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相看-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相看

千山茶客2017-4-25 22:38:42Ctrl+D 收藏本站

????夜里起了风,冷的出奇。睿王府上,高阳正拿着一封送来的信看的津津有味。

????沈妙生活在沈宅,虽然沈家兵丁不少不少守卫也不弱,但因为种种原因,仍旧危机四伏,不敢放松一点儿。谢景行就从墨羽军里调了个暗卫来,悄悄贴身跟着沈妙,免得出什么意外。

????这个叫从阳的暗卫在墨羽军中原先是做探子的,身手一流,打探消息也一流,就是有个毛病,跟个话唠似的。每日都要给谢景行报备沈妙做了什么,这封信里写的便是沈妙今日见了什么人,又说了什么话。基本上除了上茅房和洗澡没写,其他的也都事无巨细的差不多了。

????高阳觉得这挺变态的,奈何从阳就是这么一个谨慎的人。待看到晌午沈妙一行人在街道上遇着苏明枫的时候,神情又变了变。

????虽然不知道苏明枫发现了什么,不过苏明枫和谢景行有那么多年的交情,这番古怪的举动反常,只怕有些不好。

????正想着的时候,季羽书咬着个苹果从后面路过,见高阳扯着张纸发呆,就瞟了一眼,却是重点歪了,他道:“啊,原来沈家那位表小姐喜欢苏明枫啊。”

????高阳被高阳突然这么一吓,差点从石凳上一头栽了下去。回过神来的时候怒道:“一惊一乍干什么?”

????“你胆子也太小了。”季羽书拍了拍他的肩:“别成天扇你这把扇子了,好好练武方是正道。”说罢又回到原先说的话头上,道:“罗小姐和苏少爷还是挺配的,三哥和两边都有交情,不如改日做个媒。”

????高阳眉头一皱:“你哪只眼睛看见他们配了?再说,谁说罗潭喜欢苏明枫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他们配了。”季羽书道,给高阳指那信上的一行字,:“你看,罗小姐对着苏明枫说不愧是两兄弟,生的都一样好看。你说说,苏明朗就不说了,罗小姐这是变着法儿的给苏明枫示好呢。不然,吃饱了撑的夸一个人生的好看。”

????得亏从阳是个话唠,上头那一段儿不仅写了沈妙说的话,捎带着把罗潭的话也写进去了。季羽书也算是个人才,这么满满当当的一页纸,一眼就看到了这一句。

????高阳压下心中微微的不悦,道:“无聊。”

????“这你就不懂了。”季羽书夺过高阳手里的扇子,学着高阳一派高深莫测的模样摇了摇,一副我最聪明的模样道:“只有本少爷这种阅遍花丛的老手才能看清楚芳龄女子的真心。你懂什么,你要是讨好讨好我,我可以考虑教你……阿嚏”寒冬腊月的,扇着扇着风季羽书就打了个喷嚏。

????高阳抢回扇子,不想理会他。

????正说着,谢景行从外头回来,身后还跟着铁衣和南旗,也不知从哪里回来的,有些风尘仆仆的模样。

????“三哥”季羽书热情的朝他打招呼,谢景行看也没看他一眼,冷着脸往屋里走,南旗和铁衣也是面露肃然。季羽书根本没有意识到谢景行心情不好,继续道:“三哥,沈五小姐出事了。”

????谢景行脚步一顿,皱眉看向他。

????高阳也看向季羽书。

????季羽书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刚替你看了从阳传回来的消息,今日沈五小姐出门的时候遇着了登徒子,登徒子摸了沈五小姐的小手。”

????高阳扶额,只听季羽书又问:“三哥可知这胆大包天的登徒子是谁?”

????自然是无人接他的话,倒是弄得南旗和铁衣紧张不已。沈五小姐是自家主子看中的人,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摸了沈五小姐的手?

