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章 妹夫-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八十章 妹夫

千山茶客2017-4-25 22:39:54Ctrl+D 收藏本站

????明齐的这点子动静,终归还是没有瞒住天下人。,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皇甫灏死在太子手中,不知怎么的渐渐开始流传在市井中了。文惠帝有心想要将皇甫灏的那些侍卫软禁起来,如今事态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若不能控制下来,只怕是要大乱。

????可秦王府上的人又怎么会坐以待毙,消息传回秦国皇帝耳中,不过短短数日,有人快马加鞭回头传信,誓要文惠帝给出个说法,不然出兵踏平明齐

????若是从前的秦国,明齐自然还能与之抗衡一二,可如今本有个大凉野心不明,虎视眈眈的潜伏在一边,再来一个秦国,明齐这回可真的是完了。

????证据确凿之下,文惠帝无奈,只得将太子也关进牢中。虽然也特意让人关照,可到底还是一步弃车保帅。

????所以说文惠帝年纪越大,从前年轻时候的果决终于也被消磨殆尽了。且不说这个做法会让别的儿子怎么想,便是朝臣见了,也会觉得心寒。为了自保,明知道太子刺杀皇甫灏一事事有蹊跷,可还是将太子关入大牢。

????事实上,的确不怪文惠帝,他之所以将太子关进大牢,除了给秦国皇帝做出态度,暂时平息秦国皇帝的愤怒以外,还是为了太子的安全着想。那些皇甫灏的侍卫虎视眈眈,一心想要为皇甫灏报仇,若是太子哪日一个不小心,万一死于那些侍卫之手,也不是不可能。如今太子成为阶下囚,牢里有那么多人守着,总不至于生出什么事端。

????可惜文惠帝的想法无人理解,而因为他这个举动,连皇后都坐不住了。

????皇后一进养心殿怒气冲冲的质问:“陛下明知道太子是被人冤枉的,为何要将他关起来。陛下这般作为,没想过日后朝臣们怎么看他”

????文惠帝皱了皱眉,他十分不喜欢这种被人质问的感觉,道:“朕自有主张。”

????文惠帝对皇后还是留有几分情面的,皇后是他的正妻,当初先皇在世时,夺嫡亦是如今日一般凶猛,若非有皇后娘家的扶持,文惠帝也不一定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如今皇后的娘家早已被文惠帝刻意收权,不可能会有外戚专政的可能发生。因此文惠帝也愿意给皇后几分情面,更何况,皇后还是太子的生母。

????于私上,皇后也的确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皇后,不拈酸吃醋,也将后宫打理的挺好。

????“臣妾恳请陛下收回成命。”皇后道:“太子日后还要面对朝臣,陛下这么做,会让天下百姓误会的”若是从前,皇后对于文惠帝的决定从来都不会反驳,可是一个母亲,在面对自己儿子的事情上总是分外敏感。皇后不允许太子的未来出一点差错,哪怕是一滴脏水也不能沾身。

????更何况这一次还不是普通的过错,谋害秦国太子的罪名,一旦被证实,傅修延只怕要保下一条命都很难。皇后虽然不干预朝政,却不代表对朝廷之事一无所知,一旦有危险的苗头,定会掐灭在苗头生出时。

????文惠帝这几日正是被此事应付的焦头烂额,心中烦闷至极,偏又皇后在这时候搅合,顿时不耐烦道:“朕做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皇后心中一跳,和文惠帝做夫妻做了这么多年,自然晓得文惠帝是个什么性子。当即缓了神色,一改之前质问的模样,柔声道:“臣妾知道陛下心中烦闷,方才是臣妾冲动了。臣妾也是担心太子记得太子小时候书算不好,太傅怎么教都学不会,还是陛下亲自教导太子学成太子心中,陛下最是英明神武。如今臣妾和陛下心中都明了,此事定与太子无关,太子性情温柔敦厚,怎么会杀人便是杀人,也断然不会蠢呼呼的青天白日做刺客。陛下,太子是无辜的,您是太子的父亲,莫非要眼睁睁的看着太子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而背负骂名么”

????这一番怀柔的话到底是起了些作用,文惠帝的神情也缓和下来。九个皇子中,文惠帝最想扶持的是太子,自然不愿意太子白白的折在这里。正要说话,便听见外头有宫女通报道:“陛下,贤妃娘娘来了。”

