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七章内斗-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五十七章内斗

千山茶客2017-4-25 22:38:9Ctrl+D 收藏本站

????“还真有一件烦心事。网”沈万苦笑着答。

????常在青拍了拍沈万的手,笑道:“老爷若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与我说说,兴许我还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

????沈万瞧了瞧常在青的肚子,虽然眼下是什么都看不见,却还是道:“罢了,你在府中好好养身子才是正事。这些繁杂琐事何必理会,况且又都是朝中事务。”

????常在青却没有气馁,她笑了笑,道:“原先还没进门的时候,老爷将我视作知己,烦心事总会与我说一说。不管是后院琐事还是朝廷事宜,可未曾像现在这样生分。怎的如今进了门却不如往昔?”她摇头道:“我并非只知道在后院缝衣采花的闺阁女儿,虽然不是聪明绝顶,可是两个人一起想法子,总比一个人想法子要轻松许多。老爷不妨与我说一说。”

????她这一番柔和的话语倒是说到沈万心坎里去了。常在青和陈若秋不同,陈若秋是真正的“娇妻”,从前虽然温柔婉约,却绝不会插手沈万仕途的事情。在沈万仕途春风得意的时候,有这样一位恪守本分的娇妻是很好。可是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于官场上,陈若秋是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常在青却不同,沈万之前还未和常在青挑明自己心思时,与常在青之间以朋友相称。二人却是谈天说地,无所不聊。常在青见识不短,对于朝廷之事偶也能说到点子上,沈万十分欣赏她。

????此刻听闻常在青这么说,沈万心中忽然微微一动。

????常在青不仅在朝廷之事上有自己的见解,更重要的是常在青还是个女人。要让沈妙如何嫁给周王,这其中实在是太多弯弯绕绕。若还是两年前,沈妙性情还未大变的时候,那自然容易得很。只要在沈妙面前说几句话就能鼓动,如今却是不行了。而且和大房关系紧张,从沈信这头入手是不成的。这样的亲事,或许问常在青这个女人才能得到收获。

????思及此,沈万便看向常在青,试探的问:“如果说,我想让五姐儿嫁给周王殿下,你以为应当如何做?”

????“周王殿下?”常在青一愣,奇道:“为什么要让五小姐嫁给周王?”

????沈万便呵呵一笑:“随口这么说。”他虽然如今已经将常在青看作是自己的女人,可是替定王办事,嘴巴必然要紧,他不敢将这机密之事随意说出去。

????他不说,常在青也是聪明人,很快明白过来,倒也没在此事上纠缠,就道:“沈五小姐是沈将军的爱女,捧在掌心里的人,如今周王殿下却是已经了有了王妃,若是沈五小姐嫁过去,最多也吧不过是侧妃罢了,沈将军和沈夫人是决计不会同意的。”

????沈万眉头紧锁,点了点头,神情很是有几分犯难。

????常在青看在眼里,心中微微一动。

????沈妙嫁给周王,无论如何,做个侧妃对沈妙来说,决计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常在青不明白沈万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却可以肯定,此事一旦事成,沈妙只会没有好果子吃。想到那清秀少女一双明澈双眸似是能看透人心,常在青心中就有些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常在青对沈妙有一种本能的忌惮和不安,仿佛沈妙的存在会给她造成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一般。常在青又是一个但求稳妥的人,因此,若是能解决沈妙,对她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她看着自己的小腹,如今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沈家三房这个主母的位置,她是坐定了。不仅要坐定,还要做得好,因此一切可能有威胁的人或者事,都应当除去。

????“不过也不是全无办法。”常在青巧笑嫣然道。

????沈万眼前一亮,问:“你有何办法?”

????“那就要看老爷想要周王是个什么态度了。”常在青问:“周王是想结这门亲还是不想结呢?”

