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五章 波澜-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七十五章 波澜

千山茶客2017-4-25 22:39:32Ctrl+D 收藏本站

????175

????他的吻炙热,银质的面具却冰凉,仿佛携带着某些无法言明的情绪,铺天盖地而来。,沈妙越是挣扎,他禁锢的越是牢固,将她锁在怀中,以一种宣誓般的姿态占有她的唇。

????冬日里盛开的花,秋日里翩飞的蝶,夏日里的冰泉和春日里的雪花都无法描述这瞬间的奇异。耳边有呼呼的风声,然而那美貌青年的怀抱强势,亲吻灼热,仿佛穷尽一生也无法逃开。

????谢景行松开沈妙的时候,沈妙险些瘫软过去,也差点喘不过气来。前生她慕傅修宜,可从头到尾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傅修宜大婚之日洞房都不过是敷衍姿态,她未曾和男子如此亲密缠绵过。

????觉得自己表现的有些失态,沈妙恼羞成怒,被谢景行扶着不让她掉下去,怒视着谢景行。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方才被吻过,一双眼睛润泽的几乎要漾出水光。水灵灵,俏生生,脸儿通红,红唇如花瓣,却教人更想好好怜。

????谢景行掩饰般的移开目光。

????沈妙除了尴尬和愤怒外,却有一丝不知所措。平心而论,弄成眼前这副模样,她心里或多或少都预料到了一点。

????至于为什么没有阻拦或是任其发展,只是她跟着自己的心作出的下意识反应,这其中的原因,沈妙不想深究。

????“说说你的亲事。”谢景行恢复了那幅玩世不恭的语气,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沈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什么打算”

????谢景行眯眼瞧她,语气有些危险:“太子、罗凌、冯子贤、苏明枫、裴琅,你想嫁的是谁”

????沈妙皱起眉,作势要认真思考。

????谢景行目光一凝,语气不善道:“你还真想嫁给别人”

????“我为什么不能想嫁给别人”

????“亲了我,摸了我,还敢给我戴绿帽子。沈妙,你胆子不小。”

????沈妙微微笑起来:“你该不会想让我嫁给你吧”

????“你总算聪明了一回。”谢景行悠悠道。

????沈妙一愣,她不是没想过和谢景行之间的关系。他们二人说是盟友,可到底比盟友做得更暧昧了些。男女之间的情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那些夜里一样的心跳,让沈妙也觉察出一些东西。

????但这并不代表谢景行能娶她了。谢景行是大凉的睿王,她是明齐的将军嫡女。且不说明齐这头能不能同意,永乐帝那边只怕也是不好交代的。

????尤其是看眼前,谢景行似乎在大凉有很高的地位,他所掌握的权力越大,说明永乐帝对谢景行越看重。一个被帝王看重的臣子,在很多事情上都是身不由己的。

????包括自己的亲事。

????沈妙还在走神的时候,只听谢景行又道:“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乖乖在屋里绣嫁妆等我。”

????“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沈妙反问。

????“哦”谢景行稍稍思索一下,挑唇笑了,他说:“我也不介意在今晚生米煮成熟饭。”

????沈妙目光警惕地看着他,谢景行却笑了,他说:“你看样子很是期待。”

????沈妙决定不能和谢景行再这样说下去了,这人骨子里蔫儿坏,三句不离调戏,都不能好好说话。她道:“太子的事情,我有一个办法。”

????谢景行挑眉:“你早有了对策”

????“突然想到的。”沈妙强调:“要你帮忙。”

????“要我帮忙”谢景行微微一笑,看着她低声道:“夫君帮你。”

????沈妙:“”

????等沈妙从睿王府再回到沈宅的时候,天色都快要到凌晨了。回去的时候自然是谢景行“带”她回去的,得知沈妙来的时候是翻墙过来时,谢景行笑的让沈妙差点发火。不过这一夜过去,很多事情都悄悄改变了。

