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杀-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杀

千山茶客2017-4-25 22:39:45Ctrl+D 收藏本站

????两日后。

????沈妙起了个大早,罗潭也早就梳妆打扮好了,罗潭自来是个活泼性子,又在府里坐不住,自从出过一次事后,沈丘和罗凌就减少了沈妙和罗潭两个姑娘家出门的次数。即便是出门,也定然是跟着一长串的侍卫。沈妙自是无所谓,她又不是真的十六岁小姑娘,本来就喜爱安静,在府里多呆些也没什么问题,反倒是罗凌,极为不习惯这般,只要听闻能出府玩儿,也不管是什么原因,为了什么,总是兴致勃勃的。

????沈丘和罗凌叮嘱了几句,又让沈妙把阿智和莫擎带上。阿智和莫擎算是整个沈府里武功最好的侍卫了,如今反倒成了沈妙的贴身侍卫。沈丘道:“不必委屈自己,若是有什么不愿意的事情,直接走了就行,不必顾忌。”

????沈丘一开始得知沈妙要赴的是沈冬菱的约,其实是反对的,不知道为什么,沈丘对沈冬菱也没什么好感。虽然沈冬菱表现的不如沈清和沈玥那么明显,从前在沈府里也和大房相安无事,可不知怎么的,沈丘总觉得沈冬菱不是个善茬。沈家二房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唯独沈冬菱和万姨娘安然无恙,还有当初沈玥和沈冬菱换亲一事,虽然具体不了解是什么原因,沈丘总觉得这和沈冬菱脱不了干系。

????或许是上过战场的人都会有一种本能趋利避害,沈丘不愿意和沈冬菱多扯上关系,自然也不愿意沈妙和沈冬菱走的太近。沈冬菱这样的人,若是对沈妙起了什么别的心思,利用沈妙来达到自己的私欲,那可就不好了。

????沈妙笑道:“我知道,还有表姐陪我一道,不会有事的。”

????罗潭笑嘻嘻道:“就是就是,丘表哥要真的不放心,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呀。”

????沈丘摇头:“军部还有事,况且我一个粗人去品什么香,呛鼻子。”就如同文官们对武将的粗鄙们看不上眼,武将也对文官的有些做法无法理解。沈丘就不明白这个香有什么好品的,更何况还会有人为了那一两香烧几百两银子,实在令人诧异。

????罗潭道:“放心啦丘表哥,我会照顾好小表妹的。”

????沈丘虎着脸教训她:“凭你这三脚猫功夫上次也不知是谁差点连命都没了,还劳得高太医医治了整整月余。”

????罗潭最怕的就是人提起此事,连忙吐了吐舌头,求助般的看向罗凌。

????罗凌微笑道:“不管如何,总是要小心些。品完香早些回来,天色黑的早,姑娘家不安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盯着沈妙,眼神很是关切。

????之前太子有意要娶沈妙进门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罗雪雁忙着给张罗一门亲事先定下来,最先开口的就是罗凌。罗凌人品家世方面都没的说,又都是自家人,罗雪雁最看好的也就是罗凌。后来因为睿王的一句话,亲事压下来,罗雪雁为沈妙找个良人的事情便没之前那么急,可是罗凌已经对着罗雪雁和沈信表明心迹,于是有些事情就坐的格外明显了些。

????这样毫不遮掩的情意,饶是沈妙坐镇六宫,见惯了事实也无法做到视若无睹,只好微微回避,道:“省得了,多谢凌表哥关怀。”

????罗潭催促着要走,只道:“成了,还是快些出发吧,若是在路上晚了就不好了。”

????二人这才道别随着马车往前走。

????马车里,罗潭道:“小表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沈妙转头看着她,莫名其妙:“什么怎么想”

????“你的亲事啊。”罗潭一副很为她操心的模样:“就算如今太子那头暂且歇着了,可总有一日你是要嫁人的。前儿个我听姑母说,今年得为你将亲事订下来,否则便不是太子,你的条件这么好,难免引人觊觎。”

????沈妙不言,沈家的这个地位,在明齐的确是十分微妙,用好了就是一把利剑,用不好反而会招来祸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明齐的皇室对沈家有的只是忌惮,他们想要的是沈信手里的兵,至于带兵的人倘若有朝一日拥兵自重,那可就得不尝试了。

