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章 麻烦-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七十二章 麻烦

千山茶客2017-4-25 22:39:1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有人故意搅乱一池春水,惹得冬日寒风里也能开出凛冽花朵,自然也有计划落空,在府里暴跳如雷的人。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

????周王和离王府上,就陷入了同样的纠结。

????今儿晚上,今儿晚上,有人敲周王屋里的门,周王以为是下人,道了一声进来,却迟迟未有人进。周王自个儿起身去开门,兜头就是两具冰冷的尸体扑面而来。没人知道这两具尸体是怎么跑到周王府的。周王大发雷霆,将所有守夜的侍卫都重责了一番,又在屋里仔细搜寻怀疑出了内奸,可最后都是无功而返。

????而那两具尸体也被查出来,正是今日派去行刺沈妙的刺客。

????周王心中不安,连夜让人给静王传消息,兄弟二人打算好好研究此事。

????至于离王这头就更是粗暴了,有人直接将两具尸体从墙外扔进了府邸里,吓了离王府的侍卫们一跳,侍卫们出去追,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找到。最后发现两具尸体是离王派出去行刺沈妙的刺客,离王闹心极了,又不安的很。很显然,他的刺客被杀了,就是断了他的路,自然也就是他的仇人。定京城里他的仇人手下竟然这样高明,整个离王府的侍卫都抓不出一个人,离王非常不满意。

????另一头,周王和静王两兄弟正在交谈。

????周王问:“你以为是谁干的?”

????静王沉吟一下:“或许是离王。”

????“我也是这般想的。”周王点头:“也许他是想借此来威胁我,或者他本身打着和我一样的念头。”

????“不过离王向来表面和气,不会做这么撕破脸的事。”静王摇头:“是太子的手笔也说不定。”

????“太子?”周王顿住,又点点头:“这些年太子都称病,谁知道是不是障眼法。咱们谁也没有见识过他的手段,如果是他引得我和离王内斗,太子就可以享受渔翁之利。”

????“不错。”静王叹了口气:“不过有个人你也别忘了,还有老九。”

????“老九就算了。”周王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老九就算是嘴头嚷嚷也是有心无胆,他都不怎么在朝中走动哪里来的人脉。能不动声色的跑到周王府闹事,手下至少也是个高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老九不是看起来那般简单。”静王道:“你不要小看他。”

????“总而言之,”周王叹气:“此事不是那么简单,不管是离王还是太子都是来者不善,我再细细查探一番。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捣鬼。”

????静王点头附和。

????周王和离王自然不知道,将他们二人派出去的刺客一笔勾销并且还原物奉还的人并非他们所猜的太子或是对方,而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一边的人,不过这一招祸水东引的法子果然不错。明齐皇子间的争斗,不知不觉越发激烈起来。

????而在时间的流逝中,沈家众人惴惴不安的寻求“合适人选”的时候,明齐皇家的圣旨却迟迟没有过来。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文惠帝近来被一件事情弄得极为头痛。

????他问自己身边的太子,道:“大凉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跟明齐对着干吗?朕还从未见过这般狂妄的人!”

????太子也是诺诺不敢说话。大凉睿王进宫过一趟,也不知和文惠帝说了什么,睿王走后,文惠帝勃然大怒,摔桌子扔茶杯的,只差没把御书房掀了。

????太子猜想应当是说了什么放肆的话,不然也不会把文惠帝气的如此失态。

????文惠帝的确是心中暴跳如雷。明齐如今的国力他比谁都清楚,已经不比老皇帝在世时候的强盛了。面对着略胜一筹的秦国和强盛富饶的大凉,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这一次的朝贡宴,做出如此大国派头,也不过是想掩饰自己的心虚,让大凉和秦国看看,明齐还是很有些本事的。

????只是这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动作,秦国皇甫灏待他表面尊重,实则也不怎么样。为了明安公主的死,到现在还抓着大理寺的人不放,明齐的衙门官员整日忙着给秦国的公主平冤昭雪,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偏偏文惠帝也不敢拒绝,毕竟他还是想要拉拢秦国,一同对付大凉的。