????季羽书撕心裂肺道:“是苏明枫是三哥的拜把子兄弟苏明枫同为手足,他竟然挖三哥墙角,不仁不义不要脸”

????南旗和铁衣呆了,谢景行目光森冷,高阳干脆拿扇子掩了脸,压根儿就不想看季羽书人一多就作妖的德行。

????……

????一灯如豆,沈妙百无聊赖的在灯下看书。不时地抬眸瞧一眼窗户,大冷的天窗户开的很大,沈妙估摸着谢景行在沈宅里安插的有人,她倒是很无所谓。沈信和罗雪雁平日里又不在府里办公,沈丘就更不用说了。沈宅里没秘密,谢景行的人来了也不会有什么关系,还多了一个人看门,权当是请了个不要银子的侍卫罢了。

????既然谢景行的人注意着这头的一举一动,将窗户打开这个举动,应该也会禀明他主子,自己有事在等谢景行。

????沈妙左思右想,都觉得今日在街头遇着了苏明枫,委实不是一件好事。苏明枫和谢景行关系甚好,要知道前世苏明枫死了,只有谢景行敢为他收尸,且不怕明齐皇室的震怒,就知道这二人的确是至交好友。既然是至交好友,总归是彼此了解的。今日苏明枫注意到她的镯子,说什么“虎头环”,定也不是随口一说,必然和谢景行有什么渊源。

????沈妙也不知道谢景行的身份在明齐究竟有几个人知道。不过今日看苏明枫的表现,苏明枫是不知道的。若是被苏明枫知道谢景行没死……日后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这般胡思乱想着,却听见窗户口有响动,抬眼一看,那紫袍青年已经轻车熟路的进来,临了还把窗关上,省的风灌进来。

????谢景行大踏步的走近,在桌前坐下来,桌上的茶还是热的未冷,谢景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熟的简直像是自家屋里。沈妙忽略心中古怪的感受,自己也喝了一口茶,道:“今日我找你来,是有一件事。”

????“何事?”谢景行勾唇问道。

????犹豫了一下,沈妙才道:“苏明枫可能察觉到你还活着的事了。”

????谢景行沉默。

????沈妙伸出手腕,她腕间的翡翠镯子莹润的剔透,越发显得手腕纤细白皙,她道:“今日苏明枫在街上瞧见了我手上这镯子,说什么虎头环,问我见没见过你,我想这其中应当有什么渊源。或许他也猜到了你尚在人世。”

????谢景行微微蹙眉,他本来生的好,只是平日里似笑非笑的模样惹人心醉,这会儿不说话得时候,就觉得冷冽之感扑面而来。

????沈妙想着,谢景行如今是大凉的人,顶着睿王的身份却要戴个银面具,便是为了不被人发现真实身份。谁知道自己的疏忽却可能被苏明枫察觉,就算苏明枫是谢景行的好友,难免不会被人利用,若是给谢景行惹来麻烦……谢景行帮了她那么多忙,她一上手就是给谢景行添麻烦,沈妙的心中微微起了点愧疚。

????她斟酌着道:“要不……想个法子补救一下。”

????“不可能。”谢景行断然拒绝了她的提议,道:“苏明枫和我相交多年,性狡聪慧,瞒不了。”

????沈妙头疼,心中却又有些埋怨谢景行,既然这虎头环还有这么写渊源,就不要随意送人好么?偏她今日还戴了那只虎头环,才会碰巧被苏明枫撞见。

????“那又该如何?”饶是沈妙聪明,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术业有专攻,隐瞒身份这回事,她不懂啊。

????谢景行摇头:“发现就发现,不用理会。”

????“这样不会给你招来麻烦?”沈妙皱眉问:“苏家好歹也是明齐的官家,你是大凉的人,或许他会以为你是敌国派来的奸细……后患无穷。”不是沈妙将人心想的坏,只是本就是这样,为了一点子利益,后宫里的同胞姐妹都能互相残害,更别提这是关系到两国之间的利益。

????朋友之间的友谊最珍贵,因此也最容不得欺骗,最脆弱。

????谢景行慢悠悠的看了她一眼,忽而唇角一扬,道:“你在担心我?”

????沈妙一愣,随即道:“我在关心我自己。”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现在与你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要是被发现,难保不牵出我,还将沈家拉下水,得不偿失。”

????谢景行有些好笑:“放心,和本王做盟友,亏不了。”

????沈妙习惯了他的自大,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忽而想到了什么,道:“话说回来,你真的不打算阻止一下苏明枫?”