????沈万心中一动,周王肯定是不愿意结这门亲的,明齐的皇子又不是傻子,现在娶了沈妙无疑是给自己树靶子,周王不愿意和沈妙拉扯上关系,可是傅修仪要达到的目的,是看上去周王极想和沈妙结成这门亲。

????他就道:“周王定是不愿意,不过……要让人以为周王愿意。”

????常在青思忖一番,就道:“这有些难。不过女子自来就爱惜名声,若是名声一毁,下半生亦无依靠。我倒以为,若是老爷想要做这个媒,不妨先从五小姐那里下手。”

????沈万见常在青胸有成竹的模样,问:“但说无妨。”

????“沈夫人和沈将军不愿意五小姐做人侧妃,世上之事,没有最糟只有更糟,若是有比五小姐当人侧妃更糟糕的下场,沈将军和沈夫人必然会退而求此次,选择让五小姐嫁给周王了。”

????沈万心里一动。

????只听常在青又继续道:“至于比做侧妃更糟糕的事,那就多了去了,譬如被山贼掳走,地痞流氓污了清白,更或是不知道奸夫是谁?在这样的打压下去,突然得出一个消息,那人也许是周王。不管是不是周王,沈将军和沈夫人都会选择周王,因为这是最好的一个,也是能保全沈五小姐的这个。”

????常在青并没有将话说的十分明白,可是聪明人说话从来只说七八分,转瞬间沈万便明白了七七八八,只觉得面前豁然开朗。常在青又笑着摸着自己的小腹,笑得温柔:“只是这些都是阴损的法子,若不是见老爷愁眉不展,我也不会说出这些话来。”

????沈万得了锦囊妙计,哪里会觉得常在青的法子阴毒?眼下只觉得自己是捡了一个宝,常在青一举得子,又聪慧解语,一下子就解决了自己眼下的难题。当即便亲了常在青脸颊一下,笑道:“有此美人,我怎敢愁眉不展?”说罢又站起身来,像是迫不及待要去做什么似的,道:“我还有些要事,晚点再来看你。”

????常在青自然是温柔的应了。待沈万走后,常在青身边的赵嬷嬷走到她身边,有些担忧道:“三老爷这是要对付沈五小姐?”

????“也许是吧。”常在青笑了笑:“沈家大房和三房不对盘又不是头一次听说。”

????“小姐是打算帮三老爷对付五小姐?”赵嬷嬷问:“五小姐上头还有沈将军,小姐这么做不会出什么事吧?”

????“此事又不是我去做,如何算得到我头上?”常在青的笑容不变:“沈万只要不是个傻子,也断然不会轻易被人捉到把柄。再者真的出了事,沈家人忙着料理沈妙的流言还来不及,哪里有心思顾及其他?”

????赵嬷嬷犹自不放心:“小姐为何要帮三老爷对付五小姐呢?”

????“为夫君出谋划策,才是正经主母应当做的事情啊,总要让他觉出我和陈若秋的不同来吧。让他觉得陈若秋做得到的事情我能做到,陈若秋做不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他才会离不开我。”常在青抚摸着小腹,眯起眼睛:“况且沈妙那个人,我倒是有种预感,若是不除,只怕会惹来大祸。”

????赵嬷嬷一听此话吓了一跳,便不再多说了什么。常在青话锋一转,道:“说起来,柳州那头还有没有消息了?”

????赵嬷嬷道:“派去的人在路上,脚程再快也还要些日子呢,应当过几日就会回来。”

????“让他们把事情打点妥当些。”常在青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我的过去,不能教任何一个人知道。”

????……

????沈妙在夜里收到了裴琅送来的信。

????信上说,傅修仪竟然让沈万自己想法子,想让她嫁给周王。惊蛰和谷雨看沈妙神情不大好,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就问:“姑娘可是遇着了不好的事儿?”

????沈妙摇头,心中却暗自晶警惕。前世今生,傅修仪都是一样的好算计,不管能不能嫁给周王,只要她和周王牵扯上关系,沈家和周王都没好果子吃。于沈家是触怒了文惠帝,让文惠帝觉得沈家支持周王,想要在夺嫡中暗自站队。至于周王就更是众矢之的了,不费一兵一卒,就为傅修仪除去两个潜在的危险,傅修仪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至于她那位“颇有实干”的三叔,想要将她和周王绑在一块,不消说了,定会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法子。沈妙想着想着,心中便不由得发出冷笑。不管隔了多久,沈家三房的人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利用伤害大房的人,如果可以,将整个大房当做荣华富贵的垫脚石也未尝不可,其心可诛!

????她道:“让莫擎进来。”

????惊蛰便在外头去去唤了莫擎来。

????沈妙问莫擎:“让你去柳州查的人可曾查到了?”

