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五章归来-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五十五章归来

千山茶客2017-4-25 22:37:59Ctrl+D 收藏本站

????定京城的将军府,原本是花团锦簇,看在外人眼里也只有尊崇的份儿。但凡提起将军府,众人想起的便是威武大将军立下的汗血功劳和马上英姿。

????不过自从两年前大房和沈家分家,被沈家族里除名之后,将军府就以一种旁人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落下去。虽然沈贵和沈万极力以自己的仕途想要再撑起将军府的昔日荣光,可惜文人和武官的路子本就不同。文人靠的是脑子和嘴,要想得到功勋,反而长久得很。武官却不同,打一场仗,削几个敌首脑袋,就可以令万民敬仰。

????将军府衰落下去后,虽然还有个名头,却不如从前那般引人关注了。这几日好容易又重新引人关注,却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最让人诧异的便是眼前这一件儿了,不知何时起,市井街坊中流传起一则传言,便是沈家三房的三老爷沈万打算休妻。

????沈家三个儿子中,除了沈信以外,沈贵虽圆滑却太好女色,反而做事不甚清楚。沈万却和自家二哥不同,他洁身自好,对女人并不过分好色,虽也会和同僚们在欢场逢场作戏,却并不会弄出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儿。本人又极爱惜羽毛,平日里看在众人眼里,倒是个人情世故练达,又很有才干的人,若是再熬个些年,大约位置也会越走越高的。

????而那些官家太太们待沈万也印象不错,不为别的,就因为沈万极为宠爱妻女,后院中一个别的女人都没有。那些官家夫人各个院子里难免都有些糟心事儿,待陈若秋从来都是又嫉妒又羡慕,毕竟这样只待一人好的夫君也不是日日都能遇到的。

????谁知道便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沈玥都已经出嫁的时候,陈若秋和沈万却突出生出了休妻一事。

????市井中传的都是有鼻子有眼的,就道:“可不是呢,听闻是因为沈三夫人无子。你看呀,如今沈府里一个孙子都没有,总不能就此绝后吧。沈二老爷一房一房的往府里抬姬妾便不说了,曾经总归也是有过两个儿子的。三房可是从来一个儿子都没有,难怪如今会急了。”

????“说起来也是,沈三老爷好歹仕途不错,这样偌大的家业,日后连个可以继承的人都没有,也实在是可惜。”

????“那陈氏自己肚子里不争气,这么多年都生不了儿子,还不让自家夫君纳妾,真是好生无礼,寻常百姓人家断没有这样的说法。若我是沈三老爷,必然也是受不了的。”

????“竟连纳妾也不让么,啧,如此无德又善妒的妇人,偏还无子,也算是绝无仅有了,沈三夫人真可怜。”

????整个定京城里流传的传言都是站在沈万这一头的,陈若秋原先是定京出名的才女,又出自书香门第,在贵夫人圈中极受欢迎。可是这一次,无论是平头百姓还是原先那些奉承或与她交好的妇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指责她的不是。或许是从前陈若秋在众人面前活的太过幸福而令人妒忌,如今那幸福一旦有了迸裂的趋势,众人便乐得幸灾乐祸或是落井下石。

????沈府里,陈若秋“砰”的砸烂了面前的白瓷花瓶,花瓶在地上溅起了碎片,满地都是渣滓,陈若秋仍旧不解恨,将桌上的茶杯也一起掀翻在地,诗情和画意俱是大气也不敢出,任由陈若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无耻无耻!”陈若秋尖叫道:“那对奸夫淫妇逼我至如此境地,竟还是我的不是?可笑!愚蠢!”

????外头的流言都是对陈若秋不利的,陈若秋又自来好面子,总是自诩书香门第出来的闺秀,如今被人说成一个善妒无子的泼妇,如何甘心?