????和谢景行在睿王府商量着对付太子亲事的对策,让沈妙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直以来,在复仇的道路上她都是一个人。如今身后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足够强大的依靠,让她也生出一种安心的感觉。尤其是这个依靠还相当聪明,对她所提出来的对策能够一眼看到漏洞并且提出改进的办法。沈妙觉得,他们的搭档倒是十分合拍的。

????不知不觉中,沈妙的脑中又浮起谢景行夜里说过的话来。让她乖乖绣嫁妆。

????谢景行这个人在某些事情上看着漫不经心,但容信公主有句话说得没错,他一开始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沈妙也不清楚谢景行的话究竟有几分是真的。但在沈妙亲事这一件事上,谢景行所展露出来的却是绝对的强势与霸道,让人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沈妙叹了口气,前路漫漫,明齐这点子浑水还没趟干净,提到感情一事未免也太过奢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倘若谢景行真的有那个本事,他敢娶个别国的将军之女,她没有什么不敢嫁的。

????因为,沈妙伸手抚上心口,能让心再次跳动的人,世上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了。

????而唇瓣微微刺痛,仿佛还残存着辗转的炙热,让她低下头。

????无法否认的口是心非,无法压抑的心跳。

????那年轻男人英俊美貌,杀伐果断而睿智从容。

????让人不动心也难。

????定王府中,这一夜灯火通明。

????傅修宜在得知沈妙和太子的亲事被压了下来之后,是因为睿王“无意”间的一句话。当夜里让所有的幕僚都到定王府,谈论着这件事情的始末。

????“我之前猜测沈妙和睿王之间的关系不那么简单。如今拿太子一试,果然露出马脚。”傅修宜冷笑一声:“沈妙一有动静,睿王坐不住。”

????裴琅垂首站在下面,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些日子傅修宜一改从前对他的器重,在很多事情上都不再过问他的意见。前后反差太大,自然落在别的幕僚眼中,他们以为裴琅得罪了傅修宜俱是幸灾乐祸,裴琅却知道,以傅修宜这样聪明的人,莫名其妙的冷落他,一定是发现了一些端倪,或许他和沈妙的关系也已经被傅修宜察觉到。虽然心急如焚,裴琅却半分也不能表现出来。傅修宜现在还没撕破脸,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也许现在只是怀疑还未确认。做戏要做全套,不能半途而废,裴琅深知这个道理,表现的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被冷落的幕僚该有的反应。

????“裴先生怎么看”今日破天荒的,傅修宜却问起了他的意见。

????裴琅心中一跳,垂首道:“属下以为,应当立刻去查探沈家同睿王或是大凉之间有什么关系。沈妙身份特殊,代表着明齐最重要的兵权,若是沈家和睿王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只怕”

????幕僚们纷纷议论起来,虽然对裴琅多有不满,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裴琅话说得没错。沈妙到底只是个小姑娘,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与其说睿王冲冠一怒为红颜,倒不如说睿王看重的是沈妙背后的沈家,这样才合乎情理。

????傅修宜道:“先生说的不错,不过我今日打听到一件事情。”

????众人都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沈妙今日在容信公主府上呆了一日。公主自来身体不好,却独独留了她到夜晚,而且似乎沈妙离开后,公主看起来也心情不对。”傅修宜笑笑:“会不会公主也知道什么。”

????一名幕僚沉默片刻后,道:“也许容信公主知道什么内情,殿下不妨从容信公主那头入手,也许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我也是这样想的。”傅修宜看向裴琅,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说给他听,只道:“沈妙虽然背后有沈家这座大靠山,可是本人也十分古怪。睿王独独对她的每件事出手相助,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如果容信公主也掺合进来,那事情变得有趣了。”

????“纸包不住火,他们之间的秘密,我一定要揭开。”傅修宜笑得意味深长:“还得仰仗诸位了。”

????众人连称不敢,裴琅低着头,心中却是划过一丝不安来。

????这一夜,公主府上亦是不得安生。容信公主在行止院坐了整整一夜。

????谢景行未死,反而成了大凉的睿王,这是容信公主万万没有想到的。过去的两年间,容信公主无数次的希望有一日发现谢景行的死不过是一场梦,希望一觉醒来,那个傲气俊美的少年还会站在她面前,懒洋洋的唤一声容姨。然而当真正的这一刻来临之时,容信公主第一个涌起来的念头,并不是欣慰。

