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六章亲事-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五十六章亲事

千山茶客2017-4-25 22:38:4Ctrl+D 收藏本站

????定京一连下了好些日子的小雪,天总归是放晴了。

????沈妙在院子里晒书,全是些沈丘拿过来的兵书,这些日子放在屋子里只怕要生出霉菌了,晒晒干净。惊蛰和谷雨就在院子里晾被褥,惊蛰道:“听闻陈家和沈家这桩官司打的热闹极了,好些人都看在,如今也拖了这么长久,也不知最后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还能有什么结果,两边都吃力不讨好呗。”谷雨不屑道:“将家务事都闹到官司上去了,还真是殆笑大方,幸亏老爷夫人分家分的早,不然,指不定要一起被连累呢。”

????陈若秋的娘家和沈家打起了官司。

????陈老爷是个性子执拗的老头儿,又非常好面子不服输,凡是都要争个出头,决不允许自己是理亏的那一方。虽然陈若秋已经出嫁了,陈老爷却也要维护陈若秋的名声,这自然不是因为疼爱陈若秋,而是因为他不允许沈家如此看轻陈家。陈若秋的母亲却是个厉害的,她心疼陈若秋,三言两语便说动了陈老爷,要和沈家就休妻一事狠狠地打一场官司。

????陈家自言陈若秋嫁入沈府兢兢业业,为沈万打理家业,也曾要给沈万纳妾,是沈万自己不肯。陈若秋嫁入沈府多年,外头谁都知道她知书达理,温柔婉约。如今为了一个外出来投奔的来路不明的女子干出休妻一事,实在是宠妾灭妻。

????而沈家则说陈若秋虽然为人主母却生不出儿子,不想着帮着丈夫开枝散叶多纳几个妾,如今丈夫屋里收人反而还阻拦,实在是善妒的很。

????一个说婆婆不慈,一个说媳妇不孝,真是好大一场闹剧。直看的定京城的路人都津津有味。

????而最后一纸诉状告上衙门,衙门可是极少打这种官司。而且这官司说起来并不是什么大事,陈家老爷是典郡吏,沈万官位也不是芝麻官儿,两边都得罪不起,就只得一直这么拖着。

????沈万和陈若秋在这场官司里,夫妻的缘分也算是走到尽头了。一来是因为沈万到底也是个朝臣,却因为家务事打官司,那些整日吃闲饭的御史好容易逮着个能说道的,自然不会放过。沈万的仕途会因此受阻。二来则是因为,常在青有了身子。

????常在青这身子说来也是来的巧,在这个节骨眼上怀孕,几乎是将陈若秋往外头推去。沈万虽然这么多年来对陈若秋疼爱有加,却不代表他真的对自己的儿子不期待。若是常在青肚里怀着的是个儿子,这辈子他就有人传宗接代了。因此事越看常在青越觉得好,而陈若秋,倒成了被嫌弃的烂布条,看也不看一眼了。

????沈妙微微一笑,道:“可别忘了给衙门的大人打点些银子。”

????谷雨称是,又有些疑惑,问:“姑娘这是要帮三老爷还是三夫人?这些银子打点的又是哪边啊?”

????沈妙让谷雨拿些银子去打点衙门的人,却不知沈妙究竟要打点的是谁,因着沈妙的信又没让他们看过。

????谷雨小声道:“这种事还是少掺和的好,那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她的声音虽小,却还是被沈妙听在耳中。沈妙道:“哪边都不是。”

????打官司这种事,最是烧银两了,穷人家打官司都是光着打,所以极快就审决了。但凡是有点儿身家的,大多要多坚持一些日子,倒不是别的。衙门的人也要捞银子。打得越久,衙门捞的越多。

????沈妙前生在宫里的时候,就曾见过傅修仪想要对付一员朝臣,那朝臣原先是跟过周王的人,傅修仪要对付他,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对付,便算计那朝臣卷入了一起官司,最后直接倾家荡产了。

????衙门和医馆才是最吃银子的地方。沈家和陈家,沈妙只要一想到沈万和陈若秋二人前生也在陷害沈家大房中不留余地的出力,便会恨不得撕碎这惺惺作态的二人。

????原本斯文人的夫妻却要对簿公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况且沈妙自己出点银子,提醒衙门的人再将此案拖得久一些,不说倾家荡产,沈陈两家元气大伤是跑不了的。何况沈万和陈若秋二人都是要面子的人,这一回,是断然不可能破镜重圆了。