????“你以为我的面具要戴多久?”谢景行忽然问。

????沈妙不明白他的意思,没说话。

????“我的身份,迟早会被知道。”谢景行淡淡道:“不是苏明枫,也会是其他人。”

????沈妙心中惊了一惊,有些不解,又问:“那你没有想过,如果身份被人知道,你的……亲人会如何想?临安侯,荣信公主,苏明枫还有其他人……”就算被其他人知道,其他人最多也都是惊讶。但是谢景行的至亲好友会如何想,谢景行面对的是来自最亲的人的质疑,饶是沈妙都有些不敢想象。

????就算她自己前生被背叛伤害,好歹和沈家都还是一边的。但是随着谢景行身份的揭开,他是大凉的睿王,局面就复杂多了。

????谢景行漫不经心的一笑:“知道了又怎样?”他道:“天下人恨我也无妨,”他看着沈妙,笑的一瞬间有些邪气:“我不怕。”

????但不知道为什么,沈妙竟然被他的这个笑笑的有些心酸。总觉得这眉目英俊美貌的青年,却也没有他看上去的这般无情。

????沈妙兀自想着,冷不防被谢景行摸了摸头,他道:“镯子不要取下来,既然给了你,就不怕被人认出来。”

????沈妙其实很不喜欢有人摸她的头,堂堂一国的皇后被人摸头传出去像什么样子。就连沈丘摸她的头沈妙也会不悦,今日却破天荒的任由谢景行动作。

????她在心里叹息,今日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吧。

????谢景行站起身来:“以为你有急事才过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一步。”他道:“日后有什么问题,就叫一声从阳。他现在是你的暗卫,不用开窗等我。我到了叫醒你。”

????他说的自然,沈妙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直到谢景行走了之后,沈妙才觉出这话说的也太过暧昧了些。

????她想到谢景行的话,试着轻声叫了一声“从阳”,便见眨眼之间,眼前多了一个穿着黑衣的侍卫模样的年轻男人。

????沈妙头疼,谢景行这是在她闺房里塞了个人吗?日后睡觉也被人守着看?她问:“你整日呆在屋里?”

????从阳道:“属下住在门口的树上,少夫人唤属下的名字,属下是练武之人,小声唤也能听见。”

????沈妙惊讶的看着她:“你叫我什么?”

????从阳对她行了一礼:“少夫人。”

????沈妙:“不要叫我少夫人。”

????“是,少夫人。”

????沈妙:“……”半晌,她挥了挥手,无奈道:“罢了,我问你,谢景行去干什么了?”谢景行匆匆忙忙的走,看起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在身。沈妙因着白日的事总觉得心神不宁,想着莫不是谢景行是去找苏明枫杀人灭口了。

????从阳道:“属下不知。”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一问三不知,谢景行根本不是送了个暗卫,就是送了个人来监视自己了。她打量了一下这个叫从阳的人,看着年轻力壮的,明儿个就让他跟着小厨房的一起砍柴去

????谢景行出了沈宅,对身边的铁衣吩咐道:“以后让季羽书离从阳的信远点。”

????季羽书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是嫌日子过得太清闲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他生事,真想把他踢回大凉。

????铁衣称是,忽而又想到什么,道:“主子,云游的观真大师到普陀寺了,陛下之前就让您去瞧瞧,这回恰好在明齐,您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谢景行略略一想,道:“明日。”

????……

????第二日,天气极好。

????罗潭最近迷上了剪窗花,想着又正是年关,大可以剪些喜庆的图案贴在窗户上好看,抱了一大摞子红纸和剪刀过来,要和沈妙一起剪窗花。

????沈妙剪着剪着,就想起一些事情来。

????前生在秦国的时候,那些公主和皇子故意取笑她,让她剪窗花做针线,没日没夜的剪和绣,不仅害的眼睛不好,到了夜里看东西模模糊糊的,手上还生了一层厚厚的茧子,粗糙的很。

????后来回了宫后,即便霜降拿了磨砂的石头来替她磨,也磨不掉那茧子。恰逢那时候傅修仪生辰,后宫诸位美人都要送上生辰礼哄皇帝开怀的。楣夫人一曲箜篌弹拨的是绕梁三日,纤纤玉指翻飞的模样亦是看呆了一众人。

????轮到她的时候,沈妙是送了一副山河刺绣图的,她是皇后,唱歌跳舞便是不端庄了。那山河图很是大气,傅修仪明明是很喜欢的,群臣也称赞。楣夫人却不依不饶着,非要让沈妙也弹上一曲箜篌。

????沈妙不愿,她有些祈求的看着傅修仪,傅修仪却轻描淡写道:“既然楣儿有兴致,皇后就为朕弹奏一曲吧。朕也许多年未曾听你抚琴了。”

????沈妙被逼无奈,只得弹了。

????沈妙会弹箜篌,她为了傅修仪其实学了不少东西,虽然不及楣夫人琴声动人,却也能听得下去。但还是惹得群臣非议,宫嫔耻笑,众人指指点点。

????为什么呢?实在是因为那一双弹拨箜篌的手,实在是丑的过分了。关节因为常年做活计而粗大,手指间可以看到厚厚的剪子,整只手笨重粗粝,不像是一国之母皇后的手,倒像是乡间的农妇的手。