????所以她作为沈家唯一的嫡女,姻亲可能代表的意味就多了去了,有的时候身不由己,也不是她能做主的。

????不由自主的,沈妙的脑子里又浮起那一日谢景行对她说的话来。

????“这件事解决了,我就娶你,沈娇娇。”

????他平平淡淡的说来,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好像并不是承诺,但又在保证什么。最重要的是,这样的话由他说出来,竟然带了不容质疑的味道,仿佛说到就能做到一般。

????可那又怎么可能呢一个是明齐的将军嫡女,一个是大凉的睿王。说句不好的话,大凉国力强盛,睿王这个身份,明齐的公主嫁过去只怕都算高攀,更何况一个她而且她真的嫁过去,沈家的地位又如何自处真是一件艰难的事。

????沈妙目光沉沉的想着,冷不防被罗潭推了一下,她回过神,只听罗潭道:“想什么想这么用心,连我问你的话都没回答。”

????沈妙问:“你问了我什么”

????罗潭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半晌才道:“我问你,来求亲的这几个人中,你最中意谁啊”

????沈妙一愣,罗潭已经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凌表哥温柔体贴,又知根知底。苏明枫对你情根深种,苏夫人也很喜欢你。冯子贤看着也是个知书达理的,又冯安宁护着,你也会过得不错。这三个人论起来,当数得上青年才俊,”罗潭凑近沈妙,仔细观察着沈妙的颜色:“你一个都没有喜欢的么”

????沈妙失笑:“没有。”

????罗潭坐直身子,循循善诱:“小表妹,你这样就不对了。虽然凡事追求尽善尽美是好的,可要求太高也不好啊。我这几日瞧着,这三个已经是定京里顶顶不错的人才了,要是放在小春城,只怕姑娘们为一个侍妾的位置都要争得大打出手。这三个人可都同意不纳妾的。”

????她看了一会儿沈妙,又摇头叹道:“不过想想也是,平日里看你对这三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当是没有动心了。我瞧着话本子里写的,动心的姑娘家要面红如霞,小鹿乱撞。你心里的鹿,横竖是还没生出来吧。”

????沈妙听着罗潭这乱七八糟的一番话不觉好笑,就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的事情管这么多做什么,莫不是病了。”

????“你别说,”罗潭捂着自己的喉咙:“这几日嗓子眼儿干的紧,只怕是晚上出门吹了风,本想找高大夫替我瞧瞧病,这几日却连影子都没看到。”罗潭有些不满:“真是没有医德的大夫”

????沈妙有些无语,且不说高阳的真实身份是大凉的朝臣,便是在明齐,好歹也是个御医,成日来给人看个头疼脑热的,也就只有罗潭做得出来了。

????却说另一头,沈冬菱正在府里梳妆打扮。今日她打扮的格外素淡,几乎是有些不施脂粉的意味了。穿着一件松香色的百棠长裙,那衣料自然是极好的。不过首饰也都以简单的玉饰为主。

????杏花左瞧右瞧,就道:“夫人为何今日打扮的这般简单,虽说夫人天生丽质,可出门在外,不正是越娇艳越好”

????“你懂什么。”沈冬菱端详着镜子里的佳人,她模样生得好,极有万姨娘年轻时候的楚楚风致,即便是这样简单的衣裳,都被她穿的很有几分娇俏。大约是因为成了亲变成妇人的原因,又添了几分莫名的风韵。

????府里的下人有时候会背着说悄悄话,说沈冬菱看着就是妾面。大户人家的主母大多都是五官端正大气,圆润有福,看着就忠厚的。沈冬菱却生的眼睛大,下巴尖,俏丽的如同一只狐狸,就是典型的妾面。王夫人和王老爷对此也颇有微词,不过王弼喜欢,所以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忽略不提了。

????沈冬菱端详了片刻,又将头上的那只玉簪子拔了下来,换上了一支素银的簪子。

????杏花见状,欲言又止。

????沈冬菱道:“不必想这么多,近日我不是唱主角儿的,打扮的花哨了反倒夺人风头,我可不干这等糊涂事。要争艳有的是机会,也不差这一回。”