????没有什么比这更圆满的事情。

????沈妙的目光微微转冷,不过常在青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怀孕……想到前生常在青在罗雪雁的死亡中扮演的是如何一个角色,沈妙就忍不住冷笑一声。

????她道:“把莫擎叫过来,让他再找些人,替我去柳州接个人。”

????柳州那地方,有的可不只是常在青。自然还有常在青的丈夫儿子,前生常在青毁了罗雪雁,过了好些衣食无忧的日子才被人掀掉老底,如今这老底就由自己来掀。

????必然要在身价三房这处闹剧中增加些笑话的。

????沈妙在这头考虑沈家三房的时候,沈万却留在了定王府中。

????在皇子夺嫡的几番风云里,沈万是个聪明人,总是站不定自己的脚步。太子正统却病弱,周王有母妃受宠却行事嚣张,离王人脉路广偏不得文惠帝喜爱,唯有定王自成一派,瞧着却又是无心帝位。

????可是沈万却有一种直觉,傅修仪并未如表面上那般对皇位毫无兴趣。而这样反而让沈万更加犹豫,可是如今沈府自从沈信回来后就接二连三的倒霉,连沈万自己都觉得有些晦气。他的仕途眼看着都越来越艰难,在其他皇子中站队只怕还无人想要,这个时候,他就想到了傅修仪。

????早年间沈信还没分家的时候,傅修仪待沈万其实还是不错的,话里话外甚至有着想要拉拢的意思。沈万当然明白傅修仪是冲着沈信的兵权,可那时候他可以挑选的余地更多,便也拖延着打着太极过去,后来傅修仪似乎瞧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也不如最初时候的热络。

????如今沈家败落不如从前,沈万若是还想保住自己的官途锦绣繁华的走下去……加上常在青或许能为他生个儿子,沈万原先的“中庸”之道瞬间变成了想要去闯一闯。

????富贵险中求,天大的富贵就有天大的危险,他还是想要去试一试。

????所以沈万终于来到了定王府中,他终究选择了投诚。沈万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若是早一点下这个决定,或许沈玥便不必嫁到王家,也不必换亲,更不必逃走。沈玥还能笼络住傅修仪的心。可是若是没有沈玥换亲,或许他和陈若秋不会走到这一步,常在青不会怀孕,他更不会投奔定王。

????世情阴差阳错,命运喜爱弄人。

????傅修仪坐在主位之上,命人给沈万奉茶。客套的话便也不必说了,彼此都心知肚明来意。傅修仪笑容温和:“沈大人今日忙于家务事,突然登门,是有何事?”

????沈万面上一片赧然。如今他和陈若秋的事情闹得整个朝堂都是沸沸扬扬,同僚们看他都是用看笑话的神情,这对于爱惜羽毛的沈万来说简直是痛苦的煎熬。

????沈万道:“臣愿为殿下肝脑涂地!”

????傅修仪闻言,却只是笑了一笑,并未接话,也不知是相信沈万的话还是不信。整个厅中只有他们二人和仆人,这样的沉默,渐渐的让气氛也紧张起来。沈万的脑门上开始渐渐渗出冷汗。

????也不知这样的沉默过了多久,直到沈万觉得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了的时候,才听到上头傅修仪的声音传来,他道:“可如今沈信已经离府另过,你又如何?”

????沈万的心理“咯噔”一下,傅修仪果真是冲着沈信来的。

????原先二房还没败落的时候,沈万便猜到沈垣是替傅修仪做事的。只是傅修仪能让沈垣干什么,沈垣年纪尚小的时候就被傅修仪收了,单单只因为那些才华是仅仅不够的。后来沈万便想得清楚,大约是沈垣方便监视沈信,或是在沈信平日里的庶务中动些什么手脚。

????可是后来沈垣死了,傅修仪想来也是缺一个像沈垣这样的人。再后来沈信干脆就去了小春城,于是这人便也省了。

????谁知道两年后沈信以更加不能让人忽视的力量强势归京,必然会成为傅修仪眼中尤为刺眼的存在。

????沈万小心翼翼的道:“虽开府另过,到底也有一两分兄弟情义。若是殿下有吩咐,臣定当竭尽全力。”

????“好。”傅修仪道:“本殿欣赏有才之士,也相信沈大人的本事,近来恰好有一桩事,既然沈大人今日碰巧,便就不劳烦别人,既然都是自己人,相信沈大人会办好。”

????沈万就有些不安。傅修仪这话分明就是要给他出个难题了,若是办好了,他自然就是傅修仪的人,若是办不好,他没能证明自己是“有才之士”,就会被傅修仪无情的撅弃。而因为这个难题而出现的后果,沈万也必须自己承担。

????这是一个交易。

????沈万心一横,道:“请殿下吩咐!”