????和之前那双娇嫩白皙,优美动人的纤纤玉手形成鲜明对比。

????她很怕,不是怕自己出丑,而是怕因为自己,婉瑜和傅明也被人指指点点。弹着箜篌的时候,她看着楣夫人望着她笑的千娇百媚,看见傅修仪面色冷厉凉薄,她的心里其实难过的想哭。只是沈妙不能哭,为了婉瑜和傅明,她也要做一个端庄的宠辱不惊的皇后。

????她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回到坤宁宫后却让霜降拿了双倍的磨砂石,直把手上的皮都磨掉了一层。

????罗潭见沈妙想什么不知想的那般出神,出声问道:“小表妹?”

????沈妙回过神,瞧见自己手上,那一张喜鹊闹春的图案已经被剪坏了。不由得苦笑一声。

????重来一世,她的手如今还是娇嫩无虞,却好像那些茧子还存在,无时不刻的提醒着那些狼狈的过去。

????沈妙将剪刀一扔,道:“不剪了。”

????罗潭“啊”了一声,问:“为什么?”

????沈妙随口道:“会生茧子。”

????一向对沈妙崇拜有加的罗潭也忍不住神色古怪,道:“又不是没日没夜的剪,哪里就会生茧子了。”又道:“难怪你的小字叫娇娇。”

????沈妙方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就见谷雨从外头走了进来,道:“姑娘,夫人要你去正堂里呢。”

????罗雪雁今日没有上官,就在府里。沈妙问:“娘有什么事要叫我么?”

????谷雨犹豫了一下,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苏家的夫人来咱们府里了,眼下正在正堂里和夫人说话。”

????“苏家?”沈妙手上动作一顿,放下茶杯,道:“平南伯苏家。”

????“正是。”

????……

????正堂里,罗雪雁正和苏夫人说话。

????苏夫人今日来也不是空手来的,说是自家老爷得了两只雪雀儿,这雪雀儿却是北国之地才有的。苏夫人怕养坏了,知道罗雪雁是西北人,就特意来问问雪雀儿究竟怎么才能养活?

????罗雪雁之前还以为苏夫人是来笑话她的,却见苏夫人神态真诚,并没有一点儿取笑的意思。还提了两篮子从乡间庄子上新送来的瓜果,胜在鲜嫩。

????之前威武大将军府和临安侯府对头,苏家又和临安侯府交好,自然的沈家和苏家也是形同陌路,互不上心。两年前沈家闹出抗旨那事儿的时候,苏家还落井下石的参了沈家一本。虽然最后弄巧成拙反倒让文惠帝放松了警惕,可罗雪雁心里是记着这一出的。

????只是今日人家热热情情的来,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罗雪雁也不好摆冷脸。只是心中有些纳闷,这苏夫人说着是来问怎么养雪雀儿的,这说了大半天,半句也没提雪雀儿,只缠着罗雪雁说些小春城的新奇见闻,又连连夸赞罗雪雁教子有方,生的一双好儿女。直夸得罗雪雁都有些脸红了。

????都夸了这么久,罗雪雁想着也该让沈妙出来见一见客人,就让人将沈妙叫来了。心中却是狐疑,莫非是如今临安侯府眼看着倒了,苏家想要再给自己找个靠山,所以想要巴结上沈家?

????若是这样的话,那苏家可就实在交往不得。这样一想,罗雪雁又觉得自己把沈妙叫来的决定有些冲动。尤其是看到苏夫人一眼期待的看着门口,更觉憋闷。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这会儿也不好再反驳什么了。

????直到外头的丫鬟过来通报,说是小姐过来了。苏夫人立刻坐直身子,有些激动地朝门口看去。

????便见外头走来一名穿着嫩黄色小袄裙的高个子姑娘,生的倒也俊,眉眼间有些英气,小麦色的皮肤。走路的时候也是一跳一跳的,梳着缕鹿髻,通身上下只有两只珍珠耳环,腰间还有一把红色的匕首。

????苏夫人:“……”没想到苏明枫竟然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子,一看就……很是活泼不驯。

????那姑娘看见罗雪雁,笑了一声道:“小姑。”