????皇后面色如常,笼在袖子里的双手却是狠狠握紧。宫里的妃子中,徐贤妃最为嚣张,因为她生了周王和静王两个双生皇子,平日里又娇宠,模样也娇艳,虽然行事狂妄,却将文惠帝的心抓的紧紧地。

????而周王静王两兄弟的野心,皇后也不是一无所知。徐贤妃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们能坐上那把位置,所以太子一旦出事,徐贤妃也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便见外头徐贤妃窈窈窕窕的走了进来,即便已经生了两个儿子,徐贤妃的容貌也没有丝毫衰老,听闻她每日都要用羊沐浴,皮肤光滑紧致,比起二八少女的青涩来,又多了妇人才有的成熟风韵。这宫中佳丽三千,徐贤妃的容貌的确是让人妒忌的,也难怪文惠帝明晓得徐贤妃骄傲跋扈,却还时时宠着她。

????徐贤妃一进来,便向文惠帝和皇后请了安。随即才笑道:“近来陛下心情不大爽利,臣妾让御膳房的糕点师傅做了些紫雪燕窝,端给陛下尝尝。没想到姐姐也在这里。”

????皇后淡淡一笑,不欲与她多说。可贤妃又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看向皇后道:“姐姐今儿个来找陛下,不是为了太子的事吧”

????文惠帝还没说什么,皇后竖起眉毛,怒道:“妹妹也管得太宽了些”

????徐贤妃捂着嘴笑了笑,看看一言不发的文惠帝,又看了一眼皇后,才不紧不慢道:“本来呢,这些事情妹妹是不该说话的。可是陛下本来为此忧心,姐姐怎么不晓得体谅陛下,还在这关头来叨扰陛下呢”她一边让宫人放下手里的篮子,一边道:“太子之事,可不仅关乎的是一人性命,好端端的秦国太子折在这里,当日只有太子和秦国太子在,妹妹自然相信太子不会做出这起子丧心病狂的事,可得拿出证据来呀”

????“若是拿不出证据,如何服众再说了,秦国那头的人看的这样紧。若是陛下听闻了姐姐的话,将太子放了出来,秦国那头晓得了,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波澜。姐姐可不能心中只想着自己和太子,也得为天下苍生想想。”徐贤妃说的体贴,却让皇后变了脸色。

????“住嘴”皇后怒道。

????徐贤妃佯作被吓到,退后一点,委委屈屈的看向文惠帝,道:“陛下,臣妾好心好意的劝导姐姐,姐姐偏不领情,臣妾真是冤死了”

????文惠帝一个头两个大,这会儿谁也不想看到。他何尝不晓得徐贤妃这一番话是在挑拨离间,是为了不让太子好过,可文惠帝也没办法否认,徐贤妃说的话是事实。太子一事,牵连的已经不是太子了,还有秦国的态度。明齐这回容不得一点差错,此事要是处理不好,将来会给明齐带来怎样的祸患,谁也说不清。

????思及此,文惠帝一想到太子觉得烦闷,连带着对皇后也不耐烦起来。他对皇后和徐贤妃道:“都下去,朕一个人静静。”

????皇后好不容易才等着文惠帝似要松口,不想被徐贤妃来一搅合,前功尽弃,心中犹自不甘心,还没等她说话,徐贤妃却抢先开口道:“陛下既然不愿人打扰,臣妾们先退下了。烦请陛下千万保重龙体,莫要为此太过伤神。”

????文惠帝头也不抬的摆摆手。

????皇后再如何不愿,也只得同徐贤妃一同退了出去。

????待出了养心殿,皇后停了下来,看向徐贤妃冷笑道:“本宫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你生的儿子,永远也没办法取代本宫的儿子”

????徐贤妃笑了一笑,道:“姐姐这么说,可折煞妹妹了。太子金尊玉贵,妹妹可是一心盼着他好。他们兄弟间兄友弟恭,说什么取代不取代。”她又“咯咯”一笑,欣赏着皇后似乎有些烦躁的神情,道:“妹妹一直想取代的,是姐姐啊。”说罢,抚了抚鬓边的一朵珠花,自是妖娆万分的走了。