????他穿着尊贵的紫金长袍,袍角可以用金线堂而皇之的绣上飞龙,他带着冷冰冰的面具,熟络的与她打招呼,却是顶着一个睿王的头衔。

????那却是来自明齐的最大威胁。

????容信公主最初不过是因为被隐瞒而生出的愤怒,但当她意识到谢景行的身份时,容信公主最本能的反应是警惕了。这并不是代表她不谢景行或者是那么多年的陪伴都是假的。而是因为在其位谋其政,她是大凉的公主,皇室独有的骄矜和多疑总会在这些时候生出来。

????她在桌前写信,是给文惠帝隐晦的提醒,写了一半又猛的停笔,将面前的纸一把扯过来揉吧揉吧撕得粉碎。心中的纠结和复杂难以溢于言表,而她却不愿意再见到谢景行,因为怕不敢如何面对。

????而最令容信公主狐疑的是,谢景行没死便罢了,怎么会变成大凉永乐帝的胞弟睿王。睿王这个名头显而易见不是可以随便被人用的。谢景行是本来是大凉的人,还是不过因为机缘巧合被大凉的人收买。如果是前者,那到底还情有可原,可如果是后者,谢景行是活生生的叛国了。

????谢鼎与谢景行自来不亲近,问谢鼎肯定是不成的。沈妙一定知道些什么,可是沈妙肯定不会说,谢景行又护着她,容信公主反倒不好动作。思来想去,容信公主总算是想到了一个人。

????和谢景行幼年时候一起长大,两家关系匪浅,算是谢景行在明齐最好的朋友。因为是一起长大,时时呆在一处,总会有时间看清楚谢景行偶尔不同的地方。

????平南伯世子苏明枫。

????容信公主唤下人去拿帖子来。

????日子越来越逼近年关了。

????百姓们忙着开始置办年货,街头巷尾每日都热闹非凡。生活总是过得如此顺遂,寻常人无法想到身居高位者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如同苍鹰和麻雀看到的天空也注定是不一样的。

????文惠帝自从前些日子被睿王那一番野心勃勃的“闲谈”惊住以后,倒是越发的起了和秦国结盟的心思。只是因为明安公主一案到现在都未查明真正的原因,到现在都还隔着一条线。不过随着文惠帝表现出来的诚意越来越多,皇甫灏的态度也有所松动。

????明齐的官差衙门都任凭皇甫灏差遣了,连大理寺也要时不时的接受皇甫灏的盘问。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文惠帝的确都是给足了皇甫灏面子。到现在都查不出明安公主的死因,皇甫灏以为也并非明齐这边刻意包庇,毕竟他也是亲眼见着案子的进程,指不定是明安公主什么时候得罪了大人物,否则怎么会一点儿痕迹也没留下。

????明安公主的事情暂且不提,睿王对文惠帝说的那番话,最后也传到了皇甫灏耳中。如果说一开始皇甫灏代表秦国,分明有意要和明齐结盟却故意拿架子,企图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好处,听到睿王的这番话时,皇甫灏有些坐不住了。

????倘若睿王代表大凉,真的想要明齐生产矿石的那几座城池,正如文惠帝所担心的,大凉志不在区区几座城池,而是定京乃至整个明齐,那么明齐危险了。唇亡齿寒,单单的一个秦国也不是大量的对手,更何况吸收了明齐兵力兵器还有财富到大凉,只会更加锐不可当,那时候大凉再来收拾秦国,秦国也回天乏力。

????秦国和明齐结盟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牵制大凉。

????皇甫灏将这头的消息传回秦国,秦国皇帝虽然也恼怒自己白白的折了一个公主在明齐,可一个公主和整个秦国的江山大业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了。秦国皇帝只让皇甫灏暂且压住明安公主一事,务必要和明齐结成同盟交好。