????杏花闻言,又道:“夫人丽质天成,不必比也是头等的美貌。”

????沈冬菱被说的神情愉悦,不过更令她愉悦的却不是杏花的吹捧。今儿个是要让秦太子对沈妙“一见钟情”的日子,她不过是个陪衬,她越是显得灰头土脸,越是衬托的沈妙风姿出尘,这桩“姻缘”才越是顺其自然。

????不过既然要许多人见证的“良缘”,自然人越多越好,王弼也是会到的。这样一来,才能时时提醒着太子,这桩美事,王弼的功劳最大。

????沈冬菱站起身,又瞧了一眼那帖子,帖子的时间是巳时,还早得很,她道:“先去外头和夫君一起吃过饭,吃过饭后去易凤阁,恰恰合适了。”

????她不知道,她这头还在去和王弼吃早饭的时候,皇甫灏却已经出门了。

????品香的地方设在易凤阁,易凤阁是定京城一处郊外山城的亭台,那里曾是先皇帝为先皇后修缮的取景佳处。坐落在易凤阁,下可观幽深峡谷,上可临近青天。富贵人家又颇讲究风雅的人往往喜欢在易凤阁品香,一炷香燃起来,微风吹过,直捣青天,让人心生辽阔之感。

????虽然如今已是冬日,不过恰好下面峡谷银装素裹,煮雪论香,更是别有意趣。

????皇甫灏瞧着那做的颇为精美的帖子,哂然一笑,在这样美丽的地方而对臣子的女儿“一见钟情”,听着倒是不错。不过只是白白便宜了旁人,他绑着做戏而已。

????皇甫灏的侍卫赶来,说马车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了,皇甫灏这才皱了皱眉,抬脚往府门口走去。不管怎么说,这帖子送来,上头非要在辰时到底易凤阁,实在是有些太早了。还非得要他请了个大早。

????只是做戏要做全套,皇甫灏心中再如何不满,也只得这样应了。

????易凤阁本就在郊外,里定京城的城里有些距离,几乎是天刚刚亮就要出发,而到了郊外后,还有好一段山路,幸亏有富贵人家特意修缮了一条专供马车行驶的的车道,否则还要难走得多,尽管如此,等到了易凤阁后,也需要好一阵子。

????皇甫灏让自己的侍卫留在半山腰,自己独子往前走去,倒不是旁的,只是那帖子里特意吩咐过,让他不要带侍卫过去。侍卫越多,这桩“姻缘”反倒越是不自然。况且太子会早些到,和皇甫灏有要事相商,人多了未免不方便。

????皇甫灏一点儿也不怕出什么意外,一来嘛,这地方肯定会被太子安插的有别的侍卫,刺客是不必担心的。二来,太子总不至于对他动手,这么多人瞧着,他今日出门的时候秦王府的人也都知道他是来赴太子的约,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太子也脱不了干系。

????因此,皇甫灏很坦然的将侍卫留下,自个儿上去了。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皇甫灏很快就为自己这个自负的决定复出了悔恨终生的代价。

????而在皇甫灏从山腰往上走的时候,太子也正带着侍卫从另一条路往易凤阁走去。他们二人恰好维持在一前一后的距离,差距并不大,却因为不是一条路也不是一个方向,所以刚刚错开了。

????两柱香后,皇甫灏到了易凤阁。

????易凤阁的长亭中,此刻已经坐了一人。那人见到皇甫灏,立刻站起身来,正是太子。

????皇甫灏有些惊讶,没料到太子竟然会比他先到。这样一来,那帖子上要求的辰时似乎也没那么不可接受了,毕竟对方自己来的更早。

????他左右看了看,道:“其他人怎么没来”

????既然是要开始一场“一见钟情”的戏码,旁的人都没来,这戏要如何开始

????太子笑了一笑,道:“不急不急,今日叫你来的这般早,是因为本宫有些话要单独与你说。”

????皇甫灏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他的护卫就在山腰处,要赶也赶得过来,再看太子的侍卫都在身边,不会出什么差错,就问:“请说。”

????太子走到皇甫灏身边站住,道:“皇甫兄难道不奇怪,今日本宫为什么要这样早就叫你过来,又为何要皇甫兄的侍卫呆在山腰”