????独独剩下皇后一人站在原地气的咬牙。

????皇后和徐贤妃一前一后的进了养心殿,很快传到了其他人耳中。

????董淑妃坐在榻上,听着侍女弹琴。弹得是高山流水,泉水叮咚,高山巍峨,倒是一副极好的画面。她不喜与外人争抢,信佛,平日不去佛堂的时候,在自己的偏殿绣绣花听听琴,不像个妃子,倒像是个方外人。四妃里最被人忽略的是她,简直让人诧异她究竟是怎么成为四妃之一的。

????而她的下首,坐着的男人玉色锦袍,亦是微微含笑,侧头倾听,仿佛沉浸在琴音多时。

????一曲终了,侍女抱着琴谢恩,董淑妃挥了挥手,贴身宫女送来赏银,将那侍女送出去了。

????偏殿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傅修宜笑道:“母妃今日心情格外高兴。”

????“皇后坐不住了。”董淑妃笑道:“亲自去了养心殿为太子求情,贤妃跟着也去了。如今贤妃和皇后快撕破脸,自然值得高兴。”

????傅修宜跟着笑:“太子落魄,贤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周王静王想代替太子取而代之,贤妃在后宫定会出力。”

????“可惜却不是什么好法子。”董淑妃端起茶来抿了一口:“不过,鹬蚌不相争,怎么让渔翁得利”

????母子二人一齐笑起来。

????傅修宜五官生的随董淑妃多一些,平日里看着冷峻,笑起来的时候,便绵绵柔柔,让人一点儿戒心也生不起来。

????董淑妃道:“你近来可怎样”

????傅修宜一笑:“发现了些有趣的秘密,正在查探,想来过不了多久会有结果。”

????董淑妃嗔怪的看着他:“你自来是个有主意的,这些事情我也不多操心了。说起来,到了如今,你也应该娶亲了。你年纪不小,再拖下去,难免会被人当做筏子。贤妃她们可恨不得你能娶个无权无势的女子做王妃。”董淑妃说着说着叹了口气,道:“原先那沈妙恋慕你,本想着若是她一直恋慕下去,最后让她进门,你总归能有沈家这门助力。不曾想世事无常,且不说她后来转了性子,便是如今,沈家这门亲,你也是挨不得了。”

????傅修宜笑道:“虽我挨不得,明齐也无人挨的。其他兄弟除了太子外,谁与沈家绑在一块儿,都要惹来父皇的猜疑。本来太子稳操胜券,不想中途横生变故,大约是老天也站在咱们这一边。”他没有丝毫遗憾,只是道:“明齐有些权势的官家都不会与沈家结亲,沈家虽然家大业大,沈妙却未必能嫁的好。”

????董淑妃感叹:“不错。”说罢又想起了什么:“不过太子这一回跟头栽的委实惨重。皇甫灏一事断然不会轻易了了。你觉得,这是周王静王兄弟做的,还是离王做的”

????傅修宜不拉帮结派,因为他信不过自家兄弟,从来都是一个人起势的。原先周王一派和离王一派斗得最狠,如今文惠帝有意扶持太子,甚至有心让太子和沈家结亲,于是周王和离王不免着急,谁知道半路会突然杀出太子来。太子成了他们二人的劲敌,自然要不遗余力的除去。

????这一次太子杀害皇甫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其中必然有蹊跷,十有太子是被人算计了。算来算去,是周王和离王最有可能。

????可是这样明目张胆的算计法,似乎又并不是这二人惯来的作风。

????傅修宜摇头道:“未必是他们二人所为。”

????董淑妃一听,倒是愣了,问:“不是他们,莫非还要旁人”

????傅修宜脑子里冒出来之前睿王和沈妙的脸来。

????睿王和沈妙之间,一定有些不可告人的关系。虽然并不清楚维持这段关系的到底是什么,不过只要是有关沈妙的事,都会有高人在背后指点,种种迹象表明,那人是睿王无疑。

????之前文惠帝让皇后试探沈家,放出沈妙要嫁入太子府的流言,没过多久睿王对着文惠帝说出那一番似是而非的话,文惠帝打消了要沈妙立刻嫁人的念头。

????如今这出品香局分明是针对沈妙设的,到了现在,皇甫灏和太子两败俱伤,沈妙却安然无恙,听闻那一日沈妙也是要去易凤阁的,却在半路上冲撞了一名老妇,耽误了时辰才没去。怎么会那么巧,莫非这一次,也是睿王在背后操纵一切