????而大凉就更不必说了。这个睿王行事自有一套章法,皇甫灏至少表面上还是对文惠帝尊重的。睿王却是我行我素,瞧不出一点儿对他尊重的意思。文惠帝一直安慰自己是这个睿王本身性情如此,没想到昨日里睿王来宫中一趟,御书房里谈话,文惠帝有意想要和大凉交好,却被睿王若有若无的拒绝了。

????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态度却是一点儿情面也没给文惠帝留下。文惠帝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失了脸面,自然脸色就不大好看,也沉了下来。谁知道睿王根本就不在乎他会不会生气,漫不经心的提起明齐和大凉国土交界处的几座城池,话里话外都是要把城池收回来的意思。

????文惠帝当即就变了脸色。

????那几座城池倒也不是很大,城池内却有好几座矿山。那些矿山开采出来的矿石正是能够打造出大件的兵器。城池恰好又在明齐和大凉的边界处,从前大凉也没有在意过这些,城里居住的都是明齐的百姓。如今这话一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凉有想要占领这几座城池的意思!

????文惠帝就算在其他事情上再昏聩无道,对于寸土方圆却敏感的很。大凉先是抢几座城池,谁知道后来还会抢什么。如今是看中了这几座,过几日看中了那几座,再过几日看中定京怎么办?再过些日子干脆就带兵踏平了明齐!

????以明齐的兵力,是无法和大凉相抗衡的。

????睿王是大凉派过来的使者,也就是代表着大凉永乐帝的意思。睿王这看似不经意的几句话,却透露出来大凉的某些野心。而让文惠帝内心叫苦不迭的是,明知道对方的野心,他还不敢直接就将睿王这个大逆不道的人扣下来。只因为永乐帝的怒火他承受不起。若是和秦国结成联盟之后大约还有些底气,单单只有明齐一个……也就只能忍了。

????做皇帝做的一点尊严都没有,文惠帝心中窝火极了。

????“大凉揣着这把野心,谁知道接下来会做什么。你和沈妙的亲事暂且不急,”文惠帝道:“朕现在不能惹恼了沈信,正是关键时候,若是让沈信对朕生了不满,让大凉钻了空子就不好了。”

????太子闻言心中有些失望,却也不好多说什么,文惠帝的脾性他清楚,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顺着对方。于是就道:“儿臣不急,自然还是以大事为主。没想到大凉竟然暗藏祸心,咱们不能对他放松警惕。”

????见太子如此,文惠帝很是欣慰,拍了拍他的肩,道:“朕知道。你放心,大凉虽然有此野心,朕也绝不会坐以待毙,明日会与秦太子说说结盟的事,秦国知道大凉的野心,势必也会紧张。和明齐结盟是顺其自然,等到了那时候,就不必忌惮大凉,朕再亲自降旨,沈家的兵权和沈家丫头,都是你的。”话里话外,却将沈妙当做是一个物品般,笃定能落入囊中。

????太子微笑着应下,心中却有些埋怨大凉的睿王,偏偏在这时候对文惠帝说这一番话。时机卡的也太巧了。定王好容易给他出了这么个妙计,却被睿王的几句话落空,让太子心中极为不是滋味。

????可却也无可奈何。

????……

????宫中传回来消息,沈妙和太子的亲事,暂且被压了下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起,荣信公主也是松了口气。

????那一日她在宫里见了沈妙,让自己的贴身宫婢送沈妙出宫,自己却是去亲自见了文惠帝。文惠帝对荣信公主还是客气的,荣信公主就说很喜欢沈妙,希望文惠帝能打消让沈妙嫁给太子的决定。

????谁知道文惠帝当即就勃然大怒了,连“女眷不能议政”的话也说了出来。荣信公主也是个孤直的性子,就道“沈妙的亲事不就是女儿家的亲事,怎么还和朝政牵扯上了?”当即就和文惠帝吵了起来,到最后文惠帝动了怒,将她“请”出了宫。

????气的当晚荣信公主的心疾就又犯了一回。

????不过好在文惠帝并没有怀疑荣信公主为什么这么做,当初沈妙有几次遇见,都是得荣信公主搭救。看在外人眼中,只会觉得荣信公主和沈妙有缘,因此荣欣公主待沈妙特殊些也情有可原。谁也不会想到荣信公主之所以护着沈妙,还有替谢景行看护沈妙这一层意味。

????“这样就好了。”荣信公主对身边的杨姑姑道:“本宫还以为这一回帮不了她,心中愧疚的很。如今暂且压了下来,就有转圜的余地,本宫这就能去给她回话。否则,日后九泉之下,本宫都无颜面对景行了。”

????杨姑姑忙劝道:“小侯爷得知公主一片苦心,必然也会欣慰的。”

????正说着,就瞧见外头有人进来,宫女福了一福,小声道:“殿下,医馆里的人送药引来了。”

????荣信公主微微一怔,问:“不是已经没有了么?”