????莫擎拱手道:“回小姐,柳州的人已经回了消息,似乎已经将人找到了。不过还有另一批人也在打听那父子二人的下落,听闻还出了江湖令,生死不论。”

????沈妙倏尔就笑出了声,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透着几分冷意。

????“常在青也真狠得下心。”

????生死不论,沈妙让莫擎找的人是常在青的丈夫和儿子,如今四处追杀那对父子的人除了常在青还会有谁。常在青如今攀附上了沈贵,就连自己的丈夫儿子也要赶尽杀绝以绝后患,难怪前生能走的那般远,便是这份狠辣,也是许多人所不及的。

????“派人告诉柳州那边的人,保护好他们父子,尽快带回定京来。”沈妙道。

????莫擎点头称是。沈妙忽而又想到什么,道:“等等。”她说:“你替我给沣仙当铺的季掌柜带封信。”

????……

????沈家和陈家的这场官司,真是打的悠长缠绵,许多人都以为此案已经落下尘埃许久了,后来一问,倒是还没打完。差不多整整两个月,这个案子才落下眉目,陈若秋的确是无子善妒,加上沈老夫人口口声声陈若秋待她并不尊敬,最后沈万还是给了陈若秋一封休书。

????这门当初被所有人称赞男才女貌,神仙眷侣,羡煞旁人的美好姻缘竟然是以这样一场闹剧收场。而沈万最绝的是,在休掉陈若秋之后,迅速将常在青抬为贵妾入了门。

????不过虽然如此,这一场官司也是两败俱伤。沈万在仕途上因此而多受阻拦,府中也消耗了大量银子。只是比起来,陈家显然更惨一些。

????陈家有些名声,却因为本就是书香世家,银子这一方面却是不宽裕。陈老爷当初打这桩官司本来想的是不让人看轻了陈家,却没想到这一场官司竟然会打的如此长久,打了足足两个月,打的陈家说是倾家荡产也不为过了。

????陈老爷因此元气大伤,反而将一切都怪责在陈若秋身上。陈若秋的母亲也有些怨言,陈若秋本来在沈万那里伤了心,痛恨沈万不顾念旧情,又恼怒常在青人前人后两张皮,最难过的是沈玥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如今再被自己的父母嫌弃,便是觉得万念俱灰,几乎要绝望到尽头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眼下她遍寻不着的女儿,如今正在衍庆巷的秦王府中。

????秦王府里,沈玥正在对镜梳妆打扮。

????她穿的衣料皆是上乘,沈家虽然也是富裕官家,可到底不能和秦国皇宫中这些布料相比,她戴的首饰也都是十分华贵。遍身罗绮,和以往的模样判若两人。若说以往的沈玥遵循陈若秋的吩咐,打扮的清丽脱俗不被庸俗的金银困扰,如今她的外表看上去却显贵了许多。

????自然是的,因为沈玥已经成了皇甫灏的侍妾。

????身边的婢子小心翼翼的给沈玥送上热茶,沈玥的神情却是有些不耐烦。

????她长了一张还算花容月貌的脸,在陈若秋日日熏陶下,也称得上是温柔解语,更何况看得出皇甫灏对沈妙有些兴趣,便挑着有关沈妙的话来说。有一日皇甫灏就轻佻的问她,愿不愿意做自己的侍妾,沈玥想了一夜,第二日就同意了。

????她根本没有别的退路。

????外头传的沸沸扬扬,沈家和陈家的官司几乎成了个笑话。常在青有了身孕,若是生个儿子,她这个女儿只怕要被沈家扔到后脑勺去,便是不是儿子,因为陈若秋害的沈万被指指点点,沈万和沈老夫人也会厌恶她的。她的名字已经被沈冬菱占据了,而这些日子,还有传言员外郎家的王弼十分宠爱娇妻“沈玥”的说法,越是这么说,沈玥的心中就越是后悔不甘。

????不论她是不是真的喜欢王弼还是其他,只要想着如今沈冬菱过着的舒适生活都原本应该是自己的东西,沈玥心里就不甘心极了。

????她恨沈万无情,也恨陈若秋不争气。而眼下她也明白,凭借现在的自己,想要接近傅修仪也就更不可能了,若是回到沈家,指不定沈万会因为恼怒陈若秋而给她安排一门蹩脚的亲事。