????傅修仪满意的瞧着他,道:“此事不难。本殿知道沈将军有一个嫡出女儿沈五小姐,爱若珠宝,如今沈五小姐也到了该定亲的年纪。”

????沈万猛地抬起头!

????原先沈妙在傅修仪身后追着喊着要嫁给傅修仪的时候,傅修仪可是连正眼都不看沈妙一下。偶尔和其他皇子朝臣说起来的时候,也是一副烦不胜烦的模样。毕竟被这样草包又蠢糯的人喜欢,对于皇子来说无异于羞辱。可是现在……沈万的心砰砰直跳起来,沈妙越发美丽,性情也渐渐沉稳,褪去原先的草包模样,实也称得上是定京城十分不错的贵女。若是傅修仪想要求娶沈妙……以沈家大房和三房的交恶,沈妙一旦得势,一定会打压他的。

????于公于私,沈妙过得越好,沈家大房越好,沈万自己也就越危险!他不想要沈妙越走越高,希望沈妙贱若尘埃!

????沈万忍住心头的涩意,开口道:“殿下……想要求娶五姐儿么?”

????“本殿?”傅修仪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摇了摇头,道:“不是本殿,是本殿的皇兄。”

????沈万一怔。

????傅修仪的声音慢慢的传到了他的耳中。

????“让沈五小姐嫁给本殿的四哥,周王。”

????沈万先是吃惊不已,可是转瞬一想,待想明白之时,忽然又觉得心口生出凉意。

????沈妙是什么人,是沈信的嫡女,南谢北沈,谢家算是真正的衰落了,明齐沈家独大。谁娶了沈妙,谁就有了明齐天大的兵权。沈妙的身份注定她无法嫁给权势滔天的显贵,这样会让本就多疑的文惠帝更加忌惮。沈妙嫁个白身最好,最不济也不能嫁给武官。大约也是因为如此,沈妙到了如今的年纪都还没定下亲事,因为若是真嫁给白身的男子,沈信必然觉得会委屈了女儿。

????显贵们尚且如此,皇子们就更不敢打沈妙的主意了。太子还好些,毕竟是正统,其他皇子谁要是娶了沈妙,几乎是明晃晃的在述说自己夺嫡的野心,这样一枚沉重的砝码,看着是福,其实是祸。

????眼下夺嫡中,风头最显得其实是周王一派。周王静王的母妃得宠,本身也有些本事。眼看着势力越来越大,追随者越来越多,要是和沈妙挂上干系,得,周王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文惠帝必然不悦忌惮,其余皇子必然眼红,周王只怕会被打压的很惨。至于沈家就更不必说了,这样大张旗鼓的站队,只怕秦国和大凉的人一走,沈家就会死的很惨。

????一石二鸟,端的用的是炉火纯青。沈万心中突然生起了对傅修仪的胆怯,此人心思太沉太狠,倒是有些可怕了。

????傅修仪却仿佛没有看到沈万的神情,笑的温和,道:“此事就全交给沈大人了。”竟是没说要如何做,也没说要做到什么地步。周王是已经有了周王妃的,若是沈妙嫁过去,也只能做侧妃。

????沈万心中一点儿底也没有,却不好表露出来,对着傅修仪拱手道:“臣定当竭尽全力。”

????接下来便是二人互相客套了几句话,傅修仪的态度算不上热络也说不上冷淡,若是在两年前,傅修仪大约还会对沈万态度更好些,可是今非昔比,沈家不如从前,沈万自己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傅修仪自然不必如从前一般看重他。

????等沈万离开定王府后,裴琅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裴琅走到傅修仪下首位置,瞧着沈万喝过茶留下来的茶盏,道:“殿下打算启用沈万了?”

????傅修仪看向裴琅:“先生以为沈万如何?”