????她的心疾已经犯了多年,有特定的方子,奈何那方子里有一味药引极为难寻又珍稀。一年就那么多,定京医馆的那味药几乎都进了公主府。原先谢景行还在的时候,每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手段去外头找了许多,荣信公主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

????后来谢景行死了,医馆里的那味药便又回到了从前那种今日有明日无的境地。进了冬日,那药更不好寻,荣信公主喝缺了药引的药已经许久,前些日子还说没有药引,倒没想到今日送来了。

????宫女高兴地道:“医馆里的大夫说,昨日有个远商过来卖药,里头恰好有一大篓子那味药,医馆便全都收了。听大夫说足以用到明年,可真是巧极了。”

????杨姑姑也跟着笑道:“倒是赶上了好运气。”

????荣信公主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道:“送到厨房去吧。”

????宫女连忙称是,等宫女走后,荣信公主才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道:“原先景行在的时候,也是这么一篓子一篓子的送药引。怎么现在,倒成了难得的运气了?”

????杨姑姑知道她想起了谢景行,心中伤怀,正想要将话头岔开说几句,就听见荣信公主道:“扶我去行止院。”

????杨姑姑一愣,行止院是公主府的一处院落。当初玉清公主过世之后,荣信公主恼怒谢鼎所作所为,曾将谢景行接到公主府住了一段日子。谢景行生的玉雪可爱,荣信公主就特意命人为他做了一处院子,就是行止院。后来谢鼎将谢景行接了回去,荣信公主也没让人拆了行止院。谢景行长大后,偶尔也来公主府住几日,就歇在行止院。

????只是自从两年前谢景行战死后,荣信公主就让人将行止院封了起来,除了每日又下人扫洒之外,一律不许人进去。她自己也怕睹物思人,从来不踏足行止院一步,今日却破天荒的,两年来头一遭要去行止院看。

????杨姑姑不敢违抗荣信公主的吩咐,有些担忧的搀扶着荣信公主往行止院走去。荣信公主道:“近来几日也不知怎的,总是梦见景行……”说着说着,神情变得古怪起来。杨姑姑见状有些不解。

????荣信公主心里有些不安。

????这几日,她每天晚上都做梦,梦见有个紫衣少年郎,脸上带着半块银面具,她不晓得那是谁,就伸手揭开了对方的面具,那人长了一张和谢景行一模一样的脸,却唤她“荣信公主”。

????是大凉睿王的声音。

????荣信公主每每从梦中惊醒,只觉得后背都被汗水透湿了大半。她想着,莫不是那一日见着沈妙和睿王纠葛,却因为对方的小字而将谢景行和睿王混作一团,以至于到了夜里都魔怔的地步。

????想得越多,她心里也就怀念谢景行的越多,想着今日就去行止院看看。

????想着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行止院。行止院外头的护卫瞧见她有些意外,荣信公主两年都没踏足过这里,也不许旁人进来。护卫让开路,荣信公主和杨姑姑走了进去。

????屋子里还是和两年前一模一样的摆设,因着日日有人打扫,一点儿灰尘也没有落下,看上去崭新整洁,就如同时间还是昨日一般。更让荣信公主恍惚觉得,一回头就能瞧见那俊秀美貌的少年翘着腿躺在床上,漫不经心的吃苹果的模样。

????架子上摆的都是谢景行从小到大喜欢玩的小玩意儿,椅子上还搭着谢景行旧时的衣衫。

????荣信公主走到那衣裳边,将衣裳拿起来,伸手抚过上头的纹路,怀念道:“和从前一模一样。”

????杨姑姑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都不说又怕荣信公主兀自陷入往日的回忆而伤心。就道:“上头的金线还崭新哩。”