????沈玥骨子里也有沈家人特有的凉薄,沈万和她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父女,当初亦是和乐融融拳拳情深,可是到了现在,沈玥看沈万的眼光竟是比外人还要生分警惕。

????沈玥想,与其被嫁给不知名的人家,倒不如给皇甫灏做个侍妾。皇甫灏人生的俊美又年轻,更是秦国的太子,若是日后得了皇甫灏的宠爱,许是能升些品级的。最重要的是,眼下若是能借着皇甫灏的势,或许还能护得住自己和陈若秋。

????于是沈玥就成了皇甫灏的侍妾。

????平心而论,皇甫灏待沈玥还是不错的,这自然也有沈玥故意讨好的原因。不过眼下在明齐,皇甫灏带的一众侍妾里,沈玥还是最得宠的一个。或许皇甫灏也很享受官家嫡女却给自己做侍妾的滋味,眼下还是十分贪新鲜的。

????沈玥问身边的婢子:“给陈家的信究竟送到了没有?”

????婢子道:“已经在路上了,大约快到了。”

????沈玥没好气的饮了一口茶。

????……

????陈若秋收到了一封信。

????这封信不知道是谁送到她屋子里来的,陈家老爷夫人如今是不想看到陈若秋,因着陈若秋让陈家元气大伤,公中银子都缩减了不少,哥哥嫂嫂更是看她就像是个搅家精,陈若秋的日子十分不好过,索性整日呆在屋里不出门了。

????她四下里看了看,并未瞧见有什么人,好奇的打开,里头掉出一封信,她方一打开信纸,瞧见的第一眼便惊呆了。

????那信纸上的字迹陈若秋再清楚不过,正是沈玥的字迹。沈玥启蒙的字帖是陈若秋特意为她寻来的书法大家王夫人的孤本,沈玥本身力道又柔,将王夫人的字迹学了个七七八八,却是力气不足,陈若秋一眼便能看明白这是沈玥的字迹。

????她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屋里并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大胆的展开来看,上头只说让她在城东的一家有些孤僻的客栈里见面,没有落款,可陈若秋心中已经明了,这必然是沈玥在偷偷约定同她见面。

????陈若秋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了下来,沈玥还能给她写信,看这字迹显得不慌不忙,显然现在还是很平安的。原先的担忧一扫而光,陈若秋倒是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些日子打击一个接一个,让她也有些慌乱无法应酬,更是觉得人生无望。而沈玥的这一封信却好像是点亮了她的希望,有了女儿,陈若秋心中忽而又充满斗志。她至少不是一个人,凭什么常在青这样的人也能登堂入室抢了属于她的东西?常在青还想为沈万生儿子?她倒要看常在青有没有这个本事!

????有了主心骨儿,陈若秋渐渐冷静下来,接下来的一天,身边的仆人都发觉了这些日子憔悴暴躁的常在青似乎心情变好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个温柔婉约的沈三夫人。就连下人冲撞了她,陈若秋也只是一笑而过。

????若是有精明的人去看,便会发现陈若秋的眼中,似乎又重新燃起了簇簇斗志,熊熊无法熄灭的模样。

????第二日一大早,陈若秋就出了门。

????陈家没有一个拦她,陈夫人有些担忧,被陈老爷瞪了一眼后便也没再说什么。陈若秋的哥哥嫂嫂们更是不屑一顾。若是从前,陈若秋说什么也要和几个嫂嫂们吵一吵的,今日却是没什么心情。她穿着一件不打眼的褐色短袄裙,袄裙还是几年前的旧款式,是陈夫人年轻时候穿过的。她从沈府里出来没能分到一分银子,当时又因着赌气,只拿了首饰,连衣裳都没有带出来多少。后来忙着打官司没来得及置办,到了眼下,却是陈家根本连置办的银子都出不起了。

????穿着不合身又过时的衣裳,陈若秋也只得按捺心中的屈辱,她带着斗笠,旁人看不到她的模样,不过便是看到了,只怕也不会将这个衣着简陋又神情憔悴的妇人和原先那个定京城人人喝彩的才女联系起来。

????为了俭省银子,陈若秋只得雇了一辆破旧的马车。马车到了城东,陈若秋付清银子,便快步往信中所说的那间客栈走去。

????方一进到客栈,陈若秋四处打量一下,并未看到沈玥的身影,心中正是狐疑的时候,却有一个伙计朝她走来,瞧了她一眼,问:“夫人可是找一位年轻的姑娘?”