????“大约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皇甫灏有些不耐烦与太子打机锋,两人都到了这个地步,要说什么也不必遮掩。

????“皇甫兄就不觉得,这很像要杀人灭口么”太子问。

????皇甫灏哈哈大笑起来,道:“开玩笑可不是你的作风。”

????太子没有回答,皇甫灏转头看他,不由得心中一跳。

????太子神情平静,没有别的动作,但就是这种平静,让皇甫灏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深深的不安来。他突然觉得脊背冒出了丝丝寒气。可是太子为什么要杀人灭口除非太子能将整个秦王府的下人杀完,否则太子就脱不了干系。而且,皇甫灏始终没想出来太子要杀他的理由。

????可是他还没有听到答案,就瞧见太子目光微微一闪,皇甫灏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侧身避开,堪堪避开了从后面当雄刺来的一道银色剑光。

????那是太子的贴身侍卫

????皇甫灏又惊又怕,此刻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太子带着侍卫,他的侍卫却留在了半山腰,皇甫灏想不通太子下杀手的原因,所以他才会轻而易举的着了道。他怒道:“你要干什么”

????太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抱歉了。”

????几个侍卫同时朝皇甫灏飞扑过来,皇甫灏绝望之下大呼:“傅修延你害本宫,秦国不会善罢甘休傅修延”

????傅修延是太子的名字。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当胸而过的剑光仿佛一条银色的蛇,冒着森然白光,而慢慢溢出来的血迹,却是和地上的薄冰黏成了一块儿。

????易凤阁背靠大峡谷,皇甫灏最后的一声怒吼,却是用了整个生命声嘶力竭的吼着,也因此余声不绝,晃晃悠悠的传了下去。

????一层又一层,就像水底荡起的涟漪。

????另一头,正在往易凤阁赶去的太子一行人动作忽而停下,他们在下山的背阴路,回音听得不甚真切的模样,太子皱眉道:“方才是不是有人在喊本宫的名字”

????侍卫们个个面面相觑,俱是称听不大清楚。

????太子想了想,又道:“大概是本宫听错了。”

????这普天之下,除了帝后,还没有人敢连名带姓的称呼他的名字。况且此刻易凤阁应当没什么人才对,给各位的帖子上约定的时辰是巳时,不过太子自来就有早到的习惯,所以辰时就上山。他应当是第一个到的。

????这样想着,便觉得方才不过是自己耳朵出现的幻觉。可又不知道为什么,太子的心中隐隐冒出些不安来,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等到了易凤阁的时候,老远就瞧见亭子里背对着他坐着一个人,瞧着背影就是皇甫灏了。太子有些意外,万万没想到皇甫灏竟然来的这样早,他笑着上前打招呼:“没想到皇甫兄也来得这样。”

????一个“早”字还没说出口,太子的手才刚刚拍上皇甫灏的肩膀,皇甫灏却“咚”的一声直直倒了下去。太子吓了一跳,立刻伸手去拉皇甫灏,这一拉之下,皇甫灏正脸对着他,太子“啊”的惊叫一声,一下子松了手。

????皇甫灏眼睛瞪得浑圆,大张着嘴,似乎极为愤怒惊愕的模样,然而他的衣裳却是湿冷的,只因为当胸处,银色的袍子上已经被大块大块的鲜血染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太子心中一慌,脑子瞬间懵然,皇甫灏死了

????这怎么可能

????他还没来得及对这一事情做出反应,就见自外头突然冲进来一大群人,皆是侍卫打扮,瞧见皇甫灏横躺于地死活不明,就冲着太子怒道:“大胆,竟然谋害太子殿下纳命来”二话不说就朝太子扑过来。

????太子自己也带着侍卫,侍卫们自然不能让太子被人伤害,和那些个侍卫打做一团。太子这时候也才明白过来,这些对他拔刀的却是皇甫灏的侍卫。可是皇甫灏的侍卫方才又去了哪里怎么现在才冲出来

????太子还记得解释,高喊道:“本宫才刚刚到达此处,到达此处皇甫兄已经遇害了并非本宫所为”

????那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侍卫闻言却是恨声道:“满口胡言方才我等在山腰处等候太子殿下命令,听见太子殿下亲口喊出是你加害于他我等苦于一时不能立刻到达,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又如何抵赖”说罢又举着剑冲过来。