????荣信公主“噗嗤”一笑,道:“景行这孩子规矩多,小时候穿衣裳,给他做了花花绿绿的衣裳不肯穿,偏偏就喜欢紫色,本宫嫌紫色老沉,不适合小孩子穿,要给他绣上花,他却嫌弃的很。后来还是宫里的绣娘用金线在袍角衣襟处绣了暗纹才肯穿。想要华丽,却又不想明晃晃的在身上,鬼主意多得很。”

????杨姑姑也就跟着笑:“小侯爷金尊玉贵,紫色贵重,也就只有小侯爷穿着才会这般好看了。当初殿下带小侯爷进宫,旁人还以为是皇子呢。”

????“那模样本就像是皇室中人,连玉清当初都没有这样的气度。”荣信公主也跟着笑,一边抚摸着袍角用金线绣着的暗纹,可是笑着笑着,她就笑不出来了。

????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正如同方才她和杨姑姑所说,谢景行对衣裳十分挑剔,喜爱穿紫衣赏,喜欢华丽,却又不想过分张扬,一定要用暗金色的丝线在袍角或是衣襟绣花纹。因为他要求高,那丝线很细,花纹也是很特别的。

????可是那一日在宫里,与沈妙拉拉扯扯的睿王,穿着紫金袍,拽着沈妙的手往上,衣袖处的金线和谢景行从前惯来穿的一模一样。

????荣信公主身子不好,眼睛却没有瞎。当日她瞧见睿王,听见沈妙唤睿王谢景行,也有一瞬间将睿王当做是谢景行。可后来瞧睿王的神态和气质,却又十分陌生,听了睿王解释,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而回到公主府后,也频频想起谢景行和睿王二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对此耿耿于怀的原因是因为睿王和谢景行的小字一模一样的原因,现在却电光石火间明了,和名字无关,仅仅是因为她看见了对方的衣袖边角。

????和谢景行相处了十几年,荣信公主将谢景行视作亲生孩子,母亲对孩子的事情总是格外上心的,哪怕只是一件小事。衣袖纹路她也记得清晰,只是自从谢景行死后,她已经两年未曾瞧见过这个纹路,一时间没有想起来。今日在这里却想起来,和睿王一模一样的花纹!

????有的事情,冥冥间自有注定,有时候仅仅只需要一个引子,就像是把所有散乱的珠子牵起来串好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一样爱穿紫衣,一样的袍角纹路,一样的叫做“景行”,一样的,和沈妙有着特殊的关系。

????荣信公主突然就想起那一篓子药引来。

????为何之前一直没有,今日就有了。是因为前些日子她当着睿王的面犯了心疾,没过几日就有远商过来卖药材?

????巧合发生的太多,也就不是巧合了。

????怀疑的种子一旦发芽,就断没有长回去的道理。它在心中飞快的抽出枝条,飞快的向上长成参天大树,直到不可动摇的深深扎根于土壤,坚不可摧的立在那里。

????现在想来,小小年纪的谢景行身上,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贵气,以为是天生教养好,殊不知也许本就是血缘不同。虽然气质变了身影变了,有些东西却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一些细小的习惯,比如……亲人间的感应。

????荣信公主猛地蹲下身去,按着自己的心口,杨姑姑吓了一跳,只见荣信公主面色惨白,额上开始大滴大滴的渗出汗珠。连忙高声叫道:“来人!快叫大夫来!公主心疾又犯了!”

????一只手猛地握住杨姑姑的手,荣信公主面色痛苦,语气却十分坚决,她道:“扶我回书房,拿封帖子过来。”

????她必须亲自验证一件事。

????……

????沈妙一觉醒来,罗雪雁欢喜的告诉她,宫中她与太子的亲事暂时被压了下来。沈信打通了宫里的关节,原是和睿王有关。

????听闻是睿王和文惠帝闲谈的时候,话中无意间提起过边关的几座城池,文惠帝担心大凉来者不善,在这个紧要关头,却是要好好拉拢沈信这个强将的。因此暂时都不会提起沈妙的亲事。

????罗雪雁道:“睿王这头来的巧,却是解了娇娇的燃眉之急。有了更多的时间,咱们就能慢慢的替娇娇挑选合适的才俊了。”