????若是睿王所为,明明身在明齐,却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行事,一算计还算计了两国太子,这个睿王,也实在是有些令人胆寒了。

????见傅修宜不知想什么想的出神,董淑妃问他:“怎么了”

????傅修宜回过神,道:“没什么。”忽而又站起身来,看向董淑妃:“儿臣突然想起还有些事,不与母妃闲谈了。”

????“正事要紧。”董淑妃道:“你先去吧。”

????却说另一头,谢天谢地,季羽书和高阳总算是从塔牢里放了出来。

????这些日子,这两人在塔牢里看管囚犯,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手段,高阳还好些,季羽书却是个身娇肉贵的,活生生瘦了一大圈。不为别的,每日犯恶心吃不下饭,不瘦倒是奇了。

????好容易从里头放出来,两人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半晌,季羽书道:“我得先回沣仙当铺洗个澡换身衣裳,此别过。”说罢一溜烟儿跑了。

????高阳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心中一阵脱力。谢景行竟然如此无情,不是一点儿疏忽,竟让人将他们送进塔牢。塔牢那可是连铁衣第一次进去都扛不住的地方

????更别说他和季羽书这样养尊处优的人了。

????季羽书回到沣仙当铺,先让红鸾给他放好洗澡水,美美的洗了个澡,吃了点点心后,这才回到书房。甫一进去差点让里头的灰尘给熏出来,季羽书的书房是不许下人们进去的,因为有许多机密。因此这些日子也无人进来打扫,季羽书本来想让红鸾替他收拾一下,想了一想,却是放弃了。自己任命的拿起扫帚打扫起来。

????好容易勉强看得过眼了,季羽书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瞧见桌上已经堆了厚厚的一摞书信,便开始翻阅。待翻到最后一封的时候,季羽书都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不过等他看着看着,睡衣一扫而光,面色也渐渐开始严肃起来。

????裴琅竟然被傅修宜关起来了裴琅的身份暴露了

????天哪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人知道吗有人解救一下吗

????应当是没有的。观察裴琅是季羽书自己私自的举动,说到底他只是奇怪沈妙为什么要裴琅去做傅修宜身边的探子。即便裴琅有几分才华,可探子这回事,本是需要极大的忠心,傅修宜那么会驭下,沈妙不担心裴琅被人策反了么更重要的是,沈妙在那之前与裴琅的关系也不过是平平,为何敢下这样的决定。

????却没想打,这个一时兴起的举动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

????季羽书扭头要出门,将这信拿给谢景行看,刚站起身来,却又站住了。

????“三哥不会又把我关起来吧。”季羽书喃喃道。

????谢景行之所以将季羽书和高阳关起来,是因为那一日皇后召沈妙入宫,试探沈妙让沈妙嫁给太子一事,这事情被他们二人忽略没通报给谢景行,回头谢景行直接把他们俩给扔塔牢里去了。

????“三哥很看重沈小姐,这个裴琅似乎对沈小姐也有意,还说要娶沈小姐,那么裴琅是三哥的情敌。既然是对手,现在告诉三哥会不会被三哥打一顿三哥心里肯定是不想救他的。”裴琅自顾自的念念有词:“像我不喜欢芍药姑娘总是对着丞相家公子笑一样,后来丞相家公子惊了马摔坏了,我还很高兴了一番。”季羽书由己度人,得出一个结论:“眼下还是不要告诉三哥这件事了,既然没有新的消息传来,应当还没有死。让他多呆些日子再说吧”

????季羽书自以为做的极好,却不知自己的这一番举动会给未来造成什么样的变化。

????沈丘和罗凌作为兵部城守备的统领,这些日子也是忙得很,皇甫灏是死了,遗留下来的问题一大堆。对于秦王府的那些侍卫,杀了会引起秦国皇帝的不满,不杀,他们又心心念念要为皇甫灏讨个说法,在百姓间肆意传播太子是杀人凶手的流言,惹得定京这几日都是忙的人仰马翻。

????杀又杀不得,只有先软禁着。可是秦太子的侍卫都是秦国皇帝亲自挑选用来保护皇甫灏的,本事又焉是普通人今儿个守着秦王府,明儿个他能想法子逃出去。为避免生乱,城守备军都增了一倍,在定京四处巡查,尤恐那些秦国侍卫为了发泄怒气伤害无辜的百姓。