????裴琅摇了摇头:“虽隐忍亦有手段,可狠劲不足,家事混乱,若是启用,日后难免招惹麻烦,小用即可,不堪大用。”

????傅修仪笑起来,看向裴琅的目光充满欣赏,道:“先生与我想的一样。”说罢又叹了口气,道:“自从谢家兄弟死了之后,有些事情也不好交代旁人去办。谢家兄弟养好了本也是个有用的子,如今却被人全毁了。虽然不是重要棋子,却也到底添了麻烦。”

????裴琅皱了皱眉:“殿下是不打算重用沈万?”

????“墙头草。”傅修仪笑的有些虚浮:“从前能摇摆不定,如今情势所逼才投奔于我,这等心志不定之人,我可不敢用。不过是要他做些小事而已。”

????裴琅又道:“让沈万想法子撮合四皇子与沈妙,殿下以为可行?”

????“可不可行不知道。只是此事既然是沈万唯一的机会,他必然会不顾一切代价促成。沈家功高,周王独大,如今也到了足够的地步,再不出手,只怕真的就来不及了。”

????裴琅不再说话了。却见傅修仪突然道:“若是我娶了沈妙,先生以为如何?”

????裴琅心中狠狠一跳,面上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分析道:“只怕不善,会引来陛下猜疑,也会让其余皇子心生忌惮。”

????傅修仪点了点头,神情竟是有几分惋惜,话语中分不清是何语气,道:“可惜了。”

????裴琅不明白傅修仪究竟在可惜什么,于情之上,傅修仪对沈妙似乎并未有什么别的情愫。若是有,当初在沈妙追他追的满定京都知道的时候也不会如此冷淡了,若是那时候傅修仪有半分袒护沈妙的做法,当初的流言就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那傅修仪究竟是在可惜什么?可惜沈家的兵权无缘收到手中?

????裴琅不知道这个答案究竟是什么,傅修仪离开后,他也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眼见着再无一人的时候,才开始提笔写信。

????……

????今夜的睿王府很是有几分肃杀。

????下人们俱是一派凝重的神情,各个大气也不敢出。今儿个睿王殿下回来的时候神情十分冷漠,跟在他身边的高阳和季羽书二人也是难得罕见的面色肃然,而铁衣和南旗带着一个侍卫打扮模样的人,一同与睿王进了屋。

????便是个人的书房亦是修缮的十分宽敞,加上一些富丽堂皇的摆设,倒不像是书房了,有些宫殿一隅之感。那正座上坐着一人,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的扳指。他身着暗紫色绣金的华丽衣袍,衣裳慢慢的铺了宽大的座椅,仿佛一道紫色流云自天边流泻下来。

????跪在地上的人匍匐着身子,只看得到面前的靴子,青黑色的鹿皮靴,走线也是最工整的,细细密密的缝的纹丝不动,那丝线似乎也是滚银边。而只是一只靴子,似乎也能窥见这主人嚣张又华贵的气度。

????谢景行一只脚榻上软榻,半倚在座中,垂眸看向底下人。他的眉眼英俊的不像话,微笑的时候风流溢的满园春色挡也挡不住,然而冷起脸来的时候,却是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胆寒。那漂亮的桃花眼中仿佛春水都在瞬间变成了高山之巅的冰泉,他淡淡开口,声音听不出喜怒:“说吧,主子是谁?”

????那人咬着牙不言。

????高阳和季羽书亦是皱紧眉头。

????谢景行懒洋洋一笑,道:“不说也行,扔到塔牢。”他忽而弯腰,凑近那侍卫,压低声音道:“反正我也知道是谁。”

????侍卫面色不动,身上亦是伤痕累累,显然在这之前已经受了不少折磨,谢景行微微一笑,只是笑意却并未到底眼底,道:“收了他的令牌。”

????季羽书和高阳同时一愣,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侍卫。

????侍卫一怔,随即面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一句令牌,显然谢景行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谁都知道大凉的睿王心狠手辣行事又肆无忌惮,而塔牢更是听着便让人胆寒的存在。饶是他也会心中颤抖。

????侍卫心一横,索性跪下来朝着谢景行磕了几个头,道:“殿下开恩!”

????谢景行扫了对方一眼,嗤笑道:“皇兄派来的人就是这个德行,”他的语气中带着深深地嘲讽:“还以为骨头有多硬,没意思。”

????季羽书忍不住开口道:“陛下要你对沈五小姐做什么?”