????太子一边被自己的侍卫护着,一边瞠目结舌,皇甫灏喊出自己加害于他

????这根本就是个笑话

????他才刚刚来到此处,皇甫灏已经死了,皇甫灏为什么要污蔑他等等太子心中突然一动,之前还未到易凤阁的时候,似乎听见有什么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只是他走的是背阴山,听得不甚真切,莫非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可是皇甫灏怎么会叫出他的名字

????太子心中一团糟,却还是道:“本宫刚来这里,本宫怎么会加害于他”

????“明齐狗贼,你将我们太子哄骗出来,又在帖子里让太子殿下将我等留在半山腰,以此为名方便你下此毒手此仇不报,秦国枉为人一遭”

????太子如遭雷击。

????给皇甫灏的帖子是他亲自写的,为的就是让这“一见钟情”的戏码更加自然真实一些。太子约皇甫灏出来品香,这香恰好是王弼无意间寻得的一炷香,谁知道王弼的新进夫人“不懂事”,将自己的妹妹也邀出来看个新奇,四个人无意中凑到了一起,后面的事情自然就顺其自然了。

????可是那帖子里,可从没提到过什么“要将自己的侍卫留在半山腰”

????一个侍卫护在太子面前,道:“殿下,顶不住了,这头的人不要命,殿下还是先行离开。”

????太子抬眼看向对方,皇甫灏显然已经气绝,人死不能复生,那些侍卫大约知道自己主子死了,就算是回到秦国也会以一个保护太子不利的罪名被秦国皇帝迁怒,到最后不过也是死路一条。干脆将所有的罪过全都归结于太子身上,眼下是要和太子同归于尽了。

????他们招招狠辣,太子的侍卫却还要护着太子,却是难以抗敌。太子有些犹豫,他这一走,没有将所有的事情解决好,几乎是默认了这个污名,可若是不走瞧着对方来势汹汹,太子不晓得自己还能不能安全活着回去。

????他咬了咬牙,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皇甫灏,一狠心道:“走”

????易凤阁发生的这些事情,外头的人还是不知道的。

????沈冬菱和王弼坐在马车中,马车还在往山上去的路上,到山脚还有些距离。他们今日不过是来做个“见证”,去的太早反而不妙。况且沈宅到易凤阁要远些,若是沈妙没去,他们去的早了不方便太子和皇甫灏说话,所以王弼就吩咐马车故意慢些。

????沈冬菱依偎在王弼怀中,笑道:“夫君今日心情瞧着不错。”

????王弼搂着她:“娶了佳人,心情自然好。”一想到过了今日,他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又会上去,王弼心里就不由得得意万分。

????员外郎府上虽然因为私盐的生意富得流油,可都是暗富,还要随时提防着被有心之人发现而检举,连累了一整府。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从前王弼走的路子都是稳打稳扎,可当不缺银子的时候,权势就变得有些重要了。

????他也想要能一举冲天。

????王弼是太子的人,太子原先在几个皇子中,虽然占着正统的名号,可反而不出彩。可是如今,其他皇子争权夺利,文惠帝反而会更看重太子一些,觉得太子更好把握。文惠帝有心扶持太子,太子也渐渐一改往日的作风,连带着他们跟着太子的人也渐渐生出了勃勃野心。

????再加上王弼瞅了一眼怀中的佳人,娶了沈冬菱后,他越发觉得从前那样稳打稳扎虽然稳,却到底不容易出人头地。熬上几十年人都老了,又有什么意思

????沈冬菱却是颇合他意味,似乎总能鼓动他做一些从前不敢想的事情。王弼心中很是庆幸,如今只要沈妙的事成,太子继承帝位更有把握,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也就熬出头了。

????正想着,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王弼掀开车帘,问:“怎么回事”

????一个侍卫跑了过来,王弼认识,是太子身边的人。太子曾经派此人与王弼传过几次话,王弼对他还算熟悉。

????不过此刻,那人的脸色却着实不好看,不仅如此,衣裳还有些蓬乱。他对王弼挥了挥手,道:“王大人,出事了。”

????沈冬菱在车里听的一顿。

????------题外话------

????电脑回来了

????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大杀特杀o゜゜o[bngo]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