????罗雪雁说者无意,沈妙听者有心。自然晓得睿王不是“无意间”提起城池的事情,惹得文惠帝改了主意。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沈妙又不由得为谢景行的手段暗自惊心。

????谢景行的手段说不上有多高明,却十分有效。仅仅只是几句话,就撩拨得帝王心中犹豫不决不敢动手。太子的亲事告吹,定王的打算泡汤,一箭好几雕,真是大快人心。难过之前谢景行说起此事来不甚在意的模样,原是本身就有这个本事。

????想着沈妙心中倒又有些愤愤,自己觉得有些困难的危局,到了谢景行手里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化解,反倒是显得她很无能似的。脑中不由得浮现起那夜里谢景行的轻狂举动,只恨不得将谢景行痛揍一顿才好。

????罗潭说:“小表妹,你将这书抓的这么紧做什么,书页都要抓破了。”

????沈妙这才回过神,忙松开手,有些赧然,最近一想到谢景行,情绪都有些失控。都怪那一日对方举动太过出乎意料,偏只有她在耿耿于怀。

????罗潭双手托着下巴,促狭的看着她:“哎,你是不是在想,凌哥哥,苏公子,冯大哥,这三人都是个顶个的好,是想不清楚到底选哪一个才好?”

????沈妙道:“想太多。”

????罗潭还要说什么,就见罗凌自外头走了进来,罗潭吐了吐舌头,喊了一声:“凌哥哥。”

????罗凌笑道:“你们在说什么。”

????“在说小表妹的亲事啊。”罗潭大喇喇道:“小表妹这不是还没决定嫁给谁么,我过来打听一下消息。”

????沈妙心中无奈,罗潭能不能稍微有点女孩子的委婉,就这么大剌剌的说出来,也得亏沈妙是见过世面的人,换做是普通女孩子,只怕要羞死人了。

????沈妙没什么反应,罗凌却是有些尴尬。拿手抵在嘴边轻咳两声,左右看了看,就道:“表妹,平安坠还喜欢吗?”

????“平安坠?”沈妙眉头一皱,问:“什么平安坠?”

????罗凌一愣,就道:“就是我昨日……”

????话没说完,就被外头的下人打断了。说罗雪雁让沈妙去前厅一趟。

????罗凌咽下到嘴的话,微笑着让沈妙先去。沈妙就对他歉意的笑了笑,道:“等会再与凌表哥说了。”

????等到了前厅,才知道原来是公主府的人来沈宅了。说荣信公主给沈妙下了帖子,让沈妙去公主府一趟。

????荣信公主几次救了沈妙,沈信夫妇对她也是十分感激,断没有拒绝的道理。沈妙就更不可能说什么了。她笑着接了帖子,心中却是异常沉重。

????若是从前,荣信公主给沈妙下帖子,沈妙便也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平心而论,荣信公主待她不错,因为谢景行的关系,处处关照她。当知道文惠帝有意要将沈妙指给太子的时候,还想着为沈妙说话,沈妙心中也有感激的。

????可是荣信公主却偏偏在这时候下帖子。若是要说太子这事儿,直接差人来说一句就是了。下帖子,让自己去公主府,摆明了就是要面对面的谈论一些事情。

????可是什么事情有这么重要?重要到几乎不怎么见人的荣信公主,要主动邀请沈妙去公主府坐一坐呢?

????沈妙不由得就想到那一日在宫中,自己和谢景行牵扯被荣信公主瞧见的事实。当时她叫了谢景行的名字,后来被谢景行蒙混过去,可心里总觉得不安。倘若是了解并且深爱的人,无论对方变成什么样子,总会有一些旧时的蛛丝马迹可循的。

????沈妙的直觉一向很准,她从来不认为谢景行和荣信公主都撞见面了,还能一直平安无事的隐藏下去。只是这个猜测太过可怕,造成的后果也无法预料,她不想往深里想。

????可逃避不是办法,麻烦找上门了。

????沈妙觉得,荣信公主可能是发现了某些令人怀疑的地方,可这封帖子她无法拒绝,因为拒绝也就是承认。

????------题外话------

????假期duang的一下就过去了,伐开心╭╮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