玥成亲,沈冬菱帮忙,几乎一整日都没见到人影,后来回府后,丫鬟又说沈冬菱累坏了倒头就睡,万姨娘便也没有打扰她。今日特意做了翡翠甜羹,想要让沈冬菱补补身子,便站在沈冬菱闺房外敲了敲门。

????屋里也没有人回答,万姨娘便道:“冬菱,姨娘进来了。”说着便推开了门。

????便见沈冬菱的床上躺着一人,盖着被子,听见动静蓦地坐起身来,万姨娘先是一怔,面上登时浮现不可置信的神情,她失声叫道:“二小姐,您怎么会在这里?”

????躺在沈冬菱床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沈玥。而沈玥昨日明明成亲嫁到了员外郎府上,也就是说,现在的沈玥不应该在沈府,而是在员外郎府中。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在沈冬菱的床上。万姨娘再四处看看,并未瞧见沈冬菱的身影,饶是她平日里并不算得上聪明,此刻也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她颤抖着声音问:“二小姐,冬菱……冬菱呢?冬菱去哪里了?”

????沈玥飞快的低下头,眼珠子转了一转,再抬起头来时,面上已经盈满了泪水。

????万姨娘在看到沈玥的眼泪那一刻便觉得眼前发黑,只听沈玥哭泣着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三妹妹来与我敬酒,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沈府里炸开了锅。

????荣景堂里,所有人都站在一处,沈老夫人气的嘴歪眼斜,看着万姨娘怒道:“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沈贵站在一处,本想说些什么,如今万姨娘是唯一为他生了子嗣的女人了,并且万姨娘平日里还算温柔乖巧,饶是沈贵流连花丛,对万姨娘还是有几分情意的。可是看到自家三弟和三弟妹的愤怒神情时,便又咽下了嘴里要求请的话。

????沈冬菱竟然算计了沈玥,自己替沈玥出嫁,如今沈玥被留在沈府里,沈冬菱却嫁到了员外郎家中,换做是任谁都不会开怀。沈贵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里看着乖巧怯懦的沈冬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换亲?沈贵是万万不会为了一个女儿得罪自己的三弟,即便那已经是他唯一的血脉了。

????万姨娘哭着给沈老夫人磕头,一边磕一边道:“老夫人明鉴,三小姐平日里便胆小,哪里会有这样天大的胆子去换亲?老夫人,莫不是这其中出了什么误会?便是借三小姐一万个胆子,三小姐也断然不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啊!”

????“你这话的意思便是玥儿污蔑了三姐儿不成?”陈若秋面色铁青:“这话可说的诛心啊万姨娘!”

????沈老夫人便是平日里在如何不待见陈若秋,顺带着连沈玥也不大有感情,可是沈玥到底是沈家嫡出的孙女,被一个庶出的孙女抢了亲事,说出去也不大好听。当即就顺着陈若秋的话道:“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万姨娘哭着看向沈玥:“二小姐,你与三小姐之前感情不是极好么?你也替三小姐说说话吧,三小姐不是那样的人对不对?”万姨娘是怎么也不相信沈冬菱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得。沈冬菱自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很多时候万姨娘不明白的地方,沈冬菱甚至都会给万姨娘指点出来。万姨娘一直以为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这个女儿若非是身份问题,否则决计不会比沈府里任何一个嫡女差。沈冬菱外面看着怯懦胆小,可每每做事都极有谋划。虽然之前就听沈冬菱说沈玥的亲事是一个机会,可万姨娘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局面。万姨娘相信沈冬菱只要不是笨到家了,也绝不会用这么一个粗暴的法子换亲。毕竟这样一来,沈冬菱在王家还是沈家,可都会没有立足之地啊!

????原本指望着看着斯斯文文的沈玥会替沈冬菱说一两句话,没想到沈玥变脸比翻书还快。一听万姨娘说话,沈玥便哭着道:“万姨娘,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妹妹说我要出府,姐妹一场,临别之前敬我一杯酒,我便喝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日早上。我也相信三妹妹不是故意的……可是到底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沈玥这话表面上说的是相信沈冬菱,话里话外却都不着痕迹的说是被沈冬菱算计,无疑是火上浇油。果然,陈若秋和沈万闻言,面色更加阴沉。沈贵也皱着眉头,万姨娘眼看着众人都站在沈玥这一边,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绝望。

????“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如何解决吧。”常在青轻声开口道。她不是沈府里的人,之前的话也不好置喙,此刻倒是提醒了众人,新娘已经换了人,那么如何给汪家人交代?将沈冬菱送回来?或是干脆将沈冬菱送到庄子上度过余生?反正沈冬菱只是个庶女,怎样都好打发,最重要的是不能让王家人不高兴。

????沈老夫人当机立断道:“先去给王家人商量一下这件事,让人把三丫头送回来。万姨娘这教出来的都是什么东西,不消说了,把万姨娘关到柴房里去,自己生的东西做错了事,当娘的活该被教训!”

????沈玥一听反倒急了,她没料到竟然还能将沈冬菱送回来,沈冬菱被送回来,她岂不是还要被送到王家去。那这样千方百计,不过是白忙活一场?这怎么行?

????陈若秋和沈万倒是对沈老夫人的话满意,陈若秋看了一眼万姨娘,心中更是愤恨。只想着等到日后必然要好好折磨万姨娘一番,卖出去也好为奴为婢也罢,总归是让人烦心的玩意儿。

????万姨娘一听就眼前发黑,要知道把沈冬菱送回来……都已经嫁过一次的人了,沈冬菱又是庶女,沈家人定会选择保全沈玥牺牲沈冬菱,这样一来沈冬菱下半辈子也就毁了呀!

????正想着,外头却有小厮来报,员外郎王家来人了。

????------题外话------

????谢哥哥出差去了,我们虐虐渣再继续发糖~不然齁到本宝宝也扛不住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