????皇甫灏得了秦国皇帝的消息,这些日子往明齐的宫里跑得更频繁了些。一个有意结盟,一个正愁没有帮手,一拍即合,面上一派其乐融融,文惠帝和皇甫灏的关系倒是走近了不少。

????文惠帝有心要扶持太子,之前本想将沈妙嫁给太子,谁知道会突然窥见大凉的野心,一时不敢对沈家下手,这会儿皇甫灏过来,恰好可以让皇甫灏与太子多走动走动,让皇甫灏承太子一个人情。

????这世上之事,自然是千丝万缕的联系,平日里看着八杆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却在各种交错纵横间有了联系。聪明人善于在这些关系中寻找自己可以利用的地方,普通人一个不小心,却会迷失在各种交错里。

????员外郎府上。

????沈东菱正在喝茶。

????上好的叶儿青,生长在南国险峰,一小撮是几百两银子。她品茶的姿势优美惬意,穿着江南织锦的棉袄群,环佩叮咚,生的又十分俏丽娇艳,一眼看去,便晓得是个养尊处优的娇媚少妇。

????却哪里有人想到不久之前,她还是沈府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庶女,一年到头都不出院子,下人们都不认识她是沈府的小姐,更别说任婉云当家的时候,十天半个月饭菜里都没见到油荤。

????从前和现在,云泥之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员外郎府上虽然看着不比别的官家家大势大,可也算是富得流油了。从来没有人靠着朝廷里的那点子俸禄过日子。嫁到员外郎府上之前,沈东菱一直以为王家是跟着周王的,然而之后才知道,王家真正的主子是太子。作为一个员外郎家却有着这样丰厚的家产,不过是因为王家和走私盐贩子有些往来,而这里其中的银钱自然是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太子府,不过算是雁过拔毛,扣下来的这点子雁毛也足够往家在定京城里花银子不必考虑良多了,要知道私盐本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如果说银钱之事已经是沈东菱的意外之喜了,那么王弼本人也令沈东菱极为满意。王弼看着老实,实则精明,算是太子手下的一员大将。当初沈玥瞧不上王弼,殊不知是她自己有眼无珠。沈东菱生的俏美,性子更是柔和,更重要的是,每每都能对王弼的事情提出一些建议。但她绝不过分干涉,谨慎的保持着距离。越是这样,王弼待她越好,娶妻当娶贤,尤其是这个妻子除了贤惠聪明之外,还娇俏可人善解人意,那更可贵了。王弼一直都庆幸当初沈东菱和沈玥换了亲,员外郎家王弼一个独子,王弼又很能干,王家几乎是王弼在做主,自然而然的,沈东菱成了王家的当家主母。下人们都对她尊敬有加,若是任婉云如今还活在世上,只怕要被气的仰倒过去。那被她视如蝼蚁的庶女如今只怕是过得比当初的任婉云还要滋润,而万姨娘自然水涨船高,端的过的是富贵日子。

????今日也是一样。

????王弼从外面回来,将手里的糕点随手递给丫鬟,道:“路过广福斋,顺手给你买了你吃的云片糕。”

????“夫君有心了。”沈东菱笑盈盈的与他倒茶。她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柔若无骨的意味,大约是到底是万姨娘生出的女儿,骨子里带了些特别的风情。她笑道:“夫君今日高兴得很,可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对于沈东菱,王弼的大多事情也没有瞒着她,因为沈东菱不是碎嘴的人,偶尔还能替他分忧。如今王弼和沈东菱新婚不久,正是蜜里调油,王弼道:“陛下让皇甫灏与太子多加接触,大约是要和秦国交好了。这样的人情陛下却送给太子,显而易见是要扶持太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咱们既然是太子的人,等太子日后继承大统,只会给我们一份功劳。”他笑着看向沈东菱:“你说该不该庆祝”

????沈东菱心思转瞬,却是立刻绽开一个惊喜的笑容,道:“真的”说罢又有些崇拜的望着王弼,轻声道:“夫君真是厉害,妾身跟了夫君,真是妾身前世修来的福气。”