????这人是在沈宅门口捉到的。也亏得谢景行整日派自己人盯紧沈宅免得又意外发生,此人武功极为高强,又颇为警觉,谢景行的人蹲着守了好几日才逮着他。现在想来倒也不足为奇了,毕竟是永乐帝身边的密探,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大凉皇室才岌岌可危。

????那侍卫本想说什么,却对上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目光,不由得觉得脊背发寒,要知道整个凉朝皇室,这位总是挂着漫不经心笑意,慵懒又俊美的睿王才是最不好惹的一个。两年前他回大凉,朝中多少势力在其中暗暗博弈,却被谢渊一一摆平,那些个和他作对的大臣,也被铲除的连根都没留一个。手腕狠辣,心机深沉,做事却又让人抓不到把柄。然而除了朝斗之外,他也办了好几件漂亮事儿,让那些守旧的老臣也无话可说,所谓令人又爱又恨,就是这个道理。

????如今在他洞悉一切的锐利目光下,侍卫也再不敢隐瞒,只得全盘托出,道:“陛下知道沈五小姐之事,恐殿下逗留明齐是因为沈五小姐,派属下前来查探……并未要属下伤害沈五小姐,全是查探……”

????高阳和季羽书都不约而同的脸色有些不好,永乐帝虽然身在大凉,可在明齐定京未必就没有眼线。发现沈妙和谢景行的关系,最后会怎样还真不好说。可是以永乐帝的性子,是决不允许计划之外的事情发生。沈妙到底是明齐人,这个身份会带来诸多变数。从季羽书和高阳看来,不见得永乐帝会同意谢景行的心思。

????可是最让人头疼的是,这兄弟二人都是一样固执,认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永乐帝若是阻拦,谢景行又岂会乖乖就范。加之比起永乐帝来,谢景行这些年在明齐遭遇的暗杀亦不在少数,性情更加桀骜乖张,兄弟俩真的动起仗来,只怕是腥风血雨,天昏地暗了。

????果然,谢景行闻言,便笑了一声,道:“哦?既然只是查探消息,那就不必关塔牢了,送你回大凉吧。”

????侍卫微微一怔,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头上谢景行的声音传来:“你知道怎么说?”

????侍卫犹豫了一下,睿王和永乐帝都是一样令人恐惧的存在,他的心中很有几分绝望,试探的问:“殿下和沈五小姐并无关联?”

????谢景行饶有兴致的瞧着他,漂亮的眸中似乎含着某种深意,他慢慢道:“皇兄的人怎么能说谎呢?”

????高阳捏紧了手中的折扇,季羽书咽了咽口水。

????“回去告诉皇兄,他想的没错,本王就是因为沈妙留下来的。”青年勾唇笑的柔和,眉眼间却桀骜不逊,淡淡道:“不要妄想改变什么,因为本王不许。”

????“对了,记得提醒皇兄,”他打了个呵欠:“别忘了和本王的约定。”

????……

????静谧的夜色掩盖了一切,掩盖了睿王府的暗流,掩盖了定王府中的算计,亦是掩盖了将军府中的私语。

????秋水苑中已经被人登堂入室,原先的女主人一怒之下回了娘家,还同夫家打起了官司,这样的水火不容,众人都知道陈若秋是不可能再有从前风光的了。而这个新来的姨娘,眉眼温和大气,肚里甚至还有了孩子,日后只怕是要登天了。下人踩低捧高不在少数,立刻就调转了头去奉承这位新的主子。

????常在青坐在屋中,摸着肚子,面上挂起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西院毕竟离得太远,又素日有些冷旷,沈老夫人找人算了一次,常在青肚里的是个儿子。当即就将常在青好好的供起来,沈万更是将常在青接到了秋水苑方便照顾。

????常在青俨然已经是秋水苑新的女主子,她自己也对眼前的境遇十分满意。陈若秋固然道行深厚,可到底年老色衰,又没生出儿子,这场争斗便落了下乘。

????沈万进屋来,将手中的补品放下,就走到常在青身边,摸了摸她的肚子,笑道:“真好。”

????常在青微笑以对,忽而一怔,柔声道:“老爷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沈万愣了愣,苦笑一声,道:“还真有一件烦心事。”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