????“定是那个贱人在外头胡乱说的。”陈若秋咬着牙道。她和沈万说起休书,本就是赌气之言,为的也不过是吓一吓沈万罢了。谁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传的小街小巷人尽皆知,几乎是将她和沈万推到了无法缓和的地步上。最让人心寒的是,到现在沈万都未曾来看过她一眼。

????“定是那个贱人撺掇着老爷!”陈若秋的指甲深深嵌进了掌心。沈老夫人如今是故意抬举常在青跟她作对,如今沈玥不知去向,沈万又被常在青蛊惑,偌大一个沈府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身边。怕是整个定京城,都觉得她才是理亏的那个人。陈若秋的心中倏尔生出了一股孤军作战的无力感。

????“夫人,如今老夫人下了命令,接下来究竟怎么做?”画意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要么就让常在青以贵妾之名进门,要么就让沈万赐自己一封休书,无论是哪一样,都是陈若秋不能接受的。可是在沈府,她又的确是无力地。

????对于沈万的爱此刻全然一点一点变成了恨,她猛地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道:“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沈家其辱我,难道我还要从了不成?收拾东西,我要回陈家!”

????……

????陈若秋回娘家了。

????陈家老爷是典郡吏,本就是负责修缮明齐宫中大大小小的文书,因着是文职又博览群书,所以陈若秋才一直以书香门第自居。况且陈老爷年轻时候也的确是当朝解元,还是很有几分本事的。

????陈若秋嫁给沈万,也是存了陈家和沈家联姻的意思,当然当初也是沈万自己挑中了陈若秋。陈老爷虽然不是护短之人,却十分注重家族名声,尤其是那股故作清高的派头几乎和陈若秋如出一辙。因此陈若秋被休或是得了善妒的名声,陈老爷心里肯定是不爽利的。陈家和沈家,注定有一场扯不清楚的官司了。

????沈妙从惊蛰嘴里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正在灯下看书。惊蛰道:“眼下三夫人已经回娘家了,此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若是他们查出来那些流言是姑娘放的……又会如何?”

????那些市井之中的流言,不是常在青放的,也不是沈万放的,更不是沈老夫人放的,而是沈妙放的。

????沈妙和三房相处了一辈子,知道陈若秋虽然自命清高,又深爱沈万,可惜也不是个脑子蠢得。刚刚发现沈万和常在青的奸情必然会气愤难平,冲动做事,可是后面转念一想,想清楚了,在沈万面前做些委屈之态,沈万对陈若秋也不是全然不念旧情,总会软下一两分。到时候常在青进了门,陈若秋和常在青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总归陈若秋不会这么轻易的败。

????倒不如放些流言出去,陈若秋心中更加愤怒,与沈万的关系火上浇油,这样才会达到不可修复的地步,女人的报复心十分可怕,挑起事端来才会更有趣。这不,陈若秋果真被逼急了,才会回娘家。

????走出这一步,想要再回头,就很难了。双方心里都会有裂痕,破镜重圆,那是戏本子里才有的故事。沈妙觉得,前生她在后宫许多看不清楚的事情,如今换了一个角度,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倒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将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即便那是仇人,她的心情也并未有多好,或许是因为她也会想到,当初楣夫人看她的时候,是不是就如同现今她看陈若秋的眼光。

????“放心吧。”顿了一会儿她才道:“没那么容易被查出来的。”她将此事交给沣仙当铺去做的,既是收了银子,季羽书就一定会给她打点好。沣仙当铺在定京城做了这么久的生意,不会连这点事都不明白。

????惊蛰便不说话了,瞧见外头的窗户没关,就要起身关掉,一边去一边还道:“谷雨怎么成日都忘了关窗,这天寒地冻的,冷风进来,若是姑娘身子受寒怎么办?”

????“等等。”沈妙叫住她,看了那窗户一眼,道:“先通通气,屋里闷得很,等会儿我自己关。”

????惊蛰见沈妙坚决的模样,虽然心中有些狐疑,这屋子如此敞亮究竟是哪里闷了,却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又替沈妙煎了油灯的灯芯,道:“姑娘也早些休息。”

????惊蛰退了出去。

????沈妙瞧着那微微晃动的烛火,就要端起来走到塌边去,刚走到一半,那烛火却像是被什么弹了下,猛地晃动了一番。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许久不见的戏谑慵懒,道:“不是特意给我留着门,怎么就要睡了?”

????沈妙回头,青年撑在窗台上,一手支着下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漫不经心看过来,慵懒又迷人,即使是昏暗的夜色也无法让人忽视他本身的光芒。他见沈妙微怔,身形一闪,便进了屋内,自然夺过沈妙手里的油灯,走到小几前坐下。

????动作行云流水的仿佛是进自家屋子。

????“你回来了?”沈妙问。

????“啧,”谢景行盯着她,似笑非笑道:“怎么,想我了?”