????被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用如此崇拜的目光看着,任是哪一个男子的虚荣心都能得到极大的满足。王弼笑道:“这容易满足了”他叹了口气,惋惜道:“若是前一阵子陛下将沈五小姐赐婚给了太子殿下,太子有了沈家的兵力支持,只会更加有利。咱们的胜算也更高些。如今虽然与秦国暂时有了交情,可是兵力这头他叹了口气:“实力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沈东菱心念直转,顺势依偎在王弼怀中,她伸手抚上王弼的胸口,柔柔道:“夫君是对自己要求太苛刻了些。能做到这些,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这正是王弼想要听到的,他笑道:“你可真知足。”

????“妾身有夫君这样的男儿知足了。”沈东菱娇笑,又状若无意的问道:“如今不能让五妹妹嫁给太子了么”

????“五妹妹”王弼一愣,随即道:“差点忘了,你们是姐妹。”

????他本是无心之语,听在沈东菱耳中却分外刺耳,似乎是在说她是庶女,沈妙是嫡女,嫡庶有别一般。人的贪欲是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滋生的。在过去,沈东菱要忙于在沈府里保全自己,为自己谋一条好生路,那些嘲笑和讽刺都可以隐忍下来,没功夫计较。然而当她成了员外郎夫人,对于这些格外敏感起来。

????她将脑袋埋在王弼的怀里,不让王弼看见她此刻有些阴霾的表情,却是问:“不行么”

????“倒也不是不行。”王弼道:“只是如今大凉野心难明,其余事情一概延后,还得需要沈信的威名。只是沈妙如今年纪不小,听闻沈家也不希望沈妙嫁入太子府。这件事的重点在于要越快办成越好,拖的时间久了,难免生变,沈信给沈妙寻个亲事,将沈妙嫁出去极有可能。那时候,太子的筹谋落空了。”

????“不能先将亲事定下来么”沈东菱问。

????“傻瓜。”王弼道:“身价不想要沈妙嫁给太子,沈妙自己也不愿意,若是使用些非常手段,让沈信在这个时候生出不满不好了。”

????“这不是仗着自己的权势欺负人么。”沈东菱撇了撇嘴。然而她这话却是一丝半点儿也没为沈妙着想,到将那些罔顾别人意愿将自己要求强加于别人身上道强盗当作受委屈的人了。

????“可以这么说。”王弼笑道。

????“那凭什么只能让他们用权势欺负人,不能让太子也用权势欺负人”

????王弼笑了:“太子厚德,不能做这等欺压人的行为。”

????“太子不能做这种事,别的人可以是吗。比如普通人,普通的老百姓。若是天下人都要求五妹妹嫁给太子,这算不算是以百姓的权势欺负人呢”

????王弼本来当沈东菱是说着赌气的话,谁知道听到后面,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他看向沈东菱,沈东菱坐在他怀里,一派娇憨,仿佛刚才是这么随口一说。

????可王弼是个聪明人,他能从沈东菱的话中发现一些细枝末节,他问:“你该不会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说来听听”

????“夫君可真是狡猾,说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沈东菱问。

????“嗯。”王弼假装思索一下,道:“若是你说的好,我便想法子为你求个诰命回来。”他想着,若是沈东菱真的有办法让沈妙嫁给太子,那他是立了大功,算日后太子登基,也要感念着他的好。替沈东菱求个诰命,不亏。

????沈东菱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心满意足的光芒来。

????她说:“我可不是为了诰命夫人,而是为了夫君你。夫君想要做什么,妾身自然都是支持的。夫君想要辅佐未来君主,妾身这个小女子,也只好献丑了。”她说的俏皮,更是令王弼心中大悦。

????“其实这个法子很简单,只要秦国太子配合行了。”她说。

????------题外话------

????凉凉:“lp。”

????谢哥哥笑眯眯:“老公帮你。”

????修电脑的周末不上班,今天依旧手机崩溃~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