????陈若秋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她如今和沈万打官司的事情闹得整个定京城人尽皆知,到底也是有些心虚,生怕被人认出来指指点点。更怕沈玥被发现。那伙计就道:“夫人请随我来。”

????伙计将陈若秋带到客栈楼上的一间屋子,送到屋门口就停住了,笑道:“夫人要等的人就在里面。”随即便自个儿离开。

????陈若秋推门进去,只见屋中的桌前正坐着一名年轻女子,那背影便是陈若秋再如何都认得出来,不是沈玥又是谁?

????陈若秋将门一掩,就失声叫道:“玥儿!”

????沈玥转过头来,瞧见陈若秋的模样时也忍不住一怔。直到陈若秋上前握住她的双手,沈玥看清了陈若秋的面目,这才喊了一声:“娘!”可是随即又皱起眉道:“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若非亲眼所见,沈玥实在不能相信面前这个衣着邋遢又简陋的女人竟会是她那个高贵温柔又大方的母亲。

????陈若秋闻言,面上闪过一丝愤恨,咬牙道:“若非常在青那个贱人和你无情无义的父亲,我何至于此!”说罢又急切的看向沈玥:“玥儿,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娘心里都着急坏了。你没事吧?可是出了什么事?”

????陈若秋只有沈玥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都欧式宠着爱着,眼下的关心倒也不是假的。沈玥闻言便觉得有些心酸,只是面上却还是笑着道:“娘,不用怕,我如今过得很好。我找到了一个靠山,比王嫁还要显贵,有了这个靠山,日后沈家也不敢欺负了我们去。”

????陈若秋狐疑问道:“你说的是谁?”

????沈玥犹豫了一下,道:“秦国的太子殿下。”

????陈若秋惊呼一声,只听沈玥连忙继续解释:“太子殿下对我极好,当初我离开沈家,在外头遇着歹人,是太子殿下救了我。之后本想送我回来,奈何沈家出事,我便在太子府住了下来。太子殿下是个好人,娘,您不要觉得不好,我真的跟了太子殿下,总比跟着王家那些口是心非的人好得多。总不能让我跟沈冬菱平起平坐?若是我回了沈家,祖母和爹本就对我不满,谁知道会将我的亲事怎么许配?娘,您就依我一次好不好?”

????陈若秋本来是本能的觉得不妙,听闻皇甫灏救了沈玥后面色稍稍缓和。可到底对方不是明齐的人,陈若秋便是不懂朝中事务,却也和沈万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基本的警惕心还是有的。

????“他到底是秦国的人,况且还是太子……”

????见陈若秋还是不赞同,沈玥心一横,干脆说了个谎:“太子殿下说了,日后回到秦国,会赐给我一个新的身份,让我成为他的侧妃。”

????“此话当真?”陈若秋一愣。若是沈玥就此离开明齐,到秦国成为太子府上的侧妃,日后倒也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经历了沈万一事后,陈若秋眼下的想法和从前又是不一样。情有什么用,情之一事太过虚幻,花好月圆的时候自是耳鬓厮磨,可是转眼就能冷眼相待。而那些原先书里说的铜臭白银,富贵荣华,才是真正可以依仗的东西。没有银子,陈家都可以对她这个女儿冷嘲热讽,若是他们家出个太子侧妃……陈若秋的心里慢慢的热起来。

????“千真万确。”沈玥道。

????陈若秋犹豫了一瞬,就道:“此事日后再议吧,眼下却还有一件事情。”

????沈玥问:“何事?”

????“常在青这个贱人背后算计我,当着我的面一套背着我的面一套,我着了她的道。到如今我成了过街老鼠,可我最恨的不是常在青,而是你爹,若非你爹袒护,我何至于此?过去数十年的夫妻情分他一点儿不放在眼里,让他们心安理得的过好日子,我不甘心!我恨!”

????------题外话------

????当伴娘好累好累好累_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