????小姑?苏夫人一愣,这才看清楚这姑娘身后还有个姑娘。这一位却是穿着一身丁香色的滚边儿海棠百褶裙,月白小袄,外头罩一间雪白雪白的披风。她的肤色白皙如剥壳鸡蛋,眼睛又圆又亮,小鼻子小嘴,眉清目秀,是惹人怜爱的长相。却被一种奇异的姿态将那股子娇憨全部压下了,她走的端庄稳妥,看着就像是从宫里出来的人,苏夫人刚嫁给苏煜的时候,随着新妇面见太后的时候曾见过皇后,觉得眼前这娇小可人的姑娘,就和皇后那股子姿态一模一样,甚至比皇后还有架子,恍惚走过来的是昂着下巴骄傲冷持的贵妇人,一举一动皆是重紫王爵才有的贵气。

????那姑娘对着罗雪雁唤了一声娘,又看向苏夫人。

????罗雪雁连忙道:“这是平南伯苏家的夫人。这是我的闺女和侄女潭儿。”

????沈妙和罗潭就冲苏夫人行了一礼。

????苏夫人之前的宫宴没有去过,只听过沈妙在宫宴上和明安公主对着干的想法,一想沈妙就不是个温顺的,因此听苏明朗说苏明枫中意的是沈妙的时候,还有些担忧。但总归要来看一看,索性就厚着脸皮下了帖子,毕竟是自家儿子的终身大事。想着沈妙定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女中豪杰,下意识的就将罗潭当做了沈妙,不曾想眼下见了真人,才觉得和事实南辕北辙。

????她笑着从袖中摸出两个荷包,塞到沈妙和罗潭手中,笑道:“沈夫人真是会养人,这亲闺女和亲侄女也都一个赛一个的好看。方才走来的时候我还在纳闷,这是哪里来的仙女儿,沈夫人真是好福气。”

????罗潭和沈妙都看着手里的荷包有些茫然,这又不是大过年的,送什么荷包。若是相熟的倒也还好,沈妙深知苏家和沈家并无关联,莫非是昨日苏明枫那头的事暴露了?可就算是暴露,这和苏夫人来沈府有什么关系?

????罗雪雁也看着那荷包有些僵硬,就要开口推辞,不想被苏夫人一把按住双手,道:“您若是推辞,我可就要生气了。我是见这两个姑娘漂亮知礼,心中喜欢的紧,不过是一点子见面礼,都说沈夫人豪爽,何必弄得这般小气。”她又叹了一句:“若我有两个女儿就好了。”

????罗雪雁今日是真的被苏夫人弄得有些找不着北,只得顺着她的话说:“哪里的话,夫人府上有两个儿子,亦是优秀的很。”

????“哪里就优秀了。”苏夫人摇头:“明朗顽劣的很,每日不思进取,就知道随着他爹胡闹,我是管也管不了,听闻你家丘哥儿小时候就懂事得很,我心里可是羡慕极了。”

????“不是还有明枫嘛。”罗雪雁笑道:“府上大少爷可是少年英才。”

????苏夫人心中一喜,看向沈妙和罗潭,道:“两位姑娘家,我们闲谈的都是些无聊的事儿,你们听着也嫌烦,自个儿玩去吧。我同夫人说说知心话。”

????这便是委婉的要支开他们了。沈妙心中越发警惕,一说到苏明枫苏夫人就支开自己,莫非猜错了,苏夫人真的是为了昨日之事来的?

????罗潭和沈妙走到外头去,沈妙借着背过身的功夫,小声道:“从阳,去正堂听听她们说了什么。”

????她晓得说的再小从阳都能听到,罗潭见状,问:“小表妹,你自己又在嘀咕些什么呢。”

????正堂里,苏夫人捂着心口,惆怅的看了一眼罗雪雁道:“不瞒夫人,明枫确实不错。这么多年,大小就没让我和他爹操心过,生的一表人才,才学又高,年纪轻轻就入了仕,又孝顺知礼。定京城里打着灯笼也找不出第二个。”

????罗雪雁面上笑着,心中却嘀咕,方才还说沈丘好,这会儿又说自己儿子定京第一。哪有人这样自夸的。

????正想着,又听见苏夫人夸张的叹了一声,道:“就是一点儿不好,我这儿子死心眼儿,喜欢一样东西就再也瞧不上别的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还没有成亲,真是作孽啊”

????------题外话------

????其实季羽书是ffff团的,高举火把,情侣烧死一对是一对╮╯▽╰╭

????真是作孽啊_:3ゝ∠_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