????沈妙倒是习惯了他轻佻又暧昧的言语,干脆不再理会他。自己也走到小几前坐下,谢景行挑眉道:“陈若秋的事,你做的不错嘛。”

????沈妙白了他一眼:“你又知道了。”谢景行的眼线遍布定京城,更何况沣仙当铺季羽书本来就和谢景行有些关系。沈妙这头让季羽书出去散布流言,只怕那头季羽书就告诉了谢景行,沈妙如今也不在意了。

????“难怪当初常在青来定京,你是这么个态度。”谢景行却是自言自语,又看了一眼沈妙,语气说不清是欣赏还是喟叹,半真半假道:“真是心狠手辣。”

????沈妙不置可否。谢景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也不知从哪里变了一个匣子出来,丢到沈妙怀里。

????沈妙险些被那匣子砸到,只觉得不大的一个匣子沉甸甸的,下意识接住一看,便见匣子外壳上还雕着一只大老虎。虎头活灵活现的,倒是有几分憨态可掬,然而张牙舞爪的模样又十分凶悍。想到谢景行养的那只叫做“娇娇”的白虎,沈妙忍住心中一口气,将匣子打开。

????甫一打开,差点被匣子里五光十色的东西晃花了眼。便见那沉甸甸的一匣子,俱是些做工精巧的华贵首饰。莫说是这满满一匣子,便是单独的拿出一个来也是价值不菲。好端端的,谢景行送她首饰做什么?沈妙便看着他摇头道:“我不需要首饰。”

????谢景行道:“这些都是价值难求的。你好歹也是个姑娘家,买些首饰怎么了?”

????沈妙想了想,问:“或许沣仙当铺可以当。”

????谢景行被她噎了一噎,蹙起眉头问:“你很缺银子?”

????“银子多总归是好事,许多打点门路都要银子,日子久了,难免也紧巴巴的。”沈妙坦然道。如今面对谢景行,不如从前一般警惕,便说的十分烟火气了。反正谢景行手眼通天,有些事情不告诉他他也能自己查到,何必藏着掖着这般麻烦。

????谢景行闻言,却是从袖中摸出一方圆圆的玉牌模样的东西,道:“这是金玉钱庄的行令,拿着这个,取多少银子都行。”他随手将玉牌扔给沈妙,有些不悦道:“别整日没什么眼光。”

????沈妙:“……”她好歹前生也是做过皇后的人,金银宝物见了不少,便是少年期间被二房三房养成了些庸俗的品味,后来在宫中,在秦国,到底也算见识不浅,如今却被写几个星说“没什么眼光”,倒是真正的有些憋屈了。不过……她拾起玉牌,玉牌不知是用什么玉料做的,晶莹剔透,摸起来又冰凉入骨。沈妙知晓谢景行说话必然不会说谎,这玉牌果真是能在金玉钱庄提银票的,只是金玉钱庄是明齐最大的钱庄,便是皇家有时候都会在其中往来。谢景行如今是大凉的人,竟然来这种东西都能弄到,未免太过深沉。

????沈妙将玉牌还给谢景行,道:“无功不受禄。”

????谢景行饶有兴致的盯着她,道:“还真有骨气。”他点头示意沈妙看那匣子,道:“这可不是普通的首饰,你再看。”

????沈妙有些狐疑,随手拿起一个翡翠双环,那翡翠水头极好,便是放在珠宝铺子里,大约也是能做好物的。沈妙瞧着瞧着,却见那双环的环扣似乎有些奇怪仔细摸了摸,竟是一个暗扣。她抬起头看向谢景行:“这是什么?”