????这不,等今日的事情忙完,天色都已近傍晚了。沈丘和罗凌并肩在街上走着,本来临近年关,定京街头最是热闹不过,却因为皇甫灏的事情,百姓们被城守备军们叮嘱,早早关门回家,不过还未至夜里,街上已经是行人稀少。

????沈丘叹了口气:“刑部要是再不下来办法,城守备也扛不住了。”

????太子被关进牢里,一边是秦国皇帝咄咄逼人要个交代,一边是文惠帝对自己唯一的嫡长子依依不舍,苦的却是百姓。

????“这个年关不太平。”罗凌跟着摇头:“不管什么结果,定京只怕要生乱。”

????二人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忧心忡忡。

????沈丘道:“别提这个了,昨日我听娘说,妹妹的亲事得重新开始考虑。虽然太子那头暂时不必担心,可局势越乱,越有人要拿沈家做筏子。妹妹身份特殊,难免引人觊觎,如果不早些将亲事定下来,未来反而不好。”

????罗凌闻言,却是愣了一下,还未说话,听见沈丘道:“表弟,你是怎么想的”

????“我”罗凌的脸微微一红:“我的想法,表哥不是早知道了么”

????沈丘“嗨”了一声,一手揽上罗凌的肩膀,道:“你好歹也是个练武之人,跟着舅舅又是在军里长大,怎么说起这些来倒像是那些个酸腐文人一样。”他道:“我看你什么都好,是脸皮儿薄。这等事情,你不去与妹妹说,莫非还要妹妹主动来找你不成”

????罗凌有些尴尬的笑。

????沈丘谆谆善诱:“我妹妹的性子,表面上瞧着温和柔顺,其实骨子里最是骄傲倔强。若是你想着妹妹主动来找你,怕是不用想了。男子汉大丈夫,喜欢是喜欢,直接去是了。虽然你打不过我,”沈丘有些挑剔的看向罗凌:“不过眼下时局不同,勉强也够格,你若是当我的妹夫,我也认了”

????沈丘说的豪气,罗凌却越发赧然,他道:“这也要表妹同意才行”

????“你都不说,妹妹怎么知道你的心思”沈丘一瞪眼睛:“旁的不说,首先你得找个时机跟妹妹说明白,你是怎么想的。表弟,我也照实跟你说了,苏明枫那人,从前有病,我不喜欢,冯子贤,啧啧,上次他们冯家害的妹妹差点丧命,这也不提了。说来说去,倒是你还不错。”

????“多谢表哥。”罗凌笑道:“若是有机会,我一定”

????沈丘还想说什么,却见一匹骏马突然至街道另一头奔过来,那骏马毛色光滑,即便在傍晚昏暗的街道上亦是夺目,从来英雄良驹,沈丘和罗凌不由得被那骏马吸引了目光。

????马上的人也英武,远远瞧着便是风姿出尘,那人在临近沈丘二人的时候,突然勒马停住,骏马前蹄扬起,上头的人却坐的极稳,显然马术超群,漂亮极了。沈丘不由得喝了一声:“好”

????马上的人道:“沈少将军。”

????沈丘一愣。

????但见那骏马之上端坐着一人,华贵紫金流袍在灯笼光下越发流光溢彩,身姿欣长挺拔,面上戴着银质的面具,露出姣好的轮廓。下巴光洁,薄唇微翘,一双眼睛自上而下看过来,便是几分似笑非笑的风流。

????“睿王殿下”沈丘和罗凌连忙朝此人作揖。他们都在朝朝贡上见过睿王的,晓得这一身打扮是睿王无疑。况且这懒散疏狂的气质,也只有睿王独独一份了。

????睿王道:“不必客气。刚以为本王看错了,不想真是沈少将军,停下打个招呼。”他只是对着沈丘说话,并没有看罗凌。

????沈丘有些受宠若惊,这睿王平日里对着文惠帝都是个不放在眼里的性子,竟然会主动与他打招呼而且说话说得这般客气,沈丘一边暗自警惕对方是不是有什么把戏,一边却有一种自得的感觉。

????莫非是他少将军的威名广播,连大凉的睿王都心生追捧

????却没有瞧见罗凌猛地苍白的脸色。

????睿王的腰间,挂着一枚平安坠,眼熟的莫名。

????------题外话------

????罗凌: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心机boy~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