????谢景行笑了:“暗器。”

????“暗器?”沈妙摆弄着暗扣,就要下意识的往下按,却被谢景行猛地叫住。紧接着,谢景行站起身来绕到她身后,自沈妙背后环住她的双肩,手把手的教她用这翡翠双环。

????“这里有放着的针,毒针怕伤到自己人,寻常人中了针会暂且昏迷一阵,三寸之内有效。不要乱放。”

????“簪子里有毒粉,拔掉簪头可以致盲,遇到匪徒大可一用。”

????“手串里藏了刀锋,拉开就是小刀。如果被人用绳子绑住,这个替代刀割断绳子。”

????“八宝耳环里是哨子,实在紧急可以吹哨,定京城里到处都有我的人,如果有危险,会赶来救你……”

????他一一细心的与沈妙说明,言辞间收起寻常时候说话的轻佻懒散,罕见的极为认真,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足够令人心动。他的手修长白皙,漂亮的桃花眼半敛,偶尔看沈妙一眼,仿佛春水漾动般迷人。

????沈妙觉得有些热。

????窗户分明是开着的,屋子里竟也觉出沉沉闷意,他俯身的时候,低头看过来,沈妙几乎是靠着他的胸膛,连后背似乎也蒙蒙的出了一层细汗。她侧头看去,谢景行的唇形优美微微上翘,似乎总是笑着,沈妙仿佛被烫着一般转开目光。

????她有些走神,被谢景行察觉,谢景行反倒有些不满了。他敲了一把沈妙的脑袋,道:“专心。”

????沈妙往前坐了坐,离他稍稍远了些,故作平静道:“都已经看过了,我也记住了。日后再练习练习就是。”

????谢景行唇角一勾:“不是说不要?”

????沈妙转头:“你记错了。”

????这么一转头,却因为谢景行本就俯头看她,差点和谢景行撞上。沈妙微微一怔,脸颊迅速红了起来。

????这青年眉目英俊的不像话,平日里亦正亦邪很有些玩世不恭,然而当他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你的时候,世上便如同从冬日一夕之间得了春雨料峭,重重叠叠的红花盛开锦官城,说不出的风流。

????谢景行低声笑了,他的声音清醇如美酒,醉的让人有几分慌乱。谢景行伸出手,拨了拨沈妙额前的碎发,仔细地盯着沈妙的眼睛,半是疑惑半是天真道:“你怎么脸红了?”

????沈妙猛地站起身来,走了两步,背对着谢景行道:“屋子太闷。”

????也正是因为她背对着谢景行,便错过了紫衣青年眸中一闪而过的了然笑意。

????“因为觉得无功受禄心中惭愧?”谢景行不甚在意道:“简单,做点糕点就是了。”说罢又想起了什么,道:“我做许多都换不回,有人什么都不做也能得到,真是让人恼火。”

????“什么?”沈妙听不懂谢景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却见谢景行已经站起身来,他道:“罢了,今日只是给你送暗器。这些东西都适合杀人灭口,想来很合你心意。”

????沈妙很想反唇相讥,却又觉得谢景行说的的确是不错。她活在刀尖上,虽然身后有沈家庇护,可她做的事情本就是极危险的事,若是有一日,沈家也护不住她,她也只能自保。

????这满满一匣子首饰模样的暗器,对她来说无异于是珍贵的。谢景行的确是了解她的人,想到之前还将谢景行作为对手,前生裴琅说过的一句话果真是没错的,对手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谢景行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道:“你知不知道沈玥的下落?”

????沈玥?沈妙摇了摇头。她是有沈家的眼线,知晓沈玥如今逃了家不知所踪。陈若秋的人现在都还没找到沈玥,沈妙自己也曾派出人去寻找沈玥的下落,可都无功而返。沈妙也曾怀疑过,定京城虽然大,却也不至于找个人找成这样。况且沈玥这样的娇娇女,能在外头独自挨过几日?

????“你知道沈玥在哪儿?”沈妙问。

????谢景行道:“她在秦王府。”

????等谢景行走后,沈妙按了按额心,才重新在榻上坐了下来。小几面前的烛火已经快要燃尽了。

????沈玥竟然去了秦王府,沈玥和皇甫灏搭上了关系。这一世,冥冥之中她改变了许多事情的走向。譬如沈玥的命运,而如今,进了秦王府的沈玥,又会在未来发生什么样的变数,谁也无法预料得到。

????沈妙摸着胸口,瞧见那匣子,伸手拿过来,从匣子里挑出一只翡翠双环戴在手上。翠绿色的双环越发衬得手腕纤细白皙好像一幅画,本是冰冰凉凉的玉饰,沈妙却觉得有些微烫,就像青年的眼神。

????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将匣子合上,却不经意间看到匣子旁边,一枚玉牌正静静的躺着。

????金玉钱庄的行令……

????明明还给了谢景行,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谢景行丢在了这里,想来是他故意的。倒没见过有人将这大把大把的银子拱手就送给别人,沈妙很是为大凉的永乐帝惋惜了一番。

????将玉牌收好,沈妙摇了摇头,想着改日遇到谢景行,还得将这东西还给他才是。……

????秦王府上,夜深时分,亦是有女子坐在镜子面前梳妆。

????坐在镜子面前的女子也是芳华年纪,生的倒也算是娇美,尤其是浑身上下淡淡散发出来的书卷味,倒也算是个特别的美人。此刻她穿着雪白色的中衣,对着镜子,分明是如花美人,神情却是有些阴鹜。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府里失踪多日的沈玥。

????沈玥从来没想过有一日,自己竟然会和秦国的太子搭上关系。本来她是打算离家奔赴定王府的,她想着,傅修仪是那样温和君子的性子,自己又是沈家三房嫡出的女儿,便是看在同僚之谊上,傅修仪也不会对自己坐视不理。而她生的美,性情友好,诗画才情无限,便是个石头人也不会不动心的。介时只要在定王面前述说自己的委屈,得了定王的爱怜,总归是能笼络住定王的心。

????可她自来便没有单独出过府,又哪里晓得定王府在何处。问了别人位置,却因为怕沈家的家丁追来,不得已躲躲藏藏的走。定京城里经常有这样的女人,或是逃婚,或是犯了事从家里逃出来,独自一人的女子最容易被人盯上。沈玥也被人盯上了。

????盯上她的人是一伙地痞流氓,还没等她找到定王府,就在一处偏僻的巷子出了事,那些地痞抢走了她的包袱,还想要侮辱她的清白。情急之下沈玥只得喊出自己是威武大将军侄女的话。

????虽然不甘心,沈玥心里却清楚。自己父亲的名号远远没有沈万的名号响亮,尤其是如今沈信重回定京,得了文惠帝重任,比起从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喊出沈万来,不如喊出沈信来的有威慑力。

????结果恰好有人走过,听闻她喊出这么一句话,就出手救了审阅。沈玥后来才知道,这人竟是秦王府的人。

????然后沈玥就见到了皇甫灏。

????沈玥只在朝贡宴上见过皇甫灏一回,对方身份高贵,她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一次原本以为是皇甫灏顺手相助,沈玥便好生的道了谢。谁知道皇甫灏似乎对她很感兴趣,确切的说,是对沈妙很感兴趣,竟是问了许多有关沈玥的事情。

????沈玥觉得皇甫灏大约是看上了沈妙,心中更是妒忌。不管如何,皇甫灏是秦国的太子,终有一日会是秦国的皇帝。若是沈妙和皇甫灏成了,沈妙若是太子妃,日后就是秦国的皇后,沈妙便是侧妃,那也能当个贵妃。无论如何都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因此,沈玥便说了许多沈妙的不是。她慢慢的,若有若无的吐露出沈妙是个心机深沉又无甚才德的女人。果然,沈玥说完后,就见皇甫灏的神情不大好。这让沈玥心中大为快慰。

????皇甫灏打算送沈玥回去,沈玥却听说了沈万要休掉陈若秋,陈若秋一怒之下回娘家的事实。沈玥听见的第一瞬间就是怒不可遏,打算回府替自己娘亲讨个公道。可是正要出门的时候却又想到了,若是她现在回去,一定会被沈万嫁给王弼作为平妻。现在沈府里沈万和沈老夫人都还在因她和沈冬菱换亲一事而气怒不已,回去定会没有好果子吃。

????沈玥怎么也想不出好法子,又不愿意眼睁睁的见着陈若秋吃亏。要知道一旦陈若秋被休,连她这个嫡女的身份也会受到牵连,日后再沈府只怕更没有立足之地。沈玥本就对沈万和沈老夫人怨气颇多,这回更是不甘得很。

????直到最后,她想到了一个法子。

????皇甫灏是秦国太子,权势滔天,若是皇甫灏出手,或许一切会简单得多。

????而她,只要讨好皇甫灏就行了。

????她必须留在秦王府,以免被沈家找到随意摆弄。

????------题外话------

????谢壕:不差钱,哥给你,随便花,买买买!把这个国家给我包起来!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